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Ingress 動畫版

遊戲改篇的動畫通常出事,手機遊戲改篇的更常中地雷。今次Netflix拍擋Niantic(即出Pokemon Go那間公司,原本隸屬Google旗下,創辨人曾發明Google Map,到Pokemon Go成功才分析出來。),為一個已經營運六年的手機出動畫,竟然出乎意料地好看。明知是幫遊戲宣傳,但我覺得好看。劇情四平八穩,好頭好尾沒有爆死,但勝在畫面精彩,兼與遊戲內容相輔相成。我是《Ingress》第一代玩家,沒有登入也好幾年,今次出新版本拍動畫崔谷做勢,至少讓我這個老玩家重拾興緻,登入遊戲幫手搶地盤。

《Ingress》是第一個AR遊戲,玩法很簡單,玩家分成兩隊,藍軍鬥綠軍,在現實世界中玩搶地盤。現實世界中的地標在遊戲中變成泉門,藍綠兩隊互相攻守爭奪控制權,很簡單的放炸彈扣能量值,扣到零就失去控制權。最特別是玩家要在開GPS在現實中站在地標附近才可以發炮,玩這個遊戲要在街上走來走去。相同顏色的泉門可以連線,連結三個泉門可以在地圖畫出三角形,三角形越大領土越多,兩軍以全球領地去計分。有些領地大得很跨張,大三角覆蓋半個太平洋,由美國西岸畫到去夏威夷。順帶一題,我們第一代玩家收集的地標,後來就成為《Pokemon Go》的道場。

遊戲本身很簡單卻非常耐玩,背後一個科幻故事當舞台。泉門流出神秘XM能量,會影響人類的進化云云,藍色是反抗軍,綠色是啟蒙軍,兩個陣營對XM持相反意見,於是爭奪XM的控制權。Niantic定期拍些影片放上Youtube,搞些全球玩家聚會的特別活動,按藍綠勢力每季加入新故事。雖然故事基本上對玩遊戲毫無影響,但玩家抱著追連續劇的心態樂在其中。遊戲有一群忠心玩家,每次有全球活動甚至會搭飛機去玩,他們玩遊戲時亦為Niantic收集現實世界的資料和測試新技術,所以Niantic才能在眾多AR遊戲中一枝獨秀,《Ingress》可以說是Niantic的先行部隊。遊戲營運了六年,界面開始有點過時,於是Niantic出新版本,希望吸引新舊玩家。

動畫版很聰明地沒有選藍綠其中一方,動畫總不能開罪一半遊戲玩家吧。兩個男主角一藍一綠聯手合作,打敗要毀滅世界的紅色邪惡力量。動畫的故事與遊戲中講Ninatic的故事沒有直接關係,可以當成外傳或平衡世界。兩個英雄男主角,擁有XM帶來的超能力,當然很例牌地用來救公主,某擁有特殊XM基因的金髮美女。公主被邪惡集團追捕,要利用她的超能力,透過泉門來操控別人思想,企圖統治世界。故事初段是直線的逃逃打打,中段公主被捉了去做研究,兩雄借藍綠兩軍的幫助,殺入邪惡集團總部救公主。尾段再來多一個計中計,原本以為是盟友的科學家,借刀殺人消滅了邪惡集團後,又想搞人類補完計劃,高潮又是全人類集氣,主角三人很熱血地打敗魔王。

若果把動畫獨立來看,不過不失沒有什麼特色,若連同玩遊戲一起看,又多了一層趣味。平時在遊戲中搶地盤畫三角,到動畫中變成建立XM力場,主角要在力場內才能開超能力,於是玩遊戲時又多一重意義。登入遊戲和動畫片頭時,都會有把電腦女聲講「世界正面臨重大危機,請從速登入拯救世界」,明知遊戲的故事是虛構,不過遊戲要在現實世界中玩,與其他戰友一同搶地盤,很自然產生一份代入感,這就是AR遊戲的魅力了。

屍殺片場

本年度最具話題性的霜影,肯定非《屍殺片場》莫屬,喜歡電影的朋友,一定要看。雖然我錯過了戲院上映,但幸運地這幾個月以來,我完全沒有看過劇透,只知道挨過了頭三十八分鐘,保證一路笑到完場。就是這樣亳無心理準備下,完全感受這套電影帶來的驚喜。小成本但創意爆燈,嬉笑胡鬧中帶點熱血感人,相信很大機會拿下最佳劇本獎項。要不劇透說這部電影是不可能的事,未看的朋友,請按逃生門,看了劇透你會後悔。



下文含有劇透,再警告多一次,未看的施主,回頭是岸。



電影宣傳的保密功夫做得很好,單看預告片或簡介,會以為這只是套cult喪屍片。什縻二十萬製作費,日本狂收一億五十萬,三十七分鐘一鏡直落,無非是轉移觀眾的視線,因為故事在第三十八分鐘才真正開始。電影簡介說這是一個戲中戲的故事,其實是戲中戲中戲中戲的故事,對,前後一共四層戲,連同現實世界中真正的拍攝。不要以為電影很複雜,故事簡單到不得了。電視台恐怖頻道開台,請了個「平、快、質素OK」的二流導演拍開台特備節目,半小時一鏡到底的直播恐怖片,開場頭三十七分鐘就是最終拍出來的成品,亦是電影傳宣中所說的簡介。為什麼開場那套cult味十足的戲中戲有這麼多破綻?看完整套電影,看到鏡頭外的蝦碌,製作組不停補鑊,再回想開場的片段,包保你笑破肚皮。更微妙的是現實中的拍攝過程,又反過改寫了戲中戲的劇情,看片尾的NG片段就明白。

