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om Quote

Successful investing is anticipating the anticipations of others.

— John Maynard Keynes

Archives

Page 4 of 238« First...23456...102030...Last »

想要與需要

不知大家有沒有試過類似的經驗,興高彩烈買了新東西(電話,衣服,玩意等),與人分享擁有新東西的喜悅時,身邊總是有不識趣的人,要教育你「想要」和「需要」的分別。又或在網上看見一些反消費主義的文章,義正嚴詞強烈遣責追求新東西的人,要每個人都過簡約主義的生活,方才合乎他們的道德標準。一條似是疑非的大道理壓下來,明明覺得他們所說的不對,除了很軟弱無力的回應一句,「錢是我賺,如何花是我自由」,彷彿簡接認同賣新東西就是一種罪惡,又想不到如何反駁他們,這篇文章可能幫到你。

說在前頭,遇上阿媽/阿爸,女友/男友,老婆/老公,哦你又買新東西浪費金錢,那是他們角色身份的本能反應,某程度上屬於他們的天職的例行公事。本文不是針對這類情況,亦強烈建議讀者不要試圖和他們理論,他們多數不是從道德層面去批判你,哦你買新東西,或許只是另一個的問題的導火線。

「想要與需要」的一般大路說法,如你需要買吃蘋果,想要買蘋果的新手機,沒錯很適合去教導小孩子不要貪心,學習儲蓄,不要浪費等美德。但若將之提升至道德層面,加諸有理性思考能力的成年人身上,卻嚴重簡化扭曲到錯誤的地步。這個問題我思考了很久,直到修讀了存在主義的哲學課,才想到如何突破盲點。一句話說出了問題核心,「原要」。對!不需要新電話,不需要新衫,不需要吃飯,不需要喝水,不需要呼吸,「不存」。人是不需要生存,人只是想要生存。從最根本開始,從來沒有需要,一直就只有想要。勉強來說,需要只是滿足想要的必要條件,我想要生存,就需要吃飯喝水。我想要生活舒適,就需要努力工作投資賺多些錢。我想玩最新出的手機遊戲,就要一台能跑該遊戲的新手機。

不論你想要什麼其他東西,你首先需要生存,其次需要健康,家人等等。當然在一些例外情況,有比生命和親人更「想要」的東西,例如軍人為國捐軀,爭幾千億遺產與家人反面等。一個人想要很多東西,不可能全部都擁有,便要排優先次序,把有限的資源用在最想要的東西,和其下層的基礎需要之上。例如我想要打新出的On-Line遊戲,就要犧牲睇波的時間,同時也要乎合有Wi-Fi上網的基礎需求(下刪數百更基礎的需求,一直落到去終極的生存需求,畢竟死人是不能打機)。想要什麼,需要什麼,何時想要,何時需要,說到底只是如何有效地資源分配,儘量滿足最多的想要而已。很多人的煩惱,不是分不清想要和需要,而是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排序,把資源浪費在倒頭來不想要的東西上。

說到這裏,在個人或家庭層面上,我的說法和傳統的「想要與需要」沒有很大分歧,只是用另外一個思考系統,得出的結論大同小異。申延至社會和道德層面上,我提出只有純想要的思考系統,便能很有力反擊簡約主義的謬論。為什麼賣想要的新東西就是不對,為什麼要把錢省起來捐給窮人才是對?我想要讓我開心的新東西,但我可不想養和我亳無關係的窮人啊。每個人的「想要」不盡相同,我想玩新電話,有人想著新衣服,有人想放假去旅行,有人想餵飽窮人,每個人的「想要」沒有高下之分。一個把錢花在音響上的Hi-Fi發燒友,不會敵視把錢用來買包包的港女,那為什麼一個把多餘錢全捐出來扶貧的人,卻要批判其他把錢消費的人呢?而然消費和捐錢沒有直接衝突,在買完想要的東西後得到滿足後,大部份人也樂意捐多少閒錢給有需要的人,畢竟行善帶來的自我良好感覺,也是人類眾多想要的東西之一。

只要認清楚自己最想要什麼,下次有人再用「想要與需要」去批評你買東西的決定,有興緻不妨從終極想要生存開始推論,向對方解釋你買東西是想要什麼的一個步驟。沒有興緻的話大可以笑笑不用理他,因為對方想要的順序與你不同,他只是下意識將自己想要的順序強加於你身上。

 

 

Jason Bourne 叛諜追擊5:身份重啟

失憶特工Bourne系列長拍長有,上集換了主角不用看,今集Matt Damon強勢回歸,當然要繼續捧場支持。故事不用太認真看侍,總之OK通順就可以了,反正動作場面才是本戲的賣點。這套依然沿用Bourne公式,先製造危機做讓主角四處逃亡,順便中段讓舊女主角領便當,換個新女主角繼續支援,最後絕地大反撲擺CIA一道,把應報的仇報完了,再度消聲匿跡隱姓埋名。

