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The Price of Inequality – Joseph Stiglitz

Price-of-Inequality-cover

We have created an economy and a society in which great wealth is amassed through rent seeking

不患不均,而患不公

佔領華爾街「我們都是99%」這口號,源於Joseph Stiglitz於《名利場》雜誌的文章〈Of the 1%, by the 1%, for the 1%〉。美國貧富懸殊嚴重,最富有的1%人,佔有逾四成的財富,活在「堅離地」的世界,與其他99%人的生活脫節。平常左翼份子批評貧富懸殊,訴說社會不公義,打倒資本主義,令不少自命中產人仕聽不入耳。今次由諾貝爾經濟學家來講,不再是煽情口號,改以經濟學來解釋,便來得更有說服力,迫令我們正視貧富懸殊之弊。《The Price of Inequality》是1%那篇文章的申延,深入探討貧富懸殊的成因,其衍生的社會問題,並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美國人一向以meritocracy自豪,美國夢與獅子山精神相似,深信只要有才幹,每個人都可飛黃騰達。近二十年美國夢碎,人民收入停滯不前,失業率長期高企10%,中產萎縮,社會流動性下降,財富更趨集中於少數人。貧富差距本身並非壞事,若市場有效,回報按生產力高低,多產多得很公平,亦能促進經濟發展。不過那1%的財富非來自高生產力,而是來自尋租(renk seeking)。尋租是指供給彈性不足而產生的穩定超額利潤。在第三世界國家,專營壟斷是最常見的尋租,政府指定商號才能經營某生意。因缺乏競爭,價格高企不下,錢便從人民的口袋轉移至商家手上。畢竟美國是成熟的民主國家,無法如此赤祼地剝削人民,尋租變得複雜隱誨,更多美其名打著保障人民的幌子。

美國聯儲局與華爾街關係密切,深受金融業的意識形態影響,誤以為對金融業有利,等於對全國人民有利。08年金融海嘯中,美國政府派錢打救銀行,銀行 高層卻用救命錢派巨額花紅,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銀行不務本業涉足貢桿產品,用存戶的錢去豪賭,因存款有政府保障,贏錢就自已袋,輸錢就政府包底。聯儲局 的貨幣政策,維護美國經濟發展為本。根據經濟學理論,調整利息之高低,可在通漲與失業率作出取捨。為何現在高通漲已成歷史,聯儲局仍舊漠視失業率上升呢? 原因是華爾街認為債卷市場的利潤,比人民有沒有工作更重要。

不論是農業或採油開礦,天然資源一向是尋租的寵兒。美國政府提供稅務優惠,大規 模補助國內農業,原意是維持農夫生計,穩定國內糧食供應,結果淪為巨無霸企業農場的利潤。政府把石油或礦物的開採權低價買出,那數目雖龐大倒有還有數可計。更過份是源於寬鬆的環保法例,資源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其實是人民埋單的界外效應(negative externality)。若不幸發生嚴重事故,資源公司的賠償可封頂免責,最後政府出錢清理污染。安全成本省下來成為利潤,出意外的風險卻由納稅人承擔。

解決貧富懸殊,左翼開出的藥方,不外乎財富再分配,加稅增福利,經濟學家早說行不通,Stiglitz豈會重輜覆轍。他的方案,從最根本處著手解決,改革稅制和政策,杜絕尋租,打破壟斷,促進競爭,讓市場回復健康,令生產力與回報接軌。經濟課本說加稅會影響生產,人因回報下降而減少工作。但租金不是生產,是既有的資產,不會因加稅而消散,向它抽多稅不會影響生產總值。舉個例子來說明,香港的士牌,20年內由200萬元升至700萬元,可是牌價升幅並非來自其增多的生產力,而是尋租。不論牌價多少,的士司機都是照樣開工,溢價成為車租落入持牌人口袋。若政府向牌價抽稅,不會減少的士數目和司機收入,溢價又可收歸庫房,如此加稅百利而無一害。說回美國,從金融業到天然資源,從醫藥到軍工業,租尋俯拾皆是。只要政府下決心向大企業取回稅款,有莫大的加稅空間,足夠聯邦赤字轉虧為盈。

加稅開源以外,他亦強調稅金要用得其所,不可純萃派錢給窮人。政府有責任當社會投資者的角色,把錢投放在教育,科研,醫藥,基建各方面,長遠提升人民整體收入,高回報高效益。政府亦要充當市場的守護者,立法確保市場透明開放,減少交易成本的浪費。例如因資訊不對稱,令市場向大企業傾斜,政府可以透過立法,按資訊多寡分配責任,增加市場透明度。在美國破產法中,學生貸款永不勾銷,銀行為追逐利息收入,無視學生未來還款能力,不認真審查借貨申請,讓學生借錢讀癈科,畢業找不到工作,教育資源錯配做成浪費。若把破產壞賬的責任,從缺乏就業市場資訊的學生轉移到擁有大量數據的銀行上,銀行便會仔細評估每筆借貸,減低畢業後無錢還債的風險,使教育資源運用更有效率。

美國社會自我反省能力強,精英1%亦非蠢材,明白貧富懸殊非長久之計。改革損害既得利益者,必然引起反抗,短暫陣痛過後,希望在明天。香港同樣飽受貧富懸殊困擾,但我們社會有反省的智慧和改革的決心嗎?

作者簡介:Joseph Stiglitz,2001年憑「資訊不對稱理論」榮獲諾貝爾經濟獎,其理論指出完全市場假設的漏洞。他現在是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美國總統經濟顧問等要職,常撰文評擊芝加哥學派的經濟理念和IMF政策,被時代雜誌譽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者。

原文刊於《閱刊》十月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