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隨想

生日隨想

每個人每年也有一個特別日子﹐這個日子就是生日。正確點來說﹐生日是指出生的那一日﹐所以生日應該正名為出生紀念日才對。年紀大了對生日越來越沒有感覺﹐這天除了很多人和你說生日快樂外﹐與其他要返工的日子沒有大分別。晚上外出吃飯慶祝生日﹐今年特別些原本想去吃齋﹐去到竟然發現餐廳逢週三休息﹐結果改去酒樓吃了一頓很普通的晚飯。今年生日值得一提的地方﹐是有個身在海外的老朋友﹐打長途電話給我唱生日歌。以前她是我們公司的御用生日歌星﹐每個人生日也會點唱。不過自從她離開公司後﹐我們失去生日會的色彩﹐變成只是食餐好點的午飯。

自細我對生日也沒有很大感覺﹐可能屋企人對生日不太重視。我對父母賣生日禮物的期望﹐大於對生日本身的期望﹐長大不大一歲﹐反正感覺也差不多。印象中小時候我沒有搞過生日派對﹐細個我很羨慕其他小朋友﹐可以在麥當奴開生日會。到現在這還是一個童年情意結﹐不過咁大個人去麥當奴叔叔生日會很醜怪﹐還留待將來給我的孩子搞吧。我先天對雞蛋敏感﹐所以在發明雪榚蛋榚之前﹐我從來沒有機會切蛋榚吹蠟蠋﹐大慨這是我生日意識簿弱的原因吧。

上到大學後我的生日意識漸強﹐因為我發現了生日的功用價值。生日是一個成班朋友約出來玩的最佳藉口﹐那個時候不論是誰的生日﹐節目一律卡啦OK唱歌飲酒。其實有沒有人生日也是這樣玩﹐不過有人生日出師有名﹐會玩得比較開心瘋狂。生日的第二個功用價值﹐是用來發動追女仔攻勢。在生日在一般人心中是個特別的日子﹐你約會心儀的女生一起過生日﹐其實已是在明示暗示你對她有意思。如果她又肯答應赴約的話﹐那等同發放一個很正面的訊息﹐那麼追求成功在望。後來有拍拖之後﹐我堅持生日正日一定要過二人世界﹐與朋友開生日派對可以在週未搞﹐生日兩個人去吃西餐很浪漫。大慨是因為小時候過生日時﹐父母也會帶我去吃西餐﹐下意識認定生日應該要吃西餐。

午夜十二點的鐘聲敲起﹐標誌著新一天的來臨﹐亦代表生日的完結。生日前一天是很平凡的一天﹐生日後一天也是很平凡的一天﹐那生日這天又有什麼特別之處呢﹖若果生日的意義在於吃大餐切蛋榚收禮物﹐那究竟生日做特別的事所以特別﹐還是生日那天很特別﹐才會做平常不會做的事。三十一歲零三百六十四天﹐與三十二歲零一天相比﹐真的有分別嗎﹖

Blog Tag: 一起「征服世界」吧!

我一向很少玩blog tag﹐不過今次暗黑熱血影兄開的實在太有趣﹐讓我忍不住也要參上一手。事源早幾天影兄那篇「征服世界是可能的嗎?」書評引起很大迴響﹐發現征服世界原來是不少人的童年夢想。影兄特別為此開了個blog tag﹐大家交流一下征服世界的心得﹐順道糾集志同道合的朋友。有興趣征服世界的朋友﹐不妨一同回答以下幾個問題。

  1. 什麼時候開始想征服世界?
    小時候大約是小學時期吧﹐也不記得最初的慨念是來目動畫還是占士邦電影了。
  2. 征服世界為了什麼?
    人望高處嘛。有什麼理想比征服世界更加偉大﹖
  3. 你做過最接近征服世界的事?
    家中收藏有六枝槍﹐過千發子彈。
  4. 人才、資源、技術力,三者中那樣最重要?
    一定是技術力﹐征服世界總要擁有天下無敵的邪惡武器吧。

