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nby Island 戶外教育營

今年暑假,因害怕疫情不能上飛機關係,沒有計劃出國旅遊,改為留在卑詩省自駕短途遊,就算中招也可以開車回家,不至於流落異鄉。這個週未我們一家前往Hornby Island住cabin體驗野外生活。Hornby Island是眾多Gulf Islands最北邊的小島,從溫哥華出發,要坐三程渡輪,先去溫哥華島,再駕車北上一小時,坐船過Denman Island,開車從島的一端住另一端,然後再坐多一程船才到步。由於暑假遊人眾多的關係,Hornby Island那艘只能載十五輛車的渡輪大排長龍,我們結果來回兩程都要等三班船兩個多小時。我們去的那程在Nanaimo的Airbnb先住宿一晚,旅程分開兩截還不算太辛苦。回程時一日內從Hornby Island直踩回溫哥華,早上八時離開營地,晚上七時才在馬蹄灣碼頭落船,車程足足十一個小時。

Hornby Island景色

有四十年船齡的汽車渡輪

Tribune Bay戶外教育中心

Hornby Island島上居民只有二千人,只有一間油站一間超市,沒有什麼好吃的餐廳。島上最著名的景點是Tribune Bay沙灘,水清沙幼一公里長的海灣,有「小夏威夷」美譽,相信是卑詩省風景最怡人的沙灘,我認為甚至比夏威夷Waikiki沙灘更好,因為Waikiki實在太多人了。我們住在Tribune Bay戶外教育中心,Tribune Bay沙灘近營地那端差不多是營地的私人沙灘,因為附近公眾沒有地方泊車。營地有水有電,還有一蚊兩分鐘的熱水沖涼,我們住cabin小木屋,甚至有爐頭雪櫃,非常豪華的glamping。不過因為在Tribune Bay省級公園內沒有排污渠,要用沒有沖水的室外流動廁所,有點嘔心。

小木屋

戶外教育中心除了給地方住外,營地內有攀石和high ropes等設施,亦提供kayak和paddle board。每天有三節每節兩小時的戶外活動,住客必須每天參加一至少節活動。活動十分適合一家大細參加,還有打暑期工的鬼妹兼任導遊和教練。扣除頭尾兩天的開車的時間,實際上只有兩天的活動,所以我們增取機會,每天參加兩節活動。第一天天氣不太好,天陰有驟雨,所以我們先玩陸上活動。早上我們參加了Lunar Beach觀光,從營地出多穿個樹林步行到島另一端的石灘,有很多奇形怪狀的石頭,還有看起來像沙但摸起來很硬的sand stone。石灘上有大大小小的潮池tidal pool,有很多有趣的海洋生物,還可以執起手掌那麼大的海星。中午那節我們休息,吃過簡單的自煮午餐後,便帶阿仔出去沙灘玩沙玩水。下午那節活動我們參加攀石,這是我第一次玩攀石,攀石看起來很容易,自己攀時原來很難,高塔的一半我也爬不到。有一段石的距離有點遠,不能用腳做力上升,我隻手又沒有力把自己拉上去,只好放棄。

石灘

潮池

大海星

食完晚餐後我們駕車環島遊,去看看別人的海邊別墅。可惜我們住的那兩天也有雲,晚上看不到星空。由於疫情關係營地只有四個家庭入住,所以晚上的營火會也取消了。我帶了些board game去和阿仔玩,而白天的活動很累人,所以很早就上床睡覺。島上有很多鹿,牠們完全不怕人,晚上甚至會闖進營地,偷食營地種的黑莓樹。因為廁所在室外,晚上去小便時要帶電筒。上廁時照到隻鹿,人和鹿都嚇了一跳。

攀石塔

High Ropes

第二天天朗氣清,最適合玩水上活動,所以整天都在沙灘玩。Tribune Bay沙灘要潮退才出現,潮漲時海水把整個沙灘淹沒。因為Hornby Island實在太隔涉,很多遊艇直接泊在海灣內來沙灘玩,不用和普通人迫車迫渡輪。早上我們先玩kayak,下午玩paddle board。我玩kayak時阿B坐在我膝上,不知是否他驚水,還是想要同媽媽坐,喊了足足二十分鐘。他一邊喊我一邊划,不過滕上坐了個人,划漿很難發力。一起玩kayak的另一個家庭,他們的小女孩也是坐在媽媽滕上,媽媽划得太大力,木漿撞到女兒的鼻子,真可憐。下午只有我和大仔玩paddle board,媽媽和阿B在沙灘上。我第一次玩paddle board,初初不懂平衡,成日跌落水。划了個大半個鐘後,忽然開竅懂得平衡,雙腳習慣要如何用力,不會踩得太大力翻艇。玩paddle board的技巧有點似滑雪玩mogul,雙腳隨著波浪起伏發力收力,讓身體的重心點保持在同一高度。阿仔初初不夠膽站在paddle board上,他跪著划不會跌落水。我成功地在站立平衡後,他也不甘示弱要站著划。小孩子平衡感好容易上手,他只跌了幾次落水就學懂了。

