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C遊戲

Gorogoa

Gorogoa是一款獨立工作室製作的解謎遊戲,精美漂亮的手繪圖畫,悅取的背景樂音,獨特創新的解謎手法,很有詩意和寓言味道的故事。遊戲長度只有兩三小時,很適合在一個寧靜的下午,享受這一趟遊戲旅程。2012年發表demo時已經一嗚驚人,可是製作上遇到很多障礙,一個人包辨寫程式和繪畫,結果等到2017年才正式上市,

遊戲的解謎方式很有心思,畫面由四格組成,玩家可以zoom in/out每一格,移動每格的排例或重疊兩格,讓主角從一格移動至另一格,和啟動畫面的機關打開通道。故事講述一個小朋友尋找神獸,為神獸獻上五色果實,穿梭主角的一生,見證城市經歷戰火然後重建。遊戲分為五章,每一章要收集一個顏色的果實。謎題難度不高,不過每一章都有新花款,很多時要轉換腦筋用另一個角度去思考,看看不同格中有什麼東西可以連結起來。單靠文字很難描寫遊戲的玩法,貼兩張gif來解說明。

我玩的時候太過著重解謎,忽略了帶著淡淡成長哀愁的故事,有點感受但沒有想太深入。寫評論前上Youtube把攻略重看一篇,預知答案全速speed run不用半小時,才懂得欣賞作者想達著遊戲想表達的意思。小孩子看見神獸充滿好奇想接近牠,所以第一章是活力的紅色。少年時活在戰火陰影中,一直沒有放棄追求神獸,第二章是代表希望的綠色。大學時想以科學之力去理解神獸,第三章是光明的黃色。成年後發現科學之路不通,轉而追求宗教心靈上的方法,所以第四章是心靈的藍色。最後第五章主角已是老年人,顏色是代表經歷人生智慧的紫色。

遊戲中不同階段的主角,會回想起少年時尋找神獸的遭遇,當然畫面中那個回憶泡,亦是解謎機關的一環。最後當主角再一次回到跌斷腿的鐘樓,回憶起五個果實的五段經歷,終於到達神獸,遊戲結束。到底神獸是什麼,每個玩家的領悟各不同,我認為這是一個關於夢想,成長和後悔的故事。

 

Mini Metro 迷你地鐵

每天搭地鐵返工返學,抬頭看到車門上的路線圖,有沒有幻想過,如果將路線圖變成一個遊戲,會如何呢?《迷你地鐵》的遊戲慨念佷簡單,你就是地鐵的計設師,要解決城市的交通問題,不過遊戲介面並非《模疑城市》或《鐵路大亨》般的立體畫面,而是非常簡潔的地鐵路線圖。

遊戲有十多個城市的關卡,你的任務便是畫路線起鐵路,連結在地圖上隨機出現的車站。車站以不同的形狀標示,不同乘客需要前住不同形狀的目的地。若果沒有列車直達目的地,乘客便要中途轉車。隨著載客量增加,你可以運用越多的資源,增加列車班次,增加車卡數目,或增建過海隧道,務求在最短時間內,把乘客送往目的地。若列車客滿乘客不能上車,在地鐵站等得太久人滿為患,便會響起警號,再不趕快解決問題,時限一到,遊戲便玩完。這個遊戲不是模疑現實中的地鐵,每個城市只有水與地的輪廓,車站位置或乘客的目的地,與現實中的地理毫無關係,地鐵的路線亦可以隨時拆掉再起,這遊戲其實是一個解謎智力遊戲。

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挑戰和特色,例如巴黎車站得別密,大板要用高速子彈火車,渥克蘭是港口要起很多隧道。每一個城市達到載客目標,便解封下一個城市,由易到難。普通模式不太難玩,一夜時間便達成全部城市的條件。隨著乘客數目增加,新的車站不斷出現,遊戲最終必定系統超出負荷完場。若果只想隨心所欲地畫路線,可以玩不死模式,乘客會很有耐性乖乖地等車。高難度模式完全是不同層次的挑戰,先要在普通模式下達成任務,才可以解封高難度模式。那些任務本身非常艱難,例如只準起一條過海隊道,只準起三條路線,又或者每條路線不準多過十個車站等。我之後連續玩了幾晚,都沒能成功解封任何一個城市的高難度模式。最叫人氣屢的是,車站的位置隨機出現,很多時間出現的位置,根本無可能乎合任務條件,在時限之內連結起來。

