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黑色

Killing Them Softly 奪命無聲

荷里活兩大靚佬明星,Tom Cruise十年如一日,電影拍越拍越垃圾,Brad Pitt則戲路多元化,勇於不同題材的新嘗試。這套Brad Pitt當主角的「奪命無聲」很怪雞,口水多過茶的另類黑幫Cult片。好不好看見人見智,始終這套不是公式化大路戲,非荷里活的主流口味,不過我卻十分欣賞電影另出心裁的意思。

故事很簡單,兩個小混混黑吃黑,打劫黑幫地下賭場,黑幫請來殺手Brad Pitt執行家法。不要期望什麼動作場面,整套電影都是嚕嚕囌囌的對白,大部份對白甚至與主線沒有明顯關係。那些看似不著邊際的對白,才是全套電影的精華。不經意地流露出劇中角色不同的人生哲學。故事不過是盛載著對白器皿,把戲中性格鮮明的每個角色串連起來,反映出現實世界的光怪陸離。劇中不乏對白讓觀眾很想發笑,可是氣氛總是不對笑不出聲,只能在肚中咭咭聲暗地裏偷笑,是謂黑色幽默也。

Brad Pitt演的殺手最多口水,他有一套獨特的殺人哲學。戲中與黑幫派來的會計師交涉,不停游說他應該要殺死賭場經理以殺一警百,聽起來很荒謬瘋狂,但放在戲中的情境卻萬二分合理。肥佬外援殺手那一段戲,與故事主線毫無關係,因為他只懂醉酒叫雞,還未出手殺人便炒魷。可是他和Brad Pitt兩個唱雙橫,一唱一和道出當殺手的辛酸,顛覆銀幕上殺手一貫的浪漫印像。另一場很精彩的對白是開場不久後,兩個小混混討論如何偷取名種狗來變賣,很瑣碎很無聊的話題,可是讓觀眾看得十分過癮。

電影中對白的奧妙之處,非我能用筆墨所形容,必需要觀眾自已去心神領會。我甚至懷疑用中文根本不可能譯得傳神,觀眾要熟識其中那些美式里語和街頭文化,才會對劇中角色的想法產生身同感受的共嗚。

保衛戰隊之出動喇!朋友!

黃精甫加麥浚龍,已經成為香港cult片的代名詞。去年「復仇者之死」玩色情暴力玩得很盡,今年的「保衛戰隊之出動喇!朋友!」則改行玩日本漫畫的熱血和正義。可能看這套電影前心中已經有個譜,我對他們兩個的電影不會奢望有完整合理的劇情,所以今次倒看得十分開心。特別是在片中穿插的宇宙大帝,是我們七十後長大那代人的共同回憶。電影的主題曲用張國榮版本先有一陣親切感,片尾那幾秒全新製作的宇宙大帝電腦動畫更是驚喜。只是看完整套戲,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揀宇宙大帝,宇宙大帝的主題講並不是正義邪惡,而是講外星人侵略地球啊。

故事天馬行空跳線得十分離譜,不用深究任何前因後果和合理性。一個看來像是香港公共屋村的地方,竟然有邪惡黑社會的秘密基地。壞人還要壞出汁到寫在面上,個個都帶著個面具走來走出,十足十小時候看日本卡通的邪惡黨。麥浚龍演戲不錯,他那幾場打鬥身手之得外,文戲方面也交足功課。天不怕地不怕只信自已的拳頭,窮小子愛上黑幫千金,打輸斷手後意志消尋,為救好友跪地求饒,也能演活主角小雙的心理。翻版周星馳溫超真係好似周星馳,他這種演譯方式放讓人覺得很煩,只不過以前周星馳是做主角才不覺得。鄧麗欣的角式可塑性很高,她少了麥浚龍那份熱血和衝勁,給她來演只是勉強合格。她有一幕騎電單車拿長槍造型,原本應該很型很有風格,放在她上姐手姐腳就缺少了那份魅力。

