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社會學

A Good Book, In Theory – Alan Sears

A Good Book, In Theory 有些人對理論總是抱有敵視態度﹐認定理論脫離現實沒有任何用處﹐只是象牙塔內蛋頭學者的無聊玩意。可是我從小讀理科長大﹐更接受工程系的洗禮﹐透過理論去理解事物﹐就彷如呼吸般與生俱來的本能﹐我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排拆理論。這本書的作者是社會學教授﹐給大學一年級生上理論課時﹐看到學生如墮百里雲霧內﹐完全迷失在理論的大海中。於是他決定寫一本淺白易明的書﹐為學生解釋學習理論的重要性。這本書並不是解釋那些深奧複習的理論﹐而是供提一個關於理論架構的地圖﹐讓學生不再恐俱和壓惡理論。

理論讓我們觀測﹐認識和理解世界﹐若果沒有理論去解析說明﹐研究資料和統計數字﹐並沒有任何用處。很多人常常把理論﹐意見和事實三者混淆。理論是一個解釋力的系統﹐必需在內部需有統一性和完整性﹐而外部需乎合事實的觀察。意見則很個人主觀﹐可以完全沒有任何根據。意見並沒有說服力﹐因為反對者不能如對理論般﹐辯論檢定內部或外部條件﹐只能攻擊提出意見的人。很多時候我們會有意無意中﹐毫不過問便接受社會某套被視為常識的思想﹐而常識與常識間存在的矛盾。理論讓我們跳出常識的思想框框﹐去身邊看似熟悉的思想提出疑質﹐尋找每一個基本問題的答案。當我們遇到別人的新想法時﹐透過理論才能真正認清別人的思想。盡管有些人對理論並無意識﹐但每一個思想背後的理論也有跡可尋。順著理論的默絡去思考﹐便可以找出該理論核心的前設﹐很多時不同人的想法各異﹐正是源於埋於理論深處的前設各有不同。

作者是社會學家﹐這本書也是為社會學學生而寫。他引用社會學理論的例子﹐去說明理論如何影收一個人對世界的認知。他用社會學的兩大理論﹐社會結構論和社會衝突論﹐貫穿全書所有例子。他先從觀察課堂學習開始說起﹐示範如何運用兩大社會理論﹐對事物得出完全不同的看法和結論。書中的例子涉獵甚廣﹐從社會架構﹐到自然與文化﹐到時間與歷史﹐作者在每個課題也提出兩套截然不同的理論﹐去挑戰讀者的固有觀念。每個課題的雙方各持一詞看似各有道理﹐其實背後可以追溯到社會學兩大理論的分歧。可惜這本始終是入門書藉﹐只是簡單地陳述那些理論的內容﹐沒有深入討論和批判理論的限制。雖然書中的理論蜻蜓點水﹐但範例中對現像學(phemomenology)和理念(ideology)有很好的解釋。本書最後也有提及關於社會理論的理論﹐一如既往社會理論本身同樣有兩個不同理論去解釋。一個理論認為社會理論是中立的觀察﹐就像是物理化學理論對自然世界的關係一樣。另一個理論則認為社會理論應要改變社會為目標﹐理論是用來運員群眾的行動綱領。

這本書的封底有幅張思想地圖的插畫﹐在終點一端寫著一個“你”字﹐起點和緣途各站則寫著一個個哲學家的名字。我是被這幅插畫吸引才翻閱此書﹐原本以為本書是社會學的思想簡史﹐讓我按圖索驥尋找我的想法的來龍去脈。豈料收獲原完出乎意料之外﹐這書沒有給準備現成的思想地圖﹐而是給我繪製地圖的工具﹐讓我自行繪畫出一幅屬於我的思想地圖。閒時在網上與別人討論事時﹐我總是覺得思想左派的人不可理喻﹐他們亦覺得我話不投機。原來他們的思想是基於社會衝突論﹐正好站在我思想的社會結構論的對立面。雙方也不察覺理論的分歧﹐變成各自表態各自陳述。不論是批評別人的反對聲音﹐還是要捍衛自己的想法﹐也要在理論層面立足﹐對人對自己才有說服力。這本書只是簡介兩大社會理論﹐沒有細述理論的優劣與盲點﹐我想應該要看些社會學書藉進修﹐才能知己知彼百戰不貽。

