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波里活

作死不離三兄弟 3 Idiots

去年香港電影界發生兩個票房奇蹟,先有小成本的台灣電影「那些年」打破華語片的最高票房紀錄,然後印度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爆冷狂收二千萬。嚴格來說這部是香港第一套在戲院公映的印度本土電影,前幾年的「百萬富翁」其實是英國導演拍的荷里活製作。這套電影2009年在印度上映,橫掃多個本土電影大獎,亦同時成為印度史上最賣座的電影。時隔三年這三個傻瓜終於登陸香港,引起不少同樣也是在填鴨教育制度下長大的香港人的共鳴。

電影片長三個小時,內容卻毫不沉悶,有笑有淚有懸疑,有愛情有熱血有感人,甚至惡搞大玩印語殘片。當然少不了波里活的招牌歌舞,三個傻瓜在廁所跳舞那場便爆笑非常。主角在戲中活用科學智識,電擊欺負他的校園惡霸的下體,臨危用吸塵機整真空吸盤接生,是絕無僅有工程師用腦袋當銀幕英雄。戲中的校長看似是老頑固,著緊校譽多於教育學生,但他心底裏還有一顆追求知識的心。開學時主角挑戰問他為什麼太空不用鉛筆,而要花巨額資金研究太空筆,他並沒有忘記去尋找答案。最後他認同主角的能力,把太空筆交託給主角時,亦回答最初的那個問題,告訴主角斷了的鉛筆頭在太空船中會很危險。

電影的童話式結局只會出現在電影世界,但戲中表達的教育問題,卻是每天都在現實發生。父母視前途等同錢途,不理會孩子的興趣志向,強迫他們讀賺錢的科目。學生也像那戲中那個萬年老二一樣只懂死讀書,對追求知識缺乏熱誠,把視大學當作賺錢的踏腳石,一心只想考好成績找份好工作,可以駕跑車住大屋養番狗,我印度分公司便有不少這樣的人。在北美工程師的人工只是一般,遠遠及不上金融界的肥美,加上在中學生心中的悶蛋形像,只有真正的喜歡科技的書呆,課餘會自學寫程式弄機械人作嗜好的人,才會在大學選擇讀工程系。在印度當工程師相對收入十分高,吸引不少向錢看的學生入讀。我認識不少印度同事,他們除了交功課學校外,人生一行程式也沒有寫過。儘管他們的成績表拿滿分,工作能力卻強差人意,要他們照指示按章工作還可以,但絕不能讓他們獨自解決難題,否則一定會出大亂子。

可惜天材萬中無一,電影中的靚仔主角,不用讀書也可以考第一,在鄉村學校教貧苦兒童,又可以做發明家賣專利賺大錢。電影中也有提及不安份的庸材下場,那個弄直升機的學生,若他聽校長的話一早放棄,選擇其他容易些的畢業功課,便不會弄不好不能畢業要走去自殺。若果天材主角要完成也有點難度,又怎能期望咖喱庸材角色可以順便完成畢業呢。大部份平庸的學生,始終還是選擇萬年老二的道路安全些,安份讀書努力打工,至少能夠安居樂業衣食無憂。

老婆笑說這套電影十分適合我,一來我時常要去印度公幹,二來我又是工程師,一套講印度工程師的電影,簡直是等著我來看。不過講開又講,我有個印度手下個樣,真係好似戲中其中一個傻瓜,不是靚仔主角,而是他身邊那個四眼肥仔。

Chak De India

Chak De India 這個月給公司派了去印度公幹﹐自然要感受一下印度文化﹐看當地電影正是窺探生活文化的窗戶。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的電影市場﹐每年電影產量僅次於荷里活﹐Bollywood就是印度的荷里活。在飛住印度的航班上﹐我觀看了我第一齣的印度電影﹐Chak De India。

傳 說中印度電影是載歌載舞﹐戲中加插很多無里頭的歌舞場面。不過這套印度電影很正常﹐除了演員是印度人﹐對白是講印度話外﹐與一套正常的電影大同小異。故事 是講述過氣曲棍球星當上國家女子隊的教練﹐帶領一隊雜牌軍奪取世界賽冠軍的勵志故事。這套電影是很典型的運動片﹐內容離不開隊員不和﹐魔鬼教練地獄式特訓 ﹐球隊給全世界看偏。結局當然是眾人建立團隊精神﹐克服萬難出國比賽﹐奇蹟地先輸後贏。簡直可以說是印度曲棍球版的足球小將。這電影節奏明快﹐雖然劇情老 土了一點﹐但故事很勵志好看。

除了通普運動劇情外﹐這電影也有些獨特的印度元素。印度是一個男尊女卑的國家﹐女人在社會上沒有地位。這個 問題間接地通過隊員的生活反映出來。有隊員給老父迫婚﹐要離家出走來集訓。有隊員的未婚夫反對她打球﹐認為打球沒有出息﹐不如回家相夫教子。女子更常常給 男人騷擾﹐在教練打算放棄這盤散沙﹐帶隊員出外最後晚餐時﹐遇上一班飛仔調戲﹐隊員整心合力教訓他們一頓﹐開始建立了起團隊精神。當然重男輕女的思想始終 要向現實低頭﹐當女子隊贏取冠軍衣錦還鄉﹐成為全國人民的英雄時﹐老父老公態度有一百八十度轉變。在印度在中國也是一樣﹐女子要抬起頭做人﹐就先要讓男人 看看她們的實力。

這套是去年最賣座的印度電影﹐連我這個不懂印度話的人﹐看字幕也看得津津有味﹐可見這電影的吸引力。運動勵志片一向有票 房保證﹐男主角是印度最紅的男星﹐加上十六個燕瘦環肥的美女隊員﹐單看這條方程式也知道會大收旺場。一齣好的電影就是好的電影﹐不論是西片港產片還是印度 片。印度電影不一定是無厘頭的歌舞﹐也可以是齣正正常常的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