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amind 毛百萬

有點懷念夢工場早年的動畫,不似死對頭迪士尼的動畫般,四平八穩拍給小孩子看,夢工場的動畫有成年人才懂的笑話,有時甚至落重手小朋友反而不識笑。《毛百萬》玩轉傳統的超人電影,不過換了平時是要統治世界的壞蛋當主角。毛百萬和超人同樣是外星孤兒流落地球,一個就天生神力長大後變正義超人,另一個就古靈精怪的發明天材,整天都計劃如何統治世界。

兩個人十足鬥氣冤家,然後有天超人打輸了死掉,毛百萬忽然間成功統治世界。達成目標後毛百萬非常空虛失落,於是創造一個新的超人出來,打算繼續他征服世界的遊戲。怎料新超人變得非常邪惡,毛百萬只好自已當好人去保護世界。新超人發顛要毀滅城市,毛百萬才發現被超人騙了,超人根本沒有弱點,沒有死到只是不知去了那兒。毛百萬與超人女友去尋找超人,希望他出山拯救世界。他們在超人穩居的地方找到他,原本靚仔的超人不修扁幅滿面鬚根,原來覺得保護市民太累了,每天只是在扮演市民期望的超人沒有自由,索性詐死去追尋自己夢想當音樂人。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最終超人都沒有出山,把保護世界的重任交給毛百萬,一念之間壞人變好人,還贏得美人歸,順道接收埋超人女友。超人與毛百萬交手多年,其實是最了解毛百萬的人,他看穿了毛百萬本性不壞,只是愛出風頭愛玩樂,就算給他統治了世界,也不會出什麼大亂子。事實上毛百萬成功統治世界之後,基本上什麼壞事也沒有做過,頂多算是頑皮搞搞震,他享受統治世界的過程多於結果。反而新超人十足十個暴君,不出一天就大肆破壞,弄到市民要爭相避難逃亡。

或許故事的教訓,其實是只統治者要有腦,不論他是好人或壞人統治世界之後,所做的事也是大同小異,所以只要統治者有腦,他是好是壞不太相干,反正好壞很多時只是一線之隔。毛百萬為救女友壞人變好人,不用去到新超人無差別破壞那麼極端,超人背棄他保護市民的責任,從結果來看就是好人變壞人。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Q Evangelion 3.33

為準備迎接《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大結局,我把《劇場版》第一至三部重溫一遍,因為對上一套已經是八年前,時隔太久很多情節忘記了。可惜因為疫情關係,第四部無限期延期上映,不過反正都等了十幾年,也不差在等多幾個月。

第一二部雖然與電視版有所改動,但老觀眾至少還看得原本故事的架構。第三部庵野秀明大刀闊斧,全新的故事全新的設定,把時間一口氣推進十四年。第三次衝擊被渚煞後,到底地球發生了什麼事,庵野在本作中沒有說明,我亦不知道他有否打算在大結局中說明。葛城里美搖身一變成為反抗軍Wille的領袖,阻止Nerv發動第四次衡擊,除了基地總部一眾員工外,還有明日香和真希波,與她們的兩台EVA,二號機改和全新的粉紅色八號機。最讓觀眾百思不得其解的是,Wille的旗艦AAA Wunder從那兒冒出來,看外觀完全不似人類建造出來的東西,我只知道它拿了初號機當引擎。

一開場的太空戰和接下來Wunder初次啟動打EVA Mk.4非常精彩,雖然里美救了碇真嗣又不理他,在故事上實在說不通,好歹也找人告訢他(和觀眾)過去十四年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一味叫他別坐上EVA很明顯沒有效用,應該大聲告訢他坐上EVA世界就會毀滅嘛。然後真嗣被擄了去Nerv總部的遺址,電影中段悶到我幾乎瞓著,庵野又好像電視版最後兩話咁玩野,用長時間定鏡意識流對話來節省製作成本。枉我還以為上兩部他終於改邪歸正,正正經經拍個好故事和戰鬥,結果第三部又被他騙了。我身為一個電視版的老影迷,當年熟讀什麼死海古卷,第N次衝擊,人類補完計畫等等。但今次看新劇場版時,我也不敢肯定庵野的胡蘆裏賣什麼藥,甚至碇源堂今次的人類補完計畫,是否與電視版那個是同一回事,庵野可是會做得出在第四部把設定堆倒重來這種事。

