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記事

熱氣球

自從上次女朋友說過想乘坐熱氣球﹐我就計劃給她送上這份驚喜。原定週未才飛﹐時間比較鬆動﹐可是天氣預測說會下雨﹐只好趁好天氣放工去升空。通常熱 氣球只會在黃昏前的時段載客升空﹐下午太陽猛烈加熱地面的空氣﹐地面與天空的溫差大形成氣流﹐飛行時氣球會很顛頗擺動得很勵害﹐不適合體驗飛行樂趣的觀光 搭客。今天下午特別提早放工﹐接了女朋友就駕車往離溫市一小時的小鎮。途中女朋友不停問我帶她去那兒﹐我說是神秘驚喜不回答她﹐她想破腦袋也估不中﹐還以 為我賣她去鄉下。

集合地點是小鎮的飛機場﹐泊好車在會合其他搭客﹐聽過安全指示﹐簽了生死狀後﹐就坐小巴前往起飛地點。原定飛行路線是在上風處十幾公里外的農地起飛 ﹐順著氣流在空中漂浮返回飛機場降落﹐全程約需個多小時。熱氣球的飛行原理很簡單﹐熱空氣的密度比冷空氣低﹐所以氣球就會浮起來。氣球底下吊落我們坐的籃 子﹐籃子中儲有數樽天然氣﹐用來點火把氣球加熱﹐機師不停開關點火來控制氣球的高度。我們乘坐的氣球十分巨形﹐充氣後有十多層樓那樣高﹐單是充氣也用了半 小時。

balloon 1 未充氣的氣球躺在地上

balloon 2 點火把氣球充氣

balloon 3 充氣後的氣球

balloon 4 七彩賓紛的氣球內部

在熱空氣注滿氣球後﹐我們慢慢漂浮升空﹐順著風勢飛行。坐熱氣球十分平穩舒適﹐沒有搭飛機起飛時的加速壓力。唯一有點不習慣地方﹐就是每隔十數秒機 師就會點火一會﹐火舌飈進氣球內高達幾米﹐噴火機很嘈吵﹐頭頂也感覺到陣陣熱力。平常坐飛機給關在機艙內﹐只能隔著細小的窗觀看機外的景色。坐熱氣球則擁 有三百六十度無敵全景﹐乘客與下面的世界沒有任何隔離。府身往吊籃外看﹐腳下離地千米﹐沒有任何支撐﹐不禁有一點兒心驚﹐害怕鬆手相機掉下去。從天空往下向﹐我們看到連綿的農地﹐與相隔農地的樹林﹐也看到成群在放牧的牛馬。向西方遠眺﹐在落日的襯托下﹐可以看見溫哥華市中心的高樓。快要降落低空飛越住宅區時﹐還可以看見下面的人向我們友善地揮手呢。

balloon 5 從高空看熱氣球的倒影

balloon 6 農地與樹林

balloon 7 鄉郊小鎮的住宅區

balloon 7 公路上的汽車小如玩具

balloon 8 原定降落地點的機場

在輕鬆愉快的心情下﹐不知不覺已飛行了一小時﹐快要到原定降落地點。可惜今天風勢不穩定﹐我們偏離原來的航線。機師改為在機場附近的空地降落﹐下降途中忽然一陣強風把氣球加速﹐讓我們險些撞上空地後面的樹林。機師在最後關頭放棄降落﹐點火把氣球升回安全高度。我們只好飛遠好幾公里到友好農場再次嘗試降落。氣球降落時我們不許拍照﹐雙手要捉緊吊籃的扶手﹐以免掉出氣球外。在著陸的那一剎有點震蕩﹐氣球還彈跳幾下才停頓下來﹐也有一點兒的驚險刺激。從氣球出來後﹐我們走了整公里深長及膝的草地﹐才到達接送我們回機場的小巴。在飛機場﹐熱氣球公司為我們準備了香檳慶祝歸來﹐還派發每人一張證明了乘坐過氣球的證書。乘坐熱氣球是一個難忘的經驗﹐有機會的話也一定要試試﹐在天空在無苟無束地漂浮﹐享受這自由自在的美妙感覺。

