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

自迪士尼天價購入《星球大戰》版權,重新啟動整個《星球大戰》系列,每年聖誕檔期推出一套新電影。我與幾位星戰迷朋友,相約一起入戲院欣賞星戰電影,已經是每年這個時候的指定動作。去年的第七集Force Awaken,一洗佐治魯卡斯那三集前傳的頹風,讓星戰迷重拾元祖星戰四五六集的感覺。可惜Force Awaken只有雖形似神不似,兼新故事內涵強差人意,主線太多犯駁和漏洞,未能更上一層樓。這套星戰外戰《俠盜一號》,講述第四集A New Hope前的故事,反抗軍敢死隊偷取死亡星設計圖,為星戰宇宙整個舞台拉開敘幕。作為一個老星戰迷,《俠盜一號》完全超出預期,非常好看,比Force Awaken更盡得的元祖神髓,劇力甚至直逼被譽為星戰系列顛峰之作的《帝國反擊戰》。

下文含劇透,未看慎入,不過歷史不能改寫,《俠盜一號》的結局,一早已經寫死了,劇透也無妨。

《俠盜一號》故事非常簡單,直線發展沒有任何機會出錯,一句到尾夠熱血爽快。帝國終極武器死亡星建造完成,與反抗軍力量懸殊,完全是以卵擊石。絕望感貫穿整齣電影,在大時代中小人物的主角群,在絕望中抓著一點希望之光,明知是死路一條亦無懼向前,那一份悲壯氣氛很有感染力。這集故事解開星戰迷多年的疑團,為什麼死亡星設計有嚴重缺陷,讓Skywalker一炮打爆整個死亡星。原來死亡星的總設計師身在曹營心在漢,雖然被迫為帝國開發殺人兵器,但秘密地在設計中隱藏漏洞,讓帝國軍的最強兵器,成為帝國軍的致命罩門。

劇中男女主角的性格描寫十分細膩,刻劃出在沒有Jedi沒有原力的保護下,一般人在帝國的強權下如何自處。女主角是總設計師的女兒,父親被帝國帶走後,由革命軍養父撫養成人。她從只顧自保不斷逃避,到選擇站出來挑戰命運,知道真相後原諒父親,完成他最後的遺志,把死亡星設計圖偷出來,為絕望帶來希望的曙光。男主角為向帝國復仇加入反抗軍,以服從命令為藉口放棄獨立思考,到被女主角和她父親感染,憑獨立意志邁出第一步,先違抗命令不殺總設計師,然後與志同道合的戰友擅自出擊,去把那份百份之一的希望變成可能。最後一場相倚在沙灘上看日落(誤)的美景,為本劇寫一個美淒的結局。

香港觀眾的注意力,必定在宇宙最強,一個打十個白兵的甄子丹身上。他飾演的聖地守護者盲俠武僧,雖然片中大顯身手和笑位十分搶鏡,不過角色則沒有多少描寫有點平面,他和重炮手姜文在戲中的作用,只不過是編劇替女主角安排的私人保鏢。看丹爺的身手,在戲中不是Jedi也沒有原力,盲眼也可以射箭打爆TIE fighter,若果他早生十幾年在舊共和,有機會拜師Yoda門下學習原力,恐怕黑武士都不夠他打。只是他最後一場戲有點低能,疑似原力上身口唸唸行去開掣,為宇宙最強留下一個污點。其實丹爺和姜文一個擅長近戰,一個擅長遠程攻擊,戲中沒有他們二人互相配合作戰的戲份有點浪費。若我改寫劇本的話,改為他們二人守護輸送器據點,力戰一浪接一浪的白兵,死守到最後一刻力竭而亡,結局便更加悲壯。

既然故事作為第四集的前傳,嚴格來說是第三點九九集,戲中的設定忠於本傳原著,反抗軍的森林基地,X-Wing大戰AT-AT Walker,讓人欠違了的紅藍金小隊,只有第六集出過場的反抗軍艦隊,一眾反抗軍將領熟悉的角色,讓老星戰迷緬舊一番。製作組用電腦特技,把死亡星指軍官和公主,再次重現觀眾眼前,讓這套前傳與本傳更絲絲入扣。最後一幕黑武士出場,砍殺反抗軍雜兵,更讓老影迷喜出望外。結局與第四集開場一氣呵成,公主的太空船及時逃出,讓我看完《俠盜一號》後,很想立即把第四集翻出來繼續看下去。

迪士尼接手後,新星戰一套比一套好看,讓我對明年的第八集,萬份期待。今年看完戲散場去吃飯,已經與老朋友約好,明年準時再見。

註:中文戲名其實譯得不好,沒錯他們是去盜取死亡星設計圖,但他們不是傳統定義上的俠盜。Rogue這個英文字,在軍隊的語境中,Go Rogue是指違抗命令,Rogue One就是指擅自行動的小隊。在軍事史上,因為士兵個人意志的決定,左右整個戰局大勢的例子也有不少。Rogue One便是向這一班反抗軍無名英雄致敬,他們的犧牲為銀河帶來新的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