戲中三集立要動作場面中,我認為開首希臘那場最好看。Bourne與Nicky雅典街頭會合,適逢當地爆發反政府示威,示威者和警察對峙令市內亂成一面,一方面為主角製造脫追捕的機會,另一方面CIA想趁亂暗殺二人。Matt Damon騎著電單車,在雅典橫街窄巷左穿右插,避開警察和追殺他們的CIA特工,與時間競賽在警察包圍市中心前逃出,十分緊張刺激。

柏林和倫敦那兩場戲於過場性質,對付幾個CIA的雜魚特工兼交待劇情。Bourne先到柏林找黑客幫手解密看Nicky偷回來資料,再到倫敦找出關鍵證人,得知原來他父親創立洗腦計劃,並因想阻止兒子被洗腦而遭CIA暗殺。戲中有個的大彩蛋,第一集那個開場被炸死的路人甲,竟然是Bourne的父親,估不到作者可以這樣玩後設,佩服他扭橋手段高明。劇本有大bug,檔案解密完成,Bourne應該抄回家才慢慢看,那有人背後不設防施施然逐頁看。不過至少沒有低能地撞密碼,算有進步。

最後決戰大鬧賭城拉斯維加斯,科技巨頭和私隱會議全是愰子,重點是Bourne在會場內如何英雄救美。新女主角倒不是省油的燈,為了升職加人工,索性借Bourne之手幹掉上司,雖然上司想殺她在先,只能譔你不仁我不義。若果電影就這樣結局,觀眾可能會覺得不夠喉,於是臨尾加多一場賭城街追逐戰,CIA特工兼殺父仇人行動失敗,搶了輛警察裝甲車逃走,Bourne搶輀跑車去追。我自已覺得這段玩得有點過火,大場面好好是好看,不過變得像007的爆破風格,不似Bourne一貫的低調風格。

新女主角想把Bourne重新招攬回CIA,不過為了替開拍續集舖路,Bourne必須要保持閒雲孤鶴的身份,再一次消失於人群中。怎樣CIA老是學不精,每次CIA想要抹殺Bourne,結局都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其實Bourne不想回來工當特工,便由他當普通人過正常生活好了,其至送他一張路人身份證,幫他找份朝九晚五枯燥沉悶的工作。大慨Bourne退休幾個星期便頂唔順,乖乖地回CIA主動乞求出要任務了。

麥兜飯寶奇兵

家有小孩,很自然會看中文卡通。麥兜是老字號港產卡通片,有新戲推出,當然要陪阿仔一起看。自問尚算仍有童真,之前的《我和我媽媽》,《噹噹伴我心》都看得很開心,甚至那套評論好壞差半,講麥兜去武當學功夫的《麥兜响噹噹》,我都覺得幾好看。今次這套《飯寶奇兵》,是我第一次覺得麥兜好悶,笑話唔好笑,低能無聊兼浪費時間,不過阿仔似乎不介意,只要是卡通就照看如儀。

今次《飯寶奇兵》的最大敗筆,是除了主角是麥兜,有麥太,校長,Miss Chan Chan客串出場外,完全不感覺不到舊日熟悉的麥兜。麥兜麥太的精警語錄欠奉,一眾可愛的春田花花同學仔消失了,反正都是當路人甲乙丙,大可讓他們繼續當鮮魚行小學的同學。最讓麥兜迷氣憤的是,麥兜見異想遷,拋棄Mary女朋友仔變了Lisa。其實源用Mary牛對故事沒有影響,不知何解要為轉而轉。

麥兜的故事主線一向不是重點,重點把場景串連起來的笑料。今次不知是要遷就大陸市場,還是謝立文創意乾溏,戲中笑位多數是夾硬唧人笑,肉麻當有趣,而且密度不夠,又重覆使用,麥兜不好笑就是死罪。這套麥兜不再是大人小孩都愛看的親子卡通,而是全面低齡向的幼兒卡通。大人不愛看不等於不好看,更加不能用一般寫影評的標準,幼兒卡通有其市場價值。我個仔看扎肉超人出場,飯寶機械人打怪獸,也看到咭咭聲笑,睇完仲跟住跳SORRY舞,只是家長要很痛苦地苦太子看電視。

Suicide Squad 自殺特攻 :超能暴隊

在飛機上看完《蝙蝠俠大戰超人》,很順理成章便看埋這套《自殺特攻》。兩者同屬DC宇宙的世界,片頭借用BvS的結局,連蝙蝠俠亦客串出場,一開場把壞人捉入監獄。平時正義英雄拯救世界,今次輪到壞蛋雜牌軍充當英雄。這套電影在宣傳和片頭中,用彩色繽紛的字體,給觀眾一個不用認真,只不過是看在漫畫的感覺,所以觀看前調較好心態,不求深度不求交戲,只求有打有笑輕輕鬆鬆兩句鐘,而這套電影算是交到功課,娛樂性尚可,不妨一看。