Tribune Bay沙灘

潮漲不見沙灘

潮退才有沙灘

再見Hornby Island

去完Hornby Island後,我很想有隻遊艇,喜歡去那個沙灘直接開船過去就可以,不用舟車勞動大半日。

境界戰機

長青機械人動畫《高達》是笨大會生金蛋的鵝,可是笨大除了高達外,還懂得製作其他機械人動畫嗎?印象中笨大對上一套好收視的非高達機人番,已經是十幾年前的《魯魯修》。《境界戰機》開場很有高達的影子,少年執到一台白色的原型機,然後身不由已被卷入戰爭。雖然戰鬥畫面偶有偷功減料,但第一季表現尚算中規中矩,至少劇本定位兒童向,目標觀眾小朋友看得開心。誰不知第二季中段以後,劇情急轉直下落雨收柴,上一分鐘還在打生打死的敵對國家,下一分鐘馬上自動歸邊,簡單二分化成兩大營陣,好讓結局上演一場好人打壞人的總決戰。

笨大的本業是賣玩具模型,動畫只是落重本製作的長篇廣告。今次機械人的設計偏向真實係,還可以摺起來縮埋放入卡車運輸,很適合劇中的打游擊戰。很多人不喜歡機械人的八字腳設計,在動畫中不覺得很碍眼,但立體化後的模型隻腳非常醜樣。從真實機械的角度去看,膝關節單邊轉動的設計,也不失為一個有可取之處的方案。不過劇中就只有三台主角機的腳是這樣,不論是敵方的雜魚機,還是充當大佬的無人鬼機,也是用傳統的膝關節設計,在如此不違和的世界觀下,於是主角機的腳就成了負面焦點。敵方的機械人軍武風格設計,我覺得比主角機還要好看。

三台主角機定位很公式,一台是主打近戰格鬥,一台是長距離的射擊機,還有一台是可以飛天的高機動型。明明舞台是現代日本,劇中也有飛機導彈等武器,作戰卻以陸上步行的機械人為主兵器。主角機中明明有台會飛又會發射導彈,只要把那台機量產,拿槍拿劍的機械人全部變活靶。其實那台機械人說穿了不就是戰鬥機嗎?劇中世界的戰鬥機去了那兒呢?真實系如果解答不到機械人必需存在的理由,總是差了點什麼讓觀眾不能夠投入欣賞劇情。

主角機的AI以可愛動物模樣出場,會同主角們鬥嘴成為好朋友,竟然恰到好處不讓人覺得煩厭。甚至有一集講眾人要暪著AI,用虛擬AR技術替他們開生日會,這集溫情小品竟然是第二季最好看的一話。兩位男主角人設同樣很公式,男一是典型王道熱血少年,為自保為人民執起武器反抗佔領軍,男二則是沉厚寡言的復仇者。掛角女主角基本上是路人,她的AI吉祥物比她的存在感還要強。青春期的兩男一女朝夕相對,觀眾會期待多少有點感情線,結果三人從頭到尾只是好同學。反而俄軍和美國的兩個女配角,她們的戲份比女主角還要多,甚至她們的漸變色頭髮比女主角的髮型好看。

劇中的世界觀,無人駕駛機械人是主流,各國瓜分日本淪為前線戰場。主角機則有人駕駛附以AI幫助操控,理所當然地開主角威能屠殺無人機。第一季時主角還有餘力玩不殺,放過敵方指揮官,齋打無人機好似在打機。對比第二季主角死裏歸來後一劍殺人,主角這份面的性格成長描寫出色。本來主角們的宿敵是無人鬼機,搭載了原型AI懂得自我進化,甚至可以在戰場上執其他的斷肢來自我修復,第一季結尾時三台主角機力戰鬼機,就打得很好看。然後第二季鬼機被美軍捕獲,掛名的大奸角紅毛完全不知所謂,硬是要坐上去駕駛無人機,他坐了上去又不見得會好打些。最後主角機和鬼機的一對一決戰,更夾硬搵戲來做,奸角忽然變成武癡不惜一死只求一戰,之前咁多集仲寫到佢好似好足智多謀,原來又是一個腦殘。大決戰主角陣營節節敗退,女博士靈光一悶,把吉祥物AI複製裝上無人機,戰況立即逆轉。到底這套主題是無人機萬歲,還是機械人始終要有機師呢?

看來笨大還是專心去拍高達好了。

機動戰士高達庫克羅斯·德安之島

在很多舊作品被翻炒重製的今天,不少高達老影迷期待著重製元祖高達。早幾年拍了馬沙前傳The Origin,電腦特效的戰鬥畫面讓觀眾眼前一亮。今次並不是完全的重製版,只是小試牛刀把電視的第十五話重新製作為劇場版。那一話是與主線無關的獨立故事,講述阿寶在荒鳥上遇上照護孤兒的自護逃兵。故事情節本身很感人,非常切合高達的反戰主題。不過那一話更加出名的是,因為製作外判兼趕工的關係,畫面超級崩壞,豬嘴渣古從當年被人嘲笑,到現在變成吉祥物般的存在。很難得今次劇場版有保留豬嘴渣古,還把外型修正美化,豬嘴其實也可以很帥氣。

