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er Robo Arc 三一萬能俠ARC

說來慚愧,自詡為機機人動畫的忠實擁躉,我從來沒有看過《三一萬能俠》,畢竟當年電視播放時我還未出世。印象中我一直認為《三一》是那種很老土上一個世代的機械人動畫,每週一怪大戰恐龍帝國的機械獸。近年機械人動畫式微,很多時間一季可以完全沒有機械人動畫,由於餓機械人動畫太久,不論畫風和題材都很懷舊,不太對我口味的超級系《三一萬能俠ARC》也照看不誤。

《三一ARC》很明顯製作經費不足,經常有偷格面相崩壞的情況,甚至連機械人戰鬥的CG也只是一般水準,不過就熱血爆燈氣勢磅礴,充滿老一輩男人的浪漫。動畫版改篇漫畫原著,可惜作者石川賢早已逝世,漫畫連載中途突然斷線。難得明知沒有結局,製作組仍然有心把漫畫搬上螢幕,動畫版結局最後一個鏡頭,正正就是漫畫版中斷那章最後一張圖。

我從來沒有玩過《超級機械人大戰》,對《三一》故事的認識停留在初代電視版,原本我對故事沒有什麼期望,想不到竟然有意外驚喜。《三一ARC》的故事節奏很快,情節亦者有點混亂,不過無礙欣賞整這套動畫。人類發現三一射線,用三一能源製造出三一萬能俠去保衛地球。在小孩子黑白分明旳動畫世界中,外星人侵略地球一定是壞人。

原來《三一》的背景設定毫不簡單,在未來人類憑著三一能源稱霸宇宙,還建造出整個星球般巨大的三一皇帝。外星人作出絕地反擊,把機械獸送回到過去,企圖消滅最初的三一萬能俠。先把時間悖論的眾多題問放在一旁,換一個角度去看,地球人從被侵略變成侵略者,生存的戰鬥沒有正義與邪惡之分。故事中對未來人類變成侵略者,還未寫出什麼深入的解答,由於主角太過勇武派,連什麼和平友愛也費事說,只是專注於擊敗敵人為母報仇。

《三一》這種上了神枱的作品,說它不好看像是有點出言不遜,而觀看時關掉腦袋亦不失一套熱血爽片。只是外星人實在太過腦殘,反正擁有回到過去的科技,怎麼不把時光隧道出口設在發明三一萬能俠之前,那時地球可是手無寸鐵亳無還擊之力!外星人絕種不能怪地球人侵略,他們這麼蠢遲早也會被進化論淘汰。

請不要妄呼主的名字反對疫苖

文章刊登於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8%AB%8B%E4%B8%8D%E8%A6%81%E5%A6%84%E5%91%BC%E4%B8%BB%E7%9A%84%E5%90%8D%E5%AD%97%E5%8F%8D%E5%B0%8D%E7%96%AB%E8%8B%96?fbclid=IwAR0zIADBE4Tlq-oa3wqAd9JXJypOHWBt6LUrBRfdXKO4hidKSFaQ150v7lM

最近一個認識的人「不幸」感染Covid離世了,談不上是很熟絡的朋友,只是相熟朋友身在美國的表哥。他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然後正如很多Covid患者一樣,祈禱無法戰勝病毒。聽著他在醫院中病情一天一天惡化,我為他遺下的妻子和兩個年幼兒年感到心痛。而然我在心中某個邪惡的聲音,卻幸災樂禍地說著:「唔信疫苗抵佢死,達爾文主義淘汰蠢人」。昨天我剛剛發現,另一個相熟的朋友,同樣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他女兒可是我結婚時的花女。我很為他擔心,不希望他有同樣遭遇。而讓我感到憤怒的,是那些妄呼主的名字去反對疫苖的宗教領袖,花言巧語誤導信眾,反科學反主流宗教道德倫理,令其他基督徒蒙受污名。

反對疫苗的人,最喜歡說疫苖沒有效用。中國製的疫苖有沒有用我不敢說,但以加拿大卑詩省最新Covid感染入院數字來看,西方研發的Moderna和Pfizer(即香港Biontech)疫苗,明顯能有效防止需要入院的嚴重病情。而在三十歲至八十歲的群組中,更加能大幅降低死亡率十一倍。加拿大疫苗接種率高達80%,非醫學原因不接種疫苗,無疑是增加自己的死亡風險,亦加重整個醫療系統的負擔。加拿大阿伯達省更因為Covid患者佔用大量ICU床位,導致醫療系統接近崩潰邊沿,影響其他非Covid病者的健康。在美國甚至有患癌症的小朋友,醫院因Covid人滿為患無法入院。讓人不禁想把自己找死不打疫苗的Covid患者踢出醫院,把病床空出來給可憐的癌症小朋友。

