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卡通

Snoopy in Space 史諾比上太空

在串流大戰中,蘋果的Apple TV+很明顯處於劣勢。單看註冊用戶數字是騙人的,因為很多用戶是買新手機送的一年免費試看。串流服務最重要是節目內容,與開創串流潮流的Netflix,坐擁三分一荷里活的迪士尼,老子號有口啤的HBO比較,蘋果的原創內容比顯很輸蝕,就算Amazon Prime也有幾套人氣劇集,相信Apple TV+只能與Youtube Originals爭包尾。你能說出一套Apple TV+的原創劇集嗎?

答案大慨只有《史諾比上太空》,Apple TV+唯一一套有多少人氣的作品。每集只有十分鐘,總共十二集,可以當成一套電影一口氣看。這卡通由史諾比與美國太空總署聯手製作,本質上是一套教育電視,講述太空人如何受訓,太空站上的日常工作,未來美國重返月球的任務等等。史諾比與胡士托誤打誤撞當上太空人,花生漫畫的一班小朋友做任務控制人員。

卡通以傳統手繪動畫製作,不似早幾年的電腦動畫史諾比大電影,反而似經典《Charlie Brown’s Christmas》的感覺。有看過史諾比漫畫和卡通的朋友,一定明白史諾比那種時而低能,時而發人深省的幽默感,這套卡通把那精神掌握得恰到好處。關於太空任務的部份,有NASA背書資料肯定正確。網絡上有些批評說劇中的太空知識太長太悶,看來他們完全捉錯用神了,NASA宣傳太空任務爭取民眾支持是主,借史諾比讓知識容易消化才是客。

其實史諾比與美國太空總署甚有淵原,他們已經合作多年,史諾比甚至是美國太空總署的官方吉祥物。太空總署在Apollo 1意外後設立Snoopy銀勳章,頒發給與對任務安全有特別項獻的人員。Apollo 10任務代號更用史諾比命名,登月倉叫Snoopy,指揮倉叫Charlie Brown,在無線電通訊中會聽對「Charlie Brown calling Snoopy」的有趣對話。

我身為一個史諾比迷和太空迷,這套卡通開正我喜歡的兩瓣,沒有理由不捧場兼大力宣揚。

Apollo 10太空人與史諾比

女皇哥基大冒險 The Queen’s Corgi

英女皇伊利沙白二世十分喜愛哥基狗,皇宮中前後總共養超過三十隻。因為實在太過出名,終於有電影公司打皇犬的主意,將這個題材改篇成卡通。電影英語配音又以英國為背景,不講不知《女皇哥基大冒險》原來是比利時製作我以前有看過比利時電影嗎?這套很有可能是我的第一套比利時電影。

電影是老少咸宜的合家歡卡通電影,狗狗當主角大冒險。話說主角Rex是英女皇的頭號愛犬,另一隻奸犬要爭寵奪權,使計將牠趕出皇宮,流落街頭入住流浪狗中心。冒險過程中認識一班犬朋狗友,先合力打敗收容中心的惡霸狗,然後一起回皇宮再收拾奸犬。最後英女皇好心收養所有狗狗,從此好食好住大團圓結局。

戲中的笑位很例牌,大人會覺得有點低能,不過小朋友應該會看得開心。美國總統當勞侵客串出場,帶了隻公主病狗女來相睇,要從皇家犬挑選夫胥。現實中侵侵沒有養狗,打破白宮主人一向有寵物的傳統。侵侵搵英女皇配種當然是得啖笑,不過以侵侵在世人沒有好印象,觀眾很開心看他無傷大雅地被醜化,Rex咬侵侵JJ就特別好笑。

不要以為動物卡通片就人畜無害,這套電影可謂十分政治不正確,劇中雌犬角色的描寫物化女生。其一是Rex在收容中心遇上靚狗女主角一見鐘情,原本女主角對Rex不理不睬。可是當她發現Rex原來是王子之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拋棄舊愛投懷送抱,希望可以有朝嫁入豪門,是典型的拜金女,意識不良教壞小女孩。其二是奸犬的陰謀失敗後,牠受到的「懲罰」是送去當侵侵的狗女胥。好人主角抱得美人歸,壞人被逼硬取醜樣女,很明顯宣揚女性的價值只有外貌,無視女性的內在美。侵侵的狗女勇敢地去追求愛情,她率直的真性情,對比拜金女主角的虛偽,故事應該教導小朋友,不應以貌取人才對。為什麼女權主義者,沒有跑出來抗議這套電影呢?

