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環保

Collapse: How Societies Choose to Fail or Succeed – Jared Diamond

說起認識環保的重要性,很多人會想起早幾年美國副總統拍那套「不方便的真相」。可是論帶出環保危機的警示性的說服力,那套電影比這本「大崩潰」差很遠。看完這本書後,我腦海中的第一個反應,便是問自已人類會不會因為生態災難而絕種。作者Jared Diamond是普立茲獎得主,前作「槍,細菌和鋼鐵」探討歐洲文明發達與地理優勢的關係,今次「大崩潰」則探討歷史上滅亡的文明與環境的關係。現今人類社會正走上滅亡的十字路,作者以史為鑑,分析歷史上失敗滅族和成功逃過一劫的例子,提出一個可以預防環境大災難的十二點架構。

這本書六百頁厚,第一部份從美國蒙坦拿洲的荒癈的礦場開始說起,令蒙坦拿洲郊外地區淪為一片不能住人的死城,提出人類面對環境災難嚴重性的問題。第二部份是全書的戲肉,講述復活鳥,南太平洋的皮特肯島,格靈蘭的維京人,南美的瑪雅和亞述帝國,五個古文明的衰亡全皆因環境崩壞。作者以豐富的考古和地理資料,以科學的角度去分析不可持續的發展,最終會導致天然資源嚴重流失,不能負擔眾多人口的糧食生產,然後文明在短短的十多年間便灰飛煙滅。單是知識性的論述不足令人留下深刻印像,叫我最震撼是作者用生動文筆說故事,把復活島砍掉最後的一棵樹,格靈蘭在最後一個冬天殺掉所有牲口,瑪雅旱災飢荒人食人的恐怖,文明滅亡前最後一刻的慘況,重新活現在讀者的眼前。

第二部份寫得太灰暗,第三部份帶來點希望,講述幾個從崩潰邊沿回復過來的地方。提柯皮亞島因為火山吹來肥沃土壤,氣候溫暖植物生長快,加上島民生育限制,沒有像皮特肯島用光資源的問題。新畿內亞的農民世代相傳用古法耕種,維持很小型的原始部落,每個族人都平等都是農民,沒有復活鳥的猶長集權制度,當權者眼前因為短視的利益,互相比拼榮譽豎立更大的石像,好大喜功浪費島上的林木資源,結果讓全族人慢性集體自殺。日本的幕府君主制則剛好相反,英明的君主看見保護森林的重要,全國由上而下重新植樹,大幅減少資料的消耗,讓日本的土地得以喘哮息休生的機會。

第四部份講現代社會的問題,盧旺達種族屠殺因為人口過份膨脹,與南美亞述帝國的滅亡原因相同。海地大量砍代樹林令農業經年失收,成為迦勒比海最窮的國家,反觀處身在同一島上的多明尼加共和國,因為環境保護做得好,人民生活相對富足。中國的環境問題一籮籮,作書在書中所提及的只是皮毛。最叫人意外的是發達國家澳洲榜上有名,澳洲與格靈蘭背負同一命運,當地的氣候降雨量土壤,根本不適合源自歐洲的農業模式,令土地養份逐漸地流失,最後會變成寸草不生的荒蕪之地。

最後一部份有些悶,讀起來像環境經濟學的課本,作者提出他的十二點架構,改變全球化的商業模式,維持可持發展的經濟。他對未來的看法是樂觀正面的,他引用很多他做研究顧問的例子,指出大企業盡環保責任,長遠不單能降低成本,更可以帶來新的商機。雖然他提出架構也是有建設性,不知為何我總是覺得,這一部有份很重賣廣告的味道,作者把自已塑造成環保方面的權威,好讓他把名氣轉化為大企業肥美的顧問合約。

若果還有人說保護環境不是重要議題,又或者什麼發展是硬道理環保靠邊站,我強烈建議他讀一讀這本「大崩潰」。發展與環保並不是對立的選擇,若果完全無視天然資源的管理,恐怕難逃步上古人集體慢性自殺導致文明滅絕的後塵。

為什麼要環保

earth-reduced

潮流興環保﹐可是我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要環保呢﹖

我們最常聽見的理由是戈爾的「絕望真相」﹐說地球受溫室效應影響﹐南北極冰塊溶化﹐海平線上升淹沒沿岸城市。熱帶雨林被砍筏﹐沙漠侵食土地﹐水源乾涸農作物失收。不論是生靈塗碳還是經濟損失﹐環境污染最終受害者是人類。我們或許會質疑環境破壞的數字和圖表﹐撇除利慾薰心用政治手段扭曲事實圖利外﹐環境大災難的預測始終基於科學觀察。在此環保的需要有客觀理性的根據﹐人類必需為未來打算﹐若把地球弄到不能居住﹐人類可以在那裏生存呢。