  5. 怕有英雄人物出來嗎?
    不怕﹐只要公關做得好﹐黑也可以變白。征服世界的才是英雄﹐擋我著一律是壞人。

  6. 有沒有找過其他志同道合的人合作達成夢想?
    當然想找﹐眾志成城嘛。但可以去那裏找﹖總不成登報紙請人吧。

  7. 暫時在征服世界之路上最大困難是?
    懶。

  8. 秘密基地想設在那兒?
    一定要在外太空﹐要高科技嘛。總部最好設在月球﹐又或者殖民衛星。

  9. 你覺得征服作戰有什麼必要器材?
    第一當然是巨大機械人。沒有機械人如何作戰﹐總不成用飛機大炮這樣低科技。第二是超級大殺傷力武器﹐如太陽炮﹐ 反物質炸彈之類。沒有絕對武力﹐如何統治世界。

  10. 如果你可以當一個惡黨首領,會選那個組織?
    自護公國。如果沒有白色惡魔出來搗亂﹐他們差不多可以完成征服地球的大業。

  11. 你最欣賞最想招攬的惡黨幹部?
    若正義和邪惡是對等對質的話﹐楊威利和萊因哈特當中﹐一定有一個是好人有一個是壞人﹐我就要當壞人那個好了﹐這樣就解決了軍事執行者的人選。至於科研部門﹐我選Gundam Wing那五個怪博士。

  12. 什麼時候,你會打消征服世界的念頭?
    發完白日夢的時候。

各位征服世界同好:

暗黑熱血 – 一起「征服世界」吧!(Blog Tag)
Yan’s space? – 一起「征服世界」吧!(Blog Tag)
域拉科格 – 一起「征服世界」吧之黑暗企業篇
All or Nothing – 一起「征服世界」吧!(Blog Tag)
浪漫飛行 – 一起「征服世界」吧! Blog Tag
獨臂的獨立地 – 一起「征服世界」吧!(Blog Tag)
穆穆珠寶屋 – 一起「征服世界」吧!(暗黑熱血的Blog Tag)
Voice Up – 世界征服バトン

沒有屍體的喪禮

上週日我和女朋友前住西雅圖參加她一位長輩的喪禮。 那位長輩是洋人﹐在上星期因老人痴呆症去世。她的喪禮是在市郊一所墓園內的殯儀館舉行。由於她和家人也沒有宗教信仰﹐喪禮亦沒有什麼特別的儀式。靈堂外有簡單的接侍派發她生平簡介﹐也放了很多她生前的照片。而靈堂前有親友送的花藍﹐在其中的一面牆上翻放死者的幻燈片﹐唯獨是沒有喪禮中必定會看見的棺木﹐我想大慨會在喪禮開始後才抬進來吧。我們到達殯儀館時間已差不多﹐在坐下不久喪禮就開始。死者的女婿當喪禮的司儀﹐先簡單的介紹死者的生平﹐以及在場的家人﹐接著司琴演奏一曲音樂給死者﹐再下來的就是親人朋友憶述有關死者的故事。由於我不認識死者﹐其他人說的有關她的事跟我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其他人說到聲淚俱下我卻不覺感動﹐總括來說就是死者是一個好人。往事說畢後喪禮就完了﹐大伙兒一起到隔鄰的房間用茶點﹐害我還在熱切期待看死人﹐結果連棺木也沒有見得著。沒有屍體的喪禮﹐就好像沒有壽星仔/女的生日會﹐沒有新郎新娘的婚禮一樣﹐給我一個總是缺少點什麼的感覺﹐這令我不禁思考這個喪禮的意義。

一般而言喪禮的意義可以分開幾個層面來說。我一向認為喪禮是為活著人而辨﹐而不是為死去的人辨的。撇開要為死者超渡的傳統迷信不談﹐不論東方宗教的輪迴轉生﹐西方宗教的天堂地獄審判﹐或是現代無神論人死如燈滅的思想﹐活著的人是不可能亦不需要為死去的人作任何事的。喪禮中的宗教儀式﹐在神學或哲學上對死者沒有直接影響﹐反而對來參加喪禮的人﹐倒在心理上有一定正面的作用。

對和死者最親近的人來說﹐喪禮來賓會送上慰問和關心﹐可以讓他們得到一時的慰藉﹐但是會不會來得太遲太少呢﹖在初聞死訊時帶來的心靈震撼﹐是最需要身邊的人去支持﹐在喪禮時第一波的衝擊已 開始平伏﹐慰問也變得聊勝於無。而在喪禮過後適應失去死者的新生活才是最大的挑戰﹐又有多少來賓會在喪禮過後﹐還不繼作出支持鼓勵呢﹖要關心不在喪禮一時﹐反而喪禮前後才是最重要的時間。