超人特攻隊2 Incredibles 2

在Pixar眾多電影之中,《超人特攻隊》是比較弱的一套,沒有深刻的感人場面,笑料只是卡通般的滑稽橋段,若果不是迪士尼入主Pixar話事,以前的Pixar一定不悄開拍這類純萃搵快錢,缺乏創意的續集。一連兩套《Inside Out》和《Coco》叫好叫座,甚至同是續集的《Cars 3》也言之有物,這套《Incredibles 2》有珠玉在前,比較之下明顯遜色很多。

普通人類害怕超能力者,立法禁止使用超能力,所有超級英雄變回普通人。超人一家五口面臨失業,剛好有個有錢佬是超人粉絲,出錢出力要推翻惡法,高薪聘超人媽媽彈弓女去做生招牌。人類與超能力者的矛盾,早在《X-Men》或美劇《Heros》已有深入討論,《超人特攻隊》可能是拍給小朋友看,這個主題只是輕輕帶過。另外今集和上集故事中的壞人,不約而同都是沒有超能力的普通人,不過是邪惡有錢的科學家,發明一些新奇古怪的武器去作惡。超能力者中完全沒有壞人,就算有也只是被邪惡科學家洗腦控制,很合家歡的劇情安排,正邪對立非黑即白,二元世界觀真美好又方便。

這集最好看的情節,是超人媽媽外出工作,超人爸爸要做全職煮夫。很例牌玩無能爸爸買溫情的笑話,從手忙腳亂不慬湊仔,到得到兒女的認同和尊敬。姐姐和弟弟前半的戲份不夠,描寫不出青少年反叛期與擁有超能力的衡突。與上集一樣爸爸媽媽被壞人捉了,姐弟二人再次深入虎穴奇兵救父母。今集最細的BB終於開發超能力,走出出來亂檔很好笑,但他的能力非常屈機。若果再拍續集的話,不把他的能力大幅弱化,根本沒有辨法把故事說下去。

這套電影更適合用迪士尼自家品牌發行,明正言順拍給小朋友看,不必講求劇情深度,不必照顧陪看的家長,不失為一齣上佳的卡通卡。不過現在它掛著Pixar的招牌,觀眾自然有更高的期望。《超人特攻隊2》可以同《The Good Dinosaur》和《Cars 2》一起,爭奪Pixar最爛電影的寶座。

Treasure Planet 星空奪寶

我以前細個香港唔多興海盜,但海盜在北美小朋友是萬年長年的流行傳統,差不多以給小朋友看的電視節目,總會有一兩集用海盜當主題。有一日阿仔忽然講起海盜,不知是他從電視看到還是同學聽來,和他講下講下不知何解講到太空海盜。把五歲男孩最喜歡的兩樣野撈埋一齊,海盜加上火箭就好似瀨尿牛丸,他嚷著說要非看不可。「夏古羅」不是拍給小朋友看,「加藤茉莉香」他更加看不懂,想來想去,記起迪士尼有套太空版《金銀島》Treasure Planet,合家歡老少咸宜,便播給阿仔看,兼陪太子看電影。

當年Treasure Planet上映前氣勢如虹,迪士尼首次引入手繪和3D合成技術,花費過億美元歷史五年,結果回票房慘淡勁蝕,原本雄心萬丈打算添食的續集,馬上被腰斬剎停。當年的電腦動畫技術超班頂尖,時隔十多年才看也不覺過時,畫面甚至比近年一些小成本的3D卡通還靚。故事把經典名著《金銀島》差不多直搬上太空舞台,保持很傳統迪士尼的卡通風格,跨張的舞台音樂劇表達,商業化的吉祥物,煩人的搞笑角色等等。我自細看慣日本動畫,從來不喜歡迪士尼這種表達手法,覺得非常低能老土。原來五歲小朋友看得很開心,故事簡單易明,完全不用我邊看解話。以前我不懂欣賞迪士尼卡通,現在透過阿仔用小朋友角度去看,發現其實又不是很差。

