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遊記(一) – 初到貴境

 India street

潮流外判工作與發展中國家﹐我公司也不甘後人﹐在印度開設了分公司。我部門今年度的開發計劃﹐在北美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迫於無奈要與印度合作。其他部門早已見識過印度人的工作效率﹐為免出亂子影響整個計劃的進度﹐老細決定派人去印度看管兼訓練印度員工。在一輪威迫利誘下和討價還價後﹐我坐上了飛往印度的航班﹐在印度矽谷班格羅(Bangalore)生活了整整兩個月。

若果不是公司出機票半推半拉﹐我大慨永遠也不選擇去印度旅遊。就算如果去印度也會跟旅行團﹐那只不過在走馬看花地參觀名勝古蹟﹐不會在當地生活結交朋友。這次工幹是一個很好的文化體驗之族﹐讓我深入接觸一個完全陌生的文化。雖然我對異國文化沒有多大興趣﹐儘管我沒有主動去探索獵奇﹐但每天印度人當中生活﹐耳渲目染還是學到不少印度經驗。這一系列文章﹐是我總結過去兩個月的所見所聞﹐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印度這個國家。

相對於加拿大的地理位置﹐印度正好位於在地球的背面。印度的時差是標準時間加五個半小時﹐時區齊齊整整加減一個小時不是很好嗎﹐不知那個笨蛋決定要多三十分鐘﹐於是北美總部與印度分公司的電話會議﹐時不時大家會弄錯時間。從加拿大坐飛機去印度﹐基本上要飛半個地球﹐往東飛或往西飛路程也差不多﹐可以選擇在歐洲轉機或在亞洲轉機。兩段路程我也坐過﹐一次經德國﹐一次經新加坡﹐感覺上飛亞洲舒服些。兩程來回加起來﹐等於環遊了世界兩次。下個月港龍開直航飛往班格羅﹐在香港轉機停幾天當然是最好的安排了。

未去印度前﹐我一直以為印度人理所當然地說印度語﹐最多好像中國不同地方有不同方言。原來印度語只是印度東北地區人的母語﹐西北﹐西南和東南地區的印度人﹐各自擁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除了這四大語言外﹐還有數不清的小數方言。班加羅是在印度南部說的是Kanata語﹐路牌指示甚至政府全用當地言語。我有些印度同事從外省來班加羅做事﹐因為看不懂用當地文字寫的巴士路線﹐就沒有辨法坐巴士了。印度的學校主要用本土語言教學﹐但也會教授印度語和英文。印度語是國內的共通語言﹐至於英文則是國際性共通語言﹐所以受過高等教育的印度人﹐很多會懂得三文三語﹐比我們香港人的兩文三語還厲害。不過印度也有很多文盲﹐他們就只懂說當地語言﹐連說印度語也成問題。外國財經雜誌常說印度人英語水平好﹐所以有外國投資的優勢。印度會英語好的人也僅限於中上階層﹐一般的低下階層懂得的英語﹐絕對比香港中文中學的學生還差。

踏出機艙的那一刻﹐印度已經給我留下一個壞印象。空氣質素很差﹐汽車廢氣的污染和建築工程的沙塵﹐讓人感到呼吸困難﹐空氣還有一陣異味﹐也不知是垃圾味還是咖喱味。機場設施破爛狹小擠迫﹐班加羅是一個六百萬人的城市﹐飛機場卻只有兩個閘口。排隊過了海關後﹐取行李的地方有很多苦力上前要替你搬行李。千萬不要給他們搬你的行李﹐他們會開天殺價當外國人是羊牯。班加羅機場的行李輸送帶設計失敗﹐在一端隔著破爛的木版﹐你可以看見工人把行李從拖車御下。另一瑞的迴轉輸送帶則壞了﹐行李輸送到盡頭就會跌出輸送帶﹐掉進地上那堆行李當中。乘客要麼眼明手快﹐在行李走完輸送帶前認領﹐要麼就要往行李堆中尋寶。千軍萬馬間總算認領了行李﹐步出機場正式踏足印度。印度始終是很典型的落後國家﹐給我的感覺是混亂和污糟。我沒有到過大陸旅行﹐所以無從比較﹐不過想太慨不可能比印度更差吧。

印度遊記(二) – 馬路如虎口

India cows on street

以前回香港旅行時﹐總是覺得香港人多車多交通混亂。今次去印度工幹﹐才知天外有天。從機場坐上公司派來的車子那一刻開始﹐在路上的每一刻也膽心自己的安全。雖然過了幾天對於此已麻木﹐儘量把精神集中在手提電腦上﹐不理會窗外的路面狀況﹐不過有時還是給迎面而來的車子嚇一跳。傳說中印度城市滿街是牛﹐未見到時心想有沒有這樣跨張。到了自己在印度親身經歷﹐才發現原來這個傳說是真的。不單止馬路邊有牛﹐十字路口的中央有牛﹐連行車天橋上面也可以有牛。印度多牛多到的地步﹐連公司坐落高科技工業園﹐也只要一出停車場鐵閘就看見牛。

