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立場新聞

請不要妄呼主的名字反對疫苖

文章刊登於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E8%AB%8B%E4%B8%8D%E8%A6%81%E5%A6%84%E5%91%BC%E4%B8%BB%E7%9A%84%E5%90%8D%E5%AD%97%E5%8F%8D%E5%B0%8D%E7%96%AB%E8%8B%96?fbclid=IwAR0zIADBE4Tlq-oa3wqAd9JXJypOHWBt6LUrBRfdXKO4hidKSFaQ150v7lM

最近一個認識的人「不幸」感染Covid離世了,談不上是很熟絡的朋友,只是相熟朋友身在美國的表哥。他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然後正如很多Covid患者一樣,祈禱無法戰勝病毒。聽著他在醫院中病情一天一天惡化,我為他遺下的妻子和兩個年幼兒年感到心痛。而然我在心中某個邪惡的聲音,卻幸災樂禍地說著:「唔信疫苗抵佢死,達爾文主義淘汰蠢人」。昨天我剛剛發現,另一個相熟的朋友,同樣因為宗教原因,拒絕接種疫苗,他女兒可是我結婚時的花女。我很為他擔心,不希望他有同樣遭遇。而讓我感到憤怒的,是那些妄呼主的名字去反對疫苖的宗教領袖,花言巧語誤導信眾,反科學反主流宗教道德倫理,令其他基督徒蒙受污名。

反對疫苗的人,最喜歡說疫苖沒有效用。中國製的疫苖有沒有用我不敢說,但以加拿大卑詩省最新Covid感染入院數字來看,西方研發的Moderna和Pfizer(即香港Biontech)疫苗,明顯能有效防止需要入院的嚴重病情。而在三十歲至八十歲的群組中,更加能大幅降低死亡率十一倍。加拿大疫苗接種率高達80%,非醫學原因不接種疫苗,無疑是增加自己的死亡風險,亦加重整個醫療系統的負擔。加拿大阿伯達省更因為Covid患者佔用大量ICU床位,導致醫療系統接近崩潰邊沿,影響其他非Covid病者的健康。在美國甚至有患癌症的小朋友,醫院因Covid人滿為患無法入院。讓人不禁想把自己找死不打疫苗的Covid患者踢出醫院,把病床空出來給可憐的癌症小朋友。

若果反對疫苗只是因為不相信疫苗有效的事實,或者認為接種疫苖不安全會死人,問題還不算很嚴重,這只是他們的無知。隨著越來越來醫學數據,證明疫苗的效用和安全性,他們無知的堅持自然會不攻自破。可是以宗教理由去反對疫苗的人,因為他們認為接種疫苗不乎合神的心意,或者疫苗的製造過程中使用幹細胞不乎合道德,就算他們明知疫苗有效和安全,仍然會堅持他們自以為神聖的選擇。甚至不幸患上Covid,亦會以殉道的心情去迎接死亡。在宗教上不理性的人,是無法用道理去說服他們的。

其他宗教反對疫苗的理由我不熟識,我不便多作評論。但我身為一個基督徒,若果有人說聖經說不可接種疫苖,我有責任站出來澄清那些反疫苗人士曲解聖經,是被魔鬼迷惑了在宣揚假福音。這篇文章的讀者大部份對神學沒有興趣,我亦不在此深入以神學理論,去技術性擊倒反疫苗者的歪理,以免悶死讀者。容許我在這神學問題上訢諸權威,教宗無疑是聖經的權威,他鼓勵天主教徒接種疫苖,並清楚明確地講明疫苖與聖經沒有衝突。其他各大基督教派,如聖公會,循道會,路德會,浸信會,希臘東正教,甚至被一般基督教視為異端的摩門教,都支持教友接種疫苖。由此可見,反對疫苗不單止沒有科學根據,亦沒有聖經根據。