最讓我開心是遊戲中有香港地圖,香港地圖我玩了很多次,明白到香港的交通問題真的很難解決,香港島和大嶼山與九龍新界隔了個海,過海隧道成了地鐵流量的樽頸位。雖然地理位置與現實不盡相同,我發現在遊戲中最有效的路線,是在新界九龍興建三個環狀線,然後用支線把三環連結至香港島和大嶼山,再起海底隧道從屯門至大嶼山至香港島走直通車。

《迷你地鐵》是一個很有趣的小遊戲,簡單可愛讓人愛不釋手。

香港地圖

The Beginner’s Guide

the-beginners-guide

這個「遊戲」是The Stanley Parable開發者的新作,玩過The Stanley Parable的朋友,都會預期這個並不是一般遊戲,而是一個以FPS遊戲模樣呈現的互動體驗。說在前頭,若想感受到最深刻的體會,應該以一張白紙的心態去玩,之前不要看任何評論,不要知道任何劇透,這篇文章在這段之後也不要看去下。就憑一個信字,信作者Davey Wreden不會令你失望。找一個空閒寧靜的時間,花個半小時,一次過由頭玩尾,看會為你帶來什麼新的想法。

下文包含劇透,會重嚴影響遊戲的體驗,小心留意。

2945633-maybe+it+does,+maybe+it+doesn't.+but+does+it_+what+is+the+true+answer_

這個遊戲由很多小遊戲組成,每個小遊戲都是由作者Wreden的朋友Coda所寫。Coda失蹤了,Wreden想藉著Coda的遊戲,從2008年的第一個,一路到2012年的最後一個,去解開Coda的內心世界,為什麼他要不辭而別。若果文章能反映作者的內心世界,那麼遊戲也具同樣的表達功用。那些小遊戲全部都很支離破碎,似是遊戲實驗多於一個完整遊戲。一邊玩時Wreden的旁述一邊會向玩家解構小遊戲的內容,嘗試重組Coda在寫那個遊戲時的心理態況。

beg4

老實說,我在玩的時候,有一股十分不安,十分煩擾的感覺。我不是說遊戲的不好,而是好像是看恐怖片會驚,玩這個遊戲個心就會不舒服。我的情緒不由自主被遊戲牽引著,妨彿感受到Coda寫遊戲時的抑鬱症。這個遊戲不能用好不好玩來衡量,而是看你領悟出到什麼道理。若果要把遊戲強行分類,它是一件抽像表達主義的藝術品。它比前作更上一層樓,沖擊我們對遊戲的定義,讓玩家反思何謂遊戲,遊戲是否必定要可以玩,遊戲是否一定要有意義。你到底在玩一個遊戲,還是在感受一個遊戲。遊戲的作者,如何向玩家傳達他想說的話?何謂真,何謂假,重要嗎?還是我想得太多?

 

Portal 2

初代Portal空前成功,出續集是意料中事,2011年Portal 2再下一城,橫掃多個遊戲獎項。遊戲核心玩法依舊,打開藍橙兩度隨意門,找方法從起點走到出口。不過今次加入新元素,反射鏡,彈跳板,光橋,力場隧道,三種不同的啫喱液體,藍色彈跳,橙色加速,白色開洞,玩家要用盡物理常識去解謎。不少玩家投訢初代故事太短,這集加入大量新場景新關卡,單人任務要差不多十小時才破關,另外還有二人合作任務,不過可惜找不到人陪我玩。

關卡的難度適中,我只是其中一關要偷看攻略,不過看完我都覺得自已白痴,這麼簡單為什麼看不到。故事發生在初代後的幾百幾千年,主角從冬眠裝置中睡醒,整個實驗室變成癈墟。畫面場景比旁白更能交代背景,頭幾關重玩初代關卡,不過關卡已破爛不堪生滿植物,不知經過了多少年,很有蒼涼末世的感覺。遊戲分為五部份,組合成一個完整故事,交代Aperture Science的過去,GlaDOS的真正身份,不過主角身世依然一空白。在遊戲中額外附送的漫畫,倒有提及主角是人造人,GlaDOS造出來的實驗品。