在印度兩個月﹐除了在新德里國會山莊和班加羅市議會的街道外﹐我沒有見過其他的交通燈﹐也沒有見過畫了線的馬路。印度城市的馬路寬窄不一﹐但共通點是沒有畫線﹐不過反正橫了也沒有用﹐沒有人會按遵守行車線。一條兩條行車線闊的馬路﹐可以並排行駛七八架車﹐其中有電單車﹐三輪車﹐印度自行生產的小汽車﹐甚至只有一匹馬力的馬拉車。汽車在馬路上並不是真線行駛﹐而是左穿右插有空位便鑽上去﹐包括駕過迎頭的行車線。神奇的是當在對頭線行駕時﹐若果對頭車見路邊有空位﹐他們也會很自然地讓路出來。在一般情況行人路是爛得不能行車﹐但在一些平坦的行人路段﹐電單車或三輪車也會駛上去﹐還會響號叫行人讓開﹐好像行人路用來行車佷理所當然。

印度的大部份路口沒有交通燈也沒有停車標誌﹐在一些繁忙的路口會看見交通警察指揮交通。若果交通警察不在﹐四方八面不停的車駕入十字路口﹐彷彿潮水一樣自行找出口﹐很神奇的也沒有發生意外。當然汽車會不停地響號﹐好樣其他司機知道你的存在。據我觀察所得﹐在印度駕車響號應該有一套不成文的規舉。有時候要用長響﹐有時候要用短響﹐有些車尾甚至貼上請響號的貼紙。我唯一解讀到的規則是在超車時﹐後方的車子響號通知前方的車子﹐前方的車子則會打指揮燈﹐讓後方的車子知道那邊可以安全超車﹐沒有對頭車也沒有牛。

城市的馬路雖然多車混亂﹐但比起城外的馬路卻好多了。鄉下的小路不用說﹐反正與其他落後國家差不多﹐沒有期望也不會失望。但印度城市與城市之間﹐理論上是有高速公路連接﹐可是這些公路並不是全程高速。在維修好的高速公路路段﹐駕車自然是一個輕鬆寫意的事。但你永遠不知道前面的路段的維修如何﹐可以忽然間路面出現幾個車輪般大的洞。更甚的有時會有幾米闊的路沒有舖路面﹐好像築路工人提早收工﹐忘記了還有一段路未做完。

若果維修問題是因為國家窮經費不足﹐那也沒有辨法了。設計高速公路的人可是超級白痴﹐竟然會在高速公路放一連幾個speed bump﹐還要前面沒有任何路牌指示。若果在黑夜駕車看不見speed bump或來不減速﹐車子肯定會飛上天。除了用speed bump強制司機減速外﹐還會在公路上橫放兩個鐵馬﹐讓司機一定要慢駛繞過。我想這些擾民的減速裝置﹐分分比超速駕駛導致更多意外。

噢~ 高速公路上當然也有牛﹐我們就幾乎撞死了一頭。那是我們正要駕過一道橋﹐剛巧有一頭牛也正在過橋。司機大慨認為橋面夠闊﹐足夠車子與牛並排通過﹐便沒有怎樣減速駛前過橋。可能司機判斷錯誤﹐可能牛沖了出來﹐在經過牛時我們聽到呯的一聲﹐車子大力震蕩一下。我們立即回頭一看﹐那頭牛給車子撞了一百八十度迴旋﹐一搖一恍地反向方走去。幸好我們沒有撞死了牠﹐因為在印度殺牛是犯法的。不過如果真的不幸撞死了牛﹐也可以破財擋災罰款了事。

若果感得在印度坐車危險的話﹐在印度過馬路才是真正的危險。我去了印度兩個月﹐還學不懂如何自己過馬路﹐只能跟著當地人的腳步過馬路。在加拿大行人要過馬路﹐只要腳一踏出馬路﹐司機就會停車讓行人先走。在印度行人並沒有優先權﹐不單沒有行人過路燈﹐就算地下畫了班馬線﹐汽車也不會慢下來。我也不知道當地人如何判定何時安全﹐可以走過對面馬路。不過我聽印度朋友說﹐司機是會配合行人﹐把車子扭向行人的背面。所以在印度跟著別人過馬路時﹐千萬不要害怕﹐不要停也不要回頭走﹐要相信司機能夠避開你﹐就能夠安全走到對岸。我發現過馬路時﹐眼睛不看車子比較好﹐只需要專注著你跟著過路的人。若果看迎面而來的車子﹐你可能會害怕而忘記跟別人著走﹐那就真的會發生意外了。

