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人生

嘥嘢食

出街食飯,如果食唔晒,剩餸份量多還好,可以打包回家。如果只剩番幾舊餸頭餸尾,這時候同枱食飯中必定有人會講:「搵人食埋佢啦,唔好嘥野食」。不知何解,同枱的女仕,不論燕瘦環肥,一句節食就有免食金牌。在半推半就底下,這個「掃食者」者重任,永遠總是落在男仕身上。其實大家有冇諗過,食咗落肚,並不等於冇嘥到野食,其實食與唔食,一樣都係嘥。食野,點為之唔嘥呢?食的功用主要有兩個,其一為攝取營養,其二為滿足口腹之慾。只要乎合其一個功用,食野就不謂之嘥。

先說攝取營養,以前古代三溫飽都有問題,有嘢食時梗係要食盡佢,把營養儲起來應付接下來的飢餓。但在現今社會中,營養不良差不多絕跡,癡肥反而更嚴重的健康問題。若一個人已經食到飽,夾硬叫他食多兩舊餸,他根不需要額外的營養和卡路里,多出來的兩舊餸,只會變成肚腩下面的脂肪。要消滅脂肪便要特登去多做運動,若脂肪過量積聚,更可能引起其他健康問題。要麼嘥你時間去做運動,要麼嘥你金錢去睇醫生,食多兩舊,都係嘥野食。

其次是口腹之慾,為什麼想食野,隨了填飽肚子外,自然就是因為食物好食,享受美味佳餚大快朵耳,本來是樂事一樁。可是進食帶來的快樂,經濟學上有邊際回報遞減定律,不論是多論好食的山珍海味,食第一口必定帶來最多的快樂。不論多好吃的東西,不停地吃只會越吃越沒有感覺,當去到進食不能帶來絲毫快樂時,你便會停止再食,再食下去就變成負快樂。食剩的餸頭餸尾,必然沒有人主動想吃,不然早就被吃掉。當全枱人都停晒手唔食,在羣眾壓力下硬去再食多兩舊,只會減少餐飯帶來的快樂,一樣都係嘥野食。

下次有人叫你:「唔好嘥,食埋佢」,你可以大道理去拒絕他,並回敬他一句:「食咗都係嘥」。

想要與需要

不知大家有沒有試過類似的經驗,興高彩烈買了新東西(電話,衣服,玩意等),與人分享擁有新東西的喜悅時,身邊總是有不識趣的人,要教育你「想要」和「需要」的分別。又或在網上看見一些反消費主義的文章,義正嚴詞強烈遣責追求新東西的人,要每個人都過簡約主義的生活,方才合乎他們的道德標準。一條似是疑非的大道理壓下來,明明覺得他們所說的不對,除了很軟弱無力的回應一句,「錢是我賺,如何花是我自由」,彷彿簡接認同賣新東西就是一種罪惡,又想不到如何反駁他們,這篇文章可能幫到你。

說在前頭,遇上阿媽/阿爸,女友/男友,老婆/老公,哦你又買新東西浪費金錢,那是他們角色身份的本能反應,某程度上屬於他們的天職的例行公事。本文不是針對這類情況,亦強烈建議讀者不要試圖和他們理論,他們多數不是從道德層面去批判你,哦你買新東西,或許只是另一個的問題的導火線。

「想要與需要」的一般大路說法,如你需要買吃蘋果,想要買蘋果的新手機,沒錯很適合去教導小孩子不要貪心,學習儲蓄,不要浪費等美德。但若將之提升至道德層面,加諸有理性思考能力的成年人身上,卻嚴重簡化扭曲到錯誤的地步。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直到修讀了存在主義的哲學課,才想到如何突破盲點。一句話說出了問題核心,「原要」。對!不需要新電話,不需要新衫,不需要吃飯,不需要喝水,不需要呼吸,「不存」。人是不需要生存,人只是想要生存。從最根本開始,從來沒有需要,一直就只有想要。勉強來說,需要只是滿足想要的必要條件,我想要生存,就需要吃飯喝水。我想要生活舒適,就需要努力工作投資賺多些錢。我想玩最新出的手機遊戲,就要一台能跑該遊戲的新手機。

不論你想要什麼其他東西,你首先需要生存,其次需要健康,家人等等。當然在一些例外情況,有比生命和親人更「想要」的東西,例如軍人為國捐軀,爭幾千億遺產與家人反面等。一個人想要很多東西,不可能全部都擁有,便要排優先次序,把有限的資源用在最想要的東西,和其下層的基礎需要之上。例如我想要打新出的On-Line遊戲,就要犧牲睇波的時間,同時也要乎合有Wi-Fi上網的基礎需求(下刪數百更基礎的需求,一直落到去終極的生存需求,畢竟死人是不能打機)。想要什麼,需要什麼,何時想要,何時需要,說到底只是如何有效地資源分配,儘量滿足最多的想要而已。很多人的煩惱,不是分不清想要和需要,而是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排序,把資源浪費在倒頭來不想要的東西上。

