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科幻小說﹕安樂死

20th Dec 2006 - 06:55pm 生活隨筆
這篇文章是寫來參加myttf的幻想徵文比賽的﹐我自少是個科幻小說迷﹐這是我第一次創作科幻小說﹐借用了我最喜的科幻大師艾西莫夫的世界﹐以表示對他的敬意。 艾西莫夫的機械人三大定律: 一、機械人不能傷害人類 二、在不違反第一條的原則下,機械人必須服人類命令 三、在不違反第一、二條的原則下,機械人必須保護自己 重案組高級督察莫Sir﹐再重新看一遍這機械人三大定律﹐不禁嘆了一口…

收藏玩具

20th Dec 2006 - 06:48pm 生活隨筆
很多人認為只有小孩子才會買玩具﹐但在今天全球(尤其是日本)的玩具市場中﹐ 以成年人為主要對像的的產品﹐卻是增長最快速利潤最高的項目。 這個市場主要的對像是已經出來工作的男人﹐他們仍然保持對兒時玩意的興趣﹐ 而消費能力也可以負擔這些售價不便宜的玩具。玩具公司特別為這個社群﹐ 重新推出一系陪伴著他們成長的玩具。這些玩具和小朋友玩的有很大分別﹐ 與其說是玩具不如說是收藏品來得正確。小朋友的玩具是以便宜耐玩為賣點﹐…

Big White滑雪行

20th Dec 2006 - 06:48pm 生活隨筆
今個週末跟女朋友參加UBC中國同學會的年度Big White滑雪團。去那一程就比較辛苦了些﹐抬著行李搭了個多小時的巴士入去UBC集合。這次滑雪團十分聲勢浩大﹐總共有八架巴士四百多人。上到了巴士忽然間有點驚﹐同車的全部也是還在讀大學的小朋友﹐自己也比他們年齡老一大截﹐還擔心會不會有點格格不入﹐不過幸好一起去也有比較年長的朋友﹐他上車後我的心才好過了一些。 上次我跟公司去則是住在滑雪場的度假村中﹐今次可能是學生團要便宜的關係﹐全部人住在Kelowna的酒店﹐而行程也比較趕沒有那麼自由。每天一早上全部人一起出發去滑雪場﹐下午也是大家一些坐巴士回酒店。而第二天是直接從滑雪場出發回程﹐所以大家是迫著要滑足兩天。初時我對這個行程也有點…

遇上一九九三年的聖誕老人

20th Dec 2006 - 06:47pm 生活隨筆
這篇故事是用來參加myttf的聖誕微文比賽﹐原本也心癢癢想寫點應節的文章。 正好剛剛想到了這個創作靈感﹐是一個有關聖誕的愛情童話故事。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這一天對於倩君來說﹐和一年之中的其他三百六十四天沒有任何分別。早上她如常的趕搭地車上班﹐今天的她打扮得比平常漂亮﹐是為了 晚上出席公司的聖誕晚會。當她步進辨公室時雖然已到…

學業心路

20th Dec 2006 - 06:45pm 生活隨筆
這篇文章是我自己兩年前的一篇舊作﹐難得在常常出沒的論壇上又再碰見了﹐於是順便把它轉貼回來。其實這篇文寫得不大好﹐只不過是看見人家寫讀書年代的回憶﹐一時手癢隨便想起什麼便寫下來。說超來慚愧﹐兩年前還在唸的碩士學位﹐在兩年後的今天還未畢業。我很加把勁快點完成我篇畢業論文才行哦。我看了還個題目也有好些日子了﹐還是拿不定主意寫不寫我的學業心路﹐今天算是心血來潮﹐也來寫寫吧。 小學以前﹐有關學業的記憶不多﹐成績只是在十名左右進進出出。讀書也…

沒有屍體的喪禮

20th Dec 2006 - 06:45pm 生活隨筆
上週日我和女朋友前住西雅圖參加她一位長輩的喪禮。 那位長輩是洋人﹐在上星期因老人痴呆症去世。她的喪禮是在市郊一所墓園內的殯儀館舉行。由於她和家人也沒有宗教信仰﹐喪禮亦沒有什麼特別的儀式。靈堂外有簡單的接侍派發她生平簡介﹐也放了很多她生前的照片。而靈堂前有親友送的花藍﹐在其中的一面牆上翻放死者的幻燈片﹐唯獨是沒有喪禮中必定會看見的棺木…

樸克牌局

20th Dec 2006 - 06:44pm 生活隨筆
這陣子除了迷上了國際象棋外﹐還開始跟朋友學玩樸克牌﹐不知怎樣的也喜歡玩些老餅遊戲﹐真的有點兒步入中年的感覺。樸克是西方人所熱愛的消閒活動﹐地位等同中國人的搓麻將。和朋友一起圍著桌一邊談天﹐一邊喝啤酒﹐一邊下注﹐確實是樂事。 香港人所熟識的樸克遊戲就只有鋤大弟﹐其實樸克還有很多種玩法﹐主要還是由showhand衍生出來的各樣變種﹐一般是以五張…

敘舊

20th Dec 2006 - 06:44pm 生活隨筆
在這個感恩節的長週未﹐我前往洛杉磯參加了喇沙老朋友的婚禮。 我在加洲逗留了不足四十八小時﹐這可以說是一個十分緊湊的行程。 這次超短LA之行﹐有一半是為了出席婚禮﹐而另外更重要的一半﹐ 是和其他喇沙的老朋友敘敘舊。在那份十人電郵名單中﹐ 有七個人從各地前來。雖然只有短短兩天相處的時間﹐ 但大家也很久沒有如此開心地暢遊。 從中學畢業到現在﹐也超過十年了﹐大家可以說變了很多﹐ 也可以說沒有變了多…

萬聖節說鬼故

20th Dec 2006 - 06:43pm 生活隨筆
萬聖節的話題總是有關不可思異怪事﹐就趁著這恐怖驚嚇的氣氛下﹐給大家說一個鬼故事。這個故事是真人真事﹐發生在我大學時室友的身上。為方便說給大家聽﹐用第一身的身份去敘述。 那是發生在大學第三年的事﹐時間也是和現在一樣十月份左右。那一年的十月還末入冬還很暖﹐晚上也只需要披薄薄的風衣就足夠了。那一晚實驗室中出來時己是凌晨一時多﹐連趕十多小時作業後身軀已十分…

論棋

20th Dec 2006 - 06:42pm 生活隨筆
過了二十八歲生日後﹐不知怎樣我忽然對下棋產生了興趣﹐大慨是步入中年的先兆﹐開始喜歡上老人家的活動。不計小孩子玩意的飛行波子黑白棋等﹐依靠技術足以登大雅之堂的﹐就只有中國象棋﹐國際象棋和圍棋三種了。三種棋我自小學就懂得基本的規則﹐但學了以後一直沒有人和我對奕﹐所以技術只停留在初學也不如的階段。這個夏天中機緣巧合下﹐我遇上了幾位嗜棋之友﹐於是正式踏上圍棋和國際象棋的棋盤之上。 我對中國象棋卻沒有太大的興趣﹐和另外兩者相較起來﹐中國象棋的棋子移動有過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