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股票

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 – Burton G Malkiel

股災當前才看教投資入門的書,很臨急抱佛腳。不過沒有辨法,過去十一年的大牛市,隨手買一隻股票都有賺,讓投資紀律變得很鬆懈。一月尾看著武漢病毒慢動作從中國殺到美國,至少今次股災早有預告,能夠在差不多最高位清倉離場,可以說是不幸中之大幸。回顧自己過去幾年的投資記錄,雖然是有賺但其實跑輸大市,如果閉著眼買index fund反而能夠賺得更多。

近年index fund盛行,差不多佔整個市場的40%,Burton Malkiel這本《A Random Walk Down Wall Street》可說是開山鼻祖。1973年初版從完全市場假說推論,指出active fund不可能長期跑贏大市,加扣除管理費回報率更低,passive的index fund才是最佳的投資策略,從此摧生了EFT這個投資工具。我看的是2018年第十二版,加入2008年金融海嘯後,直到2018年出書唯止的大市數據,再次證明index fund的威力。

這本書是散戶投資者的入門天書,就算你不認同買index fund最最好的投資策略,書中有詳細介紹各種不同的投資策略,當然作者嘗試用數據和邏輯,去指出其他策略的缺點。學習投資最重要是以史為鑑,因為人類總會犯上相同的錯誤。書中開首先用四分一篇幅,從史上第一個市場泡沬荷蘭鬱金香講起,到英國南海泡沬,一直講到六十年代的電子泡沬,八十年代日本泡沬,千禧年網絡泡沬,08年金融海嘯,到最新的bitcoin泡沬,把歷史的教訓深刻烙印在讀者的腦中。

第二部份介紹傳統分析股票的兩大策略,圖表派技術分析和基本派價值分析。我一向不相信技術分析,圖表永遠落後於市場,作者用大數據計算不同的技術分析方法,基本上得出的結論就估錯機會和亂撞差不多,不知何解電視上的財演卻很喜歡講圖表。華爾街的專業投資者不屑圖表,認為那是散戶對股價的占星,他們大多數是基本派,找出被低估值的股票然後趁低吸納,最出名的價值投資者自然是股神畢菲特。作者對價值投資同樣不認同,公司年報水份甚多可信性不高,更枉論用來估計真實價值。有能力的分析員早升級做基金經理,只要看看分析員訂出來的目標股價,就知道基本派有多麼不可信,至少散戶沒有足夠資訊去作估值分析。

第三部份介結最新的投資策略,risk parity,smart beta,CAPM模型等等,就算那些策略真係不能跑贏大市,這部份本身就是新策略的入門簡介。利用不同股票互不correlate的特性,可以將高風險高回報的獨項投資,砌出低風險高回報的投資組合。不過這樣就產生了高風險必等高回報的悖論,如果市場是完美的話,beta高低與回報率是沒有必然關係。還有是行為經濟學衍新出的投資理論,例如人對蝕錢比賺錢看得很重,總結是四大投資戒律,減自已犯行為經濟學的不理性錯誤,不要盲目跟風,不要常買常賣蝕稅蝕差價又蝕佣,不要死守蟹貨不要割錯禾青,不要買IPO不要被騙等等。Smart beta是rule-base trading,每個fund有自已的理念和algorithm,作者亦推介不同類型的smart beta funds。Risk parity最出名的代表是Ray Dalio,用分散持有各種不同類型的投資產品,用re-balancing去進行風險管理。始終這些新投資策略是學院派還在研究的新東西,作者的批評並不如傳統分析般有實質數據支持,批評的力度不夠,我覺得資源充足的大基金還是有可能跑贏大市,不過散戶就沒有什麼可能了,而買那些基金會蝕高昂的管理費,同index fund比已經落後於起跑線。

