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文

中文起義 – 陳雲

「中文起義」是陳雲中文系列的最新著作﹐閱讀中文系列已經成為我習慣﹐每次讀完陳雲總覺得我的文筆有進步﹐雖然很可能只是在自我感覺良好。這本書照舊收錄陳雲在報紙的文章﹐根據書中的序言所說﹐陳雲的文章得了罪地產商被封殺﹐報紙收入依靠賣樓廣告﹐於是他在報紙的地盤不保﹐下一本書恐怕不知何時才能出版。

我第一次看這本書時﹐讀完水過鴨背沒有什麼印象﹐只覺得與舊作大同少異。現在執筆寫書評﹐重新把這書翻看一篇﹐才看到這書的優點。這本不是純萃的消閒讀物﹐而是學習寫好中文的參考範例。書中的文章除了執正壞鬼中文﹐一半篇幅是香港政治評論。陳雲的評論很大路﹐缺乏創新性的見解﹐盡管作者帶出很多有趣的冷知識﹐組織鬆散讓讀者找不到重點。他文章的評論有點似分析哲學﹐著重釐清既念和語理分析﹐折穿政府文宣背後的大話﹐正所謂名不正則言不順。初看時我把注意力放在評論和冷知識上﹐完全捉錯了用神。陳雲的專長是中文﹐政治評論只是配菜﹐文章中對政府宣傳﹐地產和減肥廣告﹐報紙報導﹐逐句逐句分析修正﹐才是這本書的精華。借用哲學家Foucault的語言和權力論述﹐語文影響我們的思想﹐文字是權力的工具。陳雲藉著書中的例子﹐喚醒我們被政府文字麻痺的思想﹐展現優雅文字傳達思想的威力。

書本分為四個部份﹐第一部份針對政府政黨的宣傳﹐從宣傳文稿字裏行間中﹐找出不經意洩漏的深層想法。他從修正沙石和對比舊日的文件﹐說出用詞與氣度的關連。第二部份針對廣告文字﹐從私人住宅名稱演變中的典故﹐見證香港文化風俗的歷史﹐從陽它廣告到陰宅廣告﹐陳雲挑出粗劣的廣告文字﹐出手修正用語挽救斯文。以前讀書時﹐老師叫我們多讀報紙學好中文﹐現在連報紙的中文水準也一落千丈。第三部份陳雲借用新聞報導﹐培養讀者優雅中文的鑑賞能力。報導中使用不同的辭語﹐將會表達不同的意思﹐這些微細的分別﹐往往基於報紙或記者的立場。在最後幾篇文章﹐陳雲繼續堅守保衛古雅中文的代言人身份﹐對抗大陸的劣等中文﹐提倡回到古文學習典雅中文之道。

閱讀陳雲的文章﹐日常生活中隨手拈來爛文字﹐到了他手中皆可成為中文教材。寫一好文章猶如一篇好報導﹐也要用層層遞進的手法﹐去吸引讀者的思路。善用對仗等修辭手法﹐增添文章的辭彩﹐令文章讀來活靈活現。

執正中文 – 陳雲

看過陳雲的《中文解毒》﹐沒有理由不看續集《執正中文》。兩本書先破後立﹐前者指出程式中文的禍害﹐後者提出寫好中文的方法。《執正中文》同樣也是收錄陳雲在報章發表過的文章﹐略加整理結集成書。如此出書作者可以一文多用﹐先賺稿費再賺版稅﹐每篇文章雖各自各精彩﹐不過全書難免欠缺連貫性﹐讀者只能分別從文章點滴中學習。如果作者把壞鬼中文的例子加以分類整理﹐讓讀者一理通原理明﹐必定對改善文筆更有所裨益。