電影每一幕也印上黃精甫暴力美學的標記,初時麥浚龍赤手空拳的幾場對打,拍得很有速度感和寫實感。音樂會的追逐戰雖然短,但起承轉合做足拍得最出色。保標聯手背叛黑幫大佬那幕,畫面很華麗眩目,但太快看不出在發生什麼事。最後一場保衛戰隊坐小巴出動,除了有點黑色幽默外,與之前的動作場面相比下就遜色了。最大問題還是成本寒酸,用地下停車場扮惡黨大本營,假到連小朋友也騙不到,花點錢搭個廠景嘛。

黃精甫很有潛質成為大器,只差他還未遇上一個好劇本。

希魔撞正殺人狂 Inglourious Basterds

昆頓塔倫天奴仍cult片之王,他是現今荷里活中,少數玩cult可以玩到做主流的導演。他電影的特色,是非常華麗的暴力場面,完全滿足嗜血觀眾的要求。這次「希魔撞正殺人狂」,還找來萬人迷畢彼特當主角,單是看這兩人的組合,便已經值回票價。唯一可惜的是,我在飛機上看這齣電影,有些場面因為尺度問題被刪剪掉,看不到最原汁原味的精彩片段。

故事虛構二次大戰的歷史,兩條主線平衡交叉發展,合成刺殺希特拉的抵死驚天大陰謀。第一條線是主角帶領的美軍特工,全隊由猶太人組成,深入德國侵領區,以極殘仁血腥手法,殺死被俘虜的德國士,例如用棒球棍爆頭,活生生把頭皮割下,讓德軍聞風喪膽視之為鬼魅。第二條是逃過集中營的猶太少女,在巴黎開戲院機緣巧合下,希特拉到她的戲院參加首映禮,她計劃報仇與一眾納萃高層一鑊熟。

看昆頓塔倫天奴的戲,不要對故事的合理性太過認真,反正他的賣點並不是細膩的情節,而是黑色幽默和精警對白。看他的電影像坐上一輛不知到目的地的列車,觀眾不到最後也不知道他葫蘆裏賣什麼藥,不知道那個角色會死,何時死,怎樣死法,只知道導演隨時準備大開殺戒。戲中最好看是酒吧一幕,美個特工和納萃特務,雙方出招互試探對方虛實,結果豎手指數目卻露了底,瞬間大家反面開火互轟,只淨下怕死的士兵活下來,不過最終仍逃不出畢彼特的魔掌。一個場面集齊幽默,鬥智,暴力,人性險惡,種種元素,為觀眾津津樂道。

昆頓塔倫天奴的產量不多,出名的慢工出細貨。他的舊作我只看過Kill Bill,看完這套「希魔撞正殺人狂」後,我非常喜歡他的怪雞風格,很想把他的舊作全部看一遍。現在互聯網時代真方便,想看什麼電影不論什麼年代,上網便可以下載回來慢慢欣賞。

讓子彈飛

二零一零年中港最人氣的電影,到現在才評論不免有點過氣,不過我也是最近才有空觀看。「讓子彈飛」已經被各方評論解構再解構,無限申延地解讀當中的政治隱喻,我亦獻醜不如藏拙,無謂重覆別人說了千萬遍的話,只簡單的說我對這套電影的觀感。

戲中三大影帝比拼演技,周潤發和姜文十分帥氣有型,葛優搞笑好看,整套電影大打擦邊球,讓觀眾看得過癮。這是套有中國特式的西部片,講述民國初年土匪入城對抗土霸,鬥智鬥力有情有義,架構與美國舊式西部片相似。故事帶有黑色幽默色彩,導演已能捉到幽默的神髓,但還未能運用自如。值得一提是屁股掛在樹上那一幕,笑中有淚,淚中有笑,足以成為中國黑色幽默的經典。

