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舊機場之二三事

插畫取自畫舊時專頁


我小時候住在九龍城,當年機場還未搬去赤臘角,飛機在降落啟德機場前,要在九龍城上低空飛過。在鬧市中抬頭看見大鐵鳥,是當年香港的獨有標誌,差不多所有外國介紹香港的節目,總要剪接這一個鏡頭。飛機在頭頂飛過,轟隆隆的十分嘈。夏天關窗開冷氣好一點,沒有開冷氣開窗的日子,飛機經過時,嘈到完全聽不到電視。有人會問,飛機聲咁嘈,點瞓覺呀?人腦的適應力很強,當成日都有飛機聲,久而久之腦袋就會自動把嘈音過濾,完全不覺得飛機聲會嘈住瞓唔著覺。大慨在九龍城長大的人,都練出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環境,不論多嘈,都可以瞓得著的本領。


家住九龍城,返學都係九龍城。我間學校在飛機降落航道的山坡上,向北那些班房可以近距離看飛機,有時近到乘客載什麼顏色的帽都看得到。上堂大部份時間都是例牌沉悶,又怎及得上窗外的風景好看,睇飛機點都有趣過睇黑版。班上連我在內有幾個飛機迷,我們天天都上堂看飛機,每間航空公司的機身塗裝,每架飛機的不同型號,我們都能如數家珍地認出來。最厲害是其中一位天生耳朵靈敏的同學,他可以只聽飛機的引擎聲,便認出那架飛機的型號,簡直神乎奇技。


舊機場看飛機的最佳位置,是位於九龍仔公園的格仔山。當年啟德機場被譽為世界上最難降落的機場,雷達導航儀器把飛機指引向,格仔山那道塗上紅白格仔護土牆。飛機在九龍城上空時,機師要目測急轉彎,對準啟德機場的跑道降落。放學後有時我們會爬上格仔山睇飛機,看著飛機直衝過來,心想會不會真係撞落黎之際,轉一個靚彎對正條跑道。每次看飛機降落,都會諗架飛機會唔會停唔到,會唔會一野衝左落海,結果咁多年來只係試過一單。另外吹大風時,飛機側風降落是個奇觀,架飛機個機頭斜左十幾度,完全唔係望住條跑道,不過架飛機依然直線向前對準跑道落下去,到差不多掂地那一刻,個機頭才一扭對正跑道著地。格仔山上留下我和中學時代老死不少回憶,幾個傻仔在格仔山上,一邊看飛機,一邊乜都傾,傾追女仔,傾讀書考試,傾人生理想,不過傾得最多嘅,都係傾飛機。

格仔山

中華航空605號班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