不要以為故事背景在太空就一定是科幻,這套戲與科幻完全扯不上關係,所有設定完全反科學。太空中不用著太空衣,基本上只是把太海換成太空,把漩渦換成黑洞,跌落水浸死換成飄出太空迷失死。以前我非常討厭這類作品,現在看慣了倒也不太介懷,反正只是復古風格的一個異類,更開始有點欣賞太空海盜船華麗的設計。劇中設計得最有心思的一組鏡頭,是遠鏡看時奇怪月球表面為什麼會有星星,拉近看時才發現那是灣灣新月型狀的太空港,原來月球非月球很有趣。這一組個鏡頭讓我拋開電影反科學抱有的成見,不再過問那些篤眼篤鼻的反科學設定,把它看成畫面很有風格的冒險故事。

這套戲沒有迪士尼卡通必有的王子與公主,主角少年沒有配對的女主角,跟隨原著金銀島一樣是全男班,除了不知何解加插的貓女船長。我一向對女性主義沒有什麼好感,但我對戲中女船長的角色設定也看不過眼。開場時把女船長說得智勇雙全,以為她女中豪雄襯得起太空海盜的主題。到了下半場她受傷後,忽然發姣愛上狗科學家,結局還生了一竇貓仔狗仔,忽然打回原型當花瓶。這套戲的編劇肯定是隻沙文主義豬,只懂父權社會對女性的性別定型。現代迪士尼卡通不會這樣歧視女性角色,你看冰雪女王當正印主角多自主多厲害,連揀老公結婚的傳統劇情,可以交由大配角妹妹代勞。劇中照搬金銀島的劇情沒有問題,私自加插的貓女船長卻攪出個大頭佛,把整套電影中太空海盜的男人浪漫破壞了。

The Angry Bird Movie 憤怒鳥大電影

我自問曾經也是憤怒鳥的忠實擁躉,第一代手機遊戲所有關卡三星爆機,之後第二代,憤怒鳥太空,慎怒鳥星球大戰等等,全部都打爆機。去到後來的Stella,玩法開始重覆沒有新意,才放棄沒有玩。後來Rovio江郎材盡,不斷推出掛憤怒鳥招牌的羊頭,賣抄其他熱門遊戲的狗肉,我也再沒有玩那些偽慎怒鳥遊戲。在我心目中,沒有彈射丫叉,沒有物理模疑,根本不配稱為慎怒鳥。

想不到手機遊戲都可以拍電影,Rovio有心進軍卡通早已有跡可尋,憤怒鳥遊戲中加入搞笑卡通,加上有卡通可以幫助推銷週邊適品,在憤怒鳥品牌價值完全蒸發前,Rovio當然是有幾多賺幾多。我完全沒有意欲看《憤怒鳥大電影》,見到憤怒鳥有腳就沒有胃口。雖然一眾影評彈多於讚,想不到《憤怒鳥大電影》意外地賣座,更成為芬蘭電影史上最高票房的電影。為了證明這套電影一如所料般垃圾,我特別花了五分鐘時間,去《谷阿莫》看了超濃縮精華版,心滿意足判了這套電影死刑。

豈料時隔大半年,阿仔說要看憤怒鳥,於是我陪太子看電影,坐定定陪他由頭看到尾。不知是之前亳無期望,還是其實電影娛樂性的確豐富,我對《憤怒鳥大電影》完全改觀。《谷阿莫》那五分鐘沒錯是把整個故事說了出來,但個故事本身就超低能,根本沒有人會為故事看這套電影。反而戲中的細節無厘頭夠搞笑,三五分鐘便一個笑位密集式攻擊,阿仔故然睇到咔咔聲大笑,我也看得十分開心過癮,連帶有腳的慎怒鳥看起來都順眼多了。

