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evangel

Social Choice and Individual Values (2nd Ed.) – Kenneth J. Arrow

早前介紹過《阿羅不可能定理》,雖然是諾貝爾經濟學家撰寫,始終於那是二手的導讀入門,於是找來了阿羅的原著《Social Choice and Individual Values》來看,原著比導讀《The Arrow Impossibility Theorem》還要薄,只有一百二十頁,與說其這是一本書,不如說是一篇長論文。

原著寫得比導讀艱深難讀,最大問題是論文的寫作性質,作者在書中回應其他學者的理論,但只在參考索引羅列出處,不熟悉那些理論的讀者看得一頭霧水。主要論點《阿羅不可能定理》在原著中的名稱為The General Possibility Theorem,則是很枯燥的數學邏輯推理,用first principle去定義social welfare function非常學術,對數學和邏輯有一定程度的要求,不適合一般讀者,還是看導讀簡單易明。

除了理論的推論外,書中的前言和結語中,作者寫下他政治哲學的觀點,反而是這本書比較有趣的地方。很多人誤會這本書反民主又或者支持民主,其實作者只不過是研究一個學術問題,社會中眾人如何理性地得出共識。古代的神權和王權政治是一言堂,可以檢視當權者有否作出理性的決定。現代西方政治是民主和資本主義,兩者分別透過民主程序和市場機制,去找出社會中的共識。市場機制是經濟學的主要課題,而阿羅理論精辟之處,是把民主放入經濟學理性決定的框架內檢視。

功用主義的派系的經濟學家,主張透過計算utilization去決定社會應該如何分配資源。阿羅則屬於反功用主義派,他認為每個人之間的utilization不能放入同一標準來衡量,沒法衡量比較根本無從計算maximization。決定不同人不同意見的方法,只有按每個人的indifference map去作不同選擇的優次排名。阿羅的民主程序假定資訊完全透明,每個人都誠實地按心中意願去排名,沒有策略性投票或含淚投票輸少當贏。這個排名更加不是單一議題單一投票,而是過將所有社會的決策選項排名,理論其實是一個思想實驗多於實際投票操作。

作者在書中舉例子的民主制度,是用來決定社會上的資源分配,是按每個人不同的品味選擇,去分配不用數量的社會資源,人與人之間又如何作出資源交換。例如煙民分多些煙,酒徒分多些酒等。有趣是作者論述民主制度中公平慨念的兩難題,禁慾主義者鼓吹禁煙禁酒,那若果最終政策共識是禁煙禁酒,那酒徒煙民是否可以分多些麵包,去補償他們失去煙酒的損失呢?民主制度的本質,到底是選民品味的選擇,基於他們自身利益作出的決定,還是透過公開辯論,凝聚社會共識的機制呢?除了個人意志外,社會共同體又沒有意志呢?投票本身是尋找共識答案的工具,還是投票本身也有其本然價值呢。作者提出的問題,比他解答的還多。始終這本書不是講政治哲學,關於民主制度的本質,在此只是伴碟小菜,多少篇幅能深入討論問題。

這本小書是政治哲學的經典,買回家放在書架能突顯閣下的知性和讀品味。至於想理解《阿羅不可能定理》的朋友,看導讀版比較適合。

Obsolete (Youtube Originals)

串流平台大戰正進行得如火如茶,原創內容成為吸引觀眾入會的策略,Netflix重金自己出資拍日本動畫,Youtube的付費平台也不甘後人,請來虛淵玄編寫劇本,由真實系機械人巨匠高橋良輔當系列構成,拍了這部只有六集每集十二分鐘的《Obsolete》。第一集可以在Youtube免費試看,其餘的五集要入會才可以看,不過真的有人會付費看Youtube嗎?

同Neflix的原創日本動畫比較,Netlfix那邊是很正常的日本動畫,Youtube拍這套實驗性濃厚,看完六集都不知該算是第一季,還是只不過是一個小時長的預告片。整套動畫無頭無尾無故事,只是不同戰場的片段,介紹幾個主要角色出場。真實系機械人在日本市場越來越少,反而在鬼佬宅界卻有一定的捧場客。

第一集欺騙觀眾入坑的意圖很明顯,美軍海軍陸戰隊的機械人小隊,空降某南美國家森林突襲敵人。外骨骼式小型機械人,配上很現實軍事化的裝備,非常有裝甲騎兵的影子。第一集就是由頭打到尾,全CG的戰鬥場面製作精美,但過場的文戲實在不敢恭維,CG人物面相完全沒有和風,貫切寫實系的真實風格非常鬼佬化,最要命是人物表情動作生硬,感覺在看漫畫多過動畫,不過反正這套主角是機械人,人物崩壞就由他了。