說到這裏,在個人或家庭層面上,我的說法和傳統的「想要與需要」沒有很大分歧,只是用另外一個思考系統,得出的結論大同小異。申延至社會和道德層面上,我提出只有純想要的思考系統,便能很有力反擊簡約主義的謬論。為什麼賣想要的新東西就是不對,為什麼要把錢省起來捐給窮人才是對?我想要讓我開心的新東西,但我可不想養和我亳無關係的窮人啊。每個人的「想要」不盡相同,我想玩新電話,有人想著新衣服,有人想放假去旅行,有人想餵飽窮人,每個人的「想要」沒有高下之分。一個把錢花在音響上的Hi-Fi發燒友,不會敵視把錢用來買包包的港女,那為什麼一個把多餘錢全捐出來扶貧的人,卻要批判其他把錢消費的人呢?而然消費和捐錢沒有直接衝突,在買完想要的東西後得到滿足後,大部份人也樂意捐多少閒錢給有需要的人,畢竟行善帶來的自我良好感覺,也是人類眾多想要的東西之一。

只要認清楚自己最想要什麼,下次有人再用「想要與需要」去批評你買東西的決定,有興緻不妨從終極想要生存開始推論,向對方解釋你買東西是想要什麼的一個步驟。沒有興緻的話大可以笑笑不用理他,因為對方想要的順序與你不同,他只是下意識將自己想要的順序強加於你身上。

 

 

死亡經驗

人誰無死,但沒有人經驗過死亡後,還能夠把經歷寫出來說給大家聽。死亡我當然沒有試過,(癈話,不然誰在寫這篇文),不過倒有三次與死亡的近距離接觸,經歷過一些小說或電影常見關於死亡的描述。至少我親自引證過,這三種死亡經驗並不是作家和編劇憑空杜撰出來,大慨他們真的是參考了別人的死亡經驗。

一,人死如風
有一說法,人的靈魂重廿一克,死亡時會像風一樣飄出去。那是我中學時的故事,有次因事入醫院,住了兩個星期。一間病房四個人,我睡窗邊的那張床,其他三張床的病人來來去去,大慨不是康復出院便是轉病房,除了一個老伯,就死在我隔離。老伯下午入院時,已插滿喉躺著不動。到了夜半,我給儀器的叫聲嘈醒,醫生護士人來人往,把老伯床的簾拉上,我看不到他們做什麼,聽聲也知道是在急救。雖然我十分疲倦,但又光又嘈人又多,我沒辨法完全入睡,只是閉著眼半睡半醒,不記得過了多久,聽到維生儀器長嗚,然後我感覺到一陣風,從房內吹出窗口,老伯離開人世了。時隔多年,我也不肯定是聽到長嗚先,還是感覺到有風先,也許是同時間發生吧。與其說是一陣風,不若說是一絲微風,很長很弱,但不是冷風,沒有特別溫度。我找不到什何科學理由可以解釋那陣風,那間病房是冷氣房沒有開窗,我的病床亦不在風口位,那陣風給我的感覺,亦不似是醫士護士郁動產生的氣流,唯一的解釋只剩下人死如風。

二,人生走馬燈
有說法人在面對死亡時,會看見人生走馬燈,人生中一幕幕浮現眼前。那是大學四年級,剛失戀,在朋友慫恿下,一起走去玩跳傘。不是玩有遊客常玩,求其講十幾分鐘,同個導師吊著你一起跳下去那種,而是玩要先上兩日堂,然後自已一個人跳下去那種。跳傘高度三千尺,不用自已拉開降落傘,好像看雷霆傘兵般,有條繩連著飛機,跳下去條繩放完會自動拉開個傘,太約有半秒至一秒的無重狀態。我是第一個跳,飛機門打開,半個人掛了出飛機外面,看著下方很遠地面,倒沒有害怕畏高,只是有一份違和感,正常情況腳下是不會凌空。教練說一二三跳,我想也不想便跳了出去,眼睛一直張開,但看不到天空的景色,在天旋地轉之間,腦海浮現出人生走馬燈。在那一秒半秒的時間中,從幼稚園到大學的畫面一直快速播放,有些完全遺忘了記憶與感覺,全部都很實在的湧出來,好像把人生重頭活多一遍。然後降落傘打開,把我拉回現實,腦中第一個想法是我仲未死,然後才有飛在半空的興奮。跳下去見到人生走馬燈的機會恐怕只有一次,之前我玩笨豬跳大慨不夠快沒有人生走馬燈,再跳傘有了下跌的心理準備便看不到了,