拍給小朋友看的卡通,小朋友看得開心,家長陪看未至於悶死,相關角色商品大賣,就是一套成功的商業作品。這套電影讓我對《谷阿莫》另眼相看,原來他替自己辯護講的沒有錯,看五分鐘真的不能替代看全套電影,看精華版覺得《憤怒鳥大電影》不值一看,反而看全套時又不覺得它那樣差。當然有些電影則是反過來,看全套時悶到想死,看五分鐘精華反而又不太差。

Sing 星夢動物園

阿仔學校搞電影晚會籌款,在學校操場兼禮堂播這套《星夢動物園》,一眾小朋友帶埋睡袋枕頭席地而坐,同朋友仔一起開心看電影。難為家長要陪太子看戲,要坐地下悶足兩個鐘。卡通動物載歌載舞,只要畫得生動有趣,唱歌賣力好聽,中間加插一些低B笑料,故事大路行貨也不要緊,小朋友一定看得拍手叫好。商業上經過準確計算,不論是上映時的票房成績,還是看當晚小朋友們的反應,這套電影無疑十分成功,不過它依然是套沒有營養的快餐即食電影。

故事是什麼無所謂,反正只是來給動物找個原因去唱歌,一班動物參加歌唱比賽,然後唱呀唱呀就大團圓結局。不要被劇情中那些廉價的溫情和泛濫的正能量欺騙,嬌柔造作不等於有教育意義,罐頭心靈雞湯會荼毒小朋友心智。製片商想打大人細路一網打盡,劇中演奏家長那個年代的經典流行曲,希望家長被套戲悶到睡著前,聽到熟悉的舊歌可以堅持看下去。那些配音演員重唱的口水歌,中規中矩不過不失,只是為什麼我要聽你唱而不聽原版,難道我真的喜歡看卡通動物跳舞嗎?

整齣電影最大的敗筆,在歌曲的選擇十分失敗,完全分不清楚目標觀是誰,到底是來聽舊歌的家長,還是看來卡通動物的小朋友?那些舊歌沒錯是很經典,但小朋友根本聽不明歌詞的內容。到能夠聽懂歌曲的青少年,又會嫌卡通動物白痴低能。一套出色的卡通電影,要有表裏兩層意思,小朋友看故事看得開心,家長字裏行間看出深意,例如Pixar的作品。很明顯這套電影完全不合格。若果卡通電影以小朋友為主要目標觀眾,沒有什麼深入訊息反而問題不大,家長入場早有心理準備套戲很無聊,沒有期望便不會有失望。這套電影打如意算盤想大小通吃,結果兩頭不到岸,兩邊不討好惹人反感。

不明白為什麼香港的影評對這套電影讚多於彈,是否因為電影是套低能卡通,影評都自我調節低能埋一份。

麥兜飯寶奇兵

家有小孩,很自然會看中文卡通。麥兜是老字號港產卡通片,有新戲推出,當然要陪阿仔一起看。自問尚算仍有童真,之前的《我和我媽媽》,《噹噹伴我心》都看得很開心,甚至那套評論好壞差半,講麥兜去武當學功夫的《麥兜响噹噹》,我都覺得幾好看。今次這套《飯寶奇兵》,是我第一次覺得麥兜好悶,笑話唔好笑,低能無聊兼浪費時間,不過阿仔似乎不介意,只要是卡通就照看如儀。

今次《飯寶奇兵》的最大敗筆,是除了主角是麥兜,有麥太,校長,Miss Chan Chan客串出場外,完全不感覺不到舊日熟悉的麥兜。麥兜麥太的精警語錄欠奉,一眾可愛的春田花花同學仔消失了,反正都是當路人甲乙丙,大可讓他們繼續當鮮魚行小學的同學。最讓麥兜迷氣憤的是,麥兜見異想遷,拋棄Mary女朋友仔變了Lisa。其實源用Mary牛對故事沒有影響,不知何解要為轉而轉。

