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hevangel

Mastering pandas for Finance

自疫情爆發各國央行狂印銀紙,股市瘋狂大上大落,吸引不少人進場投資投機。買賣股票總不能盲模模亂信網上貼士,要自己做功課研究市場資訊,發掘價格波動的趨勢。Python是最流行的程式語言,因為方便好用又多library,差不多日常寫程式都用它。以前研究股票會用Excel,pandas基本上就是Python的Excel,Excel做到的功能,試算表統計數字畫表等等,pandas全部都可以做到。

看pandas我最初只是上Towards Data Science看tutorial,基本大致明白matrix計算的原理和如何寫程式,然後不知怎樣信手貼來這本Mastering pandas for Finance來看。這本書多code多圖少字,可以當成跟著做的練習,簡單地示範如何用panads製作,所有睇市要用的分析工具。由最簡單的下載價格資訊,畫股票圖計算平均線,到計算期權的各種greek,計算portfolio風險管理,甚至電腦自動操盤也有教。

這是一本入門級的書,有個應用目標去學pandas,比起其他書的虛構例子較沒那麼枯燥。書中關於股票計算知識的簡介,亦是一個很好的溫習。書中的程式例子只是一個起步階,像菜單一樣為讀者介紹有什麼項目可以做。到真正自己寫工具去分析股市場時,基本上完全不到書中的範例,因為有其他更加好用library。本書只有三百多頁,照書中的練習打入電腦執行一次,大約一兩天就做完,就算不懂pandas也很簡單容易上手,不過就需要有Python的基本知識。

有時看網上直播見投資專家用Metastock,幾百美元一個分析股票軟件,左看右看python加pandas有齊所有功能,還更加flexible更加powerful。

Cynical Theories – Helen Pluckrose and James Lindsay

文章刊於蘋果日報

近年西方社會興起一股「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風氣,只要說錯一句「政治不正確」的說話,不論說話本身的內容如何合理,輕則被「社會進步份子」公開批鬥被迫道歉,重則飯碗不保群眾向顧主施壓要炒其魷魚。在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其間,有大學教授因為說了句「眾生平等」(All Lives Matter),被學生群起攻擊在校園示威而丟失工作。《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以違立公平競爭為由,反對自稱為女性的男人參加女子運動項目,明星紛紛割蓆,避免與她有闤的電影工作,網民更燒書抗議。哈彿大學校長指出男女基因有差別影響腦部發育,有可能是導致某些學科男女比例失衝的原因,而這說法某程度上是有科學根據,結果也是被公審後離黯然離職。

西方文化左翼的社會平權運動,從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爭取平等權益,逐漸變質成另類文化霸權,容不下任何反對他們的聲音。只要不同意他們的觀點,就算是公開的理性討論也當是仇恨言論,然後對反對者擸巫式的殺無赦。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從六七十年代爭取男女平權,種族平等,同性戀非刑事,高舉自由主義的左翼,如何成為審查言論的千禧左翼呢。去年出版的《Cynical Theories 犬儒理論》一書,正是近半個世紀西方「文化戰爭」的最佳導讀。此書在Amazon哲學類書藉排行榜高佔首位,《華爾街日報》和《金融時報》年度好書推介,《時代雜誌》政治和時事類年度推介。作者James Lindsays和Helen Pluckrose,更是前幾年Grievance Studies Affair的「幕後黑手」,揭穿一眾立場行先,未調查已有結論的平權研究(如性別研究、文化研究、Queer理論、後殖民理論、種族理論、傷殘研究和肥研究等等)背後的荒謬,並指摘那些學界中的學術論文,大多是鬼話連篇的回音谷。

作者並非右翼或保守主義者,他們是傳統廣義上的左派知識份子。從本書的副題「『社會公義運動』如何把所有事情都與種族、性別,身份政治扯上關係,而這又會為社會帶來什麼傷害」中可見,他們對千禧左翼走入歪道深感憂慮,希望從這股反智文化的風氣中,守護西方社會民主自由的基石 —— 言論自由、理性和科學。