這套電影是中國電影的突破,在此以前中國電影大部份都是不堪入目的垃圾。影像如何華麗,藝術性如何豐富是一回事,那只是騙老外拿獎的玩兒。中國電影的最大問題在於其意識型態,與全世界的主流完全脫軌。已不是要求讓觀眾有思考的深度,連只講純娛樂性的喜劇和愛情片,故事和其敘述手法總是有點不對勁。中國不是沒有電影人材,畫面攝影美指等等,全部已達世界級的水準。大陸的劇本審查制度,是扼殺創意的死症。原本可以好好看的電影,因為政治需要,劇本被改到三不像,就是差了這麼一點,讓作品失去應有的靈氣。

作為一套娛樂片,「讓子彈飛」終於合格了,洗脫了中國電影的土味。導演很有技巧地繞過官方的限制,正式向世界電影踏出第一步,成為中國電影未來的希望。如果中國官方能取消劇本審查制度,讓導演光明正大地說想說的故事,就算不限制外國片進口,我也有信心中國電影能夠與荷里活片爭一日之長。

Exam 血聘

我對小成本製作﹐但意念創新的獨立電影很情有獨鐘。《血聘》由英國的獨立電影公司拍攝﹐全片一百分鐘全部發生在一個房間之內﹐十位演員全部不知名的生面孔。這類電影一是無可救藥的爛片﹐一就是故事特別的有趣作品﹐《血聘》明顯不是前者。

這電影的橋段很簡單﹐八位應徵者到神秘的大企業面試﹐最後的淘汰試在一個密封房間內舉行﹐八人面前只有一張空白的試卷﹐考官給他們八十分鐘時間去找出答案。考試的規則很簡單﹐破壞自己試卷者會被取消資格﹐嘗試與考官或警衛對話者會被取消資格﹐走出這個房間會被取消資格。八個角色有白人﹐黑人﹐印度人﹐中國女人﹐金髮美女﹐紅髮美女﹐黑髮美女和 聾子。不過演員是誰其實並不重要﹐看這種電影的其中一個驚喜﹐是永遠估不到那個角色下一個出局﹐因為沒有必然勝出的主角。

故事劇情在此我不便洩露﹐這種電影知道了結局便不好看。電影的佈局不俗但算不上很嚴緊﹐借用軟科幻元素去扭橋﹐可以想像是Saw加The Apprantice的混合版﹐但沒有Saw那樣露骨的暴力鏡頭。八十分鐘的考試時間﹐與電影實時進行﹐從開始到最後解開答案﹐一氣呵成沒有冷場。美中不足之處﹐是劇中角色欠缺鮮明性格﹐反正角色連名字也沒有﹐只是用膚色或頭髮顏色作為代號﹐把角色身份隨意互換也可以﹐自然也不能期望有什麼描寫了。

如果你厭倦荷里活的無腦特技電影﹐如果你喜歡刺激思考的電影﹐又或者你只是對現實中千篇一律的面試感到無聊﹐《血聘》是一部不錯的小品驚慄電影。

復仇者之死

我很好奇有多少人﹐入場看「復仇者之死」是因為女主角蒼井空﹐日本最紅AV女優﹐第一套拍的香港三級片。不過我看這齣電影﹐主要是因為導演黃精甫。自他初出道拍攝「江湖」﹐我便十分欣賞他攝影手法。可惜上一套「阿嫂」過份玩弄﹐故事完全不之所謂﹐叫觀眾看到扯火爆粗。我還以為他從些人間蒸發﹐想不到竟然還有老闆肯出錢給他再搏一舖。

據聞劇本是麥俊龍自己編寫﹐主線十分簡單﹐鄉下青年愛上弱智少女﹐少女慘遭警察強姦﹐少年被警察誣告入獄。出獄後少年實行復仇計劃﹐以極血腥殘忍的手法﹐制裁當日犯下獸行的警察。本劇被電檢處列為三被﹐有割喉殺人血漿泛濫﹐有非常恐怖駭人的生劏孕婦剖肚取胎。反而萬眾期待﹐空姐被姦的祼露鏡頭﹐與她平常的演出比較實屬小兒科。

