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ssac Asimov

基地與地球 Foundation and Earth – Issac Asimov

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終於完成整套「基地」,現在我可以很自豪地對人說,我是一個有名有實的阿西莫夫科幻小說迷。基地後傳寫到「基地與地球」把基地世界,機械人世界和銀河帝國世界串連起來,將人類的未來付託給銀河生命體之後,阿西莫夫在書中也自認江郎材盡,不知如何繼續把故事寫下去,於是調頭寫基地前傳。這本小說是阿西莫夫較遜色的作品,若非他的擁躉大可以略過不看。

故事繼續上集Trevize尋找地球之旅,雖然他直覺上選擇了銀河生命體,但他自已也不白明為何作出這個選擇,他深信地球上會有他想找的答案。書中花了很多篇幅在Trevize和Bliss有關銀河生命體的辯論,他們在尋找地球的旅途中有很多時間鬥嘴。正反雙方的論點該說的也說過了,最後Trevize在地球對Daniel說出原因卻很牽強,看了三百多頁書才忽然跳出這個薄弱的結論,讓讀者感到十分失望。

主線謎題雖然失敗,旅途中每段冒險倒算精彩。不計地球Trevize一行人先後探訪五個星球,每個星球也帶出如果人類世界是那樣發展會怎樣的不同主題。第一個星球在基地勢力笵圍內,人民思想保守文化會有所差別,但與基地本身世界觀分別不大,這一站主要目的是找出古代星球置位的線索。第二個星球已變成癈墟,探討人類消失後只留下動物的世界。第三個世界很特別,那是一個每個人完全獨立,凡事也依靠機械人,老死不相往來的世界。美其名是每個人也擁有最大自由,但在正常人眼中整個星球全都是自閉症患者。第四個世界連空氣也幾乎沒有,但在微薄空氣下生存的微生物,卻成為主角一行人的重大危機。在這段找出地球位置的謎題設計很巧妙,雖然所有有關地球的資料都被刪除了,但卻留下間接的線索。第五個世界是回到原始的桃花園,可是美好的影像背後卻隱藏殺機。桃花園之所以能夠維持美好生活,就必須把所有外來者幹掉。外來者不一定帶有惡意,只要數目眾多外來者慕名而來,桃花園的生態資源便吃不消。

最後一站的地球是個反高潮,我寧可阿西莫夫讓基地世界保持獨立,總比現在夾硬接上機械人世界為好,好像把故事的世界寫死了,沒有留下能再發展的空間。盡管有其他科幻小說家續寫基地系列,但也只是加插基地紀元五百年以前發生的故事,沒有再提起第二銀河帝國的誕生和銀河生命體之間的故事。在David Brin的「基地的勝利」當中,便提及過謝頓和機械人Daniel打賭,說最後是謝頓用心理史學建立的第二帝國勝出,還是Daniel建立的銀河生命體勝出。不過有一點可以從書中推斷,便是第二帝國最終一定勝出,因為基地系列小說的一貫傳統是每章開首也引用銀河百科全書,而銀河生命體是不會亦不用出版百科全書的。所以百科全書的存在,等於預言了第二帝國的勝利。只是還沒有科幻小說作家想到如何寫新故事,講述第二帝國打敗銀河生命體的經過,希望David Brin會為基地寫續集,掀開這個賭局的答案吧。

基地邊緣 Foundation’s Edge – Issac Asimov

在基地三部曲出版後三十年,千呼萬喚下阿西莫夫的基地後傳「基地邊緣」終於面世。不知與他身為科幻大師的名氣有沒有關係,這本小書旋即奪取八三年雨果科幻小說大獎。小說時間發生在基地紀元五百年,距離上一本小說「第二基地」已經超過一個世紀,謝頓計劃進行得十分順利,第一基地經濟和科技的影響力傳遍整個銀河系,而第二基地則繼續在背後暗地裏操控計劃。可是一切卻進行得太過順利了,與謝頓的預測絲毫不差,引起第一基地的參議員Trevize懷疑第二基地其實並沒有滅亡,同時也引起第二基地的Gendibal則懷疑有第三勢力在背後操控謝頓計劃。

與基地三部曲以中篇故事組成不同,這本小說是單一長篇故事,篇幅亦增加至三百多頁。故事分兩條主線進行,一方面Trevize尋找地球為名,尋找第二基地為實的探索冒險,另一方面Trevize的行動亦起Gendibal的注意,成為他追尋背後第三勢力的重要線索,螳螂捕蟬式多重故事結構。兩條主線對第一和第二基地內的政治勾心鬥角,兩個基地之間明爭暗鬥均有深刻的描寫。角色間唇槍舌劍比拼材智,互相推演著不同的假設情況,一句輕描淡寫話語之間氣勢逆轉,正是阿西莫夫最擅長運用的邏輯語言對話遊戲。