新凌波麗的九號機很像零號機,真嗣和渚共乘的雙座十三號機又很像初號機,庵野這樣設計明顯有意地誤導觀眾。第三部看到這裏,我已經放棄深究那些新EVA是從那兒冒出來,廢虛般的Nerv總部有什麼實際功用,在中央教條底部那些疑似Eva屍體又是什麼東西。總之臨尾又打多一場勁嘅,二號和八號機趕來阻止第四次衝擊,十三號機變成四手怪物,二號機又有獸化新型態,打來打去打到我跟不上在發生什麼。最後與電視版一樣,渚自爆自我牲犧阻止了衝擊。至於渚為什麼變成第十三使徒,都是庵野說了就算,希望他老人家心情好,在第四部會給觀眾一個交代。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破 Evangelion 2.22

等了十幾年,終於等到《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第四部上畫,因為時隔太久,要重溫前三部講什麼。第二部《破》與電視版比較改動很大,粗略看見第九至十九話的影子。一開場新加添的五號機打使徒,不論是機設或人話風格,都與電視版的《福音戰士》很不同,一時間我還以為自已在看另外一套動畫。不過其中兩場使徒來襲,打從太空降下的第八使徒和被使徒侵蝕的三號機,以新技術畫面完美還原電視版的那兩場戰鬥,甚至有幾個分鏡很有既視覺,令老觀眾看得很熱血。

今次有新角色登場,五號機駕駛員真希波,印象中成套戲都沒有介紹過她的名字,只有開場和結局出一出鏡,同使徒打兩場超勁。單看《破》完全不知道她的定位,大慨是凌波麗無口,明日香傲嬌,葛城美里御姐,缺少個知性眼鏡娘萌屬性的女主角,為吸引新世代宅男的商業決定吧,下集希望她會有多些戲份,不要淪為路人花瓶。

電視版中明日香是正印,最後與男主角碇真嗣配成一對。今次她出場就威風很多,不過相對地在葛城家與真嗣的互動減少了,反而凌波麗煮飯仔給真嗣吃。不論是真嗣在校園日常中的偏好,在結局時初號機暴走英雄救美,打倒使徒救出凌波麗,總覺得新劇場版安排凌波麗當正印。說起來當年我是明日香派的,今次我寧可真嗣配真希波,凌波麗可是真嗣阿媽的複製人啊。不過講到角色配對,真嗣配渚玩BL開腐,相信沒有什麼人會反對。今集片尾時渚開了六號機出來,一枝朗基努斯之槍直插初號機,看來第三部將會是全新的故事。

《破》的故事仍然很難明,對老觀眾的最大問題,是要拋開電視版的認知。雖然有不少伏筆看似相同,但故事會如何發展,最後與電視版會有什麼分別,要等第四部庵野秀明才可能給觀眾答案。搞不好的話,單看電影根本看不明,很有可能像電視版般,要後追補完一大堆背景資料。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序 Evangelion 1.11

等了十三年,終於等到庵野秀明的《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第四部大結局,是時候把第一至三部重看一篇重溫故事。距離上一部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中間庵野秀明又跑了去拍其他電影,耐到很多觀眾甚至認為新劇場版爛尾了。95年的《褔音戰士》電視版,被譽為劃時代的經典神作。07年的新劇場版,第一部《序》基本上只是重拍電視版第一至第六話的劇情。

無可否認重拍的畫面比電視版精美很多,尤其是最後一場陽電子炮打第五使徒,差不多所有場面全新設計很有心思。但以一套完整的獨立作品來評價,《序》完全不合格,沒有看過電視版的觀眾,根本不知道個故事在說什麼。連我這個電視版的擁躉,都覺得剪接太快,劇情交待不足,新觀眾肯定完全迷失。

