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基督教

令人噴飯的謝飯 – 施諾

我不是基督教徒,但大學年代返了多年基督教會,也曾活躍於當年臥虎藏龍的基版。對於一些基督教會特別的華人教會的荒唐事,不只是略有所聞甚至有第一手經歷。當年基版也曾有人發起過把這些荒唐事記錄下來,不過基版關門之後大家不了了之。剩下只是幾個學術性較重的網站,如基版FAQ基督教人文學會離教者之家等等。想不到十年後的今天,竟然有個有心人的笨蛋自資出書,忠言逆耳指地出基督教會的陋習。

從作者的文筆之間,我感受到他對信仰的熱誠,隱固的聖經學問基礎,以及對現今的基督教會感到失望,正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幸好他是用筆名出書,不然恐怕他早已給牧師捉去問話,說什麼家醜不該外傳,不要給教外人找著痛腳來攻擊基督教。然而這個種教會中報喜不報憂,缺乏自省能力的不負青任文化,正正便是本書其中一個批評重點。

作者把問題歸納為三個主要問題,神職人員和教徒的「三無」態度,無知,無能,無責任感。耶穌教會的生命內容被抽空掉,只餘下形式上的軀殼徙然存在。作者分為九十多個章節,逐一細數教會中充斥著各式各種的荒謬。與癈話無異的屬靈官腔,被教外人訕笑扮虔誠的愚行,想要做騷但又不濟的見證,不能適應社會的教會沉澱物,自以為是獨佔恩寵把耶穌當成黃大仙,重量不重質地盲目追求人數增長,讓正常人反感的薄涼借苦難傳教手法。教會變成了中產階級俱樂部,教徙集體自我催眠以為在信耶穌,原來只是得把口講耶穌,完全沒有行動去章顯耶穌的愛心。其實這本書的內容也不是新鮮事,基督教會內的腐化非一日之寒。返教會日子久但依然能保持獨立思考的教徙,讀這本書會倍覺身同感受,一邊看一邊讚嘆說出了心底話。

這本書不是神學作品,不涉及教義正統異端之爭,只是以平常心,像國王的新衣中那個小孩一樣,說出教會長久以來的問題。筆者的文筆有點長氣,不過他在序言也說過,若不這樣長氣慢慢地解說,恐怕便給別人斷章取義,說他在生安白造攻擊教會,然後把書中的勸告掃進垃圾筒,繼續依然故我地自我感覺良好。全書最後兩章有簡單的問答,說說作者寫這本書的原因和目標,想批評這本書的人應該看一看。作者只是看不過眼教內的情況想出一分力,他不是要人離開教會,也不是很徫大地提倡要改革教會,只是如果有教徙看過這本書後有所得著,從自已開始不再做令人噴飯的教徙,他便已經功德圓滿了。

若果當年有這本書,又若果當年我返的教會看了這本書改正過來,說不定今天我會是個基督教徙呢。

Love Wins – Rob Bell

基督教人文學會五六月份的閱讀小組,一起閱讀Rob Bel牧l師的新書Love Wins。這本書在美國基督教圈子中揪起軒然巨浪,這本書批評基督教只強調教徒上天堂和非教徒下地獄的訊息,偏離耶穌基督要帶給萬民喜樂的福音,Bell還因此被「時代雜誌」訪問上封面專題。Bell本身的來頭不少,他一手創立的Mars Hill Bible Church,是擁有超過一萬教徒的超級教會。現在站出來指證其他教派傳錯福音,自然在教內引起強烈反彈。很多自命正統的福音派教徒,急不及待跳出來攻擊Bell為異端,誓要把他驅逐出基督教才肯把休,還有人寫了本書叫God Wins,去反駁此書的論點。

這本書的副題是一本關於天堂和地獄,以及古今往來世界上所有人的命運的書。全書二百頁也不夠,字體大又排版疏落,沒有多少內容。閱讀小組分八個星期,每個星期看其中一章,不過如果一氣呵成地讀,大慨兩三個小時便讀完。想深入研究神學的讀者要大失所望了,這本不是學術性的著作,讀起來只有主日講道的級數。內容沒有引證和考據其他神學家的理論,他只是隨便引用聖經金句來支持他的論點,但他卻無視其他與他觀點不乎的金句,或他所引用金句其他解讀的可能性。

第一章Bell向那些自以為得救,並對其他人能否得救指指點點的 「基督徒」宣戰,直接問質疑誰人才能得救那個禁忌問題。他在書中那一大串問題,也不是他第一個提出來,已是很多反基人仕用來質疑基督教可信性的範例。正如他自已也說,不過是把千多年來被遺忘了的神學問題,重新拿出來討論,只有不愛思考的基督徒,才會大驚小怪以為有出現新異端。當中我最喜歡的一條提問,是如果基督徒在世的目的只是為了自已死後上天堂,在地上只抱著過客心態不理其他人也不理地球,那豈不是最差的反面見證嗎?