Investigating Culture – Carol Delaney

Investigating Culture 早前給公司派去印度工幹﹐起行前在公司的圖書館中﹐找來本「文化智商」臨急抱佛腳﹐惡補一下如何與其他文化打交道。那本「文化智商」始終是寫給商務人看﹐雖然當中有很多有用的貼士﹐但欠缺有深度的文化分析。就好像買了台新電腦﹐讀完說明書懂雖得使用﹐但我是想打開機蓋看看內部結構﹐明白其中的設計理論。我想要的不是文化用家指南﹐而是文化的設計藍圖。剛好出發前回大學有事辦﹐閒逛大學書店看到本封面很醒目吸引﹐人類學一年級課本的「調查文化」﹐正好可以解答我對於文化的疑問。便二話不說買了下來﹐放入行李跟著我飛越半個地球去印度﹐希望可以幫助我認識印度文化。雖然這本書的內容豐富有趣﹐可是在沒有任何相關學識的基礎﹐死啃硬讀一本四百多頁的課本不是件易容的事。在印度期間旅遊有空時就拿出來看﹐等飛機看﹐坐飛機看﹐坐火車也看﹐連在海灘日光浴也在看。一般人會讀些雜誌小說輕讀物﹐像我這樣讀大學課本的人﹐還要讀得津津有味可算是異類。與我一起旅行的同事也說我是怪人﹐他拿起來翻看不夠幾頁便放棄了。不過二個月下來才看了四分三﹐回來加拿大後事務繁忙﹐差不多用了個多月才完成剩下來的頁數。

這本書的作者是史丹福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她從人類學的角度去研究文化。 這本書並不是單純記錄不同社會的文化現像﹐而用這些文化現像作為例子﹐綜合歸納出一套分析文化的系統架構﹐幫助我們快速適應新的文化環境﹐理解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的差異。很多人對文化這一個慨念的認識十分矇糊﹐以為文學﹐藝術﹐生活習慣﹐宗教等就是等同於文化。從定義上說文化的內容可以很空泛﹐任何影響一個社群行為的價值系統就是文化。文化並不局限於國家或民族才擁有﹐任何有一定數目的人群也可以構成自己的文化。而很多時候不同文化互相重疊﹐一個人可以屬於複數的社群。例如我自己就同時受中華文化﹐西方文化與工程師文化的影響。然而文化不是獨立存在的抽像慨念﹐是必透要過行為才能顯現出來﹐分析文化就必須從行為開始入手﹐以不同的行為模式來推論背後不同的文化脈絡。

作者將文化分類為八個主要慨念﹐我們可以從不同文化對這八個觀念的不同理解﹐去作為切入點去審視文化對行為的影響。這八個慨念分別是﹐對空間的認知﹐對時間的認知﹐語言﹐人際關係﹐身體與自我﹐食物﹐衣著﹐和重要時地人的集體記憶。書中使用大量文化例子﹐去解釋不同文化如何申延出不同的行為。就算單純以獵奇眼光看這本書﹐認識其他文化聞所未聞的奇風異俗﹐也有如看國家地理頻道像有趣。不要以為四百多頁很厚﹐因為文化現像實在太多研究資料﹐盡管作者已極其博學多材﹐盡可能地包括羅列所有重要的事例﹐但每個例子也只能從略介簡。如讀者想對某方便的資料感興趣﹐可以按卷末的參考書目﹐去發掘更多深入的研究。

讀閱這書的最大得著是擴闊眼光﹐發現原來世界上很多人的思考方式與我們完全不同﹐他們的文化觀念與我們的南轅北轍﹐他們的行為看似亳無道理﹐還不是因為文化前設不同所致。我們日常接觸不同文化時﹐通常也只會很表面地看到﹐食物﹐衣著或語言的不同。其實在這八個文化觀念中的首兩個﹐很多時被忽略對空間與時間的認知﹐才是最重要的文化分歧。我們接受西方教育長大的人﹐很自然認為空間與時間是一堆數字﹐是宇宙中絕對的刻度﹐可以量度可以加減剩除。在很多原始文化中﹐空間是一個相對的觀念﹐畫夜春夏秋冬是個一環接一環的循環﹐並非會隨時間流逝的一分一秒。我們對空間的認知源自地圖﹐可以分割可以規範可以擁有。不過有些文化中﹐空間的認知源自空間的功用﹐又或者空間是身份的像徵。書中還有其他很有趣例子﹐只是太雜太廣太鎖碎﹐不能一一在此盡錄。所有例子的共通點﹐就是可以利用文化去解釋﹐不同社群行為上的差異。

