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怪獸家長見聞錄

最近帶阿仔回港省親,阿仔剛剛兩歲半,在香港正好是要考幼稚園的年齡。與親友戚友見面,特別是有小朋友的家長,話題自自然圍繞著教育和入學。也許我這個從外星球來的家長孤陋寡聞,與香港最新的教育行情完全脫節。聽了眾香港家長如何各施各法,如何令小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我個仔如果要在香港考幼稚園,我可以好肯定他會冇書讀,冇一間幼稚園面試過到關。

朋友說現今幼稚園面試要考兩文三語,老師會用英文叫個小朋友拿起黃色三角形,用中文叫從三個生果中指出個橙之類。說中文或英文我個仔沒有問題,那些字他也應該聽得懂,但有些字他只識中文,另一些字他只識英文,不一定會開正老師發問的語言。不過就全部識晒都冇用,幼稚園面試不許家長陪同,我個仔對往幾個陌生人,好彩就只懂傻笑,唔好彩就喊到七彩,那會咁容易人地叫做乜就跟往做,我平時叫都不一定做喇。都不明白幼稚園考這些題目有什麼用,小朋友聽得懂,對著陌生人不怕醜,聽話跟著指示做,就代表聰明些嗎?與其考小朋友這些抽像的知識,倒不如考些實際的生活常識,考他們懂不懂自已著衫著鞋,自已筷子食飯,自已開水龍頭洗手,自已擦牙洗臉好過,如果考這些我個仔肯定滿分。

考幼稚園除了要面試,還要弄一大疊profile,我還以為artist啊,design啊之類才會有profile,兩三歲人仔有乜野好show?香港地小朋友讀乜鬼都有張證書,上幾堂playgroup標榜外藉教師英語唱遊一張cert,普通話煲東瓜playgroup又另外一張。參加乜乜比賽物物比賽,交了報名費分了個豬肉獎又有張,比多少少錢仲送多塊獎牌。我不敢肯定這疊profile有沒有用,人有我有唔好執輸的心態下,人家的孩子一大疊,自已孩子一張都冇好像很蝕底,所以我多少也明白香港家長的苦況。只不過這些課程和比賽費用並不便宜,如果小朋友參加後本身學到野,那也說是物有所價,不過很多家長似是單純為拿張cert。其實香港地咁多這些巧立名目的課程和比賽,如果想省錢的話,大可以幾個朋友自已夾份,攪個乜鬼比賽比自已的小朋友玩,最緊改個好聽又威水的名字,搵張靚沙紙自已印張cert來充數,諒幼稚園都分不清楚那個打那個,反正也是交報名是順便望下,無謂浪費金錢比街外人賺。

我以為小朋友上課程,不外是英文遊戲,唱歌跳舞,游水玩下play gym之類。不過原來學這些普通野,唔夠在報幼稚園中突圍而出。我有個朋友個仔,兩歲幾竟然走去學德文,父母兩人皆與德文德國亳無關係。我不禁問個細路仔連英文識講,仲要學埋德文有冇用架,個小朋友至少識講句guten tag。不過其實去德國係唔洗用德文既,話說我當年為了去德國交流旅行特登學了一年德文,結果德國人人都識講英文,原來德國的學校英語是必修科,德國人英語不一定說得很好,但日常對話基本溝通一定沒有問題。

不過面試profile乜都係假,我有個朋友在大學做教授,據他說他的大學教授同事圈子的小朋友,報任何一間幼稚園都一定收。我又有個朋友很有米,小朋友與城中富豪(成日上報紙果種)個仔讀同一班,佢話基本上肯捐錢幼稚園都一定收。幼稚園入學試攪場大龍鳳,無非都是想收家境好的小朋友,父母不是有錢就是知識份子,在家一定會教好個小朋友,令小朋友可以順利升上名校小學提升校譽。倒不如用個更簡單直接的方法,不用看小朋友profile面試,索性看父母的稅單銀行存摺學歷證明好了,只要小朋友智力正常,這個才是幼稚園最想收的學生。

