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人形軟件卷一:靈魂上載 – 譚劍

用中文寫作的科幻小說作家鳳毛麟角﹐譚劍大慨是香港絕無僅有的土產科幻小說作家。自從倪匡封筆以後(如果衛斯理也算是科幻的話)﹐香港的科幻界差不多完全進入真空。去年譚劍憑《黑夜旋律》贏得台灣九歌文學獎﹐使他踏出寫作的重要的一步﹐放棄IT的高薪厚職﹐全情投入科幻小說創作之中。時隔一年他的新書《人形軟件》終於面世﹐而且還是以連載故事的形式出版﹐看來他有滿肚子的寫作大計﹐準備寫一系列人形軟件的小說。

上次《黑夜旋律》全香港書店也沒入貨﹐今次的《人形軟件》卻很醒明地放在流行小說一欄﹐可見譚兄的努力續漸被讀者肯定和接受。《人形軟件》節奏明快﹐主線直線發展﹐沒有前作故弄玄虛的老病﹐讓我閱讀時放不下書來﹐一氣呵成追書十分過癮。雖說這是科幻小說﹐其實題材比較接近輕小說類型﹐角式和場面設計很重動漫感。大慨硬科幻在香港市場太小﹐還是以輕科幻為包裝﹐加入日本美女黑客﹐虛擬銅鑼灣九一一大爆炸﹐黑客集團打劫網絡獅子銀行等元素﹐讓普通讀者也能享受書中的情節。

當然作者譚劍兄骨子裏流的是硬科幻的血﹐在緊張激刺套俗的小說情節之間﹐充滿電影影像式的鏡頭描述背後﹐其科幻what-if的主題仍然清晰可見。人工智能軟件﹐虛擬人格﹐網上代理人等等﹐不是譚兄原創的新鮮事物﹐在外國科幻小說﹐如Terminal Experiment﹐Getting to Know You早已提及。譚兄把這些熟口熟面的科幻橋段﹐加入讓讀者陪感親切的香港色彩。以虛擬人格作為小說的主角﹐故事在本尊逝世後才展開﹐也是很破格的創新手法。故事主線有些像Broune Identity﹐主角沒有主人真正身份的記憶﹐卻在主人死後被人追殺﹐抽絲剝繭解開背後驚天大劫案的陰謀。

故事主線不外是追趕跑跳碰﹐可是過程中申引出很多對未來科技的反思。女主角天照百份百是動漫跑出來的人物﹐她愛上只是虛擬人格的主角。人與電腦戀愛本身已可以是一個深入發揮的題材﹐可以借此探討戀愛的本質﹐若愛是靈魂與靈魂交流﹐若人的靈魂上載至電腦﹐那愛情又是否可以無分物質界限。可惜譚劍兄一介老男人﹐恐怕不擅於描寫細膩的愛情﹐看不出天照是愛上主角﹐還是想保護本尊僅存的一點靈魂血脈。今次少年漫畫式的點到既止的愛情觀﹐總好過上次大灑鹽花露骨地寫性愛。

後半部把主角的人工智能上載至機械人身上﹐讓他從網絡逃出來到現實世界﹐以情節編排來收線結局無可原非。但結尾時才忽然加入機械人元素﹐與全書一直在塑造的世界觀有點格格不入。如果有智能機械人的話﹐小說的世界在細節之處應有不同的安排﹐可以加插人腦與電腦﹐肉身與機械人之間﹐不同關係的側寫描述。

看書後第二卷的預告﹐鼓吹人類應該捨棄肉身﹐完全融入網絡的魔神教將會成為新反派。在今集魔神教只是客串出場﹐為主角題供逃過追殺的避難所﹐魔神教教主蝶神與主角的換動不多﹐沒有好好清楚表達魔神教的教義。在電影Matrix中﹐人類要逃離電腦的虛幻世界﹐魔神教反而主張人類要擁抱虛幻世界﹐謂虛幻世界中可以解決真實世界上的所有問題。其邏輯與高達中馬沙的地球淨化論相同﹐也都是認為把地球上的人殺光了﹐就可以解決問題地球自然就會回復原貌。可是若把人類從現實中割離﹐只讓人類活在電腦的虛擬世界中﹐那與殺光所有人根本沒有分別﹐只不過是否有留下一個拷貝矣。

正所謂不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命﹐好端端的一個網絡極端宗教組織﹐給譚兄改了魔神教這麼老土的一個名字﹐怪不得在書中他們好像沒有什麼信眾。捨棄肉身只保留思想本身不一定是壞事﹐但捨棄肉身不等於可以捨棄物質世界﹐靈魂也要在電腦中才可以運行。人只不過把生物學的肉體﹐轉變成電腦硬件的肉體矣﹐思考效率可能提高了﹐物質需要也可能減少了﹐但始終還是不能完全無視能量轉換定律的物理法則。

《人形軟件》最大敗筆﹐便是無視電腦和網絡也要尊守的物理法則﹐書中的虛擬世界似是奇幻多於科幻﹐網絡好像是憑空建造一樣﹐可以完全無視現實世界的限制。姑勿論網絡傳送速度快慢這些低級技術問題﹐書中完全沒有提及是虛擬人格到底是那裏在運行。就算是雲端電腦也有地理位置。光柵傳送是只連結輸出輸入埠﹐還是把整個智能程式抄過去新主機。如果是抄程式資料的話﹐那在舊主機的資料如何處置。如果可以留多一個拷貝﹐就不用村上春樹病毒來分身這麼麻煩了。當然若果要顧及現實性合不合理﹐情節便不能隨心所欲地天馬行空發揮﹐讀起來也不會有現在這麼強烈的動畫感。可是正正因為譚兄沒有費心解決這些細節﹐《人形軟件》只是披上科幻外衣的輕小說﹐與傳統硬派科幻小說還有一段距離。

在香港當作家不容易﹐當一個科幻小說作家更難﹐譚兄堅持這條難行之路﹐其誠意可嘉值得買書支持。從他的網誌中讀到﹐《人形軟件》第二卷已經完稿﹐希望快些交給出版商印刷出版﹐讓我可以續繼追看故事發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