有些人來參加喪禮是抱著和死者見最後一面的心態﹐就好像是看電視劇要看結局一樣﹐出於自己潛意識中責任﹐要來送死者最後一程。這也是我出席所有喪禮的最主要原因。

不過在剛剛我去的喪禮﹐既沒有宗教儀式﹐亦沒有屍體看﹐我也不會去真心慰問一個我完全不認識的人﹐那這個喪禮還剩下來的就只有世俗的意義了。淪為好日不見的舊朋友聯宜的藉口﹐或各來賓嘗面出席晒排場的機會。那和一個普通的節日酒會有什麼分別呢﹖

唯一的可慰的是茶點招待十分美味可口﹐有各式曲奇巧克力外﹐還有燒牛肉芝士火煱﹐波菜﹐蟹肉和磨菇﹐三款不同味道小批。不過前後來回駕五個多小時的車程﹐專程去吃荼點可很不划算呢。

敘舊

在這個感恩節的長週未﹐我前往洛杉磯參加了喇沙老朋友的婚禮。
我在加洲逗留了不足四十八小時﹐這可以說是一個十分緊湊的行程。
這次超短LA之行﹐有一半是為了出席婚禮﹐而另外更重要的一半﹐
是和其他喇沙的老朋友敘敘舊。在那份十人電郵名單中﹐
有七個人從各地前來。雖然只有短短兩天相處的時間﹐
但大家也很久沒有如此開心地暢遊。

從中學畢業到現在﹐也超過十年了﹐大家可以說變了很多﹐
也可以說沒有變了多少。有的已經結了婚﹐也有的快有小孩子﹐
當然還有些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女朋友﹐真的有點為他擔心。
外貌身型的種種外在因素固然變了﹐但性格就真的是三歲定八十﹐
各人在性格上的特徵則和中學時代沒有兩樣。有幾位在以前不算得很熟絡﹐
在畢業後也沒有特別的共處﹐畢竟我們也一起上學玩耍了好幾年﹐
之後也久不久通訊見面﹐我們己經摸熟了大家的處事方式。
今次再聚頭絲毫沒有疏離的感覺﹐反能夠和了解自己脾性的老朋友一起﹐
覺得很舒服自由自在﹐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今次行程我們玩得很開心﹐可是就嚴重睡眠不足﹐平均每天只睡了四小時。
第一晚落機聚在一起後﹐我們吹水傾計到三四點才肯去睡。
第二天卻要一早起來﹐當兄弟班陪新郎去搶新娘。
擾攘了一整天的婚禮後﹐我們還要去唱K唱到三點鐘才回酒店。
今次唱K我可終於有點吐氣提眉﹐以前他們常常笑我唱歌走音﹐
經過女朋友的特別訓練後﹐我可有幾隻可以拿出來見人的飲歌。
不至於失禮人。最後一天的早上﹐新郎特別抽空出來和我們飲茶﹐
雖然婚禮上我們灌他飲酒﹐他話我們沒有人性﹐但也可以說是夠晒朋友了。

可惜歡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很後悔沒有請多幾日假留在LA玩﹐
飲完茶後我要趕搭飛機回來溫哥華﹐但他們幾個就慢吞吞﹐
去到機場時發現check in counter空無一人﹐害我幾乎以為趕不出搭飛機。
在回程的途中有個小小的插曲﹐飛機經過Mt. St. Helen的上空﹐
機師特地從廣播叫我們觀看火山冒煙的奇景﹐
我也把這難得一見的景像拍下來留念。

這樣大家就回到正常的生活了。之後我們在電郵中憧景著﹐
在下一次誰結婚時﹐大家又有機會走在一起再敘舊呢。

下筆甚艱難

原來寫文章是這樣艱難的事。
自從學生年代上作文課以來﹐十多年沒有寫過非報告的文章﹐
而用中文下筆在移民後更少之又少。
執筆忘字不懂拆倉頡碼﹐這些技術上的困難固然免不了。
但最大問題是我發現自己是一個拙於表達的人。
很多時候腦海中有一些零碎的靈感﹐
寫了出來後卻不知道怎樣把它們的連貫起來。
有時就算可以勉強串連起﹐橫看豎看也是不太通順。
也有的時候文章開了頭﹐寫到了一半靈感無以為繼﹐結果只有草草收筆。