印度遊記(三) – 咖喱物語

Curry

說起印度﹐大部份人立即會聯想到咖喱。我在印度工幹的兩個月時﹐不少朋友問我是不是天天吃咖喱。很不幸﹐我真的是天天也吃咖喱﹐吃到差不多患上咖喱恐懼病。公司附近沒有其他餐廳﹐只好在飯堂與當地員工一起食叻喱。幸好晚餐可以入公司數﹐叫車去五星級酒店吃正常的食物﹐才不至於吃到反胃。剛到印度的第一個星期﹐我還不懂叫車到城中心吃晚餐﹐只好在宿舍附近找東西吃。宿舍雖說是印度豪宅﹐但始終不是在遊客區﹐附近除了正宗印度菜外﹐就只有印度化了的西餐和中餐。一連吃了五天印度菜﹐和偽裝成中西餐的印度菜﹐我再受不了咖喱的味道。於是在星期五下定決心﹐冒死搭三輪車去大酒店吃牛扒。後來發現除了塞車外﹐其實在印度搭車也很方便安全。

嚴格來說印度沒有一樣食物叫咖喱﹐咖喱好像我們中國人的點心一樣﹐只是一個食物類別的統稱。每種不同的咖喱也有其印度名字﹐不過我食了兩個月還是分不清楚﹐只知道是紅橙黃顏色深淺的分別。正如中國大江南北的食物各有不同﹐印度南北的咖喱也有很大分別。南部的咖喱比較辣和稀﹐北部的咖喱則香和濃。我怕辣所以喜歡北印度菜多些﹐不過咖喱始終還是中國﹐日本和泰國的好吃。印度咖喱中混入太多香料﹐我吃不慣那些古怪的味道﹐當然印度人自然食得津津有味。

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不吃牛肉﹐這個相信大家也知道。不過原來在印度南方﹐很多人信奉印度教其中一個吃素的支派﹐班加羅大約有七成人口不吃肉。我公司的同事大部份吃素﹐加上公司員工不多﹐飯堂大慨因為成本效益﹐餐單也是沒有肉。天天午餐不單要吃咖喱﹐還要沒有肉吃﹐簡直比監獄的伙食還差﹐至少坐監也有腸仔雞翼吃。吃素的多數是低下階層﹐會上餐廳吃飯的是中上階層﹐所以上餐館還是有肉類供應。不過為方便吃素的食客﹐餐廳菜單上的每碟菜前面﹐也會有紅點和綠點用來標明是否素食。

印度除了印度教徒外﹐還有很多不吃豬肉的回教徒。印度教徒自己不吃肉﹐但不會抗拒上賣肉的餐廳﹐只要點自己可以吃的菜就行了。但回教徒則很麻煩﹐他們自己不吃豬肉﹐連有豬肉賣的地方也不去﹐所以大部份餐廳吸引多些客源﹐索性不賣豬肉。於是在印度吃到的咖喱﹐若果不是蔬菜磨菇﹐就多數是雞魚羊﹐其中又以羊肉咖喱最好吃。

講出來沒有人信﹐原來印度菜也牛肉的。屠宰牛隻在印度的大部份省份是犯法的﹐除了在西南部的加勒省。那個省的人民受殖民統治影響﹐多數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沒有不吃牛肉的禁忌。我在班加羅時﹐特地叫我的印度朋友﹐帶我去試加勒菜的餐館。始終在班加羅除了大酒店外﹐一般餐廳賣牛肉是犯法的﹐所以菜單上當然沒有牛肉菜色﹐要懂門路私下點才有得吃。我們點了碟印度炸牛肉﹐肉質乾爽味道香辣﹐大慨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印度菜。至於那些牛肉從何而來﹐我不想去知道就是了。

中國人吃飯用筷子﹐鬼佬吃飯用刀叉﹐那印度人呢﹖你聽到的傳說沒錯﹐他們是用手吃飯。正確點來說﹐他們只用右手吃飯﹐他們的左手全部收在桌下﹐因為左手是用來上廁所的。對﹗印度廁所沒有廁紙﹐他們也不興用廁紙﹐不過今次是講印度食物﹐印度廁所下次有機會再說。不要看少印度人只用一隻手食飯﹐他們單手進食可謂神乎奇技﹐我也練了幾個星期才學會。食印度咖喱通常連同印度薄餅一起吃。印度有幾十種薄餅﹐厚薄煮法用料各不相同﹐但吃的原理基本上一樣。先用單手撕一小塊薄餅﹐再用薄餅點咖喱進食﹐又或者把那小塊薄餅當匙用﹐勺起咖喱中的切碎了的肉和菜。若果是吃雞脾或連骨羊肉的話﹐則印度人會直接用手拿進口。

單手食薄餅還算正常﹐印度人用手吃米飯才叫人大開眼界。除了薄餅外米飯也是印度人的主要食糧﹐他們會先把飯放在碟中﹐然後倒下小量咖喱汁﹐用手指將咖喱與飯攪混﹐搓成一小舊飯團再用手指勺放入口中。用手吃東西除了不衛生外﹐吃完後咖喱汁會殘留在指甲縫中﹐不論如何洗手也不能清潔乾淨﹐所以印度人的指甲多數很核突。