遲看電影有一個好處,看完電影立即有很多影評可以看。所有影評一面倒讚好,最有趣所有劇透都大同小異,因為這部電影真的很另類,很難作出與眾不同的解讀。電影圈中人看電影有更深一層體會,直播蝦碌要臨時執生很有共嗚。因為不論是西片還是東方電影,很久沒有如此有創意的搞笑喪屍片,這類電影外國一向有班固定擁躉,加上製作成本不會太高,本小利大又有日本原版的口碑加持,相信很快荷里活會買劇本來翻拍。

SPACEPLAN

感恩節Google Play Store有大減價,我看中了這個很另類的遊戲SPACEPLAN,由享負盛名曾製作REIGNS的Devolver Digital出品。遊戲介紹開宗明義說明這是一個clicker,即是所謂放置類佛系idle遊戲。嚴格來說算不上是遊戲,因為玩家其實沒有什麼事幹,只是久不久襟幾下,等個遊戲自己玩自己,襟得多就行快些,襟得慢都是照樣地行,同睇油漆乾大慨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這是一個有故事有結局的clicker,襟下襟下就會有事情發生,然後再說就會劇透。

遊戲原價四美元,大減價賣一美元。原價就肯定不值這個價錢,減價後一美元當是買一個新體驗,談不上好玩或不好玩。遊戲若全速專心襟的話,大慨兩三個小說就襟完晒。不過放置類遊戲要殺時間才拿出來玩,不停襟想快些玩完是件苦差。我是開了遊戲一邊做事一邊得閒襟兩下,後來懶得襟寫了個自動程式幫我襟,大約開了前後三天就「爆機」。原本只一個是網頁版的互動實驗,出乎意料之外的受歡迎,於是製作成手機遊戲,補上有一個「完整」的故事。有人說玩佛系遊戲很禪,這類遊戲很治癒云云,可能是我的問題,我完全感覺不到,不過相信應該有人會認為這個遊戲很治癒。

下文有劇透,故事非常簡單,點子只有一個。這個實驗性非常高的遊戲,可以當成另類經典,又可以當被騙錢騙時間,視乎你的心態如何。放置類遊戲是要講feel,看了劇透就不用玩,準備心理好就請往下看,未準備好就按此逃生門

遊戲畫面

遊戲一開始你發現被困大空船,不知道身在何方,唯一可以做的動作是襟掣產生電力。其後發現處身未日後的地球軌道,你只能不斷襟掣更多產生電力,然後又襟掣產生各式各樣的薯仔發電裝置,越襟得多就越多電力,最後電力大到可以把大陽變成黑洞,把其他星球吸掉之後,就會變成時光機返回過去。回到過去又由從頭開始襟過,發現地球被智慧薯仔統治人類滅亡,於是繼續襟多些電力出來打薯仔,然後把所有星球像雞蛋殼打開(!),之後就會多維空間跳躍,邊跳邊秀些幾十年前年初代電腦繪圖的立體圖像,最後回到我們的地球,完。你看不明白遊戲玩了什麼?我也同樣看不明白。有點似去看現代藝術品,好似明少少佢想表達什麼,但係實際上完全睇唔白,總之很有藝術性。

忽然間好想食薯條。

銀河英雄傳說 Die Neue These

第一次接觸《銀英傳》是會考過後的暑假,某天路過中華書局,看見一套二十本黑色的尖端版,很醒目地放在書架上做推廣,隨手翻看第一章,不看猶自可,一看便為書中史詩般宏大設定而著迷。二話不說把二十本小說捧回家,一口氣讀完整套小說。《銀英傳》不只是科幻版的三國志,更是我政治哲學的啟蒙課。楊威利關於民主與獨裁的思想,大慨影響了一整代宅男的世界觀。多年來我與人在網上討論,尤其在討論政治題目時,久不久就見到有人引用楊威利的金句,來申論民主制度的優點和缺點。

經過了這麼多年,搬了很多次家,那套《銀英傳》仍然陪伴著我,放在客廳的書櫃供奉,最後一次重看《銀英傳》小說已是十年前的事了。愛屋及烏,喜歡《銀英傳》連帶喜歡田中芳樹,他的大部份小說我都看過,不過沒有一套長篇比得上《銀英傳》。應該說除了《銀英傳》外,他的其他長篇小說套套爛尾。《銀英傳》很多年前動畫化,前後十多年拍了一百二十集,間中還有三套劇場版。我不記得到底看了多少集,劇場版我全部看齊,不過OVA版肯定沒有看到結局。《銀英傳》人物眾多關係複雜,最記得每個人出場要打名字出字幕。超過十萬艘戰艦的太空戰爭場面壯觀,以古典音樂作為戰爭配樂更讓人津津樂道,我還買了銀英那套大盒交響樂CD全集,是少數我不會打瞌睡的古典音樂。

想不到時隔二十年,Production I.G竟然重拍《銀英傳》動畫版,我很懷疑小豬社有沒有拍到結局的決心,還是只是炒冷飯試水溫,短線獲利便離場。今次從第一本小說開始重拍,電視版目前只有一季十二話,講到同盟入侵帝國,被帝國的焦土戰擊退。預計明年會出戲場版,講埋亞姆立札星域會戰下半場,楊威利與萊因哈特第一次的正式對決,留下常勝對不敗的神話。今次重新啟動《銀英傳》,應該至少可以拍多一季,拍到同盟滅國,楊威利做漂流艦隊。不過那還只是小說的頭兩卷,才整套小說(計埋外傳)的六分一。如果可以拍到楊威利死就非常感動,至於楊威利死後拍不拍也沒有所謂,最後三分一只是收線埋尾,好看的情節全部在前面。