自殺特攻隊美其名是一隊人,其實只有兩角色有些少描寫。其一是巨星Will Smith飾的Dead Shot,百發百中的神槍殺手,戲中算是自殺小隊的非公認領袖,而導演亦刻意為他漂白加入好父親的元素。其二當然是女主角兼宣傳重點小丑女Harley Quinn,不過我略嫌她劇中未夠顛未夠喪,而任務中小丑攔途劫人,她與小丑過去的回憶,她的愛意如何打動小丑,大慨是劇中唯一認真的文戲。我好奇她那枝棒球棍是什麼物料製造,機關槍都打不死的喪屍,她可以一棍卜死他。

其他隊員全部是來湊腳的大咖喱啡,團隊合作精神就別指望了。火男是隊中唯一的超能力者,戰力最強不過全程行行企企,最尾打大佬才出點力,亦是唯一合乎隊名的隊員,真是與大佬一同自爆死了。回力標佬與鱷魚男是汎用型,不是特別好打又不沒有什麼戲份。女忍者和軍佬不算是壞人,不過是政府請回來的監工,軍佬還有和正牌大奸角女巫有一腿。最後還有一個逃走被爆頸,連名字是誰都不記得就死了。

我明白看這套電影講故莫駁故,不過大橋實在有太多漏洞了。女巫和她哥看似很強,把整個城市變成喪屍,又可以遠距離射地圖炮。不過自殺小隊全部不是超能力者,她哥先被小隊用炸彈KO掉,然後小丑女近身把女巫的心挖出來,就這樣打贏完場。其實黑婆上司不是一直拿著女巫的心嗎?在女巫失控時,立即把女巫的心破壞,便不用上演這場大龍鳳,還是她認為可以回收女巫。另外中段在指揮中心救出黑婆,手拿引爆器的軍佬和黑婆同在一起,槍神大可以同時把兩人的引爆器打掉,然後大家一起逃亡。

最後不得不提小丑,第三代小丑完全沒有魅力,與初代的Jack Nicholson和Nolan時代的Heath Ledger相差太遠了,戲中的小丑純萃是用來襯托小丑女。

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 俠盜一號:星球大戰外傳

自迪士尼天價購入《星球大戰》版權,重新啟動整個《星球大戰》系列,每年聖誕檔期推出一套新電影。我與幾位星戰迷朋友,相約一起入戲院欣賞星戰電影,已經是每年這個時候的指定動作。去年的第七集Force Awaken,一洗佐治魯卡斯那三集前傳的頹風,讓星戰迷重拾元祖星戰四五六集的感覺。可惜Force Awaken只有雖形似神不似,兼新故事內涵強差人意,主線太多犯駁和漏洞,未能更上一層樓。這套星戰外戰《俠盜一號》,講述第四集A New Hope前的故事,反抗軍敢死隊偷取死亡星設計圖,為星戰宇宙整個舞台拉開敘幕。作為一個老星戰迷,《俠盜一號》完全超出預期,非常好看,比Force Awaken更盡得的元祖神髓,劇力甚至直逼被譽為星戰系列顛峰之作的《帝國反擊戰》。

下文含劇透,未看慎入,不過歷史不能改寫,《俠盜一號》的結局,一早已經寫死了,劇透也無妨。

《俠盜一號》故事非常簡單,直線發展沒有任何機會出錯,一句到尾夠熱血爽快。帝國終極武器死亡星建造完成,與反抗軍力量懸殊,完全是以卵擊石。絕望感貫穿整齣電影,在大時代中小人物的主角群,在絕望中抓著一點希望之光,明知是死路一條亦無懼向前,那一份悲壯氣氛很有感染力。這集故事解開星戰迷多年的疑團,為什麼死亡星設計有嚴重缺陷,讓Skywalker一炮打爆整個死亡星。原來死亡星的總設計師身在曹營心在漢,雖然被迫為帝國開發殺人兵器,但秘密地在設計中隱藏漏洞,讓帝國軍的最強兵器,成為帝國軍的致命罩門。

劇中男女主角的性格描寫十分細膩,刻劃出在沒有Jedi沒有原力的保護下,一般人在帝國的強權下如何自處。女主角是總設計師的女兒,父親被帝國帶走後,由革命軍養父撫養成人。她從只顧自保不斷逃避,到選擇站出來挑戰命運,知道真相後原諒父親,完成他最後的遺志,把死亡星設計圖偷出來,為絕望帶來希望的曙光。男主角為向帝國復仇加入反抗軍,以服從命令為藉口放棄獨立思考,到被女主角和她父親感染,憑獨立意志邁出第一步,先違抗命令不殺總設計師,然後與志同道合的戰友擅自出擊,去把那份百份之一的希望變成可能。最後一場相倚在沙灘上看日落(誤)的美景,為本劇寫一個美淒的結局。

