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聖經

Who wrote the Bible code? – Randall Ingermanson

Biblecode 我和這一本書可以說是十分有緣﹐是我在出差晚上無聊時逛舊書店發現的。聖經密碼這個題目我本身也頗有興趣﹐源於是在常去宗教討論的論壇網站上﹐久不久就會有死硬派基督教徒﹐拿這個出來去證明聖經是真理云云。對於這種近乎迷信的無稽之談﹐我從來也是嗤之而鼻﹐只當成茶餘食後的笑話。可是那本寫聖經密碼預言的書﹐曾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藉排行榜好一段長時間﹐倒是個不爭的事實。加上那些聖經密碼的支持者﹐老是在危言聳聽說三道四。對於不信教的人還好些﹐因為他們根本不屑理會那些教徒的瘋言瘋語。可是有些信了教的人﹐因為對聖經有基本的好感﹐稍一不慎可就會被迷惑心智﹐誤以神真的在聖經當中記錄數千年前的預言﹐以至對福音的追求未來倒置了。為保護論壇上的版友不至誤入歧途﹐我也曾經和那些基督教徒筆戰好幾回合。當時為作應戰的準備﹐我亦曾走去書店打書釘﹐把聖經密碼一書速讀了一遍。原本有想過把它買下來作參考之用﹐不過看罷後認為買那本書簡直是浪費金錢﹐甚至連用來閱讀它的時間也是頗浪費。可是單憑基本的邏輯和宗教上的知識﹐我沒有辨法完全推翻那些支持者的說法。因為聖經密碼本身雖然看似不可信﹐但是卻有一大堆似是疑非的數據去支持。正如基地五十一的外星人傳聞﹐又或者達文西密碼的耶穌結婚生子一樣﹐這些陰謀論是有存在的可能性。然而這一本誰寫聖經密碼的書﹐我只是在看過第一章後﹐就決定要把它賣下來。一來由於二手書的緣故﹐價錢十分便宜﹐二來我想不到這本我聽也沒聽過的書﹐正好解答我關於聖密碼的所有問題。

這本書的作者不是神學家或宗教學﹐而是一個物理學博士﹐本身是一個猶太人。他寫這本書純萃是出於興趣﹐尤其是在聖經密碼中運用的數學統計學。很難想像一個外行人可以為聖經密碼結案﹐但正正尤於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他可以超越其他聖經學者的成見﹐以科學的實驗來證明聖經密碼的真偽。由於作者習慣寫學術文章的關係﹐這書讀起來的就好像一部論文般整整有條。書中的內容並不複雜﹐解釋也很詳盡﹐只需要中學基礎數學課就可以跟得上。

正如一部典形的學術論文一樣﹐這部書主要分為四個部份。第一個部份是中肯地介紹聖經密碼的來龍去脈﹐以及其他有關聖經密碼的著作。這部份加強深我對聖經密碼的認識﹐先前我在網上看過的資料原來很有限。不單只反對者不清楚事情的始末﹐而很多的支持者原來也是一知半解。聖經密碼本身是屬於一種跳字碼 Equidistant Letter Sequence (ELS)﹐在英文或希伯來文以字母為基礎的文字中﹐把相隔同樣距離的字母抽出﹐再組成一個新的文字。而聖經密碼所記載的﹐就是用這個解碼的手法﹐從聖經舊約中的抽出一組組文字﹐配合字母相隔的數目而來的數字。在同一頁的經文中找出幾組文字和數字﹐再看看它們所指示的預言。

原來那本一紙風行的聖經密碼﹐只是個記者在聽過真正的聖經密碼後﹐靈機一觸下寫出來抄作的賺錢玩意﹐連書本封面上的希伯來文也有串錯字。真正的聖經密碼沒有作出驚世預言那樣神奇的事﹐只是奇貌不揚的一篇文章﹐用沉悶兼和聖經密碼沒有任何關係的名稱﹐刊登在皇家統計學院的期刊上。原本聖經密碼的那篇文章﹐被通稱之為偉大拉比實驗﹐是在聖經的舊約當中﹐以ELS找出猶太教歷史文獻上﹐記載了所有偉大的拉比(猶太教的教士)的名字出生日期和地點。這個聖經密碼的發現本身奇特之處就是﹐根據那篇文章就機會率來說﹐那些拉比的資料全記錄在舊約中不免過於巧合。從而提出究竟是否神把那些資料﹐用密碼的方式記載在聖經之中的疑問。
除此之外另外還有一本非學術性的藉作﹐是一位背經離道的猶太教士所寫﹐用ELS的方法找出耶穌的名字和默西亞經文的關係﹐以圖證明耶鮮是救世主。作者亦有介紹其他評論聖經密碼的書藉﹐不過那些書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在欠缺嚴僅學術基礎下﹐正反雙方形成拉鋸戰爭持不下。