第四部份有點沉悶,就是很老生常談的投資大道理,不要急功近利,要做好理財計畫,不要借錢炒股票,善用稅務優惠,要分散投資除了股票外,還要買黃金債卷外國股票等等。書中提出一個很核心的慨念,去計算你能夠承受多少投資風險,你想吃得好(高風險高回報)還是想睡得安樂(低風險不會蝕大錢)。能否睡得安樂真是一個很重要的指標,武漢病毒初期個市大上大落,我還妄風高浪急可以炒買賺多筆,結果成日坐唔安瞓唔落,最後都係清倉全部買黃金和國債,懶理個市如何跌也能睡得香甜。就算六點(西岸時間)早了醒來,也可以安心再睡多兩粒鐘,不用睇實個市有什麼風足草動,等一切塵埃落定才去想要執什麼平貨。

在下一個牛市,index fund將會是我投資的重點,在能夜晚睡得安樂的大前提下,買賣個別我十分看好的股票,追求高回報食得好。

期權投資心得

自去年十月開始涉獵期權開始,今天是一個值得記念的日子,因為終於有錢賺不用蝕。我一直也有買股票,不過買股票有一個問題,就是要升先有錢賺。自08年金融海嘯,股市大牛市已經十年,比以住所有牛市週期都要長,牛市雖好但熊市終有一天會來。牛市高位清倉保本固然重要,但既然預測熊出沒注意,為什麼不在熊市下行中賺多一筆呢。只要看得準個市,不論升跌或者不升不跌,期權都可以賺錢。我從來沒有買過期權,零知識盲摸摸胡亂入門,拿了幾千元閒錢出來做本,膽粗粗學人買option。最初兩個月不慬得計算violitity和time value,就算估中升跌都要輸錢,更加不要提落錯注那些,最低位差不多蝕了一半本金。學習投資梗係要交學費,有了實戰經驗,慢慢明白期權的操作,近日武漢肺炎引發全球大跌市,終於一次過翻本。

這篇文章不是期權教學,那些基本資訊網上有很多tutorial,首先要懂什麼是call/put和long/short,然後學習不同的option strategies,任麼預測情況應該用那一種策略,然後就是一堆希獵字母,計算蝕時間值和申引波幅等等,最後當然少不了分析正股的走勢預測,不過那已經是買賣股票的基本功夫了。有人說期權是高風險投資產品,嚴格來說期權是用來管理風險的產品,貪心亂開期權的確係可以輸到破產,但只要投注額在最壞的情況也不會蝕多過投入的資本,風險不會比你買正股更加高,應該個輸贏的distribution拉闊了,但個expected return可以高少少。舉例說你買入正股,並設定了跌兩成為止蝕位,那麼預了會跌兩成會輪的那些錢,可以用來買該股票的long call期權。又或者你認為某股票會下跌,除了清貨割禾青離場外,還可以買long put賺多一筆。最大路的玩法是對沖正股的風險做cover,好像買保險一樣。

我最初玩期權有抱著刀仔鋸大樹的心態,買價位遠便宜的期權,希望博中大升或大跌一次賺大錢,這是錯誤的心態,大慨同去賭場玩輪盤的勝算差不多。後來我改變策略,改為買價位近日期遠的期權,只要升跌幅度大過時間值的損耗就有錢賺,賺的是平穩回報。某程度上都是賭錢,不過是在賭廿一點而你又懂數牌,將賠率向你傾斜一點點。其實投資股票也算是賭錢的一種,你也要弄清什麼股票會升,什麼股票會跌,慨然最困難那部份己經解決了,期權可以讓你贏得更多。當然如果你買股票馮買必輸,期權只會讓你輸得更多。如果沒有擇股的眼光,就不要自已直接處理投資,找理財顧問買基金比較穩陣。

玩期權讓我學慬非常重要的一課,就是不要千萬與央行對賭,即係賭場出老千就不要入去。在武漢肺炎大爆發初期,剛好又是農曆年中國股市休市,我心想上海股市指數一定大跌,買了張put option等著賺容易錢。開市那天跌了6%,我貪心認為會跌更多沒有套現,之後中央出手托市,上海股市逐日上升,把武漢肺炎旳跌幅全追回來。就算美股破天荒連續三日大跌市,上海指數依然穩步上揚,十分神奇。在中國生產和消費差不多完全停止的情況下,股市竟然能夠屹立不倒有升冇跌,相信又是強国一項偉大的驚人經濟成績。

如果你相信大跌市即將到來,學習期權是逆市賺錢的最佳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