若果反對疫苗只是因為不相信疫苗有效的事實,或者認為接種疫苖不安全會死人,問題還不算很嚴重,這只是他們的無知。隨著越來越來醫學數據,證明疫苗的效用和安全性,他們無知的堅持自然會不攻自破。可是以宗教理由去反對疫苗的人,因為他們認為接種疫苗不乎合神的心意,或者疫苗的製造過程中使用幹細胞不乎合道德,就算他們明知疫苗有效和安全,仍然會堅持他們自以為神聖的選擇。甚至不幸患上Covid,亦會以殉道的心情去迎接死亡。在宗教上不理性的人,是無法用道理去說服他們的。

其他宗教反對疫苗的理由我不熟識,我不便多作評論。但我身為一個基督徒,若果有人說聖經說不可接種疫苖,我有責任站出來澄清那些反疫苗人士曲解聖經,是被魔鬼迷惑了在宣揚假福音。這篇文章的讀者大部份對神學沒有興趣,我亦不在此深入以神學理論,去技術性擊倒反疫苗者的歪理,以免悶死讀者。容許我在這神學問題上訢諸權威,教宗無疑是聖經的權威,他鼓勵天主教徒接種疫苖,並清楚明確地講明疫苖與聖經沒有衝突。其他各大基督教派,如聖公會,循道會,路德會,浸信會,希臘東正教,甚至被一般基督教視為異端的摩門教,都支持教友接種疫苖。由此可見,反對疫苗不單止沒有科學根據,亦沒有聖經根據。

至於有教徒因為疫苗使用來自七十年代墮胎的幹細胞來作安全測試,以反對墮胎的道德理由不肯接種疫苖。我無意在此討論墮胎是否合乎道德,我只是想指出除了疫苗外,我們接觸的很多一般西藥,如頭痛藥Tylenol,Advil,胃藥Tums,敏感藥Benadryl,Claritin,也是使用相同的幹細胞去作安全測試。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用道德理由去反對使用那些西藥。只反對疫苗卻不反對那些西藥,很明顯是雙重標準。若果你的良知告訴你不打疫苗,亦堅持不使用有相同問題的大部份西藥,我實在想不到任何方法去說服你,只能祝你好運不要生病。

最後我想說,若果你是因為懷疑疫苗的效用或安全性,選擇不去接種疫苗。那請你不要濫用宗教理由,作為去拒絕接種疫苗的藉口。你這貪圖一時方便的自私行為,是身為基督徒身份非常壞的見證,讓一般人誤以為基督徒反科學反理性,妨礙其他對疫苗沒有偏見的基督徒的福傳工作,這是不蒙神喜裞的行為啊。

Transformers: War for Cybertron Trilogy 變形金剛:賽博坦大戰三部曲

以前小時候很喜歡《變形金剛》,變型機械人玩具就是好玩,人大了依然對它情有獨鐘。早陣子和阿仔重看初代《變形金剛》,才發覺記憶總是最美好,其實初代的劇本很馬虎亂寫,說到底只不過是賣玩具的長篇廣告。去到米高悲的真人電影版,雖然狂插新造型醜樣如何破壞童年回憶,仍然是每集邊看邊鬧地盲目地支持。只是去到第五集故事實在暴爛,《變形金剛》X 阿瑟王如此爛橋,虧編劇想得出來。幸好重新開機的《大黃蜂》重拾正軌,真人電影版才可以長拍長有。其實《變形金剛》的世界觀有很寵大的設定,橫跨幾萬年的史詩式故事,但不知為何每次編劇都亂寫劇本,不過自初代以來就是這樣,早已見怪不怪了。

這次Netflix開拍的《變形金剛:賽博坦大戰三部曲》,採用觀眾最熟悉初代造型,用電腦動畫拍機械人完全沒有違和感。甚至索性借孩之寶玩具的CAD圖來用,劇中角色百份百忠於玩具。第一部《圍城》是前傳故事,講述博狂兩派未到地球前的故事。明明原本在斯比頓星時變型後的外型很不同,但為賣玩具只好提早變成地球汽車,只是不明白星星叫為何又用原本三角型外星飛機的造型。

初代和電影版故事簡單非常黑白分明,博派好人狂派壞人,柯柏文是救世英雄勇者,麥加登淪為平面大奸角。今次難得著墨描寫博派和狂派理念之爭,原本柯柏文和麥加登是好朋友好兄弟,兩人聯手一起推翻五面怪帝國勞役斯比頓的政暴,而然解放後兩人對應該如何統治斯比頓意見分歧,眾機械人分裂成兩派打了很長的內戰。

令次麥加登不只是純萃的紙板壞人,更像是毛澤東希特拉那種魅力型領袖,儘管現代人不太可能認同他的強者理念,但至少在劇中聽起來擲地有聲。反而平時柯柏文英明神武,今次卻淪為左膠迂腐的老好人,空有尚高理念卻不切實際,結果拉了追隨者和身邊的人來陪葬。柯麥二人代表著兩個極端理念的話,那劇中馬格斯和天火卻代表理想對現實主義的妥協。馬格斯為了結束戰爭向麥加登投降,寧可選擇沒有自由的河蟹和平。天火看見麥加登連狂派手足也屠殺來提取能源,看不過眼麥加登的兇殘而叛變加入博派。