balloon 9 熱氣球功成身退放氣

狗拉雪橇

Dog sledding 在離開溫哥華市個多小時車程的滑雪勝地威士拿(Whistler)中﹐每天有數百隻可愛的小動物過著沒有自由沒有尊嚴的生活。狗拉雪橇是威士拿當地旅遊工業的一項重要活動﹐遊客只需要花數百元﹐便可坐寫意地坐著狗拉雪橇﹐在效野山道中遊覽雪山景色。可是這遊客沒有顧及狗隻的感受﹐他們高高在上的人類中心主義﹐勞役著那些可憐的雪橇犬﹐與狗拉雪橇公司一同剝削犬隻。狗兒在嚴寒的天氣中﹐要拉著載著肚滿腸肥的遊客﹐連控狗員起來幾百磅重的雪橇﹐在崎嶇的山道上吃力地奔跑﹐慢下腳步就立即受到控狗員的喝罵。那些雪橇犬以時速十多公里拉動雪橇奔跑﹐走得氣喘如騾舌頭也伸了出來﹐遊客舒適地坐在雪橇上的開懷大笑﹐正好滿充足了遊客的權力慾和消費慾。

狗拉雪橇公司擁有三百多隻雪橇犬﹐ 在威士拿獨佔狗拉雪橇市場的生意。每天早上控狗員在狗場揀選當天要工作的犬隻﹐把牠們趕入狗囚車中﹐運往雪橇觀光山道的起點。在不需要拉雪橇時﹐那些犬隻給困在狹小的囚車內﹐等候遊客們大駕光臨。等候工作的雪橇犬的情況也好不多少﹐牠們給鎖在雪橇停車場內的鐵鍊上﹐沒有自由不能四處走動﹐有些狗隻等得不耐煩而亂跳狂吠不爾。遊客坐穿梭巴士抵步後﹐控狗員介紹狗隻給遊客認識﹐大部份遊客也會撫摸狗隻乘機抽水﹐沒有尊重狗隻的身體主權。當遊客坐上雪橇後﹐控狗員會把犬隻從一個枷鎖移至另一個枷鎖﹐從地下的鐵鍊移到雪橇上﹐並開始牠們當天的體力勞動。一組六隻的雪橇犬每天要拉兩輪個多小時的短途旅程﹐或一組八隻由早上拉到下午的全日旅程。牠們辛苦地拉完雪橇回來後﹐換來的只有一小塊狗餅和一兜清水﹐以及呆坐在狗囚車等候返回狗場。從照片中可以看見﹐大部份雪橇犬也是瘦骨嶙峋﹐每天也要這樣辛苦工作﹐想肥也難。狗拉雪橇公司為求賺錢物盡其用﹐連未有力氣拉雪橇小狗也不放過﹐把可愛的小狗關在雪橇停車場旁的鐵欄內﹐讓遊客等候穿梭巴士時逗玩解悶。狗拉雪橇公司掛著生態旅遊的羊頭﹐買的卻是消費主義赤祼祼本質的狗肉。在狗欄旁就是販買雪橇犬毛公仔和紀念品的商店﹐當然還有少不了索價昂貴的遊客坐在雪橇上的照片。狗拉雪橇公司利用遊客對狗隻的同情心﹐小孩子嚷著要買合照公仔的機會﹐狠狠地賺他們一筆。我們不禁要問﹐到底那些錢﹐有多少是用在狗隻身上﹐又有多少成為狗拉雪橇公司的暴利呢。

愛護動物者和動物權益人士﹐請動員起來解放這些雪橇犬﹐不要讓牠們繼續過這些非人生活﹐讓牠們自由地在野外過有尊嚴的生活吧﹗

Jail truck 狗囚車

Huskies waiting 雪橇停車場

Husky puppies 給關在鐵欄內的小狗

後記﹕凡事也有可以兩面睇﹐一篇介紹狗拉雪橇的遊記﹐只要換個角度去寫﹐也可以把人畜無害的生態旅遊﹐寫成對萬惡資本主義的批判。當然我才不會理什麼動物權益﹐不過我倒想對那些動物權益份子說﹐子非狗安知狗之不樂。那些雪橇犬每天也可以在戶外運動﹐比起呆在家中等主人回來帶牠散步的寵物犬健康﹐雪橇犬平均可以活到十三歲﹐狗隊中最老的那隻有十九歲。雪橇犬在狗場生活包食包住有安樂窩﹐壯健的犬隻還可以繁殖下一代﹐為狗場補充新血﹐比在危險的野外爭扎求存生活舒適得多。在人類消費者的立場去看﹐狗拉雪橇是個很有趣的旅程﹐有機會值得一試。站在雪橇上與控狗員一起操控狗隊﹐與坐在雪橇內單純觀光﹐又是另有一番不同的樂趣。狗拉雪橇公司的獨市生意謀取暴利的指控倒是真的﹐花幾百元才玩個多小時雪橇﹐荷包實在有點兒肉痛。