香港觀眾的注意力,必定在宇宙最強,一個打十個白兵的甄子丹身上。他飾演的聖地守護者盲俠武僧,雖然片中大顯身手和笑位十分搶鏡,不過角色則沒有多少描寫有點平面,他和重炮手姜文在戲中的作用,只不過是編劇替女主角安排的私人保鏢。看丹爺的身手,在戲中不是Jedi也沒有原力,盲眼也可以射箭打爆TIE fighter,若果他早生十幾年在舊共和,有機會拜師Yoda門下學習原力,恐怕黑武士都不夠他打。只是他最後一場戲有點低能,疑似原力上身口唸唸行去開掣,為宇宙最強留下一個污點。其實丹爺和姜文一個擅長近戰,一個擅長遠程攻擊,戲中沒有他們二人互相配合作戰的戲份有點浪費。若我改寫劇本的話,改為他們二人守護輸送器據點,力戰一浪接一浪的白兵,死守到最後一刻力竭而亡,結局便更加悲壯。

既然故事作為第四集的前傳,嚴格來說是第三點九九集,戲中的設定忠於本傳原著,反抗軍的森林基地,X-Wing大戰AT-AT Walker,讓人欠違了的紅藍金小隊,只有第六集出過場的反抗軍艦隊,一眾反抗軍將領熟悉的角色,讓老星戰迷緬舊一番。製作組用電腦特技,把死亡星指軍官和公主,再次重現觀眾眼前,讓這套前傳與本傳更絲絲入扣。最後一幕黑武士出場,砍殺反抗軍雜兵,更讓老影迷喜出望外。結局與第四集開場一氣呵成,公主的太空船及時逃出,讓我看完《俠盜一號》後,很想立即把第四集翻出來繼續看下去。

迪士尼接手後,新星戰一套比一套好看,讓我對明年的第八集,萬份期待。今年看完戲散場去吃飯,已經與老朋友約好,明年準時再見。

註:中文戲名其實譯得不好,沒錯他們是去盜取死亡星設計圖,但他們不是傳統定義上的俠盜。Rogue這個英文字,在軍隊的語境中,Go Rogue是指違抗命令,Rogue One就是指擅自行動的小隊。在軍事史上,因為士兵個人意志的決定,左右整個戰局大勢的例子也有不少。Rogue One便是向這一班反抗軍無名英雄致敬,他們的犧牲為銀河帶來新的希望。

Batman v Superman: Dawn of Justice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

DC和Marvel是美漫兩大巨頭,上世紀末DC開創漫畫改篇電影的先河,憑《超人》和《蝙蝠俠》系列大幅領先Marvel《蜘蛛俠》。到了廿一世紀,DC後勁不繼只餘Nolan的《蝙蝠俠》三部曲勉強支持,被Marvel憑大雜燴《復仇者聯盟》系列反領先,連二線角色如《蠖俠》和《死侍》也雞犬升天,獨立發展擔正開戲當主角。等到2016年,DC終於出招反擊,把DC宇宙所有英雄炒埋一碟的《正義聯盟》姍姍來遲,先拔頭籌來一場DC兩大主將的宿命對決《蝙蝠俠大戰超人》,結果眼鏡玻璃碎跌滿一地。

我遲了半年坐飛機剛好有機會才看,先前讀過不少影評,早已預知地雷度甚高,沒有期望所以沒有失望。若果我不是半個蝙蝠俠擁躉,看遍歷代所有蝙蝠俠電影(包括那套非常爛的Batman Forever),應該會索性略過不看,反正我對2013年那套《超人》完全沒興趣。一如所料,這套電影結構鬆散,早段超人和蝙蝠俠兩條線沒有交雜,不停翻炒舊作英雄自我懷疑的冷飯。超人那邊非常沉悶,反正和女友老老土土的橋段。蝙蝠俠那邊好些少,至少老管家有點新意,新蝙蝠車很型。不過這個蝙蝠俠與Nolan那個基本上是兩個人,每次看見蝙蝠俠死阿爸阿媽的新場面,就知道背景個性一切又再推倒重來。

後半部同樣沒有多少劇情,不過至少打到飛起,打鬥一場接一場,起碼不會悶。反派角色Lux非常煩膠,完全不似劇本所講的高智能罪犯,他的陰謀非常白痴,難得超人和蝙蝠俠陪他一起白痴,給他講兩句便自相殘殺。最頂癮是超人臨被KO叫阿媽救命,巧合地超人和蝙蝠俠的阿媽名字相同,因為阿媽同名於是兩人化敵為友,蝙蝠俠更豪氣地說,既然你阿媽同我阿媽同名,咁你阿媽即係我阿媽,等我去救佢。不知是導演偷懶還是監製要省錢,蝙蝠俠單人匹馬攻入Lux研究所強搶綠石那段cut了。至於本片的掛名女主角神奇女俠,劇份少得可憐,對白也沒有多少句,原本我還以為她和超人蝙蝠俠會有三角關係,結果她唯一作用是臨尾出場打大佬。最後大佬又是不知所謂,超人你唔好企係度聽Lux係度吹水,係個大佬叮一聲焗好前,用死光炸了台外星飛船,便一了百了幹手淨腳。總括來說,這套劇只有低能兩個字。