《圍城》結局博派坐上方舟號離開斯比頓星,原本以為只三部曲是初代前傳,怎料第二部《地球崛起》筆鋒一轉,變成平衝宇宙的新故事,引入初代第二季的元素,五面怪的審判和死寂宇宙。雖然劇情一如以住般都十分牽強,但用懷舊的材料創作新故事,給觀眾一個全新驚喜,反正初代自身也有平衝宇宙時間旅行,老觀眾早有故事會亂來的心理準備。

第三部《王國》更加是讓觀眾喜出望外,第二季結局看見地球,以為故事將會同初代接軌,原來那個竟然是Beast Wars的地球,有猩猩柯柏文和恐龍麥加登出場,與原本的柯麥二人並肩作戰。先不論故事似通非通的老毛病,但看到Beast Wars和初代同場演出,方舟號破天荒變身巨大機械人就已心滿意足。後半段初代劇場版的終極boss獨角獸隆重登場,還附送甲威龍和黑色柯柏文與柯麥二人對打,老觀眾直情拍爛手掌叫好。至於尋找火種源復活斯比頓的主線,到底是在幹什麼草草收場也無所謂了。

《變型金剛》除了看機械人打鬥吸引外,其實博派和狂派分別是對現實世界政治的隱喻。博派宣揚平等友愛等祟高理想,說出來動聽但往往流於空想,今次劇中只是把主角威能稍微下調,就已看出柯柏文左膠帶來的禍害。狂派看似是歌頌弱肉強食獨裁極權統治,但麥加登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大斯比頓主義,與侵侵的大美國主義有是否有點相似呢。而當面對外來強敵的時候,總要博狂兩派聯手才能取勝,沒有被狂派迫出來長年累月的戰鬥歷驗,博派只是一群在玩和平家家酒的理想主義者。

Free Guy 爆機自由仁

通常以電腦遊戲為題材的電影,結果多數是慘不忍睹,《爆機自由仁》奇蹟地打破這個宿命,成為史上最好看的電腦遊戲電影。嚴格來說這套戲並不是遊戲改篇,但很明顯看得出劇中世界是從《GTA》演化出來。故事講述遊戲世界中的NPC有一天忽然醒覺,打破平面角色的刻板生活,加入真人玩家的行列,用NPC另類腦筋去過關升級,還捲入真實世界遊戲公司的大陰謀。

下文含有劇透,未看慎入

平時看主打電腦特技場面的電影,我成日評特技拍好似打機太難看了。這套電影反行其道,不完美看似打機的特技,讓電影更增添「真實感」。戲中戲女主角電腦中遊戲畫面,用很PS3年代的繪圖技術,重新演譯電影中的真人畫面很有趣。戲中還請來現實遊戲界的twitch名主播客串做自已,這已經不只是製作組很有誠意,簡直就是遊戲界的內行人,拍給重度遊戲玩家看的發燒電影,而能夠兼顧非遊戲玩家的主流商業市場,同時討好兩邊的觀眾。其他關於遊戲的電影,拍得好的最多也只是有玩家支持,拍得爛就連玩家也來踩多腳。

《爆機自由仁》未開拍前早已被譽最受關注的劇本,故事寫得非常有層次感,完全滿足各種觀眾的不同需要。追求動作場面感能刺激的觀眾,故事以打機為主線,當然有不少精彩的打戲看。但是始終打機般的戰鬥欠缺實感,所以最後高潮位並非如其他打戲般,只是一味大堆頭打打殺殺取勝,反而很巧妙地利用反差感給與觀眾驚喜。主角和理非非打大佬,叫其他NPC一起罷工,讓壞人無兵可用。最後之戰阿仁單挑阿佬,迪士尼大放威漫和星戰彩蛋,最後以不殺奇招取勝,簡直是神來之筆,貫徹主角好人性格的行事作風。

若果只是一味講打機,很快就會悶死非玩家的觀眾。這套電影的愛情線很隱晦,但卻很窩心感人。女主角在遊戲世界是美艷女殺手,在現實世界卻是個標準宅女,如此巨大的反差萌又是一大賣點。阿仁愛上女主角是程式預定,但阿仁這個英俊暖男AI,卻又能獲取女神的芳心。阿仁知道自已是AI大團圓破關後,對女主角的真情「告白」,《怪奇物語》的靚仔當宅男配角,借用AI當情信贏得美人,又是另一個神來之筆。