說在前頭,雖然這本書是入門書藉,但並不容易讀。若果聽到「後現代主義對父權社會的迫壓和強烈控訢」只令你聯想起周星馳,開卷前要有心理準備,因為這本書的首要任務,就要令你明白那句子中每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作者並沒有嘩眾取寵,他們儘量中肯地解釋那堆「乜乜理論」、「物物批判」(統稱為「批判理論」),從六十年代到現今的轉變,引述每個時期「批批理論」的重要學術著作。

「批批理論」由反抗社會上既有的不公義開始,到世紀未時平權運動取得一定成果後,便要找下一個「不公平」的受害者去永續抗爭,找不到便自己製造新的受害者出來。「批判理論」原本只是大學中的象牙塔學術玩兒,經過對幾代學生的潛移默化,慢慢感染荷里活、主流傳媒和文化界中人,繼而把影響力擴散開去,終於成長為新興的文化宗教,信徒深入社會的每個階層。

要明白「批判理論」的問題,首先要從問題的根源開始說起。所有「批判理論」都是源於後現代主義,深受傳何(Foucault)和德理達(Derrida)等後現代理論的影響。

(1) 現代主義高舉客觀真相(如科學),後現代主義則認為客觀真相不存在,一切都是由社會權力結構產生出來的幻象。於是在「後殖民理論」的研究中,非洲國家為什麼貧窮不是用經濟學去解答的問題,因為經濟學是白人的學說,非洲貧窮必然是殖民主義者的陰謀。

(2) 既然真相不存在,所有定義的界線都不存在。於是誰是女性不再由基因(生物學)或意識(心理學)去介定,而是性別自主可以隨意決定自己的性別。極端的會認為,性別凌駕於性,人的性取向,不應受出生是男是女約束。

(3) 既然真相是由人去決定,那誰人主宰話語權,誰人便可以決定真相。以前3K黨那種殺人放火才叫種族歧視,現在文學教授上堂朗讀古典小說,書中有nigger(黑鬼)一字他照讀,也算是種族歧視要被抄家。

(4) 文化相對主義,沒有文化比另一個文化優勝,不論什麼稀奇古怪的文化也要受到尊重。「肥研究」主張肥人有其肥文化,正常人不應以健康理由去看低肥人,再者何謂健康沒有客觀標準,肥人可以有另外一套就算上兩級樓梯都喘氣,也算是很健康的「肥」。癡肥不是病,有病是你的有色眼鏡,肥伴症個「症」應該都是醫生斂財的陰謀。說不定他們還會覺得,厭食症患者鏡中見到瘦骨嶙峋的幻覺,並不是病,可以不理。

(5) 身份認同取代個人主義和普世價值。以前的平權運動認為,所有人都是平等,每一個人都獨一無異,只是他膚色恰巧是黑色,不應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現在的「社會進步運動」則認為,他是黑人身份就必然受到社會系統性的歧視。如果有人提出異議要求厘清何謂歧視的準則,他就是潛意識中有白人優越意識的種族主義者。大家都喜歡進步,但別忘了,歷史上好多這些運動,最終都變成殺人的運動。以前優生學如是,共產黨如是。大躍進、人民公社大鍋飯不是很進步嗎,但埋單餓死多少人了?

美國作為守護自由民主值價的最後堡壘,千禧左翼逐步侵蝕傳統的主流自由主義,搶奪話語權取代公開辯論,身份認同取代科學理性,一方面刺激右翼保守勢力的強烈反抗撕裂社會,另一方面抑壓學術自由妨礙知識發展。若果美國無法回歸自由主義的傳統,長此下去恐怕會步上羅馬的後塵。一個強大的帝國從來不是被外來勢力征服,而是從內部腐化而開始滅亡。這本書最有價值之處,是揭開「進步主義」的假面具,讓一般人對左翼的「平權」變「等權」有所警惕,站起來一起取消「取消文化」,重拾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