原作一話只有廿分鐘,改篇為二小時的電影,要大幅改動增加內容。阿寶流落荒島被逃兵收留,幫手日常農務照顧孩兒,節奏很慢有點拖戲。大慨導演想以日常的和平對比戰爭的殘酷,不過最後沒有小朋友領便當,連最廉價的狗血也販賣不了。把荒鳥的設定改為自護秘密核彈基地,敵方從偵察兵改為專程來送頭的精英小隊。如此大幅改動有違已知的官方歷史,但始於機械人動畫要有精彩的戰鬥場面,所以也是無可厚非。原作只有阿寶一人去荒島調查,老影迷就想要多些相熟的舊角色,於是所是所有主要角色,連同兩台雷射大炮也要一起出動。元祖中唯一美女馬茜,更加安排她駕戰機出場,好讓她有多點登場的機會。連史雷格也提早可以駕駛吉姆,吉姆不是要去到賈佈羅才出場嗎?

電影的戰鬥場面無疑非常出色,不過就嫌太少不夠喉。開場時豬嘴渣古極速手刃兩台吉姆,未看清楚發生什麼事就打完。高達對戰豬嘴渣古不算是真打,阿寶自己踩錯腳跌落山。中段主角們很多文戲,於是加插送頭小隊在某城市屠殺吉姆介紹他們出場,畫得好但無頭無尾似高達遊戲的過場動畫。終於到了尾段戲肉,一切等待都值會票價。豬嘴渣古只憑一把斧頭,逐一擊破精英小隊三台機,足以入選歷代高達最佳戰鬥,不過德安和小隊之的恩恩怨怨有點婆媽,尤其是暗戀他的女隊員。最後一戰高達對小隊長十分短,阿寶使計又走上懸崖邊,高機動渣古死蠢跟上去,把自己唯一的戰略優勢機動力放棄,然後阿寶一招就砍死了他,不需要用新人類能力開外掛。

不知富野是否打算分套砍件式去重製元祖高達,下次可以直接拍結局篇,阿寶馬沙和娜娜的愛恨恩怨,我想看新動畫的高達打自護號啊。

Top Gun Maverick 壯志凌雲:獨行俠

終於看了Top Gun 2,要等到阿仔放暑假,才有時間和他一起看。反正這套續集己經等了幾十年,也不差在等多幾個星期。這套電影一定要去戲院看,大銀幕超震撼的音效,才能感受到F-18的真實感,可惜我不是看IMAX,如果有機會一定要看多次IMAX。這套戲的掛名主角是湯告魯斯,正真的主角是F-18大黃蜂戰鬥機,至於故事說了什麼,其實不太重要,不外乎主角小隊去執行九死一生的機密任務。

這齣電影標榜真飛機真G-force拍攝,在CG電腦特效泛濫的今時今日,簡直有如一股清泉,讓觀眾重新認識何謂真正的電影。至於戰機的場面有多好看,絕非筆墨所能形容,一定要親身入場才能感受。他日電影若在串流平台上架,在家中電視或電腦前看,不論你的私人影院有多高級,亦不能完整重現戲院的體驗。如果用手機看的話,簡直是對這套電影的侮辱。

一開場響起Danger Zone的配樂,Iceman與Maverick這對好拍檔的重逢,到電單車追著戰鬥機,湯佬那件陳年皮褸,到Top Gun學校的一眾學生,很有Iceman影子的Hangman,上集去世Goose的兒子Rooster,很有Goose影子的武器官Bob,全部一一回應老粉絲的願望。有份出任務的學生才得坐戰機,其他學生連名字也記不起來。新一代的Rooster和Hangman理應似上集雙雄般,是亦敵亦友的競爭對手,不過湯佬實在太過搶戲,學生的戲份實在少得可憐。唯一例外是Phoenix,小隊中唯一有多幾句對白的女機師,不過她基本上只是不分性別的學生機師,反正她完全沒有感情線。

Top Gun 2成也F-14,敗也F-14。看見上一代的主角再次登場,我等老影迷感到老懷安慰。雖然現實中F-14仍然在伊朗服役,故事中偷製核子彈的國家也在影射伊朗,不過湯佬Mission Impossible上身,F-18被擊落後走去敵方基地偷架F-14開回家,在這套標榜真實感的電影中未免太兒嬉。老舊的F-14大戰最新型的Su-57,雖說dog fight是靠機師的真本領,但湯佬靠的只是主角威能。沒錯打得好看觀眾看得開心,以機槍對決更是失傳的空戰浪漫,但與之前F-18超真實的片段相比,這場戲拍得很CG很假,作為全套戲的最後高潮,未免有點兒掃興。

湯佬要耍帥當戰無不勝的主角,於是毀了這套電影的結尾。若果他肯放開主角光環,偷F-14回家當是向上集致敬無傷大雅的彩蛋,他只要乖乖地開飛機就好了,戰鬥交給前來支援的學生。也不用夾硬要拍些假Su-57,就讓那些第五代戰機被飛彈炸掉好了,反正美國也有些現成的Mig-29和Su-27,改為敵軍派第四代戰機來追截F-14,與學生趕來護航的F-18大戰一場,這才算是真正的經典。