三,慢鏡重播
華dee在烈火戰車說過,在過灣時千鈞一發生死之間之際,時間會變得很緩慢,世界就好像在慢鏡重播一樣。同樣是大學四年級,係那個下大雪的晚上,那條濕滑的高速公路,那個粗心大意的司機。我坐朋友車坐車頭,車子在高速公路行中線,忽然看見外線的車子失控打滑,從開始到結束大慨不到半秒時間,但主觀感覺上過了至少十幾秒。我看見那車很慢很慢地在打轉,向著我們轉了兩圈半後,才轟一聲撞上我們的車頭。時間變慢但動作沒有變快,基本上我除了眼睛盯著著那車,身體硬直動也不能動,腦海中閃過今次死梗,然後硬食撞過來。撞擊後時間速度變回正常,回過神來第一個感覺是好臭,那是安全氣袋內化學氣體的氣味。好在有安全帶有氣袋,加上朋友開的是較硬淨的美國車,車子報銷了人倒沒有事,還可以自已走下車等警察和拖車。當晚不覺得有什麼地方痛,第二天睡醒才周身筋骨痛,胸前安全帶位置有瘀痕,醫生說是撞車的衝力拉傷了,休息一兩個星期便無事。朋友比我傷小小,駕車時手指放在軚盤上,安全氣爆出來時打斷手指骨,要打石膏。

那三次死亡經驗,嚴格來說離死亡還遠,基本上沒有生命危險。根我所知除了這三項外,還有其他不同的死亡經驗,如白光隧道,靈魂出竅,聽見耶穌佛祖聲音等等。我沒有興趣亦不希望親自去求證,如何其它朋友有試過,不妨留言分享交流一下。

如果錢不是問題

最近在Facebook看到這一條「如果錢不是問題」的短片,內容大意是說中學就業輔導問年青人,如果錢不是問題,你將來會擇選做什麼。他叫年青人擇選自已喜歡的工作,不要為錢銀問題擔憂,只要喜歡工作自然就得好,做得好自然賺到錢,何苦要為了賺錢一輩子做自已不喜歡的事呢。很多人看這條片按「讚」說很有啟發性,可是細想下這條片的內容不是無用便是教壞人,如果有年青人看了這條片想也不想便跟著做,大有機會不是他一輩子做喜歡的事,而是一輩子後悔為什麼沒有好好選擇人生的道路。

如果對香港的年青人這個提出這個問題,他們的答案恐怕是反問一句,竟然不用擔心錢為什麼還要工作。香港人很現實,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是吃喝玩樂和嘆世界,住大屋揸靚車買名牌,很可惜做每一件事都在在需財。就算是職業如食評家或旅遊記者,也只能選擇其中一種享受,不能滿足所有要求做盡喜歡做的事。如果錢不是問題這個假設性的問題,對於現實的香港人來說只是癈話,還是找份好賺錢的工作比較實際。

香港的年青人不會被誤導還好,外國的年青人比較天真,聽了這個偽道理信以為真,誤以為只要做自已喜歡的事,做得好錢便自動滾滾而來。可是經濟學並不是這樣說,別人付錢給你並不是因為你做你喜歡的事做得很好,而是因為你做的事正好附合他們的需要。如果你喜歡懸壺濟世或為人師表,不幸聽了這個偽道理也不會有事,因為你的工作正好是別人的需要。如果你喜歡唱歌畫畫跳舞,除非你很有天材很努力又很幸運,否則不論你認為自已做得多好,只要別人不認同便不會給錢你,到頭來始終還是要擔心生活的問題,只好向現實低頭做一些不喜歡的工作。說到底喜歡做別人眼中沒有價值的事,與香港人只喜歡享受在心態是沒有分別。

如果給我遇上片中就業輔導,我一定會去信投訴他不專業。對每個來求助的年青人,都說這番鬼話多容易,這樣的工作不用他來做,向年青人播這條片便可以了。就業輔導的工作,便是按年青人的能力和興趣,配合年青人缺乏的市場資訊,為他們找出適合的工作選擇。這份工作不一定是年青人最喜歡做的事,但至少他不會討厭做這份工,也許金錢並不是最重要的考慮,但這份工至少能提供安隱舒適的生活。如果一個喜歡畫畫的年青人,聽了片中那番鬼話走去讀藝術,夢想自已能夠成為畢加索第二,那就害了年青人的一生。就業輔導應該對年青人說,你喜歡畫畫也要畫一些別人會買的東西才行,你可以選擇讀動畫設計或平面廣告。雖然按導演或客戶要求去畫沒有自已亂畫過癮,但至做也是自已喜歡的事又能夠賺到錢。

在互聯網上現實生活中,充斥大多像這條片子般,似是疑非的大道理。乍看下好像很入耳很中聽,怎料是糖衣毒藥,信它照著做就大件事,到發現被騙時已恨錯難返,這些偽道理真是為禍人間害人不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