文化戰爭在西方尤其美國正打得火熱,文化上相對保守的香港社會,對於那些「進步」觀念視為天方夜論,最多說句「世風日下,道德淪亡」。更多只是在媒體上,看見那些文化人右一句「論述」左一句「迫壓」,鸚鵡學舌地引用「批判理論」,都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外星話。這本書也許離香港人很遙遠。

Gorogoa

Gorogoa是一款獨立工作室製作的解謎遊戲,精美漂亮的手繪圖畫,悅取的背景樂音,獨特創新的解謎手法,很有詩意和寓言味道的故事。遊戲長度只有兩三小時,很適合在一個寧靜的下午,享受這一趟遊戲旅程。2012年發表demo時已經一嗚驚人,可是製作上遇到很多障礙,一個人包辨寫程式和繪畫,結果等到2017年才正式上市,

遊戲的解謎方式很有心思,畫面由四格組成,玩家可以zoom in/out每一格,移動每格的排例或重疊兩格,讓主角從一格移動至另一格,和啟動畫面的機關打開通道。故事講述一個小朋友尋找神獸,為神獸獻上五色果實,穿梭主角的一生,見證城市經歷戰火然後重建。遊戲分為五章,每一章要收集一個顏色的果實。謎題難度不高,不過每一章都有新花款,很多時要轉換腦筋用另一個角度去思考,看看不同格中有什麼東西可以連結起來。單靠文字很難描寫遊戲的玩法,貼兩張gif來解說明。

我玩的時候太過著重解謎,忽略了帶著淡淡成長哀愁的故事,有點感受但沒有想太深入。寫評論前上Youtube把攻略重看一篇,預知答案全速speed run不用半小時,才懂得欣賞作者想達著遊戲想表達的意思。小孩子看見神獸充滿好奇想接近牠,所以第一章是活力的紅色。少年時活在戰火陰影中,一直沒有放棄追求神獸,第二章是代表希望的綠色。大學時想以科學之力去理解神獸,第三章是光明的黃色。成年後發現科學之路不通,轉而追求宗教心靈上的方法,所以第四章是心靈的藍色。最後第五章主角已是老年人,顏色是代表經歷人生智慧的紫色。

遊戲中不同階段的主角,會回想起少年時尋找神獸的遭遇,當然畫面中那個回憶泡,亦是解謎機關的一環。最後當主角再一次回到跌斷腿的鐘樓,回憶起五個果實的五段經歷,終於到達神獸,遊戲結束。到底神獸是什麼,每個玩家的領悟各不同,我認為這是一個關於夢想,成長和後悔的故事。

 

在魔王城說晚安

這套《在魔王城說晚安》改篇自同名漫畫,講述魔王擄走了人類王國的公主,偏偏這位跳線的公主十分喜愛睡覺,而且對睡眠質素要求多多,公主為求瞓一覺好,把魔王城弄得天翻地覆。原著漫畫也沒有什麼連續故事,每個單元都是RPG式的公主挑戰睡眠任務,從最初的要弄個舒服枕頭,到後來越玩越多花款,整水床,做蚊帳,甚至遠征人類世界買新出品的電動按摩枕頭,次次新奇有咁癲玩咁癲,非常好笑。

看這類純搞笑動畫不用太認真,真的可以做到一季零劇情,基本上所有發展都是為了服務笑話。劇中睡公主十項全能,武藝高強在魔王城自出自入,為搜括材料去整瞓覺道具,不少怪物慘遭毒手。被協持的人質同情綁匪叫Stockholm Syndrome,反過來綁匪同情人質也有一個名堂叫Lima Syndrome。上至魔王,到下面一堆好睇唔好打的魔將,到最低級的可愛怪物,被瞓公主點到團團轉,不過如何公主認真地來,一個人單挑魔王城也夠本事。