至於有教徒因為疫苗使用來自七十年代墮胎的幹細胞來作安全測試,以反對墮胎的道德理由不肯接種疫苖。我無意在此討論墮胎是否合乎道德,我只是想指出除了疫苗外,我們接觸的很多一般西藥,如頭痛藥Tylenol,Advil,胃藥Tums,敏感藥Benadryl,Claritin,也是使用相同的幹細胞去作安全測試。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人用道德理由去反對使用那些西藥。只反對疫苗卻不反對那些西藥,很明顯是雙重標準。若果你的良知告訴你不打疫苗,亦堅持不使用有相同問題的大部份西藥,我實在想不到任何方法去說服你,只能祝你好運不要生病。

最後我想說,若果你是因為懷疑疫苗的效用或安全性,選擇不去接種疫苗。那請你不要濫用宗教理由,作為去拒絕接種疫苗的藉口。你這貪圖一時方便的自私行為,是身為基督徒身份非常壞的見證,讓一般人誤以為基督徒反科學反理性,妨礙其他對疫苗沒有偏見的基督徒的福傳工作,這是不蒙神喜裞的行為啊。

悼蘋果日報

文章刊登於立場新聞

國安法通過後,港共開始清算民主派,肥佬黎被關入大牢,其實已知被中共視為眼中釘的蘋果日報命不久爾。終於來到這一天,港共動用國安法凍結蘋果資產,硬生生地把香港最後一份自由報章殘殺。我身為蘋果日報作者的資歷很淺,但很榮幸能夠陪伴蘋果走完最後一程。今天我最後一篇文章出街,有些感慨,寫下我與蘋果日報的回憶。

看其他作者的悼文,我發覺大家的經驗很相似。我以前家中一向訂閱明報,覺得那是知識份子才看的大報。最初蘋果日報出版時,有同學帶回學校看,我總是覺得蘋果報格很cheap,不過又很juicy很好看。很多年我與蘋果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是芸芸眾多報章其中一份。

直到清拆皇后碼頭事件,網上就發展與保育展開激烈辯論,我是右派自由主義的信徙,還記得同朱凱迪為此打筆戰。現在回看,那些所謂的右左之爭,在今日大是大非面前,根本完全無關痛癢,不過是花多花少錢的小問題。那時候忘記了如何認識了利世民和獅子山學會的人,他當年是蘋果日報的編輯,我被邀請參與在蘋果寫評論,對抗左膠捍衛右派自由主義。結果我只寫了一篇就沒有再寫,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投稿,第一次文章登報,第一次收稿費,都是在蘋果日報。

後來香港傳媒逐一染紅,只剩下蘋果日報不甘當共產黨喉舌,成為唯一在主流媒體支持民主自由的聲音。從那時開始我對蘋果日報改觀,由一份看它不起的小報,變成尊敬它不畏強權的骨風。從兩傘運動,立法會區議會選舉,到最近的返送中運動,美國大選支持侵侵,儘管我並不完全認同蘋果的立場,但對比其他墮落的傳媒己是一股清泉,尤其是同我細個最喜歡看的明報作比較。

去年底我有幸成為蘋果日報的作者,我沒有本事寫政治評論寫專欄,加入果籽讀戲室的大家庭,寫我最愛看的動畫和科幻影評。每個影評作者各有自已喜愛的類別,剛好沒有人寫動畫和科幻,這兩項都是比較冷門的題材,正好開正我最擅長的領域。我想每一個喜愛寫作的人,總會夢想成為一個作家。現實是寫作搵唔到食,能夠在報章上發表文章,且而仲有稿費收,我己經覺得自已成就解鎖,摱車邊圓了當作家旳心願。在蘋果這最後的半年,我發表了十九篇文章,可惜下一篇才寫到一半,就接到蘋果日報封艇拉人的新聞。香港最後僅存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就這樣被中共催毀了。失去言論自由後,失去出入境自由,失去轉移資產自由,只是早晚的事。國安法殺死了蘋果日報,亦為香港的棺材釘上最後一口釘。

最後我想說一句:多謝蘋果日報。

如何教導小朋友正確的電子遊戲價值觀

Kids Playing Video Game

立章刊登於立場新聞

有不少家長視打機為洪水猛獸,認為小朋友玩電子遊戲就會學壞。另一邊廂也有不少家長對打機一無所知,小朋友想玩什麼就買給他,甚至讓小孩沉迷課金手遊浪費時間浪費金錢。這兩個極端態度也是不健康,玩電子遊戲同打波睇書睇電視睇戲一樣,活動本身是中性沒分好壞,只在乎沒有沒過份沉迷,是否玩一些有營養的良好作品,還是只是不斷在玩些垃圾糞作。