網上少數DC死忠粉絲的影評,獨排眾議為BvS護航,死雞撐飯蓋為本片作深度分析。一派考究戲中場面的漫畫淵源,說蝙蝠俠望住件舊衫睹物思人,想起被小丑殺了的羅賓,蝙蝠俠發夢那場戲,又是引用自某漫畫經典。說觀眾應該給DC宇宙多點耐心,看埋之後幾年將會上映的幾套電影,就會對這套第一部改觀云云。我算是熟悉DC宇宙,但沒有看遍所有漫畫的人,也一時間想不到出處,要回家上網看參考資料方能補完。一套戲未能完整獨立,要觀眾熟知漫畫歷史才懂欣賞,那就是導演的失敗。若果那些只是隱藏彩蛋,倒可說是有趣的小枝節,但放在故事重要場面上,只會讓一般觀眾看得莫名奇妙。

另一派DC死忠則哲學家上身,煞有介事地辯論超人和蝙蝠俠的兩種不同正義,可是他們全部都打空氣了。蝙蝠俠那種是私刑者的復仇正義,今次他除了放下不殺人不用槍的包伏,其餘的一如以往還好理解。他出於人類的身份,對超人未知能力的恐懼,為了地球安全要除之而後快,想法與一眾國家元首同出一轍,畢竟蝙蝠俠白天的兼職是地球首富,他是地球領導階層的一份子。漫畫傳統中超人的正義,是基於秩序從上而下的和諧正義,戲中完全看不出超人應有的正義理念,反而他比蝙蝠俠更像一個私刑者。他看似嫉妒蝙蝠俠在報紙人氣高,所以才不爽他,要拉他下馬。

結局超人戰死,完全不能叫人感動,明知超人下集一定復活,不然正義聯盟湊不夠腳。蝙蝠俠能夠與超人化敵為友,我認為最主要原因,不是因為兩人的阿媽同名,而是蝙蝠俠打贏了超人,克服了對超人未知能力的恐懼,不再視超人為地球的末日威脅。反正超人是個熱血傻仔,可以把輕易地操控他,有用的戰力當然要留在身邊,慨然知道超人的死穴,隨時殺他易如反掌。有一個外表黑,心更黑的蝙蝠俠,明年那套《正義聯盟》應該會好看吧。

Ghost Busters 2016 捉鬼敢死隊3

《捉鬼敢死隊》是七十後的童年集體回憶,1985年的電影版開創科幻搞笑捉鬼的先河,然後大部人最深印像應該是電視的卡通版,1989年還有套續集,不過沒有什麼印像。荷里活流行翻拍舊經典,重拍《捉鬼敢死隊》是遲早的事。今次《捉鬼敢死隊3》重新出發,把初代的故事新瓶舊酒重述一遍。今集主角變了性,改由四位「中女」主演。網上不少評論不滿意女性主演,甚至上升到女權主義,黑人種族歧視的層次,我認為隊員是男是女是黑是白沒有所謂,最緊要好笑。

隊長Melissa McCarthy擔正多齣喜劇,另外三人都是SNL出身的資深喜劇演員,四人默契略兼不足,但精警劇本搭夠,整體保持娛樂性豐富。舊《捉鬼敢死隊》的性感女秘書一角,改由Chris Hemsworth演出白痴無腦小鮮肉,跨張地賣弄性感騷大隻,笑位非常低能很夾硬來,但反轉性別定型又幾好笑,只是為什麼沒有男權組織走出來,投訢這套電影物化男性?電影基本上沿用初代的公式,世人不信相鬼魂的存在,深信靈界失意科學家,開發出可以捉鬼的死光槍,正好消滅暴走鬼王拯救地球。新作刻意保留舊作的賣點,主題曲,標誌,棺材車等,讓新舊觀眾一眼認出這是《捉鬼敢死隊》。上集主角Bill Murry和Sigourney Weaver,舊吉祥物為食鬼和棉花糖人,今集以不同型式客串出場,為觀眾帶來驚喜。至於故事細節有所改動,但佈局骨幹幾乎直抄舊作,演唱會初陣對應舊作的在酒店第一次捉鬼,上集女主角被鬼王上身,今集輪到男主角被上身,鬼先生變大四處破壞,明顯向上集的棉花糖人至敬。