我記得當年看《序》的時候,看完後我罵聲四起,認為完全是浪費時間,認為沒有重拍的需要。庵野秀明趁《福音戰士》尚餘人氣,炒冷飯食多次賺多筆。電影去到最後一個鏡頭,月球上竟然也有白色巨人,很明顯與電視版有所不同。不過那兩分鐘戲到底有什麼含意,要等多兩年到新劇場版第二部,答案才會揭曉。至於整個故事有什麼不同,今年終於有得睇,不知道庵野秀明能否延斷《福音戰士》的神話。

Soul 靈魂奇遇記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Pixar的電影有一套固定的公式,把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角色綁在一起,由第一套《反斗奇兵》的Andy與巴斯光年,到《沖天救兵》的喪妻老伯與肥仔童軍,《玩轉腦朋友》的阿樂與阿愁,讓他們從質疑對方的信念中,反思並更加了解自已的想法。來到最新一套電影《靈魂奇遇記》,今次的冒險孖寶更加是兩個極端。一個是生活不如意的中年音樂教師阿祖,成世人的夢想就上台表演爵士樂。另一個是未出世已經厭世,認為人生沒有任何意義,死不肯去投胎的靈魂22號。

自命懷才不遇的阿祖,難得獲得與爵士樂天后同台演出的機會,怎料開心過頭唔睇路跌落坑渠「死咗」。他的靈魂死心不惜要從人生終點的白光逃走,扎爭中意外跌落投胎先修班的空間。在那兒塑造未出世靈魂的性格,阿祖誤打誤撞成為22號的靈魂導師,要幫助她找出生命中的「火花」,好讓她能夠從投胎先修班畢業。一個一心在陰間賴死不走,一個誓要回到人世實現夢想,於是一拍即合22號幫助阿祖偷渡回地球。豈料偷渡時發生意外,22號上錯阿祖的身體,阿祖則進入了貓的身體,於是一人一貓在流落約紐街頭。

這套電影很有說教的意味,很多觀眾看完後第一個感覺,是生命的意義就是要活在當下,享受平凡人生的一點一滴。22號從阿祖的肉體中體驗了一日人生,吃意大利薄餅,沖熱水涼,淋浴在陽光中,感受秋天的微風,聽街頭藝人的音樂,於是找到她的「火花」,獲得投胎落凡間的資格。電影中沒有明言「火花」是什麼,阿祖一直誤以為「火花」就是夢想,要不斷去追尋的人生意義。先修班中的「天使」笑他膚淺,說「火花」是比夢想更基本的活著。

《靈魂奇遇記》是美國荷里活電影,探討人生意義是第一世界的問題,世界上大部份人面對的首要問題是生存,那有空去思考人生意義。阿祖雖然生活不盡人意,好歹也是住在紐約的中產階級,有自己間屋,有個有錢媽媽,有閒情逸緻去玩音樂。試想像如果22號那一天的凡間體驗團不是去美國,而是去打緊內戰的敘利亞,又或者萬年飢荒的非洲落後國家,看她還有沒有熱水涼沖,有沒有美食吃,恐怕讓她更堅持不去投胎。最後22號跳落地球投胎時,好似她去印度或阿富汗一帶,不知道她出世後發現原來世界不像你預期,能否去陰間消費者委員會投訢不實廣告呢。

另一邊廂阿祖排除萬難,終於與爵士天后同台演出,並被邀請加入樂團。夢想成真後,他茫然若失,「乜就係咁咋」寫在面上。我也對阿祖身同感受,我在自己博客寫文章十幾年,一直夢想可以在報章寫專欄。今年有幸蘋果日報果籽刊登我的文章,我也是夢想成真。第一篇文章刊出後,廣傳給朋友威威開心過後,也是面對「然後呢」這個問號。阿祖要在夢想與麵包二擇一比較困難,一邊是可以做到退休咬長糧的鐵飯碗,另一邊是今日不知明天事的演藝事業。在香港基本上不可能靠寫字搵飯食,所以寫文章只能是嗜好,我只需要工餘時用心機寫,對得住讀者沒有呃稿費就足夠了。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我認為《靈魂奇遇記》其實有非常明顯的答案,只是大部份人都被「活在當下」這偽命題迷惑了。細看靈魂導師的回憶殿堂,不是每個人死後能成為靈魂導師,只有人生有成就造福人類社會的人,才有資格當上靈魂導師。阿祖亂扮的兒童心理學家的回憶殿堂,在戲中是用很和暖的色彩,觀眾一看就知那是個幸福的人生,相對的阿祖自己的回憶殿堂,色彩很冷淡孤清可憐,一看就知那是失敗者的人生。電影中穩藏的人生意義已經呼之欲出,人生只要努力去追尋理想,死後能當上靈魂導師,就是萬物主宰對你人生的肯定。