公主被攄當然有勇者去救,不過這套戲中勇者的存在感是零,雖然隔一兩集就會出場,勇者一行人繼續撞板。最好笑是勇者原來是公主的未婚夫,但是公主怕了他太過煩膠,為了逃婚兼很由自在不用工作,自願留低在魔王城當人質。玩了一季,公主與魔王還沒有什麼發展,不過這套又不是戀愛動畫,劇中設定亂七八糟天馬行空,就算公主魔王有什麼發展,下一話為了製造笑料也以推倒重來。笑料以瞓覺任務為本才是這套作品的特色,如果變成戀愛輕喜劇就沒有什麼看頭了。

Shit Actually – Lindy West

我最近開始在蘋果日報寫影評,雖然臨急抱佛腳讀了本電影系的入門課本,學習多少影評的理論基礎,但還是覺經驗不足得要繼續進修,於是隨便找了本新近出版最暢銷的影評書來看。

未看這本《Shit Actually》前,我完全不知道誰是Lindy West。原來她是非常有名氣的作家,在紐約時報和各大小報章網媒有專欄,以幽默辛辣的文筆見稱。最厲害是她不到四十歲,她的自傳竟然拍成電視劇,講述一個肥妹如何克服困難,成為出名的政治和文化評論人。她初入行當記者第一份工,就是在地區小報寫影評。疫症爆發封關被困在家,無聊重看二十套經典流行電影,於是重操故業寫了這本影評集。

書中評論二十套電影,我竟然看過十八套,我後生時真的看了很多電影。她的影評寫得好笑,用很抵死的角度,去把故事重述一次,無限放大劇中不合情理的地方,順口開作作個理由替劇情解畫,基本上就是英文版的谷阿莫。例如《阿甘正傳》中阿甘等巴士,同阿婆講身世講了三個鐘,阿婆就吐嘈話想去廁所。《Top Gun》中明明Val Kilmer對飛行安全有嚴格要求是好事,為什麼電影把他寫成針對刁難主角Tom Cruise的壞人,空軍應該開除妄顧安全又性騷擾女教官的Maverick才對啊。寫得最好笑的那篇,當然是書名諷刺的《Love Actually》。作者用女性主義的角度,徹底把這套愛情典經解構摧毀,在她筆下戲中所有男性角色都是咸濕佬,只是男性編劇的性幻想,現實中女性才不會那樣。

這本影評書其實冇乜營養價值,看字同看Youtube的感覺差不多,都是輕輕鬆鬆笑完就算。她的風格就算我想我學不來,嬉笑怒罵暗寸明踩不合理的劇情,讀者要看過那套電影才會識笑。我寫的影評主要是介紹新作品給讀者認識,中間加插一兩句插科打渾點綴一下,但不可能成篇學她那樣寫。

Star Trek Discovery S3 星空奇遇記:發現號 (第三季)

文章刊登於蘋果日報

曾幾何時《星空奇遇記》的粉絲與《星球大戰》的粉絲,各不相讓勢成水火,爭論那套作品比較好。說來慚愧,我原本屬於《星球大戰》派,當年去外國讀書住寄宿學校時,全宿舍每天都一起看《新星空奇遇記》(Star Trek : The Next Generation),加上正值《星戰》前傳三部曲的黑暗年代,讓我變節成為《星空奇遇記》派。估不到這兩大《星》科幻系列,從電視機和大銀幕鬥足幾十年,鬥到今天的串流平台,仍然難分高下。正當《星戰》繼續食老本販賣懷舊,《星空奇遇記》早已先走一步,勇踏前人未至之境 (to boldly go where no man has gone before)。

《星空奇遇記:發現號》(Star Trek : Discovery)在上一季結局時,發現號為保護艦上的億年外星記憶,免於落入Sector 31暴走的AI手中,導至全宇宙所有有機生命滅亡,緊急啟動單程九百年時空跳躍,從二十三世紀直去三十二世紀,由原本只是一部前傳作品,一下子變成整個系列時間線最遠的續集。有別於上兩季偏重追求觀感刺激的太空大戰,第三季終於回到《星空奇遇記》系列的傳統主題,探索未知世界的科幻故事。畢竟劇中的太空船並不是宇宙戰艦,只是恰好有武裝用來自衛的科學研究船啊。

