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占士邦

Skyfall 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

第二十三套007鐵金剛電影,香港改了一個很無厘頭的中文片名「智破天兇城」,不過大陸和台灣也好不好多少,一個叫「大破天幕殺機」,另一個叫「空降危機」。其實原本電影的英文片名,是天掉下來要世界未日的意思,如果讓我譯中文片名,才不會拘泥於個「天」字,叫「末日危機」或「末日殺機」更簡單直接。英文片名倒很配合這集的主題,MI6總部被炸毀,007被迫退休復出,最後連老闆娘M也領便當。

影評一面倒地讚好,說這集突顯占士邦軟弱的一面,讓他的角色更富人性云云。在我看來,一個體能不合格,爬電梯幾乎掉下去,槍法失準,遠一點便射不中的占士邦,還是我們熟悉的那個無敵特務嗎?不再無敵的無敵特務,就好像不會衝力射球的足球小將,不懂龜波氣功的龍珠,不能變型的變型金剛,只不過是另一故事來借屍還魂,自已搬石頭來砸爛自已的招牌。

在編劇的寫劇本手冊中,主角一定勢均力敵的壞人當對手,故事才會好看。若果編劇久缺想像力,想不出厲害的壞人怎麼辦?那就只好弱化主角的能力了。這集的壞人十分低能,原本的MI6特務,不知怎樣變了犯罪王國的頭腦,竟然拘泥於向MI6復仇。如果復仇行動干脆利落也罷了,他卻犯了所有電影壞蛋都會犯通病,把簡單事情複雜化。他既然有能力炸毀MI6總部,能夠在英國本土呼叫軍用直升機,要殺M復仇根本手到拿來小事一樁,何苦要做一場大龍鳳,讓占士邦一個不小心壞了他的大事。

以前的鐵金剛電影,最後一場打戰就是高潮所在。在這套鐵金剛的結尾則完全反高潮,我們的無敵特務,搖身一變為「寶貝知多星」(Home Alone),害我以為自已看錯了電影。其實壞人有軍用直升機,一開始便用火箭炮他們送西天便行了,如果炸他們不死才用地面部隊清場。那個壞蛋毫無軍事常識,那有在空中鎮壓之前,先派地面部隊以身犯險之理。

如果不是坐長途飛機,我才不會看這套電影,白白浪費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早知選擇其他電影看好過。

007 Casino Royale 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

Casino Royal 記得以前小時候對於我來說﹐每逢鐵金剛電影上映是件大事﹐因為父親總會帶我上戲院看。每逢明珠台930播鐵金剛﹐兩父子也會坐在沙發一起看。鐵金剛系列是金漆老招牌﹐是動作電影的品質保證。鐵金剛永遠無逐憑演技角逐奧斯卡﹐永遠只是很公式的打鬥場﹐但永遠也不會讓觀眾失望。

「皇家賭場」 是第二十一部鐵金剛電影﹐這集不單是占士邦換了演員﹐由Danil Craig取代Pierce Brosnan﹐更加代表著新世代的開始。鐵金剛電影過去只是借用占士邦的名字﹐故事與Ian Fleming的原著小說沒有關連。「皇家賭場」改篇自Ian Fleming的第一部鐵金剛小說﹐講述占士邦升級為00特務接到的第一個任務。電影依足原著拍攝﹐一改以住過分鐵金剛依賴高科技武器的習慣﹐於是Q便沒有出場的機會。這部電影一改近年動作片等於特技片的潮流﹐ 捨棄濫拍到成行成市的電腦特技﹐改用傳統的真人特技。第二幕建築工地追逐內鬼﹐第三幕機場制服恐怖份子﹐全是拼命迫出來真功夫﹐十分精彩。

這集電影返樸歸真﹐一切重新開始。占士邦是個初出茅蘆的新丁﹐占士邦會因為初次殺人而遲疑﹐不過他很快就一次生兩次熟。他不是風流的花花公子﹐而是個感情內斂的殺手。跨張地單人匹馬挑了一個軍隊的威風也不復見﹐今次占士邦也會失手就擒。以往占士邦狂開金手指玩無雙﹐今次他鬥智多過鬥力﹐善用地型和對手弱點﹐沒有高科技武器幫助﹐只有靠自己實力取勝。占士邦充滿人性的爭扎﹐ 不再那個名滿天下的無敵特務。唯一沒有變的只是M﹐ Judi Dench依然是第三代的MI6掌門人。

劇本照足原著﹐沒有情節犯駁的問題﹐可以說是無可挑剔。未看時對Daniel Craig飾演占士邦有點意見﹐他左看右看也不似007﹐倒似當壞人的蘇聯特務。不過看完「皇家賭場」後﹐對他看順了眼﹐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我喜歡新一代鐵金剛的風格﹐平實不華回歸傳統﹐驚險動作元素交足功課﹐是男人看電影的必然選擇。明年將會上映第二十二套鐵金剛﹐不知會繼續改篇小說﹐還是原創故事﹐真讓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