我們說起去其他國家旅行﹐ 通常其中一個賣點就是品嘗地方美食﹐這個賣點很明顯不適用於印度。沒有吃過印度菜﹐好奇貪新鮮吃一兩次無妨﹐但印度菜根本談不上是什麼美食。至於印度的飲食文化﹐受制於宗教的束縛﹐有著先天性的缺陷﹐不能與其他國家的美食競爭。至於印度人用手吃飯﹐更是沒有文化落後的表現。可幸班加羅是大城市﹐有不少正宗高級西餐廳﹐食物材料從外國進口﹐我才不用餐餐挨咖喱。不過去印度千萬不要吃中菜﹐去了兩個月我也找不到一間正宗的唐餐廳。在印度全部所謂的中菜館﹐其實都只掛羊頭賣狗肉的印式中菜﹐每碟菜也落重印度香料﹐比美北的鬼佬中菜還難吃。唯一一次我吃到接近正宗中菜﹐就是我去了大酒店的中餐廳﹐點菜時叫了個廚師出來﹐教他如何烹調我點的菜﹐才不會弄出一碟紅卜卜極難吃的東西出來。

印度遊記(四) – 遊山玩水自由行

India train

給公司派了去印度工幹兩個月﹐每逢週未我和同事必定逃離班加羅這個人間地獄﹐拿起背囊往印度各地旅行。若果不是要去印度工幹﹐我想這輩子我也不會去印度旅行﹐所以一定趁這個難得的機會﹐四處去感受印度的風土人情。我的行程算是半自由行﹐出發前一兩個星期選擇好目的地後﹐ 就叫公司的秘書小姐聯絡旅行社訂酒店作交通安排。這是很特別的旅遊方式﹐與一般海外印度豪華團的體驗完全不同。

我在印度嘗試了很多不同種類的旅行模式。最典經是參加了印度本土鴨仔團。原本以為我們參加了鬼佬團﹐豈不知上了旅行車才發現全車也是印度人﹐導遊還要是說印度話。最初有點擔心我們會不會古怪﹐不過很快就與團友熟絡了﹐導遊也很好人為我用英文簡略地介紹重要的資料。在印度夠能負擔旅行團也是中產階層﹐基本上英文溝通不是問題。團中還有幾對渡密月的新婚夫婦﹐印度女人在出嫁時﹐會在手腳畫上特別的花紋﹐所以一眼就看到那對的新人。參加印度本土團比鬼佬團有一個好處﹐就是導遊不會帶你去購物﹐有多些時間參觀一些只有本地人才會去的景點。

不過最舒適方便的旅行方法﹐還是通過旅行社聘請私人導遊和司機。你喜歡看什麼他便帶你看什麼﹐肚餓又可以隨時去吃飯。在參觀古蹟想知多些歷史典故﹐又可以立即詢問導遊有關問題。雖然有時他可能也不太清楚﹐隨便吹水亂答一通。當然有得必有失﹐私人導遊一定會帶你去購物﹐事關那些商店會給他們回佣。在印度購物很麻煩﹐商店通常會開天殺價﹐你就要落地還錢。至少要講價平五成才好買﹐否則你一定買貴貨。唯一例外是政府商店﹐鐵價不二不用價講。除非你是超級殺價高手﹐否則政府商店一般的價錢比外面便宜。不過要小心有些黑店會騙遊客說自己政府商店﹐所以去遊行之前最好上網做點功課﹐一個地方只會有一間政府商店。

我也試過膽粗粗沒有請導遊的自由行﹐雖說那次是以渡假嘆世界為主的旅行﹐但也不能避免會參觀一些觀光景點。沒有導遊傍身就要打醒十二分精神﹐每個景點也會有一些長駐導遊來兜生意。不要給他們胸前些張政府證件騙了﹐他們當每個遊客都大羊牯。我們就試過白痴地忘記事前議價﹐結果四十五分鐘的導遊服務要付二十五美元﹐那個價錢足夠聘請一個導遊一整天了。我們也試過事前議好價﹐那導遊帶了我走了一圈後坐地起價﹐要收我們雙倍的價錢。可悲的是那次參觀印度廟要脫鞋﹐導遊挾持了我們的鞋作人質﹐我們在一輪講價後﹐還是要乖乖地付一半的贖金。