第二章接下來他先講天堂,Bell否定一般人心中天堂的既有形像,天堂不一定人人著白袍整天唱聖詩。他提出了幾個不同的天堂可能解釋,但每個解釋只是蜻蜓點水一說,講得太過虛無飄渺。其中一個說法是天國臨在地上,但地上天國在物理上不可能存在,除非神對人有直接思想控制,否則地上有物理性的限制,不可能消除現世的問題,Bell又沒有在詳細解釋。接著他把天堂,永生,新世界細分為不同定義。但他說天堂中不一定有永生,我懷疑他犯了偷換慨念。另外他迴避了肉身的復活這個問題,他提出的天堂觀完全不乎合肉身復活,只有傳統的天堂觀才可能有肉身復活。看完這一章,我發現我還是喜歡有聖彼得守門口的天堂,傳統的天堂觀始終易明白好用些。

第三章輪到講地獄,他在上一章否定了永恆生命的天堂,在這章否定永罰的地獄也很自然。他重新按聖經原文去解釋經文中地獄的定義,原來耶穌口中說的地獄是燒垃圾的垃圾場,地獄永火是用來燒垃圾。其實咒人落地獄,不過是罵人是垃圾。耶穌又成日對那些自以為好虔誠的人講地獄,其實耶穌不過是暗寸他們垃圾。他又說地獄是每個人自已的思想,那有點存在主義者Satire的說法的味道。他用財主的故事,去說財主的地獄是源於他的內心。那如果財主在地獄燒燒下有天忽然開了竅,不再覺得自已還是高高在上,他會不會從地獄中逃出來?我還是同一句,我依然認為有魔鬼拿著枝叉有紅紅烈火的地獄,比容易理解明白些。

第四章Bell提出一個問題,問到底神想要什麼?衪是想大部份人得救,還是只有小部份人得救。如果我們可以選擇,我們想要那個神?他亦提出死後也可以得救的可能,引用聖經說天堂的大門是常開,即人是可以逃出地獄升上天堂。我認為這章最重要的部份,是他不停為讀者打強心針,說不一定要信只有小部份人得救才是直正的基督徒,更加不是要信只有小部份人得救的人才能得救。我很奇怪Bell為什麼完全不提天主教的煉獄說法,他只是批評小部份人得救論,但沒有題出一個完滿解決大部份人的方案。他又沒有勇氣拿點神學出來,義正嚴詞指責說只有小部份人得救是曲解福音。他的論點還有一個邏輯問是,他只說我們想神怎樣怎樣,寧可要個怎樣怎樣的神,但神到底真正的想法怎樣,不是我們一廂情願可以改變的。

第五章有點離題,這章和天堂地獄沒有什麼關係,整章也是講在教會講道常聽到,耶穌為我們地死有幾偉大。他說那些只說天堂地獄的福音捉錯用神,可是如果同我上天堂無關係,耶穌救贖幾偉大又關我何事呢?耶穌受苦對我的意義,不就正正是讓我上天堂嗎?他又說耶穌救贖是救全人類,但講完又沒有提出什麼有力的理由。這章很漏氣。

第六章說基督教不可以壟斷耶穌,但同時又說耶穌壟斷了救贖。讀起來有點像天主教神學的觀,他說回教徒佛教徒也可以得救,便正是天主教中無名教徒的慨念了。理論上一個完全沒聽過耶穌,又或者聽過但唔信的人,只要他有恩典也是可以得救。教會以外無救恩,但就算堅決不肯入教的人,天主教也可以在神學上夾硬把他們納入大公教會之內。

第七章他重提死後還可以悔改論和主觀地獄論,他說一個口中說愛,但死後反面無情兼殘暴的神不可信。他攻擊福音派以救贖為中心的信仰觀,他認這樣信得不開心也罷。想不到他引用被說到爛了掉的浪子回頭比喻,他用大兒子的不滿去比喻那些自以為很虔誠的人,說他們信神得好辛苦,信到好似做奴隸。父親對大兒子說你一直與我同在,我的東西就是你的東西,可是口講無憑,行動最實際。父親有為大兒子做過什麼嗎?浪子回頭故事的教訓,是做乖仔永遠好蝕底。為什麼不出去玩完才回來信主。反正死後也可以信,便不用急著生前信了。這一來Bell又答不出人為什麼要生前信神,或者為什麼要信形式上的基督教,要上天堂做個好人不就可以嗎。Bell說口中耶穌的好消息,其實同比諭父親的說話一樣都是空口說白話。如果不是關乎天堂入場卷,Bell又沒有提出什麼必須要信神的理由。

最後一章全篇癈話,大慨他隨便抄自已的一篇主日講稿,不讀也罷。

看完全本書,有點被騙的感覺。雷趣大雨點小,對福音派的批評到喉不到肺。成本書只有主日講道的水準,完全沒有深入一點的神學理論。讀此書時我很有興趣對比Bell的神學觀與一般的普救論有什麼分別,雖然Rob在Times的訪問中否認他是普救論,但左看右看他都是在拐彎地說普救論,不過怕給反普救論的人群起而攻之,他很有技巧地留一線餘地,在關鍵敏感的地方刻意曚糊輕輕帶過。文中只憑幾句金句作為支持,大慨自命信仰正統的「基督徒」,很輕易便說他對經文斷章取義把他打發掉。我懷疑有多少人看了這本書,會改變自以為一定得救的心態。我覺得這本書是寫給「有良心」的基督徒看,給他們多點心靈支援,對抗福音教會舖天蓋地宣傳自以為一定得救的教條。

看完全書後,我不太接受Bell那套人人都會得救的救恩觀,我不反對給那些因為無知而不信的人死後一次機會,但我認為公義的神應該要把歪曲福音的福音派掉下地獄。有些人以為自已一定上天堂,我倒想找個說法反過來說他們一定不能夠上天堂。我一直以為自已是普救論派,原來說到底我還是想丟人落地獄,特別是將那些話我會落地獄的人丟落地獄。

團契之內冇真朋友 – 愛的恩泉小劇場

電台節目初稿(3 – 5 minutes)

