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说明

感谢HORACE 借给我HORACE.ORG. 自2014年以后陆续写了点对于香港的感想。没想到国内敏感词,动则得咎。想想不放心,这些文章换电脑都存在了博客上,自己没留底,所以在这里做个备份,也算是重温自己以前的一些心路历程。

第一篇光谱

59年 在庐山会议上。毛要给彭德怀按罪名,可是彭德怀的立场本来就是坚定不移的支持共产主义。怎么弄呢? 不知道是刘少奇还是周恩来,想了一个算半开脱半莫须有的罪名。说彭德怀还是属于左边的,不过毛主席站的更左,所以相对起来彭就向右了。最后给按了个右倾机会主义的罪名, 所谓右倾:就是站在左边向右倾着;所谓机会主义:就是现在没有确切证据,但是彭是无时无刻不等待着机会倒向右边的。其实,客观的从政治理念来看,彭德怀其实也是很左的,非常的共产思维。 他在59年和毛的区别就是,他有一条底线,不愿意用放卫星,虚报生产等手段的这种谎言夸大,来不必要的过分论证共产主义的优越性。而在毛眼里,彭这样的表现就和之前那些反对他的右派合流了,是为了反对毛。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中立–其实在政治上的光谱,并没有绝对的,完美的中间点。即使存在,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自己的政治观正正好好的在中间。社会中人群的政治观无非就是从极左到极右两个极端中间分布而已。 我不能代表其他人,我甚至不会标签自己是理中客,但是我对自己政治观的自我认识是偏右,我认同追求民主自由宪政。 但我虽然追求民自宪,那也是有底线,我不愿意为了追求中国的民自宪,而踏过了煽情,造假,炒作这条线。 这和当年彭德怀不愿意和毛一起放卫星一样道理。 今天,在那些认为认为了追求民自宪,可以过谎言,煽情,炒作,造假那条线的人看来。我自然站在了他们的左边了。所谓的左倾了,从这些极右的眼中,我这种人仿佛和左派五毛合流了。 其实他们要是能心胸气度高一点,站在高一点的视野看,他们就会发觉,我这类人和五毛在政治光谱上的距离还是很远的。

客观–人当然都标榜自己客观。然而,每个人的观点,其实只能是那个个体的主观视野观点。 真正的客观,只能成千上万个个体的主观观点汇流,那些重叠部分才形成了,所谓的客观(条件也好,事实也好)。客观是不会因为个体的喜恶政治左右而改变的。

客观是一种结果,只能认知,接受而无法追求的,或者自我标榜的。 甚至有时候多数人的共识也不一定就是客观,(假如这共识违背了科学原理)

理性– 理性是一种态度,看待问题的思维秩序的自我习惯或纪律。 对待病,坚持相信双盲实验结果有效的药物治疗的叫理性。相信老奶奶祖传偏方,认为老奶奶一定对的不会害自己的就是感性。 这个感性理性的例子可以延伸,所谓理性感性的分野就是思维判断的习惯问题、对于类似事件,你是情感上的以立场判断还是习惯性的梳理一边事件可还原性,选择一个能经的起各种推敲的解释。 理性在任何时候都不会站队合流,因为理性是一种习惯。

 

理中客 现在网上有一种批评理中客是暴政帮兄的声音。 理性是习惯,中立是立场,客观是一种结果,三者并没有关联性。 最多只能说,客观来说,现在中国愿意为了民自宪而跨过煽情,炒作,造假那条线的右派不是很多。在那些过了线的右派公知来看,那些不愿意过线的右派仿佛和左派五毛合流,进而成为了暴政的帮凶。 个人认为这种看法是感性的而不是理性的。和当年毛对待彭德怀的批评只是一个镜子的两面而已。

本文只为笔者个人主观看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