在每個景點除了無良導遊外﹐還有一大群像蒼蠅般的小販。我們試過遊覽 出來後找不到車子﹐原來車子給小販團團圍著﹐等待我們出來上前騷擾我們。敗你旅遊雅興總少不了印度到處也有的乞丐。正如旅遊書的忠告一樣﹐千萬不要可憐他們﹐若你給錢其中一人﹐其他乞丐就會一擁而問你拿錢﹐你將會很難脫身。還有一種很討厭的人﹐就是那些換錢的騙子。不過我發現他們只懂美金歐元﹐我試過換張加拿大紙來試試看。他不單不知道正確的匯率﹐換完後他還返轉頭追我們要換回盧比﹐大慨他發現在印度根本沒有銀行肯收加元。若果聘有私人導遊﹐他可以替你擋駕這些不受歡迎人物﹐有些錢是不能省的。

在印度旅行可以選擇不同的交通工具。坐飛機是最方便快捷﹐在網上訂內陸機票也很容易。飛機場雖有點混亂﹐但相對其他交通工具﹐已經算是十分井井有條。去印度一定要試試坐火車﹐火車站保證令你大開眼界。有用頭頂行李的搬運工人﹐有人與動物擠在一些的貨卡﹐有在沿著路軌向乘客兜售的小販﹐當然還少不了無處不在的牛。在印度坐火車一定要坐頭等﹐二等車廂擠迫得好像難民營﹐三等車廂則連坐位也沒有。最叫人大開眼界是火車上的廁所﹐只是一個直通路軌的洞﹐如廁時可以感覺到下面清風陣陣。因為這個馬桶設計﹐廁所還特別張貼告示﹐禁止乘客在停站時去廁所。印度火車在行駛時不會鎖門﹐乘客可以隨便打開車門﹐把半個身子掛出車外吹風。在時速七十公里的火車門外看風景拍照﹐是一個很特別的體驗﹐當然要記得小心抓緊扶手了。短途旅程我們顧司機和冷氣車﹐一般印度人則會乘巴士﹐在路上我們也扒了不少巴士頭。印度巴士有一個特色﹐就是每架巴士也有梯子讓乘客爬上車頂﹐因為那是風涼水冷的特別坐位。若果不是親眼目睹﹐你不會相信原來一架巴士可以載這麼多的乘客。

在印度眾多旅遊目的地當中﹐世界七大奇景之一的泰姬陵自然是首選。在電視在書本常常見到泰姬陵﹐但平面照根本不能捕足它的美感﹐要置身處地才可能感受這橦建築的宏偉。我常常說沒有去過泰姖陵﹐等放沒有去過印度。不過去完泰姬陵有一個後遺症﹐就是對其他印度古蹟完全看不上眼。那些破爛宮殿堡壘印度廟﹐與泰姬陵相比實在不值一晒。不論去那兒旅行﹐參觀印度廟差不多是指定動作。第一次去參觀覺得新奇有趣﹐不過間間廟大同小異﹐除了幾尊古靈精怪的神像外﹐就是廟祝叫善信捐錢買祝福。 我參觀時有幸遇上印度教節慶﹐好像是什麼猴子神的生日。除了﹐要幾百個壯丁才能夠拉動﹐有七八層樓高的花車大巡遊外﹐還有聖象給善信祝福。信眾把錢投象鼻內﹐大象把錢交給主人後﹐就會用象鼻輕按善信的頭頂一下。我也有玩了聖象的祝福﹐不知道靈不靈驗﹐只知道大象好像滴幾滴鼻水在我頭頂。若果不喜歡看印度古老的歷史文化﹐可以去國家公園觀賞野生動物﹐也可以去Goa享受陽光與海灘﹐或往在Otty高山上的茶莊過一個平靜的週未。 我在印度的兩個月期間﹐前後去了五個不同的地方旅行。每個地方也各有特色各有風情﹐也都比班加羅好一百倍﹐大慨這些旅行是我去印度的最大收獲。

印度遊記(五) – 課本不會說的印度文化

India Holy Elepant

若果想了解一個地方的文化﹐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當地生活一段日子。雖然我對印度文化毫無興趣﹐畢竟在印度生活了兩個多月﹐耳渲目染之下也學習了不少印度文化。了解文化最佳的方法就是與當地人交談﹐每天吃飯或喝下午茶偷懶時﹐通常都是與印度同事談天說地﹐從他們身上我學懂了課本上沒有教的印度文化。

說起印度的歷史偉人﹐大部份人都會認識聖雄甘地。他當年發動和平絕食抗爭﹐結束了英國的殖民統治﹐被尊稱為印度國父。在西方的主流論述中﹐他的地位超然﹐恍忽是頭帶光環的和平使者。荷里活還為他拍了齣甘地傳﹐還奪取了多項奧斯卡獎項。在印度人心目中﹐甘地的評價卻有很大分歧。我的印度同事認為甘地﹐是個不折不扣的機會主義者﹐印度立國主要靠革命黨辛辛苦苦打出﹐甘地只是在臨門前跑出來領功。陰謀論更說他頭頂的光環﹐是西方刻意為他加上去﹐好為其他殖民地樹立榜樣。誰人也知道和平主義搞獨立是無牙老虎﹐正好乎合西方的利益。甘地大力鼓吹的國家主義﹐令印度獨立後施行鎖國政策﹐弄到民不聊生經濟一團糟﹐到近年改革開放人民生活才有改善。甘地最大的罪行﹐原來竟然是分裂國家。原本在英國統治下﹐印度與巴基斯坦是同一個國家。當年分裂為兩個國家﹐表面上是宗教理由﹐ 印度以印度教立國﹐巴基斯坦則是回教立國。背後的真正原因是甘地為安撫國內兩大派系﹐變出兩個國家﹐讓雙方領袖也有機會當總統。