戲中也有提及何謂真實這個哲學老問題,阿仁知道他生活的世界是遊戲後,保安好友開解他說當下就是真實,就很有存在主義的味道,不過礙於娛樂性上的取拾,這個深澳問題只是輕輕帶過。女主角駭入遊戲,原先只是想找出程式被竊的證據,當她發現她寫的AI竟然擁有生命後,她與遊戲公司老闆作出交易,寧可放棄打官司追討賠償,也要保護Free City裏眾NPC的生命。不過就算從金錢利益去計算,也是保護世界第一個AI生命,比起不知要打多久才有錢賠的侵權官司更划算。戲中他們也講過AI生命是足以拿諾貝爾獎的大發明,單是諾貝爾的光環已經比網上遊戲的利益分紅更值錢,還未計完場時他們搞的新遊戲公司。

喜歡打機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這套電影,這是一套屬於機迷的電影。不是遊戲玩家的觀眾,這也是一套有打有笑有特技有愛情,娛樂至上的一級荷里活主流電影。

Resident Evil : Infinite Darkness 生化危機:無盡黑暗

遊戲改篇動畫,中伏的作品居多。Netflix出品動畫:中伏的作品亦不少。Netflix出品同時又是遊戲改篇的動畫,中伏機會高達百份九十九。而我根本不是《生化危機》遊戲的玩家,也只是看過《生化危機》真人電影版幾集,不明白為什麼鬼掩眼,Netflix一上架就開來看。第一集喪屍大襲白宮幾精彩,完場時疑似喪屍是中國陰謀,又加上影射武漢肺痰,吸引我繼續追看下去,反正只有短四集一口氣就煲完。

結果喪屍病毒完全不關中國事,全部都是美國軍方高層的壞人搞鬼。很例牌在非洲戰亂小國搞生化實驗的情節,士兵在戰區感染喪屍病毒,受藥物控制病情變成超級士兵,然後又亳不意外地失控暴走。今次的故事是外傳性質,並不影響遊戲本傳的發展,時間點發生在第四五集遊戲之間。故事的大陰謀本身毫不重要,反正早已知道與遊戲沒有關連。今次《生化危機》男女主角名義上都有出場,但實際上只有Leon有工開,出生入死再一次制止喪屍病毒爆發。Claire成套戲只是行行企企扮查案,最後又被壞人捉了要等男主角救。明明遊戲中Claire一樣好打得好好用,今次真係要批評一下套戲性別歧視。

原本我是開日語看字幕,但看見畫面中鬼佬鬼妹大講日文,感覺上十分不協調,結果要轉回英語發音才習慣,又可以不用看字幕。第二集潛艇困獸鬥喪屍老鼠,營造出遊戲的恐怖氣氛。可惜劇情之後急轉直下,特工小隊終於來到上海,竟然沒有大戰解放軍,只是籠裏雞自己鬼打鬼,打到成個小鎮爆晒,中國軍方連影都見不到,把解放軍寫成如此無能,肯定是在辱華了。最後一集打大佬變身喪屍,戰鬥行貨到不得了,看人玩遊戲也比看動畫緊張刺激。

Netflix雖然大灑銀彈進軍日本動畫市場,作品質素參差有太多濫芋充數之作,又或者借助品牌名氣收割現成擁躉。不過Netflix是付月費任看,就算不好看觀眾也覺得反正免費看看殺時間無妨。但如果Netflix的日本動畫獨立出來收費,恐怕沒有多少人會願意付錢看如此質素的作品。

機動戰士高達:閃光之凱薩衛 Mobile Suit Gundam Hathaway

原本這篇影評是投稿給蘋果日報,起草了大綱還未動筆,蘋果日報便被國安法殺死。一直沒有心情動筆寫,拖了兩個多月終於的起心肝寫出來。沒有被編輯催交稿的壓力,亦沒有面對讀者不能呃稿費的自我要求,這篇影評寫得有點馬虎,只是流水賬的把草稿寫下來,欠缺工整的起承轉合文章舖排,請見諒。

笨大會製作《閃光之敗家仔》動畫有點意外,這部被譽為《馬沙之反擊》正式續作,UC一年戰爭系列最後時間線的作品,故事本身並不討好觀眾。雖然小說版早已被捧上神台,但我對於原著的評價是狗尾續紹。敗家仔凱薩衛是布拉度艦長之子,承繼了馬沙要淨化地球的遺志,與新自護殘黨組成恐怖織組馬夫蒂,暗殺聯邦高官阻止聯邦把低端人口趕出地球送上太空。整個故事可以用一句為女死為女亡作總結,如果敗家仔不是哀色字頭上一把刀,不是衰吃飽飯沒事幹去坐飛機,馬夫蒂的計劃早已成功了。至於懶悲情的老頭砍仔結局,明顯只是刻意催淚煽情,計我話敗家仔自己死蠢找死不值得可憐。不過身為忠實的高達迷,批評還批評,戲一定要睇。