怪奇物語第四季 Stranger Things Season 4

自從疫情過後,大家生活開始回復正常,燒錢搶地盤的串流平台,亦從神台被踢下來,Netflix股價花式插水,從高峰跌了三分之二。Netflix不像對手迪士尼有強大的IP庫,可以不停地食老本炒冷飯,擠牛奶式地用慣性收視留著觀眾,《怪奇物語》是Netflix少數旗艦級IP,這次第四季上架更只許勝不許敗。其他串流平台源用電視每星期上新一集的方式,保持讓節目的人氣和熱度,比起Netflix一口氣全季上架,就算多好看在網絡也只有幾分鐘熱度,更能在白熱化的串流大戰中吸引觀眾。今次Netflix刻意把《怪奇物語》第四季分開兩個月上架,又可以騙觀眾多一個月的月費了。

下文有戲透,未看慎入。

第二、三季拍得不算特別好看,特別是正印男女主角Mike和El,第一季還是小朋友兩小無猜很趣緻,長大後卻一幅馬臉又不懂做戲。估不到導演會聆聽觀眾的設求,從善如流的索性今季把主角換調,Mike和El被保護證人隱姓埋名移居地方,主要戲份落在上集最搶鏡的崩牙仔和Steve上。一向被觀眾唾棄的於大人組,索性變成可有可無純萃搞笑的支線,警長被送去了蘇聯勞改亦然繼續要打怪獸,兩傻勇闖蘇聯救人在主線之間插科打揮,沒有浪費時間恰到好處,我反而又不介意看看。

一開場的回憶片段,刻意誤導觀眾El失控是殺人兇手,去到一半成套劇真正的大魔王才正式出場,超能力實驗室的一號實驗品。不知是否有夫妻相,El同Mike一樣長了塊馬臉,加上又要剃頭回實驗室,以及來來去去只有一招的伸手大叫出超能力,她今季的演出就只有人型兵器。幸好還有Max越大越靚女,被大魔王點中要當打開地獄之門的祭品,今季她坐正當女主角。之前三季都是路人Max前男友黑仔Lucas,今季表現讓人刮目相看。他升上高中後不想被人歧視,脫離毒男行列加入籃球隊,誓要當一個受歡迎的人,結果夾在中間兩邊不是人。還有Lucas那個非常毒舌的細妹,雖然戲份不多,但她可是今季的亮點。

今季新加兩個專門來送頭的大配角,Eddie同崩牙仔產生另一種化學作用,他的角色又搞笑又可憐,被人冤枉成變態連還殺手,最後在Under World開吉他演奏會,死也死得型過人。另一個女友被殺的靚仔籃球隊長,乍看以為他是第一季Steve的翻版,結果去到最後都是當路人,而且還要死得很窩囊,地下裂開時將他腰砍。今季重點主線放在留守小鎮的眾人,他們不能再依賴El的超能力,只能以平凡人的身份去調查抵抗大魔王,幾個大孩子帶著一班小孩子一起出生入死,雖然明知El最後會出場救他們,也能讓觀眾重拾第一季那份無力絕望的恐怖感覺。Steve/Nancy/Robin全幅武裝殺入魔王大本營,趁魔王靈魂出竅和El超能力大戰時,用汽油彈散彈槍幹掉魔王的肉身,實在叫人看得大快人心。真是不要惹火Nancy,平時她的人設是靚女高材生,但打起怪獸時她可是全員中最兇狠。Nancy第一季時明明很靚女,不知何解越看越覺得她醜樣,有點似整容失敗的個案。

之前幾季的結局,好歹也會把門關上,假裝生活回復平靜。第四季結局索性擺明車馬叫觀眾等下一季,小鎮正中央打開了巨大裂繨,大魔王條屍不見了即是還未死,Max則仍然在醫院中昏迷未醒。希望Netflix俾錢不要手軟,拍一套精彩的第五季,讓《怪奇物語》完滿落幕。

我的移民故事 – AM1470電台溫哥華人的故事訪問

簡介:

我是香港九七回歸前移民的一代。父母決定移民加拿後,他便做先頭部隊,過來讀寄宿學校。大學畢業後留在溫哥華工作,頭幾年很羡慕同學回流返香港賺大錢。但自從08年金融海嘯後,很慶幸自己在加拿大搭上事業的順風車。

Part 1: 移民前

Q:什麽時候移民到加拿大?當時幾嵗?
A:我是九七前移民潮那時移民的,剛剛考完中五會考,中六讀了半個學期,便移民過來,大約十七歲。

Q:移民前有沒有到過加拿大旅遊?有沒有親戚在這邊?
A:我二叔住在多倫多,中二那年暑假過來旅行,一家先參加美加鴨仔團,然後在他家住了差不整個暑假。那時感覺加拿大地方很大,每天都可以踏單車很開心。

Q:當初移民有沒有決定權?父母有沒有先跟你商量?
A:小朋友那有話事權。不過我一早知道己一定會離開香港出國讀書,原本最初是打算會考後去英國升學,我連那邊的寄宿學校也考了,好像還交了留位費。然後獲批加拿大移民,所是改變計劃過來加拿大。