很多人以為印度人信印度教﹐特別是獨立初期大鑼大鼓地與巴基斯坦分裂。事實是印度教只佔六成多人口﹐有三成回教徒﹐餘下的一成是佛教天主教徒和基督教。當年分裂可說是亳無意義﹐印度還殘留大量回教徒﹐宗教關係依然表面平靜內裏緊張。天主基督教徒多數集中在印度南方﹐宗教信仰受數百年的殖民統治薰茶。在班加羅也有不少教堂﹐星期天彌撒和崇拜也座無虛席。依我所見信耶穌的印度人﹐大多是中產或以上層階﹐可能那始終是數百年來精英階層的主要信仰。在公司中與我最談得來的同事也是信天主教﹐除了他的英文有印度口音外﹐他的價值觀和對事物的看法﹐基本上與我們沒有大分別。

印度教是印度傳統宗教﹐大慨與中國的民間迷信一樣﹐並沒有具體的神學系統。信眾多屬低下階層﹐去廟寺拜神像祈福﹐是個很功利的信仰。年青一代對印度教的態度﹐大慨也與中國差不多。入廟拜神是傳統文化的一部份﹐不會深入思考什麼宗教意義﹐反正獲得神的祝福也不是壞事。原來印度教不會傳教﹐甚至連轉會入教也不許﹐印度教徒的身份是與生俱來。於是我問同事一個有關印度教延續性問題﹐若印度教不會招收教徒﹐每年有一個巴仙的教徒離教轉信其他宗教﹐一百年後印度教豈不會絕種。他們想了好一回也想不出答案﹐不過他們說印度教勵鼓生育﹐一個家庭有十個八個小孩﹐所以整體上印度教徒還是有增長。可是隨著經濟增長﹐生育率下降﹐受西方教育的新一代抗拒迷信﹐印度教也會面對中國民間信仰如何延繼香火問題。

回教徒雖然只佔三成人口﹐但是在街上很容易把他們認出來﹐因為女人會由頭包到腳只露出雙眼。印度天氣炎熱﹐回教女人也包得密不透風﹐也不知衛不衛生會不會生熱痱。回教徒也多是低下階層﹐很多是從印度教的賤民階層轉過來﹐不過擺脫賤民身分卻擺脫不了貧窮﹐特別是加入一個無厘頭規舉特別多﹐妨礙經濟正常發展的宗教。表面上印度是個宗教多元化的國家﹐但回教徒卻自成一群不肯融入社會主流。我與信印度教和信基督教的同事﹐分別談論宗教問題﹐基本上基督教與印度教大至互相尊重和平相處﹐但回教徒卻時常想著要把印度回教化。他們在讀書時也有些回教徒朋友﹐原本思想頗為正常也會吃喝玩樂。不過不知何解後來沉迷回教後﹐思想變得偏極端連音樂也不聽。回教為世界四大宗教之一﹐我多年來思考回教是否邪惡的問題﹐在印度終於給我找到答案。我宿舍附近很不幸有間回教廟﹐每天清晨五點也有祈禱會。回教徒每天五點起身祈禱是他們的自由﹐在外人看來最多是白痴﹐算不上是邪惡。可是回教廟的祈禱會開大擴音器﹐將他們的祈禱聲向街外大放送。結果我每天五點也給回教祈禱聲嘈醒。任何每天五點擾人清夢的人﹐必定是魔鬼派來的邪惡使者﹐ 所以回教的本質肯定是邪惡無疑。若果我有帶我的散彈槍去印度﹐一定會替天行道﹐打爆那個邪惡煩人的擴音器。這不只是那間回教廟的個別問題﹐而是所有回教廟也有的共同問題。我的印度同事也很討厭回教廟﹐可惜印度沒有嘈音管制法例﹐投設無門只好每天認受那些邪惡的嘈音。他們更說那是回教徒的陰謀﹐用祈禱聲嘈到其他人搬走﹐他們就可以霸佔回教廟附近的土地。