電影版去年於日本上映,我還苦候何時才會出的影碟,估不到Netflix重金買下版權,不用四處張羅,安坐家中便有得睇,實在喜出望外。電影版分三集,第一集故事非常忠於小說,所以故事不好看非戰之罪。男性角色的人設改動我沒有意見,但把美樹本晴彥人設的琪琪,改成電影中那個亳無個性的金髮鬼妹,實在是一大敗筆。我更加不明白為什麼一眾宅男,竟然會把電影版琪琪視為女神,我只覺得她非常煩膠討人壓。若只有看過《馬反》電影,《閃光》的故事會接不到戲,因為《閃光》是跟《馬反》小說版的劇情,觀眾在觀看前請自行補完。

電影畫工只是OVA水準,感覺上與《獨角獸》的風格很近似,把菲律賓小鎮的景色重現很特別,但動作場面尤其是機械人戰鬥不足,又是電影的另一個不足之處。不過原著故事如此,在限米煮限飯底下,已經是儘量拍出很精彩的戰鬥。中段兩台MS大鬧市區,幫助敗家仔逃跑的拍攝視角很有新意。因為主角是地上跑來跑去的敗家仔,呈現出高高在上的巨大機械人,有點特攝怪獸片的味道,不是只有駕駛倉的戰鬥觀點。最後一場習高達決戰大白鵝,兩台機體飛來飛去打得快,都看不清楚到底如何打法。以前只是看模型成品時,這兩台高達給我的感覺是肥和臃腫,完全沒有平時高達的型仔外貌,怪不得模型銷路不太理想。在電影中機體會動起來,看起來順眼多了,至少我對機體的模型玩具開始有興趣。

《閃光》還有兩集電影,我的心情有點矛盾,若電影版改寫結局,就變成不跟原著自把自為,但跟原著結局又寫不好。加上《獨角獸》在官方歷史中橫空出世,令《閃光》的背景設定更加牽強。索性一不做不二休,改寫故事成讓敗家仔和司令這對基情兄弟,把琪琪的戲份刪掉一腳申開她好了。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終 Evangelion 3.0 + 1.0 Thrice Upon a Time

說起來我當了Amazon Prime用戶這麼多年,也沒有多少次看附送的Prime Video,感覺上Prime Video很雞肋,大多是一些過氣老片和二線電影。估不到今次Amazon這麼大手筆,買下了《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第四部的全球播映權,八月十三日全世界同時上線。去年《終》早已在日本上映,反正由《序》開始計已經等了十七年,老實說等到早己心死。不過既然庵野老頭沒有走數,身為舊《福音戰士》骨灰級擁躉,不論用什麼渠道也必定要收看,而今次難得可以支持正版,明明下載版畫質更清晰,我也堅持用Prime Video去看,好刷出漂亮的收視數劇。

《終》網終上的評價很兩極,而我卻同時喜歡和討厭這部大結局。一開場Wille的巴黎作戰無疑是給觀眾開胃口的前菜,八號機改大戰量產型Eva,畫面流暢戰鬥激烈,飛天戰艦陣很有異色,但只打雜魚未免欠缺劇力。第二場劇是碇真嗣,明日香和凌波麗三人被救,在劫後餘生的第三村休生養息,重遇長大後的冬二、劍介和班長。這一段我最喜歡看,感覺就是當年電視版久缺的真正結局。冬二和班長結婚生了小孩,凌波麗又再一次學習做人打開心扉,新複製人無法保留上一位的記憶真麻煩,不過凌波麗生活劇場我可百看不厭。碇真嗣當了好一陣子癈人,在劍介、麗和明日香的感染下,終於開竅想通了不再逃避,描寫得比舊版淺白直接。

下半場開始Wille和Nerv的最終決戰,Wunder號突襲Nerv南極總部,阻止老爸引發第四次衝擊。Wunder和同級二三四號艦對艦的戰鬥很精彩,但新生二號機和八號機打雜魚就讓我視覺疲勞,大量CG動畫在描離無背景的世界戰鬥,打起來沒有質感打得很虛。始於戰鬥的主角是要人對人才好看,不是計分數般打無生命感的量產無人機。二號機使徒化突破AT領域,真嗣再坐上初號機打十三號機,讓老觀眾看得熱血沸騰。然後庵野又玩意識流,打打下忽然變成特輯廠景,我已經不懂如何反應了,應該讚他有創意還罵他不知所謂呢。

舊版《福音戰士》的主題是人與人的溝通,打打下忽然變成親子真情對話,可以說是完全意料之內。老豆很大條道理地說人類補完計劃的偉大理念,但阿仔上前想親近時卻被AT力場拒之於外,是庵野神來之筆點出人類補完計劃的荒謬。看到差不多這裏套戲口水多過茶,我真係悶到在電腦前瞓著咗,恰下恰下到電車那一幕終於頂唔順,索性熄機上床睡覺,第二天才繼續睇埋剩下的半個鐘,理應是結局篇全劇最高潮的位置,完全沒有吸引觀眾一口氣追看下去的意欲,這算不算一套失敗的作品呢。