來到三十二世紀,若果凡事順風順水,故事便沒有戲唱了。《星空奇遇記》世界中最嚴重的危機,莫過於保護宇宙和平的星際聯邦瓦解了。一百年前發生神秘的wrap drive大爆炸事件,一夜之間大部份宇宙飛船沉沒了,各個星系倒退回各自為政的局面。擁有僅餘飛船的商業霸權Emerald Chain,壟斷宇宙航運謀取暴利,並奴役削剝落後星系的外星人。發現號來到這個弱肉強食的未來世界,他們能否堅持聯邦的理念,找出大爆炸的原因,打倒商業霸權,重建和平公義的聯邦呢。

儘管發現號在科技上是落後千年的老古董,但它擁有能時空跳躍的spore drive這項黑科技,立即跳回到地球看看發生什麼事。估不到連地球都脫離聯邦獨立,採取閉關鎖國的策略獨善其身,但得知部份的聯邦仍然殘存在宇宙的某角落。發現號在尋找聯邦的旅途上遇上不同星系,彰顯出聯邦和理非眾生平等的大愛理念,只要雙方坐下來好好溝通,不必動干戈亦可以達至雙贏的解決之道。不是再只是一味打打殺殺,重拾初代《星空奇遇》和《The Next Generation》中科幻單元劇的味道。很對老一輩《星空奇遇》迷的胃口,但恐怕新一代的觀眾會得不夠精彩刺激。

千辛萬苦終於找到殘存的新聯邦,在聯邦最煇煌的日子,曾擁有超過三百個星系,如今只剩下不到三十個星系,連維持境內安定繁榮的資源亦捉襟見肘。看劇時我還在估新聯邦背後藏有什麼陰謀,會否是一百年前大爆炸的元兇。故事比我預期的簡單直接,聯邦原來真是單純的好人。而百年來無人能解的大爆炸之謎,因發現號的AI吸收了億年外星記憶而進化出自我意識,很輕易地計算出大爆炸的原點,是一個蘊藏豐富wrap drive燃料dilithium的星雲。發現號前往大爆炸原點進行拯救任務,履行聯邦對人員不會棄之不顧承諾的故事很感人,儘管已經等待救援等了一百年。可惜大爆炸發生的理由過份牽強,那可是第三季一開始就舖排的大謎團,身為觀眾的我就認為編劇不合格。

幸好另一條主線有驚喜,在結局篇Emeral Chain攻入新聯邦總部,不是為了打倒聯邦取而代之,反而很文明地前來談判,商業霸權動議收購合併新聯邦,很有資本主義色彩的方案。雖然聯邦的實力已大不如以前,但聯邦的名字始終是代表公義的金漆招牌,在商言商Emeral Chain想發財立品,用金錢去購買政治權力。聯邦的尚高理念是非賣品,唯有靠發現號擊退敵人。

在《發現號》的眾多演員中,我最欣賞飾演平行宇宙地球帝國的女帝楊紫瓊,她的做人原則與聯邦理念剛好相反,往往在危急關頭卻依靠她的不擇手段制敵取勝,她的存在突顯劇中角色不同理念的張力。因為她的角色太受觀眾觀迎,將會開拍她擔當主角外傳《Sector 31》,所以女帝不能留在三十二世紀,劇中只好找個理由把她送回二十三世紀,《發現號》第四季沒有了女帝可會失色不少。

Megamind 毛百萬

有點懷念夢工場早年的動畫,不似死對頭迪士尼的動畫般,四平八穩拍給小孩子看,夢工場的動畫有成年人才懂的笑話,有時甚至落重手小朋友反而不識笑。《毛百萬》玩轉傳統的超人電影,不過換了平時是要統治世界的壞蛋當主角。毛百萬和超人同樣是外星孤兒流落地球,一個就天生神力長大後變正義超人,另一個就古靈精怪的發明天材,整天都計劃如何統治世界。