我這一代家長是從少打機長大,由紅白機開始,到打街機,打網遊,打PS,到現在玩手遊,從遊戲界盤古初開的年代,一路見證連著打機文化的演變,培養出對於玩遊戲的品味和要求,有責任把正確玩遊戲的價值觀教導給下一代。什麼是好遊戲這個題目太大,日後有機會撰文詳述,今次只集中講壞遊戲的一個共通點,在心理學中名為skinner box的遊戲機制,並如何令小朋友克服它。

事沿阿仔學校老師介紹學生玩一個「益智教育」遊戲Prodigy Math,隻遊戲本體是很傳統的RPG遊戲,把戰鬥系統換成答數學問題,計啱條數才可以發動魔法攻擊。可愛的卡通人物造型,打怪獸贏取金幣購買寵物、傢俬和服裝等等,摘星星拾寶石升級強化道具,看起來這遊戲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加上美其名玩遊戲學數學,讓不少家長放心讓小孩子玩。

不過在「益智教育」的外表下,這遊戲的本質是一個pay to win的課金遊戲,不購買membership的話,遊戲進度很快就會封頂,變成一個浪費時間的grinding game。除此之外遊戲還有收集元素,大部份寵物和道具等是會員專屬,而那些東西與遊戲核心無關,基上就是騙小朋友花錢去買張gif貼圖。若這遊戲賣十元八塊一次過付費解鎖所有內容,我也很樂意支持他們,可是它竟然叫價月費九美元,買足一年有折扣也要六十美元,同一隻AAA大作差不多同價,如此開天殺價有冇搞錯。

阿仔班上有幾個同學仔,成功令沒有看清楚遊戲真面目的家長付費購買會員,在學校中炫耀他們的會員限定寵物,攪到阿仔又想扭我買會員。我試著解釋skinner box的原理給他聽,那是一個很出名的心理學實驗,科學家把老鼠困在一個籠中,每次按鈕就會跌出食物,於是訓練到隻老鼠不能自制地不停按鈕。那些收集分數等級貼紙的遊戲也是一樣,把小孩子當成實驗老鼠,本末倒置把收集視為唯一目標,忽略玩遊戲時應該享受玩耍的樂趣。

當然阿仔聽完後似懂非懂,亦解決不到同學仔有他冇的問題,終於來到使出大絕招震蕩治療法的時候。我在research這個遊戲時,發現在github上有hack可以下載,完全解鎖所有收集物品,隨意刪改等級金幣魔力等數值。我很小心地用sandbox執行遊戲防止virus,開個新的burn account以免阿仔原本個account被ban,然後讓他看清楚那些遊戲物品的真面目,只不過是電腦中的一個數值。起初他好像發現新大陸般興奮,襟個製自動打贏,襟另外一個製擁有全部寵物傢俬。但他玩了hack版遊戲一陣子後,他自己也覺得收集其實很無聊,熄掉遊戲走去玩Minecraft。上個星期才為了爭取screen time收集遊戲寵物,竟然連平時最愛看的卡通也放棄不看,今日我不用一個小時就讓他開竅,不再沉迷玩垃圾遊戲。

晚餐後溜狗時,我同阿仔傾計,問他明不明白玩遊戲的道理。他也有玩孖寶兄弟和孖寶賽車,我問他玩孖寶和玩Prodigy Math有什麼分別。如果孖寶一開始就直接跳去救公主,不用賽車就直接俾個獎盃你拿第一,咁這遊戲好唔好玩,仲有沒有意義,阿仔咭一聲笑了出來。他自己講Prodigy中的收集物件,得到後發現完全沒有用,其實也不外如事。我問他你會不會花錢花時間去收集遊戲中的公仔紙,他堅決地搖頭,還說他才不會那麼蠢。看來我成功在阿仔心中打了一枝防疫針,希望他長大後能抵抗萬惡的課金遊戲。與其課肝課金不如hack遊戲,至少hack遊戲學到有用的電腦知識真功夫。

一個網絡謠言之誕生 – 卡拉揚叫地鐵停駛?

