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Archives

六月四日﹐故事一則

5th Jun 2009 - 01:10am 政治經濟
今天是六月四日﹐我想說一個故事給大家聽。 從前有一條小鄉村﹐村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很樸素善良。與其他鄉村有點不同﹐這條村的居民天生善忘﹐昨天的事今天己記不起﹐今天的事明天就忘記了。若村民甲得了罪村民乙﹐到了第二天大家都忘記了。正因為村民善忘﹐他們之間沒有什麼爭拗﹐所以大家能夠和諧共處。…

請給與緬甸人民推翻暴政的力量

26th Sep 2007 - 09:11pm 政治經濟
今天新聞看見緬甸軍方開槍鎮壓首都仰光的示威﹐令我聯想起六月某天在北京發生的某件事情。緬甸的軍方政府推翻民選政府﹐實行極權統治多年﹐早把國家弄得民不聊生。僧侶發動和平示威爭取民主﹐學生和人民響應上街遊行﹐本來是個很好的改革契機。軍方政府貪戀權力為保政權﹐寧可甘冒被世界各國遣責﹐也要對手無寸鐵的人民開槍鎮壓。世界各國也基於人道理由﹐發出遣責緬甸軍方暴行的聲明﹐可是只是遺責聲明有用嗎﹖…

六月四日﹐吃小籠包﹐聽舊事

4th Jun 2007 - 07:46pm 政治經濟
一九八九年﹐我讀中二﹐介乎懂事與還未懂事之間。當年六月四日的記憶﹐很大部份是長大以後﹐從每年六四的新聞片段中重組出來。我只是依稀記得﹐那個非常惡的鐵娘子班主任當眾落淚﹐向我們說些當年我們聽不明白的道理。父母好像也曾向我講解發生什麼事﹐不過正如其他的教訓一樣﹐全部左耳入右耳出﹐一句也沒有記住。家人也算是支持民運﹐買了個塑膠民主女神回來﹐也買那些不知那個報社出的六四特刊。結果民主女神變了我的玩具﹐民主女神大戰高達。至於那些六四書刊﹐大慨在移民時全部掉了。六四對於我﹐正如納萃集中營﹐南京大屠殺﹐盧旺達種族清洗﹐理性上清楚知道這些暴行應受遣責﹐全世界也要努力阻止再發生的人道災難。但感情上卻很抽離﹐這些事件只不過是歷史常識﹐讓我們以史為鑑的素材。幾個星期前﹐馬力埋沒良心否認六四﹐我也沒有什麼特別感覺﹐反正世界上白痴何其多﹐有人會否認猶太人集中營﹐也有人認為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有人否認六四﹐有什麼奇怪﹖大家起哄奚落嘲笑完這個傻仔﹐世界還是照樣運轉﹐我們的歷史不會有任何改變。…

聽李柱鉐談香港民主

20th Dec 2006 - 08:02pm 政治經濟
今天晚上去了聽李柱鉐的晚餐演講會﹐題目是有關香港民主的前路。我不是一個特別關心香港政治的人﹐只是剛好演講會的負責人是喇沙師兄﹐他在舊生會通訊中發佈了演講的資料﹐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便去看一看。出席晚餐的不單只有講者李柱鉐﹐還有很多加拿大的政要名人﹐有聯邦部長﹐國會議員和卑詩省議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