阿西莫夫在小說中帶出蓋婭星球生命體的慨念,比「阿凡達」的潘多拉星球早二十年。第一基地代表物理力量,以此建立的第二銀河帝國只是第一帝國的翻版,以武力統治不能長久安定。第二基地代表心靈力量,以此建立的第二帝國卻會發長成為家長式微控管理的國度。蓋婭代表是生命精神融合的力量,超越謝頓計劃以人類思想為假設建立的心理史學,讓整過銀河系進化一個生命體。蓋婭有擁整個星球的龐大心靈力量,第二基地完全不是對手,但蓋婭由機械人建立,必需遵守機械人三大定律和第零定律,不能自主決定融合銀河系所有人類,因為她不知道這是否對人類最好的決定。高潮是三方勢力互相牽制,歷史給與主角Trevize在這三條路道中作出選擇的重要使命,背負起全銀河系所有人類的未來命運。選擇的答案並不叫人意外,但阿西莫夫卻在此賣個關子,選擇的理由留待續下一本小說才解謎。

在基地三部曲中幾乎破壞謝頓計畫的騾,便是在蓋婭出生但不知怎樣逃出的叛徒。可惜阿西莫夫沒有多花筆墨描寫這一段歷史,只是拿來舖排蓋婭華麗出場的契子。如果蓋婭星球生命體有可能產生騾這異端,銀河生命體或許也有同樣的盲點,說不定會改變主角選擇銀河生命體的決定。

第二基地 Second Foundation – Issac Asimov

基地三部曲最後一部「第二基地」,作為基地本傳系列的完結篇,雖然只寫到了千年黑暗過了四百年的時間,但謝頓計劃在第二基地的努力下回覆正軌,第一基地穩步邁向建立第二帝國的路。時隔多年以後,阿西莫夫在出版商利誘下,才寫了兩本後傳和兩本前傳,但始終沒有再提及建立第二帝國的故事,反而把基地系連接到故事時間線中,屬於遠古年代的機械人系列和銀河帝國系列。雖然後傳的故事發生在「第二基地」之後,但若果以作者在作品中表達的思想來看,「第二基地」可以視為整個阿西莫夫科幻世界的最後一站。

在基地首兩部曲中第二基地沒有出場,只有謝頓暗示提及第二基地的位置在星的彼端。這本小說的名字既然叫「第二基地」,第二基地自然活躍於故事中。小說的主題可以說是尋找第二基地,第一故事是騾去尋找,第二個故事是第一基地去尋找。雖說兩次尋找的目的也是要找出第二基地然後消滅它,但第二基地卻是在一直在背後主導尋找的過程,讓尋找者墮進遇先設計好的圈套,從而修正騾之亂引起的誤差,讓謝頓計劃回復正常軌道。

騾在上一部尋找第二基地功敗垂成,第一個故事便講述第二基地的反攻。這個故事不過不失不算精彩,大慨阿西莫夫要為騾之亂埋尾。小說內一直引用銀河百科全書的記錄,等於預言了第二帝國一定會如謝頓所預言般建立,故事不能前後矛盾,總要讓找個方法讓謝頓計畫繼續執行下去。第二基地成功制止了騾,但卻暴露了自已的存在的事實,讓第一基地害怕被第二基地的心靈力量操控,違反謝頓心理史學中人類對自已未來無知的前設,嚴重影響謝頓計劃的成功率。第二個故事是完美的計中計中計,讓第一基地以為自已成功消滅第二基地,那第二基地可以退居幕後,秘密地保護謝頓計劃。

小說我在多年前看過,所以一早知道謎底的答案,閱讀時樂趣大減。還記得當年第一次看時,驚嘆阿西莫夫可以一次又一次扭橋,而然最後的答案讓人拍案叫絕。謎底說穿了便不好看,但兩個謎題不妨在此一說。謎題之一固然是第二基地的位置,謝頓的暗示是很明顯的線索,但同時亦可以很誤導,正才因為這樣假答案與真答案的設計十分巧妙。謎題之二是如何心靈控制一個人但避過腦波儀的偵測,答案的伏筆事後看來同樣明顯,只是能猜中的讀者有幾人呢?

