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真人版

機動警察(真人版) Patlabor The Next Generation

「機動警察」是九十年代機械人動畫的代表作,為真實系機械人中最寫實的作品。當年製作班底粒粒巨星,導演押井守更非池中物,至今已是殿堂科幻動畫大師。把「機動警察」拍真人版,是他多年來的怨念。估不到二十年後,竟然讓他夢想成真,

「機動警察」The Next Generation真人版,分為十二集一小時電視劇和劇場版結局編「首都決戰」。舊「機動警察」動畫的故事主要分大三類,一是主線英格倫決戰獅頭鷹,二是第二小隊的日常,搞笑中又有點意思,三是電影版中軍隊政變的偵探故事。這次真人版只保留後兩項故事,大既機械人對戰不適合真人版風格,又或者CG成本太貴拍不起。劇中把故事的時間與現實同步,二十一世紀不是機械人的世紀,特車二課變成警備廳的歷史遺物,平時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而然關鍵時刻仍然是最後希望。

故事中機械人不再是主角,只是件大裝飾物兼戲情道具,故事中機械人出場機會不多,出場也沒有很多的動作。英格倫的外型上有多少改動,外觀更加粗擴工業機械化。我比較喜歡動畫版的流線型設計,但也明白原設計並不適合真人版。製作組不惜工本,弄了台1:1大的英格倫來拍戲,宣傳時放出來很吸引遊人。

雖然是第三代的第二小隊,不論是名字還是演員選擇,隊員皆保留著昔日的影子,特別是真野恵里菜飾的泉野明,很有第一代泉野明的神髓。最大改動是香貫花,由美國警探換成俄羅斯特工卡莎,在故事中的定位相似,但有自己一套新風格。唯一從第一代留下的舊人是繁夫,當年的技工小子升為整備班長 ,最神奇的是找回當年的配音員當演員。

真人版重新演澤原作的經典故事,細節方面很考究,動畫版的還原度十分高,除了機械人運輸車外,其他完美地把動畫版真人化。有些情節,上海亭,整備班練武,超市劫案,下水道的鱷魚,大慨看過原作的觀眾才懂欣賞。全新的故事,熱海怪獸,卡莎師徒暗殺對決,暴走裝甲車,重現當年的風格,完全沒有違和感。泉野明的兩個故事,打機挑戰和舊同學聚會,明顯為新版泉野明度身訂造,給女主角多些戲份。至於站在大地上的英格倫,完全惡搞開玩笑。最後一個鏡頭,大破後一二號機的姿勢,明顯向高達和太陽之牙致敬。

第十二集和劇場版組成結局篇的故事,延續舊劇場版第二部的政變,柘植的舊部偷取隱形直升機,讓首都圈重新陷入危機。開場很充滿既視感,再次重演海灣大橋爆炸。直升機攻擊第二小隊基地那一幕,直情是從舊劇場版移植過來。危機感的寂靜氣氛拍得很好,可惜壞人的陰謀太樣板,還要冷酷美少女當直升機機師,會不會太造作了點呢。雲南忍背影出場是個驚喜,今次故事的主角是後滕隊長,處驚不變蚩伏反擊,很有第一代剃刀後滕的風範。

吾等「機動警察」骨灰級擁躉,對這次真人版重拍十分滿意,讓我們懷緬逝去的機械人動畫黃金年代。只是沒有看過原著的新一代,在缺乏機械人對戰的主線下,能否接受「機動警察」的風格和世界觀,我並不太樂觀。始終我們老一輩對第二小隊的感情,是建立在英格倫愛屋及烏之上。當英格倫淪為布景版,其他配菜甜點不論如何美味,都不能代替主菜撐起一餐飯。

死亡筆記 劇場版

Death Notes Movie 在日本如果一套漫畫流行熱賣﹐必然會接著推出動畫版﹐電視版﹐真人劇場版等等再多賺一筆。早兩年連載的漫畫死亡筆記﹐憑著與別不同的雙雄鬥智為主的劇情﹐加上弄得全城鬧哄哄殺人筆記的話題﹐成為漫畫界紅極一時的作品。去年這套漫畫很順理成章地改編為真人電影版﹐分上下兩集放映。在電影還末公映前﹐最讓人感興趣是劇中死神的造形。電影中以電腦特效﹐把死神愚流和雷姆忠於原著地呈現觀眾眼前。其他角色的選角只是普普通通﹐幾個演戲一般的青年偶像。全部都女角是花瓶﹐只要樣靚就乎合要求。兩大男主角的人選則有待商榷﹐飾演L的那位演得好一點﹐只用演活漫畫中角色的怪異行為﹐做不到神似也至少形似。飾演夜神月簡直不合格﹐先不說他身材短小與漫畫中高大有型的夜神月差一截﹐最大敗筆是他演不出夜神月那份神髓。做不到時而聰明機智﹐時而陰沉奸險的表情﹐只懂不知是憤怒還是傻戇地皺眉頭。劇中最出色的演員反而是演夜神一郎的配角﹐那位老戲骨把父子親情與警察責任的矛盾演得活靈活現。