《銀英傳》的故事相信我不同多作介紹,在遙遠的未來,人類征服了銀河系,然後分裂成兩個國家,獨裁的帝國和民主的同盟。一邊廂英明的新皇帝,推翻昏庸的舊皇帝,打倒剝削人民的貴族。另一邊廂同盟有民主卻政治腐敗,卻出了一個不敗名將,以一人之力抵抗帝國,守護著民主的星火。兩個天材生於同一世代,在戰爭上在理念上互相碰撞,一場我的正義對你的正義的戰爭。今次新動畫版非常忠於原著,所以銀英迷不用擔心。頭兩集我特登重看舊版作比較,今集除了動面更精美,萬艦齊發用3D拍攝外,人物描寫比較集中,第一季還未有故事的角色就很少戲份,連講一兩句對白也省掉,好處是節奏明快,不似舊版有點沉悶。我對舊版的古典配樂先入為主,認為新版的配樂很普通行貨。

不過新版的最大敗筆,是帝國戰艦的新機設,同盟那邊戰艦反正一向醜陋,新設計看起來分別不大。舊版帝國戰艦很流線型很優美,新版在外殼亂加一大堆喉管機械元索,完全破壞舊設計的美感,伯希爾倫應該要純白色閃亮亮。舊版伊謝爾倫要塞有液態金屬外殼,戰艦像潛水艇飛天般出發很壯觀,新版伊謝爾倫要塞用CG繪畫,就只是一個死板板的鐵球,沒有數千艘戰艦升空的場面。新版CG戰鬥場面是精美了,反而拍不出舊版手繪的氣勢。看小說時不覺《銀英傳》的戰鬥有問題,反而只讀文字然後腦補,舊版也沒把真正的戰況畫出來,手繪戰鬥場面觀眾也只能意會。當新版嘗試把戰況按小說中的描寫畫出來時,忽然間就看到田中芳樹用中世紀騎兵戰的寫法,去寫宇宙中幾十萬隻戰艦的戰爭很有問題。有河有山靠地勢的平面戰略,怎可以照版煮碗套落立體宇宙戰上呢?

看小說時沒有這麼強烈的感覺,這次看新動畫版,其中一話講金毛和紅毛的童年住事,其實《銀英傳》不是什麼史詩戰爭故事,只不過是講兩個姐控,為了從皇帝手上奪回姐姐,只好搞革命推翻皇帝矣。

Literary Theor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 Jonathan Culler

早陣子我有幸參與王偉雄與鄧小樺在面書上關於文學的筆戰,於留言中在教授旁搖旗吶喊,質疑對家提出無理的論點。可是我是讀哲學出身,完沒有修讀過文學課,對家拋出幾個文學理論的名堂,我不明所以無力反駁只好收聲。面對日後關於文學的討論,我多少也要懂得那些專有名詞,才不至於這樣輕易地被拋窒,就算是用Google找資料支持,也要懂在何處開始搜查。這本《文學理論簡介》是牛津出版社的簡介系列之一,我很喜歡看這系列的書,細細本百來頁,內容深入淺出,讓讀者在腦海建立該題目的地圖,是非常合適用的入門導讀。

很多人講文學理論,喜歡亂拋書包講乜乜主義物物學派,為自己的意見背書。一般人聽見那些名堂,只覺得那不是人說的火星話。這本書並沒有俗套地逐一講解每個學派,只是把常見的主義和學派放在附錄。它從最文學基本的提問開始說起,讓讀者有系統地掌握文學各方面的切入點,那些主義學派的分歧,只不過是在不同切入點所持不同的立場。文學理論最基本的起源,就是要回答一件文學作品有什麼意義,為什麼會有這些意義。文學研究的方法,從傳統上注重的文本解讀,到現代喜歡借用語言學,歷史和文化等,其他學科的理論,去解釋文作作品的意義。

什麼是文學?數學課本不是,食譜也不是。但什麼才是文學,從來沒有統一的定論。同一篇文章,在不同年代也有不同的解讀。很多經典名著,從前學生只會拿當範文來模彷學習寫作,而非像今天般拿來作文學分析,去深究文章中想表達的真正意思。有一個說法,文學是把文字作特定的編排,具備所謂的文學質素,但不論如何詳細去分類,都必定出現有例外的情況。另一個說法,文學之所以是文學,並不是因為作品本身的內在條件,而是視乎社會如何解讀該作品,問題變成了在什麼文化背景下才是文學。傳統理論認為文學有其社會功用,凝聚社會各階層的共同文化,其中對美的追求更具教化功效。另一邊廂質疑文學功用論,他們否定文學服務社會既有架構,認為文學應該解放民眾思想。說到底什麼是文學的提問,並非因為文學批論者分不出文學與非文學,而他們借用重新審視文學的定義,來帶出他們分析文學背後的觀點。

文化研究與文學研究。原本是文學研究的一個分支,把文學研究的分析理論,應用於流行文化之上,產生很多題目古怪但吸引的學術論文。文化研究把文學研究普及化面向大眾,不再研究一般人不會根本讀的文學作品,研究普羅大眾都有接觸有興趣的事物。文化研究的主體是社會上的文化,被研究的事件只是把文化反映出來,有別於傳統文學研究強調作品本身的重要性。有些新派的文學研究,反過來借用文化研究的方法,把文學視為眾多媒體之一,不再把文本放在中心的位置。文學研究從此有兩種方法學,由內至外從文本為出發點,還是由外至內從社會文化出發點。