Q:知道要移民後心情如何?
A:當年大部份朋友都打算出國升學,所以基本就是「哦~ 終於輪到我喇」的心情。。我中學時玩得最埋的十幾個朋友,現在大家也有Whatsapp Group保持聯絡每天吹水,差不多全部人都移了民。最多人去了美國,也有英國和加拿大,有一個還去了上海,只有兩個留在香港。

Q:知不知道爲什麽父母會選擇加拿大/多倫多?
A:我父親是公務員,所以我們有居英權。英國和加拿大比較,加拿大比英國好住好多,最重要是有二叔照應。

Q:有否預先做資料搜集?
A:我就完全沒有,渾渾鱷鱷,父母叫我去那兒就去那兒。

Q:移民前父母如何準備?(房屋/工作/生活)
A:派我過來當先頭部隊讀寄宿學校,他們暑假時才搬過來落地。我父母是退休移民,剛剛夠年資拿政府退休金就走。我爸爸是做翻譯工作的,過來後也有接一些香港的freelance工作。

Q:你們離開的一天心情怎樣?
A:我離開香港的那一天是十二月廿四,有很多朋友來送我機,有幾個出了去讀書,聖誕假回港探親也走來送機。完全沒有什麼離別的傷感,反正過幾個月放暑假又會再見。

Part 2: 移民後

Q:初到步加拿大的感覺如何?
A:落機是平安夜,下著很大雪,二叔來機場接我,行出機場的第一個感覺,加拿大好凍,真係好凍。

Q:第一時間如何安頓?
A:我聖誕假時住在二叔家,一月開學,二叔便車我去宿學校報到,學校位於離開多倫多兩小時車程的小鎮,話近唔近,話遠唔遠。

Q:一開始到加拿大生活有什麼需要適應?例如天氣/地方/人事?
A:凍,好凍。香港帶過來的褸和靴完全不夠保暖,要在這邊再買過。香港人很喜歡著羽絨褸,中看不中用,還是本地牌子的雪褸實用。

Q:寄宿學校生活適應如何?
A:先講學業方面,我比較幸運,在香港讀英文中學讀理科,又剛剛考完會考,香港數理科的課程比加拿大深,基本上就是覆習之前學過的東西。加上香港長大的學生,精通考試測驗貼題目拿高分的技巧,所以在這邊讀得很輕鬆。

英文科就比較吃力,我香港時英文不算很好,會考英文拿D。加上這邊的學校算叫做名校,英文科比出面公校深。公校的英文課讀沙士比亞,至少有雞精書才可救命。我學校的英文課要讀獲獎的現代文學作品,還記得要讀有本書叫Equus講人馬戀,後來拍電影還找來Harry Plotter Daniel Radcliffe主演,讀到我嗌救命,結果英文非常低分。

幸好當年有可以在暑期班補學分升grade的機制。於是那年的暑假,沒有得回香港玩,要留在這邊讀英文。公校暑期班老師出名打分鬆手,加上有雞精書的幫助,無驚無險拿了個B,取代校內英文課的分數,不至於影響報分升大學。

生活方面,學校也有好些香港人,我的roomate是個台灣仔,很自然平時與他們玩在一起。我自已喜歡電腦,又是科幻迷,在香港叫毒男,這邊叫geek,我很自然地與幾個同樣很geek的鬼仔熟絡。那時電視台播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每天食完飯,我們成班geek仔在宿舍一齊睇電視。

我初過來時英文不太好,本著我聽得明人地講乜,人地聽得明我講乜,就OK的精神,同鬼仔一樣照傾計,講下講下就流利了。不過我在加拿大生活了幾十年,講英文仍然有香港口音,其實有口音冇乜人介意,聽得明就OK。

Q:經過校園生活之後在這邊有什麼發展?
A:我喜歡玩電腦,大學順理成章主修電腦。我在大學生活,同中學寄宿,都是差不多的模式,不過生活圈子更加大。班上差不多有兩成是華人,中港台移民和竹星仔,平時多數和他們玩。

我在大學時玩很多學會,工程系玩太陽能賽車,打羽毛球做到exec幫手搞。印象最深刻是日本動畫同好會,那個年代不像現今這麼容易可以上網看到動畫,日本動畫要從特別渠入手。每個月有一個週未,借用大講堂搞通宵放映會給會員欣賞,一大班人一齊睇動畫講動畫,很開心。講開又講,我到現在幾十歲人仍然追看最新日本動畫,我可是半個專業的動畫迷,在香港寫動畫影評有稿費收,相信不會有很多人。

講番我玩那些大學學會,入面什麼人也有,不只限於華人。因為大家志同道合,所以很自然成為朋友,當你有很多野想同人講,很自然地英語不再是一個障礙。反而大學的中國學生會,香港學生會之類,我完全沒有參加過。