A Short Guide to Writing About Film – Timothy Corrigan

這本書最後四分一,

最近我晉升專欄作家,在蘋果日報寫影評。雖然我在自己網站寫影評,前前後後也寫了十幾年,不過說來慚愧,我自問寫得不太好,亳無寫作技巧,只是想到什麼便寫什麼。在報章上發表文章,不能如此馬虎示人,怕對不住讀者。於是臨急抱佛腳,找來這本電影系的入門課本,學習如何正正經經地寫影評。

這本書是寫給學生看,教如何寫電影系的功課。我寫的影評介乎「電影介紹」和「電影評論」之間,書中有些教如何寫「電影理論文章」或者詳細地解構一組鏡頭的「分析文章」,明顯地遠遠超出我的程度。例如考究同一個導演早期和晚期作品光影運用演化的文章,肯定不是我可以寫得來,就算寫得出都會悶死讀者。

這本書最有用部份是講電影詞彙,很有系統地讓我學習如何去分析一套電影。電影可以分為三個層面:故事(story)是電影中發生了什麼事,劇情(plot)是組成故事的事件的次序和結構,敘述手法(narration)則是劇情帶了什麼給觀眾。電影中固然不能缺少角色(character),另一個重要的構成是鏡頭角度(point of view),由那個角色那種心理去表達畫面。mise-en-scene對我來說是一個新慨念,基本上就是鏡頭內的所有東西,那些東西(或缺少某些東西)如何影響電影的表達。書中還有其他關於分鏡(shot),場面(sequence),音效,配樂,特技等等的專門用詞,讓我粗略地明白電影的語言。

正式影評可以細分為六種寫法,以不同角度為切入點,當然可以混合使用。電影史(film history)的角度最簡單直接,電影與那個時代的關係,對後來的電影產生什麼影響。國家電影(national cinema)以文化背景作分類,不過我主要睇主流美日戲,又不是看小眾藝術片,這個角度不合我用。另一個方法是電影類別(genre)去區分,我睇很多科幻片,縱向和橫向比較不同的科幻片是我主場。也可以用導演、明星或製作室(auteurs)去區分,不過除了很出名那幾個外,我看的電影不夠多去用這個角度。集中討論拍攝技巧(formalism)的影譚非常學術性,我寫不來,亦不適合讀者。最後是從意識形態(ideology)的角度去寫,基本上就是借題發揮,我讀過一點點哲學和社會學,所以我一直以都是用這方法寫影評,不過有時就對電影過份解讀,吹水吹得太遠。

這本書最後四分一,如何寫影評文章的格式,如何用參考資料落索引等等,因為我又不用交功課,基本上完全不關我事。書中前前後後題及過二百多套電影,全部都是具有歷史意義,後世寫影評時也會引用的經典。這份有份量的電影清單,正好拿來充實的的私人電影庫,除了那幾套非常出名的舊戲外,我不知道身為一個影評人,還有那些舊戲應該要略懂一二。

Onward 1/2的魔法

我一直懷疑Pixar內部分A team同B team,有些電影從劇本到製作,很明顯地比另一些電影優勝。這部《1/2的魔法》由Dan Scanlon執導,之前拍過在眾多Pixar電影中屬於中間水平的《怪獸大學》,這部電影都是一樣普普通通不過不失,並未為Pixar的電影帝國更上一層樓。