兩個人十足鬥氣冤家,然後有天超人打輸了死掉,毛百萬忽然間成功統治世界。達成目標後毛百萬非常空虛失落,於是創造一個新的超人出來,打算繼續他征服世界的遊戲。怎料新超人變得非常邪惡,毛百萬只好自已當好人去保護世界。新超人發顛要毀滅城市,毛百萬才發現被超人騙了,超人根本沒有弱點,沒有死到只是不知去了那兒。毛百萬與超人女友去尋找超人,希望他出山拯救世界。他們在超人穩居的地方找到他,原本靚仔的超人不修扁幅滿面鬚根,原來覺得保護市民太累了,每天只是在扮演市民期望的超人沒有自由,索性詐死去追尋自己夢想當音樂人。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是最終超人都沒有出山,把保護世界的重任交給毛百萬,一念之間壞人變好人,還贏得美人歸,順道接收埋超人女友。超人與毛百萬交手多年,其實是最了解毛百萬的人,他看穿了毛百萬本性不壞,只是愛出風頭愛玩樂,就算給他統治了世界,也不會出什麼大亂子。事實上毛百萬成功統治世界之後,基本上什麼壞事也沒有做過,頂多算是頑皮搞搞震,他享受統治世界的過程多於結果。反而新超人十足十個暴君,不出一天就大肆破壞,弄到市民要爭相避難逃亡。

或許故事的教訓,其實是只統治者要有腦,不論他是好人或壞人統治世界之後,所做的事也是大同小異,所以只要統治者有腦,他是好是壞不太相干,反正好壞很多時只是一線之隔。毛百萬為救女友壞人變好人,不用去到新超人無差別破壞那麼極端,超人背棄他保護市民的責任,從結果來看就是好人變壞人。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Q Evangelion 3.33

為準備迎接《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大結局,我把《劇場版》第一至三部重溫一遍,因為對上一套已經是八年前,時隔太久很多情節忘記了。可惜因為疫情關係,第四部無限期延期上映,不過反正都等了十幾年,也不差在等多幾個月。

第一二部雖然與電視版有所改動,但老觀眾至少還看得原本故事的架構。第三部庵野秀明大刀闊斧,全新的故事全新的設定,把時間一口氣推進十四年。第三次衝擊被渚煞後,到底地球發生了什麼事,庵野在本作中沒有說明,我亦不知道他有否打算在大結局中說明。葛城里美搖身一變成為反抗軍Wille的領袖,阻止Nerv發動第四次衡擊,除了基地總部一眾員工外,還有明日香和真希波,與她們的兩台EVA,二號機改和全新的粉紅色八號機。最讓觀眾百思不得其解的是,Wille的旗艦AAA Wunder從那兒冒出來,看外觀完全不似人類建造出來的東西,我只知道它拿了初號機當引擎。

一開場的太空戰和接下來Wunder初次啟動打EVA Mk.4非常精彩,雖然里美救了碇真嗣又不理他,在故事上實在說不通,好歹也找人告訢他(和觀眾)過去十四年發生了什麼事。只是一味叫他別坐上EVA很明顯沒有效用,應該大聲告訢他坐上EVA世界就會毀滅嘛。然後真嗣被擄了去Nerv總部的遺址,電影中段悶到我幾乎瞓著,庵野又好像電視版最後兩話咁玩野,用長時間定鏡意識流對話來節省製作成本。枉我還以為上兩部他終於改邪歸正,正正經經拍個好故事和戰鬥,結果第三部又被他騙了。我身為一個電視版的老影迷,當年熟讀什麼死海古卷,第N次衝擊,人類補完計畫等等。但今次看新劇場版時,我也不敢肯定庵野的胡蘆裏賣什麼藥,甚至碇源堂今次的人類補完計畫,是否與電視版那個是同一回事,庵野可是會做得出在第四部把設定堆倒重來這種事。

