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0﹐展望2011

還有不到三個小時﹐2010年便成為歷史﹐2011快將來臨。在這個時刻要靜心下來﹐檢討過去一年的成績﹐計劃來年有什麼計劃。

先說說這個blog﹐懶寫blog已經不是最近的事情﹐這個blog現在只勉強維持著寫書評影評。曾經說過豪言裝語﹐每天也要風雨不改地寫文章﹐藉口是工作太忙﹐晚上也要開會沒有時間寫﹐實情是想不到可以寫什麼﹐便索性不想不寫。這年發生很多值得評論的時事新聞﹐我一件也沒有談論過﹐只是覺得說了也沒有新意﹐不過是重覆別人說過的評論。很想在知識上裝備好自己﹐才重出江湖寫些有分量的文章﹐不過只是乾說著﹐還未開始有什麼行動。中國哲學方面﹐已經說了很多年﹐要看完家中全套蔡志忠中國古典文學漫畫﹐已經不苛求看原著了﹐只是連看漫畫也提不起勁。另外西洋哲學方面﹐很想整理一份政治和道德哲學中﹐左派和右派哲學家的書單﹐集中閱讀正反雙方的論據。看見香港那些政治評論家﹐所謂的名人學者識少少扮代表﹐便亂拋書包鬼扯一通﹐真想擁有下筆手起刀落的功力﹐不過那可先要下一翻苦功進修。

2010年也不是一事無成﹐終於的起心肝考了PMP試﹐學懂一大堆Project Management的Jargon﹐可以扮懂Project Management外﹐用高層的語言和高層溝通﹐拿了個PMP牌沒有大用處。反而叫我更高興的事情﹐我竟然考到了二級滑雪教練的資格。原本打算今年考滑雪領隊的入門試﹐剛剛看了課程的時間﹐才發現錯過了報名日期﹐原來一季才開兩班﹐今年時間夾不到﹐只好留待明年才學罷。暑期時去上了IPSC課﹐拿了個IPSC黑章資格﹐今年要打多些比賽﹐看看自己的排名如何。現在一場比賽還未打過﹐不知道我的成績是什麼級別。未來努力訓練﹐希望幾年後會達到A級的水準﹐雖然年紀大才學玩肯定做不了槍王﹐但行出來也不會太失禮。說了很多年要考獵牌﹐已經買本考試課本﹐也不知道有沒有改版要再買過﹐今年夏天找時間考吧。去年只修了一科哲學課﹐今年一定要繼續進修。讀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放底課本太久﹐躲性又要讓人不想返學。不過上課時間是個難題﹐很多上課時間方便的課已經讀了﹐想讀的那些科時間又不適合﹐見步行步有什麼便讀什麼罷。

在閱讀方便﹐今年只看了十五本書﹐比去年的二十二本書少。小說﹐流行非小說讀物與學術性書藉﹐個樣所佔的比重也差不多﹐看書多元化比較健康。這次去印度和回香港﹐買了很多書足足有10kg﹐恐怕來年要加把勁﹐才能清除家中未閱讀的書。今年買了個新電話﹐有mp3播放功能﹐要上下班途中要多聽點錄音書﹐每天大約有四十分鐘﹐一個月下來也可以聽完一本書。今年只看了五套動畫和兩套漫畫﹐跌幅比去年的十二套和前年的二十二套更大。我發現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新番動畫不能吸引我的興趣﹐我最愛看機械人和科幻動畫﹐但過去一整年好像沒有什麼認真的機械人作品。今年看了兩套無記劇集和兩套日劇﹐這個數字差不多了﹐反正無記劇集也沒有什麼好貨色﹐久不久看看以免太過脫節。電影看了十八套﹐比去年的二十二套﹐和前年的四十套大幅減少。今年只是出差時坐飛機時﹐才有空一口氣連看多部電影。其實如果可以一個星期看一套電影﹐那就十分理想了。很多年沒有玩遊戲﹐今年卻一口氣玩了四個遊戲﹐當然是打爆機才計算。大慨家中忽然多了部Wii﹐買了新電腦又可以玩舊PS2遊戲﹐積壓了很久的遊戲癮一下子爆發出來。音樂仍然有聽﹐但已經放棄了寫樂評﹐聽歌也不過是左耳入右耳出﹐是駕車時有點聲音不用太靜罷了。唯一留下印象的新歌﹐就只有林二汶的愛你枕邊暖。