出場人物簡介﹕
小明 – 剛從基督教轉到天主教的慕道班新丁
小強 – 小明由細玩到大的朋友﹐無特定信仰背景﹐不一定要信天主教

場景﹕ 小明與小強相約出來喝珍珠奶茶聊天

小強﹕ 聽說你最近轉了教會﹐習不習慣新的教會呀﹖
小明﹕ 慕道班OK啦﹐新的教會幾好﹐不過…
小強﹕ 不過乜野呀。
小明﹕ 不過自從我轉了教會後﹐我以前團契的朋友便沒有和我來往了。
小強﹕ 有D咁既事
小明﹕ 以前我地個個星期除了去教堂外﹐還打波睇戲食飯無所不談﹐感情好得像一家人﹐還以兄弟姊妹相稱。豈不知我退出返團契後﹐竟然連電話都沒有一個。
小強﹕ 哈~ 乜你無聽過一句說話咩﹐團契之內冇真朋友
小明﹕ 此話怎說﹖
小強﹕ 看來你誤解了團契的真正意思了。團契fellowship是指一班志同道合的人fellows走在一起﹐沒有負擔沒有承諾﹐大家要開心又有共同目標才會響埋一齊。Fellowship的大前題是以個人利益為出發點﹐合則來不合則去﹐正所謂道不同﹐就不相為謀嘛。團契中的友誼是基於返同一間教會﹐你轉了教會都已經不是那個圈子的人﹐他們和你疏遠也是很自然的事。
小明﹕ 但他們不是我的朋友嗎﹖
小強﹕ 真正的友誼是無私的關懷﹐把朋友放在第一位﹐真正的朋友關心對方真正的快樂﹐希望看著對方朝好的方向成長。你團契的那些所謂朋友﹐你話佢地關心自己所謂的靈命成長多些﹐還是關心你這個朋友多些﹖
小明﹕ 講下講下﹐好似又係喎。有時同佢地講自己唔開心野﹐換來幾句行貨到死的問候﹐都唔知佢地係真係關心我﹐定係交功課做個好教徒的角色。
小強﹕ 不過又唔好一竹篙打一船人﹐fellowship也可以發展出真正的friendship﹐任何友誼也要踏出第一步嘛。不過對團契的朋友﹐唔好期望咁高﹐費時期望高大﹐失望越大喇。
小明﹕ 咦~ 咁你同我係fellowship定friendship呀﹖
小強﹕ 我同你由細玩到大﹐睇住你大睇住你壞﹐梗係friendship喇。竟然咁好朋友﹐今餐就你請啦。
小明﹕ 嘩~ 你真係夠晒好朋友咯。

論盡明光社 – 張國棟

cover-4th

早在中大學生報亂倫問卷﹐反同性戀歧視法﹐淫審條修定案以前﹐我己十分留意明光社的動向。畢竟在基督教網上論壇日子不淺﹐看著明光社結集教內保守勢力﹐從搶佔教內的言論空間﹐到漸漸活躍於主流傳媒﹐從去信影視處投訴電視節目不雅﹐到嚴如自封為基督教代言人﹐要打一場社會意識形態的道德聖戰。可是明光社卻淪為基督教的負資產﹐其偏激言論破壞基督教在一般人心中的印象﹐讓外間以為基督徒皆屬反智。在教內理性開明的聲音在淹沒之際﹐張國棟弟兄挺身而出寫《論盡明光社》一書﹐義正嚴詞地指正明光社的錯誤﹐希望他們能夠迷途知返﹐不再敗壞基督教的名聲。

我認識張國棟也有好一段日子﹐他創立基督教人文學會﹐讓不甘洗腦喜歡思考的基督徒﹐在日漸變成一言堂的教會內﹐還有一片倡所欲言互相交流的空間。所裏薈聚很多讀哲學的教友﹐大家討論神學﹐教會和社會的問題刺激思考﹐還有網上讀書會互相共勉閱讀經典鉅著。張國棟雖然身在美國攻讀哲學博士﹐他還心繫香港教會的發展動向。看見香港教會被反智人仕壟繼﹐不禁提起筆桿寫文章﹐希望喚醒教內理智的聲音。可是張國棟出於善意的諫言並未被接受﹐反而明光社認為忠言逆耳不願聽﹐還以非友即敵的思維把張國棟歸入極端自由主義一伙﹐只差在未把假基督徒的標簽說出口。

這本書記錄過去數年﹐明光社在社會道德議題的論述。明光筆在網上和教內外傳媒﹐對異見者發動筆戰和罵戰﹐還披起理性假面具去欺騙無知教眾﹐運用教內的影響力為教徒洗腦。這本書並非討論道德題議上的對錯﹐事實上以我認識的張國棟並非自由派﹐他對這些議題的立場也頗保守。他憑著知識份子的良心﹐看不過明光社的反智言論﹐不怕開罪教內權貴自絕米路﹐也要站出為真理說話﹐運用嚴緊的哲學思維﹐剖析明光社言論的種種謬誤﹐希運能藉此書以正視聽。

若果你不是教徒並深深痛恨明光社的所作所為﹐看這本書必定大呼過癮﹐就像看李天命刺破梁一泡。不過看罷此書後﹐希望你們能對基督教有所改觀﹐一要一竹篙打一船人﹐基督教不是必然地反智。若果你是教徒但不認同明光社﹐又怯於教內壓力苦無發聲機會﹐這本書能夠讓你重燃希望﹐讓你知道自己並不是孤軍作戰﹐教內也有知音人。若果你是教徒並傾向支持明光社﹐希望你能夠好好細閱讀這本書。這本書行文平實近乎學術論文﹐有別明光社訴諸情緒近乎挑撥式言語﹐理應不會則引發反射條件式的反對﹐可以反省思考自身的立場和取向﹐再決定甘心繼續明光社操控。若不肯你是明光社的死忠支持者﹐就更加要買這本書了﹐因為這是市面上唯上敢對明光社說不的書藉﹐怎能不買回來焚之而後快呢﹖

