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關於揀科,誤人子弟的三句話

20160625_SRC661

又到放榜季節,眾多莘萃學子拿著成績單,有人歡喜有人愁。除了成績太差,升學完全無望,被迫提早投身社會的那些,有幸升讀大學的同學,無一不為揀科而煩惱。成績章越數星星的,煩惱有太多選擇;成績不上不落的,煩惱能否入讀心儀學科;猛車邊僅僅合格的,煩惱最後有沒有書讀。這陣子網上很多講揀科的文章,不論是以過來人身份分享經驗,還是純萃趕潮流呃like,我發覺有三句誤人子弟的說話,特此撰文指出其錯誤,希望同學不要誤入歧途。

說在前頭,嚴格來說這三句話並沒有錯,講者亦非不懷好意,只是他們誤墮思考盲點,只看到自已成功的經驗,誤以為是訴諸四海皆準的真理。

1. 大學揀科要按興趣,唔好為賺錢

除非閣下家境富有,畢業後不用擔心賺錢養家,我勸你還是腳踏實地,讀些「有用」的學科好了。重點是「有用」這兩個字,讀什麼科才有用,因人而異。讀神科讀到幾乎不合格畢不到業,還是讀頹科但充滿熱情,精通學科所涉及各方面知識畢業,誰人出來搵到好工的機會多些呢?說到底有沒有用,全繫於在市場上,有沒有人願意出一個合理的價錢,去購買你腦袋中的知識。任何一個科目,必定有其用處,否則早已被淘汰。每項知識有其供求曲線,一般而言,市場對神科知識的需求量大於質,所以神科(如發三師)的起薪點相對比其他學科為高。市場對頹科的知識需求的量較少,但不代表市場最高端沒有對質的需求。很多人認為中文系是頹科,但看看教中文的補習天王年賺過億,又看看李嘉誠請文膽人工高福利好,只要夠叻夠勁,最頂尖的人材,讀任何一科都不愁出路。

最理想當然是讀既有興趣又賺錢的學科,做那行厭那行很痛苦,若果真的很不喜歡某一科,勉強讀下去亦沒有幸福。但興趣不能當飯吃,在兩者之間要作出取捨,不妨反過來用減法思考。在有興趣與完全討厭之間,有很大段的灰色地帶,先以不討厭做揀科的先決條件,再評估一下自已的能力,若果揀最有興趣的科目讀,有沒有機會當行內最頂尖那一小撮人,還是畢業後與平庸大眾一起乞食。若是後者的話,大可以退而求其次,選擇有多少興趣或不喜不惡但錢途不錯的學科,其實興趣某程度上是可以培養的。揀科不要盲目向錢向,要問自已讀完後畢業出來,你在大學中學到的知識,可以幫什麼人去解決什麼問題。你有解決某個問題的能力,而那個問題又正好有人需要解決,工作的供求關係成立,自然不愁沒有筍工。

2. 讀人文科,可以訓練思考,培養創意

說這句話的人沒有騙你,讀人文科,的確可以訓練思考,培養創意。只是他沒有告訢你,其實在大學讀任何一科,都一樣可以。訓練思考,培養創意,在乎學習的態度,不在乎讀什麼學科。若果源用「求學只是求分數」的學習態度,功課不計分就hea做,考試花心思貼題目,考試前臨急抱佛腳,考完試就水過鴨背,就算你讀哲學都沒有用。只要用心去讀書,抱著追求知識的精神,讀神科都是創意和思考的訓練,在BBA認真去研究一份case study,不是隨便上網抄資料,認真探索事件默絡前因後果,所學到不比讀人文科為少。不論中外講起頹科,哲學必定眾望所歸,而講起讀人文科,訓練思考和創意,哲學往往用來拿來當樣板例子。在undergrad本科生的程度,用求分數式學習,畢到業甚至拿hon的大有人在。但上到grad-school,一到要做研究寫論文,每科的思考心法大同小異。所以為什麼所有博士學位,都叫哲學博士(Ph.D = Doctor of Philosophy),因為任何一個學科,去到最根本之處,都是純萃對知識的追求。

3. 讀神科,人工高,出路好

何謂神科?看看最新的就業數據,那科畢業出來賺最多錢,令一眾同學掙崩頭報讀,那一科就是「今天」的神科。可是畢業是四年後的事,就業市場也許早已面目全非,還記得二千年科網泡沬時,很多人一窩蜂去讀電腦嗎?就算是傳統「發三師」(醫師、律師、會計師)或近年尖子趨之若騭的商管環球金融,一世人生漫漫長路,難保十幾二十年後,神科行業委縮轉型,人到中年才被裁員,想轉換跑道亦已太遲。我沒有水晶球,不能預測神學的興衰,不過大方向倒是有跡可尋。下一個十年,人工智能將會顛覆所有行業(其實己經正在發生),不要以為低技術的工種(麥記收銀,司機)才是被電腦取代,不少要「用腦」的白領甚至專業工作,被電腦代都只是遲早的問題。不過電腦不是萬能,它只在重覆性的工作(不論是勞力或是腦力)上有優勢,目前還不用擔心電腦完全取代人類,有一些工作始終是要人做的。

揀科要看得長遠點,不要單看今天某科能賺多少錢,更加要看那科會否面對人工智能的威脅。說幾個例子,在美國律師供過於求,好多新律師要乞米。點解?以前律師行請大量新人做case discovery,現在這些粗重工夫人工智能代勞,律師行大幅減少初級職位。外科醫生大既可見將來都不會被電腦取代,可是放射科醫生恐怕是第一批受害者,人工智能看X光片斷病,已經比真人醫生更加可靠準確,正等待通過FDA檢定程序推出市場。在香港金融材俊一向是港女磁石,可是在華爾街,金融材俊已是瀕臨絕種動物,全世界最大的Vanguard和BlackRock基金,早已是不經人手全電腦操盤,回報跑贏人腦操盤傳統的基金經理。更不要提千分之一秒內幾億上落的高頻交易,全自動由電腦程式卜鎚決定交易,比手指按鍵盤輸入一個數目字的時間還要短。

說個勵志故事作總結,話說我上次去開conference,識到個讀哲學的朋友,他主修心靈哲學,剛剛畢業,你估邊間公司請佢?Google請左佢去做AI研究。世界風水輪流轉,只要「有用」,頹科都可以變神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