夏天時去了加州迪士尼﹐聖誕前也去了台北玩﹐可惜兩次旅程都是匆匆忙忙﹐未能悠哉悠哉地享受旅遊。不知道明年會去那兒旅行﹐我對旅行倒沒有太大所謂﹐反正我對於異國文化什麼的興趣不大。倫敦﹐東京﹐北京和上海﹐是四個我最想去看看的城市﹐我不會抗拒渡假性質的目的地﹐但去落後地區看風土人情就可免則免了。不過來年有一點幾乎可以肯定﹐就是我又會出差去印度。去印度是件苦差﹐唯有好處是可以路過香港探親戚朋友﹐但過去三年已經路過六次﹐連我自己也覺得返香港返得太密有點悶。如果公司的上海分店開得成﹐不用去印度改去上海﹐倒是會很好玩。

總結2010的成績﹐我給自己評分乙級﹐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明年目標﹐多閱讀﹐多思考﹐多寫文﹐減少浪費時間﹐尤其是看無聊的網頁﹐有時間不如拿來看多點Economist和IEEE Spectrum。

復仇

最近看了很多套港產槍戰片﹐先後看了新舊兩套「槍王」﹐還看了杜琪峰槍手三部曲最後一部的「復仇」。第一部「槍火」曾經是我認為最佳的港產槍戰片﹐可是三部曲卻一部比一部差﹐一部比一部爛。第二部「放逐」故事不怎樣好﹐但至少還有可觀的槍戰場面看。這套「復仇」只剩下賣主題點子﹐如果復仇的人失憶了﹐那仇恨還存不存在﹐但完全沒有把主題好好地發揮。故事倒也算了﹐電影的致命傷是槍戰不好看﹐兼中間太多文戲悶場﹐杜琪峰只顧著玩影像玩鏡頭﹐而忘了動作片的靈魂﹐首要繄張刺激一氣呵成。

上部集的殺手五手組﹐今集只剩下黃秋生﹐林雪﹐林家棟三個﹐還了個法國過氣歌手Johnny Hallyday﹐不過他的演技實在不感恭維﹐口木木面好像不懂演戲。據說這個角色﹐原本打算找老牌殺手影帝阿倫狄龍來演﹐可惜他老人家推了不拍﹐不然電影應該會有更多火花。「復仇」作為一套槍戰片﹐可謂完全不合格﹐等了半個小時才有第一場槍戰﹐幾乎悶到我睡著了﹐要不是頂著槍手三部曲的大名﹐我早就關機不看了。

電影只有三場槍戰﹐但全部也處理得不乎期望。樹林之戰﹐只見人影橦橦﹐眾人胡亂開槍﹐完全看不清楚在發生什麼時。垃圾場之戰有點看頭﹐眾人拿廢紙磚推來推去﹐當作盾牌來用﹐可算是神來之筆﹐可惜這場戲不免有點多餘。殺手三人組枉死垃圾場﹐全是黃秋生有勇無謀之過。先不說為結交才不過數天的新朋友﹐ 拍心口講義氣得罪自己的米飯班主﹐那也勉強可以說劇情需要而無視合理性。明知任達華是黑幫大佬﹐就不要與他正面衡突。當任達華打電話告之賣魚三兄弟藏身之處﹐就不要急著殺上去黑市醫院﹐大可以在樓下伏擊他們﹐這樣便不怕暴露身份了。之後隨便找個藉口﹐說來遲了救不到他們﹐回澳門後走近任達華身﹐要殺他可謂易如反掌。天下間那有殺手會告訴目標﹐我要過來殺你了﹐讓目標有所防範﹐甚至來先發制人﹐出師未捷身先死呢。