新凌波麗的九號機很像零號機,真嗣和渚共乘的雙座十三號機又很像初號機,庵野這樣設計明顯有意地誤導觀眾。第三部看到這裏,我已經放棄深究那些新EVA是從那兒冒出來,廢虛般的Nerv總部有什麼實際功用,在中央教條底部那些疑似Eva屍體又是什麼東西。總之臨尾又打多一場勁嘅,二號和八號機趕來阻止第四次衝擊,十三號機變成四手怪物,二號機又有獸化新型態,打來打去打到我跟不上在發生什麼。最後與電視版一樣,渚自爆自我牲犧阻止了衝擊。至於渚為什麼變成第十三使徒,都是庵野說了就算,希望他老人家心情好,在第四部會給觀眾一個交代。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破 Evangelion 2.22

等了十幾年,終於等到《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第四部上畫,因為時隔太久,要重溫前三部講什麼。第二部《破》與電視版比較改動很大,粗略看見第九至十九話的影子。一開場新加添的五號機打使徒,不論是機設或人話風格,都與電視版的《福音戰士》很不同,一時間我還以為自已在看另外一套動畫。不過其中兩場使徒來襲,打從太空降下的第八使徒和被使徒侵蝕的三號機,以新技術畫面完美還原電視版的那兩場戰鬥,甚至有幾個分鏡很有既視覺,令老觀眾看得很熱血。

今次有新角色登場,五號機駕駛員真希波,印象中成套戲都沒有介紹過她的名字,只有開場和結局出一出鏡,同使徒打兩場超勁。單看《破》完全不知道她的定位,大慨是凌波麗無口,明日香傲嬌,葛城美里御姐,缺少個知性眼鏡娘萌屬性的女主角,為吸引新世代宅男的商業決定吧,下集希望她會有多些戲份,不要淪為路人花瓶。

電視版中明日香是正印,最後與男主角碇真嗣配成一對。今次她出場就威風很多,不過相對地在葛城家與真嗣的互動減少了,反而凌波麗煮飯仔給真嗣吃。不論是真嗣在校園日常中的偏好,在結局時初號機暴走英雄救美,打倒使徒救出凌波麗,總覺得新劇場版安排凌波麗當正印。說起來當年我是明日香派的,今次我寧可真嗣配真希波,凌波麗可是真嗣阿媽的複製人啊。不過講到角色配對,真嗣配渚玩BL開腐,相信沒有什麼人會反對。今集片尾時渚開了六號機出來,一枝朗基努斯之槍直插初號機,看來第三部將會是全新的故事。

《破》的故事仍然很難明,對老觀眾的最大問題,是要拋開電視版的認知。雖然有不少伏筆看似相同,但故事會如何發展,最後與電視版會有什麼分別,要等第四部庵野秀明才可能給觀眾答案。搞不好的話,單看電影根本看不明,很有可能像電視版般,要後追補完一大堆背景資料。

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序 Evangelion 1.11

等了十三年,終於等到庵野秀明的《新世紀褔音戰士新劇場版》第四部大結局,是時候把第一至三部重看一篇重溫故事。距離上一部已經是八年前的事,中間庵野秀明又跑了去拍其他電影,耐到很多觀眾甚至認為新劇場版爛尾了。95年的《褔音戰士》電視版,被譽為劃時代的經典神作。07年的新劇場版,第一部《序》基本上只是重拍電視版第一至第六話的劇情。

無可否認重拍的畫面比電視版精美很多,尤其是最後一場陽電子炮打第五使徒,差不多所有場面全新設計很有心思。但以一套完整的獨立作品來評價,《序》完全不合格,沒有看過電視版的觀眾,根本不知道個故事在說什麼。連我這個電視版的擁躉,都覺得剪接太快,劇情交待不足,新觀眾肯定完全迷失。

我記得當年看《序》的時候,看完後我罵聲四起,認為完全是浪費時間,認為沒有重拍的需要。庵野秀明趁《福音戰士》尚餘人氣,炒冷飯食多次賺多筆。電影去到最後一個鏡頭,月球上竟然也有白色巨人,很明顯與電視版有所不同。不過那兩分鐘戲到底有什麼含意,要等多兩年到新劇場版第二部,答案才會揭曉。至於整個故事有什麼不同,今年終於有得睇,不知道庵野秀明能否延斷《福音戰士》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