作者本身是美國人﹐她主力研究土耳其文化﹐因此書中的例子偏頗西方和中東文化。若果作者能夠加插多些東方文化的例子﹐特別是中國和印度文化﹐相信閱讀起來會更加有趣。作為人類學文化研究的課本﹐這本書是一個很入門索引﹐為讀者慨覽所有與文化相關的課題。不過作者終始是讀人文科出身﹐不免思想沾染了人文的迂腐﹐認為文化沒有分高低﹐先進落後﹐文化只各不相同。書本序言也曾提及現代主義基礎的文化觀﹐作者只是以政治不正確與過時為理由否定了﹐並沒有提出更加充份的解釋﹐也沒有公正地引述其他支持文化絕對主義的論點﹐有點誤導讀者文化相對主義才是正確之嫌。作者身為一個人類學家﹐沒有理由不知道文化也會絕種的事實。一個會走上被淘汰絕種之路的文化﹐無可否認自然就是落後的文化。反之文化也可以響其他文化﹐用感染的方式把文化傳播開出。最有影響力同化他人的文化﹐毫無疑問就是最先進的文化。

四代香港人 – 呂大樂

4 generation HKer 我十分喜歡去年陳冠中的 「我這一代香港人」﹐讀完後還上網看不少香港文化研究的資料。網上有提及呂大樂這本「四代香港人」﹐心想應該會是本不錯的讀物。回港放假途經地鐵站書店時見到﹐ 想也不想便買了這本書﹐回到家後才發被騙了錢。才六十多頁要買三十元﹐差不多五毫子一頁。我在梅窩住中環的小輪中拿出來讀﹐船還未駛見到香港島便已經看完。內容的數量不夠也算了﹐最激氣是讀到一半﹐我才發現原來已讀過這本書。呂大樂曾經在明報發表一系列文章﹐而這本書只是那些文章的結集整理。早知在書店打書釘算了﹐反正由頭翻到尾也不用大半個鐘。

四代香港人故明意義﹐是闡述四代不同香港人的文化性格。第一代是經歷戰亂洗禮的老人家﹐他們安份守己安居樂業﹐為第二代人開創發展的機會。第二代人是戰後嬰兒﹐趕上了香港經濟起飛的列車﹐一路步上成功的青雲路。他們人多勢眾﹐還管掌著社會的主導權﹐不願放手交捧給下一代。第三代給第二代壓著無法出頭﹐唯有消極反抗第二代的主流意識﹐尋找另類生活文化。第四代人是第二代人的孩子﹐在富裕的環境下成長。第二代人努力讓第四代承繼者自己的想法﹐第四代連反抗也不懂﹐只會照單全收第二代的主流意識。四代香港人的不同思潮﹐代表著香港核心價值的變化。

作者劃分四代人的界線不太科學﹐在我看來似只是跟據自身經驗﹐以作者認識的人作為代表。很明顯這四代人並不能代表香港的大部份人﹐只限於本土中上階級或知識份子的圈子。完全忽略低下階層和新留民﹐還有那些移民海外又回流的人。套用我自己的經驗去反證﹐第二代中年人不一定有主導權。有主導權其實只是一小部份精英﹐大部份第二代也是庸庸碌碌﹐與第一代沒有多大分別。以出生年齡橫分﹐我屬於三代尾四代頭。不過我認識同年紀的朋友﹐完全不像文中所說的第三第四代。反倒似是第二代人﹐看準現今社會轉型的契機﹐磨拳擦掌準備把追不上時代的第二代人拉下馬﹐爭奪社會的主導地位。俗語有云一樣米養百樣人﹐也許把不同人的想法歸納整理的很困難的事。不論如何去演釋分析香港價值﹐總會與一部人的生活體驗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