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學校

敘舊

在這個感恩節的長週未﹐我前往洛杉磯參加了喇沙老朋友的婚禮。
我在加洲逗留了不足四十八小時﹐這可以說是一個十分緊湊的行程。
這次超短LA之行﹐有一半是為了出席婚禮﹐而另外更重要的一半﹐
是和其他喇沙的老朋友敘敘舊。在那份十人電郵名單中﹐
有七個人從各地前來。雖然只有短短兩天相處的時間﹐
但大家也很久沒有如此開心地暢遊。

從中學畢業到現在﹐也超過十年了﹐大家可以說變了很多﹐
也可以說沒有變了多少。有的已經結了婚﹐也有的快有小孩子﹐
當然還有些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女朋友﹐真的有點為他擔心。
外貌身型的種種外在因素固然變了﹐但性格就真的是三歲定八十﹐
各人在性格上的特徵則和中學時代沒有兩樣。有幾位在以前不算得很熟絡﹐
在畢業後也沒有特別的共處﹐畢竟我們也一起上學玩耍了好幾年﹐
之後也久不久通訊見面﹐我們己經摸熟了大家的處事方式。
今次再聚頭絲毫沒有疏離的感覺﹐反能夠和了解自己脾性的老朋友一起﹐
覺得很舒服自由自在﹐可以做回真正的自己。

今次行程我們玩得很開心﹐可是就嚴重睡眠不足﹐平均每天只睡了四小時。
第一晚落機聚在一起後﹐我們吹水傾計到三四點才肯去睡。
第二天卻要一早起來﹐當兄弟班陪新郎去搶新娘。
擾攘了一整天的婚禮後﹐我們還要去唱K唱到三點鐘才回酒店。
今次唱K我可終於有點吐氣提眉﹐以前他們常常笑我唱歌走音﹐
經過女朋友的特別訓練後﹐我可有幾隻可以拿出來見人的飲歌。
不至於失禮人。最後一天的早上﹐新郎特別抽空出來和我們飲茶﹐
雖然婚禮上我們灌他飲酒﹐他話我們沒有人性﹐但也可以說是夠晒朋友了。

可惜歡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很後悔沒有請多幾日假留在LA玩﹐
飲完茶後我要趕搭飛機回來溫哥華﹐但他們幾個就慢吞吞﹐
去到機場時發現check in counter空無一人﹐害我幾乎以為趕不出搭飛機。
在回程的途中有個小小的插曲﹐飛機經過Mt. St. Helen的上空﹐
機師特地從廣播叫我們觀看火山冒煙的奇景﹐
我也把這難得一見的景像拍下來留念。

這樣大家就回到正常的生活了。之後我們在電郵中憧景著﹐
在下一次誰結婚時﹐大家又有機會走在一起再敘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