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打電腦工,裁員求生手冊

正所謂花無百日紅,在瞬息萬變的高科技行業,不論是看似多麼強勢的企業,只要走錯一步棋,錯失一個市場機會,可以在短短幾年間,由行業龍頭跌到包尾。當一間公司從高處墮下,裁員是無可避免的指定動作,首先止蝕然後再大刀闊斧進行改革,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起死回生。就以今年來說,微軟裁員二萬人,博通(Broadcom)一口氣裁掉三分一員工,黑莓(Blackberry)前前後後送走近半員工,裁員可以說是科技行業的常態,就好似玩俄羅絲輪盤一樣,看下一次輪到誰。面對企業裁員,作為一個打工仔如何自保呢?首先要調整好心情,裁員不一定是壞事,留下來也不一定是好。在裁員這個大逃殺遊戲中生存下來,很多時候是運氣好多於一切因素。除非工作表現實在太差,裁員上面落旨要交人頭,順便扔垃圾把癈物交出去,裁員基本上與工作表現,甚至辦公室政治沒有直接關係,只是不幸地在錯誤的時間,在蝕錢的部門工作矣。

裁員實際上又是如何,不妨分享我第一經歷裁員的經驗。話說當年科網泡沫爆破,公司股價直線插水,從二百蚊跌到兩蚊,裁員止血是必然動作,每隔三幾日就收到風說巨斧會劈下來,狼來了前後也有好幾個月,全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直至有一個周末有人發現HR通宵加班,接著的那個星期終於動手了。某個早上我返到公司,氣氛異常奇怪,停車場的大閘無故打開了,有個生面孔的保安在公司正門外行行企企。回到座位一看電郵不得了,大老闆說公司正在進行瘦身,叫我們安坐位中等下一步指示。那個早上部門經理帶同保安四出當勾魂使者,輪著把被裁員工逐個捉入房,入房後便不再回來,立即由保安送出大門,過幾天才安排下班後回來收拾私人物件。我們做細的在位中百無聊賴,上網不是傾計也不是,恐怕死神降臨自已身上,還聽到遠處有女同事在喊。過了不知多久,腳步聲逐漸遠去,要走的人都走了,大老闆再出多封電郵說瘦身已完結,下午開癈話大會安撫民心。

後來我也經歷過其他裁員,不知是否裁員的效率提高了,再沒有第一次裁員那種死神來到的感覺。裁員當日大老闆會出電郵說要開大會,電郵沒有講開會的內容,不過大家都知道那不會是好事。電郵一式兩份寄給兩批人,唯一不同是會議室的地點,生還者到一間會議室聽癈話,被裁的到另一間會議室等HR辦手續。最抵死的一次裁員無聲無息,被裁的人的員工證被停止了,開不到電子閘入不到門口,以為只是員工證出毛病,去正門接待處拿臨時證,才被告知已裁請入去見HR辦手續。有個被裁的員工跟著別人開門入來,完全不知道自已的員工證已經被停止了,回到坐座發現不能登入電腦,去IT部門救求時才知被裁。

裁員有遺散費收是矽谷的行規,雖然政府法例沒有規定要給多少,一般上每年年資會有二個星期到一個月不等。如果在公司做了好幾年,又如果很快找到另一份工作,遺散費是份不錯的額外收入,反正公司走投無路要裁員的話,認股權多半早已潛水,也不會有沒有什麼其他額外收入。公司付遺散費並不是特別有人情味,只是他們怕麻煩不想打官司,被裁員工收錢的同時,要簽署文件放棄任何原因起訴公司的權利。在抄人當日HR捉你入房,會軟硬兼施想你立刻簽名走人。你千萬不要中計,把那份合同拿回家,放低幾天心情平伏了,看清楚內容才簽。遺散費某程度上是可以講價,如果不幸在年底被炒,記得拿回當年應得的花紅。條大數未必有太大議價空間,但其他的細數目加起來也不少,如醫療保險的公司供款,其他公司一向支付的開支,可以延長終止期限。

千萬不要把法定代通知金誤當遺散費,而遺散費是代通知金以外的錢。不同洲有不同法例,例如在加洲公司一次裁多過五十個員工,依法規定要他們二個月通知,紐約洲則是三個月通知。通常公司的一般做法是裁員馬上請走,以付錢代替通知期,讓被裁的員工留多兩三個月,對更加拖累公司士氣,無助裁員後的業務重整工作。不過也有公司選擇用盡通知期,主要是因為不能馬上把員工送走,要靠他們幫手頭上的工作埋尾,或把工作交帶給留下來的同事接手。這個情況通常會發放特別花紅,如果最後兩個月完成交待的工作,會在遺散費以外拿到一筆可觀的費用,看在專業名聲份上,既然收得錢臨走都做得好好睇睇,當是接外判散工好了。不過我聽過有刻簿的公司,要用盡通知期又無額外獎勵,只是你不仁我不義,恐怕那最後兩個月被迫寫出來的程式,要至少浪費四個月時間去除蟲。

塞翁失業,焉知非福,不妨把裁員視為一個轉換跑道的機會,現在已沒有做一份工做過世的想法,除非是整個行業經濟大衰退,有公司炒人自然有公司請人,只要保持自已的競爭力,在高科技行業是不愁沒有做的,反正公司不景氣就算不炒你,你自已也會搵工跳槽,被裁當提早拿花紅好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