Big White滑雪行

今個週末跟女朋友參加UBC中國同學會的年度Big White滑雪團。去那一程就比較辛苦了些﹐抬著行李搭了個多小時的巴士入去UBC集合。這次滑雪團十分聲勢浩大﹐總共有八架巴士四百多人。上到了巴士忽然間有點驚﹐同車的全部也是還在讀大學的小朋友﹐自己也比他們年齡老一大截﹐還擔心會不會有點格格不入﹐不過幸好一起去也有比較年長的朋友﹐他上車後我的心才好過了一些。

上次我跟公司去則是住在滑雪場的度假村中﹐今次可能是學生團要便宜的關係﹐全部人住在Kelowna的酒店﹐而行程也比較趕沒有那麼自由。每天一早上全部人一起出發去滑雪場﹐下午也是大家一些坐巴士回酒店。而第二天是直接從滑雪場出發回程﹐所以大家是迫著要滑足兩天。初時我對這個行程也有點怨言認為太辛苦﹐不過最後發覺其實也不錯﹐連續滑兩天也沒有大問題﹐因為第一天其實玩得不多﹐幫女朋友租完板後也差不多十一時﹐上山走一圈熱身後去享用午餐﹐下午和她一起上堂學滑雪﹐完了也差不是時候下山。若住在度假村中的話﹐星期六夜大慨會玩得很晚﹐星期日早上大覺睡浪費時間。不要今次星期日也要去滑雪﹐星期六夜就很自律的很早去休息。兩天加起來玩得比平常還多﹐而且學一天練習一天更令技術進步神速。我第一次可以左右edge地高速下山﹐而更難得的是女友卒之享受到滑雪的樂趣﹐可以慢慢的跟著我上山下山玩畢整個滑雪場﹐並第一次說到滑雪好好玩。

相對起平常去開的Whislter Blackcomb﹐Big White的面積雖然沒有那樣大﹐但勝在雪多和人少﹐而且商業味道沒有那樣濃厚﹐人也比較友善﹐滑雪場還設有免費專業導遊﹐可以一邊介紹滑雪道一邊陪你滑雪。更加超值的是滑雪課程﹐因為我們的滑雪團有贈卷﹐一個人才不過二十元。不過租滑雪用品方便就比較差﹐不單人手不夠要大排長龍﹐女友還要換了三次才找到適合大小的滑雪靴。

除了滑雪外今次旅行也作了好些新嘗試﹐滑完雪週身酸痛去浸hot tub簡直一流。hot tub還要是室外的﹐一邊下著雪一邊浸﹐可以跳上去雪地再跳回池中﹐只可惜沒有啤酒來邊浸邊嘆。浸完還可以入室內泳池游水﹐由於水溫的差異﹐身體覺得泳池水很冷但頭則覺得很暖﹐一個人有兩截不同的溫度很過癮。因為浸hot but實在太舒服﹐我一天之內前後總共浸了兩次﹐第一次是和朋友全男班去浸﹐吃過晚飯無聊沒事幹﹐陪女友又去浸多一次﹐結果就是浸到手指也皺皮了。

星期日由於擔心趕不上巴士以及看錯錶﹐結個早了一個小時滑完雪。Big White的滑雪証包了Snow Tubing﹐於是便和女友過去玩玩消磨時間﹐算是還了她的一個心願﹐以免她常常說她末玩過我又玩過。在玩tubing那兒有一個大火爐給人收暖﹐有個鬼佬在那個火爐前烘乾襪子﹐我排隊經過時和問他不怕燒著對襪嗎﹖他滿有信心地說他很有經驗不會有問題﹐可是他的話剛剛說完我才走開幾步﹐他的其中一隻襪子掉進了火爐中燒著了。火焰襪子是一個很平常很少機會看的奇景﹐大慨他今晚只好著單一隻襪回家。

今次滑雪團也認識了幾位新朋友﹐原本是跟女友天青社的朋友去。是其中一個朋友發起叫大家參加﹐不過那位朋友兩姊弟人就比較古怪﹐叫了他們幾伙朋友一起去滑雪又不替我們互相介紹﹐他們自己還要玩小圈子﹐叫了一大班人來參加滑雪團﹐連一起上山玩一轉也不願意。不滑雪時兩姊弟加女朋友和另一個比較相熟的朋友走在一起聚賭﹐滑玩一天雪後寧可屈在房中吃杯麵爭取時間打麻將﹐也不和其他人一吃出去吃頓豐富的晚餐﹐更枉論在晚飯後一起去clubing玩了。不過我們幾伙人倒也玩得很開心﹐自己繞過了他們結交認識有講有笑。在這次行程中雖然有四百多人﹐但全部也只和自己的朋友玩﹐若沒有屬於自己的一大班朋友﹐兩日三夜的旅程可會有點悶。至於那些去滑雪也要帶麻將的人﹐我想來想去也不明白他們究竟是什麼心理﹐是不是被傳染了香港師奶特有的劣根性呢﹖