麥兜的故事主線一向不是重點,重點把場景串連起來的笑料。今次不知是要遷就大陸市場,還是謝立文創意乾溏,戲中笑位多數是夾硬唧人笑,肉麻當有趣,而且密度不夠,又重覆使用,麥兜不好笑就是死罪。這套麥兜不再是大人小孩都愛看的親子卡通,而是全面低齡向的幼兒卡通。大人不愛看不等於不好看,更加不能用一般寫影評的標準,幼兒卡通有其市場價值。我個仔看扎肉超人出場,飯寶機械人打怪獸,也看到咭咭聲笑,睇完仲跟住跳SORRY舞,只是家長要很痛苦地苦太子看電視。

叮噹2013劇場版 – 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

叮噹每年一套新劇場版,已經是東寶每年的指定動作。今年的「大雄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是連續兩年全新創作,正式展開後藤子·F·不二雄的時代。叮噹理應是拍給小朋友看的電影,不過我個仔似乎不太喜歡看。原本我是特地播放給他看,他看不到半小時便失去興趣,爬來爬去又搞電視搖控,最後結果他玩累睡著後,我才一個人靜靜地把電影看完。

叮噹心口上的噹噹被怪盜DX偷掉,線索指向在未來世界的秘密道具博物館,於是叮噹,大雄,靜宜,技安,牙擦仔一行五人,便出發到未來世界找回被盜的噹噹。故事十分兒童向,沒有什麼值得特別評論的地方。今集故事缺少了真正壞人的角色,甚至乎劇情最後高潮的大危機,也只可以說是技術出錯發生意外,令故事情節略嫌不夠緊張。每集劇場版必然有新角色出場,這集出場的博物館小嚮導存在感甚低,盡管他已身兼偽壞人一角,但依然是十足路人乙個。我沒有看遍所有叮噹集數,不知道叮噹如此著緊那個噹噹的理由,是原作一直已經存在的設定,還是這套電影才臨時追加上去。如果是前者的話,我會讚編劇用心劇本寫得出色。如果不幸是後者的話,那編劇就罪大惡極,竟膽敢擅自改動原著設定,破壞後藤子·F·不二雄建立的世界。

顧名知義秘密道具博物館,收藏叮噹法寶袋中所有的道具。雖然因為電影的篇幅關係,拿出來使用的道具數目有限,但從背景畫面中尋找熟識道具的影子,看看喊得出多少種道具的名字,也是我等老叮噹迷看這套電影的樂趣之一。電影中叮噹的噹噹被偷了,為了不要口空溜溜讓觀眾看不慣,每個場面會掛上各款不同黃色圓形物件,這是製作組和觀眾開的小玩笑。超巨型初代隨意門是秘密道具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不論是電影片頭預告還是介紹文字都會提及它,想不到完全沒有套用在劇情上,只淪為一件純萃裝飾品,編劇捉到鹿也不懂脫角,真可惜。

自從叮噹改名變成多啦A夢後,我便堅決絕不看粵語配音版,只會看日文原聲配音,以免耳朵聽見那低劣的中文譯名覺到煩壓。除了大雄名字沒變外,靜香,胖虎,小夫的新譯名我都能夠接受,畢竟也是一般常見易讀的名字。想音譯叮噹的日文原名沒有問題,但到底東寶請了那個白痴翻譯,多啦A夢明明應該是中文名,為什麼中間會夾著一個英文字母?

叮噹劇場版 – 新·大雄與鐵人兵團

叮噹是我們一代的童年回憶,改了新名字叫多啦A夢很不知所謂,我寧可看日文原聲配英文字幕。叮噹近幾年開始吃老本,不斷重拍以前的劇場版,這套「新鐵人兵團」顧名思義是重拍舊版「鐵人兵團」了。有好幾年時間,無記每年不是暑假便是聖誕,總會例牌重播舊版「鐵人兵團」,我也不記得看過多少遍了。它是我最喜歡的叮噹大電影之一,大部份情節已忘記了,不過倒記電影中叮噹使用的道具,如鏡中世界,火力加強版回音山谷,當然還有那台好像重戰機,名字叫聖誕老人的機械人。