第二集開始先解開機械人的謎底,感覺上虛淵想寫小型化機械人如何改寫現代戰爭,但又不想機械人成為大國軍隊的專利,於是拋出動畫史上最荒謬的外星人,外星人到來不要是征服地球,亦不是要文化交流開後官,他們作用就只是送給地球一大堆小型機械人,多到第三世界的窮人也人人有一台,用來代替牛去耕田或代替驢子去搬貨物,然後就是小型機械人軍事化改變世界。

第二集講非洲游擊隊靠小型機械人的機動性,加上一般游擊隊的普通火力,如何擊退裝備精良的美軍坦克車隊。第三集講僱庸兵守衛中東煉石廠,第四集講印巴邊境雪山擦槍走火,最後兩集回到非洲內戰,講述一個童兵的成長故事,奠定小型機械人壓倒性的軍事優勢。每一集的故事放在小型機械人普及化的世界觀中,可以算是寫得不錯的大時代的小故事,刻畫現代戰爭的規則如何被新科技改寫。可惜無論戰鬥打得如何真實,都沒法掩蓋背景外星人免費送一大堆機械人給地球的荒謬,換了作天神和人類開玩笑,把一堆機械人丟落凡間也行。

若果你為看這套動畫而付費加入Youtube Premium,你肯定會十分失望,這部根本不算一套完整動畫。Youtube在串流大戰中,單以日本動畫來衡量,至少輸Netflix和Amazon十條街。不過有人出資拍真實係機人番,又拍得不過不失,始終是一件好事。

艾梅洛閣下II世事件簿 -魔眼蒐集列車Grace note-

老實說,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Fate,我已經睇完動畫上網補完背景資料,還是對故事的來龍去脈一知半解,Type-Moon拋了一大堆設定給觀眾,然後呢?那些世界觀設定沒錯是很錯中複雜,但有沒有為增加故事性,還只是故弄玄虛在耍觀眾。這部《艾梅洛閣下II世事件簿 -魔眼蒐集列車Grace note-》(以下簡稱《事件簿》),雖然沒有Fate的冠名,這部作品是Fate/Zero的外傳,講述第四次聖杯戰爭召喚了征服王的少年韋伯後來的故事。

韋伯在Fate正典中也算是很重要的配角,一來他是少數參加過聖杯戰爭存活下來的魔法師,二來他是凜和士郎在時鐘塔的老師。第四次聖杯戰爭後,韋伯被時鐘塔大家族之一「收養」,當直正承繼人的「童養胥」,兼任家旅領土和現代魔法系的教授。以Fate的一實作風,若果要細說背景的話,大慨可以寫上數千字。總了韋伯的新名字是艾梅洛閣下II世(以下簡稱二世),有權力有地位,亦有一堆麻煩事等著他來解決。

故事走推理小說的風格,不過觀眾又再一次被Type-Moon欺騙了。在魔法的世界發生什麼事,也可以魔法去解釋,觀眾根本不可能如常地推理,反正就是編劇說了就算。二世在故事中當魔法偵探,他也常說不需要理會如何犯案,只要思考犯案的動機就可以破案。故事由幾個案件串連起來,既然開宗名義是偽推理,就無從評用推理小說的角度去評價。一如Fate系列以住的傳統,我也不分出是超展開還是神伏筆。故事氣氛是很緊湊,謎題亦充滿懸疑性,戰鬥場面則略為遜色。人物描寫很有趣,不過省略太多背景,若果不做功課補習,肯定會看得一頭霧水。我不是Fate的死忠粉粉,沒有玩過遊戲,沒有看過小說,只是看過以前的動畫版,要完全明白劇情的內涵非常吃力。

故事前半部以幾個案件交代人物關係和世界觀,後半部就是主菜大案魔眼蒐集列車。案件詳情不在此評論,反正就是很多細節和計中計。動畫只改篇了原著小說的頭幾卷,魔眼列車中系列的大奸角首先出場,又是整天把起源掛在嘴邊,還召喚出偽英靈當手下。無啦啦彈個偽英靈出來,有沒有違反本傳的設定,劇情合理嗎?我也不知道了,反正在魔法世界什麼也有可能發生,要不然故事也有可能是平衝世界,有另一套聖杯戰爭的遊戲規則。

二世本人手無縛雞之力,戰鬥就由門下弟子負責,其中最受寵的學生是灰姑娘,有外掛威能特別好打,故事中的戰鬥由她一手包辨。在動畫中灰姑娘姑且算是正印女主角,好打得又暗戀著老師二世,可惜故事中關於她的描寫不多,她的身世可以說完全是個謎,連她的寶具可以變身大鎌刀的爛嘴方塊,也完全沒有題及過來歷。要上網補完才知她是Saber的複製人,擁有阿瑟王的能力,英靈的複製打偽英靈,翻版對冒牌,大家半斤八襾,最後打過平手,雙方全身而退,也算還了給觀眾在Fate/Zero中,Saber沒有與征服王過招的遺憾。