Q:有沒有考慮過返香港發展的想法嗎?
A:香港俗語有句說話:「high-tech揩野,low-tech撈野」。讀電腦返香港,只有做ibank才有錢賺,一係入ibank做IT狗,一係索性轉行做金融材俊。我的專業是晶片設計,香港完全沒有的工種,所以基本上是不能回港工作。畢業後搵工,一來我怕凍,溫哥華天氣全加拿大最好,二來見了幾份工,咁啱溫哥華那份人工最高,於是便過來了溫哥華,一住廿幾年。

Q:在這邊工作感覺如何?
A:加拿大背靠美國,高科技工作有多發展機會。電腦這一行,華人加印度人加起來佔一半,剩下一半的白人很多是歐洲最多東歐移民,所以種族歧視問題不大。寫程式寫得好不好,做唔做得野,冇得呃人,所以升職加薪相對地公平。

初初做靚仔時,自己寫code交到貨就OK了。到做耐咗D,升咗職,發現淨係寫code不夠,仲要識presentation技巧。於是我參加了Toastmaster,由連講中文present都會口窒窒嘅典型IT人,練到依家出去conference,對住台下幾百人,一樣揮灑自如,早兩年仲試過拿best paper award。我當年會考英文口試拿D咋,所以真係不用怕去學英文。

Q:移民有沒有曾經遇到什麽困難?-最大挑戰是什麽?
A:我很幸運,移民過來加拿大,沒有遇到什麼困難。煩讀書煩返工梗係有,但是那些煩惱本地人都係一樣。

Q:移民最開心是什麽?
A:移民最開心是什麼,我完全想像不到我在香港可以點樣生活。我嘅工作,香港沒有。另外我的嗜好是滑雪和射槍,香港亦沒有。我想如果我沒有移民,留在香港讀電腦,我鐘意打機同睇動畫,應該會變成被人歧視的毒男IT狗。加拿大有很接觸戶外活動的機會,我都係一開始跟朋友去試玩滑雪和射槍,然後就愛上了這兩種運動。

講開滑雪,我過來加拿大才接觸滑雪,用了十年時間,由完全不懂到考滑雪教練牌。未生小朋友前我差不多每個星期都去滑雪,溫哥華是少數可以每個星期都可以上山滑雪嘅大城市。我想這些是移民的最大收獲。

Q:現在有自己的家庭,覺得當初父母的移民決定如何?
A:我很感激父母移民的決定,若果留在香港,我應該唔會開心。在香港做毒男追唔到女仔,恐怕連老婆都娶唔到,唔會好似我現在咁,有老婆有兩個小朋友一隻狗,有一個美滿嘅家庭。

Q:最後有什麽説話鼓勵新移民?
A:有很多新移民擔心不能融入本地主流生活,其實根本不用去擔心主流是什麼,只要做回自已就好了。用我自己做例子,在香港時我是宅男毒男從來不是主流,移民過來加拿大後也是只是活躍在geek圈子中。只要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就自自然然會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另外不要怕學英文,覺得英文好難。你聽得明人,人聽得明你,溝通到就OK。我當年會考英文拿D,現除在家中講中文外,差不多全英語生活,連看日本動畫也習慣了看英文字幕版,所以學英文肯花心機就會學得到。

 

Star Wars: Obi-Wan Kenobi 星球大戰:歐比王·肯諾比

正如大多數星戰迷一樣,我邊罵邊看Obi-Wan,迪士尼就是明知我們奈不能他如何,於是繼續拍些流水作業的星戰電視劇,為其串流平台充撐場面。明明劇本爛特技差,可是見到有前傳的Ewan McGregor再次飾演Obi-Wan,有非常可愛的童年版莉雅公主,有場黑武士與Obi-Wan的光劍決鬥,還是喜天歡地去吃這碗炒冷飯。

Obi-Wan電視劇,補完初代星戰和前傳之間的空白,交代初代開場時莉雅公主向Obi-Wan求救的因由,原來Obi-Wan在她小時候曾經救過她。頭兩集的氣氛拍得不俗,讓我對此劇充滿期望。Obi-Wan隱姓埋名當肉類切割技術員,很有英雄落難的落泊蒼桑感,想當年前傳年代Jedi可是站在整個銀河系權力的頂點。第二集Obi-Wan去Cyberpunk星球救出被綁架的莉雅公主,又是一個全新之前未見星球世界,可惜就只是過場出了一場。那個假扮Jedi騙人錢的小混混很有趣,但角色之後完全沒發揮機會,只是在逃難時順便當公主的媬母,白白浪費了一個很有可塑性的角色。

之於第三到第六節的逃亡情節,只能用十分兒嬉來形容,反抗軍臥底女軍官,名義上是除了公主外戲份最多的女主角,還以為她會與Obi-Wan有點愛火花,最後十分低能地送頭,觀眾完全沒有任何感動,反正路人的負任就是領便當。黑武士的原力時靈時不靈,不是兩分鐘前才使用原力滅火,怎樣下一秘就不懂過火海,白白看著Obi-Wan被救走。主角兩人大搖大擺潛入審判所總部救公主得啖笑,兩台反抗軍古董戰機更自出自入接人走,若果能夠這麼輕易攻入去,怎樣不索性扔個炸彈才走呢。進攻反抗軍秘密基地又是白痴,既然三妹的光劍可以輕易切開道門,一早去開門就不用浪費彈藥用大炮去射門了。我知道Obi-Wan不能殺了黑武士,殺掉了就和正傳連不到戲,但黑武士不是整天把「你很後悔當日沒有殺我」掛在口邊嗎?

