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Thomas Was Alone

我近年比較多玩小品遊戲,可能AAA大作製作太多商業計算,大多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續集。畫面靚地圖廣闊又如何,千篇一律遊戲玩法很悶人,反而獨立遊戲富有創意,新鮮的遊戲系統和界面,更能夠開拓玩家的視野。Thomas Was Alone的原型只是設計者Mike Bithell的習作,只用了一個週未寫出來的flash遊戲,反應出乎意料之外地好,於是他把遊戲用Unity引擎重寫,2012年推出最初的電腦版,旋即橫掃多個遊戲大獎。因為使用Unity引擎的關係,遊戲容易地把遊戲移植去其他平台,現在差不多支援市面上所有平台,連Linux也可以玩。我玩的版本是Android手機版,早兩年Amazon免費下載,放在手機裏有空玩一兩關,玩下停下,中間又換了電話要由頭玩過,差不多玩了兩年才爆機。

遊戲的玩法很簡單,玩家控制不同顏色的長方形,左右上下跳躍移動,每次只可操控一個四方形,要互相幫助利用作跳台,全員到達白色框指定位置便過關。不同顏色的長方形有不同技能,有的跳得高些,有的特別偏長但跳不高,有的可以浮水,有的可以做彈床,有的可以凌空二次跳躍。去到中段地圖更多花款,有反地心吸力的方形,也可以到指定區域轉顏色,追加關卡還有噴射可飛。遊戲以解謎為主,大部份關卡都不太難,可以慢慢試不同的長方形組合。不過有幾關很考手指反應,要算準時間地按跳掣。每次遇到這類關卡,連續試十多次都失敗,我都便萌生放棄這遊戲的念頭。不過事隔幾星期甚至幾個月後,某天心血來潮開來再玩,竟然又過到關可以繼續玩下去。

遊戲的畫面很簡潔,若果減去Unity引擎的光影效果,大慨在紅白機都可以跑。這麼簡單的一個遊戲慨念,遊戲使用的技術毫不複雜,竟然要等到2010年才面世,有點不可思議。不過任何令人著迷的發明,總是未發明前沒有人想到,當第一個人提出來後,回首一看卻十分顯淺易見,怎麼沒有人早點想出來。遊戲玩法固然是最吸引人之處,但以AI要逃出電腦的故事作包裝,加上Danny Wallace獲獎的旁述聲音,為每個長方形賦與性格和生命,訴說長方形之間的愛情友情,讓玩家在解謎玩遊戲以外,還有更深一層的領悟,彷彿角色不只是一個長方形,而是活生生的人(工智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