《事件簿》小說還有好幾本,相信會陸繼改篇成動畫。掛著Fate這塊招牌,相信不會拍得太差,觀眾也有心理準備,要做功課才看得明,童叟無欺,願者上釣。不是Fate粉,又不做功課的話,就不要怪故事不清不楚了。

反斗奇兵4 Toy Story 4

《反斗奇兵》第一集1995年上映,當年看電影的小朋友,今天已經長大成人。2010年《反斗奇兵》第三集,Andy長大離家升讀大學,把一眾玩具送給小妹妹Bonnie,對玩具的愛薪火相傳,已經是觀眾心中的最完美結局。不過迪士尼又怎會讓人氣IP系列就此完結呢,今次繼續拍第四集賺錢,觀眾害怕新作會畫蛇添足,把一代經典弄成爛尾。幸好電影上映後好評如潮,反思貫穿原本三部曲的中心思想,,為這個系列注入新的生命力。難道玩具的人生意義,就只有和小朋友玩耍?

在預告中出現的新角色小叉,完全顛覆前作中對玩具的想像。Bonnie在學校垃圾筒,拿一隻膠叉做勞作,貼上眼睛加上手腳,與它玩耍賦與它生命,從垃圾脫變成一件活生生的玩具。戲中很多的笑位,是小叉不接受自己是玩具,堅持自己是一件垃圾,要投垃圾筒自盡。胡迪為保護小主人心愛的玩具,於是出生入死大冒險,只為救回小叉讓小主人重拾歡笑。可惜戲中看不到Bonnie如何與小叉玩耍,很難想像小女孩會鐘情一隻垃圾膠叉。不過小孩子的想像力豐富,什麼也可以是當成玩具,只要玩得開心就好了。

大家還記得胡迪的女朋友牧羊女嗎?胡迪的女朋友不是翠絲哦。牧羊女在第一二集她的戲份不多,第三集時更消失了,想不到今集強勢回歸,終於和胡迪修成正果。之前三集一直在強調,玩具一定有個好主人,為小朋友帶來歡樂,就是玩具的生存意義。我在看前三集的時候,總是覺得這個想法有問題,我自己就是收藏玩具多過玩玩具,不過講故無謂駁故。估不到今集連這個中心思想也撤底否定,沒有主人的玩具反而自由自在,不怕遇到壞主人或失寵入箱封塵,自己的命運由自己決定。

到最後胡迪揀與牧羊女雙宿雙棲,放棄那個不再愛他的小主人。雖然他思想開竅了大快人心,但如此簡單地推翻前三集的主題,真的好嗎?胡迪和牧羊女就好像食了Matrix中紅色藥丸,知道了玩具不用依靠人類的真相。不過他們自己解脫獲得自由後,又不去解放其他玩具,讓巴斯光年翠絲等人,面對再次被打入冷宮變垃圾的命運。另外有一點不得不吐嘈,牧羊女明明是陶瓷公仔,她如何可以變裝換衫呢?

The Arrow Impossibility Theorem – Eric Maskin and Amartya Sen

拖了幾個星期,見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慘敗,鬆了一口氣後,才有心情寫這篇書評,討論一下阿羅不可能定理 (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 這個民主的悖論 (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 又被稱為 “Arrow’s Paradox”) 。

自從反送中運動以來,據我在網絡平台罵戰的觀察,一般港人不論藍絲或黃絲,都不會質疑民主制度的必然合理性。不似一些被中共洗腦的小紅粉(有港人,也有海外華橋,不過以大陸人居多),會說香港今天的亂局,正好印證民主制度的失敗, 所以中共的極權專政比民主優勝云云。事實上今天亂局的主要成因,正正是因為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

大部份小紅粉蠻不講理思路混亂,純萃絡網曱甴,不用浪費時間理他們。偶然有些偽知識份子小紅粉,竟膽敢挪用「阿羅不可能定理」,宣稱世上沒有完美的民主投票方法,從而偷換慨念,說民主制度不可取。我可以寫包單任何打著「阿羅不可能定理」旗號反對民主的人,肯定沒有看原著理論,仍人格誠信破產的騙徒。(提外話,若果見到有人用「甲>乙>丙>甲」的循環排名去講「不可能定理」,那個人肯定無料到,兼嚴重誤解「阿羅不可能定理」。循環排名那個是Condorcet悖論,十八世紀已經提出來,「阿羅不可能定理」覆蓋的範圍更廣笵。)