環保除了提供人類生存保障的基礎外﹐也可以是每個人生活價值的選擇。有些人喜歡繁榮熱鬧﹐不介意忍受多些污染居住在城市。有些人喜歡寧靜平和的生活﹐喜歡居住在鄉郊農場。有些人喜愛親近大自然﹐到禁止開發的國家公園打獵露營。當然不可能把全部土地建為城市﹐也不可能把全部土地劃為國家公園。在解決人類生存的重要問題後﹐便要決定如何在環保和發展中作出取捨。在此環保的需要也有理性的根據﹐通過民主協商和市場機制﹐平衡不同人的不同生活價值。

除了生活的選擇外﹐環保也可以出於宗教價值。有些宗教信奉人類有好好管理地球的責任﹐或信奉大自然有超越人類的神聖。環保並不是為自身利益﹐也不是為享受生活﹐而是人類應盡的本份。每個人也有宗教自由﹐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若果宗教信仰不影響別人﹐別人也無權過問。若不同信仰出現利益衝突﹐文明社會不能用武力來迫別人入教﹐只好挪用不同生活價值的解決方法。宗教不能用理性來檢定﹐在此環保的理由出於感性﹐但解決利益衝突的方法同上﹐也是借用理性的民主協商和市場機制。

可是有些人很奇怪﹐他們環保沒有任何理由﹐堅持「為環保而環保」。或許當中有些人環保是出於生活選擇或感性原因﹐只是他們自己並不自覺﹐不明白別人也有不認同他們的權利﹐不懂得平衡環保與發展的訴求。不過有些人卻真心地認為大自然環境具有本然價值﹐凌駕於人類的其他價值取向之上。本然價值其實在問什麼是終極意義。終極意義只有兩個可能性﹐一便是以人為本向內自省﹐從自我內心中找到意義﹐二便是以神為本人變得極渺小﹐超越現世去尋找意義。說大自然環境具本然價值﹐讓終極意義依附於外在物件之上﹐否定人類亦否定神﹐本質上一種虛無主義。「為環保而環保」理性固然不是﹐感性也談不上﹐只不過是反智的夢囈﹐如同「為賺錢而賺錢」一樣謊謬。

環保的理由各有不同﹐可以是出於環境對人類的功用價值﹐也可以出於每個人選擇的人生價值或宗教價值。若果沒有人環境不論變成如何﹐也是沒有任何的價值﹐因為根本沒有人去作出價值判斷。不過無論什麼理由也好﹐環保的價值最終必定要以人為本﹐不然便為淪為反智的環保虛無主義。若不以人為本﹐把環境的價值置於人類的價值之上﹐更是大逆不道的反人類主義。在支持環保愛惜地球之餘﹐不可不察環保虛無主義和反人類主義的思想禍害。

Blog Action Day – 向環保的無名英雄致敬

Bloggers Unite - Blog Action Day

今天為響應Blog Action Day的行動﹐聯合全球博客的力量﹐我寫篇文章為環保出一分力。

一直也想寫篇文章說說環保的問題﹐可惜一直想不到如何下筆。自從去年看過戈爾那齣「絕望真相」﹐環保問題一直困繞著我。我自問不是一個很環保的人﹐喜歡追求生活享受和方便﹐亦製造很多垃圾。一直以來我對綠色運動不屑一顧﹐我不認同他們所說的大自然本然價值﹐說人類要和大自然和平共存的癈話。儘管我支持大人類主義﹐認為人類最終應該要征服大自然﹐但也不能無視環境污染對人類的禍害。畢竟人類在移民外太空振翅高飛前﹐還要在地球這個文明搖籃中待上一段日子。環保就是要保障未來的人類也可以享受舒適的生活。

雖然戈爾提出的數字很跨張嚇人﹐亦有不少反對者質疑理據的可信性。就算戈爾真的不夠老實﹐我們把環境災難的嚴重性打個五折﹐要五十年而不是二十年氣溫才上升至危險水平﹐這也是足以關乎人類存亡的大問題。若現在裝作鴕鳥對污染問題視而不見﹐到了下一代人才來補救就太遲了。所以決解環境污染的問題﹐是我們這一代人不容推御的責任。好了﹐人類要環保這點大家也沒有異議﹐但是我們應該如何去環保呢﹖