全書分為兩部份﹐上半部陳雲借用政府官員和時事名人的公文作反面教材﹐即席示範如何修改﹐對照好壞中文。我嫌原文引用太過冗長﹐我通常跳過不讀直接陳雲的修訂﹐才回頭看原文寫得怎樣不通順。為讓讀者明白前文後理﹐很難備免不引用全文﹐否則讀者可能會誤解作者斷章取義。讀了十多篇範例﹐我發現大部份被陳雲修的文章﹐除了字彙貧乏詞不達意的通病外﹐皆犯上同一個毛病﹐就是片語名詞化和使用被動式。或許這不單是中文不好的問題﹐而是當一個人說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說話時﹐下意識會用抽離主體用第三身去說﹐彷彿事不關已只是在覆述說別人的話。

下半部內容很零碎﹐先談論寫好中文的方法﹐再談論一些香港人普遍會犯的中文錯誤。我很認同陳雲比評小學教中文的教學方法﹐學習中文應該以背頌為主﹐像古代小孩私塾學卜卜齋一樣。只要把三字經千字文等基本古文背熟﹐自然地吸收聲韻和章法的用法﹐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出口成文。學習中文不需要理會文法﹐學英文式的修詞技巧分類更會學壞基本功夫﹐只能寫出不倫不類的半桶水中文。陳雲鼓勵多用四六駢文和對像句入文﹐可惜書中沒有深入教授﹐讀者除了知道每句只有四字六字﹐並不知道還有什麼規則可尋以供指引。如何運用虛詞更是一大學問﹐陳雲仍然是蜻蜓點水﹐除了之乎者也幾個中學讀過的虛詞外﹐我仍然不太懂其他虛詞怎用。

《執正中文》是語文保育系例的第一本書﹐我引頸以待陳雲接下來該系例第二本著作。在新書出版之前﹐大慨我應該好好地背古文﹐惡補一下聲韻和章法﹐打好中文基礎文筆才會進步。

香港潮語話齋 – 彭志銘

早前閱讀彭志銘的「小狗懶擦鞋」﹐喜歡他把難登大雅之堂的文字﹐柔合很正經很學術的文筆風格﹐讓我學更加認讓自身的言語文化。這次再看他的「香港潮語話齋」﹐雖然內容也是報紙專欄結集成書﹐也是以從另類角度說香港語言文化﹐不過這本書卻讓我有點兒失望。作者還是同一個人﹐文筆仍有輕鬆有趣﹐可是這本書的內容鬆散﹐文章資料不足水份泛濫﹐甚至讓我覺得有些被搵笨的感覺。

書名雖然稱作香港潮語﹐可惜書中介紹的潮語不潮﹐有些潮語已經落伍過時﹐八九十年代曾流行一時﹐但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再說。這類語言冷知識的書藉﹐最好看是解釋每個詞語的來龍去脈﹐為什麼這個詞語會代表這個意思。作者在書中提供的解釋有部份很牽強﹐有好些文章更只是解釋潮言的意思﹐沒有說明這些潮語的起源和出處。其實很多潮語是見字知義﹐不用多解釋讀者已經明白其意思。作者給我的感覺是沒有做好功課﹐像舊作考究粗口般去仔細考究潮語。這些文章的水準作為報紙的專欄還可以﹐但如此質素拿來出書賣錢則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書中介紹的潮語來源可以分為以下幾類﹐有些潮語是英文音譯中文﹐有些則是借用日文漢字﹐有些是荒僻古字咸魚翻生﹐還有一些是廣東鄉下俚語﹐忽然間被電視藝人發揚光大。這本書的最大問題是不耐看﹐雖然我已經離開香港十多年﹐可是書中介紹的潮語我竟然差不多全懂﹐那些潮語實在太顯淺了。我看完這本書除了多懂一兩個潮語正字﹐知道hea的正寫為迆﹐好索的正寫為好嗍﹐全盒實為攢盒外﹐也沒有學到甚麼新語文知識了。