我對這本書唯一的投訴﹐是那個別出心裁的封面設計。封面比內頁短約一吋﹐書頂露出沒有書面保護的內頁。我收到書時還以為釘裝錯誤﹐向張國棟查後才知是出版社的設計﹐突顯出這書內容是教內的觀察。不過結果因為書頂沒有書面的破紙保護﹐結果頭幾書頁書頂給弄得又皺又殘。希望再版時能夠向出版社反映問題﹐正常的書面便已經很好了﹐不需弄些不實用的花款。

看畢此書對明光社的照妖鏡感興趣的朋友﹐不妨去張國棟和幾位教內理性聲音合作的炯論博客﹐繼續追貼明察明光社的一舉一動。

A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 Paul Tillich

A History of Christian Thought

田立克是二十世紀四大神學家之一﹐去年基督教人文學會舉辨網上讀書組﹐閱讀他的名著基督教思想史。這是難得學習基督教歷史的好機會﹐我二話不說便立即報名參加了。這次參加讀書組雖然獲益良多﹐但過程只可以用痛苦來形容。閱讀田立克這本神學巨著並不容易﹐特別對我這個神學的門外漢。既然下了決心要看畢全書﹐便每星期按進度表閱讀﹐並寫下閱讀筆記幫助理解內容。我在閱讀小組所花的時間﹐大慨足夠讀大學兩課的學分。我看書的速度已經比常人快﹐但也要花一小時才讀二十頁左右﹐實在需要時間去嚼咀吸收書中的解釋。每章我至少看了三次﹐第一次速讀繪畫記憶地圖﹐第二次細心閱讀跟隨默絡﹐第三次綜合整理知識寫下筆記。讀書小組進行到四分三時﹐我因去印度工幹事忙﹐跟不上閱讀度﹐險些兒就此半途而廢。雖然讀書小組早已完結了﹐最近兩個月我還是重新拿起書來﹐努力地完成餘下的章節。很高興我能夠堅持到底﹐成為讀書組中少數能夠完成此巨著的人。

這本書分為兩個部份﹐第一部份是田立克所寫的大學課本﹐從耶穌之前開始一直到宗教改革為止。第二部份是他大學的講義﹐教授近三百年的神學發展。第一部內容雖然艱深﹐但內容編排很有組織很嚴緊﹐讀起來只要肯花心機就會明白。第二部的內容則有點混亂﹐雖然大至上順著時間線﹐但在不同課題間跳來跳去﹐讓讀者有點無所適從。第一部份的內容比較少爭議性﹐畢竟那是有幾百甚至幾千年歷史的神學觀念﹐其中的優點缺點早有定案﹐作者可以比較客觀地如實陳述爭論。第二部份的內容主觀成份較強﹐可能有些神學觀與作者本身的思想有衡突。有時我也分不清那些是其他神學家原來的意思﹐那此是作者加上去補充或辯駁的想法。

這本書並不是靈修書藉﹐讀完不會覺得心靈充實﹐也不感覺與神的關係更加親近。這是一本純學術性的讀物﹐滿足讀者的求知慾﹐解釋一些在教會沒有人會去問﹐只會視為理所當然的神學前設。這些形上問題可以說毫不重要﹐對教徒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不會影響教徒的日常生活。但同時也可以說是非常重要﹐因為若不弄清楚最基礎的神學理論﹐整個基督教架構在空氣之上﹐一切信心和行為也沒有任何意義。若從現代的眼光去看﹐同是相信耶穌相信聖經的教派﹐卻有完全不同神學理論很奇怪。不過若放回歷史默絡中去看﹐每次教義出現不同的轉變﹐也是為了解答當時教會面對的一些難題﹐去修正原有教義的毛病。未讀此書時當我遇到一些我不認同的神學理論﹐我總是下意識地認定那理論有違真理。現在則眼光廣闊了﹐神學理論本身不是問題﹐只是另一個神學問題的答案。重點是找出那個相應的問題﹐否則只是推翻了不認同的神學理論﹐還是解決不了原先要解決的問題﹐除非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答案。

書本的內容在此我不再重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看我的閱讀筆記﹕

序章 – 教義的慨念
第一部
第一章 – 基督教的準備
第二章 – 早期教會的神學發展
第二章 – 早期教會與諾斯底主義
第二章 – 新柏拉圖主義
第二章 – 三位一體的爭論
第二章 – 基督論問題
第二章 – 聖奧古斯丁的生平思想
第三章 – 中世紀神學源流
第四章 – 從天特會議到今天的天主教會
第五章 – 馬丁路德的神學
第五章 – 慈運理的神學
第五章 – 加爾文的神學
第六章 – 新教神學的發展
第二部
第一章 – 正統神學、虔敬主義和理性主義
第二章 – 啟蒙運動及其問題
第二章 – 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對啟蒙運動的反抗
第三章 – 普遍綜合的崩潰(上)
第三章 – 普遍綜合的崩潰(中)
第三章 – 普遍綜合的崩潰(下)
第五章 – 調解的新方式 (上)
第五章 – 調解的新方式 (下)

