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蘋果日報

Soul 靈魂奇遇記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Pixar的電影有一套固定的公式,把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角色綁在一起,由第一套《反斗奇兵》的Andy與巴斯光年,到《沖天救兵》的喪妻老伯與肥仔童軍,《玩轉腦朋友》的阿樂與阿愁,讓他們從質疑對方的信念中,反思並更加了解自已的想法。來到最新一套電影《靈魂奇遇記》,今次的冒險孖寶更加是兩個極端。一個是生活不如意的中年音樂教師阿祖,成世人的夢想就上台表演爵士樂。另一個是未出世已經厭世,認為人生沒有任何意義,死不肯去投胎的靈魂22號。

自命懷才不遇的阿祖,難得獲得與爵士樂天后同台演出的機會,怎料開心過頭唔睇路跌落坑渠「死咗」。他的靈魂死心不惜要從人生終點的白光逃走,扎爭中意外跌落投胎先修班的空間。在那兒塑造未出世靈魂的性格,阿祖誤打誤撞成為22號的靈魂導師,要幫助她找出生命中的「火花」,好讓她能夠從投胎先修班畢業。一個一心在陰間賴死不走,一個誓要回到人世實現夢想,於是一拍即合22號幫助阿祖偷渡回地球。豈料偷渡時發生意外,22號上錯阿祖的身體,阿祖則進入了貓的身體,於是一人一貓在流落約紐街頭。

這套電影很有說教的意味,很多觀眾看完後第一個感覺,是生命的意義就是要活在當下,享受平凡人生的一點一滴。22號從阿祖的肉體中體驗了一日人生,吃意大利薄餅,沖熱水涼,淋浴在陽光中,感受秋天的微風,聽街頭藝人的音樂,於是找到她的「火花」,獲得投胎落凡間的資格。電影中沒有明言「火花」是什麼,阿祖一直誤以為「火花」就是夢想,要不斷去追尋的人生意義。先修班中的「天使」笑他膚淺,說「火花」是比夢想更基本的活著。

《靈魂奇遇記》是美國荷里活電影,探討人生意義是第一世界的問題,世界上大部份人面對的首要問題是生存,那有空去思考人生意義。阿祖雖然生活不盡人意,好歹也是住在紐約的中產階級,有自己間屋,有個有錢媽媽,有閒情逸緻去玩音樂。試想像如果22號那一天的凡間體驗團不是去美國,而是去打緊內戰的敘利亞,又或者萬年飢荒的非洲落後國家,看她還有沒有熱水涼沖,有沒有美食吃,恐怕讓她更堅持不去投胎。最後22號跳落地球投胎時,好似她去印度或阿富汗一帶,不知道她出世後發現原來世界不像你預期,能否去陰間消費者委員會投訢不實廣告呢。

另一邊廂阿祖排除萬難,終於與爵士天后同台演出,並被邀請加入樂團。夢想成真後,他茫然若失,「乜就係咁咋」寫在面上。我也對阿祖身同感受,我在自己博客寫文章十幾年,一直夢想可以在報章寫專欄。今年有幸蘋果日報果籽刊登我的文章,我也是夢想成真。第一篇文章刊出後,廣傳給朋友威威開心過後,也是面對「然後呢」這個問號。阿祖要在夢想與麵包二擇一比較困難,一邊是可以做到退休咬長糧的鐵飯碗,另一邊是今日不知明天事的演藝事業。在香港基本上不可能靠寫字搵飯食,所以寫文章只能是嗜好,我只需要工餘時用心機寫,對得住讀者沒有呃稿費就足夠了。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我認為《靈魂奇遇記》其實有非常明顯的答案,只是大部份人都被「活在當下」這偽命題迷惑了。細看靈魂導師的回憶殿堂,不是每個人死後能成為靈魂導師,只有人生有成就造福人類社會的人,才有資格當上靈魂導師。阿祖亂扮的兒童心理學家的回憶殿堂,在戲中是用很和暖的色彩,觀眾一看就知那是個幸福的人生,相對的阿祖自己的回憶殿堂,色彩很冷淡孤清可憐,一看就知那是失敗者的人生。電影中穩藏的人生意義已經呼之欲出,人生只要努力去追尋理想,死後能當上靈魂導師,就是萬物主宰對你人生的肯定。