環保行動可以分為兩個大方向﹐ 一邊是積極進取﹐另一邊則是消極退縮。很可惜大多數環保團體﹐只懂鼓吹消極環保的方法﹐要人類降低生活質素﹐以減少製造污染物。若能善用積極環保的方法﹐人類並不需要降低生活質素﹐只需要加快科學研究﹐開發投入新的綠色科技﹐去取代帶來污染的舊技術。積極環保是人類文明的進步﹐消極環保則是人類文明的退步。新科技才是環保唯一可行的出路﹐我以下用一些常見的環保例子作說明。

消極﹕ 關燈﹐減少照明的空間。
積極﹕ 燈照開﹐但轉用光管慳電膽﹐或更加慳電的LED燈。

消極﹕ 減少駕車﹐改乘既不方便又不舒適的公共交通工具。
積極﹕ 改駕混合動力汽車﹐電力汽車﹐生物能源汽車﹐開發更省油更少廢氣的引擎。

消極﹕ 把冷氣調高至不夠凍的二十六度。
積極﹕ 冷氣照開﹐改用不毫電力的水冷系統﹐可以參考多倫多市中心的經驗。

消極﹕ 不準市民使用膠袋﹐買東西要很不方便地自己帶袋。
積極﹕ 轉用植物纖維製造﹐可以自然分解的環保膠袋。

消極﹕ 地球的石油存量減少﹐大家要用少些能源﹐減少不必要的享受。
積極﹕ 開發新能源﹐太陽能﹐風能﹐潮汐能﹐地熱能﹐熱核能﹐改用再生能源代替化石能源。最徹低的解決辨法是開發零幅射的冷核聚變。用愛因斯坦E=MC^2那條方程式﹐直接把物質轉變為能源使用。人類就會有用之不竭的能源﹐永遠也不用再為能源問題煩惱。

其實對環保貢獻最大的人﹐並不是只懂鏡頭前喊口號的環保份子﹐也不是那些主張過原始人生活的綠色人士﹐更加不是頭帶光環做環保騷的政客。保護環境的最大功臣﹐是在實驗室中默默耕耘的科學家和工程司﹐他們為人類帶來解決污染的新科技﹐不斷努力地改善人類生活質素。讓我們向環保的無名英雄致敬。

燈光不是污染

earth night map

電燈是廿十世紀的最偉大發明﹐它照亮著人類的文化。讓人類征服黑暗﹐不用再依靠日光﹐脫離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原始生活。我們終於可以取回屬於我們時間主權﹐晚間不用給無盡的黑夜支配。燈光是人類文明誌標﹐也是一個城市繁榮的象徵。從太空中回看地球﹐看到陸地上一個一個的光點﹐見證著人類進化的歷史。人類擁有自己光源﹐社會才能夠更有效率地運作﹐人們可以繼續辛勤地工作﹐也可以外出娛樂玩耍﹐晚上不用再無所事事。現代的城市二十四小時全天候運作﹐把黑夜照量得象白天一樣。地球不是平的﹐與其他地方工作有時差﹐朝九晚五不再是必然的上班規律。再者讓大量社會資源在晚上丟空﹐也是一種浪費﹐不若物盡其用﹐把黑夜變為過去的名詞。把黑夜照亮成為白天﹐不單只方便人們生活﹐更改善可以城市的治安。美國紐約八十年代罪惡橫行﹐市長朱尼安尼上任決心要整頓市容﹐他的其中一項措施就是改善晚間照明。今天大蘋果是美國治安的典範﹐也是一座繁華美麗的不夜城。

可惜一些環保人士﹐不能與時並進﹐反行文明之道﹐宣揚光害污染的歪理。他們認為大城市的燈光污染黑夜﹐五光十色的燈火取代點點星空﹐光線更加會影響大自然的生態環境。他們要在大城市到看星空的訴求﹐就如暴發戶旅客要在鄉間小鎮找大商場購物一樣可笑。若想抬頭滿天星空的話﹐何必強求在城市中觀看﹐而影響千萬人的生活質素呢。大可以放假時外出旅行﹐到遠離人煙的國家公園露營。體驗一下躺在星空下的樂趣﹐細數夜空中畫破天際銀河裏的星星﹐向從外太空掉進大氣層的流星許願。在國家公園是有燈光管制﹐在那兒光線的確是一種污染﹐因為會破壞大自然的景色。在大城市的燈光並非污染﹐而是人類現代生活的必須品。反過來在城市中黑暗才是污染﹐污染了我們燈火通明不夜天的美麗。正如我們去歌劇院要肅靜﹐可是沒有人會去看足球賽﹐ 卻投訴球場內吶喊的球迷在製造嘈音吧。