真嗣拯救完老豆後,逐個去拯救明日香,凌波麗和渚,那幾幕是給原電視版觀眾的一個交待,等了二十五年他們終於有一個美滿的結局。對於只看新劇場版的觀眾,戲中根本沒有足夠時間去建立他們的角色,這幾幕戲就顯得畫蛇添足。最後真波希成功擄獲小鮮肉,大慨庵野不想得罪舊世代的明日香派和凌波麗派,只好求其給真嗣配對新角色,他們二人前後不知有沒有說過十句話。美日香亂配了給劍介,炸開了被全世界狂插,一枝鮮花插在配角上,我願可她在負宇宙壯烈犧牲算了。而庵野在這段又玩原稿畫,明顯是向舊版二十五、二十六話至敬,怎麼又不玩埋大字報呢。凌波麗大頭CG又是在玩什麼?沒錯舊版也有巨大凌波麗,但可沒有死魚眼恐怖CG模型啊。我不信庵野沒有能力繪畫更好的電腦模型,擺明是弄uncanny valley去嚇觀眾。

以前細過睇《福音戰士》,會刨一大堆網上資料去補完劇本設定。今次新劇場版,看完腦袋依然一大堆問號,但我完全沒有意欲去弄清到預言中有幾多次衝擊,全部有幾多枝槍,Eva系列如何創造出來,黑白Lilth,黑月是什麼,被鬼隱了Steele的原計劃如何,四台戰艦又有什麼用等等,庵野喜歡亂吹就由他亂吹好了。就算弄清楚了又如何,他一個不高興又可以推倒從來,搞多個新新劇場版又推翻前面的設定。反而今次新劇場版,全部主要角色都有好好交待,這就已經足夠了。

新劇場版的結局的真嗣創造了沒有Eva的世界,把原本時間線當粉筆字抹去一筆鈎消。我很不喜歡這種真嗣主觀世界的結局,真嗣和真波希當了大人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但卻抹殺了其他人的努力和爭扎。第三村每天過得很充實的村民,Wunder號上出生入死的船員,他們在新的世界中還存不存在?對於冬二和班長而言,若果新構成的世界中他們的兒子不再存在,他們寧可世界仍然是劫後癈墟大部份人類滅亡了,也不想世界回愎和平的樣子,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東京奧運隨筆

這幾個星期每晚忙於看奧運,沒有時間寫blog,終於奧運完滿閉幕,趁記憶新鮮寫下幾個關於東奧的雜想。

獎牌

今界奧運香港以一金二銀三銅創出歷史佳績,加拿大亦以二十四面獎牌名例十一位,最後一天美國更以一面金牌之微險勝強國,把小紅粉氣炸讓人大快人心。奧運獎牌其實也有通脹,獎牌數目越來越多,由上屆的九百七十塊,量化寬鬆10%大幅增至一千七十塊,變相越來越容易獲取獎牌。我沒有做正式統計,只是憑肉眼比較最近幾屆的獎排榜,受疫情影響較輕的國家,如香港台灣澳洲新西蘭以色列,過上一年差不多沒有爆發過疫情,獎牌榜的排名都有大幅上升。中美兩國仍然是兩極體育強權,美國雖然排名第一但只是險勝,沒有上屆大幅拋離第二名的餘暇,相信和美國疫情失控不無關係。

變性人

今屆奧運史無前例有變性人參賽,新西蘭舉重選手由男變女,爭奪女子項目的獎牌。幸好她落敗沒有獎牌,沒有引起更大的爭議,變性人參加女子項目是否對天生女性的選手不公平。奧運對女人的定義一向充滿爭議,以雄性荷爾蒙數量去決定誰是女人,也不見到對天生女性百份百公平,讓變性人參賽只是亂上添亂矣。不知是否Google要政治正確自我審查,還是這是奧運會的機密資料,我完全找不到她到底有沒有進行切J手術的答案,只見訪問說她拒絕回答切J的問題。變性人是否女人我沒有太大意見,如果變性時立下決心把J切了,我也不好意思堅持他依然是男人,但我絕對拒絕承認有J的女人。奧運項目以男女分類若變得不合時宜,倒不如索性以有沒有J去分類,有沒有J非常客觀亳不含糊,把褲子脫下看看就知道了。若果有男人為爭奪女子獎牌而自願切J,既然他願意付出這麼大的犧性,把獎牌豪給他那又何妨。

疑似男人

除了新西蘭名正言順的變性人選手外,中國的某些選手亦讓人懷疑她們是否變性人,尤其是褲內隱若看到有東西隆起來。很奇怪這個女生男相雄雌莫辨的現象,只發生在中國隊身上,其他國家相同項目的選手,撇開相貌美醜又或是否tomboy不作評論,但至少一眼看得出是女人。那些中國選手到底原本是男人,還是只服用過量雄性荷爾蒙,屬於國家最高機密,一般市民無從得知真相。有很多香港人逢中必反,見到中國隊出場就踩台。我對中國隊沒有什麼仇口,只要有靚女出場就支持,但那些疑似男人的中國女選手,不論多麼愛國也無法支持吧。