新版的畫面比舊版漂亮得多,一些大場面採用電腦合成繪畫,不過叮噹這類給小朋友看的卡通,也不要對畫面有過份的期望。故事大綱與舊版一樣,外星機械人軍團要侵略地球,要把人類捉去當奴隸,叮噹,大雄,技安,牙擦仔,靜宜五個人保衛地球。新版加添機械小雞的角色,大幅減少大雄與露露的對手戲,改為大雄與小雞當朋友,好等大雄對靜宜專一些。另外也刪去了牙擦仔的機械人,舊作中叮噹賦與它生命,用來插科打葷搞些無聊笑話。

以前小時候吹水聊天,討論那個套卡通的那個機械人最強,最後的答案一定是叮噹。就算是所向無數的機械人軍團,叮噹只需要出動時光機,回到過去改變歷史,改成沒有機械人軍團的世界,今天的敵人便回自動消失。先不理時光機本身是否合理的問題,有叮噹就有時光機已是卡通常識。但結局露露自我犧牲的劇情,夾硬催淚完全不合理。她們不是有時光機嗎,博士死了有什麼關係,坐時光機再向前退多一天,便有個活生生的博士了。

麥兜噹噹伴我心

麥兜同麥嘜陪伴著我們一起成長,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童年(其實係成年)回憶。不經不覺間麥兜電影已經拍到第五套,每次有麥兜電影上映畫,我一定會看,除了第一套每次都是失望,然而每次也心甘情願地再去看。麥兜就是有一份這種魅力,明知看完會鬧,但係不看又不安樂。

「麥兜噹噹伴我心」的故事十分吸引,麥兜那些無厘頭改歌詞一向都是麥兜的賣點。這次打正名堂春田花花合唱團,還請來香港童聲合唱團幕後代唱,心想應該會好看吧。一開場如果不是麥兜從天降下,我幾乎以為自已開錯戲,畫風同以前完全不同,很醜樣很核突很肉酸。不知是誰的餿主意,找楊學德來畫,完全破壞麥兜的美學風格。只有校長回憶的一段似翻正常麥兜風格。今次與上次「響噹噹」一樣,都是與大陸合拍的電影,所以電影中不時滲出陣陣的大陸味,特別是有幾首合唱團的歌,好娘。還我地道香港風格,還我正常的麥兜。

撇開畫風和音樂不對口味不提,謝立文的劇本其實很出色。春田花花幼稚園財困面臨關門,校長要四出撲水救亡。一次偶然機會下,組成春田花花合唱團,帶著麥兜一眾小朋友,四出唱歌表演賺錢。唱大陸商場,唱婚禮,唱富豪生日會,唱廣告歌,唱到幫華仔演唱會伴唱,結果給膠牌經理人著草走數。最後一場演出是大歌唱家的喪禮,意想不到大歌唱家是當年校長的學生,被校長對音樂的熱誠所啟發,才能日後成為大歌唱家。音樂伴隨著校長一生,不論在如何艱苦的環境,校長也不放棄用音樂去改變學生的靈魂,這是一齣獻給所有音樂老師的電影。

春田花花幼稚園的原裝小朋友,隨了麥兜外個個都變成冇對白的大喱。以前校長黃秋生講爛gag,今次膠牌經理人鄭中基的gag更爛。Miss Chan Chan同麥太倒是最正常,總算找回一點熟悉的感覺。或許是刻意找來楊學德的合作,麥兜並不只是給小朋友看,同時也給帶給成年人一些要細意品味的說話。那個楊學德古怪的圖畫風格,倒也能道出今時今日香港人生活無奈的一面。區議員的蛇粽齎餅團,上大陸搵銀要睇大陸人面色,婚禮來賓尖醜刻薄對新人的批評,窮人對著有錢佬要屈身哈腰。麥家碧那種可愛童真的畫風,是很難帶出現實的醜陋。或許在楊學德那個古怪三尖八角的世界中,麥家碧風格的校長,Miss Chan Chan和春田花花幼稚園眾小朋友,正是要告訢我們,不論世界如何醜陋,也要保留中間那一點點的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