第二部份就正式開始論文的內容﹐作者先提出一個科學合理的方法﹐去驗証聖經密碼存在的可能性。在接下來的幾個章節裏面﹐他由淺入深的讓讀者明白他的假設﹐使用統計學和語言學加上密碼理論﹐如何可以檢定聖經當中有沒有密碼存在。那個方法明白以後其實很顯淺﹐但要一步一步的慢慢去推毃出來。簡單的來說﹐希伯來文字和英文一樣﹐文字當中的字母之間是有auto-correlation的。如果有密碼存在的話﹐以ELS解碼後的資料﹐也應該保持那一個auto-correlation。不然就會因為密碼中夾雜太多的嘈音﹐而沒有可能解碼還原資料。亦即是說那些所謂的預密碼言﹐只不過是隨機出現沒有意義的文字。

第三部份就是實驗的數據圖表﹐在計算舊約聖經的數據圖表前﹐作者用英文小說帽子貓﹐希伯來文版戰爭與和平﹐以及刻意造出加密的文章﹐去反覆測試這個實驗方法的可靠性。最後一部份就是全書的精華所在﹐分析實驗的數據去檢定開始時提出的假設。附錄部份收錄在作者的網頁上﹐當中有更深入的數字方程式﹐以及書中所使用的程式原始碼下載﹐以便其他學者可以重覆他的實驗。

這本書雖然並不是什麼聖經密碼的權威之作﹐甚至可能因發行量少而已經絕版﹐但我對能夠買下這本書感到十分幸運。有了這部書作為參考資料﹐我可以為自己終結聖經密碼這個案子﹐以後不用再浪費時間此無聊話題上。這本書在智識性上吸引人之處﹐足以讓我在買回來後﹐第一時間開始閱讀﹐還立即放下手上正在追看的Dan Brown小說﹐用兩天時間一口氣讀完這本書﹐才繼續再回去看那部天使與魔鬼。誰說學術書藉的娛樂性一定不及上小說﹖

古文基教詞彙

基督宗教遠在唐朝已傳入中國﹐在當時稱為景教﹐並立有石碑記錄其盛況﹐
就是於明代末年在西安出土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頌。
以現代正統神學的觀點來看﹐景教的教義嚴格上是異端﹐屬Nestorius派﹐
逃避正統迫害亦是東來的原因之一。唯景教在唐武宗的滅佛運動中受到波及﹐
後來日漸式微而被埋沒掉。直至明未清初西洋傳教士來華﹐
基督宗教才再次踏足中國。傳教士因應在本地傳教的需要﹐
要把基教的詞彙從洋文翻譯為中文﹐可惜他們沒有沿用古代景教典雅的譯法﹐
而用他們學得半桶水的中文﹐再重新制定一套教會詞彙 ﹐
結果就成了今天我們常見那套不倫不類的詞彙。
我在網上看見一些基督教詞彙的古文譯法﹐例出來讓大家對照一下比較優劣。

聖經 – 真經
三位一體 – 三一妙身
上帝自有 – 先先而無元
創造天地 – 判十字以定四方,鼓元風而生二氣,
暗空易而天地開,目月運而晝夜作
創造萬物和人類 – 匠成萬物,然立初人
道成肉身 – 同人出代
復活升天- 亭午昇真
救贖 – 開生滅死,棹慈航以登明宮
魔鬼 – 娑殫
聖子誕生 – 三一分身
十字架 – 印持十字
主日崇拜 – 七日一荐,洗心反素
彌賽亞 – 彌施訶
童貞女生耶穌,天兵歌頌 – 神天宣慶,室女誕聖
人性本善 – 素蕩之心,本無希嗜
基督 – 世尊
耶和華 – 阿羅訶
聖父 – 慈父
聖子 – 明子
聖靈 – 淨風
天使 – 飛仙
上帝 – 天尊
馬太 – 明泰法王
路加 – 盧珈法王
馬可- 摩距辭法王
約翰 – 瑜翰法王

我最為喜歡的是把聖靈譯為淨風﹐把希臘原文以無形洗淨人心靈的意思帶出來。
把魔撒旦譯為娑殫多了一分詭異的味道﹐耶和華的古譯名為阿羅訶﹐
亦少了新譯名中那股暴戾之氣。

神字前的空格

在網絡上看見很多基督教徒﹐在寫個神字前會留有一個空格。這個寫法是源於合和本聖經中﹐所有神字前面也都有一個空格。而然他們大多是不求甚解的跟著用這個寫法﹐有些人還附穿鑿會地說﹐那個空格是代表對神的尊重。我曾經和別人在網上討論過這個怪異寫法問題。只是當時我亦錯誤地認為那個空格真的是尊重的意思。

可是在今天我偶然下看到了那個空格出處的資料﹐原來在神字前的空格。只不過是為著排板上的方便才放上去的。當年(1859-1862)在翻譯中文聖經時﹐英美兩派譯者在God這個字該釋為上帝還是神起了爭論而分裂。 最後分別成為使用上帝和神字的兩版本﹐但是為了保持排版和頁碼的劃一。在神字前要加多一個空格﹐使其字數和上帝二字一樣。若那個空格是尊敬的意思的話﹐為什麼又不在上帝或耶穌二字前加上空格呢﹖難道和神同義的上帝﹐或在三位一體中就是神的耶穌就不值尊敬得了嗎﹖很多教徒不明所以的有樣學樣加空格﹐實在是東施效顰十分搞笑。