Who wrote the Bible code? – Randall Ingermanson

Biblecode 我和這一本書可以說是十分有緣﹐是我在出差晚上無聊時逛舊書店發現的。聖經密碼這個題目我本身也頗有興趣﹐源於是在常去宗教討論的論壇網站上﹐久不久就會有死硬派基督教徒﹐拿這個出來去證明聖經是真理云云。對於這種近乎迷信的無稽之談﹐我從來也是嗤之而鼻﹐只當成茶餘食後的笑話。可是那本寫聖經密碼預言的書﹐曾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藉排行榜好一段長時間﹐倒是個不爭的事實。加上那些聖經密碼的支持者﹐老是在危言聳聽說三道四。對於不信教的人還好些﹐因為他們根本不屑理會那些教徒的瘋言瘋語。可是有些信了教的人﹐因為對聖經有基本的好感﹐稍一不慎可就會被迷惑心智﹐誤以神真的在聖經當中記錄數千年前的預言﹐以至對福音的追求未來倒置了。為保護論壇上的版友不至誤入歧途﹐我也曾經和那些基督教徒筆戰好幾回合。當時為作應戰的準備﹐我亦曾走去書店打書釘﹐把聖經密碼一書速讀了一遍。原本有想過把它買下來作參考之用﹐不過看罷後認為買那本書簡直是浪費金錢﹐甚至連用來閱讀它的時間也是頗浪費。可是單憑基本的邏輯和宗教上的知識﹐我沒有辨法完全推翻那些支持者的說法。因為聖經密碼本身雖然看似不可信﹐但是卻有一大堆似是疑非的數據去支持。正如基地五十一的外星人傳聞﹐又或者達文西密碼的耶穌結婚生子一樣﹐這些陰謀論是有存在的可能性。然而這一本誰寫聖經密碼的書﹐我只是在看過第一章後﹐就決定要把它賣下來。一來由於二手書的緣故﹐價錢十分便宜﹐二來我想不到這本我聽也沒聽過的書﹐正好解答我關於聖密碼的所有問題。

這本書的作者不是神學家或宗教學﹐而是一個物理學博士﹐本身是一個猶太人。他寫這本書純萃是出於興趣﹐尤其是在聖經密碼中運用的數學統計學。很難想像一個外行人可以為聖經密碼結案﹐但正正尤於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他可以超越其他聖經學者的成見﹐以科學的實驗來證明聖經密碼的真偽。由於作者習慣寫學術文章的關係﹐這書讀起來的就好像一部論文般整整有條。書中的內容並不複雜﹐解釋也很詳盡﹐只需要中學基礎數學課就可以跟得上。

正如一部典形的學術論文一樣﹐這部書主要分為四個部份。第一個部份是中肯地介紹聖經密碼的來龍去脈﹐以及其他有關聖經密碼的著作。這部份加強深我對聖經密碼的認識﹐先前我在網上看過的資料原來很有限。不單只反對者不清楚事情的始末﹐而很多的支持者原來也是一知半解。聖經密碼本身是屬於一種跳字碼 Equidistant Letter Sequence (ELS)﹐在英文或希伯來文以字母為基礎的文字中﹐把相隔同樣距離的字母抽出﹐再組成一個新的文字。而聖經密碼所記載的﹐就是用這個解碼的手法﹐從聖經舊約中的抽出一組組文字﹐配合字母相隔的數目而來的數字。在同一頁的經文中找出幾組文字和數字﹐再看看它們所指示的預言。

原來那本一紙風行的聖經密碼﹐只是個記者在聽過真正的聖經密碼後﹐靈機一觸下寫出來抄作的賺錢玩意﹐連書本封面上的希伯來文也有串錯字。真正的聖經密碼沒有作出驚世預言那樣神奇的事﹐只是奇貌不揚的一篇文章﹐用沉悶兼和聖經密碼沒有任何關係的名稱﹐刊登在皇家統計學院的期刊上。原本聖經密碼的那篇文章﹐被通稱之為偉大拉比實驗﹐是在聖經的舊約當中﹐以ELS找出猶太教歷史文獻上﹐記載了所有偉大的拉比(猶太教的教士)的名字出生日期和地點。這個聖經密碼的發現本身奇特之處就是﹐根據那篇文章就機會率來說﹐那些拉比的資料全記錄在舊約中不免過於巧合。從而提出究竟是否神把那些資料﹐用密碼的方式記載在聖經之中的疑問。
除此之外另外還有一本非學術性的藉作﹐是一位背經離道的猶太教士所寫﹐用ELS的方法找出耶穌的名字和默西亞經文的關係﹐以圖證明耶鮮是救世主。作者亦有介紹其他評論聖經密碼的書藉﹐不過那些書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欠缺嚴僅學術基礎下﹐正反雙方形成拉鋸戰爭持不下。

第二部份就正式開始論文的內容﹐作者先提出一個科學合理的方法﹐去驗証聖經密碼存在的可能性。在接下來的幾個章節裏面﹐他由淺入深的讓讀者明白他的假設﹐使用統計學和語言學加上密碼理論﹐如何可以檢定聖經當中有沒有密碼存在。那個方法明白以後其實很顯淺﹐但要一步一步的慢慢去推毃出來。簡單的來說﹐希伯來文字和英文一樣﹐文字當中的字母之間是有auto-correlation的。如果有密碼存在的話﹐以ELS解碼後的資料﹐也應該保持那一個auto-correlation。不然就會因為密碼中夾雜太多的嘈音﹐而沒有可能解碼還原資料。亦即是說那些所謂的預密碼言﹐只不過是隨機出現沒有意義的文字。

第三部份就是實驗的數據圖表﹐在計算舊約聖經的數據圖表前﹐作者用英文小說帽子貓﹐希伯來文版戰爭與和平﹐以及刻意造出加密的文章﹐去反覆測試這個實驗方法的可靠性。最後一部份就是全書的精華所在﹐分析實驗的數據去檢定開始時提出的假設。附錄部份收錄在作者的網頁上﹐當中有更深入的數字方程式﹐以及書中所使用的程式原始碼下載﹐以便其他學者可以重覆他的實驗。