第一部份主角睡醒後要逃出實驗室,關卡很容易,主要是讓玩家熟習操作。第二部份宿敵GlaDOS復活,主角再一次被迫參加實驗。第三部份與初代後半相似,主角走進實驗室後台,再一次要打敗GlaDOS。首三部份有個很低B煩人的人工智能Wheatly插科打葷,打倒GlaDOS換上Wheatly當電腦核心,一如所料主角一手製造了新大佬。

第四部份佔遊戲超過一半篇幅,主角掉進了實驗室最低層,玩懷舊復古七十年代風格的舊實驗,順候交代實驗室的來龍去脈。背景故事半搞笑半認真,聽下笑完算便了,反正與關卡解謎沒有直接關係。GlaDOS更變成了薯仔電池,附在開門槍上不停吐嘈,與之前的邪惡態度反差很大,為故事添加不少歡樂。最後一部份從地底回到現代,理所當然的打大佬完場。最後一戰比初代容易,值得一讚是最後一擊設計很有心思,不是這麼容易想到,但又十分合情合理。

這集雖然依舊好玩,依舊贏市面其他遊戲贏到開巷,甚至平心而論可玩性比初代更上一層樓。可是始終活在初代的陰影下,初代的理物解謎玩法空前創新,獨腳戲的說故事表達手法充滿驚喜,這集只是繼續將那些優點發揚光大。論在玩家心中留下的印像和影響,遠遠及不上首次接觸玩初代時帶來震撼。

 

Portal

Portal可說是經典遊戲中的經典,在FPS等於射擊遊戲的公式中,開創唯一的FPS智力解謎玩法。當年不記得什麼原因,玩了一半沒有玩完,剛巧這陣子Steam大減價,便買回來花幾日打爆機。雖然是2007年的老遊戲,畫面完全不覺得過時,不知是畫面已經進步到,不留心便看不出分別的地步,還是我近來常手機遊戲,習慣了手機級數的畫面質素。

遊戲的玩法很簡單,玩家操控一枝傳送門槍,可以射擊牆壁地下天花板,打開藍橙二色兩度傳送門,讓玩家從門中穿過去。每一關設有不同的障礙,玩家要利用傳送門,從入口走到出口。謎題設計由淺入深,最初的很簡單,如沒有樓梯要如何走上二樓(在一數打開一面門,在二樓打開另一面門,然後行過去),到中段要應用物理學常識,結合傳送門加慣性引力去長距離跳躍,去到後期打機械炮台,(在它地面開門讓它掉下去,或者在彈道前方開門讓它自己射自己),謎題變化多端難易適中,最難的試多幾次一定過到,非常富有趣味性。可惜遊戲短了點,若果一口氣直踩,大慨兩三個鐘便可以爆機。

解謎玩法固然創新吸引,讓這遊戲名垂千古,是其充滿黑色幽默的故事。其實也算不上是有什麼故事,只不過是人工智能GlaDOS的妙語連珠的獨白。主角參加傳送槍實驗,人工智能責負解釋實驗內容,開始時實驗很正常,後面的實驗連番出錯,先是很細微的門打不開,然後實驗室出現殺人自動武器,而實驗室本身亦出現崩壞,後台寫上很多塗鴉警告。人工智能仍然表現友善,還打趣地說實驗結果有蛋榚吃,網絡名句「蛋榚是謊言」(The cake is a lie) 便由此而起。打破十九關到達終點,等候主角只是死亡火海,而然遊戲下半部才正式開始。主角展開後台逃亡之旅,人工智能開始連環吐嘈,最後打大佬單挑人工智能本體。遊戲完結的片尾曲Still Alive同樣經典,GlaDOS的聲音實在太有性格十分突出,為不少其他遊戲,電影,電視客串玩惡搞,人氣高企。

玩完第一集,很自然接著玩第二集,行文間正與Portal 2苦戰當中。趁第一集的記憶未被第二集重寫時,要趕快把評論感想寫下來。

The Stanley Parable

xr7m60kn

嚴格來說The Stanley Parable不是一個遊戲,儘管它使用我們熟悉的FPS遊戲介面,最早版本更只是Half-Life2的mod。本質上它更像曾經流行一時的自我冒險小說,選A翻去下一頁,選B翻去另一頁,不過選項換成了畫面外的旁白,玩家可以選擇跟從旁白指示或對著幹。這個遊戲給玩家一個嶄新體驗,把打破第四面牆玩得淋漓盡致,可以說開創互動媒體藝術的先河,遊戲只是呈現這作品最佳的形式。第四面牆在小說和電影中,是指觀眾與故事角色的間隔,當故事角色忽然發現自已身在戲中,鏡頭外有人在觀看他們,繼而與觀眾或導演互動,謂之打破第四面牆的表達手法。