法國佬整套戲都是行行企企﹐最後一場為笨蛋三人復仇﹐總算臨完場前做點事。在澳門街頭追殺那段﹐完全看不出法國佬﹐身為退休頭號殺手應有的身手。只見他在開主角威能﹐槍林彈雨間在路中心慢慢行﹐敵人子彈都竟完全打不中。同樣都是無視合理性﹐「放逐」最後那場酒吧大戰﹐至少打得燦爛好看。「復仇」實在叫人失望﹐特別是看完「槍王」後﹐對比該劇超真實的槍戰場面﹐我不禁問句杜Sir到底在搞什麼﹐難道他忘記了怎樣拍槍戰嗎。

鎗王之王

今年開始玩IPSC實射擊比賽﹐自然留意有關IPSC的電影﹐首選自然是多年前張國榮的「鎗王」。今年上映續集「鎗王之王」﹐由古天樂和吳彥祖兩大型男主演。雖說是「鎗王」的續集﹐但共通之處只有兩位主角都是IPSC槍王﹐和上集主角方中信客串出場。

不要被這套電影的海報誤導﹐這套不是槍戰片﹐而套扮有腦的鬥智片。槍戰場面少得可憐﹐真正的戰場只有開場古天樂時﹐在天橋與劫匪駁火﹐連最後的槍戰也只是幻想場面﹐期待火爆場面的觀眾肯定會失望。雖說電影就只有一場槍戰﹐但槍戰的處理卻很真實。其他港產片中常見一槍打爆架車﹐再炸爆到整架車飛起不復見。取而代之是子彈射穿車門﹐再射死躲在門後的劫匪﹐這才是子彈的真正威力。以前看過槍械的記錄片﹐其實就算用機關槍掃射﹐也不會整架車爆炸﹐那只是電影過份跨張的特技效果。

「鎗王之王」上半部十分出色﹐拍得最好是那場法庭戲。有機會可以開槍打壞人﹐是每個玩槍發燒友心底的秘密慾望。古天樂打完比賽﹐回程途中遇上解款車劫案﹐為救警察開槍殺死了劫匪﹐卻被吳彥祖按本子辨事控告謀殺。不過實在沒有理由可以脫罪﹐自衛殺人只限於解除對方的威脅﹐戲中古天樂明明先射中劫匪的腳﹐已經令劫匪喪失攻擊能力﹐他走上前補多槍送他歸西﹐那就是不正當使用武力﹐足以構成謀殺罪了。反而像「鎗王」中張國榮般﹐在對方還持槍時便一槍爆頭﹐那才是正當的自衛殺人。

可惜故事下半部急轉直下﹐那個偷債卷計畫得啖笑﹐杜文澤沒有腦﹐跑去醫院殺人也算了。想不到古天樂也同樣無腦﹐那有壞人笨到自己把案發真相講出來﹐枉費之前還塑造他成為高智能罪犯。古天樂明明沒有足夠證據入罪﹐偏偏跑去醫院再次殺人自投羅網。杜文澤第一次殺警察不死﹐按常理警方也會加派人手保護﹐趁有時間當然是走佬。劇本最不通的地方是放火燒銀紙﹐就算是順編號的賊贓﹐銀紙就是銀紙﹐而且是最容易脫手的美金。打劫時還稱兄道弟﹐為救老友槍擊劫匪﹐調轉頭便殺人滅口。就算是起了殺意﹐燒車藏屍也馬虎求其﹐警察沒有足夠證據也真是神奇。電影好似好有腦﹐其實好白痴﹐白白浪費電影的星級陣容﹐還是舊的那套「鎗王」好看。

不知道開場那場IPSC比賽﹐是拍電影絕萃虛構還是真正的比賽場地。那豪華級的比賽場地真叫人羨慕﹐有巴士有爛車作障礙物﹐我們這兒的比賽場地只有爛木板﹐如果有機會在香港打IPSC便好了。

機動戰士高達00劇場版

有些電影明知道爛﹐也會心甘情願去看﹐最多看完才破口大罵﹐誰叫我是個標準的高達迷。在預告中得知今次高達00劇場版打外星人﹐便已經心中暗叫不妙﹐看了網絡上老一輩高達迷一面倒的評論﹐ 也不用我再多費唇舌去落井下石。既然預了會失望﹐我觀看時已調整好心情﹐不把這它當作高達看待﹐只當它如ID4般機械人打異形來看。本來當它是高達已經夠差﹐當它是普通科幻片來看﹐同樣依然不合格。幸好那邊廂還有高達獨角獸OVA﹐支撐著高達這塊金漆招牌。