文字的意義。文學作品最基本單元由文字組成,文字組合成句子,句子組合成文章,文學研究就是從零到整,去解釋每層的意義。文字的意義建基於文字與文字之間的不同,為什麼作者選擇用這個字而非另一個意義相近的字呢?語言學家Saussure提出文字的意義,來自它與其他內容的關係,在語言中文字本身只是隨意性的符號,作者與讀者同意使用同一套語言標準,才令文字產生特定的意義。另一語言學Sapir-Whorf學派反過來認為語言只是表達思想的媒介,而不同語言之間的不同,是源於不同文化思想上的差別。文學研究分析作品的意義有兩個進路,傳統上是基於語言學的詮釋學,從文字的組合去推敲作品的意義,新派則反過來先有主觀解讀,然後才研究作品的文字如何構成這個解讀。語言既然是溝通的媒介,那麼作者與讀者共同構建作品的意義,讀者如何去理解作品才是主體。於是很多新派文學研究,不論給他什麼作品去解讀,總就是得出同一既定答案,例如馬克思學派就一定是階級鬥爭,女性主義就一定講父權迫壓。到底最後由誰去決定文學作品的意義呢,作者寫文章的原意,文字本身語理上的意思,該作品在社會默絡中的意思,還是讀者領悟到的意思呢?

修辭學與詩意。傳統上文學研究分為修辭學和詩意兩類,修辭學關於文字有效地去說服讀者,而詩意是比修辭學更高深的技巧,不像修辭學般有規則可尋,如何用文字去表達作者的情感。修辭學有四種主要手法,比喻(metaphor),轉喻(metonymy),提喻(synecdoche)和諷刺(irony)。一篇文學作品,可以按文學類別去分類,讓讀者容易閱讀。文學類別源於希臘,傳統上有三個類別,詩詞,史詩,話劇,現代文學加入小說為第四類別。詩是一種特別的文體,除了文字本身的意思構成內容外,文字意思以外(如讀音,押韻等)亦是內容重要的組成,所以詩是必需要朗讀出來才能理解。就算讀者閱讀寫在紙上詩,讀者腦海中仍然要把詩朗讀出來,而不似其他文學般可以直接用眼看就解理。詩很多時候刻意不遵守文法,甚至文字字面意義的規則,如何解讀一首詩就是從轉化了文字中還原作者的本意。

敘事。曾幾何時文學研究的主流是詩,不過現代文學主要研究小說和短篇故事。現代人讀詩者少,但看小說者眾。小說其實是在說故事,而說故事本身,是人類理解世間萬物的主要途徑。一個故事合不合理,是否完滿,在於其敘事手法。阿里士多德說過,敘事是根本在於主線,一個好的故事要有起承轉合。單單把先後發生的事件例出來並不構成一個故事,每個事件之間要有連貫性,環繞著一個主題。詩不能翻譯成其他文字,翻譯後其詩意盡失,但故事卻沒有這個限制,可以釋譯成不同語言甚至不同媒體,而同時保留故事的精髓。從一個角度去看,不同事件串連成一條主線,從另一個角度去看,同一條主線,用不同的敘事角度,可以衍生出不同的故事。敘事角度千變萬法,例如:用第一身還是第三者角度,預設目標讀者(作者可以省略重覆讀者先經知道的預設),敘述發生的時間(與事件同時進行,還是事後敘述),用什麼語言(如用兒童的語言,還用是成人語言講述兒時回憶),敘述的可信性(用神視角,還是角色受限制的視角)等等。到底敘事手法是通過故事去傳遞知識,還是把原本在故事中的知識,無可避免地扭曲掉呢?

語言即行動。語言哲學家Austin提出,一句說話除了是說話外,有時候還是一個行動,例如婚禮上答「我願意」又或者應承下星期還錢。一件文學作品,除了被動地被解讀的意義以外,還可以是作者主動地透過出版作品,從而改變社會而構成一個實質行為。Derrida認為語言如何構成行為,本身是基於社會上對該語言的共同認知。語言和文字不只是單向的表達溝通,而是雙方共同重覆慨定的語言儀式。美國哲學家Butler將語言即行為套用在女性主義和同志文學上,他認為性別和性取向並不是天生,而是通過語言和行為去塑造,他的理論影響後現代文學。Austin的理論是社會文化在影響文學,如何重覆語言才構成行為。Bulter的理論則是文學在影響社會文化,把語言不停重覆能改寫社文對該詞語的認知。

文學中的身份。 「我是誰?」是文學中最常見的提問,從文學中尋找角色或作者的身份,可以個人的層面去解讀,亦可以從社會層面去解讀。一個人與何構成他的身份,到底是他主動發現尋找到自已是誰,還是被動地從種族姓別性取向等繼承身份。長久以來,文學是年青人藉書中角色,去尋找身份認同的途徑。除了個人身份外,還在社群身份,到底社群身份是與生俱來,還是個人的選擇呢?