若只是把《捉鬼敢死隊》當作一般的動作喜戲去看,嘻嘻哈哈笑完散場,未免流於表面膚淺,它影響一整代的世界觀,至少看完後我從此不再怕鬼。有鬼?捉了它便不用怕了。從前的鬼片主打恐怖,恐懼源於對靈界的未知,就算主角最尾擊退惡靈,他也是依靠超自然力量,如神靈等。當年的《捉鬼敢死隊》,戲中的核能捉鬼槍很不科學,但劇中帶出人類科學萬能的訊息,憑科學力量捉以戰勝鬼怪,可以說是科學主義的代表。當人類可以如自然現像般觀測鬼怪,靈界從超自然被拉落入自然,人類便不會再害怕它。正如古代人害怕敬畏雷電,現代人知道雷電不過大氣中正負電子釋放能量的自然現像一樣。《捉鬼敢死隊》不只是一套合家觀電影,更是非常有教育意義。若果家有怕黑怕鬼的小孩子,便要和他一起看,家長只要作出適當的引導,小孩子便能從故事中學懂克服恐懼,明白科學理性是人類最大的力量。

Google Daydream VR 初玩感想 – 虛擬實境會步3D的後塵嗎?

15241226_10154552264290269_2166070192745834860_n

買了Pixel電話,沒有理由不買Daydream View。Daydream未推出時已經預定,美國出了好幾個星期,等到頸到長終於收貨。急不及待,馬上開來玩。身在公司,為免玩VR的傻樣被拍下來公諸於世,當然不能在座位玩,book間會議室躲起來玩。返工時玩耍倒沒有所謂,在高科技公司工作,只要準時交到貨,基本上不返工也沒有問題。開盒沒有什麼驚喜,未到手前上網早已看過不少開盒報告,不過VR這玩意,讀他人的文字完全不能身同感受,要自己試過才有知好壞。

15192556_10154552264280269_1350863380915190959_n 布織VR眼罩和遙控器

15284180_10154552264295269_1647874060556351606_n 可以把遙控器放入眼鏡收藏

15220178_10154552264340269_5049843559083814150_n 外觀有點像滑雪鏡

除了在商場試過三叔的VR Gear幾分鐘外,我沒有玩過其他VR,所以無從比較優劣。Daydream眼鏡十分輕盈,初戴時覺得對焦不準,後來上網看正確的戴法,才知那條帶不是放在耳仔上,而是要像戴滑雪鏡般放在額旁。下載Daydream的App後,把部電話放入去作螢幕。我的Pixel不是XL,解像度不是最高,放入去看VR會看到LCD點陣的網紋,看多一陣眼睛自動適應,除非特別去留心看,玩時腦袋會自動無視網紋。據網上說用XL也會看到網紋,只是網點細些比較難察覺。玩VR原來是要帶眼鏡,雖然個電話放得很近,但那塊鏡片把焦距拉遠,大約等於平時看書的距離。如果你近視深,不帶眼鏡看不到字,那玩VR時就要帶眼鏡。由於Daydream用布做,可以在VR內戴普通眼鏡,戴時有少少技巧,把眼鏡放入VR對正才戴上面,就不會不舒服。那其他用硬膠殼的VR系統,是否要戴隱形眼鏡才可以玩?由於Daydream用布做,VR眼罩鼻位有空隙會漏光(大慨設計要照顧鬼佬的高鼻樑),解決方法很簡單,把房間的燈關掉了就可以,反正玩VR都係一個人自己玩。

15235359_10154558287445269_1304156188857872367_o 系統教學模式

15304531_10154558287470269_935083658488211014_o VR Home Page

初次使用時有教學模式,基本上是在show off技術。把玩家放在一個虛擬森林內,叫玩家轉頭追看蝴蝶飛夢,抬頭看天上的星星,又把遙控器當電筒用,照森林中的各種動物。畫面非常流暢,轉頭時完全感覺不到有lag,同三年前用Nexus 5玩Cardboard有天淵之別,當年lag到頭暈。遙控器手感還可以,主要是用來指畫面當mouse用,靈敏度大慨和Wii控制器差不多。目前Google的VR平台並只有很少app,最失策是不支援舊有的Cardboard apps。我看了不少Youtube VR的360影像,下載了幾個免費VR App來玩,還買了一個恐怖類遊戲,然後趕在半小時內退貨不收錢。玩了個多小時,眼睛便已十分疲累,好像開通宵長途車般辛苦,該是時候休息回去工作了。玩VR十分食電,電話非常溫暖,不過這都是意料中事。有點意外是玩VR不能用藍芽耳機,因為藍芽同樣食電,玩了十幾分鐘後Daydream自動提示電話過熱,要我轉回用有線耳筒。