故事發生在一個科學取代魔法的世界,主角Ian自幼喪夫,由大佬Barley一手凑大。十六歲生日那天,得到父親的遺物魔法手杖,變出只有下半身的父親。兩兄弟要在二十四小時內完成魔法,把上半身變回來再見父親一面。主線是性格相異的兩兄弟,出發去尋找魔法水晶之旅,有一貫Pixar卡通的搞笑戲份,有兩兄弟由互相鬥氣到互相理解,結尾時加場動作戲Ian打倒守護水晶的魔龍,叫做交足功課沒有悶場。

不過故事太過平舖直述,兩兄弟跟著線索去尋寶,由朝到晚走了一個大圈,魔法水晶原來藏在學校門口的噴水池。最後Ian發現一直想與父親做的事,這麼多年來兄代父職已經做完了。成個完整父親變回來後僅有的一分鐘時間,讓了給大佬去見父親最後一面。在其他戲死人有重臨世上的機會,通常見完老婆講句「我愛你」才見仔女,不過兩兄弟的阿媽早已有第二春,死鬼老豆見唔見到無所謂。

電影的最大問題是結構鬆散,失傳的魔法重現人世應該是大件事,可是在故事中成為冒險的道具,警察追捕兩兄弟見他們使用魔法,卻好似司空見慣全無反應。兄弟二人去勇者餐廳找線索,主人蝎狮曾經是名燥一時的冒險者,可是那個很正常的世界與冒險者格格不入,到底蝎狮年輕時去那裏冒險,她的冒險故事又同那個舊水池有什麼關係。這些細節讓觀眾覺得戲中的有魔法的世界很假,全部都是求求其其搵戲來做。

Pixar的電影一向有兩層意思,小朋友看卡通看得開心,大人陪看也有一番領悟,《1/2的魔法》只是一部小朋友卡通,大人看得有點無聊,是一套不合格的Pixar電影。很多影評例牌地讚這套戲感人,不過我卻沒有任何感覺,大慨要經歷過單親家庭的觀眾才有共嗚吧。

Ready Player Two – Ernest Cline 挑戰者2號

文章刊於蘋果日報

前年由史提芬史匹堡執導的《挑戰者1號》大玩懷舊,一網打盡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在電影中明放暗藏超過三百個彩蛋。其中《回到未來》跑車與《阿基拉》電單車同場賽車,高達大戰機械哥斯拉,更為一眾粉絲津津樂道。電影既然叫好叫座,片商自然會開拍續集。電影改篇自Ernest Cline的暢銷科幻小說,要拍續集先要等小說出續集。

一眾粉絲望穿秋水等了兩年,《Ready Player Two 挑戰者2號》終於上月底出版,旋即進佔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一連三個星期榮登榜首。我自然要先睹為快不甘後人,一連兩晚一口氣把小說讀完。我可以預言續集電影將會很好看,有大量玩電般緊張刺激的動作場面,繼續販賣大家喜歡的懷舊流行文化。可以看得出作者在故事舖排上,早以考慮好改篇劇本的需要。但以一部科幻小說來評價,撇開懷舊元素名牌效應的加持,這是一部讓人失望的作品,主線缺乏新意,只是將熟口熟面的Cypberpunk橋段炒埋一碟,

續集的故事緊接上集,主角Parzival勝出Halliday的尋寶遊戲,繼承了Oasis(故事中的VR互聯網)的管治權,從窮小子搖身一變成世界首富,與一起爆機拍檔們共享財富,一同營運公司。他在整理Halliday的遺物時,發現一隻更大的穩藏彩蛋,原來Halliday早己開發出完全潛入式的VR技術,不用再帶VR眼罩和感應手套,人腦與電腦直接連結互動。因為某些原因Halliday把技術封印,留給他的接班人決定是否把這技術公諸於世。看到這裏熟讀科幻片的朋友,大慨已經估到故事會如何發展。甚至書中角色在辯論是否應該引進這技術時,亦引用《The Matrix》和《Sword Art Online 刀劍神域》指出這技術存在的風險。腦機直連介面隆重上市,人類更加沉迷於Oasis的虛擬世界,這時候又出現Halliday新的尋寶遊戲。

