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Learning to Look, A Handbook for the Visual Arts – Joshua C. Taylor

我一向是個藝術白痴,以前去旅行遊覽博物館時,看見那些名畫完全不懂得欣賞,心中很不是味兒。上次逛大學書店時,剛巧遇上美術入門科的課本,正好可以彌補我這方便知識的空白。那科有兩本課本,一本是磚頭書,逐張逐張名畫去介紹,我可沒有心機看那麼厚的書,反正我對大部份的名畫也興趣不大。另外一本便是這只有一百五十頁的小書,還要其中五十頁是圖畫。短短一百頁的內容,為讀者講解欣賞繪畫,版畫,雕塑,建築的基本知識。

第一章作者用了很多篇幅對比兩張耶穌釘十架的畫,用例子去說明顏色,線條,構圖,如何會影響看一幅畫的感覺。第二章講解很基礎的顏色和視角理論。第三章講解四種不同的視覺藝術獨特之處。第四章分別介紹不同類型的繪畫,版畫,雕塑,建築,以及藝術家常用的製作技巧。第五章回到深入講介如何比較藝術,以同一個畫家不同時期的作品,對比相同時期前後不同畫家的作品,作者為讀者展示如何閱讀藝術風格的變化。最後一章講現代藝術,如何把眼睛看見的事物,與腦袋感受的事物分離,然後重新組合。附錄有不同年代著名藝術,文學和音樂的年譜,方便查閱參考。

讀完這本書,雖然藝術修養依舊毫無長進,亦不見得我忽然愛上了藝術。不過下次去博物館對著幅名畫時,至少可以憑牆上的資料順口開河,不懂欣賞也能裝懂得欣賞,不用給別人看輕了。

13 comments to Learning to Look, A Handbook for the Visual Arts – Joshua C. Taylor

  • Marcus

    我自己是設計學生,但也沒有一套特定的準則去欣賞藝術
    主要也是憑感覺吧,覺得很美,技巧很高之類的,
    再深層次些就從意念去看,覺得很前衛,具突破性之類

  • 我不懂視覺藝術,但音樂作為演繹藝術(performing art)之一,我倒是有點

    一首樂曲,由誰來演繹,各有不同,喜歡與否,見仁見智,這是主觀,但主觀背後,總有一些客觀標準,是大家(即使喜好完全相反)都會接受的。

    比方說,大指揮家卡拉揚,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但大家都同意一點,就是卡翁捧下,樂聲精雕細琢,旋律平滑如絲,因為太明顯了,只要有一點賞樂造詣,必然聽得出。但好不好呢? 不喜歡的人,覺得太人工化,不夠自然,尢其是曲終的大高潮,是刻意堆砌出來,並非由衷而發(這是事實,因為卡翁是一個出了名的「打磨大師」),而喜歡的人,則覺得這卡翁這個特性,反而可以奏出與別不同的美感,像那些Solveig’s Song,美得像天籟,一如日本的庭園,不自然,但真的很美。

    換言之,藝術鑑賞(尤指performing art),雖然主觀,但其基礎(或理據),則可以好客觀。

    • 對了,藝術感覺這回事很主觀,說喜歡也好說不喜歡也好,完全沒有任何理性討論的空間。但藝術鑑賞則要有客觀基礎,要說一件藝術好或壞,那我們至少可以討論其背後理據是否合理,有沒有一致性。一個人批評一件作品壞但讚另一件作品好,我們可以檢視他有沒有雙重標準,偷偷把背後的理論換掉了。

      我對某一件藝術品的好壞沒有興趣,但我對藝術鑑賞的理論很有興趣。前者是感性的感覺,後者卻是知性的探求。

  • 第一句打漏字: 我倒是有點 “發言樣”。

  • 問題是,現在好多音樂家(我估,其他藝術家亦有此問題)都缺乏個性,奏出來的東西,人人都差不多,如此一來,鑑賞也就無從說起。

    而好多傳統藝術的後現代版,如繪畫、雕塑,以至甚麼行為藝術、裝置藝術等,都抽象到不得了,於是你有你講,我有我講,真係同純吹水無異。

    點解現代藝術會搞成咁呢? 我無研究過,但主觀認為,現在的藝術家,十之八九都無內涵,但又要呃飯食,唯有學人搞抽象(第一個(批)發明抽象藝術的人,可能是天才,但後繼者,大都份都是蠢才),愈抽象,則愈容易呃人,即皇帝的新衣,結果抽象氾濫成災,污染藝術生態。

    • 所以呢,很少抽象的垃圾演繹藝術,因為演繹藝術要觀眾或聽眾,很難用吹水欺騙一群人。

      但世間充斥著很多抽象的垃圾視覺藝術,因為要騙一個傻佬去買下作品比較易容。

      講開垃圾藝術音樂,其中最垃圾的可以算是四分三十三秒了。

  • 四分三十三秒是John Cage既「大作」,呢位仁兄則是「隨機音樂」既「大師」,所謂「隨機音樂」,就係現代音樂既最極端代表。呢批人認為,聽音樂,會有先入為主的聯想,舉個例,第一次聽某首情歌,是跟初戀情人翻雲覆雨時聽的,那刻的「快感」,就成為這首情歌先入為主的「聯想」,以後再聽,都會再次回味昔日的「興奮」。

    John Cage認為,咁樣聽音樂,會分散左你既注意力,所以發明「隨機音樂」,每次演奏,都有不同效果,例如同一首作品,有十段,每次演奏,都將這十段重新排列,三三不息,六六無窮,以杜絕先入為主的「聯想」。而四分三十三秒,就是「隨機音樂」的最極端表現,每次「演奏」,只有聽眾席上不時傳來的咳嗽聲、低語聲、翻場刊聲(如有)、鼓噪聲、喝倒采聲、腳步聲(離席抗議)等等,交織一齊,就成為一首獨一無二、有今生無來世的「隨機音樂」。

  • 講開視覺藝術,抽象的,固然十之八九都是垃圾,但就算係寫實,像pop arts之類,一樣不乏垃圾。那個大名鼎鼎的Andy Warhol,佢既作品真係好「寫實」,就好似佢果幅「名作」金寶湯,想表達乜呢? 計我話,乜都得。最衰我生不逢時,如果唔係畫一幅梅林牌午餐肉,包保揚名立萬。仲有果幅money,mone,money,嘩,真係發人深省到呢。

    • Andy Warhol算好喇,至少算係一幅畫。上次去New York睇Museum of Modern Art,真係睇到爆粗。一幅全藍色是名畫,得幾條線又係名畫。最抵死那幅,是把畫布放在雀籠下,用雀屎當顏料又是一幅名畫。

  • 咦,你有無影低果張全藍色名畫呀?

    我以前讀a-level時,唔記得上咩堂(好似係中國語文及文化科),老師有教過呢幅畫,中文譯名叫「藍藍的藍」,印象好深刻,我仲同同學講笑: 等我都畫番幅「黃黃的黃」,或「紅紅的紅」之類。但之後想搵番呢幅畫,一直都搵唔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