香港讀書入學一條龍,入到好的幼稚園,才入到好的小學,才入到好的中學,才入到好的大學。何謂好大學倒沒有什麼分歧,香港三大比其他五間好,外國名校又比香港的好。不過什麼才是好的中小學,倒有很大爭議。依我的觀察,朋友分為兩大派,其中一派擁護傳統名校,而另一派則支持國際學校,據說要從報幼稚園開始便要作出正確選擇。有個朋友十分反對趨谷孩子,去某著名幼稚園聽家長會,怎料去到校長劈頭第一句講,「你地唔好諗乜野愉快學習,我地係會操D小朋友,其他標榜愉快學習的幼稚園,唔係學野既,不過係托兒所」,嚇到我個朋友走夾唔唞。有另一個朋友說,佢個仔讀幼稚園,每天至少要做三個鐘頭功課,睇故事書要寫閱書報告。最搞笑係有個朋友,千辛萬苦挨貴學費送個仔去讀國際學校,想個小朋友讀得冇咁辛苦,豈不知去年有班本地家長聯署,投訴學校太少功課,結果今年個仔功課量大增,於是今年輪到個朋友班同鬼老家長聯署,投訴學校太多功課。他十分勞氣地說班本地家長白痴,想多功課谷個細路不如讀傳統名校,讀得國際學校就要支持它的教育理念,唔好投訴少功課。

有天我閒逛香港某大屋村的商場,有間大型教育機構,入面萬幾呎空間,分租給不同導師授課,提供一站式服務,包攬小朋友所有課外活動。傳統興趣班如彈琴拉雞,畫畫做手工,跳芭蕾舞,故然有之,中英數補習當然亦不可少,不過有些新派的課外活動,我小時候聽也未聽過,讓小朋學不知是愛他還害他。小朋友學烹飪學科學實驗,很正路不難想像。小朋友學魔術,我勉強也想像到,我後生時也在社區中心學過。不過那個教魔術的店,最低班幼稚園開始教,學魔術講求死練表演時不要穿崩,小朋友兒嬉地求其學魔術,美其名訓練手眼協調,藉表演培養自信,難免有點兒糟蹋了魔術。而且太早教小朋友看穿魔術的背後,恐怕讓他們失去看魔術的童真樂趣,揠苗助長甚至影響他們日後對魔術的熱情,等同太早訴他世界上沒有聖誕老人一樣大煞風景。我認為小朋友自行發現魔術原來是掩眼法,是人生重要其中一個重要的eureka啊哈moment。不過香港地當魔術師搵食艱難,教小朋友倒也算是一條出路。另外有一檔教圍棋,最低班四歲開始教,想當年我四歲時只會玩鬥獸棋飛行棋蘋果棋,小學捉像棋中學才捉圍棋,四歲連數地也未必識,學捉圍棋有點兒未學行先學走,仲要俾大拿拿幾千蚊上八堂。其實教小朋友捉棋,最好父母自已來教,捉棋是上佳的親子活動,學下棋的基本功不應假手於外人。

幸好我個仔不用在香港讀書,我只是道聽途說都覺得香港的細路辛苦。我送個仔去讀街口間教會學校,也不打算谷他學什麼課外活動,週未自已帶他去游水溜冰滑雪,我玩什麼便捉他陪我玩什麼,頂多是讓他學彈琴上中文班。大慨在香港的怪獸學長眼中,我可是個不甚稱職的懶躲父親呢。不過我至少有一樣野比怪獸港爸叻,可以一個人帶個仔出成日街,去尖沙咀去旺角行埋信和都冇問題。據我幾個朋友的非正式統計,港爸是不可能沒有菲傭印傭姐姐陪同下,獨自一人帶小孩子去街。他們連一家人去旅行都要帶埋工人去,這已經完全是超出我的認知和理解,乜香港地湊仔真係咁難既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