雙冠軍

今屆奧運誕生了百年難一見的雙冠軍(對上一次是1912年),跳高比賽的規則很特別,當最後兩人成功挑戰同一高度,而同時亦挑戰失敗更高的高度,他們可以選擇分享金牌,而不用進行生死賽。他們兩人本身是好朋友,一起分享金牌成一時佳話,但很多新聞說他們友愛無私章顯體育精神云云,則未過份付穿鑿會吹水唔抹嘴。就算他們兩人不是好朋友,仍然會選擇一起分享金牌,因為這是出自私理性的最好選擇。奧運金牌選手的身分在於有定冇,與人分享金牌不會減少金牌帶來的利益。在博奕理論的框架下,這正好是囚徒困境的相反,選擇生死賽有可能失去金牌,選擇分享則金牌袋袋平安,生死賽百害而無一利,所以兩人分享金牌是必然的選擇。

Sunshine Coast 陽光海岸夏日遊

這個夏天與去年一樣,受疫情影響不能出國旅行,只好留在卑詩省遊玩,振興本土經濟。這個暑假我們一家人,去了Sunshine Coast陽光海岸玩了幾天,在寧靜的海邊小鎮遊山玩水,享受陽光與海灘,在林中行山親近大自然。陽光海岸是一座陸上孤島,雖然地理上連接著卑詩省大陸,但因為受高山阻隔陸路無法通行,只能靠汽車渡輪連接溫哥華。

汽車渡輪碼頭

汽車甲板留了空位讓乘客看海吹海風

從Horseshoe Bay碼頭出發,只需要一個小時的船程,大約與大嶼山到澳門的距離差不多。渡輪航行中穿越兩個大島中間的海峽,沿途景色優美。因為有疫情社交距離還未完全解禁,我們在船上留在汽車中,沒有往上層乘客找座位,但狗狗在車尾不耐煩,我放了牠出來帶汽車甲板散步。牠第一次坐船很興奮,牠好像很享受吹海風的樣子。不知道是因為疫情關係,還是汽車渡輪的設計本來如此,我發現汽車甲板上下層升降機旁,留空地方沒有泊車,還放幾個長椅讓乘客看海,更有給狗飲水的狗兜,十分貼心。

船上可以看到租住的Airbnb

這次旅程我們租住海景Airbnb,離Langsdale碼頭只有三分鐘,最重要是可以帶狗一起住。陽光海岸人口只有五萬人,只有兩個規模比較大些少的小鎮Gibson和Sechelt,大部份地方只是郊野公園和森林,只有一條沿海公路連接大部份居民,從一端開車住另一端不用一個小時。老實說陽光海岸山山水水的景色,與卑詩省其他地方大同小異,風景沒錯是很漂亮,但我又說不出有什麼特別。不過想休哉悠哉地渡假,享受一下海邊小鎮的寧靜,陽光海岸的確很舒服。

避風塘碼頭

船屋花園

Gibson鄰近在我們住宿,主要景點是停泊遊船的避風塘,還有陳年電視劇The Beachcombers在當地取景的打卡拍照熱點,不過我聽也未聽過那套電視劇。沿著海旁有一條散步徑,還有申延至巷口中心的觀景台。小鎮的大街兩旁有很多海景餐廳,我們每晚都去品嚐不同的美食。除了第一晚初到步沒有訂位留枱,結果只有鬼佬中餐館才有位。另外兩晚食了The Pink HouseBarefoot Gecko,前者是新派地中海fusion菜,後者是墨西哥餐廳,水準足以比媲溫哥華市中心餐廳,值得推介。

電視劇的道具船

海景餐廳

第二天我們一家出發到另一端的Ruby Lake遊水,紅寶石湖有一個人工沙灘,該處水清沙幼,游水時還在身旁見到有魚。不知道是偶然掉下水中,還是有人特地放在水裏,沙灘上浮了兩條大木,阿仔一時抱著木當水泡,一時又爬上木上騎著當船,十分好玩。游完水我們駕車去陽光海岸最遠的Egmont看看,那裏有幾個水上活動中心和Resort,還有一間小型博物館,講述陽光海岸原住民和早期開荒的歷史。沙灘好玩但沒有什麼特別,博物館的展品亦不太有趣,反而最特別是公路上的一個路牌,叫駕車人士小心烏龜過馬路,每年交配季節有很多烏龜會過馬路回去原居地生蛋,可惜我沒有看到烏龜過馬路的奇景。

紅寶石湖沙灘

水清沙幼

小型博物館

古董車

烏龜過馬路

第三天我們在Sechelt附近活動,早上去Davis Bay的長石灘行行,可以看到對岸溫哥華島。阿仔在潮退後的石灘拾貝殼,隻狗則四處嗅海水的味道。午餐我們入Sechelt市中心買外賣,去Sechelt北邊眺望海灣的Porpoise Bay Provincial Park野餐。省公園內設有沙灘,但不似湖水會給太陽曬暖,海水有水流水溫比較凍,阿仔只能玩水不能游水。在Sechelt市中心買外賣時,意外發現一個尚未絕種的租帶舖,正好解釋給阿仔聽未有Netflix前,古人是如何看在家中電影。