主角是一個生活刻板的打工仔,每天坐辨公室對著電腦做無聊的工序。有一天在他返工時,忽然發現全公司所有人失了蹤,於是他離開坐位四處查看,熟悉的公司竟然變得很陌生,暗藏著眾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膽小的玩家可以放心,這個遊戲不會有鬼怪彈出來,沒有武器亦沒有謎題,玩家只能控制主角四處走動。隨著玩家前進,旁白一邊敘述故事,若果跟足旁白照做,結局會發現整橦辨公室是個巨大思想控制實驗,最後玩家逃出實驗室,只是你真的逃脫了嗎?

下面內容有劇透,看你是那種人,有人看過無損玩遊戲的心情,有人看過玩時會很無癮,讀不讀下去,看倌自行決定。

第一個結局過後回到起點重新出發,遊戲才是正式開始,玩家可以盡情四處遊蕩,發掘遊戲的另類結局,兼看旁白因玩家不依劇本而抓狂。不得不佩服作者的創意,玩結局花得樣百出,從換身一變成另一個遊戲Minecraft和Protal,到充滿科幻意味的無限輪迴,到完全惡搞的噴火嬰兒爬行大賽,甚至有一間展覽credit的博物館。有的結局只是博君一笑,有的結局帶點人生哲理,讓玩家反思現實的荒謬。旁白是這套作品的精華,雖然玩家控制的角色不能出聲,但我玩時總覺得主角應該是與白旁在不停互相吐嘈。我最喜歡的結局是劇本deconstruct那條線,走到盡頭的空間還在趕工搭道具裝修,編劇對失控的角色完全投降,很有黑色幽默。每個結局需時不多,短至數分鐘長則十數分鐘,除了那個要四小時不停按鍵的變態結局,二個小時應該可以玩完所有結局。大部份結局的路線很易走,不過何時聽或不聽旁白爾。不過有幾個結局頗難搵入口,我也要上網看攻略才知道。如果懶玩的話可以索性看youtube,反正玩過幾結局後,自已玩與看別人玩無甚分別。

玩完所有結局後,回想最初結局的思想控制實驗,說起來角色根本從來沒有逃脫,整個作品就是作者與玩家的一場思想實驗,關機才是唯一的解脫。只不過電腦遊戲可以玩完不玩,但現實人生又是否另一場不可關機的遊戲?

Sleeping Dogs

以香港為背景的遊戲十分罕見,我一直想玩Sleeping Dogs這遊戲了。奈何我的舊電腦太慢,要等到最近換了新電腦,才有機會趁聖誕假期將它打爆機。雖然它是兩年前的舊作,不過以現今的技術看仍然亳不遜色,特別是安裝HD texture pack後,在最新的中價顯示片上運行,與新世代的PS4或XBOX One的畫面水準差不多。若果要用一句說話來形容這個遊戲,它是香港無間道古惑仔版的GTA。

大慨這遊戲最吸引的地方,是極具香港土地色息。始終這是外國遊戲,對白主要是用英文,但中間會夾雜「仆街」「燃樣」「屎忽鬼」等十分傳神的地道廣東 話詞語。街上警察會叫你「差人,咪郁」,打古惑仔時他們會用正宗粵語粗口問候你老母,街上行人的背景對白全是廣東話,十分生活化的內容,駕車時的收音機會 播中文歌,還有很搞笑的中文廣告。畫面上很努力的營造香港的感覺,路上有我們熟悉的香港的士,警車,小色,電車等,兩旁甚至看到會展中心,中銀大廈和立法 局。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地圖並不是真正的香港,地圖只是一個不算太大的島,只有北角,香港仔,中環和堅尼地城四個地區。遊戲中的地名叫北角,但看起來似旺角 彌敦道的霓紅招牌,和油麻地的廟街夜市,葵涌貨櫃碼頭搬了去堅尼地城,香港仔倒有避風塘和海鮮舫,海鮮舫更最後一個任務的決戰場所,完全乎合鬼佬對香港的 典型印像。順帶一提陳冠希有份配音,他配主角的好朋友,電台音樂中應該也他的rap歌,而我肯定電台音樂有一首農夫的rap歌。