小狗懶擦鞋 – 彭志銘

相信沒有人不懂說粗口﹐可是懂說粗口並不是真正的懂得粗口。大部份人包括我自己﹐講粗口不過是鸚鵡學舌﹐對粗口的意義不求什甚解﹐甚至講錯粗口也不自知。粗口從來不能登上大雅之堂﹐讀書人總是以粗口為恥﹐更枉論把粗口視為語言學術來研究立著。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本著文化無分貴賤皆有價值的精神﹐寫成「小狗懶擦鞋」一書﹐研究和記錄香港粗口文化﹐讓我們知道講粗口也要講得好也是一門學問。

「小狗懶擦鞋」書名是取自粵語五個主要粗口字的諧音﹐是彭志銘報紙的專欄結集成書。雖然此書並非嚴緊學術著作﹐但參考資料豐富研究取材多樣花﹐內容並不比學術論文遜色。書本除了講解那五個粗口字的正寫和語法外﹐還邏列很多疑似和粗口變種的語句﹐追溯每個語句的來龍去脈。粗口通常以性為題材一定不雅﹐但不雅粗鄙的語句不一定是粗口﹐書中亦為厘清一般人對粗口的誤解。除了言語文化的冷知識性外﹐書後附錄有幾篇評論政府文化政策的文章﹐指出政府思想潔癖奉粗必禁的荒謬﹐可以說從社會文化的角度去為粗口平反。

書本的每篇文章也精彩獨特﹐就算讀者不認同講粗口的行為﹐讀此書也可以幫助我們理解語言和文化的演變﹐思考為什麼粗口字會成為不雅禁語﹐而我們要另創新語句去表達原來的意思呢。一般人以為門字部的那五個字便是粗口字﹐原來那是香港的自創字﹐粗口的正字源遠流長﹐可以從古藉文獻中找到記載﹐可惜電腦字庫沒有那些字﹐沒有辨法把粗口的正字打出來。

原本粗口字是形容性交和生殖器官的字﹐可是因成為罵人常用說話而淪髒話粗口。每個粗口字也有不同意義﹐“門小”是動詞﹐“門西”是女陰相信小孩也懂。但男性生殖器原來可以細分為三個字﹐“門九”是陰莖﹐“門七”是春袋﹐兩者加起來稱之為“門能”﹐我說了這麼多年粗口也不知道。知道七和九的分別﹐才明白罵人戇九和笨七的精妙所在。不應舉而舉為之戇九﹐應舉而不舉為之笨七。至於後來戇居便是從來因避諱而產生的諧音詞﹐罵人戇居其實是說粗口。

除了粗口外本書也為很多視為不雅的俗語平反。有些人視屎忽二字為不雅﹐原來屎窟才是正寫﹐窟者洞也﹐原來是言簡意賅的古語。至於常常聽到的仆街﹐躝癱﹐冚家鏟﹐並不粗口因為與性無關﹐只是對別人的惡毒咒罵。仆街正寫是仆街死﹐咒罵他人在街上猝死。躝癱是咒罵他人四肢殘癈﹐冚家鏟則是咒罵他人全家也死掉。很多疑似粗口只是轉借粗口字的諧音﹐但有些類粗口的俗語﹐卻要在香港文化背景下才來會明白﹐例如死仔包的包是古時殮葬的方法﹐爛大門的歇後語是唔頂唔得﹐俾人食左隻豬則是出自古代婚禮金豬回門﹐扑野的扑源自妓女打麻雀。這些看似無聊的典故﹐讀起來十分有趣。至少現在我講粗口時﹐知道自己到底在講什麼﹐不用再人云亦云了。

中文解毒 – 陳雲

Cloud Cover281108

今年書展時剛好路過香港﹐可惜整個香展幾萬本書﹐沒有多少本能引起我的購買意欲。除了本用來打發時間會完便扔的日本流行小說外﹐我就只在書展買了陳雲的《中文解毒》。陳雲今年很紅﹐我認識平常還會寫字的人﹐不論是寫博自娛還是報紙寫專欄﹐也人手一本《中文解毒》﹐個個惡補一下自己的中文修養。