誠然環保人士的說話也不是一無是處﹐他們對燈光浪費電力的指控倒是有根據。現今很多照明採用發光效率奇差的鎢絲燈泡﹐大部份電力轉化成熱能而非光能。採用光管式的慳電膽可以節省多達一半的用電量﹐若進一步改用最新科技的LED燈﹐更可以把用電量再大幅降低。照亮黑夜是需要的電力﹐大部份是從化石能源生產出來。眾所週知化石能源不是再生能源﹐地球上只有既定的存量﹐用光了就沒用。照明系統應該改用再生能源﹐如太陽能或水力發電等。在外國很多街燈裝有太陽能電池﹐白天把電力儲起來﹐晚上就用來發光照明﹐不用浪費供電網的電力。未來的科技發展會讓我們不用再依靠化石能源來照明﹐也許在太空中建造巨大的反光鏡﹐或用光纖把白晝地區的光線引導給黑夜地區使用。珍惜善用地球的資源十分重要﹐但解決能源問題的唯一方法是創造和發展﹐而不是龜縮回去黑暗的中古世紀。

飲管與環保

環保團體愛做很多無謂的調查報告﹐計算香港人“浪費”了多資源﹐然後在週未沒有新聞的日子﹐發給報社電視台爭取曝光率﹐就像以下這一則﹕「據環保組織的調查發現,本港五大快餐連鎖店,每日午餐時段共派出八萬二千支膠飲管,總長度達一萬六千米,相等於十二條青馬大橋。」新聞的結論總是呼籲市民節約﹐不要浪費自然資源。很多人對這些調查報告不加深究﹐信以為真﹐對浪費資源者痛加指責﹐可是這些資源真的是浪費掉嗎﹖

拿飲管這個例子來說﹐飲管是一個偉大的發明﹐不單決解了一些生活上的實際問題﹐亦讓我們更舒適方便。通常只會在兩種情況下﹐飲品才會附帶飲管﹐一是外賣﹐二是凍飲。

飲管在外賣的用途十分明顯﹐外賣餐飲很容易倒瀉﹐因此杯子要用蓋子蓋好。但如杯子蓋上了﹐行街或駕車時飲用很不方便﹐要掀開蓋子才可以喝到﹐飲管則正好解決這個問題。若果沒有飲管﹐每天不知會有多少杯飲料﹐會因倒瀉而浪費掉﹐還未計弄髒了的衣服呢。

另外大家有沒有發現﹐若喝凍飲時不用飲管去喝﹐凍飲喝起來總是沒有那麼滋味。其實用飲管喝凍飲絕對不是浪費﹐因為使用飲管可以增加喝凍飲的享受﹐原因有以下三種解釋。

一﹐用飲管喝東西﹐包含了啜這一個動作。根據佛洛依德的心理學說﹐啜人類嬰兒期的基本慾望。用飲管喝東西正能滿足人的口慾﹐帶來潛意識的心理享受。

二﹐使用飲管喝東西﹐飲料逗留在口腔的時間較長﹐可以讓我們感受到更多飲料的冰冷感覺﹐亦可以增加味覺上的刺激﹐帶來更豐富的滿足感。

三﹐在喝凍飲時﹐若一口氣把飲料灌進喉嚨﹐有時會出現很不舒服的腦凍(brain freeze)現像。由於食道與頸動脈很貼近﹐飲料的凍氣會經食道竄入血管﹐順著血管鑽入腦袋中﹐要數分鐘不舒服的感覺才會消散。若果用飲管的話﹐口腔的體溫會飲料暖化﹐喝下時就不會因為溫差太大﹐而出現腦凍現像或者胃部不舒服。

環保團體在指責別人浪費資源前﹐請弄清楚資源為什麼要這樣用。資源本來就是拿來用的﹐只要用得物有所值﹐就不算是浪費。盲目地環保﹐什麼資源也不許使用﹐只會降底人類的生活質素﹐阻礙社會的進步。若膠飲管真會造成環保問題的話﹐解決辦法不是呼籲我們不要用飲管﹐而是發明膠飲管的代替品﹐如可生物分解的飲管﹐這才叫作進步。今次環保團體叫我們喝凍飲不要用飲管﹐搞不好下次他們可能會叫我們去廁所不要用廁紙啊﹗