Talking to Strangers – Malcom Galdwell 解密陌生人

文章刊於蘋果日報

暢銷作家Malcom Galdwell曾經何時被譽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思想家之一,當年他打響名號的兩本出道作《Tipping Point 引爆趨勢》和《Blink 決斷2秒間》,以生動的小故事帶出大道理,把深奧的學術理論深入淺出地呈現給讀者,成為人手一本的經典知識性讀物。Galwell成名後的著作仍然高居暢銷榜,他的文筆仍然富有趣味引人入勝,讀者看完後仍然覺得腦袋充實,以為自已增長知識了。只是他已經缺乏了最初那份穩世賢者的靈氣,總讓人覺得成本書不過豪華包裝地說「阿媽係女人」的老生常談。他上一本著作《David and Goliath 大衛與哥利亞》已經是2013年出版,近年他忙於巡迴演講搞Podcast生意搵真銀,時隔六年終於有新書面世《Talking to Strangers》,順理成章地榮登2019年度紐約時報暢銷書榜。中文版《解密陌生人》(台譯)今年六月出版,奇怪的在香港沒有引起很大迴響,到底是香港讀者終於發現Galdwell譽過其實離他而去,還是閱讀水平退化到連很容易入口的知識類書藉也不願看呢?

若果你想很功利地用最短時間去獲得這本書的內容,你大可以連上網看雞精版的時間也省掉,因為看完這本書你不會知道如何去解密陌生人,Gladwell他自已也不知道,別被中文譯名欺騙。這本書的主題是陌生人與信任,在古代人口稀少的鄉村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親近,沒有信任的問題。當社會發展成人口眾多的城市,我們每天都要與不同的陌生人打交道,而整個社會能夠暢順運作的基礎,便是我們對陌生人有最基本的信任,相信來送信的郵差不會入屋搶劫,相信把錢存入銀行時出納員不會穿櫃桶底。可是我們對陌生人「預設的信任」卻常常被壞人利用,讓我們淪為騙案的受害者或作出錯誤的決定。從大學生去派對醉酒後被迷姦,到馬多夫(Madoff)的500億美元世紀投資大騙局,到二戰前英國首相張倫相誤信希特拉的和平宣言,Galwell都係一句「信錯人」來做總結。

若果沒有辨法無條件地相信陌生人,那總有些方法可以鑑辨對方有沒有說謊吧,可是Gladwell告訢你沒有百份百可靠鑑辨面色的方法。人的表情和身體語言因人而異,任何攏統地以文化背景作指引總會以偏慨,要不然法官面試不會讓高危罪犯保釋外出,CIA在古巴特工全被滲透多年還後知後覺,美國女生因為在殺人案作供時行為異常,結果被意大利警方誤判殺人要坐冤獄。既然不能盡信亦不能分辨真偽,那乾脆陌生人通通都不相信好了,可是這個選項並不理想,因為社會付出的成本太大。近年美國很多黑人無辜被警察射殺的案件,並不只是單純種族歧視的問題,而是源於美國警察為更加有效防止罪案,增加警察隨機截停汽車搜查來毒品和槍械,警察被練訓成假定所有人都是疑犯,於是被裁停的司機有什麼異樣,警察就本能反應地開槍自衛。

看完這本書你會知道很多很有趣味的小知識,例如美國CIA如何水刑迫供塔利班恐怖份子的詳細描述,英國廚房從媒氣轉不含一氧化碳的天然氣大幅減少自殺率等等,而Gladwell總可以把那些看似毫無關連的知識,與陌生人和信任問題扯上關係。在書未總結時,Gladwell說要保持虛心和開放的態度,深入地去理解他人變成不再陌生,除止以外沒有可以解決陌生人信任問題的捷徑。作為一般知識性的讀物﹐這本文筆流暢很引人入勝﹐書中舉出的例子也讓讀者大開眼界﹐但有點像看荷里活大片一樣﹐畫面目不暇給但內容很空洞的感覺。

若果英文程度好的朋友,我強烈建議上Audiable聽它的有聲書版本。一般有聲書只是把書本的內容朗讀出來,不過這本書的有聲版製作創新突破別樹一格,書中的訪問對白請來聲優演出,讓讀者更能投入書本中的故事。與其說這是一本書的有聲版本,不若說原本就是一個九小時長的Podcast節目,節目錄完後才把文字稿輯錄成書出版。Galdwell的正職早已不是作家,他是Podcast公司的創辨人兼金牌主播,當Netflix和Spotify都在虎視耽耽寵大的Podcast市場,《解密陌生人》以聲音主導的出版模式,會否掀起下一波出版革命呢?