我是UC軍武派的高達躉擁﹐喜見高達00第一季嘗試走回寫實風格﹐奈何第二季不敵市場壓力﹐退化回命種那些耍師賣玩具主義。這次史無前例高達打外星人﹐激起了新舊高達迷的辯論﹐去介定什麼才是高達的定義。我用的定義很寬鬆﹐白藍二色機械人﹐頭上頂著兩支天線﹐便可以叫高達﹐不用深究什麼富野主義﹐反正也是賣玩具的廣告。不過以就算用賣玩具的定義﹐這套00劇場版仍然是強差人意。四台主角機出場時間極不平衡﹐大部份時間只是Lockoff的個人騷﹐橙機則全程飛機型態作戰﹐最後幾分鐘才變身機械人﹐新肥仔高達樣還未看清楚便掛了﹐剎那的OOQ號稱最強高達﹐不過槍也沒有開過多少發。畫面眼花暸亂﹐完全看不清打什麼﹐只知道每隔十幾秒﹐便會罷定鏡高達讓耍師。

打外星人不是問題﹐以一敵百也不是問題﹐看看人家超時空要塞﹐空戰場面清楚利落﹐又有飛彈芭蕾舞。同樣也是外星人海戰術﹐這套則好像打紙靶人般﹐完全不能表達以寡敵眾﹐在絕望下哲死保衛地球的迫力﹐我甚至感得那些爆炸場面﹐與作戰本身有很重的不違和感。以前的高達作鬥好看﹐其一是因為宿敵對決的元素﹐打大佬一對一決勝負。這次最終戰變成打蒼蠅﹐那些沒有臉孔的外星雜魚﹐不論殺多少也不能讓人熱血起來。全套戲最好看的一場﹐竟然是開場時剎那救王女﹐駕駛Flag以一敵三﹐那之後所有打鬥場面很悶。打成千上萬的外星雜魚其實不是問題﹐只要角色心態描寫得好﹐也可以做出Gunbuster二萬年之約的經典。可惜這次角色平面乏味﹐之前電視版舖排了兩季的高達四子﹐完全變成沒有性格的紙板人﹐反正只是高達需要機師﹐隨便找個什麼人也行。反而丑角不死男﹐路人沙慈﹐也比高達四子更加搶戲。

雙爐高達變超級聊天室﹐鬼扯的人與人互相理解﹐第二季已經批評過也都算了。剎那要與外星異形互相理解﹐可是觀眾完全不理解他們互相理解的什麼﹐難道外星人母艦變了躲花便能解決星人的生存問題。退一萬步說剎那真的與外星異形互相理解﹐這次的外星侵略戰殺了七成士兵﹐完全是因為天人那個工程師大叔偷懶之過。已經有二年時間給他慢慢做00Q﹐還要拖到最後關頭才弄好。如果一早與外星人連觸時﹐有00Q可以打得通電話﹐電影三十分鐘便可以完場。

最叫人失望是結尾﹐竟然沒有交代劇中各人的結局﹐在播字幕時加幾張硬照也懶。字幕後加插剎那與王女婆婆重遇﹐第二季剎那不是和粉紅髮成一對嗎﹐全靠粉紅髮剎那才可以起身趕去打電話﹐怎麼最後路人王無端端當上女主角。小女孩向人妖示愛又沒有下文﹐比利忽然跑了個女朋友出來﹐那皇小姐如何是好。

