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鐵甲威龍(2014) vs 鐵甲威龍(1987)

荷里活近年鬧劇本荒,不斷重拍中古賣座電影,尤其是經典科幻電影。大慨片商心裏打著如意算盤,以現今最尖端的電腦特技,夾著當年響噹噹的名字,必定能夠吸引新舊觀眾入場。鬼才導演Paul Verhoeven的兩大科幻經典,「宇宙威龍」和「鐵甲威龍」分別先後重拍,可惜兩套新版均難逃翻拍必爛的宿命。看罷「新鐵甲威龍」實在令我太失望,徒有外表內容空洞無物,於是找來舊版重看一遍以解心中苦悶。舊版小時候在明珠台看過,早已忘記大部份內容,只記得兩腳機械炮台滾下樓梯一幕。原以為重看廿多年前的過時特技,必定不堪入目甚至會笑它老土,想不到經典即是經典,人大了才懂得欣賞舊版故事的深度。廿年後重看依然劇力萬鈞,甚至當年的演員套鐵皮裝甲,採用模型停格拍攝也別有一留風味,比起沒有靈魂的電腦特效好看多了。

新版鐵甲威龍的最大先天性致命缺陷,就是其老少咸宜的PG級別,減去了舊版R級的爆頭爆身噴血的暴力鏡頭,只剩下壞人中槍不見血自動倒地,打遊戲機般的機械人連環爆炸,動作場面顯得軟弱無力沒有氣勢。新鐵甲威龍比舊版顯得身手靈活和動作敏捷,但戰鬥場面卻完全看不出鐵甲威龍有何優勢,他與戲中其他機械人能力上並無差異。只不過憑著主角威能,主角槍法如神百發百中,而敵人雜魚則總是打偏了。這種只靠蠻力一面倒的戰鬥,打得太假完全不好看。反觀舊鐵甲威龍雖然行動笨拙,過份依賴防彈裝甲和電腦瞄準,但每場戰鬥花心思設計巧妙,特顯出人類腦袋的優勢。劇中不乏經典動作場面,如隔裙打爆強姦犯下體,第一次打ED-209不夠打落樓梯逃走,癈鐵廠設陷阱以一敵四,第二次遇上ED-209用大炮一槍解決它,令壞人炒魷魚才開槍避過程式限制等等,在打鬥精彩之餘亦帶點黑色幽默。新鐵甲威龍也同樣有程式限制,不能夠向帶有紅色手帶的人開槍。第一次是靠警察拍檔來救駕,第二次則用意志力衝破程式限制。可是克服這個難關的過程實在太行貨,我還以為編劇會聰明一點,既然不可以直接開槍殺他,便利用環境來間接殺死他便行了。

時下荷里活電影流行說教,新版鐵甲威龍也不例外,不過手法卻甚粗糙,畫公仔畫出腸。電影中途不斷加插的偽時事節目,很明顯是批評美國政府近以保安為藉口,乘機剝奪人民的自由。Samuel L. Jackson演的極右時事評論人,表情實在浮跨奸到出汁,現實中觀眾早就轉台不看,沒有收視那來影響力。舊版對時事的諷刺深入全面得多,電影中途加插的新聞報導,虛構商品的廣告,表面上十分荒謬好笑,因為跳出我們日常認知的框框。但在用心細想回味後,卻會讓觀眾反思消費主義,當資本主義推到極端,當新聞變成娛樂,廣告變成資訊,主播笑笑口在報導天災人禍,當政府連警察服務也私有化,無良企業剝削員工令警察罷工,控制警隊的大企業在法律之外,會否是一個我們想要的未來。

舊版的主角是一個悲劇英雄,從他失去記憶復活成鐵甲威龍開始,他便一直為生存而戰鬥,反抗當大企業用完棄掉機器的命運。最後打死大奸佬救了總裁,總裁問他叫什麼名字,他很自豪地回答,他便從機器中找回身為人類的自我。儘管失去了記憶,過去的感情亦己變得模糊,但人類與機器的分別,在於如何找到自我。雖然鐵甲威龍火力和裝甲很強,但觀眾不會覺得舊版主角一面倒所向無敵,反而有小人物挑戰巨人的可歌可泣式故事。新版主角由始至終保留自已的記憶和人格,不過是身體換成機械人,主角成長的故事大大遜色,加插行貨重遇妻兒場面也挽救不了主線的虛弱,他不過是另一個荷里活的平板無敵英雄。力抗逆流的重任變成落在博士身上,可是他的個性飄忽無蹤,一時把人腦當機器亂來做實驗,一時又良心發現當好人去救主角。

新版故事有幾個大看病,實在讓我不吐不快。第一個漏洞是在早段說博士為求鐵甲威龍反應加快,以程式去直接控制他的射擊動作,然後才告訢他腦袋有自主的假像,這本來是一個很好的科幻點子,不過卻完全沒有下文。若果自主意識只是幻覺,鐵甲威龍和普通機械人還什麼分別,身體的機械規格也不見得特別優勝,那弄個鐵甲威龍出來豈不是多餘。第二個吐糟是到底鐵甲威龍的定位是啥,是人腦安在機械身體上,還是人肉Google超級電腦?中段主角騎著電單車追尋仇人看似很有型,但用Google大法捉賊完全搵戲來做,反而舊版那種老式辣手桿探暴力查案更有味道。

按照這個重拍潮流去推論,荷里活應該快重拍Paul Verhoeven科幻三大經典的最後一套,星艦戰將Starship Troopers。希望片商不要好大喜功,胡亂改寫劇本越寫越差。其實按舊劇本忠於原著重拍,只需要把電影特技場面升級便已經很好了。請高抬貴手不要再次破壞我們美好的童年回憶。

10 comments to 鐵甲威龍(2014) vs 鐵甲威龍(1987)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