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死亡經驗

人誰無死,但沒有人經驗過死亡後,還能夠把經歷寫出來說給大家聽。死亡我當然沒有試過,(癈話,不然誰在寫這篇文),不過倒有三次與死亡的近距離接觸,經歷過一些小說或電影常見關於死亡的描述。至少我親自引證過,這三種死亡經驗並不是作家和編劇憑空杜撰出來,大慨他們真的是參考了別人的死亡經驗。

一,人死如風
有一說法,人的靈魂重廿一克,死亡時會像風一樣飄出去。那是我中學時的故事,有次因事入醫院,住了兩個星期。一間病房四個人,我睡窗邊的那張床,其他三張床的病人來來去去,大慨不是康復出院便是轉病房,除了一個老伯,就死在我隔離。老伯下午入院時,已插滿喉躺著不動。到了夜半,我給儀器的叫聲嘈醒,醫生護士人來人往,把老伯床的簾拉上,我看不到他們做什麼,聽聲也知道是在急救。雖然我十分疲倦,但又光又嘈人又多,我沒辨法完全入睡,只是閉著眼半睡半醒,不記得過了多久,聽到維生儀器長嗚,然後我感覺到一陣風,從房內吹出窗口,老伯離開人世了。時隔多年,我也不肯定是聽到長嗚先,還是感覺到有風先,也許是同時間發生吧。與其說是一陣風,不若說是一絲微風,很長很弱,但不是冷風,沒有特別溫度。我找不到什何科學理由可以解釋那陣風,那間病房是冷氣房沒有開窗,我的病床亦不在風口位,那陣風給我的感覺,亦不似是醫士護士郁動產生的氣流,唯一的解釋只剩下人死如風。

二,人生走馬燈
有說法人在面對死亡時,會看見人生走馬燈,人生中一幕幕浮現眼前。那是大學四年級,剛失戀,在朋友慫恿下,一起走去玩跳傘。不是玩有遊客常玩,求其講十幾分鐘,同個導師吊著你一起跳下去那種,而是玩要先上兩日堂,然後自已一個人跳下去那種。跳傘高度三千尺,不用自已拉開降落傘,好像看雷霆傘兵般,有條繩連著飛機,跳下去條繩放完會自動拉開個傘,太約有半秒至一秒的無重狀態。我是第一個跳,飛機門打開,半個人掛了出飛機外面,看著下方很遠地面,倒沒有害怕畏高,只是有一份違和感,正常情況腳下是不會凌空。教練說一二三跳,我想也不想便跳了出去,眼睛一直張開,但看不到天空的景色,在天旋地轉之間,腦海浮現出人生走馬燈。在那一秒半秒的時間中,從幼稚園到大學的畫面一直快速播放,有些完全遺忘了記憶與感覺,全部都很實在的湧出來,好像把人生重頭活多一遍。然後降落傘打開,把我拉回現實,腦中第一個想法是我仲未死,然後才有飛在半空的興奮。跳下去見到人生走馬燈的機會恐怕只有一次,之前我玩笨豬跳大慨不夠快沒有人生走馬燈,再跳傘有了下跌的心理準備便看不到了,

三,慢鏡重播
華dee在烈火戰車說過,在過灣時千鈞一發生死之間之際,時間會變得很緩慢,世界就好像在慢鏡重播一樣。同樣是大學四年級,係那個下大雪的晚上,那條濕滑的高速公路,那個粗心大意的司機。我坐朋友車坐車頭,車子在高速公路行中線,忽然看見外線的車子失控打滑,從開始到結束大慨不到半秒時間,但主觀感覺上過了至少十幾秒。我看見那車很慢很慢地在打轉,向著我們轉了兩圈半後,才轟一聲撞上我們的車頭。時間變慢但動作沒有變快,基本上我除了眼睛盯著著那車,身體硬直動也不能動,腦海中閃過今次死梗,然後硬食撞過來。撞擊後時間速度變回正常,回過神來第一個感覺是好臭,那是安全氣袋內化學氣體的氣味。好在有安全帶有氣袋,加上朋友開的是較硬淨的美國車,車子報銷了人倒沒有事,還可以自已走下車等警察和拖車。當晚不覺得有什麼地方痛,第二天睡醒才周身筋骨痛,胸前安全帶位置有瘀痕,醫生說是撞車的衝力拉傷了,休息一兩個星期便無事。朋友比我傷小小,駕車時手指放在軚盤上,安全氣爆出來時打斷手指骨,要打石膏。

那三次死亡經驗,嚴格來說離死亡還遠,基本上沒有生命危險。根我所知除了這三項外,還有其他不同的死亡經驗,如白光隧道,靈魂出竅,聽見耶穌佛祖聲音等等。我沒有興趣亦不希望親自去求證,如何其它朋友有試過,不妨留言分享交流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