這本《The Arrow Impossiblity Theorem》,收錄了兩位諾貝爾經濟學家Eric Maskin和Amartya Sen於哥倫比亞大學關於「阿羅不可能定理」的演講,連同寫引言(opneing remarks)的Joseph Stiglitz和寫評述及感言的主角Kenneth Arrow(阿羅本人是也),這本書的作者有四位諾貝爾經濟學家,全部都是學術巨星,可謂星光熠熠。Sen的演講部份主要是論證「阿羅不可能定理」,定理本身不太難明白,只是很基礎的數學推論。Maskin的演講則論證majority rules投票方法在大多數的現實情況下,能夠滿足阿羅提出的四個條件,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薄薄一本百五頁的小書,深入淺出地把「阿羅不可能定理」解釋清楚。

說了這麼久,那麼「阿羅不可能定理」到底是什麼東西呢?Arrow原本是研究公司如何運作的經濟學家,用數學去論證股東如何投票作出商業決策,結果他的理論同樣適用於民主選舉。Arrow理論中的民主選舉,是一個為學術討論而設想的完美選舉,沒有種票,DQ候選人,假地址投票,蛇齋餅糭買票等現實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有一群人有幾個不同選項,每個人心中排列選項的優先次序不同,如何在眾選項中挑選出最多人滿意的選項;而何謂最多人滿意,是指投票的結果必需合乎以下四個原則。

  1. 投票選項排名沒有限制 Unrestricted Domain (U)
    在「阿羅不可能定理」中,投票並非常見只能選擇一個選項的投票方式,而選民必須把所有選項按優先次序排名。(U)是指選民投票時排名沒有任何限制,在得出來共識的排名亦沒有任何預設的限制時,必定存在一種點票的計算方法,能總結歸納出一個(只有一個)明確是投票者共識的選項排名。假若選民選票中的選項沒有改變,只有點票方法改變(如分組點票),卻導致不同的選舉結果,那就違返(U)的原則了。點票的計算方法在定理中稱之為”social welfare function”,簡單來說就是一條數學公式,把所有選民的投票輸入,計算出投票者共識排名的答案。阿羅指出必需有這樣一條公式的存在,但沒有明言公式計算的方法。現實中有好幾個點票方式,能夠乎合(U)的原則,不過更多的情況卻是違反(U)的原則,例如北韓預知結果的選舉,又或者功能組別分組點票等。
  2. 無關選項不影響結果 Independence of Irrelevant Alternatives (I)
    任何兩個選項排名的共識的計算,只能來自選民關於那兩個選項的排名,選民關於其他無關的選項的排名,不會影響那兩個選項的結果。若果選舉的結果是「甲>乙」,不會有為出現第三個選項「丙」,讓選舉結果變成「乙>甲」。舉個例子:香港區議會選舉,假若一區只有兩個候選人,不論「泛民對建制」或「本土對建制」,「建制」都一定會輸;可是當同時出現三個候選人,「本土」和「泛民」互相分薄票源,結果「建制」執死雞勝出,俗稱「鎅票」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單議席單票制,就違反了(I)這個原則了。
  3. 選舉結果要如實反映民意 Pareto Principle (P)
    若果所有選民都選擇「甲>乙」,那麼選舉結果不可能出現「乙>甲」。這是一個純數學上的原則,除非選民人數很少,在現實中不可能出現所有選民對「甲」和「乙」兩個選項的排名都相同,這個原則可以理解為點票方式最基本的測試。要得記「阿羅不可能定理」中,選舉結果並不只有一個贏家,選民投票是所有選項的排名,共識的結果也是所有選項的排名。舉個例子,選票中有「甲乙丙丁」四個選項,有假定所有人都選擇「甲>乙」(如「丙>甲>丁>乙」或「丁>丙>甲>乙」等等),那麼如果點票方式會出現「乙>甲」共識的結果,那就違反了(P)這個原則了。
  4. 沒有一個人可以左右選舉結果 Nondictatorship (D)
    「阿羅不可能定理」中的”dictatorship”不單是指字面定義的獨裁者(如習帝),還包括某些點票方式,令某人手握決定性的一票,可以左右最終的選舉結果,不論其他選民如何選擇。原版「阿羅不可能定理」中「獨裁者」的定義是只有一個人,嚴格上獨裁集團(例如特首選委會小圈子選舉)並沒有違反(D)的原則,後來其他政治學者和經濟學者就這個問題補完(D)的論述。

每個原則獨立來看,皆是公平選舉不可缺少的要素。但Arrow以他的不可能定理指出,數學上四個原則不可能同時並存,所以不存在公平的民主制度。因為篇幅所限,我不在此複述「阿羅不可能定理」的證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看,簡來來說是(U)(I)(P)並存就必定會產生(D)。