文學研究各大門派

  • 俄國形式主義 (Russian Formalism) – 比較傳統的門派,研究文學中的文學性,文字的表達技巧。
  • 新批評 (New Criticism) – 鄧小樺最愛的新批評一點也不新,差不多也有一百年歷史了。重著整件文學作品的評價,從美學角度去閘明作品的意義,認為詩意才是文學的最高境界。
  • 現像學 (Phenomenology) – 不去探問客觀真實的世界,只看作者意識中反映出來的世界。另一個版本是讀者現像學,看讀者意識中感受到的作品。
  • 結構主義 (Structualism) – 著重解釋如何文學作品如何構成它的意義,最初從反對現像學開始,解釋文字結構如何讀讀者產生經驗。結構主義不為作品找出新意義,而是去研究什麼文學規則會有什麼意義,很多時與符號學有所關連
  • 後結構主義 (Post-Structualism) – 很多後結構主義的名家,如Foucault最初是結構主義者,越研究越發現結構主義的極限,很多文學意義是從打破既定的文學規則而產生,找出一套完整的文學規則是不可能的任務。後結構主義者沒有推翻結構主義者,只是他們認為結構與文學的主體無法分辨,不是一種客觀的知識,而受作者身處的社會文化所影響。
  • 解構主義 (Deconstruction) – Derrida是最出名的解構學家,從西方哲學傳統的二分法入手,他認為語言文字本身沒有意義,要在語境下對證不同文字的差異,先明白它不是說什麼,才能明白它在說什麼的意義,
  • 心理分析 (Pyschoanalysis) – 借用佛洛依德的心理學去分析文學,可以分析書中角色或作者本人
  • 馬克思主義 (Marxism) – 什麼文學作品都關階級鬥爭的事
  • 新歷史主義/文化物質主義 (New Historicism/Cultural Materialism) – 偵探不同文學作品之間的關係
  • 後殖民主義 (Post-Colonial Theory) – 俗稱解殖,西方殖民時代把世界各地的文化改寫了,獨立後的殖民地把其文化環原本來面貌
  • 女性主義 (Feminist Theory) – 認為所有傳統文學理論都是男性為中心,女性有另一套思考模式,所以要發展另一套理論
  • 少數族裔(Minority Discourse) – 與女性主義類似,只是把男人換成白人。
  • 同性主義 (Queer Theory) – 同上,把白人換成雙性戀者。

書中分別提出七個角度去分析研究文學作品,而每個角度到有正反雙方一套截然不同的理論,這解釋為什麼理科人對文學感到無從入手。理科人習慣科學性的世界觀,任何是都有一套公認客觀真理的準則,就算理科人讀哲學,有些題目正反雙方的理論不分高下,但至少可以從正反合中更加接近真相。文學理論沒有像哲學般的正反合,只有很多兩個不同方向,完全無法融和的切入點,最大問題是很多時候寫文學研究的人,為找文學理論支持自己的文場,把互相矛盾的理論組合來使用而不自覺,所以略有理科訓練的人讀來,完全看不明白他們何以推論出其立場的結局。

挑戰者1號 Ready Player One

大導演史提芬史匹堡寶刀未老,拍了這套大玩懷舊的《挑戰者1號 》,戲中明放暗藏超過三百個彩蛋,一網打盡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電影是合家歡式的奪寶故事,未來虛擬世界的創辨人去世,在網絡中留下他生前愛好geek文化的線索,誰人找出彩蛋集齊三條鎖匙,就可以繼承他的財富和網絡王國。故事忠奸分明,好人是主角少年與他的冒險伙伴,壞人則想控制絡網的大企業。主線是很打機化的鬥智鬥力爭先過關,最後一關高潮位是行例牌的全人類集氣,受迫壓的網民受主角號召,一起站出來反抗無良奸商。

其實故事是什麼不太重要,反正在玩遊戲過關爆機,橋段不大可能走樣,加上史匹堡大導演多年拍動作片的功力,場面自然精彩緊湊讓目不暇給。最重要是每關遊戲的精心設計,完全滿足觀眾的懷舊情意結,看見回到末來跑車和阿基拉電單車同場賽車,侏羅紀恐龍亂入追著跑車,高達大戰機械哥斯拉,其他一大堆向上世紀致敬的臨記,已經足以值回票價。第二關重現《閃靈》中的恐怖旅館,變奏得來保持驚嚇,玩到盡然後讓觀眾開懷大笑,這一段簡直是致敬惡搞的最高境界。大慨全靠史匹堡的大名,才可以談這麼多作品的版權回來出鏡,若果沒有那些經典角色機器道具,這套電影恐怕變得空洞無味。除了迪士尼的版權沒有出鏡外,大慨其他作品會以被史匹堡選中為榮,畢竟要夠經典夠地位才能在戲中客串出場。

電影改篇自Ernest Cline的暢銷科幻小說,小說在西方宅男界一眾geek的心目中,有著cult經典的地位,因為書中的彩蛋謎題,全部都是圍繞著宅男們的愛好。基本上電影只是借用了小說的名字和舞台,所有讓原著迷讚不絕口的謎題大幅重設。這也不能怪史匹堡不忠於原著,原著的謎題一層緊扣一層,偏重文戲兼要有重度宅知識才懂欣賞,若果搬字過紙地照拍,大慨會悶死絕大部份觀眾。出於商業考慮以娛樂性優先出發,把謎題簡化加入動作元素,把潛入敵陣的戲份交女主角,讓她不至於書中般淪為花瓶。史匹堡某程度是畫龍點睛,把電影昇華到另外一個層次,不過原著迷不喜歡就難免了。