網絡上批評三妹的聲浪很大,說她是黑人不夠靚女不太厚道,但她又真係不懂做戲,完全沒有當審判官的威嚴。撇開演員不去評論,三妹這個角色編劇寫得很求其。最初她執意要死咬Obi-Wan,我還以為她是被Obi-Wan拋棄的前女有,因愛成恨了。半路中途性格忽然逆轉,變成了要殺黑武士去復仇,她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和黑武士的原力有多大差距,被Obi-Wan說兩句就衝上去要殺黑武士,只能說她有勇無謀。不知何解,劇中的壞人總是不喜歡直接殺人,三妹在第二集沒有大審官上補多刀,我已經預言他會「復活」再回來。黑武士插了三妹一刀,又是沒有手尾結束她,大審官不是前車可鑑嗎,插一刀是不會死掉啊。黑武士想用石頭死壓Obi-Wan,又是不知所謂的殺人方法,正正經經一刀把頭砍下來很難嗎?

星戰電視劇一蟹不如一蟹,下套Andor和Ahsoka,我實不敢寄與厚望。迪士尼的三集新星戰電影,把星戰宇宙的未來殺死了,只好在前傳正傳後傳之間拍些外傳故事,但除了第一套《曼洛達人》好看外,迪士尼正在讓星戰宇宙慢性自殺。

派對咖孔明 Paripi Koumei

在今季動畫中,《派對咖孔明》是大熱跑出的黑馬,開播前覺得題材有點不倫不類不太吸引。想不到一首洗腦主題曲Chicka Chicka Bam Bam,先在Youtube引發排山倒海的翻唱二創,繼而把觀眾目光吸引到動畫上。我是見平時subscribe開的美女彈動畫音樂channel有播,看似幾有趣才找動畫開來看,第一集佷慢熱甚至有點悶,讓我不禁懷疑為什麼人人都談論這套作品。直到一口氣看到第三集,孔明用八陣圖去困著聽眾衝人氣,天馬行空搞笑之餘還很勵志,加上英子的歌真係很好聽,我才成為擁躉每週追看。

《派對咖孔明》的主線是很老土的追夢故事,熱愛唱歌的少女英子,在酒廊打工兼職上台唱歌,是個連歪星也談不上的無名歌手。孔明死後轉生日本,被英子拾了回家,成為她的軍師追隨她,一起踏上歌聲征服世界的旅途。不要問為什麼什孔明懂日文,用一個下午完全追上現代科技,反正孔明的作用就等於叮噹,把一切因劇情需要的展超開合理化。雖然把三國計謀套用在造星上有點夾硬來,空城計敵疲我進偷襲突擊播歌,rap版舌戰群儒又變幻想武將打鬥,高潮戲的草船借like更是極道跨張。不過反正這套作品就是一本正經地惡搞孔明,只要節奏氣紛笑位音樂樣樣皆好看,那些有點亂來的劇情也沒有所謂了。

動畫第一季出道的唱手,除主角英子外,還有前任rap三連霸太人,神秘女團主音的七海,他們三人若撇開孔明,不外乎是很清澀尋找自我,勇敢面對過去的自己,少年少女追逐理想的故事,完全不是我會喜歡看的動畫類型,甚至乎正常的我會直呼很悶。不知何解孔明亂入之後,很神奇的我完全接受那些角色的成長故事,甚至為他們的唱出自已的聲音而喝彩,孔明的化學作用真是十分強大。戲中的搞笑位很多只是點到即止,不是瘋狂爆笑那種,反而是讓觀眾發出薈心微笑,讓人更加喜愛追夢的少年少女。

歌曲是這套作品的靈魂,製作社特地找來知名網絡歌手96貓幕後代唱。很少動畫我會每集都坐定定聽片頭曲和片尾曲,通常聽過一兩次後片頭音樂一響起就按skip,洗腦歌百聽不厭加上非常搞鬼的跳舞,這套是很特別的例外。主題曲Chicka Chicka Bam Bam改自篇名不經傳的匈牙利歌,因為《孔明》的翻唱意外爆紅,又是另一個翻唱紅過原版的奇特現像。第一季在英子取得一百萬like,獲得日本最大型音樂會表演資格作為結局。觀乎《孔明》的熱度,加上漫畫版還有很多故事,第二季差不多是既定的事實。這套作品要有音樂聽才好看,反正也沒有什麼讓人一定要追看的緊張情節,我不打算直接看漫畫了,耐心等候第二季動畫版吧。

悍戰太平洋:黑色禁區 (第二季) Pacific Rim The Black S2

這套動畫會有第二季有點意外,第一季其實不算很出色,只是靠著《悍戰太平洋》的口啤吸引觀眾。不過電影本身第二集也拍爛了,整個《悍戰太平洋》世界變有點不輪不類,更加不要期望它會加入什麼怪獸宇宙,巨大機械人大戰金剛或哥斯拉。大慨今季是在Netflix還很有錢時簽下支票,今天Netflix大慨不會浪費資源去拍這種雞肋。