文章登刊於立場新聞

近日港鐵忽然擾民,嚴格執法禁止乘客攜帶大型行李(只限港人,自由人不受限制),警告帶古箏和大提琴入閘的學生。全港市民齊聲抗議,譴責港鐵不專重音樂藝術。在Facebook上有好幾位朋友轉載這個post,話說當代最偉大的指揮家卡拉揚,在演奏時霸氣叫維也納停駛,好讓觀眾專心欣賞音樂。香港是文化沙漠,港鐵不顧形象,與音樂人為敵,不足為怪。儘管維也納是音樂之都,一個指揮家開演奏會,叫地鐵停駛也實在太匪疑所思。一場演奏會兩三個小時,市民不用乘車,不用生活嗎?

本著求真的精神,我上網問問Google大神。不問尤自可,一問發現這個post錯漏百出。

  1. 維也納歌劇院(Vienna Opera House)並不存在,有另外一橦很出名的維也納國家歌劇院(Vienna State Opera),不過地鐵並非從劇院地底經過,只是東側馬路的地下。
  2. 卡拉揚曾擔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藝術總監,不過那時維也納還未起地鐵
  3. 維也納有地鐵之後,卡拉揚主要和Vienna Philharmonic合作,其主場在Musikvereiny音樂廳,附近沒有地鐵。
  4. 問問我認識某位超級卡拉揚粉絲,有沒有聽過這件事,他回答說沒有。
  5. 用英文搜查關鍵字Herbert von Karajan與U-Bahn,Metro,Subway等字,完全沒有任何提及這件事的文章
  6. 用中文搜查關鍵字「卡拉揚」和「地鐵」,倒有發現這段文字

「如果是在奧地利,就算地鐵從音樂廳底下通過,卡拉揚也會要求地鐵在演出的時候停駛。」《卡拉揚傳》(Herbert von Karajan: A Biographical Portrait)的作者羅傑·佛漢(Roger Vaughan),如此形容卡拉揚在工作上的吹毛求疵與堅持己見。

若果這post只是某人順口開河,在朋友間的Facebook傳閱,本來也無傷大雅。可能他都是受害者,某年去維也納聽導遊亂吹,也有可能他記錯了,是另一個指揮家,另一間劇院。不過這個post的主人是譚劍,是香港著名科幻小說作家,他的Facebook專頁有不少followers。恐怕有不少人聽了後信以為真,一傳十,十傳百,從此中文世界又多了一則網絡謠言。當其他人不停覆述一個謠言,搜尋器出現不同的故事版本,後來的人便會信以為真。為免日後誤導大眾,我特此寫下此文,留個記錄,見證這則網絡謠言的誕生,希望日後有人要考證謠言出處,在搜尋器中找到真相。

本來Facebook的事,應該在Facebook了斷。我在自已feed轉載這個post,並附加上面提出的質疑,本來只是打算讓朋友笑笑便算了。想不到大作家譚劍,在百忙之中,竟然抽空回覆我這路人甲。他的回覆頗不客氣,嘲笑我這個路人甲目不識丁,並附上連結一條。我想既然有證據KO我的質疑,我也只好心服口服。打開連結一開,竟然是個三流旅行網站Vienna Opera House的介紹,入面沒有提及卡拉揚叫地鐵停駛的威水史。最要命是這個網站連歌劇院的名字也搞錯了,地圖上那橦根本就是Vienna State Opera。很明顯譚劍馬後炮隨手上網找資料,試圖為自已吹水老作辯護。正當我想回覆再追問時,我再也看不到原本那個post,大慨譚劍發現自已柒了,急忙把我block了,費時我踢爆他老作。

在此我公開呼籲譚劍兄,你身為社會知名人仕,有義務為自已的言論負責。請你在Facebook向followers澄清你搞錯了,卡拉揚雖名滿天下,亦不能令地鐵停駛。若能減少一個網絡謠言,此乃功德無量。

10月30日補充:譚劍雖然在他的FB認錯,但他說了會寫那篇澄清文章仍然未找數。

albert_tam_w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