上集尋寶遊戲的線索環繞著Halliday生前的嗜好,今集的線索換了成Karen Underwood的所愛。Karen是誰?還記得上集Halliday的夢中情人,後來嫁給好朋友兼創業拍擋Ogden那個女孩嗎。粵語殘片有「就算得不到個心,也要得到個人」,在虛疑世界進化成「就算人和心都得不到,退次求其次,也要得到個複製真人記憶的AI虛擬人格」。腦機直連介面原來有嚴重侵犯私穩的後門,連線掃瞄腦袋時可以順手把人格記憶抄下來,搬進Oasis入面讓AI運行。可惜真人不愛你,AI複製人也不會愛上你,Halliday再一次心碎後把Karen的AI封印,分成七份藏於七個謎題之中,解開所有謎題的特別獎品就是AI Karen乙個。

由於只有Halliday遺產繼承人才有資格參加這次尋寶,實際上只有Parzival和Ogden二人可以玩,與上次全民參與尋寶比冷清很多了。Ogden與Karen兩夫妻共渡過一輩子,Ogend自然不稀罕A貨的虛擬Karen。Parzival亦對朋友妻沒甚興趣,缺乏動力去解謎尋寶。這時候飾演壞人的Halliday AI出場,駭入Oasis讓所有玩家不能離線當人質,威脅Ogden和Parzival幫他解謎砌番個愛人出來,十二小時內交不出人就全人類一鑊熟,因為腦機直連介面使用太久會燒壞腦。

上集電影中Karen被貶為花瓶,但在小說中Karen是Oasis的開國功臣之一,是一個材貌雙全的電腦geek女,所以今集的彩蛋照顧女性觀眾的口味。七個謎題當中只有四個是彩蛋,另外三個只是過場性質用來湊數。有經典世嘉遊戲《忍者公主》移植美版時,公主慘被變性做男人的往事。有在John Hughes執導的電影世界中穿梭解謎,他最為香港人熟悉的電影是每天聖誕都重播的《Home Alone 寶貝智多星》。不過書中的謎題主要集中在早期的《Pretty In Pink 紅粉佳人》,我自己沒有看過所以對彩蛋沒有太大感覺。最精彩的彩蛋是與音樂天王Prince的格鬥大戰,以音樂為媒介發動能量攻擊,大戰六個不同時期的Prince以及他的伴唱樂隊;最後又怎可以沒有不論男女geek都最愛的《Lord of the Rings 魔戒》的謎題呢。

大慨以續集電影的票房為最優先考慮,小說重覆上次成功的公式,花大量篇幅去描寫不同的彩蛋,連AI Halliday也忍不住寸主角,只留戀著逝去的年代,不去創作新的文化,活像是一潭死水。小說對引入腦機直連介面的社會問題,只是輕輕帶過講兩句,而靈魂下載AI的道德問題,如AI算不算是人類,AI有沒有人權,AI幹壞事誰要負責,人腦中記憶的私隱權等等,則完全隻字不提,白白浪費這個科幻題材。在全人類經歷幾乎絕亡的危機之後,結局中Oasis竟然沒有被立法規管,任由主角們把全人類的靈魂複製成AI。儘管作者沒有畫公仔畫出腸,但他對書中世界的未來十分悲觀,反正解決不了現實世界中的貧富懸殊,索性全人類移民虛擬世界重新開始好了。若果還有續集《挑戰者3號》的話,大慨可以直接寫成《The Matrix》前傳。