騎馬遊

這個週未的星期天﹐我去了鄰近溫哥華的Maple Ridge騎馬。我也有三四年沒有騎過馬了﹐上一次也是和Jason一起去。
其他曾經一起去騎馬的人﹐有的結了婚﹐有的遠走他方﹐有的拍拖後再分手﹐而我自己則脫離單身行列﹐找到了女朋友。

其實我對騎馬沒有多大的興趣﹐上一次那些馬很臭﹐行的山路又沒有什麼看頭﹐隨隨便便的打個轉就回去﹐覺得好像是騙錢的無聊玩意。不過女朋友常常說想試騎馬﹐今次又湊巧Jason發起﹐便抱著陪太子女讀書的心情﹐姑且再給那些馬一個機會。

那個馬場的位置很偏僻﹐我們去時理所當然的迷了路﹐來來回回的找了好一會才抵步。一踏入馬場﹐有隻大黑狗歡迎我們﹐牠在我們身邊嗅嗅哄哄﹐嚇得Alfred和他女友慌忙避開。至於我女友這種愛狗之人﹐就樂得和那大黑狗玩耍拍照了。

馬場的主人在大狗後面上來給我們打招呼﹐看他身後馬匹已經準備好出發了。他先介紹認識我們的帶隊﹐是位可愛的妙齡鬼妹。啊﹗這比上次帶隊的中年鬼佬好得多了﹐先加一分。我們先學上馬和基本的控制﹐其實上次我已經學懂了﹐所以基本的技巧不太難。大慨這個馬場的馬比較清潔﹐我那匹馬不是太臭﹐至少好過我女朋友那隻狗﹐再加一分。

在馬場中走幾個圈後熟習了控制後﹐大伙兒就一起出發去行山徑。我騎的那隻馬是最高大﹐所以被安排了起在最後。不幸的是我要穿上那件很醜陋的安全衣﹐說是以免給汽車撞到。天哪﹗光天化日之下﹐除非駕車是盲的﹐怎麼可能看不到一行八隻馬﹖

我那一行八馬沿著馬路行去附近的郊野公園。在馬路上騎馬倒也十分特別﹐其他的汽車通通也要讓路給我們。走過了幾個街口後﹐我們就進入了郊野公園的范圍。我們走的應該是給馬專用的行山徑﹐地面凹凸不平和佈滿積水﹐不像一般的行人用郊遊遠足徑。今次走的是真正的郊野公園﹐不像上一次走那光光禿禿的後山。雖說不上有什麼特別的風景﹐但兩旁樹木參天﹐也有溪流和小徑交錯。倒也真正的接近大自然﹐遠離了平日煩囂的城市﹐心裏多了一份平安寧靜﹐再加一分。

原本的路線是緣著山徑走一圈的﹐可是由於前一天下大雨的關係﹐後半段山徑給水淹了﹐只好在一個小山頭的草地上稍作休息﹐在帶隊替我們每人拍照後﹐就由原路折返。我那隻馬很貪吃﹐在等待拍照時不停吃兩旁的樹葉﹐我原本不許牠亂吃東西﹐但拉了牠幾次也不聽話後﹐我就不再理牠﹐讓牠吃過夠吧。

馬有一個不好的通病﹐就是不能忍大小二便﹐牠們要去方便的時候﹐就會隨時隨地解決。很慶幸我那隻馬﹐和我前面的那隻馬沒有在我面前方便﹐不過我女朋友就比較不幸了﹐她前面的那隻馬去了三次呢。

在經過二個多小時的路程後﹐我們卒之回到馬場。下一批騎馬的遊客也正等著我們的馬回來。在馬上是還不覺很什麼﹐一下馬就發覺雙腿酸軟﹐之後我們去了附近馬術中心的餐廳吃午餐﹐在給馬匹搖了二個小時後﹐那些很普通的漢堡包三明治﹐也變很十分美味了﹐最重要是勝在份量十足﹐還有吃剩的呢。

在回程的路上﹐由於太累兼飯氣攻心﹐我一上車就睡著了。其實騎馬也挺累的﹐難為古代的人要整天騎馬﹐我認為還是坐汽車舒服。不過作為消閒的節目﹐騎馬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更最重要的是﹐今次騎馬有女朋友相伴﹐不像上一次那樣無聊。若要自己一個人去騎馬﹐想起來也覺得淒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