開場時沙慈看那齣戲中戲﹐新政府美化天人的宣傳片﹐搞不好比也現在的內容更好看。至少有高達戰隊合體劍必殺技﹐大戰第一季大佬金色吉姆。

The Tournament 殺手錦標賽

坐長途飛機的意外收獲﹐便是看到一些平常絕不會看的電影。「殺手錦標賽」是很典型的B級動作片﹐英國電影公司的小成本﹐橋套有咁老土得咁老土。話說每七年便有個殺手大逃殺﹐三十個全球最頂尖的殺手﹐聚集在一個不知名的城市﹐只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勝出者可以獲得一千萬美元獎金﹐當然背後少不了有班富豪打賭下注。這類沒有故事沒有明星又名不見傳的電影﹐老實說下載來看也是浪費時間﹐不過坐長途機睡不著﹐看這電影倒睜著眼也能讓腦袋休息。

不要期望這電影的角色有什麼深度﹐主角是醉酒神父誤吞追蹤器墮入戰場﹐幸運地遇上好心好人的美女殺手﹐不單不殺他還拼命保護他。還有上屈冠軍愛妻被殺﹐今屈回來找出兇手復仇。片中的打鬥場面限於主要角色﹐三十名殺手大部份只有名字﹐鏡頭一轉便被殺從排行榜除名。不過那打鬥場面可謂交足功課﹐先來小菜幾碟讓女殺手大顯身手﹐法國佬在鬧市跳來跳去追殺神父﹐德州佬在酒吧混戰大開殺戒﹐與及尾段運油車追雙層巴士﹐均做到緊張刺激精彩萬分。槍戰和拳腳場面血惺﹐沒有用時下流行的慢鏡暴力美學﹐也沒有扮藝術電影把鏡頭左搖右擺﹐只是清清楚楚把動作拍攝出來﹐很傳統八十年代動作電影的風格。結局非常公式﹐好人有好報﹐惡人有惡報。女殺手與冠軍對決﹐女殺手打輸了但死不去﹐冠軍找出賭局的幕後黑手﹐以自爆同歸於盡落幕。

純萃娛樂不必認真﹐反正對故事也沒有任何期望。要吐嘈的話﹐這電影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可以吐嘈﹐隨口說兩句吧。殺手可是專業人材﹐要訓練一個殺手可不便宜﹐每七年清除行裏最頂尖的高手﹐那有這樣做生意的道理。大逃殺遊戲的獎金也未免太低了﹐以那些殺手的技能﹐夾份走去搶劫班有錢佬的賭本﹐回報與生存率應該比參加遊戲高。自爆追蹤器看似高科技﹐竟然可以很兒戲隨便挖了出來。那個法國佬最有頭腦﹐把追蹤器挖出來﹐便敵在明我在暗﹐本來甚有勝算﹐何必勉強要正面交鋒﹐落得被女殺手決解的下場。女殺手好心救神父﹐要帶他逃離遊戲笵圍﹐正好指出這個這戲的破綻。正所謂鹬蚌相爭漁人得利﹐其他人整天在打生打死﹐女殺手在解決最初那幾個人後﹐便一直安安全全躲到最後那場大戰。如果不是冠軍打德州佬時身負重傷﹐女殺手又會這麼容易死不去。

這套電影除了看血肉橫飛外﹐女主角Kelly Hu胡凱莉是本劇的另一亮點。她有點楊紫瓊的影子﹐看資料知道她是選美出身﹐有跆拳道黑道資格﹐在戲中的身手不錯。可惜多年來星途浮浮沉沉﹐主要拍電視劇當大配角。今次有機會擔正做女主角﹐希望她能夠憑此片突破戲路﹐位例荷里活的動作女星。

東之伊甸 Eden of the East

近年日本動畫像一潭死水﹐每季總是充斤著廢萌或低齡向﹐旨在賣商品賺錢的動畫。偶然遇到有好故事的作品﹐大都是改篇漫畫或輕小說之作。幸好過有曾製作「攻殼機動隊」的I.G.Production﹐還會不惜工本﹐製作水準一流的動畫﹐是零九年播出的「東之伊甸」﹐還有老牌樂隊Oasis唱主題曲。除了作畫質素比媲電影﹐最難能可貴動畫的原創劇本﹐故事充滿懸疑性﹐層層遞進解開謎團。各樣元素掌握恰到好處﹐浪漫幽默緊張刺激一應俱全﹐男女主角發動那些閃光彈﹐亦十分浪漫感人﹐這大慨是零九年最佳劇本的動畫。電視版總共十一集﹐還有兩套劇場版﹐第二集劇場版一零年才上映﹐還要等DVD和字幕組翻譯﹐現在看完整個故事才寫感想。注意下文有劇情﹐未看動畫的朋友慎入。