Talking to Strangers – Malcom Galdwell 解密陌生人

文章刊於蘋果日報

暢銷作家Malcom Galdwell曾經何時被譽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當年他打響名號的兩本出道作《Tipping Point 引爆趨勢》和《Blink 決斷2秒間》,以生動的小故事帶出大道理,把深奧的學術理論深入淺出地呈現給讀者,成為人手一本的經典知識性讀物。Galwell成名後的著作仍然高居暢銷榜,他的文筆仍然富有趣味引人入勝,讀者看完後仍然覺得腦袋充實,以為自已增長知識了。只是他已經缺乏了最初那份穩世賢者的靈氣,總讓人覺得成本書不過豪華包裝地說「阿媽係女人」的老生常談。他上一本著作《David and Goliath 大衛與哥利亞》已經是2013年出版,近年他忙於巡迴演講搞Podcast生意搵真銀,時隔六年終於有新書面世《Talking to Strangers》,順理成章地榮登2019年度紐約時報暢銷書榜。中文版《解密陌生人》(台譯)今年六月出版,奇怪的在香港沒有引起很大迴響,到底是香港讀者終於發現Galdwell譽過其實離他而去,還是閱讀水平退化到連很容易入口的知識類書藉也不願看呢?

若果你想很功利地用最短時間去獲得這本書的內容,你大可以連上網看雞精版的時間也省掉,因為看完這本書你不會知道如何去解密陌生人,Gladwell他自已也不知道,別被中文譯名欺騙。這本書的主題是陌生人與信任,在古代人口稀少的鄉村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親近,沒有信任的問題。當社會發展成人口眾多的城市,我們每天都要與不同的陌生人打交道,而整個社會能夠暢順運作的基礎,便是我們對陌生人有最基本的信任,相信來送信的郵差不會入屋搶劫,相信把錢存入銀行時出納員不會穿櫃桶底。可是我們對陌生人「預設的信任」卻常常被壞人利用,讓我們淪為騙案的受害者或作出錯誤的決定。從大學生去派對醉酒後被迷姦,到馬多夫(Madoff)的500億美元世紀投資大騙局,到二戰前英國首相張倫相誤信希特拉的和平宣言,Galwell都係一句「信錯人」來做總結。

若果沒有辨法無條件地相信陌生人,那總有些方法可以鑑辨對方有沒有說謊吧,可是Gladwell告訢你沒有百份百可靠鑑辨面色的方法。人的表情和身體語言因人而異,任何攏統地以文化背景作指引總會以偏慨,要不然法官面試不會讓高危罪犯保釋外出,CIA在古巴特工全被滲透多年還後知後覺,美國女生因為在殺人案作供時行為異常,結果被意大利警方誤判殺人要坐冤獄。既然不能盡信亦不能分辨真偽,那乾脆陌生人通通都不相信好了,可是這個選項並不理想,因為社會付出的成本太大。近年美國很多黑人無辜被警察射殺的案件,並不只是單純種族歧視的問題,而是源於美國警察為更加有效防止罪案,增加警察隨機截停汽車搜查來毒品和槍械,警察被練訓成假定所有人都是疑犯,於是被裁停的司機有什麼異樣,警察就本能反應地開槍自衛。

看完這本書你會知道很多很有趣味的小知識,例如美國CIA如何水刑迫供塔利班恐怖份子的詳細描述,英國廚房從媒氣轉不含一氧化碳的天然氣大幅減少自殺率等等,而Gladwell總可以把那些看似毫無關連的知識,與陌生人和信任問題扯上關係。在書未總結時,Gladwell說要保持虛心和開放的態度,深入地去理解他人變成不再陌生,除止以外沒有可以解決陌生人信任問題的捷徑。作為一般知識性的讀物﹐這本文筆流暢很引人入勝﹐書中舉出的例子也讓讀者大開眼界﹐但有點像看荷里活大片一樣﹐畫面目不暇給但內容很空洞的感覺。

若果英文程度好的朋友,我強烈建議上Audiable聽它的有聲書版本。一般有聲書只是把書本的內容朗讀出來,不過這本書的有聲版製作創新突破別樹一格,書中的訪問對白請來聲優演出,讓讀者更能投入書本中的故事。與其說這是一本書的有聲版本,不若說原本就是一個九小時長的Podcast節目,節目錄完後才把文字稿輯錄成書出版。Galdwell的正職早已不是作家,他是Podcast公司的創辨人兼金牌主播,當Netflix和Spotify都在虎視耽耽寵大的Podcast市場,《解密陌生人》以聲音主導的出版模式,會否掀起下一波出版革命呢?