電影和小說最大的差異,並不是故事或謎題本身的改動,而是到底是誰在懷舊?小說中創建虛擬世界的天才,他是一個很典型的geek,喜愛一切西方宅男世界的次文化,由龍與地下城,到電腦遊戲,到科幻小說和電影,到日本動畫,到某特定類型的喜劇,讓西方宅男讀者有所共嗚。我沒有看過原著小說,不過在外國讀電腦長年做電腦工,身邊認識很多西方宅男,加上自己也是個東方宅男,或多或少明白那個世界的次文化。宅男電腦天材鉅富,在現實世界有不少例子,微軟創辨人Paul Allen是表表者,他喜愛科幻,於是在西雅圖開了間科幻博物館,他是個軍事宅,收藏舊戰機和坦克車,順手也開間博物館。一般宅男玩艦娘艦收藏,他就打造潛水艦,尋找沉沒了的戰艦。我想說不定Paul Allen正正是小說中那個電腦天材的原型。電影版的最大改動,是把謎題改為懷舊八十年代的流行文化,畢竟那才可以讓大部份觀眾產生共嗚,觀眾愛看電影才會賣座嘛。不過如此一來,電影中那個天材發明家,忽然之間變得很膚淺,喜愛流行文化,完全破壞了他應有的宅男形像。

棟篤特工

黃子華雖然開棟篤笑坐無虛席,幫無記拍電視劇又例牌收視高開,不過他素來有票房毒藥之名,之前他每一套主演的電影都票房慘淡。今次《棟篤特工》票房超過四千萬,黃子華終於一洗污名,可以光榮引退電影圈。今次《棟篤特工》賣座,可能正正因為電影非常不黃子華,沒錯是黃子華當主角,但電影本身走傳統大堆頭搞笑賀歲片路線,務求一百分鐘笑聲四起絕無冷場,熱熱鬧鬧胡胡混混觀眾開心散場。電影沒有子華神那有點深度的冷笑話,沒有一矢中的的精警金句,反而更多是黃子華周星馳上身,扮鬼扮馬硬滑稽逗觀眾發笑。

與歷來的大堆頭賀歲片一樣,不要強求電影有合情合理的故事,劇本的作用就是把每劇戲串燒起來,然後讓每場戲來客串的明星盡情發揮。電影宣傳的什麼特工救香江,惡搞占士邦經典場面等等,對不起,在預告片中已經看過晒,戲中餘下的其他場面,就像是繼繼續續在看歡樂今宵搞笑短劇。每個短劇質素參差,有些的碓十分好笑,例如楊千樺演方麗娟抄牌那段,有些則是靠明星的配搭有噱頭,如龍婆搭波多野結衣,不過更多只是賣核突賣肉麻當有趣,例如阿旦扮女人,子華扮毒男,酒店捉姦玩到爛的舊橋等等,不知那幾場戲是否外判了給王晶寫劇本,很有九十年代垃圾笑片的風格。

劇中除了有一向和黃子華搭檔搞笑的御用配角,今次大膽起用不少新一代網絡紅人,在劇中見到達哥,專家Dickson,盤菜瑩子,很有新鮮感,不過他們的演技就不敢恭維,他們賣的是網絡人氣。女主角余詩曼早年在《絕代商驕》中與黃子華演過對手戲,今次相對比較上有進步,氣場上能夠食住黃子華。一來是角色設計的加持,余詩曼演香港保安局長,角色本身已屬強勢型。二來黃子華近年演出有所收歛,不像以前那麼鋒芒外露,才沒有上次那麼一面倒。不過這一次黃子華似乎在打讓賽,及不上當年黃子華馬力全開,同嘟姐或蔡少芬鬥戲擦出火花般好看。找余詩曼當女主角,完全是出於大陸市場考慮,現役港產一線女星,要數她最有號召力。不過這套戲賣點是子華神,女主角應該找個能襯托他的人選才對,反而不用太擔心女主角是否有足夠卡士。我心中有個很好的人選,要找女演員飾演警隊一姐,當然是陀槍師姐藤麗明最夠資格了。藤麗明天生強氣,應該同黃子華旗鼓相當,有排鬥戲。

《棟篤特工》叫座不叫好,觀眾餓子華神甚久,好好醜醜都會收貨。不過我對子華神有所期望,這套戲很明顯讓我大失所望了。某程度上賀歲片本應如此的爛,也算是意料中事吧。

南加洲自由行(九)- 聖地牙哥 海洋世界 Sea World San Diego

聖地牙哥海洋世界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主題公園,我們上次去聖地牙哥旅行時錯過了,今次重遊聖地牙哥一定要去。香港人去海洋世界第一個問題,必然是問同香港的海洋公園如何比較。只答一句,沒有強國人,單憑這句就已經完勝。不過海洋公園有一個優點,有熊貓可以看,海洋世界只有海洋生物看,想看熊貓要去聖地牙哥動物園。

去海洋世界千萬不要在正門購票,原價買飛正傻仔。官方網頁有指定日子的特價票出售,另外聖地牙哥GO卡或City套票包海洋世界,連同其他景點的票一起購買有折扣。記得留意預定入場那天的關門時間,週未票價雖然貴些,但可以多玩三個鐘,除笨有精。海洋世界真的很大,除非買了不用排隊的超貴VIP票,否則一天玩不完,,有時間的話可以考慮買雙日票,第二天返去再玩超平。另外如果有小朋友的話,強烈推介比多少少錢買近門口的泊車位。因為個停車場好大,除非你一早去,否則停到無雷公咁遠,濕身後回車換衣服很不方便。因為車停得近正門,我們回了去車兩轉。第一轉我們自帶午餐,食完把東西放回車上,不用同拿著四圍走,順便幫阿仔換萬聖節裝。第二轉入黑後氣溫轉涼,回車拿外套以免著涼。

