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波篇 – 说说香港民怨这个火药桶的威力(香港19多是之夏五部曲三)

承上文。。。 一般情况,社会民怨这种火药桶点爆了,领导下场无非就是强压(如果军队HOLD的住士气没倒戈),下台和开溜。市民干这事的可以各有诉求,但是本质也是因为有成功的“希望”。注意哦,希望是个非常关键的词。运动希望阶段,暴力事情越演越烈,你暂缓,我要你撤回,你说BILL IS DEAD,我说要文字上撤回。还有独立调查,收回暴动定性。 反正就是全世界革命的标准套路,找理由升级对抗。

即便在国内,一个城市要是发生如此重大失稳事故时,也会被停职反省。可是香港的情况,其实不容许国家这样下让林郑鞠躬来解决这个问题。特别是七月已经出现毁国徽丢国旗以后。所以林郑得硬挺着。而现实中哪怕警察倒戈了,香港的情况也是后面有解放军。而这个解放军是外部的,所以肯定不会中立和倒戈。这个事实很明显,如果头两次民间暴力还对自己诉求保有希望的话,基本上在8月5号大三罢前的记者招待会后。现实都明白了,林郑的肢体语言,各种神情都表明了,即使她本人已经想溜了,中央还是逼她留在那里。加上解放军的定海神针,实际这个火药桶是炸不出诉求者想要的结果的。

那这个火药桶实际上炸出了什么? 它炸出了社会上的一个无法的愈合的大撕裂。本来这个社会政治光谱是连续性的左中右都有。但是基于林郑不能走和解放军不可战胜这个两个无法改变的事实。8/5大三罢的暴力其实就是发泄多过任何有实际改变现状可能性的合理暴力战术了。

这样本来民愤合力的就分成了两派。

先说大陆同胞认为的队友这边所谓的稳定派因为大陆同胞容易理解就不摊开多写了。

组成部分:

  • 老同志 老同志 本来就是红的。像曾钰成,港专校长陈卓禧。这些人在殖民地时代就受过党国恩惠,教育理念,对党忠诚。
  • 抱大腿 需要在大陆赚钱的。这些人不会表达影响他们在大陆赚钱的政治观点的。自然也就在这边
  • 既得利 回归后,总有在这个制度下既得利的,酒店商场房产商,做自由行生意发财的(老板不含员工)。出租牌照老板(不是司机)。帮大陆公司上市的。这种人也可能有西方价值。回归后享受到大陆崛起的好处。所以没觉得被什么抛弃。也不可能接受揽炒(玉石俱焚)
  • 港猪 这种人虽然其实是经济下滑,楼价高企的受害者。对政府也诸多不满。但是典型思维就是什么都不管,不要阻住他揾两餐。这种人一般以住公屋的父母辈(他们的子女可能是另外一边)。香港上到公屋,无疑就是一个福利阶级,其实香港拿掉住房开支,衣食行还是不贵的,食买菜自己烧还是很便宜,出去吃贵其实贵在铺租上。他们住上公屋实际上只有开到工就在安全网内。自然香港稳定好。
  • 面现派 那些也对林郑非常不满,价值观也是黄的,但是对于现实也很清楚,党国现在非常强大,统治基础稳固。也是短期内不会改变的。不喜欢做毫无成功可能的事。施永清为代表
  • 改宗派 和面现派抱大腿都有点像又不一样,改宗派的代表就是我这样的,本来对西方这套深信不疑。 但是全世界都跑过码头,知道最好的民主不过90来分,不是传说中的100加零一。还有很多失败额民主。又体验着党国一天天变好。(面现派和抱大腿派的只是认识到党国的强大) ,我这种是相信党国还在一天天的自我修正变的更好。 举个简单例子: 我早两天手下汇报,告诉我在政府部门办的事搞定了(坐标包邮区)。 我说:“搞定啦?你怎么没来领烟呢”。他回答,“现在老师们(指窗口公屋员)都很好,我们资料没问题,就这么过了,不收礼” 。 我脱口而出,现在真规范。

要知道同样的事情,十几年前可得单独让中间人把办事人约出来,然后白酒喝到胃出血才能办成。我这种人在大陆生活的潜移默化中不仅仅体会到经济的日益强大,而是政府在公共服务上,越来越自我修正,越来约为人民服务。所以我相信稳定变好的概率,大于混乱后变化的概率。 我相信党国是真心的在寻求自我改良而不是只为了强化统治。所以我是改宗派相信西方以外的第二道路。

站在他们对面的呢我们姑且称之为期望坦克派,自称揽炒

组成部分:

  • 蠢人 这帮人相信,坦克下来中国国际形象尽失,加上贸易战,倒台就会不远。香港还会得到国际资援。翻盘有望。蠢人基本上全世界都有,大陆特别多,在我的文章里那些评论什么香港是教育出问题啊,自作聪明指出我文章我认为其实不是重点所以不写的。香港必须先一国啊,动乱是四季酒店住客阴谋啊这类评论。还以为自己很有思想,换个时空在同样这帮人要是长在香港就是冲在暴动第一线的做炮灰的了。蠢人不多解释了。
  • 底层聪明人 这帮人可能是现在闹的最凶最极端的(港独英美旗)。他们有两个特色,冲的时候永远是第二个上, 跑的时候溜的第一快。