要把十一集的漫畫濃縮為四小時的劇情﹐劇場版的故事入出很大的改動。不過由於漫畫後半部劇情拖長失控﹐劇場版索性把後半部刪掉﹐讓故事在應該完結的地方完結﹐是少數改篇比原著好看的特例。兩集戲場版的劇情很大部份依足原著﹐特別是月和L兩人鬥智的橋段﹐只是把多餘的旁枝閒色刪去﹐讓故事更加精簡劇情更加緊湊。不過在上下兩集的結尾﹐編劇給漫畫迷一個意外驚喜。在每集最後高潮的鬥智中﹐編劇加插出乎意料之外的轉折﹐在原有死亡筆記的使用規則上﹐變化出漫畫中沒有想過的使用方法。上集後段南空真美的結局﹐比起漫畫中她自行失蹤了斷精彩很多﹐當然詩織這個電影原創角色亦應記一功。在漫畫版這個角色只出過一場﹐是連名字也沒有的路人甲。在電影版升格為夜神月的女朋友﹐最後還被夜神月設計殺死用來過橋接近L﹐令電影版的夜神月比漫畫版更加埋沒人性﹐更加喪盡天良為求贏L走火入魔。下集夜神月與L的最終決戰絕對是神來之筆﹐結局比起漫畫版優勝百倍﹐夜神月至少沒有忽然變蠢﹐犯下當壞人長篇大論不打自招和盤托出的大忌。L利用死亡筆記最長二十三日死期與重寫無效的兩條規則﹐用自己的性命換取夜神月是殺手的證據。最後雖然兩個主角都難逃一死﹐但也不失為一個美滿的結局。

死亡筆記純萃只是一部娛樂電影﹐大家在觀看時千萬不要想夜神月的殺人行為是否合理。夜神月意外捨得一本死亡筆記﹐只需要寫下想殺的人的名字﹐死神就會依照指示奪去那人的性命。夜神月想藉死亡筆記改變世界﹐糾正讓犯人消遙法外的法律制度﹐用私刑去制裁罪有應得的犯人。不過劇本對法律制度的反思只是到此唯止﹐只有膚淺的作為劇情工具﹐沒有作任何深入探討的可能性。劇中市民只是很單純地分為支持與反對夜神月兩派。支持者的理由很簡單明顯﹐在黑夜申張的正義罪惡剋星必定受歡迎。但反對者理由則牽強得過份﹐他們只說夜神月是殺人犯﹐不應該去挑戰警察權威和法律制度﹐沒有人擔心夜神月擁有絕對的權力會絕對的腐化﹐亦沒有人想過夜神月不是無所不知﹐也會有殺錯好人的可能。不過夜神月只憑電視和警察部的電腦資料﹐每次出手殺的犯人總是罪該萬死。若劇本有心探討法律的原則﹐至乎也應該安排他殺錯幾個好人﹐給來替枉死者報仇的人痛罵一頓﹐看看他會否後悔痛下殺手時太過輕率。法律程序煩覆而有多重檢查﹐正正是基於寧縱莫枉的原則。夜神月的做法只是把他的私人法律設定為寧枉莫縱﹐實行所有疑犯一率有殺錯無放過。枉他還是法律系高材生熟讀六法全書﹐連這樣基本的原則性問題也搞不清楚。如果他拿著的不只是死亡筆記﹐還有小叮噹的時空電視﹐看清楚犯人有沒有犯罪才加以制裁﹐用嚴刑重典治世在理論上還可以說得通。但他現在只靠道聽途說就去行刑﹐未免把人命看得太過兒戲﹐亦沒有想過可以反給人利用來借刀殺人。再者那些犯重罪的罪犯本就不怕死﹐反正警察捉不到死亡筆記也無可奈何﹐神夜月未免把憑空殺人的力量想得太過完美了。殺人不是難事﹐難在是找出那些才是該殺的人。再者只靠殺人可以建立一個理想世界﹐夜神月未免太過天真了。要建立理想世界﹐近期常給人和夜神月相題並論的魯魯修的Geass洗腦力量看來更加可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