海豚表演

殺人鯨跳韻律泳

自動吹乾機

海洋公園只有一座海洋劇場,海洋世界則有五六個表演劇場可以看。入場時記得拿地圖先看表演時間,然後計劃當日的行程。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只看了海豚表演和殺人鯨表演。基本上兩場表演大同小異,都是主角在游來游去,訓練員講下動物小知識。主角跳出水面轉圈表演花式,向觀眾席用尾巴大力潑水。頭幾行座位寫明是濕身區,不少遊客覺得好玩特登坐前排。不過有些遊客似乎唔識字亂坐,發現冷水照頭淋走時雞飛狗走。海洋世界的表演很壯觀,十條海豚同時跳起,五條殺人鯨列隊游過,比海洋公園的表演好看。據說以前有高難度花式表演,如跳火圈等,不過因為動物團體抗議不人道,近年已經取消了。另外還有海獅表演,鸚鵡與狗表演等等,我們沒有時間看。除了看表演外,遊客還可以付費和海豚同游,不過價格偏貴,上次去墨西牙同海豚游水抵玩好多。

鯊魚館

企鵝館

非常巨大的殺人鯨

很多粉紅鶴

海洋世界當然有很多海洋生物看,今次主要帶阿仔去看不同水族館,完全沒有自由時間去玩過山車。企鵝館冰天雪地看企鵝,鯊魚館有水底行人電梯,除了地方比較大之外,與其他水族館大同小異。殺人鯨館有水底玻璃幕牆,隔著玻璃近距離看見殺人鯨,真的非常巨大,相信牠可以一口把人吞落肚。到北極館看白鯨和海象最有趣,入場前先玩4D動感戲院,扮坐直升機飛去北極探險。館內裝修到北極基地一樣,阿仔不停問我們是否真的了去北極,不過行到盡頭的禮品店就穿崩,很明顯我們仍然身在加洲。

摸魚池

摸細細條老虎鯊

餵魔鬼魚

海洋世界內有很多互動區,遊客(主要是小朋友)可以摸魚。一入正門有一個摸魚池,不知是什麼品種的魚,好似是東南亞很流行的吃腳皮按摩魚,放隻手入去牠們回走過來吸你。另一個漁池可以摸細細條老虎鯊,鯊魚皮沒有魚鱗但很鞋。第一次摸魔鬼魚滑汕汕,還可以六元買兩條沙甸魚去餵牠。魔鬼魚的口部在下面,你要用手指夾住半截魚,半截魚和手背向天,把手平放貼著池底,魔鬼魚聞到魚味,就會游會過來食,手背還感覺到魔鬼魚的牙呢。

新落成的垂直過山車

急流水泡

海洋世界只有六座大型機動遊戲,以主題公園來說是偏少,海洋世界始終是看海洋動物為主,想玩機動遊戲應該去六枝旗桿。今次因為帶著小朋友,我完全沒有機會坐過山車。新落成的「電鰻」過山車看來很刺激好玩,九十度直上然後垂直衝下來,每次行過都見到遊客大排長龍。其他機動遊戲很列牌大路,其他主題公園也有。小朋友有小朋友的機動遊戲,以芝麻街卡通人物作主題。海洋世界還有兩個觀光性質的機動設施,三百六十度旋轉高塔和海邊吊車,可以飽覽聖地牙哥的景色,不過竟然要另外收費,有什麼理由入場費不包,實在太cheap了。這次海洋公園扳回一分,至少坐吊車不用另收錢。

萬聖節treat or treat派糖果

小朋友扮鬼扮馬拿糖

芝麻街花車巡遊

十月三十一日是萬聖節,十月每個週未都有萬聖節特別節目,派糖給小朋友trick or treat。園內設有十多個糖果站,小朋友可以排隊拿糖果。很多小朋友扮鬼扮馬入場,雖然日光日白,但很好萬聖節的氣氛。其實外國萬聖節是小朋友玩耍的節目,不明白為什麼傳到香港,變成一係海洋公園搞鬼屋嚇人,一係落蘭桂芳溝仔溝女,兩樣都兒童不宜。晚上重頭戲是芝麻街萬聖節花車巡遊,一眾芝麻街人物載歌載舞,小朋友跟著又唱又跳玩足半個鐘。看花車巡遊要一早霸定靚位,七時十五分巡遊才開始,在六時半巡遊路線兩旁已經坐滿人,畢竟芝麻街是美國最受歡迎的兒意節目。

離海洋世界兩分鐘的Mission Bay Dana酒房

海景套房

今次我們去聖地牙歌住The Dana on Mission Bay,離海洋世界只需兩分鐘車程,近到如果想慳泊車可以從酒店步行去海洋世界。十月中算是旅行淡季,一百八十美元一晚海景套房,一張King Size大床加一張梳化床,房內還有雪櫃微波爐,非常超值,好介紹。

行星與共 Planets With

七月新番完全沒有機人番,粗粗地這套頂住當先。嚴格來說這套不是機械人動畫,因為那些巨大人型兵器,是超能力者的實體化裝甲,不過以戰鬥場面而論,《行星與共》打出了超級系那種爽快的戰鬥。從機設給觀眾的印像,貓型和狗型的主角機,十足古代陶瓷公仔的隊友機,亂七八糟非常後現代的敵方雜魚機,就已經預期這是套輕鬆小品。