我自問中文水平不算很好﹐在外國生活多年﹐除了寫博和網上討論外﹐真正需要寫中文的機會不多。我雖然寫不出優美的文筆﹐畢竟中學時代愛看中文小說﹐還是懂得分辨中文的美醜﹐所以我看看大陸報章雜誌總感不對勁﹐可是有什麼問題又說不出來。經陳雲分析大陸西化中文的毛病後﹐我才恍然大悟明白為什麼對大陸中文這樣反感。話雖我對大陸中文看不順眼﹐但我自己筆下也常常不自覺地寫西化中文。經陳雲在書中提點後﹐我學懂留心中英文法的分別﹐多加思考擴闊選擇用詞﹐盡量用豐富字彙去準確表達心中的意思。

始終這本書是結集陳雲在信報發表的專欄﹐文章質素參差不一。書中分析以前殖民政府的用字與香港文化發展關係的文章最好看﹐連在政府當翻譯多年的家父﹐看罷也讚不絕口說陳雲有見地。批評西化中文的文章最實用﹐一針見血地指出現代人寫中文的問題。文章還附有大量範例﹐希望讀者能一理通百理明﹐讓我們改善中文寫作。評論香港嶺南文化的文章帶有小品風格﹐說明粵語保留古代中文的風雅﹐比北方被外族蠻子同化演變的普通話優勝﹐讓我身為說粵語的香港人而自豪。批評簡體字和潮語的文章有點行貨﹐前者老生常談了無新意﹐後者則博君一笑內容空洞。至於陳雲對語文教育的意見﹐我則完全不敢苟同。他百份百支持母語教育﹐我倒認為英書中教才是最好最實際的教學方法。

大慨我是最後一個讀《中文解毒》的人﹐那亦無需多作推介。剛剛才讀畢《中文解毒》﹐陳雲新書《執正中文》便已經出版。急不及待想馬上看﹐但在溫哥華行了幾間書店也找不到﹐不知道是太好賣斷了貨﹐還是太冷門書店沒有入貨。在上網訂購﹐空郵太貴捨不得只好寄平郵﹐等新書慢慢從海路寄來﹐真的令人等到頸都長。

中國文化科卷二考試

我升讀中六那年﹐是香港高考新加中國文化科的第一年。同一年我移民加拿大﹐那本中國文化專題的課本﹐到現在還放在書架上﹐十多年來沒有拿出來翻過一頁。我從來沒有考過中國文化科﹐ 不知道這科考試是難還易。今天在網上論壇中﹐看見有人評論中化科的考試﹐貼出考試局的考試報告。

題目﹕上述網祭公司介紹的網上拜祭服務, 符合中國傳統的祭祀精神嗎? 請提出你的見解

考試區的分析﹕

… 至於網形式虛擬之特點, 或稍為抽象, 論及之考生較少, 但亦有考生提出”登山實地拜祭之時, 先人遺骸或骨灰, 就在地下或眼前, 親手為先人墓碑, 靈位去草, 除塵, 如此真實切身感受, 能抒發後人對先人懷念 之情, 遠非網上虛擬拜祭可比” 論據紮實, 令人信服 …
… 考生大多能提出自己觀點, 但有論點, 欠論據, 或論據不完整之作頗多, 例如… “網祭服務只是點擊一兩下滑鼠, 選擇鮮花與酒, 相當兒戲, 不能代表人們心中敬意, 不符合傳統祭祀精神, 不能宣揚移風易俗之精神”…一類言辭, 非作引言或結論之用, 而屬答卷主體內容, 其觀點即使如何合情, 但欠缺論據, 仍不免空洞無力 ..