Star Wars: The Mandalorian S2 曼達洛人 第二季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過去幾年的聖誕節,總有套新《星球大戰》電影上映,陪伴星戰迷共渡佳節,今年的十二月則十分冷清,星戰迷只有Disney+剛剛播放完的《曼達洛人》第二季,以解相思之苦。上季超可愛的Baby Yoda Grogu意外爆紅,冷峻的賞金獵人Mando Din Djarin當帶子雄狼,帶著Baby Yoda浪跡天崖逃避追殺,今季二人繼續上路尋找他鄉的武士(Jedi)。《曼達洛人》的西部電影風格有別於其他《星戰》電影,作為一個獨立故事,為觀眾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今季卻回歸《星戰》宇宙的大家庭,確認《曼達洛人》在《星戰》的官方歷史的定位,為迪士尼接下來一口氣開拍的眾多《星戰》外傳舖路,實行把《星戰》宇宙威漫MCU化,量產《星戰》劇集直至觀眾疲勞飽和吃不消為止。

Baby Yoda雖然萬分可愛賣萌殺死人,偷食青蛙星人媽媽的蛋,用原力(The Force)搶隔離位同學仔的曲奇餅食,為觀眾帶來不少歡笑聲,但迪士尼知道這些據頭已經不能滿足星戰迷。在上一季片尾Moff Gideon亮出黑色光劍,己經預告今季將會登場的新角色。上季《曼達洛人》故事簡單直接,照顧非星戰迷觀眾的程度,就算只看過最近幾套《星戰》電影,也能夠看得明白。今季對《星戰》知識要求的門檻,一下子從小學跳去大學程度,不單要看齊九套正傳電影,還要睇埋一般星戰迷都沒有看,要超級星戰迷才會看的《星戰》卡通《The Clone Wars》和《Rebel》,才會知道黑色光劍等於曼達洛族的「龍頭棍」,曼達洛星淪陷大屠殺的典故。

上季我還在悶納曼達洛人幾時有不準除頭盔的新規矩,明明《The Clone Wars》中的曼達洛人就不時拋頭露臉。今季Mando遇上誓要光復曼達洛星的Bo-Katan,終於解釋了那只是曼達洛人原教旨異端的古怪規矩。主演的Pedro Pascal終於可以脫下頭盔,讓觀眾欣賞他英俊的臉孔,不過與他演出《權力遊戲》時比較,明顯Mando比沙漠王子好食好住,所以變得有點身廣體胖了,不過他仍然保持性感小鬍子的標誌。Mando打倒Moff Gideon承繼了黑色光劍,半推半就加入Bo-Katan的復國運動,大慨會是下一季《曼達洛人》的故事吧。

在第十三章出場的Ahsoka,一般觀眾看起來以為只是路人武士,與Mando一起上演《星戰》宇宙最強戰力的夢幻組合,使白色光劍雙刀流非常帥氣。在資深星戰迷眼中,Ahsoka可是大有來頭,是《The Clone Wars》和《Rebel》的主要角色,在Rey之前的第一位女武士,Anakin Skywalker(即未變黑前的黑武士)的入室弟子,並將會開拍她的外傳劇集。她拒絕教Baby Yoda使用原力,是因為她是極少數非Jedi非Sith的原力者,她經歷過光明與黑暗正邪兩股原力的洗禮,明白讓Baby Yoda遠離原力保持童真,才是對迪士尼最有價值的市場選擇。觀眾也不想看到Baby Yoda拿著光劍砍人,好打得的Yoda一個就足夠了。

《曼達洛人》在企畫階段,早已傳出Boba Fett會隆重登場。他多年來在星戰迷人氣中高企,主要是因為在《星戰》聖誕特輯以神秘角色初登場,讓初代星戰迷期待一整年,而其盔甲真的很有型。若果記得他在《武士復仇》的滑稽死法,其實他是一個頗癈的角色,浪得宇宙最強賞金獵人的虛名。今次在《曼達洛人》中死而復生,終於一雪前恥重拾雄風,取回他應有的名譽,以及又一套專屬外傳劇集。