 似廟街的北角夜市

 香港的士

 香港警察

遊戲的玩法與GTA基本上大同小異,同屬於open world類型的遊戲,玩家在地圖上接不同任務,故事主線隨著任務完成發展下去。這遊戲與GTA最大分別的地方,是GTA側著重槍戰,但這遊戲的槍戰和格 鬥戰佔同樣比重。有很多任務不能使用槍械,而在非任務時槍聲會引來警察。格鬥戰的玩法有點像以前經典遊戲Spike Out,主角一個人要打一大群敵人,控制方法是按combo出招,並要把握時機按反格,更可利用環境來殺人。隨著故事發展主角會學習新的招式,有中國功夫接招過招的 特色,並不是獨沽一味的打拲腳交。至於槍戰玩法則很大路,唯一特別之處是學吳宇森的槍戰美學向港產片至敬,當主角飛身時會變慢動作鏡頭,讓玩家可以一口氣 擊倒多名敵人。遊戲中還有賽車任務,不過與GTA的賽車分別不大。

 塞敵人個頭落冷氣機斬頭

故事內容集港產片公式之大乘,主角是警方混入「新安義」的臥底,從最底級古惑仔做起,步步高升去雙花紅棍,其間又會暗中幫警察手去偵破懸案。及後「新安義」的龍頭大佬被殺,「新安義」與「18K」兩大黑幫火併,黑幫內不同勢力爭做話事人,黑警介入黑幫爭鬥之中。白黑的界線變得蒙糊,主角情義兩難,一方便要替被殺的兄弟報仇,另一方便又導要守警察職責,最後更遭黑警上司出賣,向黑幫內的敵對勢力通風報訊爆其臥底身份。不過始終這是個遊戲,不論面對什麼困難,主角都能以一敵百殺出重圍。其實主角咁好打,洗乜做無間道臥底,警方派他一個人單挑全港黑幫,把黑幫從上到下殺過一個不留就好了。除了打打殺殺的任務,還很多元化的任務配合故事發展,從當大佬阿嫂司機陪她購物,到約女仔去街玩自拍玩飛車,到潛入敵方大佬家中報逆風水陣破他運氣,連玩跳舞機式的唱卡拉OK任務也有。

無間道古惑仔的主線不算太長,我大約用了三十多小時便打爆機。不過若果玩完還不夠喉,這遊戲有附費下載的新任務。新任務設計很有想像力,盡用香港這個背景,有萬聖節特別篇,七月鬼門關開,主角要打彊屍打鬼王,有挑戰少林寺武僧,還有李小龍的死亡遊戲,主角被邀請去荒島參加格鬥大賽。香港人玩香港遊戲倍感親切,若果喜歡GTA類型遊戲的朋友,更加不能錯過。這陣子對香港警察不滿的黃絲們,更加要玩這個遊戲洩憤,因為在遊戲中玩家可以盡情屠殺香港警察,甚至有個任務要炸了成間差舘。

Plants vs Zombies

讀書時代我是標準的電腦遊戲迷﹐可以通宵達旦不眠打機﹐連續曉課兩星期只為求過關爆機。現在年人老了時間越來越少﹐加上家中的電腦己多年前買的古舊機﹐聽歌看戲上網還勉強可以﹐但應付不對最新遊戲的硬件需求﹐讓我早已遠離電腦遊戲的世界。想不到最近我卻沉迷上《植物大戰喪屍》這個小遊戲﹐讓我重拾當年打機打到天昏地暗的樂趣。

《植物大戰喪屍》的遊戲十分簡單﹐每關只有一個平面畫面﹐完全不需要強勁的繪圖卡﹐可是卻令我嚴重上癮。遊戲一關接一關地玩下去﹐要打完全部關數才能夠放低下來。遊戲內容一如其名﹐玩家用植物去保衛家園﹐對抗入侵的喪屍。喪屍從畫面右邊出場﹐一路向前移動﹐玩家要在屋前的花園用植物佈防﹐去消滅沿沿不絕來犯的喪屍。這是一個很傳統的策略遊戲﹐不同植物有不用攻擊或防禦能力﹐玩家必需作出適當配合﹐去抵抗各類不同喪屍。若果喪屍安全抵達家門便game over﹐遊戲會出播一聲慘叫﹐打出字幕說喪屍吃掉玩家的腦袋。