女朋友老是說我為人太過科學理性﹐搞不懂文科藝術的事情。
寫散文隨筆不同寫報告﹐寫報告有碗話碗有碟話碟的寫依畫直說﹐
但寫散文則要舒發自己的感情或表達自己的見解﹐
難就難在要用非量化的方法去告訴讀者自己的想法。
很多時候我只懂用好或不好去形容一件事﹐
頂多是加上口語常用的單字形容詞﹐如絕勁正等﹐
這些形容詞其實說了也等於沒有說﹐
讀者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是褒或是貶﹐
不如索性打個分數給幾顆星星算了。

回想起來以前上作文課﹐老師也沒有特別教我們如何去寫文章﹐
教也只是給我們教那些樣板式的公函﹐或者肉肉麻麻的舒情文。
大慨和學其他事一樣﹐想文章寫很好﹐除了多寫多看外﹐沒有其他法門。
自從開始想寫文章後在看報紙雜誌時﹐除了以速讀的把內容看過﹐
有時也會慢下來看看行文佈局用詞﹐研究專欄作家如何去寫一篇出好文章。

早幾天看報紙﹐有篇文章說起查大俠寫社論的逸事﹐
話說查大俠寫下筆前先在腦中想好了文章的大綱﹐
開始動筆就可以一起呵成的成完整篇文章﹐
完了不用如何修編就可以發稿了。
雖說不可以拿查大俠作比較﹐但可是看看我自己寫文章時﹐
除了想好了題目外起頭第一段外﹐其他大綱細節一律欠奉。
坐在電腦前面想到了什麼就寫什麼﹐把腦子像倒垃圾的將所有點子倒了出來後﹐
就慢慢的用鍵盤剪剪貼貼﹐名乎其實的砌一篇文章出來。
用電腦去砌文章這玩意雖說是方便﹐長久下去會可養成文思混亂的壞習慣。
希望每天寫一篇半篇文章﹐慢慢磨練自己寫作的技巧﹐
有天可以一次過順序的完成一整篇文章吧。

緣起

俗語有話﹕先敬羅衣後敬人。在現實生活上﹐一個人的包裝是十分之重要。尤其在接觸新朋友時﹐從外表留下的第一個印象﹐住住影響其後大家發展友誼的機緣。在虛擬網絡上﹐一個人的個人網頁﹐就成了包裝虛擬衣服。個人網頁就是讓網上新朋友留下第一個印象的地方了。

過去幾年間﹐因為很多的緣故﹐我那個人網頁給掉荒了﹐一直也是掛著建設中的牌子關閉著。在幾個星期前某的一天﹐忽然間我想把網頁重新開啟﹐大慨認為自己頹癈久了﹐也是時間該重新上路吧。

大學時期建立的網頁﹐花了很多心思在花巧設計上﹐反而實實在在的內容則少之又少。好像一個養眼但膚淺的女孩子﹐是不可能帶來長久的吸引。最後不單只訪客﹐連我自己也對那個網頁失去了趣興。

今天人大了成熟了﹐看女孩子也懂看內在美﹐不會只單單的追求外表。這一次重新建立個人網頁﹐我希望在內容上更加充實﹐會以發表文章為骨幹﹐把網頁變成讓大家認識我的平台。

其實寫文章一向不是我是專長。自幼雖然看很多書﹐但除了交功課外﹐平時絕少機會動筆。過去幾年閒時上討論區﹐和別人交流討論多了﹐引發起我對寫東西的興趣。其實也談不上是認真的寫作﹐只是把腦中想到的念頭寫出來。若不把它們寫下來﹐很快的就會忘記得一干二淨。這樣也可以說是作為年青(也快變成中年)的生命留下一點點見證吧。

平日生性疏懶的我﹐現在寫一點點東西也覺得十分吃力。開始寫作時只有零零碎碎片段﹐要把那些靈感串連起來﹐變為一篇通順的文章﹐中間還差一大段距離。加上在外國生活久了﹐中國底子變得弱了﹐很多時候也會執筆忘字。至於用英文下筆﹐對沒有任何語言天份的我就更加困難了。希望讀者能對我生疏難看的文筆多多包涵。

在未來的日子裏﹐希望能透過網上的文字﹐讓大家後另一面認識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