一望無際的長石灘

被海浪衝上岸的貝殼

尚未絕種的租帶舖

 省公園內的沙灘

曬太陽

玩完水後,就去遊山,遊山玩水的次序反轉了。省公園往北十五分鐘車程是Hidden Groves樹林行山徑,喜歡行山的朋友有全長十六公里的行山徑,置身古木參天的樹林中,而且很歡迎狗隻一同行山,不必帶狗帶綁著牠,可以讓牠通山走。我們一家有嬰兒又有狗,只能行最簡單最容易的一段路。行山徑中不設垃圾桶,所以不勵鼓狗主執狗屎,只要用樹枝把狗屎撥離路面,以免有人踩到就可以了,讓狗屎成為樹木的肥料。平時行狗執狗屎執得多,學小雲般用樹枝篤狗屎,倒是第一次。

請勿執狗屎

參天樹林

紅木

第四天就要回家了,早上起身施施然收拾行李,對著無敵海景吃完早餐後,就去Gibson市中心先吃午餐,然後四處逛逛才上船。Gibson有一個public market市集,原來打算順道買埋餸回家,不過那兒的食材價格昂貴,還是回到溫哥華才去超市買餸算了。Public market附設一個蚊型水族館,反正來到不如去看看。發現原來又要入場費,而且又沒有導遊講解,十五分鐘行完要收九元,又是貴得離譜。結果沒有什麼好看,索性早點去碼頭坐早一班船回來。

排隊搭船

再見陽光海岸

哥斯拉奇異點 Godzilla Singular Point

千萬不要當這套是《哥斯拉》去看,否則你將會看得很勞氣。明明套動畫的名字叫哥斯拉,但隻大怪獸從外貌到性格,完全冇一忽似我們熟悉的哥斯拉。隻怪獸又唔係幅射基因突變生出來,而係唔知乜鬼高維度空間爬出來,無頭無腦地破壞城市都算,至少有名場面哥斯拉大鬧東京睇下都好丫。亦千萬不要當這套是科幻片去看,儘管編劇圓城塔是正牌科幻小說作家,但這套戲的多維度奇異點理論,時間循環預短未來計算等等,當係看以高深的專有名詞聽完就算,千萬不要浪費時間去認真研究,因為全部都係作者亂嗡出來拋觀眾的。

不過作為一套純萃講求娛樂性的災難片,《哥斯拉奇異點》倒是交足功課,從一開始的小規模怪獸來襲,到滾滾紅塵蓆捲世界各地,怪獸傾巢而出毀滅世界,男女主角分秘必爭去解開謎底打倒怪獸拯救世界,劇情緊張刺激打怪獸精彩。不要企圖思考怪獸從何而來,亦不要追問何解會得出消滅怪獸的答案,就當是無敵的主角威能好了,總之把腦袋關掉看就對了。

這套動畫美其名有男女主角,不過兩人除了開場碰一碰臉,之後也沒有什麼交雜的戲份。女主角外貌很似小雲,萌點很另類的女角。她負責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把編劇預先想好的鬼扯怪獸理論講解給觀眾,雖然勉強算是她找出奇異點的答案,但在戲中她的實際作用不大,似是上頭落單要找個可愛女生做主角而存在。男主角那邊責負動作冒險,外貌奇特的AI機械人Jet Jaguer,絕對是本作的最大亮點。第一戰在市中心打怪鳥拉頓,到誘捕作戰打曼達,到漁港揮舞長矛大戰成群的蜘蛛怪,每一場戰鬥都讓觀眾看得熱血沸騰。至於最後打大佬哥斯拉,AI無限輪迴完成進化,與哥斯拉自爆破解紅塵,劇力偏弱就有點反高潮。

片尾很畫蛇添足地為第二季預留伏線,一班壞人正在建造機械哥斯拉。世界剛剛機乎毀滅,壞人既然有終極武器機械哥斯拉,怎麼不出動去打真哥斯拉,莫非他們對AI機械人很有信心。Netflix自家製作的日本動畫,狂燒銀紙請來最頂尖的製作團隊,讓畫面品質上無可挑剔。但不知是否要迎合鬼佬口味,拍出來的動畫總是差了點什麼。上次三套《哥斯拉》劇場版請了虛玄編劇,結果拍了一個完全唔make sense的故事。今次換了出名的科幻小說作家當編劇,又把一個好端端的怪獸災難片的故事弄壞了。其實Netflix到底懂不懂日本動畫的精神?還是Netflix只需要拍些A貨日本動畫,班鬼佬動畫迷收貨就沒有所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