「復仇者之死」的影像凌勵﹐鏡頭表達手法剛勁有力﹐說故事像仍然是他的弱項。不過看黃精甫的電影﹐一向也是影像先行﹐每場戲獨立來看很有風格﹐但串連起卻完全迷失了觀眾。雖然故事不合理之處極多﹐但總算交代到一個完整故事﹐勉強合格吧。最後一場眾小孩一湧上前﹐蟻多螻死像的撲殺麥俊龍﹐是近年我看到最震撼的畫面﹐為電影挽回不少分數。其實黃精甫乃可成大器之材﹐他只是久缺一個好戲本。

In Bruges 殺手沒有假期

《殺手沒有假期》是英國獨立製作的小本電影﹐榮獲多個歐洲電影節的最佳原創劇本獎項。兩個殺手去了比利時風光如畫的小鎮Bruges渡假﹐發生一齣荒謬絕倫的黑色幽默喜劇。看慣荷里活殺手片的朋友﹐看這套另類殺手電影時﹐請先調節心情﹐不要期望激裂戰槍的動作場面。殺手只不過是主角的身份﹐因殺手時常要面對死亡﹐正好藉著他們來看生與死。電影劇本的安排十分巧妙﹐下文會透露劇情﹐未看而打算看的朋友﹐為免影響欣賞電影時的驚喜﹐自行決定是否讀下去。

我看電影前只看過電影簡介﹐不知道故事內容﹐劇情出人意表地展開﹐讓我欣賞時另有一番樂趣。編劇在電影中埋下的伏筆一環扣一環﹐每一件事也有前因後果。上鐘樓觀光﹐在餐廳與遊客打架﹐打盲小混混﹐與侏儒結交朋友﹐先前埋下的種子﹐在結局時把每條線收網﹐把命運巧合地串連起來。電影圍繞三個殺手的恩怨情仇。一老一少兩個殺手因為任務中誤殺小男孩要著草。說每句話也要爆粗的殺手大佬﹐在執行家法處決執行任務失敗的年輕殺手之前﹐希望給他死前留下美好的回憶﹐送他們到比利時小鎮渡假。

電影中很多讓人仔細咀嚼的場面﹐片中人在面對生與死的嚴肅問題﹐可是觀眾看到卻有想笑的感覺。兩個殺手參觀博物館﹐看見中世紀描述地獄情景的名畫﹐說著他們以殺人為業與會否死後下地獄﹐還事有剎介很認真地為自己找理由開脫。老殺手接到任務要幹掉年輕殺手﹐在當準備開槍的那一刻﹐卻看見少輕殺手因為心靈受責準備自殺﹐結果很諷刺的殺人變救人。殺手大佬見老殺手狠不下心殺掉拍檔﹐唯有親自出馬﹐結果殺人變自殺﹐怎樣想也想不到電影會有這個結局。殺手大佬除了狂爆粗外﹐也不似一般殺手電影的壞人角色﹐看他搶白那個被年輕殺手打盲小混混﹐不惜自殺也要言出必行的高尚品格﹐倒讓我不禁佩服他是個人物。

殺手的工作是殺人﹐是因為工作需要﹐讓他們視人命如草芥﹐他們又會否同樣看自己的生命。如果一個殺手有有自殺傾向﹐這種對生命的態度會否令殺手特別容易自殺呢。

Fargo 雪花高離奇命案

飛機除了提供最新電影外﹐通常還會提供一些經典電影。我坐飛機不會只看最新電影﹐也會看些我想看很久的經典電影。這些經典電影年代較舊﹐很難在網上找到下載﹐正好趁坐飛機這個機會﹐補完我的電影覆歷。《雪花高離奇命案》是小成本黑色荒謬電影的經典﹐導演Coen兄弟更是Cult片殿堂級人馬。此戲獲得奧斯卡最佳劇本和最佳女主角﹐亦橫掃其他無數影展的大小獎項。報紙和網上影評一至讚好﹐更常常把這片用作衡量同類新電影的標準。