動畫的名字「東之伊甸」﹐是劇中映像搜尋器的名字﹐有點像超級Google Googles﹐不過搜尋器和它的設計者並不是本劇的主角﹐他們倒是很稱職的配角。雖然這動畫沒有打算賣萌﹐但女主角森美咲和配角小咪﹐臉蛋可愛度滿點﹐我認為是零九年最萌的動畫女主角。萌除了胡亂堆切出來的屬性﹐更重要是人物有真實感﹐才能讓觀眾喜愛她們。其他配角也讓觀眾留下深度印像﹐內褲男這個角色可謂經典。

故事第一集已經別開生面作開場﹐裸體失憶的主角瀧澤朗在白官前與女主角相遇﹐及後來情劇逐點逐點慢慢披露﹐不小心的星期一飛彈襲擊東京﹐可以下達任何命令的萬能手機﹐兩萬隱蔽青年失蹤事件﹐一百億日元改變日本的生存遊戲﹐一直吸引觀眾追看下去。中段變態女殺手一段﹐兩個Selecao鬥智鬥力﹐結局卻出人現表。尾段揭發六十枚導彈的陰謀﹐祼男喪屍大鬧商場﹐以Air King指揮戰機擊落導彈﹐為電視版作出華麗完滿的落幕。劇場版的劇情有點混亂﹐我從頭到尾把「東之伊甸」重看一篇﹐才看到劇本的精心安排。

其實這個拯救日本的遊戲可以說是失敗﹐大部份參加者只是拿一百億來做自己想做的事﹐要靠一百億來拯救日本也實在不夠。只有一號和九號的主角﹐才是真心想去贏出遊戲。最早退場的四號把錢獨吞遠走高飛﹐三號淑子與遊戲主腦亞東才藏相識﹐不過她看似沒有野心去改變日本。二號差不多沒有參加遊戲﹐在劇場版時給瀧澤影響﹐幫助他坐上日本首相之位。五號的醫生把錢用在起醫院﹐十一號變態女殺手﹐只是拿錢來把切咸濕佬的小弟弟。十號雖是飛彈襲擊的主腦﹐但他只是想摧毀舊世界﹐沒有想到如何建立新世界。六號在劇場版是個小變態﹐不知何解死咬著瀧澤不放﹐而七號和八號則完全沒有過出場。一號拯求日本的方法﹐便是要取代Mr. Outsider﹐成為全日本幕後最有影響力的人。如果萬能秘書Juiz能夠做任何事﹐那製造Juiz的Mr. Outsider更是無所不能。

瀧澤為找到贏出遊戲的方法﹐自願抹去記憶重新出發﹐把賭注下在未知的可能性。他雖然自嘲像Broune Identity﹐但他不只是要找回記憶還要向前看﹐以失憶來放下過去的思想包伏﹐思索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瀧澤最初只是處於被動﹐他知道十號飛彈襲擊計劃後﹐召集二萬家裏蹲去疏散民眾。在第一次失憶後﹐他還只是被動地防止飛彈襲擊再次發生。真正的改變是他第二次失憶﹐Juiz的造王計劃是把他推上去當首相﹐但當上首相也不過是眾勢力的扯線公仔﹐還是不可能有什麼作為。最終瀧澤把拯救日本的責任﹐發還給一億日本市民﹐讓每一個人都背負起改變日本的責任。電影的最後一幕﹐瀧澤找到了駕的士的Mr. Outsider﹐他不單只是要賞一記拖鞋﹐更重要是他知道﹐在Juiz背後的亞東才藏﹐才是真正有能力改變日本的人。雖然過程和結果不同﹐但瀧澤和一號的方法卻殊途同歸﹐只是一號從上而下的方法不可行﹐瀧澤從下而上的方法卻做到了。