那人說他不明白考試報告中的分析﹐為什麼第一個答案是好﹐而第二段答案就是差。我看見這條試題﹐忽然間有一陣熟識的感覺。回答這條試題的標準方法﹐與我平時上哲學堂做的問題差不多﹐答案簡直就像是倒模出來一樣。又或可以這樣說﹐這是一條試題套餐﹐答案是頭盆加主菜加甜品﹐萬變不離這個基本模式。 這一類題目是分析題﹐問題的方程式是問﹕X是否合乎傳統中國文化中的Y﹖ 要解答這條文化題其實很容易﹐可以用以下這條方程式﹕

頭盆﹕ 解釋Y的傳統中國文化是什麼﹐提出檢定一件事是否屬於Y的標準。
主菜﹕ 套用Y的標準﹐去檢定X是否屬於Y﹐並例舉X在現實中的事件作為例子。
甜品﹕ 因為上述的原因﹐所以結論是X合乎/不合乎Y。

在外國生活多年﹐中文寫作能力已經嚴重退化﹐行文白字連篇﹐兼夾集大量英式文法。若果不計語文運用的程度﹐只計中國文化的知識與應用﹐大慨卷二文化問題應該是小菜一碟。中化課本不算很厚只有四百來頁﹐輔以坊間的雞精天書﹐大慨一個星期左右的溫習時間就足夠了。考背課文內容對生性疏懶的我不利﹐開放式的試題讓我有比較優勢。一來吹水唔抹嘴是我的強項﹐二來分析閱卷員想要的答案﹐然後投其所好埋沒良心作答﹐更加是我的強項。不知道現在的我如果去考中化科﹐可以取得什麼成績呢﹖

港式廣府話研究 – 吳昊

港式廣府話研究 吳昊是一位我十分敬重的作者﹐他的地道香港文化的知識十分淵博。特別是老香港的歷史典古﹐大慨在香港文化界中無人能及。我中學時代已經是他的讀者﹐最喜歡他寫的那本亂世童真﹐講二次大戰時香港的艱苦日子﹐可惜移民時不知掉了去那兒。
這本港式廣府話研究是他的最新著作﹐收集很多香港人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掛在口邊﹐知道點解知道點用﹐但不懂寫亦不知來源的詞語。詳細解釋那些詞語的來龍去脈﹐是一本很有趣亦很有知識性的書藉。


粵語中的口語的來源主要有三大類。第一類是從其他的語言外借而來﹐新近流行的詞語大多從英文借過來﹐但一些舊式的詞語可以來自五湖四海。原來如巴閉是從印度語演化而來﹐夜冷則是南洋華橋帶來的二手葡語﹐沙甸魚的沙甸不是魚名﹐拉丁文中解作某種﹐沙甸魚就是不知名的某種魚。第二類是從古文流傳下來﹐字的寫法或讀音或有轉變﹐但可以考確出處。這類詞語佔書中的大多數﹐不過資料過於瑣碎﹐知道有那本古書用過﹐讀完也不會記得。知道正字怎樣寫有點用﹐問題是寫正字出來其他人懂嗎﹖很多疏僻的正字連電腦也打不出來。第三類則最有趣﹐詞語背後有個典故。例如二五仔的出處是當年康熙火燒少林寺﹐當二五仔做內鬼的馬宁兒﹐是在少林寺排行第七﹐把七字拆開就成為二五。不理三七二十一中的二十一﹐其實是指不怕入第二十一層地獄﹐古時地獄的說法比現代多三層。一元叫做一蚊雞﹐原來是因為以前塘西花月嫖妓的公價是一元。

還有很多有趣的典故﹐不能在此一一盡錄。對香港話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看看這本書﹐保證有意想不到的收獲。這書是俗文化語言系列的第一冊﹐我很期望下一冊的出版﹐可以讓我知道更加多的香港詞語。這本書不可以一口氣看﹐要分開慢慢每天看幾個詞語才不會覺得沉悶。否則一次過讀要吸收的資訊太多﹐腦袋負荷不了會自動關閉。寫這篇文章時我隨手拿起書來翻翻﹐比第一次水過鴨背地看更加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