15304628_10154558287420269_4668906876678167971_o 虛擬博物館

15259209_10154558287430269_5260076932932947002_o 360度看球賽

15259499_10154558287585269_8143722669207502736_oBBC的怪獸VR遊戲

親身深度試玩過VR後,我預測VR將會是另一個3D,在一輪hype過後,市場便會尋找更新奇好玩的東西。事實上VR有著3D相同的死症,就是看得長時間眼睛會很累。有些所謂的「大屏幕」的VR app簡直是除褲放屁,戴著VR眼罩文字或2D影片很辛苦,我寧可在廿四吋大芒看得舒服。看360度影像很有趣,頭鱷鱷可以看鏡頭後面,但新鮮感過後,其實鏡頭後面沒有什麼好看。例如看球賽當然是向前望看比賽,擰轉頭看其他觀眾來幹什麼。VR唯一的生存空間是打機,開賽車,揸飛機用VR玩很有代入感。恐怖遊戲與VR簡直完美結合,坐在梳化對著電視玩不會太驚,始終你知道電視入面是另一個世界, 用VR玩則完全不同感覺,真的以自己處身遊戲之中,好驚驚。至於其他遊戲類別,我想不到VR有什麼優勢,電子競技類的講操控準確,VR對一心求勝的玩家只是分心負累。運動類遊戲走Wii和Kinect的老路,新鮮感過後不能留著玩家。戴VR的膠樣和眼罩的衛生問題,VR也吃不到Wii和Kinect的party game市場。至於動作射擊類遊戲,對於玩開實彈射擊的我,射擊遊戲根本是個笑話,感覺與現實相差太遠了。只靠模擬和恐怖類遊戲,市場夠不夠養起VR開發商呢?我不太樂觀。

Oculus,Vive和PS4 VR那些獨立VR系統,除非真是深度玩家發燒友,買了回來若覺得不好玩,幾百美元就浪費了。用手機為平台的VR,過多兩年入門級手機也合乎Daydream的規格,Daydream View一百美元不到,遲些第三方廠商或山寨貨肯定更平,如果手機技援VR的話,不妨平平地買個VR眼罩回來試玩。只要每次不玩多過半小時,玩VR應該不會傷眼吧。

Mobile Unleashed – Daniel Nenni and Don Dingee

mu

考考你,你知道你手機入面的CPU是那間公司製造的嗎?多得Intel多年來咚咚棟冬的廣告,一般人都知道電腦的CPU主要由Intel製造,但說起手機,只會聯想起蘋果和三叔,完全沒有聽過ARM這間公司。現今的智能手機,甚至早年的2G手機,手機CPU市場佔有率,ARM差不多是百份百,可說是獨市生意。《Mobile Unleashed》這本書,講述ARM的發跡史,如何從十二人的小團隊,三十年間發展至二百億市值的高科技王國。這本書不單是ARM的歷史,更加是整個手機業界的歷史。

ARM全名Advanced RISC Machine,原本個A字代表Acron電腦公司,ARM只是其研發部的一個實驗項目。當年IBM如日中天雄霸整個電腦市場,其他電腦公司一邊抄考IBM電腦賣錢,另一邊則希望開發新產品打破IBM的壟斷。RISC就是這樣的環境下開發出來的CPU架構,與Intel的x86系列CISC CPU完全不同的設計概念,犧牲複雜的功能換取精簡的指令架構。當Intel搶佔商用家用電腦市場,其他RISC晶片廠商如SUN和MIPS,則憑著RISC架構的高運算速度,在server市場開拓出另一片天空。而ARM的RISC晶片,論功能不夠x86強,論速度不及其他RISC廠商,只有一項優點就省電。

不過當年電腦不能移動,反正都是插著電源,省電完全不是賣點,ARM晶片完全沒有生意。Acron準備解散團隊止蝕,這時命中註定的救星出現,蘋果要開發平板手提電腦(還不是iPad,二十年前那個叫Newton),需要開發更省電的CPU,於是找上門來。商討後ARM從Acron獨立出來,蘋果佔一半股權,Acron和VLSI佔另一半。雖然新公司有蘋果這個大客支持,可是實際上還是窮得要命,相傳ARM的初代CEO上任第一個工作,就是四出尋找平價二手家俱。Newton是蘋果第一次後教主時代的滑鐵盧,走得太前技術完全未成熟,功能未如人意成本天價,最終全球只賣出六萬部。

Newton雖然失敗了,但為ARM爭取多幾年的時間,繼續改良CPU的技術,終於等到流動電話時代的來臨。最初1G電話用Analog技術,上了年紀的都記得當年大大舊的水壺電話。2G GSM改用Digital技術,對於CPU的需求增加了,但手機的電池容量有效,省電便成為最重要的決定性因素。ARM的第一個大客是Nokia,雖然Nokia現在執了笠,當年可是手機的一哥,比今天蘋果還厲害,高達過半的市場佔有率。之後ARM逐一攻陷其他手機廠商,差不多所有手機都是用ARM。與Intel自已生產CPU不同,ARM其實是一個IP智識產權公司,ARM開發CPU的程式,然後授權給其他公司生產,每台電話都收取專利稅。每粒CPU的利潤雖然不如Intel多,但與廠商共同建立開發生態環境eco-system,在有錢齊齊搵的大前提下,各手機廠商都樂於和ARM合作。雖然人人都用ARM,但有不少生產商可供選擇,不怕有像Intel壟斷市場後,獨市生意抬高價值的問題。