今季結局中Baby Yoda召喚Luke Skywalker來大開無雙清關,老星戰迷看到有點百感交雜。喜是再次看見熟悉角色的感動,儘管他的CG臉似打得太多Botox。悲是原本《曼達洛人》為《星戰》開創出新的方向,今季卻退回保守路線繼續販賣懷舊情懷,長此下去還可以食老本食多久。不過見《星戰》兩大吉祥物R2D2和Baby Yoda碰面,萌倒所有觀眾,就算食老本又如何?

The Expanse 太空無垠 / 蒼穹浩瀚

文章刊於蘋果日報

很多香港人對科幻片存在誤解,會把Marvel漫畫改篇的電影,又或《星球大戰》《怪奇物語》歸類為科幻片,以為有太空船有外星人就等於科幻。正宗科幻片除了要某程度上有科學根據外,最重要是帶出「如果…會怎樣」(what-if)的核心科幻命題。今次我想為大家介紹被譽為近年最佳科幻劇集的《The Expanse 蒼穹浩瀚》,爛蕃咖(Rotton Tomato)網站滿分100%的評分,第五季將於12月16日在Amazon Prime Video播放,趁這個機會把未看的朋友推入坑一起煲劇。《蒼穹》改篇自同名的科幻小說系列,該小說剛榮獲2020年度雨果科幻大獎(等同科幻界諾貝爾文學獎)的最佳科幻系列,其世界觀之宏大甚稱太空版的《權力遊戲》,而《權力遊戲》的作者George R.R. Martin更加是《蒼穹浩瀚》的忠實擁躉。

《蒼穹浩瀚》的故事發生在二百年後,科技發達人類殖民太陽系,並分裂為三大政治勢力。坐擁最多資源的地球聯邦,依然認為地球才世界的中心,只有地球才能帶領全人類。正如高達的世界一樣,地球人同樣是懶躲和貪腐的像徵。成功脫離地球獨立的火星,很有一戰前卑詩麥時代德國的影子,國家權力集中高度工業化。擁有比地球最先進的軍事技術,雖然在數量上處於劣勢,亦能在與地球的冷戰中勢均力敵。散居於在小行星帶的各殖民星,主要從事外太空採冰採礦等高危工作,受地球和火星兩大勢力控制和迫壓。那是一個水和空氣也要購買的世界,人民嚮往解放獨立渴望自由,表面上殖民星由各大企業管理,但革命軍才是枱面下的話事人。與其說《蒼穹浩瀚》是一個科幻故事,更加貼切的說是在這個非常真實的科幻舞台上,展開的一連串的架空歷史事件。科學家在木衛三發現外星生命體,人類總是犯上同樣的錯誤,但外星生命體武器化,打破三個勢力的微妙平衡,史詩式故事從此打開序幕。正如《權力遊戲》中幾個同家族不斷的權力鬥爭,儘管人類正陷入滅亡危機,地球人、火星人和殖民星人之間,為搶奪資源和權力而引發的衡突,一直是貫穿著這部作品的主線。

這部作品除了故事吸引,太空的特效非常真實外,劇中人物的描寫亦十分立體。主線環繞「劣馬號」的四人展開,他們原本是殞石採冰船的船員,在歸途上接到救求信號前去調查,採冰船被神秘戰艦擊沉,成為地球和火星開戰的導火線,他們死裏逃生卷入驚天大陰謀。船長James代表著地球,火星,小行星帶三族共融的尚高理念,他就是很典型的正義英雄主角,一心想要拯救所有人。然而當他力有不及未能盡救的時候,便作出把誰犧牲的艱難決擇。另外三位船員分別來自三地,小行星帶出生的工程師Naomi,火星軍退役機師Alex,在地球有不為人知過去的保鏢Amos。他們四人從最初只求保命四處逃亡,然後誤打誤撞兼有少少運氣,一路追著線索置身風眼之中,最後阻止太陽系大戰拯救全人類,代表著人與人只要互相信賴,可以衝破國族之間的分歧。