邪惡外星人略侵地球的例牌開場白,流落地球的外星英雄坐上貓型機機人,擔起保護地球的使命。然後發現原來那是外星人的內戰,一方認為地球人本性邪惡,應該封印地球進化之路,另一方認為地球人本性善良,可以等地球進化後加入宇宙愛心聯盟。劇中外星人的精神攻擊,讓人沉醉在美夢當中,滿足了所有欲望,沒有可以追求的相標,就會喪失了鬥志,不再具侵略性。可是當人意識到這是舞境不是真實,儘管夢中有多美好,而現實多樣殘酷,人總是會選擇醒來,接受現實不再留戀美夢。

女班長和男主角兩小無猜的感情線,最後竟然是貫串整條主線的大伏筆。主角選擇挺身而出為地球戰鬥,理由可以簡單到只是想保護心愛的人。此劇在兒童向的外衣下,感情描寫卻很細膩感人,沒有肉麻沒有放閃看得舒服,讓我有意料之外的驚喜。二號女主角公主女僕貓嘴御姐,初時以為只是萌屬性炒埋一碟的罐頭角色,中段講出她的身世和主角的關係之後,讓我對她完全改觀。她是主角能夠原諒龍滅族之仇的理由,亦代表著劇中主線的愛與寬恕,甚至搶去正印女主角女班長的風頭。

這套動畫打鬥精彩,有笑位有吐嘈(例如質問敵方女機師何時換衫變身,因身裁的手感與視覺不乎而破解催眠)之餘,難得有感人場面和一點點深入反思。短短十三集作品填滿了這樣多好的意念,劇情慨沒有暴走亦有頭有尾,各個角色都交代清楚,真是一套優秀的原創動畫。

 

 

 

如何鑑定文學的優劣

最近城中文化界最受矚目的花生盛事,莫過於「哲學教授大戰文壇女神」。哲學教授隨口一句批評名作家西西,《我城》中一句「我對他們點我的頭。」寫得不通順,建議把「點我的頭」簡化為「點頭」。怎料惹來一眾香江文壇坐館群起而攻之,罵他擅改西西的文字是對作者大大的不敬。我沒有讀過文學,亦沒有看過西西,我不知道「點我的頭」是否合乎好文學的準則。不過那邊廂已有專家解話,馮睎乾在他的專欄裏分析西西童言敘述的風格。他文章帶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名作家的文筆,到底怎樣才叫「好」呢?我們應該如何鑑定一件文學作品的優劣呢?

文學不同其他一般學術科目,好壞優劣有很客觀的標準,什麼是好什麼是差,很多時外行人都一眼看得出。一個科學理論是否比另一個優勝,外行人也許不明白其中的方程式,但使用當這兩個理論去製造一些物件,那一個理論比較接近現實還是有跡可尋,理論是否合理不能騙人。另一邊廂流行文化和藝術界,如何界定好壞亦有相對而言客觀量度的尺度。一齣戲好不好可以看票房收入,一首歌是否好聽有樂迷投票,至於曲高和寡的藝術品,其價值自有收藏家用真金白銀在拍賣場中去支持。

嚴肅文學作品不同流行小說,本身就沒有多少讀者,不能用市場價值去衡量其優劣。傳統文學情況好一點,其價值在社會中早有共識,如交響樂團或芭蕾舞般,就算嫌悶不聽不看的人,亦對此抱有一份敬意。畢竟文學造詣和演奏技巧一樣,是要下過一番苦功鍛練,旁人無從指指點點。不過現化文學的問題,是一般人看不明白其內容,亦看不出內裏有多少寫作技巧成份可言,難怪一般人普遍視之為垃圾,與網絡作家博客亂寫一通沒有多大分別。

本來傳統上文學有承載「真喜美」的文藝觀,與「天下蒼生接軌」和「身邊文化接軌」反映出該地文化生活面貌的功用。按這標準雖然難以仔細區分好壞,但大方向上總不至於誤判,某程度上也是一個客觀可行的準則。可是這個準則被鄧小樺在當年文學綜援之役,於「偽。真善美」一文中被徹底否定了。我不懂文學理論,不知道文學作品是否容納越多元豐富詮釋就等於越好。只不過若果以詮釋之多樣花作為判定文學優劣的標準,那麼文學本身的質素就建立於評論者的創意之上,這一來就把文學和評論的主客關係反轉過來了。

外行人既然不能分辨文學的優劣,判斷文學好壞的話言權,自然落在一眾文壇護法手上。他們說某一作品是好就是好,某一作品是壞就是壞,好壞全憑他們的主觀判斷。當普通人批評他們的品味,不認同他們對某文學作品的鑑定時,他們很自然地對批評嗤之以鼻,連教育無知鄉民也嫌費事,你不懂欣賞文學作品就是因為你程度底。不過今次批評者不是無知鄉民,是讀傳統文學出身的哲學教授,文壇護法不能像對待鄉民般輕易打發他走,可是亦苦無對策提出使眾人信服,能客觀公正地評價香港文學的準則。於是老羞成惱,潛意識地猛力反擊,轉移批評他「妄議」香港文學。哲學教授只不過是指出香港文學其實沒穿衣服,如同國王新衣中的那個小孩。

本來小圈子的主觀喜好,外人亦不便多言,合則來不合則去。正如同人界腐女的BL漫畫,愛好此道者看過不亦樂乎,非同道中人則看過要洗眼。腐女愛BL,宅男愛二次元囡囡,大家各有所好,互相尊重彼此不同,其也樂也融融。可是香江文壇的小圈子,總是妄想要攏斷「香港文學」這塊招牌的論述,自以為高高在上,看不起不認同他們品味的絕大部份民眾,大慨才是今次花生盛事的遠因。哲學教授批評西西只是導火線,把一般人對香江文壇的積怨,一下子全都爆發出來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