綠色食物不環保

Organic Food

近幾年綠色食物十分流行﹐有些高檔超級市場甚至主攻綠色食物。很多著重環保意識的消費者﹐亦不介意付比普通食品昂貴的價錢﹐購買綠色食物為環保盡一分綿力。可是這些付出額外金錢的消費者﹐並沒有深究綠色食品是否真的能夠有助環保。在綠色壓力團體的極端政治理念宣傳下﹐在販買綠色食物而獲豐厚利潤的商家的廣告中﹐真相(或至少可以幫助我們找出真相的資訊)統統被淹沒了。

綠色食物主要有三大類﹐分別是有機食品﹐公平貿易食品﹐以及本地食品。以下我將會提出一些反對的意見﹐讓讀者自行決定綠色食物有多環保。

有機食品﹕

有機食品是指不含化學肥料﹐不用農藥﹐沒有經過基因改造的食品。相對於使用化肥﹐農藥和基因改造的傳統農產品﹐一般人認為有機食品比較環保﹐因為對環境的影響比較少。當然也有人認為有機食品更加健康﹐但這是沒有任何的科學根據。可是認為有機食品更環保的人﹐住住忽略一個十分重要的因素﹐就是耕種土地的需求。過去百多年的農業革命﹐利用化肥﹐農藥﹐基因改造﹐讓土地的產量大幅提升。在過去五十年間﹐因為傳統耕種方法的進步﹐全球農產品產量上升了三倍﹐但只開發了多一成的新耕地。改用有機耕作方法的土地﹐產量比傳統耕作方法少很多﹐這亦是有機食品價格高企的主要原因。若果改用有機耕方法﹐要維持現時全球的農作物的產量﹐必需要把大量樹林砍伐開墾為耕地﹐才能夠滿足全球人口的糧食需求。另外由於產量偏低的問題﹐有機耕種比傳統耕種需要投入更多能源﹐才生種植出相同數量的收成。這兩者間接製造更多溫室氣體﹐對環境的傷害不一定比傳統耕作方法輕。

公平貿易食品﹕

公平貿易食品的售價比市場中的同類食品為高﹐用來保障農產物的生產者有足夠的收入﹐可以把多出來的資源投放在本地發展項目。很多人對食品市場有誤解﹐認為食品價格偏底是因為中間商人向農民壓價﹐所以要用非市場手段去提出價格保障農民的利益﹐但事實上食品價格偏底是因為供應過剩。公平貿易把價格以人工方法抬高﹐不單不能以市場機制令生產者轉植其他農作物﹐讓價格上升回復正常。反而給引吸多生產者加入種植﹐進一步把價格推底﹐令無法加入公平貿易的生產者雪上加霜。公平貿易只定出農作物的收購價格﹐並沒有定明要從那裏收購農作物﹐公平貿易變相津貼大地主﹐農場工人的利益無沒有保障。 對於小模型家庭式作業的生產者﹐公平貿易不單沒有讓他們有更多的自由權﹐反而令他們養成依賴NGO的習慣﹐在全球化的市場中失去競爭能力。最令消費者感到被騙的是﹐他們在最終產品為公平貿易多付出的金錢﹐最終只有一成落入農產者手上﹐當中大部份成為商家的額外利潤和NGO的行政費用。

本地食品﹕

從本地農場直接購入食物﹐可以減少中間經手人﹐讓農業生產者得到最多的利益。而本地食品的運輸距離比外國入口食物短﹐可以減少運輸上的能源消耗﹐間接減少溫室氣體。雖然購買本地食品﹐本地農產者的確可以多得利益﹐但很多時候消費者並沒有省錢﹐反而比從超市購買外國食物更貴。因為在大城市鄰近的農作物生產成本高﹐外國大量生產的食物在加上運輸費後﹐仍然能夠比本地食品便宜。在運輸能源的計算上﹐從外國進入整個貨櫃的食物﹐與消費者駕車往市郊買本地食物所消耗的能源不同﹐因此不能單以距離作為計算單位。根據統計一棵菜從農場運送至消費者家中﹐有一半的能源是化在從市場回到消費者家中的路上。另外在不同地方生產食物所需的能源也不同﹐寒冬時從熱帶地區進口食物﹐比在本土以溫室種植省更多能源。有些地方氣候適宜地大物博﹐任何時間也比本土的環境更適合農業生產。據專家計算﹐在紐西蘭飼養牛羊所需的能源﹐加上把奶類和肉類產品空運至英國所需的能源﹐加起來比在英國本土飼養所需的能源還少。因此購買本地食物不一定可以減少能源消耗﹐其至有可以使用更多能源﹐增加溫室氣體的排放。

作為一個精明的環保消費者﹐在購買價格昂貴的綠色食物前﹐請停下來思考一下﹐買綠色食物真的有助環保嗎﹖

參考資料﹕The Economist Dec 7th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