除了「劣馬號」的冒險主線外,三大勢力在背後權力鬥爭各有不同支線,有不少角色讓觀眾留下深刻印像。地球聯合國副秘書長Chrisjen在眾多配角中最為突出,估不到一個印度婆婆原來是比媲《紙牌屋》的權謀高手。聯合國內的野心家想趁外星病毒引發的亂局,想借機統一自古以來是地球領土的火星,挑起足以讓地球火星共同核子毀滅的世界大戰。她為和平大局著想乍傻扮慒,暗地裏與小行星帶革命軍和「劣馬號」檯底交易,還自親上陣深入險境與背後金主交涉,找出野心家叛國的證據,繼而坐上聯合國秘書長地球最高權力的寶座。在第四季中地球與火星達成和平協議後,她卻二戰後的丘吉爾的下場。和平時代來臨民心思變,選票不是用來答謝拯救世界的大恩人,而是投給為人民帶來更好明天的希望使者。她甚至淪落到為拉票造勢,出兵打擊恐怖份子引發人道災難,是否又與現實世界的政治有點相似呢。

看美劇有一個結構性的問題,不論劇集在開頭多麼好看,很多時最後總是爛尾收場,不是收視不好電視台閂水喉腰斬,就是收視太好死拖難拖埋不到尾,很少美劇能夠有善終的結局。《蒼穹浩瀚》幾乎也逃不過爛尾的命運,最初《蒼穹》在SyFy頻道播放時,正值串流大戰之初有線電視嚴重流失觀眾,加上劇集忠於物理學的太空特效所費不菲,SyFy只拍了三季便因經費問題宣告投降。幸好世界首富Jeff Bezos是個超級科幻迷,他的夢想就是人類像《蒼穹浩瀚》般殖民太陽系,他既然能豪扔百億美元成立Blue Origin研發火箭,穿針引線讓《蒼穹浩瀚》落戶Amazon只是小菜一碟。第六季大結局已經拍板決定開拍,一來有原著小說作為劇本的骨幹,二來大老闆自己也有追看,相信爛尾的機會不大,然後《蒼穹浩瀚》將成為一代科幻神劇,與《星空奇遇》同樣在電視史上名垂千古。

魔神英雄傳 七魂的龍神丸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聽到「機會嚟喇,飛雲!」這句台詞,有一定年紀的朋友,必定會聯想起《魔神英雄傳》,自動波接下一句「登!龍!劍!」。當年無線播《魔神》時我還是小學雞,憑著別樹人格的Q版機械人造型,超低能勁搞笑但又好熱血的故事,在小朋友中人氣爆燈。開創Q版機械人動畫的潮流,衍生出後來的《魔動王》、《NG騎士》等作品,笨大(BANDAI,正式名字萬代)賣玩具模型賺個盤滿盆滿。儘管這系列曾經風光一時,但拍到1997年第三輯《超魔神英雄傳》,熱潮過氣後無以為繼,差不多消聲匿跡二十年,只剩下一代人的集體回憶。

來到2018年笨大在長壽遊戲《超級機械人大戰》中,首次加入《魔神》的機體,配合新玩具系列推出市場,讓《魔神》咸魚翻生。除了長大後口袋有錢的老朋友大手筆入貨外,還吸引從沒見識過龍神號的新一代小朋友。笨大於是乘勝追擊,借30週年記念的名義,推出新作《魔神英雄傳七魂的龍神丸》(魔神英雄伝ワタル 七魂の龍神丸)。笨大的動畫說穿了就是玩具廣告,最緊要多人看才會多人買玩具,於是索性跳過傳統電視播放,不用填滿一季十三集每集廿二分鐘,直接製作網絡短片放上Youtube「BANDAI SPIRITS」任人觀看更省功夫。四月開播後受到疫情影響製作進度,結果要等到十一月尾才看到結局第九集。