Maskin在書中的推論則指出,在現實中(U)並不需要,因為選民的投票意願,通常會按政治光譜作出排名。若果考慮政治光譜的現實因素,收窄(U)原則以容許有某些排名限制,例如把政治光譜從左到右編排,預設選舉結果不可能出現不按政治光譜的胡亂排名(稱這收窄原則為「(U’)」)。如黃絲會排「本土>泛民>建制商界>建制土共」或「泛民>本土>建制商界>建制土共」,但絕不會出現「泛民>建制土共>本土>建制商界」的排例,同樣地藍絲亦不可能出現「建制土共>泛民>本土>建制商界」的排名。那麼,不可能定理就化為可能,因為有民主選舉制度能夠同時乎合(U’)(I)(P)(D)四項公平原則了。

下次當你聽到有人引用「阿羅不可能定理」去攻擊民主制度時,不要被他偽知識份子的包裝嚇到,你可以大大聲叫他收皮,然後叫他回家好好讀書,不要出來亂吠獻世。

城市獵人劇場版- 新宿PRIVATE EYES

《城市獵人》曾經風靡一時,紅透全世界,不單有我們的港產片版本,還有韓劇版,甚至法國版。還記得當年無線在深夜播,開創深宵追看卡通的先河。非常搞鬼傳神的粵語配音,一句「肥婆奶奶」簡直是經典。後來讀大學某年暑假,我更一口氣把整套漫畫煲完。至於舊動畫版和劇場版,我也不記得自己看過那些了,畢竟已是廿多年前的事。

今次三十週年新劇場版,孟波(太習慣了舊中文譯名,正確名字應是冴羽獠)仍然風流咸濕,槍法如神,正經起來非常師氣。惠香仍然一百噸大鐵鎚,外表男人婆內心溫柔,今次還有穿起婚紗。冴子,海怪和美樹與記憶中完全中一樣,電影甚至請來聲優原班人馬,不論是故事,氣氛,笑位,動作,百份百原汁原味,還有貓眼三姐妹客串出場,老觀眾倍感親切。故事是很例牌的保護美女,今次的壞蛋是高科技軍火商,千揀萬揀,選了新宿作無人兵器的試驗場,於是主角眾人大戰無人機,保衛新宿的和平。

故事的大橋其實不合格很夾硬亂來,惠香小時候拯救被人欺負的書蟲,長大後竟然成為靚仔天材科學家兼軍火公司老闆,還要對惠香一住情深念念不忘。可惜他的角色設定低能,注定要做傻仔被孟波戲弄。大奸角反智無能,打無人機的戰鬥很虛,基本上就是硬滑稽加主角威能,槍林彈雨也可以完全射不中,不知是否自動瞄準程式有bug。如果我是買家就一定不買了,完全射不中目標,硬件規格多強也沒用。美女父親是無人機的開發主任,被殺前把腦波控制的密碼設定為女兒瞳孔。大老闆不是請了美女當隱形眼鏡的模特兒嗎?拍廣告時偷偷地掃瞄她的瞳孔有多難,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要跟蹤又暗殺。噢~ 中段老伯拉麵街美女被傭兵追殺,若果一下不覺意一槍爆頭,無人機豈不是永遠無法解鎖,還是奸佬一早知道庸兵永遠打不中,所放心庸兵派去追殺孟波呢。

這電影成也懷舊,敗也守舊,老觀眾很落意重溫熟悉的橋段,不過今時今日套用上世紀那套公式,不免顯得過時落伍。孟波心心眼飛擒大咬,上世紀是很好笑的笑位,在現今#metoo橫行的新世代,完全不覺得好笑。這套電影是拍給老觀眾看的,新觀眾一來看不慣,二來看不明白,新觀眾就不要勉強看了。

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 – Mark Manson

去年的「世紀大辯論」,讓我對Jordon Peterson有點興趣,於是走了去看他那本《12 Rules for Life》,結果看了兩章已經被悶壞了,他寫得還長氣囉唆過阿婆。反正想看一些做人道理的書,結果陰差陽錯的讀了這本《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不要被這本書的名稱嚇壞,其實這都是一個教做人的書,而我認為寫得比Jordon Peterson更好看。

這本書第一章粗口滿天飛,我認為是純萃是行銷策略,不嘩眾取寵又如何吸引讀者呢?接下來的章節作者用字有所收歛,看到尾我甚至懷疑是不是看錯另一本書,竟然寫得似模似樣以文載道。書中的道理說穿了一字咁淺,人生最重要的價值是什麼?很多人為追求所謂的成功,結果卻迷失自我不快樂,面對那些世俗的眼光,倒不如他媽的誰管他。書本的副題是「反常識去過好生活」,不知我是否一向不喜歡看那些「自我幫助」的書藉,反而對書中的做人道理有他鄉遇故知的感覺,把我一直以來的人生哲學寫出來,讀起來十分暢快。

