Archives

低俗喜劇

從前說是彭浩翔,會說他是拍笑片的導演。現在的彭浩翔,則變成專拍三級片的導演。他對上幾套電影,為保持原汁原味的正宗香港粗口文化,絕不刪剪寧可被列為三級片上映。若果電影是反映現實的藝術,那彭浩翔的電影某程度上反映了香港真實一面,不論是什麼階層的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怎可能完全不接觸粗口呢。不過有時候我又覺得彭浩翔只是為了講粗口而講粗口,把粗口拿來當笑位可以偷懶度少些笑料。

「低俗喜劇」是百分百的港產片,在一眾中港合資的合拍爛片中,有一份格外親切的感覺。以前在AV中彭浩翔玩過中學生請日本女優拍色情電影,這次更是打正旗號讓色情電影監製當主角。片頭開宗明義說這電影的級別,為比「家長指引」高一級的「家長指責」,雖然電影的確是意識不良,但總能保持樂而不淫,低俗得來充滿對社會諷刺,劇中角色亦偶然會爆出一兩句發人深省的對白。

主線是主角要開拍邵氏經典咸片「官人我要」續集「官人我又要」,最要命是依舊找邵音音當主角。這套電影的故事其實有點七零八落,不外是主角杜文澤拍咸片遇到的古怪爆笑的事情,每個片段以監製向電影學院學生的講座串連一起,道出電影監製風光背後的辛酸。我想大部份觀眾也和我一樣,最關心那隻騾仔了發生什麼事,連杜文澤出席電影宣傳也帶雙騾仔,這也算是港產片罕有的重口味,事後鄭中基和林雪說最好還是用公筷的反應更是一絕。楊千嬅演平機會調查員,因乸西(正字為俹簁,解做事馬虎)的諧音引起的誤會,來查杜文澤性騷擾女顧員是另一場好笑笑的戲。

一套粗口電影二千五百萬票房,並不是香港道德淪亡,只是一直以來香港電影對白被過份淨化,觀眾想從電影中想找回真實熟悉的一面。平日被抑壓得太久,講句粗口鬧人,看一齣粗口笑片,成個人輕鬆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