老實說我不懂得欣賞這套電影﹐耐著性子看完個多小時﹐只可以用一個悶字來形容。戲中角色的美國南部口聲﹐聽得我十分辛苦。故事理應充滿黑色幽默﹐但我不記得電影有那個場面我覺得好笑。汽車推銷員請爛仔綁架自己老婆﹐好向有錢外夫搞一筆錢。豈料錯請了個殺人狂﹐綁架行動連番出錯﹐開了頭殺人便一發不可收捨﹐越殺越多任何人等不好彩遇到便遭滅口。鄉下的大肚師奶警察接手調查這宗案件﹐慢條斯理四出問話﹐最後又誤打誤撞破案立功。

這齣電影的故事性薄弱﹐亦欠缺其他電影應有的戲劇元素﹐像是隨便找些零散的場面黏合在一起。其他人盛讚演員演技出色﹐演活美國南方小鎮的精神面貌﹐可惜我對南方文化不感興趣﹐只是覺得劇中人很普通﹐完全不像在演戲﹐反而似隨便街上看兩個陌生人對話。演汽車推銷員的男主角﹐很充份地展現出其小男人心態﹐不過我不喜歡他的角式太過煩人。另一個演爛仔的男主角樣模煨鎖﹐一開口便活像南方低商不高的小人物﹐也很惹人討厭。Frances McDormand雖然拿了最佳女主角﹐她演大肚差婆不過是行行企企﹐查案不刺激又不好笑沒有什麼好看。反而看她與老公日常生活中的瑣碎事﹐倒有一份溫馨浪漫的感覺。最不明白為什麼加插她在城市重遇舊同事那一場戲﹐兩人相對進餐尷尬地話當年情史﹐我想不到與故事主線有任何關係。

好看與不好看﹐經典電影始終是經典電影﹐看過才有資格批評。雖然《雪花高離奇命案》不合我口味﹐但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它獲獎﹐為什麼有些人拍手叫好。它不是一套普通的垃圾電影﹐只是它實在太過奇特古怪﹐並不一定適合每個人欣賞吧。

The Machine Girl 機關槍少女

The Machine Girl 當一套電影爛得很徹抵﹐反過會因為太爛所以好看。當鏡頭過份血腥時﹐反過來會因為荒謬而好笑。《機關槍少少》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爛片﹐不要期待任何故事﹐任何動作場面的設計。這部電影的唯一賣點就是夠爛﹐非常惡搞七十年代的忍者片﹐想像得到和超乎想像的道具和情節統統出場。這部不是科幻血腥恐怖動作電影﹐而是一部超低能勁搞笑的大爛片。

那這電影有什麼好看﹖水手服美少女裝上機關槍義枝﹐替被殺害的幫弟弟仇報﹐大戰山口組忍者家族。不夠﹖有斬手斬腳血漿像開水喉狂噴﹐人頭火鍋﹐手指壽司﹐手臂天婦羅。依然不夠﹖還有機關槍掃到身體開洞﹐掃淨到下副骷髏骨﹐忍者飛標把頭顱打橫切三份﹐電鋸將人劈開兩半﹐血滴子凌空取人首級﹐電鑽奶罩愛的擁抱。還想要多些﹖載美式足球面具的刺客﹐要擺姿勢才出擊的忍者三人組﹐當然少不了衣服在打鬥時會無端割破或暴裂的美女。還記不記得以前的北斗之拳﹐壞人中招後臨死前會講幾句野﹐才忽然爆開狂噴鮮血倒地。這套電影的暴力情程也差不多﹐只不過這是真人版那套是卡通。

電影內容無謂說了﹐對白行貨到不能夠再行貨﹐ 四十年前或許會叫人很熱血。想不到編劇真夠膽寫出這個劇本﹐把四十年的舊貨掘出來循理再用﹐要要所有樣板對白應有盡有。當主角一本正經地說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一邊用機關槍屠殺壞人﹐又或者喊生喊死地講情義﹐奸人講忍者家族榮譽時﹐我真的笑了出來﹐或者其實讓人發笑才是導演的原意。若果你可以無視劇本的合理性﹐人體的正常生理構造﹐很明顯穿崩的特技鏡頭﹐你就可以很歡樂暢快地欣賞這齣電影。不妨上Youtube找預告片看﹐看過後若果你認為可以接受﹐你應該會很喜歡這類極端惡搞作品。