書本開宗名義,說明很多世事,對人生來說,其實亳不重要,想要過好生活,先要放開追求「好生活」的幻想。不用勉強自己做另一個人,你選擇擔心什麼事,決定你人生的好壞。若果你事事擔心,那其實你並沒有作出任何選擇,你的人生沒有排好優次順序。不是叫你壓抑自己的負面情緒,而是接受自己失敗和不幸,學黃子華說句「那又如何?」。聽起來很禪,大慨這本書的道理,真的有點禪。書中穿插很多作者自己的人生經歷作例子,這本書也許只是作者對自己人生的反思,既然思考了便索性寫出來說給其他人聽。

整本書我認為最好的建議有兩項。第一項是不要害怕平庸,現今社會上有一股風氣,認為人生要與眾不同才活得精彩,在社交媒體不能只像土豪般炫耀財富,更要炫耀其他人沒有的特別體驗。不過統計學告訢我們,世界上大部份人都是平庸,過著營營役役的一生,勉強自己去追求不屬於自己的生活,只會帶來煩惱。我的人生很平凡,但我也可以活得精彩,作者並不是在酸葡萄,而是一種生活的態度。第二項是不要追求快樂,追求快樂很虛無飄渺,並不會帶來快樂,亦不要害怕面對困難,只有死人才不會面對問題。你應該挑選什麼難題去解決,快樂就在解答困難的過程當中。我想起了很久以前聽過的一番話,快樂就好像小狗的尾巴,若果你只崑追求快樂,那你會不停地在原地轉圈,只要不斷向前跑,快樂便自然跟著你後面。

題外話,這本書台灣譯作《管他的:愈在意愈不開心!停止被洗腦,活出瀟灑自在的快意人生》,譯名一貫地台式嬌情,不過只少保存「管他的」三個字的神髓。大陸版有兩個譯名,平時大陸譯名總是照字面直譯,今次大概書名有粗口被和諧了,變成四平八穩的《重塑幸福:如何活成你想要的模樣》和《不在乎的精妙藝術》,聽起來頓成作者大力鞭韃的那些「正能星」書藉。可惜香港沒有自己的中文版,如果有的話,書名譯作《屌!又如何?》幾咁傳神呢。

Call of Duty: Mobile

《Call of Duty》(以下簡稱CoD)是老牌子射擊遊戲,自2003年面世以來,前前後後推出了超過三十個續集。騰訊與雪暴傾談版權移植成手機版,在十月初很低調地上市。手機版很忠誠地保持CoD的軍事風格,畫面精細度與家用機版自然不能相提並論,但與其他同類型的手機遊戲比較毫不遜色。射擊遊戲很講求流暢度,在我那台三年前的旗艦機上玩,絲毫沒有跳格和滯延的問題,在程式碼的優化上騰訊做得不錯。自推出以來我差不多每天也有玩,午飯時段在公司幾個大男人圍在一起打CoD,重捨當年讀大學住宿舍晚晚LAN party的樂趣(噢~ 不小心暴露年紀,我讀大學的年代,還未有Wi-Fi)。

遊戲本身相信不用我多作介紹,遊戲分為兩個主要模式。有傳統的五對五計分戰,殺死一個敵人有一分,死後可以立即復活,那一隊先取五十分為勝。另一個就明抄PBUG的大逃殺,一百個人兩手空空跳傘落戰場,鬥快執武器執子彈執裝備,殺至最後一人(或四人小隊)就食雞。

裝備畫面

傳統計分戰勝在速戰速決,地圖不算很大,梗有一個敵人係附近。最快可以三分鐘KO對家,慢也最多不過十分鐘。有時上飯堂飲咖啡或下午茶時,可以蛇王偷懶打一兩局。在計分戰玩家可以累積經驗解鎖不同槍械和配件,資深玩家或課金金主有理論上有優勢。不過遊戲配對盡量級數相近的玩家,所以打起來其實分別不大,最多是我能使用的絕技只有自動機關炮,而敵人有高一級的直升機轟炸之類。絕技要累積殺死一定數目的敵人才可以使用,去到可出絕技時勝負已經很明顯,那只是錦上添花讓遊戲早點結束矣。

至於用經驗值換取或用課金賣的各式不同槍械,我個人主觀地認只是另類skin,沒有太大實際用途。沒錯遊戲中準確重現不同槍械的特性,不過我通常只會用習慣了那枝9mm衝鋒槍,很少轉用其他槍械,其實初始武器那枝M4也很好用。計分戰不時會搞搞新意思,例如萬聖節有鬼屋地圖,只準使用狙擊槍或火箭炮的限定戰,那些槍械在正常戰中很少人用,當每個人都被迫用不就手的武器時,遊戲又幾有趣幾好玩。