死海古卷

Dead-Sea-Scrolls

筆者於剛過去的夏季假期中﹐有幸在加東旅行之時﹐往Montreal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history 參觀了《聖經考古發現之死海古卷》的主題展覽。這乃是《死海古卷》首次於以色列外的展出﹐實在 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讓筆者為各位流星路的讀者﹐分享在展覽

在眾多的展品當中﹐自然少不了作為主角的《死海古卷》真跡。除此之外﹐展覽還包括了由達味時期到耶路撒冷被羅馬帝國摧毀前的珍貴文物。展覽中有豐富的圖片和文字對文物作出詳細的介紹﹐亦有考古學對猶太歷史研的最新研究結果。

有一點可惜的是﹐在展覽中只有三幅死海古卷的真跡展出。由於其歷史價值不菲﹐古卷不單不許參觀者觸摸和拍照﹐更保存於密封的特設玻璃保險櫃當中。 展覽古卷部份只有暗淡的紅光作照明﹐而且每分鐘關燈二十秒﹐免至光線讓古卷過熱而起變化和損壞。由此可見﹐死海古卷的歷史和價值備受重視﹗另一方面有趣的 是﹐不少小說和動畫用了《死海古卷》作為題材﹐當中不乏把古卷描寫為能預知改變未來的工具﹐或統治世界的可怕奇書﹐因此引起人們對《死海古卷》無限的想像。而然﹐現實中的《死海古卷》只是用古希伯來文寫滿密麻麻的破舊 羊皮紙﹐並沒有小說家所描述的無邊法力。雖然真的死海古卷並不太起眼﹐其卻是二十世紀考古學為所耀目的最重大發現。《死海古卷》的發現不單讓我們更認識聖經的歷史﹐而且更影響了現今三大的宗教 – 猶太教﹐回教﹐和天基二教。這三大宗教的信仰核心﹐不約而同也是圍繞著其宗教經典。而這三大宗教的經典中﹐部份經文的來源是可以追朔至《死海古卷》。

最先出土的首七卷《死海古卷》﹐是在1947年於死海附近的Qumran的山洞中﹐被一個找尋失羊的牧童無意地發 現。其後十年考古學家於在Qumran附近的沙漠中不斷陸續發掘出七千多份古卷碎片。經科學方法用羊皮上的DNA﹐書寫的年份為線索等﹐把七千多份古卷碎 片像拼圖般的合拼而得出了五百五十份古卷﹐當中包括有部份是重覆抄錄的。在已翻譯出的古卷當中﹐包括了舊約聖經裡大部份經書的抄本之外(除了Esther 和Nehemiah兩卷)﹐亦有在舊約以外的各種獻祭經文﹐歷史記錄和經書等等。

筆者在想﹐《死海古卷》的發現在某程度上﹐解決了天主教和基督教在舊約聖經書目上的爭論。宗教改革初期時﹐基督教以 七卷舊約只有希臘文譯文而沒有希伯來文抄本為理由﹐而認為那七卷經書是偽經和非天主所默示的話語﹐從而把那七卷經書在聖經中刪去。但《死海古卷》的發現正好找回了那失去的希伯來文抄本七卷舊約中的六卷。立場上﹐基督教對聖經書目已存有一定的偏見﹐所以要正視歷史的客觀證據把所 有書卷重新加入其教派的聖經中﹐並非能一朝一夕所能踏出的第一步。但是﹐讓筆者所不解的是﹐有些基督徒還會到處宣揚第二正典沒有希伯來抄本的謊言﹐實在是 令人惋惜。

根據考古研究的發現﹐死海古卷的抄寫時間是由公元前一世紀左右﹐而其中有小部份抄本更遠至在公元前九世紀﹐是現存的希伯來文舊約聖經的最早抄本。 在耶穌於前的年代﹐猶太教主要有分為三個支派﹐其一是由達味時代祭司相傳下來的並主管聖殿的Sadducees派﹐其二是為死守經文上律法而文名的 Pharisees派﹐而最後的則是主張聖潔的禮儀和公有社區生活的Essenes派。由於Essenes派的主張和其餘兩派不合﹐而其餘兩派掌管了耶穌 撒冷的政治權力﹐Essenes派多在遠離其餘兩派勢力的地方建立公有社區﹐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至於死海古卷是不是Essense派所抄寫的呢﹖考古學 家還沒有確切的答案﹐但根據古卷附近的遺址來看﹐三派中的Essenes派其可能性是很高的。

雖然﹐目前大眾對死海古卷的認識還是很少﹐考古學家亦日以續夜的研究解讀死海古卷﹐好讓我們能得知和了解更多聖經的歷史而解決眾多的分歧。筆者僅於此﹐希望在主內的帶領下﹐讓眾所有不同的基督信徒及非信徒一同見證死海古卷為世界帶來的改變﹗

主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