創界山又一次出現危機,要召喚救世主來擊退壞人。二十年我由小學雞變成中年阿叔,飛雲卻仍然是小學生。《七魂》算是續集還是reboot也不太重要,反正我早己把二十年前看過的劇情忘記得七七八八。第一集龍神號一出場便遇上強大敵人,只能把飛雲送走自爆與敵人同歸於盡。爆炸後七色碎片散落顛倒的創界山(無想界山)各層,於是飛雲與一眾同伴展開尋找碎片砌回龍神號之旅。這輯動畫主要服務老觀眾,片頭曲和片尾曲沿用舊版重新錄製,標題和戰鬥響起就令人懷念的配樂。一開場就是我們熟悉的初代龍神號、戰神號和幻神號。人物角色與回憶中一樣,火美子仍然低低能為食鐘意玩屎;荷馬師父與時並進不用再四處找電話亭,叫戰神號只需發手機短訊,但手機沒電仍然要四處找地方充電;虎王和海火子與飛雲仍然是吵吵鬥鬥的喜歡寃家,最抵死是保留過場名物了excuse me三人組。

劇情與預期般一樣,很典型《魔神》的套路。主角來到新的一層,發現有壞人欺負村民,然後就打倒壞人去下一層。以前《魔神》一季有五十二話,可以慢慢舖排劇情,與村民交朋友增進感情。《七魂》每集只有十分鐘,感覺上十分趕戲,才剛弄清壞人是誰,便要立即進入戰鬥。由於《七魂》身負販賣玩具的重任,每一層飛雲回收七色碎片,就會召喚出不同的「乜龍號」,多些機體賣多些玩具。戰鬥場面的設計亦很古典,永遠總是開始時不夠壞人打,然後中段忽然開竅反敗為勝,使出絕招「乜龍劍」把壞人砍開。戰鬥畫面的品質是比二十年前進步了,但不要期望有《鬼滅》那種劍招特效。《七魂》保留傳統的賽璐璐分層拉鏡移動的戰鬥風格,儘管以現今的眼光看有點落伍,但懷舊可是《七魂》的最大賣點,改動了就不再是老觀眾想看的《魔神》。

不知是否疫情關係,趕工刪減了應有的情節。無想界山明明有七層,飛雲才打了四層就到終點。最後一集一口氣推出三台新機體,每台機體出場只有十數秒,劈招必殺技就急急腳落場。復活後的龍神號為追求力量而黑化,想不到笨大竟然如此政治不正確,黑化就等同邪惡是不夠進步歧視黑人的觀點。七色「乜龍丸」和「龍乜丸」輪流群摳黑人龍神號,打到它變回白人龍神號,肯定是種族歧視的仇恨罪行。飛雲應該要包容接受黑人龍神號,因為Black Lives Matter啊。在眾人把龍神號漂白後,編劇才記起仲未打壞人boss,由於時間緊迫趕完場的關係,加上反正壞人玩具又不賣錢,飛雲以極速秒殺壞人boss收工。

笨大是日本最賺錢的玩具公司,把《七魂》放上Youtube免費任看,只賣為了二、三百元一盒《七魂》新機體的玩具,怎樣看都不似是笨大賺到盡的作風。原來《七魂》那些新機體玩具只是前菜,主菜是剛剛在Tamashii Nation 2020發佈的Metal Build Dragon Scale龍神丸。一隻至少二、三千元的Metal Build已經不能算是玩具了,這個級數的產品是給有錢的大人買回家供奉的收藏品,來彌補小時候沒有錢買玩具的遺憾。

我的英雄學院(第四季)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自從《少年Jump》三大台柱的《火影》和《死神》完結後,就只剩下《海賊王》在獨挑大樑,《我的英雄學院》(以下簡稱《英雄》)大慨是新世代中的小台柱。《英雄》是非常王道公式的熱血少年漫畫,在未來人類基因突變擁有超能力(稱之為「個性」),正義的英雄聯盟大戰邪惡的壞人,簡單易懂黑白分明。主角綠谷在機緣巧合下,承傳了最強英雄All Might的超能力,入讀培訓職業英雄的雄英高中,與1A班的同學們一起為正義而戰。漫畫2014年開始連載,2015年便急不及待動畫化,動畫版由骨頭社(Bones)負責製作,一貫該社的高畫質超流暢的動作場面,配合讓人熱血沸騰的超能力打鬥,讓《英雄》成功衝出日本和亞洲地區,在歐美地區亦大受歡迎。動畫版經已出到第四季,剛剛上月於Netflix上架。