遊戲畫面

遊戲有三個場地分日與夜總共六版﹐開始時要保衛前園﹐接下來要是有游泳池的後園﹐最後是要用花盆才能種植物的屋頂。日間與晚上有不同喪屍出沒﹐關數越高喪屍能力越強﹐不過玩家殺死喪屍可以贏取金幣﹐用來購買新品種的植物增加兵力。這個遊戲十分耐玩﹐除了過關的故事模式外﹐還有很多從主遊戲變化衍生的小遊戲﹐可以贏取額外的金幣。故事模式的主遊戲不難玩﹐很王道的佈重兵以軍力取腦便萬無一失﹐被喪屍溜進屋吃掉腦袋﹐也只是自己大意不小心。有些小遊戲可很傷腦筋考智力﹐要像解謎般明白那關喪屍的特性﹐再針對其弱點挑選相剋的植物組合配搭﹐才可以順便過關。最有趣的小遊戲是角式倒轉﹐玩家要控制喪屍﹐敵人變成了植物。

經過一個多星期的努力﹐在工作外差不多所有時間供獻了給這遊戲﹐我終於打爆機完成所有關數和小遊戲。不過遊戲並不是就此完結﹐玩家還可以再次挑戰故事模式和所有小遊戲﹐電腦也會隨著局數增加喪屍的難度。其實遊戲不一定要大製作才好玩﹐有時候很簡單的遊戲也會有讓人著魔的魅力。

Machinarium

很欠沒有玩電腦遊戲了。以前學生年代會打機打通宵﹐現在卻對電腦遊戲完全喪失興趣。近年的熱門遊戲我完全沒有玩過﹐人老了沒有這麼多時間去玩遊戲﹐完成一個故事性的遊戲要幾十小時﹐玩網上遊戲也要花大量時間練功﹐不然只有被宰的份十分無趣。

Machinarium是一個解謎為主的遊戲﹐控作簡單不需任何練習﹐遊戲長度只是數小時﹐而且連續性不強可以空閒時才玩數十分鐘﹐非常適合玩遊戲純為消閑的玩家。這個遊戲令我回想起多年前的Space Quest或King Quest系列的典經冒險遊戲﹐玩法也是大同小異。玩家用滑鼠操控主角行走或拿起物件﹐在畫面中找出過關的線索﹐每關不同的智力小遊戲串連起成為一個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很可愛的機械人﹐他的任務是要保護機械城﹐和救出被壞人找去的女朋友。畫面全用很精緻的手繪卡通﹐在這3D泛濫的年代別有特色風味。配樂也很柔和悅耳﹐玩遊戲時不停聽著也不覺悶。最得意是遊戲完全沒有對白﹐玩家只需看圖會意。遊戲中的謎題有難有易﹐有些是考玩家觀察力﹐能不能看出畫面的暗示。有些則是純推理題﹐對於我來說是小菜一碟。最有趣是考玩家的聯想能力﹐看看能否天馬行空地使用道具解開謎題。我可以解開大部份謎題﹐不過有一兩個太難解沒有心機玩﹐於是便出貓偷看攻略。

遊戲開發者是捷克的一間小公司﹐遊戲十分低技術完全用flash製作﹐但榮獲多項去年度多項遊戲大獎。這個遊戲證明了一個好遊戲﹐不需要華麗的3D畫面﹐也不需要高技術的運算程式﹐甚至不需要有創新遊戲介面﹐亦不需要巨額的開發成本。回到最基本做好故事劇本和遊戲的可玩性﹐便已經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好遊戲了。

Homeworld 2 萬艦齊發2

homeworld 我也好久沒有玩電腦遊戲了﹐對上一個玩的遊戲已是多年前的三國誌十﹐想不到「萬艦齊發2」這個三年前的舊遊戲﹐竟然讓我重溫打機的美好時光。即時戰略遊戲「萬艦齊發」第一代在九九年推出﹐是首個凝造出太空艦隊間戰爭氣勢彭拜的遊戲。當年憑著突破性的畫面﹐引人入勝的科幻故事情節﹐以及創新的3D即時戰略操控介面﹐成為那年度最佳評價的遊戲。「萬艦齊發」第二代變化不大﹐只是改良第一代的遊戲引擎﹐並加入一個全新的故事。本來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續集﹐不過由於這個遊戲是屈指可數的太空戰略遊戲﹐成為很多科幻系列擁躉私下改良的對象﹐把遊戲中原本的船艦換成喜愛科幻系列中的船艦。在網上流傳的改良版本眾多﹐有「星戰大戰」﹐「高達」﹐「超時空要塞」等等著名的科幻系列。我原本只是好奇下載了「高達」的改良版來看看﹐結果開啟後一發不可收拾﹐要完成單人故事模式方肯罷休。