新聞中常聽說印度的族姓階級問題很嚴重﹐在印度生活卻沒感受到這方面的問題。問起同事﹐族姓問題多數發生在鄉村﹐在城市則是只問材能不問出身的商業社會。在鄉村地方人口少﹐每個人也知道其他人的家族歷史。大城市的人口從外地移居過來﹐只要花點錢改了身份証上的姓氏﹐就可以晉身高等階級﹐族姓分歧變得完全沒有意義。不過有些人則反行其道﹐讓自己擁有低下階級的姓氏。這是因為當低下階級著數多﹐不單大學有預留學額﹐畢業後入政府工作也特別易容。族姓制度在印度大慨已日漸式微﹐老一代父母還會介意兒女的結婚對像不是來自同階級外﹐新一代已完全不理會族姓的分別﹐比較關心實際的財富和地位。

印度現在還是很流行盲婚啞嫁﹐我同事的婚事絕大部份也是由父母作主﹐自由戀愛是背經離道的行為。雖說是盲婚啞嫁﹐未婚前還是有相親階段﹐兩小口子可以拍拖幾個月﹐若果真的夾不來可以拒絕結婚。受西方教育長大的人﹐可能會覺得盲婚啞嫁沒有自由蠻不講理 ﹐但印度離婚率比西方低很多﹐我的同事夫妻恩愛有兒有女﹐從結果來看又好像沒有什麼不好。我與印度同事研究過這個問題﹐盲婚啞嫁其實對我們工程師有著數。工程師死板板毫不浪羅﹐追求異性多數出師不利。不過工程師生活安定人工不錯﹐又不擅應酬不會外出花天酒地﹐是父母眼中的理想女婿。在供求定律下﹐選擇多自然比較容易娶到靚老婆﹐怪不得我同事的老婆個個都是印度西施。順帶一題﹐在印度的外資工司當工程師﹐不只是普通的中產階級﹐而是非常有錢的上等階級。我同事的人工是一般印度人收入的十幾二十倍﹐可以住大屋請兩個工人服待﹐怪不得他們都不願出國工作。雖然在外國工作在銀碼上收入多幾倍﹐但印度生活指數低﹐人工比起在外國好用很多。

印度遊記(完) – 後感

Taj Mahal

這文章是印度遊記的最後一篇﹐談談我在印度生活了兩個月的感想﹐反思自我與世界的關係。這次印度之旅不能夠算是被迫﹐我有最終決定權可以選擇不去﹐雖然可能對工作前途不是明智的決定。可是更加算不上是自願﹐若果要我自己掏腰包買機票﹐印度大既永遠也不會出現在我的旅遊行程表上。能夠促成這次印度之旅只可以說是機緣了﹐既然要去就不妨來則安之﹐是擴闊眼界增廣見聞的一個難得機會。

公司的設計部要登陸印度﹐趕全球化工作外判的潮流。我這次工幹的最主要工作﹐便是建立印度那邊的團隊﹐培訓新入職的當地工程司。平時在報章雜誌看工作外判的新聞﹐及不上親身經歷這麼深的體會。一般有關工作外判的主流論述﹐多數是評擊無良企業為追求利潤﹐不關心本土員工的福利﹐把工作外判便宜的第三世界﹐剝削當地的廉價勞工。可是當自己置身全球化的一環﹐又不難理解企業外判工作的決定。印度初級工程師人工雖然只是北美的八分一﹐在當地他們已經是有車有樓的中產階層﹐談不上在剝削刻薄第三世界的工人。身在北美隔著個太平洋﹐印度的廉價勞工只是賬目上的一數字﹐我們可以咬牙切齒說印度人搶走我們的飯碗。當身在印度與印度人面對面﹐與他們交朋友時一起吃喝聊天﹐就不把他們當作數字﹐而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看待。他們也是人也要掙錢養家﹐若他們的工作效率不比我們差太遠﹐我們憑什麼白收十倍的人工呢﹖

工作全球化無可避免﹐略懂經濟理論的人也知道﹐保護主義只是膛臂擋車。若果不想在全球化下被淘汰﹐只好不斷進修自我增值﹐工作價值上升要比外判的成本效益快﹐才可以逃過裁員被搶飯碗的命運。幸好印度的資深工程師和管理人材不足﹐他們的工資也水漲船高﹐現在已及得上北美的一半﹐每年還有超過一成的增幅﹐五至十年內會喪失低成本的優勢。全球化對已發展國家的工人來說﹐可以說是一面雙刃刀。若果工作生產效率低﹐或只是在做低增值的工作﹐一定不可能贏過印度的廉價勞工。可是反過來說即使印度人工八分一﹐請八個印度人卻不能取代一個北美員工。因為人力資源不是計加數﹐八個低工作效率的人一起做事﹐只會把事情弄得一團糟﹐說不定還會出現負生產值﹐要人家替他們收捨爛灘子。現實的情況大慨是﹐會用十個北美員工帶領四十個印度員工﹐用來取代原本的二十個北美員工。對留下來的十個員工來說﹐印度員工是用來增加他們效率的人力資源﹐某程度來說與使用新軟件來增加工作效率沒有分別。只要能夠步上高增值高效率的崗位﹐全球化工作外判﹐可說是令工作回報水漲船高的難得機遇。所以如果有效使用印度的人力資源﹐提高自己增值服務的競爭力﹐是今後最重要的課題。