    这帮人组成部分大部分是底层就是港猪的孩子。 由于父母是底层,被香港不公平的教育。有的明明很聪明但是可能家庭支援不够,错过了借着读书上去的机会。只能在香港从事普通工种。 他们可能二十来岁,还睡在父母公屋的客厅。买私楼不可能,轮公屋要十几年。连找个地方解决性需求都很难。

    也有上到大学能读书的,也发现香港幸存好的机会都几乎被上流孩子把持光了。

    大陆某些蠢人老是问我,说这帮人为啥不去大湾区。其实问这种问题是没看透本质。香港基层走DSE(香港高考)的大学入学率大约20% ,对比大陆凭公立高考入读大专以上达50%。大陆虽然三本或大专学校差点,好歹是大专文凭。香港中学学历去大湾区,无人无物,大湾区真的可以提供到他们离开香港北上的风险回报率吗? 目前还没有。当然聪明人之中有大学学历的,北上拥抱命运的不少。(抱大腿派)

    所以留下的这帮聪明人,他们清楚知道,他们的机会就一个,打破先有秩序,最好打烂,重新按能力分配。所以他们热切希望坦克车来。

    坦克车一来,他们马回家换上白衣服,披上五星红旗,然后带着解放军叔叔去抄李柱铭毛孟静家。又或者这头坦克车过深圳河,留下蠢人帮他们抵挡坦克,自己飞去英美寻求政治庇护。 这些举着港独旗的人,比某些大陆同胞聪明的多。其实他们是充满希望的。

  • 精英绝望派 绝望派其实就是香港同胞中国内最看不明白的,这些人是香港的精英,是那批不用靠大陆在香港也混的不错的人。那些月入二十万的机师啊。某些高层啊。不做大陆生意的中小企业主。外企高管。我也是付出了在脸书上和几十年好友反目的代价,远在加拿大的两方好友长途电话规劝,并指出旁观者清的第三观点,才领会到的。

    在政治信仰上,他们和面现派和我们这种改宗派前其实差不远。但是和我不一样,处在他们在香港特定的视角。我也理解他们。他们不笨(笨我就归类为蠢人了),我在【转折篇】里说到的香港因为中国假如WTO后的作用边缘化导致经济枢纽地位下滑的必然。他们也很清楚。 这帮人30-50岁之间。 再老人的见过香港不堪的一面,所以反而对某些事物看明白。 这些人在成长岁月是看着香港公共服务,社会文明度蒸蒸日上的。我因为是底层,算是见过政府服务丑陋的尾巴岁月。大概从80年代末开始香港的公共服务,社会文明度开始腾飞。到顶峰的时候大概到90分吧。

    我们也不要否认客观事实,回归以来,香港的公共服务社会文明度是有因为国内影响而下降的。那些财大气粗的国企在香港做生意,把国内那套带过来。 国内体系在政府里面打招呼那套,也在香港出现了案例。 我的主观打分吧,这十来年 香港的公共服务,社会风气从90分跌回80分,大概和香港80年代初相仿。还是很好的。 而我回大陆这十几年,包邮区从20来分进步巨大到 70分。

    所以,我对香港跌10分,虽然小不满,但是我对明天会更好是有信心的。大陆都到70分了,再回去一点就80分到时候就和香港一起再回升了。

    简而话之,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

    但是异地而处, 站在那些香港同胞里, 经济已经这样了,在他们整个有意识后的生活体验期只见公共服务,社会风气下跌没见过上升,这就像天塌下来了。他们也看到国家的日益强大,但是他们解读成对香港的控制能力日益强大(也是事实)。他们把党国的政治理念为人民服务意识,看成静态不变的而不是日益改良的。 加上五年前人大立法普选前置条件,一种政治上自选自治的路的堵死。而这届林郑又那么差。

    这种种现象让帮人陷入了一种香港毫无希望的错觉(我们都觉得大湾区加上党国的日益改良充满希望啊), 但是请理解他们,人永远收自己所在的位置局限的。要求他们站的比客观条件可以提供给他们的高度更高,那是强人所难。

    所以,这些人陷入一种集体绝望的hysteria 竭斯底里。 并不是检讨或者重整,而是进一步去掉自己的理性。形成对绝望的狂呼。颇有点像雅典人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失败后不是反思,而是处死了他们之间对雅典民主理性反思的声音苏格拉底。

    今天这些香港精英们也处死了内心的苏格拉底。然后发出绝望的怒呼。

共产党你的坦克快点来吧,来辗压我吧, 好让我向全世界证明,你们就是我们一直宣扬的邪恶政党

由是, 香港社会也就分裂成两个不可调和的稳定派和揽炒派。

这篇就到这里吧。 本来想写两篇文章的,看来要成四篇了。

鸿沟如何修裂, 中央和港人今后如何相处,我要是有必然的答案。我就去做神仙了。或者早发达了。不过我还是有点想法的

One thought on “震波篇 – 说说香港民怨这个火药桶的威力(香港19多是之夏五部曲三)”

  1. 其實也可簡單二分法,相信中國共產黨的人,同不相信中國共產黨的人。

    // 相信党国是真心的在寻求自我改良而不是只为了强化统治

    這句大慨是所分歧的核心,就是對於中共的本質有多少信任。我恰好相反,中共執政是完全沒有合法性(政治哲學上的合法性),唯一取得合法性的途徑就是改善人民生活。改善人民生活是手段,換取執政的「合法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