大逃殺

大逃殺一局十五二十分鐘,自己一個人玩不太好玩,因為很容易死掉出局。但四個人組隊面對面坐在一起玩,感覺完全不同非常好玩。戰事中不幸身亡的話,只要隊友拿到狗牌你就可以復活,縮地後重新跳傘返回戰場。我不喜歡《Fornite》的古靈精怪的戰術,所以很少玩,比較喜歡《CoD:M》與《PUBG》的真實軍事風格。《PUBG》推出時我沉迷了好一會,不過我已經沒有玩好一段日子,只有最初那張地圖的記憶,不能說是很客觀中肯的比較。《CoD:M》執槍方便很多,只要跳落地圖上主要區域,沒有遇對敵人或立即殺死他,就可以執到足夠玩到尾的槍械和彈藥。《PUBG》的槍械和裝備種類繁多,時不時要手動去清理裝備。《CoD:M》就相對地簡單,主要分三種口徑的槍械,散彈槍和火箭炮,我的最愛是一枝5.56或9mm輕機槍配一枝7.65狙擊槍,遠程偷襲和埋身肉搏都得。

最緊要坐直升機

《CoD:M》每個隊員可以選一件特殊技能,最基本的回血和偵測敵人,到進階的飛索爬牆等等。我最喜歡使用的技能是招喚喪屍,看見敵人躲在屋內或張開防壁時,隨手扔一個喪屍手榴彈過去,趁他被喪屍圍咬時,衝過去亂槍送他歸西。另一個很好用的技能是彈射椅,當用跑也不夠藍圈縮地快時,用彈射椅射上天空滑翔飛行逃脫。組小隊玩大逃殺勝算很高,尤其是隊友能夠溝通合作無間。我們的戰術是跳傘後不要爭食,一人一個各落去執槍執彈藥。如果有敵人不幸與我們降落同一地區,我們保持數量優勢逐個擊破,兩把槍一定射得快過一把槍。執完裝備後就坐直升機走人,接下來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追著空投裝備的貨櫃,不停執天掉下來的高級武器,遇到敵人就順道殲滅。去到最後縮地時,全隊人從直升機跳下,佔領高塔山坡等等制高點。如果之前執到紅外線狙擊槍,基本上敵人連影也看不見我們就全滅了。遊戲中火箭炮是直升機的天敵,不過很少人浪費一個槍位去執,直升機是最全安全的交通工具。

噢~ 幾乎忘記了,《CoD:M》是課金手遊,不過我玩了成個月,完全沒有理會那些課金升級買皮的選項,連按入也費事完全沒有看過。不要問我這個遊戲值不值得課金,我真的不知道,亦沒有興趣去知道。我完全沒有課過金,整個小隊都沒有人課金,不過我們玩得很開心,而且日日有雞食,有得贏特別覺得好玩。我們幾個中年男人組小隊打大逃殺打過不亦樂乎,誰說打手機遊戲是後生仔的專利。

Children of the Mind – Orson Scott Card 心靈之子

《Xenocide》是《Ender》四部曲的最後一部,感覺上卻像第三部寫得太長,要分開上下集兩本書出版。《Ender》系列首兩部小說連續兩年榮獲星雲獎和雨果獎,可惜第三部把故事寫爛了,第四本小說有點雞肋,平心而言寫得其實還可以,只是有失科幻大師的聲名。

繼續上本小說的故事發展,耶穌三位一體,Ender就一位三體。他在超空間走了一圈,創造多了兩具身體出來,於是一個靈魂有三身體。Ender的年老身體在這集退場,整理好與老婆感情關係的後事,就化成灰消失了。代表Ender美好一面的少女版姐姐身體,與養子一起尋找可以移民逃難的星球,然後Jane派遺他們秘密任務,找出製作基因病毒的始作俑者。代表Ender邪惡一面少年版哥哥的身體,則與天材少女去說服聯邦召回艦隊。作者有關未來的想像很八十年代,八十年代日本經濟世界第一,於是他就理所當然地認為在未來世界,日本財團仍然在背後操聯邦政府。一個星球一個民族的想像,寫小說寫起來很方便,小豬星的西班牙天主教殖民地,中國星,日本星,還有太平洋島國星。

天材少女與大和哲學家在語言上的交鋒,互鬥謙卑讀起來是很有趣。作者論述日本人的民族性,中央大國與邊垂小國的不同心態。以日本為唯一原彈受害國的身份,去對照小豬星球面臨黑洞彈的滅絕威脅。可以說是作者嘗試將歷史申延去科幻未來,他在小說題出的論點很有啟發性,不過為了劇情需要論據太一面倒。若果他可以在不悶死讀者的大前題下,更深入探討不同文化的根基,如何申延去適應外太空時代,也許這本小說也能贏得科幻大獎了。