第二代的故事很普通﹐主角的母星受到外星人攻擊﹐基地的新型太空戰艦及時逃出﹐要去尋找上古文明遺留下來的超級武器來扭轉戰局。前後總共十五個任務﹐任務內容不外是在地圖上搜集資源﹐興建更多的太空船擴張軍力﹐消滅地圖上的敵人。當然不同的任務有不同的變化﹐大至上也是即時戰略遊戲的基本模式﹐在時限內防衛敵人進攻﹐拯救受攻擊的友軍﹐護送特別任務小隊到指定地點﹐當間碟潛航偵探敵軍﹐登陸搶奪敵艦等等。同樣例牌地隨著任務的發展﹐玩家可以建造更多種類和火力較大的船艦。與其他即時戰略遊戲不同之處﹐就是每個任務完成後﹐玩家可以帶著所有部隊去下一個任務。因此每一個任務也要小心運用艦隊保存兵力﹐船隻的生存率足以影響下一個任務的成敗。

這個遊戲的賣點是艦隊戰﹐顧名思義艦隊是這個遊戲的中心。一個隊艦隊有各類不同的船種﹐每種船艦必需要互相緊密配合﹐取長補短才可以發揮最大戰力。戰鬥機轟炸機要依靠航空母艦作補給﹐空母防衛力低要依靠護航艦保護。驅逐艦的主炮火力強大是護航艦的剋星﹐可是面對靈活小巧的轟炸機卻束手無策。基本規則是火力越強﹐越難命中細小目標﹐裝甲越厚﹐則行動越慢。玩家要因應戰況而採取適當戰略﹐大炮巨艦主義不一定行得通﹐在正面以火力硬碰只會落很傷亡慘重的下場。面對兵力比自方強大的敵軍﹐孫子兵法中的分而攻之是最有效的戰略。先集中火力攻打一點拉開距離﹐以空間換取時間﹐讓我軍在每次遭遇戰有壓倒性的兵力。當消滅一隊敵軍後馬上作維修作業﹐趕在下一隊敵軍到達前回復最佳狀態。在其中一個任務中﹐我軍就用這個戰略﹐以三艘驅逐艦的兵力﹐戰勝敵軍逐一投入戰場的十艘驅逐艦。引誘敵軍追入報滿地雷的陷阱也是一個很有效的戰略。我最得意的那場戰役﹐是先引誘敵軍的戰機群離開驅逐艦﹐讓他們追擊佯逃的我軍時中伏擊全滅。我軍火力不夠的艦隊停在驅逐艦射程之外﹐讓沒有戰機護航的驅逐艦為轟炸機隊的最佳靶子。

這個遊戲最吸引之處﹐就是讓遊家指揮一整隊太空艦隊作戰。那一個看過「銀河英雄傳說」的朋友不會幻想自己是楊威利﹐指揮著第十三獨立艦隊在太空與帝國軍決一死戰。「萬艦齊發」正好讓玩家滿足這個心癮﹐事實上戰鬥時槍彈橫飛的畫面與「銀英傳」也有幾分相似。 遊戲畫面雖然華麗眩目﹐但只是起初幾任務會留意。到了遊戲中段後幾百艘船的艦隊交戰﹐我也沒有空閒去欣賞那些3D效果。遊戲畫面切換成最多資訊的介面﹐地圖放大至每隻戰艦只剩下一個小點﹐好讓我在最短的時間內可以作最多操作。也許在前線的戰艦正在浴血火併﹐但我已看不到艦身爆炸的火花﹐我看到的只是一個個的數字﹐告訴我雙方戰艦的生命值還剩多少。其實現實世界的戰爭也都是這樣﹐坐在指揮部的將領看不到士兵的面孔﹐只剩下戰述地圖上抽像的符號和數字。那些將領本身不是冷酷無情之人﹐只是必需要把士兵的人性抽離﹐簡化為地圖上加或減的數字﹐才可以有效率地指揮龐大的軍隊去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