這本書雖然並不是什麼聖經密碼的權威之作﹐甚至可能因發行量少而已經絕版﹐但我對能夠買下這本書感到十分幸運。有了這部書作為參考資料﹐我可以為自己終結聖經密碼這個案子﹐以後不用再浪費時間此無聊話題上。這本書在智識性上吸引人之處﹐足以讓我在買回來後﹐第一時間開始閱讀﹐還立即放下手上正在追看的Dan Brown小說﹐用兩天時間一口氣讀完這本書﹐才繼續再回去看那部天使與魔鬼。誰說學術書藉的娛樂性一定不及上小說﹖

The Battle for God – Karen Armstrong

The Battle for God 自十八世紀啟蒙運動以來﹐宗教的影響力漸漸被邊緣化。步入二十一世紀﹐宗教卻一次重新的踏足世界舞台之上。拉登以回教聖戰之名發動九一一襲擊﹐基督教極右勢力左右美國的政局﹐以色列在巴勒斯坦的猶太殖民區﹐也都是原教旨主義運動下的產物。暢銷宗教研究作家Karen Armstrong﹐在她的The Battle for God之中﹐詳細分析三大一神宗教(回教﹐猶太教﹐基督教)在過去幾百年間﹐各教派中原教旨主義興起的歷史和成因。

很多人對原教旨主義有一重大的誤解﹐認為它回歸到古代最純正的信仰。而言原教旨主義是宗教和現代化對抗中﹐為了生存衍生出來的新思想。在近二三百年之間﹐啟蒙運動發展出來的理性想思﹐沖衝著古老的信仰﹐宗教由古代人生活的全部﹐慢慢地變得不再重要。有一些的宗教支派﹐適應了現代化的過程﹐演變成思想開明的心靈寄託。但另一些宗教支派﹐則否定現代化帶來的價值觀﹐由保守發展到極端封閉的信仰系統﹐成為在現代人眼中和時代脫節的原教旨主義。

最初閱讀此書的目的﹐是主要想了解基督教基要主義的來龍去脈。以前在網上討論區中﹐我常常接觸到基要主義的思想﹐我對其思想十分厭惡﹐差不多把它定位為魔鬼的工作﹐其教義以恨而非愛為基礎﹐是把人性歪曲了的虛無思想。在看過這本書後﹐我對基要主義的想法有些改變了﹐基要主義發展之初﹐也不是像今天那樣的邪惡﹐
只是基督教對自由主義的條件性反射。雖然我始終不認同基要主義的想思﹐但其後基要主義的發展﹐卻有顯得如此的理所當然﹐好像有光就會有影﹐有自由開明進步的新神學﹐就自然會有相反的保守基要主義。基要主義也許只是歷史必然的一部份吧﹐就像由多神宗教進化成一神宗教﹐各異端學說的興起一樣吧。

另外我在新聞中常常也聽見回教原教旨主義和恐怖襲擊有關﹐也有一部份是想知到有關回教原教旨主義的事。回教在中世紀﹐曾經是當時世上最開明的宗教。而今天在中東原教旨主義的橫行﹐和十九二十世紀之初﹐西方帝國殖民主義﹐在中東種下的禍根有直接的關係。回教原教旨主義﹐就是對西方思想入侵的反射作用﹐是中東人民對現實生活感覺到絕望下﹐把現世不公平的解答寄託在宗教解脫之上。書中還有三分之一的篇幅是在猶太教的基要主義上﹐但我對猶太教沒有太大的興趣﹐只是看完知道了就算。

這本書雖說是一般普及讀物﹐但內容不比學術著作為淺﹐書後也詳細的註解和參考目錄。這書說不上是消閑性的讀物﹐除非對基要主義的發展有興趣﹐和對三大宗教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不然看此書肯定會悶得睡著。雖然花了三個月時間慢慢的看畢全書﹐能吸收到多少我自己也不能肯定﹐和別人說起基要主義有關的題目時﹐也不寄望自己可以順口把資料說出來﹐只是希望還能夠有多少的印像﹐可以從書中翻查所需的資料吧。

人死何從

今天有朋友在ICQ上問我﹐根據聖經記載﹐未信教就死了的好人會否上天堂﹖他的一位未信朋友死了﹐他很擔心那人的去向﹐想也是求一個安心。我回答得有點玄﹐不同宗派會有不同的答案。

基要派﹕未信教的人死了一定會下地獄。
福音派﹕認為會很大機會下地獄﹐除非生前沒有接觸過福音。
主流基督教派﹕不知道﹐人不可得知的神審判。
聖公會﹕若果是好人大慨會上天堂吧。
自由派﹕很大機會上天堂。
天主教﹕去煉獄後才上天堂。
普救論教派﹕一定會上天堂。

他聽完之後笑笑﹐說我是答案很有趣﹐帶點諷刺的味道。反問若只有一個神的話﹐想必然只有一個答案才是正確的吧。那這麼多個版本的答案﹐到底那一個才是真的呢﹖

我拉開話題沒有再回他﹐因為說起來可會沒完沒了。但心中不禁想﹐誰說神只得一套標準﹐可能他在最後審判時﹐會根據每一個人心中的標準去判他呢﹗

Karen Armstrong 宗教講座

fea-armstrong21-Fields of Blood author Karen Armstrong shown in Toronto, Ontario, November 19, 2014. (Aaron Harris/Toronto Star)