擊退聯邦艦隊和尋找基因病毒的元兇,去到最尾都是依靠Jane的外掛大能輕易解決,《Ender》四部曲去到最後一部,說她是正印主角也不為過,反而Ender的本體變成路人。之前說到聯邦超空間網絡大熄機,企圖去消滅Jane,原來她早有後著,在島國星自稱宇宙神招收了信徒,幫她的記憶備份。作者花了很多筆墨去描寫Jane熄機後靈魂的經歷,在越來越細的超空間網絡游走,與蟲后和小豬星母樹的集體意識共嗚,最後取得少女版姐姐的肉身,由智能電腦轉生成為人,仍然要保持與網絡的靈魂連系,根本就是一個犯規等級的存在。作者長篇大論寫Jane初進肉體的感覺,太慨後來的科幻作品同類橋段寫得太濫,先入為主地認為這段寫得有點俗套,儘管很有可能後來的作品都是參考它。

《Ender》系列本傳完結了,還有外傳《Shadow Saga》和前傳《Formic Wars》十多本小說,心大心細不知應否繼續看Ender世界的故事。有點擔心作者不斷食老本呃讀者,看十多本小說需要很多時間啊。

Granblem 滿月之戰

當年《魔法少女葉奈》採用高達式的戰鬥,我已經在等待何時才有正式的魔法少女機人番,上季原創動畫《Granblem》終於珊珊來遲,完美地將魔法少女與機械人結合起來。故事是很典型的魔法戰爭,七個魔法少女參加月滿之戰,爭奪被封印千年世界的所有魔法力量。打到剩下最後一人就可以當上至尊魔女,雖然不是聖杯但功能大同小異,都是萬能願望機之類。

天然呆系可愛少女,意外被卷入魔法機械人大戰,坐上擁有強大魔力的白色機械人,每逢月圓之夜參加聖杯爭奪戰。戰鬥在結界內進行,地形和背景相對簡單,製作組可以集中資源描繪機械人。機設走頭大身細的SD風格,二來戰鬥以魔法為主,反正打打下可以召喚大魔獸,機機人被破壞的手手腳腳,也可以借用魔力重生,觀眾不會有真實系般追求戰鬥合理性的期望,只要打得爽就可以了。雖然有近身格鬥戰和滿天飛的槍戰,戰鬥還是以大場面和氣勢主導,有點似當年自由高達開彩虹炮削人棍的速度感,不過今次就沒有濫用兼用卡的問題,電腦模型去畫機械人戰鬥有這個優點,一場追逐戰可以拍很多鏡頭角度。《Granblem》戰鬥場面的質素,以一間新的動畫公司來說,特別是在有限的製作成本,算是交出亮麗的成績了。

故事的角色全女班,一個男性角色也沒有,亦沒有什麼百合情劇,很簡潔清新。雖然是打生存戰,魔法少女分成兩派,主角的朋友們和敵方壞人。頭兩個被打敗的魔法少女,機械人中魔法石被破壞就強制退場,完全沒有生命危險。有點似是在玩運動打比賽,出局後在校園日常中做朋友做喇喇隊,壞人也不過是小孩子妒忌爭勝的情緒,表面上很歡樂和平。

下文包含劇透,未看的朋友慎入。

中段開始故事轉趨黑暗,在魔法戰爭中死亡,整個人的存在會被抹掉,沒有人會記得她,聖杯有可以改寫現實和歷史的能力。原本只是紅髮魔女跟班的青髮魔女,忽然搖身一變成大魔王,她是聖杯製造出來的人偶,原意是試煉聖杯爭奪戰的參加者,在漫長的歲月中暴走了,想自已做至尊魔女。演她的女聲優很出色很入戲,青髮魔女十分搶鏡,相比下兩個主角就平淡無味了。後段也不知算不算超展開,反正萬能魔法可以把任何事情也合理化,觀眾只好講故不要駁故。主角的好朋友黑髮魔女,原來才是真命天子,而主角只是她潛意識製造出來的人偶。說起來這個遊戲很不公平,其他魔女只有一台機械人,黑髮魔女就開外掛,開多一個分身駕多台機械人參賽,原來冠軍是一早內定的。

至於黑髮魔女要消滅所有魔法的願望,理由其實十分牽強,似是編劇看完Fate Zero,順手拈來求其給她一個大義名份。至少我在故事中看不到魔法之惡,聖杯已經被封印千年,基本上世界已經沒有魔法。主角最後因為沒有魔法,所以從世上消失有點造作,反正是萬能願望機,怎樣不選擇一個聰明的願望。選擇要消滅所有魔法,還是選擇永久封印所有魔法,對現實世界來說沒有差別,只要魔法繼續還存在,就可以順便讓主角成為人了。不過有編劇一點抵讚,故事沒有長篇大論扮高深講為什魔消滅魔法,反正就只是一個推劇情的工具罷了。

既然連魔法少女也可以crossover機人番,還剩下什麼類型的動畫未玩crossover機人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