同樣也在報紙雜誌看過不少﹐貧富懸殊是全球化另一個衍生的問題﹐這次印度之旅﹐也令我有很深刻的體會。去過印度才見識了什麼是真正的貧窮﹐香港那些整天喊窮﹐控訴的社會不公義的弱勢社群﹐簡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們在香港享受的生活質素﹐與印度貧民窟相比簡直是天堂。說實的我也膽子走進印度貧民窟看看﹐只不過是坐新德里去泰姬陵的火車途經目睹。那裏的貧民不要說住有水有電的公屋﹐環境較好的有半幅磚牆鐵皮屋頂﹐其次有骯髒的帆布帳蓬﹐最差的只有樹枝和草席﹐有的房子甚至連屋頂也沒有。貧民窟沒有廁所﹐窮人只好離睡覺遠一點的地方﹐對著火車軌脫褲就地解決大小二便。貧民窟當然也沒有自來水﹐火車沿途經過一個個咖黃色﹐不知是泥水還是雨水的小湖﹐可以看見湖的一邊有一大群牛在洗澡﹐窮人則在另一邊取水喝洗衣服。印度窮人靠什麼維生我不知道﹐不過肯定在旅遊景點行乞是其中一樣。在印度乞丏無處不在﹐管理妥善的旅遊比較少乞丐﹐在地點偏遠管理不善的景點﹐只要有外國遊客出現﹐乞丐就會好像蒼蠅一樣﹐整群出動嗡著他們的獵物。

在香港或北美等發達地區﹐窮人只是社會上一小部份不幸的人﹐ 我們的善心很自然地悠然而生﹐認為我們有捐點錢施捨給窮人。可是對著印度或其他落後地區數之不盡的窮人﹐我們不禁會反問捐錢有用嗎﹖我們有無條件行善的義務嗎﹖正如在旅遊景點遇到的乞丐﹐若果心軟施捨給面前好像很可憐的人﹐其他乞丐看見就會走來包圍著你討錢。就算你派盡帶來的現金﹐也不可能滿足所有前來行乞的窮人﹐倒不如乾脆一開始就不給錢。捐錢行善有像是有錢人義務﹐但那只限於不影響生活質素的大前題下。世界上的窮人多如海裏細沙﹐派錢幫助他們根本不切實際﹐我們可以幫到幾多人。總不成叫人真的學耶穌所講﹐要變賣所有家產分給窮人﹐讓自己也變成窮人一份子吧。可是窮人存在始終是個實在的問題﹐也不可以坐視不理。既然派錢不是辨法﹐讓他們提高生產力﹐以自己能力脫貧﹐故然是一條可行的方案。

可是現實是地球資源根本不夠用﹐若世界全部人也要有發達國家的生活水準﹐那可需要三個地球的資源。若要發達國家人民大幅降低生活質素﹐與窮人分享地球現 有的資源﹐那簡直全是滿口仁義道德的廢話。除非閣下是德蘭修女﹐可以拋棄一切去服務窮人﹐否則就只是偽善的假道學。就算是那些追求所謂社會公義的人﹐他們所 享受的生活質素﹐已是遠超在剷平主義下﹐每個人能夠分到的地球資源。因此唯一結論只有一個﹐問題的核心是地球太多人﹐那些窮人根本一開始就不應存在世上﹐他們是世界上多了出來的人。沒有生產力對社會沒有貢獻﹐只是空坐著吸納浪費社會資源。當然我們不能把窮人全部殺掉﹐一來這是違反人道的罪行﹐二來也會衍生暴力危害社會穩定的問題。不過我們倒可以防止他們來到世界上﹐積極向窮人推行節育計劃﹐免除他們出世一生受苦的悲慘命運﹐亦過減少剩人口對地球資源的消耗。當我想通了這點關鍵﹐就明白應該怎樣捐錢做善事才最有意義。我開始上網找尋有什麼非牟利組織﹐在第三世界致力推行人口控制計劃﹐讓我捐出的金錢和心意﹐能夠最有效地幫助解決世界的問題。

印度遊記寫到這裏﹐想說的話也應該說了﹐剩下的感想經歷太過瑣碎﹐也不知該如何整理下筆。若有機會重遊印度﹐到時再印度遊記續集寫出來吧。如果要我再選擇一次去不去印度﹐我既不自願也不抗拒﹐大慨我還是會說句隨緣吧。我一向對於異國文化沒有很大興趣﹐反正自己的中國文化和西方文化已多到學不完﹐用不著費心去學習其他落後國家的低級文化。不過這次印度之旅倒令我對學習文化有點改觀﹐若沒有其他國家的文化的落後作對比﹐又怎能欣賞到中國和西方文化的高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