今天晚上我去了著名的宗教研究家Karen Armstrong在UBC舉行的講座。聽眾對這個講座的反應十分湧躍﹐在幾天前我上網登記留位時已經全滿﹐我只好抱著一定會有臨時加位的心態去試試。我在開始前半小時去到﹐百多人的演講廳已經坐無虛席﹐沒有登記的人只好坐在兩旁的樓梯上﹐再遲些來的人要站在演講廳外聽。來這個講座的聽眾大多是上了年紀人﹐年輕的人不多﹐亞洲面孔的更是少之又少。這個演講的采用是對話形式﹐台上有兩張沙發﹐主持人向講者發問問題﹐營造一個互動交談的氣氛。

這次演講的內容是有關她最新著作﹐The Great Transformation﹐是探討四大文明宗教的起源。涉及的宗教有﹐在中東為耶教回教源頭的猶太教﹐在印度發展的印度教和佛教﹐中國的道教和孔子思想﹐以及希臘的哲學和悲劇。四大宗教起源於距今二千多年前的同一時期﹐宗教在各文明中獨立發展﹐但不約而同地得出相似的核心思想﹐放諸四海皆準黃金定律。那就是耶穌說的愛人如己﹐或孔子說的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交談部份只有四十五分鐘﹐只可以當是她著作的介簡。她認為宗教的起源﹐是因應人類社會實際的需要。基督的博愛﹐孔子的仁﹐佛教的慈悲﹐也是本質相同﹐亦是宗教最原始的本來面目。她指出這個核心才是宗教的價值﹐至於後來在宗教上潛建的教條主義﹐反而讓人看不清楚真實。她在總結時﹐批評現今的宗教是在退步﹐過份著重教條而忽略對人的關心。她指出在十九世紀西方宗教的兩大發明﹐正正是宗教扼殺人性的完兇﹐那就是天主教的教皇無誤論﹐以及基督教的唯獨聖經論﹐把聖經當成一本有關神的百科全書字典﹐漠視聖經字裏行間的真正意義。很多人信教是因為想證明自己是對﹐別人是錯﹐尋找一個肯定的答案。
她說一個能夠啟發人的宗教﹐不是要給人問題的答案﹐而是要引導人去問題自己去尋找答案。宗教是要人作出相應的行為﹐而不是相信一套無關痛癢的教條。

演講的後半部是回答觀眾的提問﹐很多人提出一些有見地的問題。第一個問的人來自什麼回教協會﹐講了一大輪自己的意見還未開始問問題﹐給台下的觀眾叫他唔阻大家時間。其他有趣的問題有﹐她說關於宗教上啟示﹐耶回二教著重外來的神諭﹐佛教孔子柏拉圖則認為內心啟發醒覺。她說經濟學是現世的宗教﹐以理性地自私為基礎﹐與古代宗教的無我有衡突。商管理論上的白金定律﹐對做他想你對他做的事﹐比黃金定律更上一層樓。她評論達文西密碼和這幾天很熱門的猶太福音﹐她認為那些說法不可盡信。不過反過就算那是真的﹐那又如何﹖教條上的選擇不應該影響人的行為﹐耶穌就不曾整天囉唆地說三位一體﹐原罪又或者因信稱義﹐行愛人如己就夠了。我則問了她對新興宗教如科學教﹐摩門教﹐法輪功的看法﹐不過很可惜她並不熟悉這方便的資料。

在演講完結後﹐在演講廳外有她的新書買﹐她亦盡作家的責任替讀書簽名。我沒有買她的書﹐因為硬皮精裝版太貴﹐遲些出平裝版才買來看。但我帶了她的一本舊作去給她簽名留念﹐算是此行除了在思想養份外﹐還有的一點實際收獲。我對她有關宗教的觀點大部份認同﹐基本上那是自由派的思想。她有研究資料支持﹐說出來自然有說服力很多。在我看來﹐這些是人人也應該明白的常識﹐不過事實上有很多人﹐卻朝相反的方向來相信宗教。對於我來說﹐去這種知識性的講座﹐比起去紅館聽所謂的歌星開演唱會更有吸引力﹐而且這場演講會是免費啊﹗究竟是我不正常地悶蛋﹐還是一般民眾過份平庸地膚淺呢﹖

天主教 vs 基督教

我在天主教和基督教兩邊也返了一段頗長時間﹐跟據多年來我的個人觀察﹐以及在生活中網絡上的見聞﹐我嘗試從第三者的角度比較這兩宗教的優劣。由於基督教沒有明確統一的定義﹐為方便比較這篇文章中提及的基督教﹐嚴格來說只是在華人圈子流行的福音派。其他傳統的基督教宗派﹐如聖公會﹐信義宗等﹐大約介乎天主教和福音派之間﹐請讀者留意。另外這篇文章不會從神學或釋經學的角度去討論兩教的教理﹐神學在哲學認知論中是屬於形上學﹐人是永沒有可能確定最終的真實﹐因此說那邊的教義更合神心意是純萃廢話。反之我是從應用實際的角度﹐去分析兩邊的教義誰更合乎一般人眼中的情理。我會逐個項目在以下作出比較。

信徒人口﹕
天主教是世界上最多信眾的教派﹐人數超過十億人﹐所有基督教派的總人數才不過四億人。

歷史﹕
天主教歷史悠久有史書為證﹐從第一代教宗耶穌門徒聖彼得一路傳下來﹐己經傳了有二百六十五任到現今的教宗Benedict XVI。基督教則是由馬丁路德在十六世紀創立﹐至今不過四百多年的歷史。馬丁路德原本更是天主教修士﹐所以嚴格來說天主教是正宗﹐基督教只是從天主教分裂出去的繼宗。現今很多基督教派只有百幾二十年歷史﹐創辨人更是不知從那兒冒出來﹐自己宣稱自己成為牧師就當開教鼻祖。