第二季兩兄妹繼續駕著長大機械人上演千里尋親記,哥哥那個好打得女朋友背叛組織,與他們一起走佬去雪梨。上集妹妹撿回來的怪獸男孩,今季忽然發現原來是怪獸救世主,被類似邪教的怪獸姐妹團捉走。其實這裏的設定有點求其,觀眾也不用深究她們的動機,她們是怪獸和人類的合成體,教主洗腦操控其他教徒,亦可以控制普通怪獸攻擊主角,總之就是今季的大奸角。

劇情同樣也是很馬馬虎虎,兩兄妹應不應該怪獸男孩交出去換自已平安,從怪獸姐妹團非常巧合救出被洗腦的媽媽,女朋友的黑社會大佬義父,忽然良心發現拾已救人,全部的劇情都很牽強。主角機械人談不上有很精彩的演出,打雜魚怪獸看似很強,打大佬級怪獸則完全無用,一是靠路過的怪獸合成機械人幫拖,二是不夠打要自爆同歸於盡。教主被怪獸男孩隨手插死有點反高潮,那個教主毫不防避是個智障嗎?

兩兄妹終於去到雪梨基地,我一開始還估整個澳洲大陸也淪陷了,雪梨基地空無一人怪獸橫行。豈料雪梨基地有很多台防衛機械人,既然有這麼多戰力,為什麼不去討代怪獸解放澳洲。怪獸男孩沒有被捉去實驗,爸爸竟然也成功逃出生天,沒有機械人自己一個人走去雪梨,好歹也交待包他如何逃出來吧。除了媽媽死了外,故事算是大團圓結局了,想拍第三季也沒有什麼可以拍吧,真正的主角機械人也死了。

Star Trek Discovery S4 星空奇遇:發現號(第四季)

Pictured: Sonequa Martin-Green as Burnham of the Paramount+ original series Star Trek: DISCOVERY Photo Cr: Brendan Meadows/ViacomCBS ©2021 Paramou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疫情中白熱化的串流大戰,隨著各大串流平台股價相繼爆破,燒銀紙搶觀眾暫時緩和下來。在眾多串流平台中,不計己經中彈身亡的CNN+,Paramont+相信是最積弱的一家,不計小孩子卡通,片庫中能夠拿出來充場面的,就只有《星空奇遇》系列。《發現號》作為搶攻串流觀眾的第一擊,表現不算是很理想,除了吸引我輩《星空奇遇》的老影迷,未能在主流觀眾做出口啤和收視。

來到第四季,主角Michael終於當上發現號的艦長,在三十四世紀展開新的探索。發現號在未來世界重建了星聯後,作為唯一擁有跳躍引擎的太空船,很自然地成為新星聯的旗艦。開首幾集有初代《星空奇遇》的影子,高舉星聯和平共融的理念,去解決問題引導不同星球加盟。大慨編劇發現上季過份政治政確,高舉同性戀黑人和肥婆有點趕客。今季馬上找個金髮美女加入艦橋,雖然只是擔任花瓶角色,但艦橋看起來順眼多了。

這一季的主線是新危機,上季找到了大爆炸的原兇,今季忽然冒出超科技星球吸食者,扭曲附近宇宙的空間,吞食一切變成虛無,請男主角的老家星球,吃了第一個星球便當。面對不知是自然還是人為現像,今季很難得地沒有狹義上奸角,只是在面對未知的危機時,人類很自然分成兩派,作出主戰或主和不同選擇。初初以為星聯女總統,艦隊司令,又或者橫看掂看個樣都很奸的星聯心理醫生和天材科學家,其中總會有一個會是傳統定義上的奸角,結果編劇甚至不用刻意漂白,他們不是完全單純的路人角色,就是相信自以為正確的理念去行動。第一部最後一集,在星聯議事廳辯論舌戰,對未知外星人要先下手為強,還是申出友誼之手嘗試溝通,就是很傳統《星空奇遇》的科幻命題。

航行者號飛了去delta quadrant很遠嗎?發現號今次一口氣跳出銀河系,去尋找製造行星吞食者的全新未知外星人。平時的外星人有兩隻手兩隻腳,很顯是演員花妝扮的。想與外星人滿通打開宇宙翻譯器,大家就可以講英文。今次外星人的設計很有驚喜,主角一行人四出尋找與新外星人的溝通的方法。以放諸宇宙四海皆真理的數學作為語言媒介,很久以前經典科幻電影《Contact》也有講過,但把純客觀性的數學結合純主觀性的感情,去創造出新外星人的「語言」,戲中還以很影像化用彩光表達出來,雖然有點兒嬉但放在《星空奇遇》中很有新鮮感。

不知道《發現號》會不會有第五季,我覺得Paramount+應該見好就收,趁現在口啤還不錯時拍套劇場版交代一個完滿結局,不要將《發現號》勉強拖長死唔斷氣,讓三十四世紀的新星聯繼續多災多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