Lord of War 軍火之王

Lord of War 在地球平均每十二個人就有一枝手槍﹐ 問題是如何向令其他的十一個也買手槍呢﹖軍火買賣是一門大生意﹐Nicolas Cage主演的「軍火之王 」﹐講的是一個軍火推銷員的故事。這套電影戲中出場的槍械多不勝數﹐軍事迷必定不可以錯過。據說在拍攝這套電影使用的槍械﹐是從黑市購買真正的槍械﹐而片中還有展出過一個中隊的坦克車﹐同樣的也是從軍火販子借來拍攝﹐因為真品比道具槍電腦特技還便宜。雖然這套電影荷槍實彈﹐但不是一套動作片。這套電影嚴格來說是齣黑色喜劇﹐有很多充滿精警諷刺的對白﹐主角走私軍火時走法律罅的招數更是抵死搞笑。

故事採用自傳形式﹐故事不乏主角的吐嘈旁述﹐一邊自嘲一邊道出世界的荒謬。主角是小時候隨父母逃亡到美國蘇聯人﹐在紐約的貧民區長大。開始時只是走私槍械給國內的小混混﹐後來發現國內生意競爭激烈利潤太低﹐轉而走私二手槍械住第三世界﹐給美蘇支持的武裝勢力供應彈藥。隨著蘇聯解體﹐他憑著在紅軍內的關係﹐走私蘇軍的物資住戰亂地區﹐特別是後冷戰時代軍閥割據的非洲。他的生意越做大﹐甚至擁有自己的飛機隊﹐生活亦變得十分奢華富裕。

雖然他知道自己所賺的是不義之財﹐亦不想兒子接觸槍械﹐但他總是有藉口替自己開脫。每年因為汽車和香煙而死的人比槍械還多﹐既然汽車和香煙推銷槍員是正當職業﹐當同樣也都不犯法的槍械推銷員有什麼問題。他只是賣手槍﹐他沒有迫他們的顧客殺人﹐就算他不賣其他人也會賣﹐怎可以把罪名算到他頭上。其實他也不希望有人死亡﹐人死了就不能當顧客﹐最好是不停開槍但射不中﹐因為那就要再買多些彈藥。結局很震撼亦很無奈﹐當他保鏢的親弟弟﹐因為對種族屠殺看不過眼﹐犯了軍火商人大忌﹐拿起槍插手顧客的事務﹐被亂槍掃死﹐但他亦不得不完成交易。他的妻子發現他的秘密﹐帶著兒子離他而去﹐父母因為弟弟的死而和他斷絕關係。追捕他多年的軍火調查員終於成功捉拿他歸案﹐卻因為美國軍方也牽涉其中﹐受到高層壓力而釋放他離開。他獲得自由﹐但失去一切﹐繼續當軍火商人﹐因為那是他唯一懂得做和做得好的工作。

這套電影有很多令人回味的片段﹐單是片頭那段子彈的一生﹐用第一人視角觀看﹐如何由一塊鐵皮打造成一粒子彈﹐一路經過重重關卡運輸到非洲﹐裝入彈匣中射殺一個童兵﹐就已經是一齣微形記錄片。預告片中那段用通了的二手槍沒有人買更是典經。用快鏡拍攝非洲窮人徒手拆卸飛機回去當癈料變賣令人看得口呆目瞪。這套電影差不多每場戲也有笑位﹐導演可以令觀眾在殺戳中也發出回心微笑。 可是在笑聲的背後﹐看完這套電影是心情卻是十分沉重﹐因為這電影同時也是一套戲情化的記錄片﹐劇本只不過是以喜劇的手法﹐點出每年在戰亂地區數以百萬計的人被屠殺的事實﹐而軍火走私販子就是那些殺人犯的幫兇。電影主角那類的軍火走私商人﹐只是全球軍火生意中的小腳色。正如片尾的字幕所說﹐在幕後操控一切軍火交易﹐正是美俄中英法﹐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