教堂﹕
天主教的教堂多數宏偉而莊嚴﹐是舉行浪漫結婚的理想地點。反之基督教的教堂則質素參差﹐有些甚至只在工廠區租用貨倉改建而成。

主日時間﹕
天主教堂主日彌撒有很多時間的選擇﹐由星期六黃昏到星期日全日也有﹐必定有一臺適合生活繁忙的都市人。反之基督教只崇集中在星期日早上﹐牧師叫星期日要返工的教友轉工去返教堂也不是未有所聞。

世界性﹕
天主教的彌撒程序在全世界的天主教堂也是相同的﹐就算不懂得當地語言﹐也可以參與並意會彌撒大部份內容。基督教的祟拜是以講道為核心﹐聽不懂外國的語言就完全不能參與了。

講道﹕
彌撒中神父講道只是佔一小部份﹐一般只有十五分鐘﹐最長也不會過半小時。而崇拜中牧師講道隨便也可以說上一個小時﹐遇上長氣的兩小時也試過。講道就算悶﹐天主教的也比較容易忍受。

學校﹕
在香港最頂尖的名校一律是天主教學校或官校﹐唯一例外是聖公會的拔萃。基於小學派位計分教徒有多一分的著數﹐入天主教的小朋友比較容易入名校。

進化論﹕
天主教受到當年伽里略日心說的教訓﹐今次學乖了。不反對神主導的進化論﹐認為只要是神創造人的靈魂﹐進化論正確與否是科學的事不關神學事。基督教高調反對進化論﹐卻給人反智迷信的印象。

考古﹕
同樣的天主教不死抱教條主義﹐要硬照字面意義去解釋聖經舊約﹐所以天主教的教理和考古發理沒有予盾。相反基督教的所謂古考探險隊﹐就弄出疑神疑鬼的謊舟給貽笑大方。

宗教包容﹕
天主教不排除其他宗教包括了有部份真理﹐與其他宗教能和平互諒地對話。基督教則認為其他宗教是魔鬼的誘惑﹐必需要除之而後快﹐基督教口裏說愛﹐骨子裏則是散播對其他宗教仇恨的種子。

地獄﹕
天主教保留煉獄的說法﹐因此不否定不信的好人也有上天堂的可能性。基督教則是信教得救﹐不信永死﹐唯我獨專的心態為正常人詬病。

傳教﹕
天主教不會用高壓式的傳教﹐著重教育慕道者﹐讓他們信主帶來正面的改變。基督教最喜歡用死後會下地獄去恐嚇不信的人﹐他們看信教人數重於一切。

傳統﹕
天主教的傳統深而博﹐聖人﹐聖物﹐聖像﹐經文﹐傳承等﹐皆可幫助信徒靈修。基督教沒有什麼其他傳統可言﹐因此靈修只能夠獨沽一味抱著聖經死讀。

未世﹕
天主教中未世論是深奧的神學題目﹐不會常常掛在口邊來嚇教徒。基督教則喊狼來了喊了幾百年﹐到現在還是愚昧地相信未日快來。

慈善工作﹕
天主教除了傳教工作外﹐不論宗教背景﹐幫助有需要的人是教會使命的一部份。基督教則著重搶羊人數﹐認為向不幸的人傳福音凌駕給他們生活上的基本需要。

奉獻﹕
天主教沒有強制性奉獻﹐教徒奉獻多少是純萃出於自願性質。基督教強調十一奉戲﹐牧師間接直接給壓力教徒去津行十一奉獻。

私人生活﹕
天主教不會干涉教徒私人生活﹐只會為教徒作出道德上指引﹐出了教堂門口就不關教會的事。基督教會利用群眾壓力﹐公審私生活不檢點的教徒﹐甚至會因為教徒在教會外的事而給教徒懲罰﹐如禁止做事奉。

愛情﹕
若愛上的另一半不是教徒﹐天主教會為這對情侶祝福﹐並為他們行婚禮。基督教則祭出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這金句﹐一是迫不信的那方入教﹐一就是捧打鴛鴦拆散一對戀人。

同性戀﹕
天主教反對同性戀﹐講明純萃是基於宗教的原因﹐很實誠。基督教反對同性戀﹐會搬出一大堆偽科學去混淆視聽﹐講大話。

操守﹕
在香港天主教神父這些年來就只有一單孌童醜聞﹐基督教牧師性騷擾女教徒的新聞則一年有幾宗。

神職人員質素﹕
天主教神父的入職資格很嚴格﹐不單不可以娶妻犧牲很大﹐還要經過長時間神學哲學進修﹐才可以進鐸做神父。基督教則任何人也可以成為牧師﹐神學院優劣不一沒有品質保證。

音樂﹕
天主教的聖詩選擇多﹐從古典的拉丁文詠唱﹐到流行曲式的新派聖詩也有。基督教的聖詩則變化少﹐來來去去也是那些中文填詞不對音的老調子。

聖經﹕
天主教的聖經是原裝正版﹐新約廿七卷﹐舊約四十六卷書。基督教的聖經少了舊約七卷書﹐是不完整的殘缺本。

綜合以上各項比較﹐天主教明顯地比基督教優勝。作為一個精明的宗教消費者﹐若未信耶穌而有志慕道﹐想要找一個合適的教派加入﹐答案肯定不用多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