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淺說冰壺

(為慶祝加拿大男女冰壺隊,橫掃索契冬奧雙雙贏取金牌,寫這篇文章向香港人推介冰壺這項運動)

說起冰壺,香港人大慨只會在每四年一度的冬奧,才會記起有這樣的一項運動存在。而玩過冰壺的香港人,不計從加國回流那些,大慨更是少之又少。一般香港人對冰壺的印象,第一是比賽又慢又悶,第二是運動員拿著掃把在冰上擦地的模樣很可笑。網上更不乏一些喜歡惡搞的網民,在家中拿著水煲掃把扮玩冰壺拍照搏君一笑。

我不是冰壺運動員,連業餘嗜好也談不上,只是在公司team building活動時玩過幾次。畢竟冰壺是除了冰上曲棍球外,加拿大引以為傲的另一項國技,在這裏生活了這麼多年,學懂觀看冰壺賽事算是基本生活常識。冰壺悶不悶這個問題,其實很見仁見智,若果懂得玩這個運動,又或者是關乎國家榮譽的國際大賽,冰壺比賽可以很精彩,甚至乎緊張刺激。對!只要你關心你支持的球隊,看著兩隊你取一分我取一分,不鬥到最後一局還未知勝負,分數的數字本身就是很緊張刺激的一回事。有試過從收音機聽波的朋友,又或者試過因工作關係不能看直播,只能偷看網站文字描述即時賽果,便會明白我說什麼。

平心而論冰壺比賽的可觀性,當然不可能和足球,冰球,籃球,網球等熱門運動比較。不過既然捧球,高爾夫球,桌球,甚至保齡球也有人看,那冰壺怎樣也不可能比那些運動沉悶吧。不過前提是至少要看得懂電視畫面中發生什麼事,所以以下我便粗略地介紹冰壺的玩法。說起和冰壺最接近的運動,應該是香港人熟悉的草地滾球,兩者的遊戲方法大致相同,都是把冰壺(木球)推出去,最接近紅心(白球)那隊便取分數。遊戲策略也是大致相同,可以大力撞開對方的冰壺(木球),也可以細力讓冰壺(木球)停在已方的冰壺(木球)前當防衛,亦要很有技巧地旋轉「落西」讓冰壺(木球)走孤道繞過障礙。分別是一個用木球在草地上玩,而另一個用幾十磅的花剛岩在冰上玩。

冰壺與草地滾球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木球在滾出去後,便沒有事幹等它自已停下來。在冰壺滑了出去後,則有兩名隊員左右兩邊追著冰壺,拿著掃把不停地擦冰面。大慨這是讓不懂冰壺的人最費解的部份,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呢?其實他們是在調較冰壺滑行的軌道,當掃把摩擦冰面時,會把冰面融化減低阻力,讓冰壺滑得更快去得更遠。亦會因左右的阻力不同,微調改邊「落西」的孤道,能夠偷位攝入對手冰壺之間的罅位,一下子把賽局形勢扭轉。不論對手有多少個冰壺在籃圈內,只要你的冰壺最近紅心,那局對手便一分也沒有。當你的冰壺神乎奇技地繞到對手的冰壺後面,那麼前面對手的冰壺便成為你的盾牌,你就不怕對手撞開你在紅心的那個冰壺了。

把冰壺推出去的運動員,要力度和「落西」控制得恰到好處,太慢連籃圈也滑不到,太快則滑過紅心出界,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這十分講求技巧。但不要以為拿著掃把擦地的部份很容易,電視上看起來冰壺好像滑得很慢,但在賽道上冰壺其實滑得很快,在冰上靠走路一定追不上,分分鐘還滑倒跌過四腳朝天。所以擦地的運動員要穿特制的滑底鞋,才能與冰壺一起滑出去。(題外話,專業冰壺運動員當然擁有一雙冰壺專用的滑底鞋,但冰壺場不似保齡球場有鞋租,那我這種好日也不玩冰壺一次的人也有辦法,便是用牛皮膠紙貼鞋底,效果不錯一樣很滑。)在冰壺比賽擦地的時候,不時聽到隊長在後面吆喝大叫,他是在指揮擦地的隊員,應該擦多大力和何時停止擦。擦地的隊員忙著追冰壺,後面的隊長才能一覽全場看清所有佈局,決定應如何微調冰壺滑行的軌道。

在香港想玩冰壺大慨沒有可能,而玩冰壺的技巧我這個門外漢也說不上來。但如果遇到電視上剛好播放冰壺比賽,希望大家對冰壺知多一點點,不必認定冰壺很悶不好看,又或者取笑拿著掃把擦地的運動員,這篇文章便算是功德圓滿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