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Speaker for the Dead – Orson Scott Card 死者代言人

雨果獎和星雲獎是科幻小說的最高榮譽,同時榮獲兩項大獎的科幻小說有不少,但連續兩年拿下兩項大獎,只有Orson Scott Card的《Ender’s Game》和續集《Speaker for the Dead》。作者自己在序言中說,《Speaker for the Dead》的故事一早已構思好,《Ender’s Game》原本只是寫來讀者交待故事背景,結果寫得太長獨立成書,反客為主成四部曲的第一部。

喜歡看《Ender’s Game》的朋友,起初會很不習慣《Speaker for the Dead》,兩本書風格完全不同。第一部是少年打外星怪物的熱血故事,第二部是外星人謀殺人類的偵探推理,完全沒有動作場面兼內容深奧,探討何謂知性生物的哲學辯論,人類應該如何與外星人共存的命題。特別是開頭百多頁有點悶,故事一下子跳到三千年後,描寫宇宙邊垂殖民地的一宗謀殺案,對白有時還英萄雙語交雜,我看到這裏機乎半途放棄了,把小說扔低差不多兩年,最近去坐遊輪才終於讀完。只要挨過開場百多頁,Ender到達Lusitania後開始「查案」,抽絲剝繭重組案發的經過,解開為什麼外星人會殘忍地支解人類科學家,故事便一氣呵成,讓我書不釋手。

由於這本書是偵探推理小說,我盡可能在不作劇透為前題,去講述我對這本書的讀後感。人類把外星蟲子滅絕後,在宇宙邊垂的一個星球,發現新的小豬外星人。小豬星人只有原著民的開發程度,有點像現代西方人類學家研究亞瑪遜土著一樣,人類在小豬星建立小小的殖民地,派出外星人學家去研究小豬星人,並且盡可能讓他們免於人類的文化污染,讀他們保持原來的生活文化。可是卻發生兩宗小豬星人殺死科學家的命案,讓人類與小豬星人共存的道路蒙上陰影。書中提出Ramen和Varelse兩類外星人的觀點,與外星人可溝通則可以和平共存,不能溝通只能你死我亡。到底小豬星人是Ramen還是Varselse,兩者又如何去分辨呢?

只是這樣看故事背景也許有點單調,作者高明之處是設定一環緊扣一環,在一個故事中引領讀者反思數個科幻命題。人類與小豬星人的關係,很明顯參照西方的殖民歷史,如何決定文化交流的界線,到那裏是善意的啟蒙提攜,那裏過了界成為文化清洗。Lusitania設定上是天主教立國,於是帶出了向外星人傳教的命題,書中外星人如何用他們的世界觀,去理解三位一體和耶穌救贖很有趣,不過這本是科幻小說不是神學課本,外星神學的探討只是點到即止。

Ender在漫長的旅途中,成為死者代言人,為亡者說出真實的話,在小說的世界裏演化成一個世俗性的宗教。為死者代言顛覆一般葬禮的悼文,那不只是歌頌或哀悼死者,而是不論醜惡美善的真實,讓在生的人不得不面對自己和死者的關係。故事中唯一一篇代言,是全本書最精彩的部份,畢竟這小說的名字就叫《死者代言人》。Ender為一個打老婆的酒鬼代言,帶出了埋了一個藏三十年的秘密,連結起兩宗時隔三十年的外星人殺人案。

相比之下前面的幾個科幻命題,超空間超級電腦產生自我意識,在今天的眼光看來沒有什麼特別,不過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也算是走在時代尖端。電腦愛上主角有點老土,只是為了讓他能開外掛,擁有無限財富,可以駭入所有檔案,甚至有與整個地球聯邦軍隊匹敵的情報戰戰力。人類,小豬星人,蟲后,分別代表三個不同的知性物種,書中提出電腦生命能否作為第四個知性物種的問題,而不同知性物種的思考模式的異同,亦是讀起來很有啟發性之處。

謀殺案之謎開解了,人類與小豬星人和蟲后大和解,但接下來有新的危機出現,地球聯邦派出戰艦前來消滅小豬星。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四部曲第三部《Xenocide》。我當然是繼續一口氣把第三本小說看完,看完才有心機寫第二部的書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