在上一季1A班同學仔考取英雄臨時執照後,今季眾人被分派到不同專業英雄的事務所實習,這個時候出現能夠令個性無效化的「消抹子彈」,讓綠谷捲入新的危機。上季的主要壞人「敵聯合」今季退居幕後,新壞人組織「死穢八齋會」登場,而第四季上半部的劇情,就是眾英雄攻入「死穢八齋會」,勇救制造「消抹子彈」原材料的小蘿莉。《英雄》始於是賣打鬥的少年漫畫,沒有深入去探討超能力衍生的社會問題。《X-Men》電影第三部亦有類似「消抹子彈」的藥物,可以讓變種人變回成正常人,令萬磁王站出來反抗以「治療」之名抹殺變種人,捍衛變種人異於常人的人權。這兒的壞人Boss翻修可沒有那麼遠大的目標,他制造「消抹子彈」的目的,竟然只是打算把「消抹子彈」和「復原劑」販賣圖利來振興黑社會,好歹他也應該說說大道理癈話,要回復沒有超能力的正常世界云云的門面話。

今季與之前三季最大的分別,是故事集中在主角綠谷身上,1A班的其他同學仔的戲份相對簿弱。在死穢八齋會篇中,配角的戲份主要在新角色夜目和通形百萬身上。夜目是All Might前助手,擁有預知未來的超能力。正如其他作品中擁有類似的超能力者,他們總是逃不出遇見自己死亡的例行公式。他曾預見綠谷會被翻修殺死,但無敵的主角光環當然可以改變未來。通形百萬這個新角色非常搶戲,甚至比蓋過主角綠谷的風頭。他是雄英高中的三巨頭之一,擁有穿透任何物質的超能力,與綠谷一起在夜目的事務所實習。他與綠谷對英雄理念的堅持上有許多相同之處,首先兩人都是All Might的忠實擁躉,抱著英雄要拯救苦難者的偉大使命感。相對綠谷天降橫財般的獲得超能力,通形本身的穿通能力本身非常弱,久缺攻擊性限制又多,完全不適合做英雄。通形抱著無比的決心苦練,練成可以穿透所有物理干預,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無敵狀態。在通形為小蘿莉擋「消抹子彈」,令自己永久失去超力後,單憑拳腳真功夫與翻修戰鬥,拼死爭取等綠谷趕到的五分鐘,難怪夜目認為他比綠谷更適合當All Might能力One For All的接班人。通形為救小蘿莉而無悔失去個性,正如上一季中All Might戰鬥至油盡燈枯失去個性,比有主角光環護身的綠谷更加展現出英雄的精神。(題外話,若果不是救人見人愛的小蘿莉,而是要救人一個麻甩佬,你估通形還會不會捨身擋子彈?)

第四季後半部回歸校園日常,拼湊立立雜雜的過場情節。通形雖然成為無個性者,不過作為小蘿莉的照顧者/疑似男朋友,仍然經常在雄英高中客串出場。在讀者投票中比主角更高人氣的爆破,很可憐的他與轟只有兩集的劇份,臨時執照補考班的另類特訓,販賣溫情馴服失控的幼稚園生。後半部的主要劇情是日本校園動畫必備名物,主要用來服務觀眾的校園文化祭,1A班同學仔輕鬆搞笑地載歌載舞。這篇的壞人犯罪紳士雷聲大雨點小,進化後的綠谷一個人輕易地把他擊退,骨頭社的作畫也救不回原著中戰鬥的乏力。通常文化祭中男女主角的關係會向前邁進一大步,可惜綠谷和無重力女孩兩人卻繼續感情遲鈍,反而綠谷更加在意小蘿莉的笑容,莫非小蘿莉才是真命天女隱藏女主角。最後兩集講述轟父安德瓦榮升新頭號英雄打進化版腦無,戰鬥處理上無疑很熱血,字面上的很燃地火力全開,但由接近路人級的配角去擔當第四季的最終戰,讓整季有點頭重尾輕的不協調感。可能動畫版第一季只有十三話的關係,令之後每季二十五話的高潮戲移了位,上一季All Might大戰All For All是卡在一半,今季綠谷100%威力全開大戰翻修也是卡在一半。

《英雄》第五季將於2021年春季番播放,緊接第四季劇情的漫畫篇幅,要一路去到追上最新連載進度的超常解放戰線篇,才有一個比較像樣的高潮位作第五季結局,希望下一季最精彩的戰鬥終於不用再卡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