Tenet 天能

《天能》是一部很獨特的時間旅行電影,與其說這部是科幻電影,不如說導演Nolan他先想出了正向時間線和逆向時間線對打動作場面的構思,然後再寫個關於時間冷戰的劇本去把這些動作場面合理化。對上一次令我看完電影後,立即重看一篇的是《The Usual Suspect 非常嫌疑犯》。重看去碓認正向時間段落的伏筆,與後半逆向時間段落是否吻合。

很多人說《天能》很難明,其實主線的劇情對睇開科幻片的觀眾沒有難度。我重看時阿仔走過來一起看,我一路看一路解畫給他聽,只要不弄錯時間正逆的方向,就連八歲的小朋友也看得慬。不過那三場正逆時間線相交的動作場面,要睇明每個動作的前因後果就很費神,是有些細節弄連看兩次還不清楚,結果要上Youtube找那幾動作場戲倒轉播放的影片,才弄清楚來龍去脈。

網上分析《天能》故事的文章多不勝數,我沒有什麼新見解可以補充,反正大橋的時間冷戰只是MacGuffin。那幾舊看似爛鐵的時間程式本身是什麼不重要,重要是壞人要想爭奪才會發生故事。正逆時間的旋轉門是誰造的也不重要,重要角色穿過旋轉門會變成逆向時間,才會發生正逆時間交錯的精彩動作場面。主角自已打自已那場戲,是全套電影設計得最精彩的打鬥,正逆時間的動作真的很巧妙,值得反向播放再次欣賞其拍攝之困難。除了正逆時間戰外,印度笨豬彈射攻入高樓和四架大貨車夾住裝甲車偷核彈,那兩場的正常時間的動作戲都是超水準。

公路追車那場戲好看是好看,但劇節嚴重犯駁,就當架Audi同Saab都穿過了旋轉門變成了逆時間車,亦解釋不到Kat何時上車,正時間的主角和Kat如何操控逆時間Audi的門鎖和cruise control。最後一場核設施的大混戰,看見紅隊藍隊在逆爆炸的戰場別開生面很有趣,但其實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壞人也有正逆時間的隊伍,但鏡頭上壞人影都唔見多個。紅藍隊夾啱時間發射火箭炮射大樓,是明顯是Nolan在晒電腦特效,完全看不到為什麼要一齊炸大樓。至於逆時Niel為主角擋子彈,除了很牽強的用已發生的事情不能更改變的理由外,為什麼Niel不索性用逆子彈射壞人呢?若果逆時間的人不能左右過去發生的事件,那時間夾擊又有何用呢。

在三場大戰中的時間犯駁也算數了,畢竟Nolan最重要是把動作場面拍得好看。可是在主角正向時間的過場劇中,出現的逆時間人和物,卻顯得Nolan的逆向時間旅行的構思不夠嚴緊。開場時在歌劇院中Niel用逆子彈救了主角,但主角走人回頭看時看見Niel的背影,難道逆時間的Niel是向後走路上樓梯嗎?主角在教授的實驗室中,初次見識逆向槍和逆向子彈,試槍時子彈從槍靶自動飛回槍管,但彈殼又從那裏飛出來呢?逆向主角被正向自已所傷,傷口在未受傷前(逆向)已經出現。主角的車被逆向車撞爛側鏡,也是未撞前(正向)就已經爛了。那麼Kat被逆子彈射中,不是應該在追車時已經受傷嗎?問題不是不乎合現實中的物理定律,而是違返戲中Nolan自已定出來的那一套時間規則,這些微細之處不協調的地方,令觀眾下意識覺得逆向時間觀有點不對勁,難以接受時間向前走向後走的主線。

當年《The Matrix》的時間靜止避子彈,引來很多不同影片去惡搞,《天能》的逆向動作場面,大慨會是新一代惡搞的寵兒了。在拍攝手法上的創意,《天能》比媲《The Matrix》在電影史上的地位,這是一套一定要看的電影。逆向時間的動作動面,一定要自已親眼去看,才感受到Nolan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