蘋果今日貴為全球最有錢公司,但當年教主第一次出走後幾乎破產。教主回歸蘋果重新掌舵,展開救忙大行動,賣掉了ARM的全部股份,把資金投放在iPod開發上。當年蘋果出手救了ARM,現在輪到ARM救蘋果。蘋果手提開發部早對ARM十分熟悉,iPod很自然源用ARM的晶片。iPod取很空前成功,然後就是Newton的終極完全版,遲來了二十年的iPhone,從此改寫了手提電話的歷史。三星與ARM亦很有淵源,早在2G手機年代便已用ARM,更把ARM用自家mp3機和DVD機上,從低能手機過渡至智能手機,很自然繼續便用ARM。有玩開Andriod旗艦機的朋友,都聽過Qualcomm的Snapdragon晶片,裏面的程式都是ARM授權生產。當年Qualcomm發明CDMA通訊技術,是整個3G/4G手提通訊的理論基礎,它從radio晶片做起,一路從外至內把radio與CPU整合。

說來諷刺,最初Qualcomm是原本與Intel合作,不過Intel嫌手機市場太細,賺不到錢索性退出市場,把Qualcomm拱相讓給ARM。當年蘋果整初代iPhone,同樣也是打算和Intel合作,Intel亦用同一個理由推掉,結果Intel白白錯過整個手機市場。不過看ARM的歷史,學懂了一件事,在高科技行業的世界中,技術實力固然是必要的本錢,但一間公司最後能否成功,最重要還是要講運氣。ARM轉捩點的幾單大生意,不論是蘋果還是Nokia,基本上ARM都不是首選。可是首選交不出貨,ARM冷手執過熱煎堆,然後一切才成為歷史。今年九月日本軟銀集團,宣告全面收購ARM,目前還等候政府批準合併,不知道ARM的未來會如何,一代手機王朝會否從此衰落?

Prototypical: The Emergence of FPGA-Based Prototyping for SoC Design – Daniel Nenni & Don Dingee

Prototypical cover front

高科技與歷史,兩樣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今次竟然放在同一個句子上。這是一本關於高科技行業歷史的書,作者Dan Neenni是半導體業界的老行尊,他建立的semiwiki.com網站,是矽谷業界重要的資訊來源。這本書是去年我去Design Automation Conference(DAC)免費拿回來,還有作者親筆簽名。剛好今個project要做FPGA prototyping,這本書正好有用,短短一百頁,半晚便看完。

FPGA Prototyping是什麼?在半導體中,最為人熟識是CPU,即是電腦的運算核心,汎用處理器,只要寫軟件,什麼程式也可以執行。不過由於CPU行軟體,不論在速度和耗電,遠遠不及把程式寫在硬體的ASIC。不過ASIC有一個大問題,就是程式寫了入硬體就不能更改。軟體出錯要修正行簡單,下載新的軟體版本就行了,但ASIC有錯要修正就要重製,還未計算要回收市面上有問題晶片的成本。大慨就如古代要刻石板寫字,寫錯一個字要成塊石板重寫一般麻煩。FPGA是集CPU和ASIC兩家之長,執行速度比媲ASIC,程式相對容易地修正,不過價錢卻十分昂貴。一般而言,如果產品講求靈活彈性,用CPU。如果產品的件數夠多,重視執行速度和耗電,而程式可以寫死不用更改,就用ASIC,兩頭唔到岸的就用FPGA。

設計ASIC由於不能出錯,投產前的測試十分重要,一般用CPU軟體去模擬程式,缺點是運行速度非常慢,FPGA的運行速度和可以重寫的特性,正好適合用來測試ASIC。當然不是買一顆FPGA回來自已砌,FPGA prototyping已是一個完整的eco-system,發展出不同的設計工具和流程,讓工程師很輕鬆的把ASIC放入FPGA上測試。詳細的內容十分技術性,說了也沒有人看得明白,從略。

這本書外行人完全看不懂,一大堆公司名稱和產品號碼,對一般人更加是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不過我倒覺得十分有趣味。那些歷史或多或少也有所聞,畢竟我在行內也混了十多年。這本書很有系統地,把我零碎的記憶串連起來,道出半導體工業中,一個小小領域的興衰史。看這本書才驚覺有些公司,當年曾經是業界龍頭,今日已被對手收購,品牌從市場消失,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Page 4 of 238« First...23456...10203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