打擂台

近年因「葉問」興起一陣功夫熱﹐港產片和華語片便一窩蜂開拍功夫片﹐可是大部份只動作可觀﹐影片內容卻言之無物。。在這陣功夫熱當中﹐有一齣電影卻反行其道﹐打著功夫的招牌﹐反轉功夫電影的公式﹐在眾多商業武打片中﹐成為一股獨特的清流。

「打擂台」劉德華出資拍攝﹐大膽起用七十年代的武打明星﹐以過氣老人家當主角。電影很重舊時粵語片的風格﹐從譚炳民的旁白﹐到戲中的剪影定格﹐也都散發出濃厚的懷舊色彩。這電影有別於一般的英雄故事﹐主角是徹頭徹尾的小人物﹐到最後也沒有什麼幹出什麼英雄事蹟。電影沒有壞人也沒有奸角﹐戲中的二世祖態度囂張﹐但也只限於乞人憎﹐不算是大奸大惡之徒。反而他師父龐青和大師兄﹐還留有上一代習武之人骨風的影子。

電影中的動作場面不算多﹐但那幾場打鬥﹐沒有用快鏡﹐沒有遷就鏡頭﹐是拳拳到肉的真功夫。比起重著觀眾的視覺觀感﹐動作設計花巧奪目的其他武打片﹐這電影樸實歸實的打法反而有一種魅力。這除了是一齣很破格的功片片外﹐戲情還意外地感人。看見陳觀泰和梁小龍兩個師兄弟﹐人到中年才重拾鬥志﹐參加武術比賽重振師門﹐比很多青春片更加熱血。黃又南和賈曉晨明顯是配角﹐不過JJ今次當花瓶卻當得順眼﹐還能夠打兩拳一展身手。泰迪羅賓飾演的師父﹐昏迷三十年醒來﹐與時代脫節很搞笑﹐為本片上添不少觀樂﹐他臨終前最後一席話﹐更發人深省質問武術的意義﹐從而質疑功夫片的意義。

電影最終戰不是擂台比賽﹐而是發戰書在羅新武館比試﹐不是為名也不是為利﹐只為追尋更強的對手﹐從戰勝別人中挑戰自己﹐正體驗了羅新死前說的「擂台只是一個名字,到處都可以是擂台」。那一戰的戰果沒有峰迴路轉的結局﹐正如龐青說的拳怕少壯﹐梁小龍中年阿伯﹐打不過後生的李海濤﹐被打到跪在地上。聽了師兄的鼓勵﹐記起師父的說話﹐「唔打就唔輸﹐要打就一定要贏」﹐起身再戰百般英勇﹐卻最後體力不支倒地﹐雖戰敗猶大笑。對手似懂非懂﹐師父龐青上前說句﹐過幾十年你便會懂了﹐懂的便是習武人之道﹐單純追求真正一戰的心。

還記得很多年前﹐我與一位習武的朋友傾談﹐也曾聽過羅新師父相似的對白﹐「強身健體﹐可以行山﹐游水﹐踩單車﹐練武係用來戰鬥」﹐他慨嘆現代武術的末落。戲中龐青的新派武館﹐著重包裝宣傳﹐以賺錢為上﹐漸漸忘記武術的本質。只是教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繡腿﹐武術淪為表演功夫做騷。羅新門的舊式武館﹐卻像存在於另一個時空﹐那是講承師門派練武之心﹐一個很浪漫的武俠世界。或許不是武術末落了﹐而是現代的世界變了﹐武術再沒有戰鬥的用處。到處也可以是擂台﹐但現實不是一打一的擂台。以一敵百的葉問只會在電影中出現﹐現實有如「打擂台」的一幕﹐就算一對一好好打﹐也不夠一班拿武器的爛仔打﹐最後還是落得被人打破手打破腳﹐而一班作威作福的爛仔﹐卻又怕了有槍的警察。那練武的戰鬥目標﹐已經不是要對付外在的敵人﹐而是挑戰自己的極限。練武不是用來強身健體﹐正如對於一個游泳選手來說﹐游泳也不是強身健體﹐而是要游出更快的時間一樣。武術家的戰鬥﹐與運動員的比賽﹐到最後也是同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