基地與帝國 Foundation and Empire – Issac Asimov

「基地與帝國」是基地三部曲的第二部,阿西莫夫繼續他的科幻史詩鉅著。基地三部曲雖然橫跨三百多年的時間,但無礙我追看這套小說的熱情。每個故事的主角雖然不同,但主題卻互相緊扣,讓讀者急不及待看謝頓計畫的進程。

這本小說分為兩個中篇故事,第一個故事是基地的第四個謝頓危機,風格與第一部曲的故事相似。基地從銀河邊彊崛起,一統附近地區的蠻荒王國,當它的勢力繼漸深入銀河中心,終於要與衰落中銀河帝國發生正面衝突。當時銀河帝國最後一位強勢皇帝在位,麾下的將軍決定攻打基地,雖然基地科技能力領先,始終不敵軍事力量雄厚的銀河帝國。就在基地快要淪陷之際,皇帝召回將軍並以叛國罪處決他,正如謝頓的預言一樣,基地的危機再一次解除了。故事以派去帝國離間皇帝與將軍的間諜當主角,儘管他十分努力去完成他的任務,但心理史學早已計算出帝國不可征能服基地。沒有能力的將軍不會對基地構成威脅,將軍有能力但皇帝積弱,將軍只會謀朝篡自已當皇帝,沒有空閒理邊彊的基地。強勢皇帝之所以強勢,是因為他不容有能力威脅帝位的將軍,所以將軍打勝仗只便令自已壞亡。強勢皇帝也不可以御駕親征基地,因為不可以丟下帝國首都不理,皇帝不在其他人便會爭奪帝位。

若果基地系列只是一個接一個謝頓危機,主角什麼也不做便可以安然渡過,阿西莫夫便不配稱為科幻大師了。第二個故事大慨是基地系列中最精彩的故事,阿西莫夫打破一直以來苦心建立心理史學的神話。心理史學只能預測人類社會整體的大方向,它不能預測偶然下出現的變種人帶來的影響。原本基地的第五個危機應該是內戰,但擁有心靈念力可以操控別人思想的騾,旋風般在銀河掘起並成功攻佔基地,憑空建立一個新王朝,打破謝頓的預言,改變了謝頓的計畫。故事的寫作手法也十分獨特,作者帶著讀者遊花園,讀者不到最後一刻,也不知道騾的真正身份,好像看偵探推理小說一樣的精彩。謝頓秘密建立的第二基地,便是為第一基地失敗作保險,修正計畫中不可預見的誤差。騾是銀河最有權勢的人但他也是一個可憐人,他可以控制思想讓任何人對他絕對忠誠,但他卻渴望得到別人真誠發自內心的感情,這個弱點讓他錯過打敗第二基地的機會,故事會如何發展作者留侍第三部才揭曉。

騾之亂這個故事,正好示範科幻小說迷人之處。科幻小說的作者先提出一個如果性問題,然後之前的故事中舖排答案,讓讀者誠心悅服地接受那個答案。然後忽然間筆鋒一轉,在既知的條件上追加一個新的如果性問題,並把之前想當耳爾的答案徹底推翻。一本好的科幻小說,在閱讀時像是和腦袋在玩捉迷藏,不定激發讀者思考和想像力。而然讀畢會留有一份知性的滿足感,回味著自已開拓一點點的思想世界。

基地 Foundation – Issac Asimov

第一本「基地」小說至今超過六十年,可是讀起來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依然精彩萬分刺激讀者思維,可以說是科幻小說中的經典。誠然六十年前的科技潮流與現代不同,那個年頭正值核子能抬頭,在書中代表基地擁有的超高科技。不過那只是一個讓讀者理解書中世界觀的工具,換成其他虛構科技如反物質能量,也完全無損故事的可讀性。基地系列雖然是科幻故事,但不過借用壯大的銀河帝國為舞台,表達歷久常新的人性和社會定律,可以當作架空歷史小說來看待。

基地第一集中包含五個故事,第一個故事其實是導言,讓心理史學之父謝頓出場,借他的口道出基地的誕生。代表人類文明的銀河帝國逐漸崩潰,人類將會喪失科技跌入三十萬年的黑暗時代。謝頓不能防止帝國崩潰,但他建立基地保存人類科技文明的種子,作為第二帝國的搖藍,讓黑暗時代大幅縮短到一千年。接下來的第四故事,講述基地建立後二百年,遇到的三次重大危機。謝頓用心理史學預言危機的出現,亦預知了唯一的化解方法,藉心理歷學的無形之手,推動基地走上一條躉向第二帝國的路。

基地在銀河帝國最邊彊一顆沒有任何資源的小行星上,四週全是虎視耽耽的野蠻帝國,基地唯一擁有的優勢便是科技能力。在基地五十年的第一次危機當中,基地把高科技當成神蹟去震攝野蠻人,建立一個崇拜基地創作出來銀河精靈的宗教,慢慢到把四週的野蠻帝國納入其支配下。在之後的第二次危機中,一個土皇帝叛變攻擊基地,更加突顯宗教控制人心的威力。當皇座源於宗教性的上天受與,祭司的詛咒足以讓人民背棄皇帝。我相信阿西莫夫參考了殖民地時代西方向落後地方傳教的歷史,才能對宗教和科技互相結合帶來的政治性夠有如此透澈的理解。

基地以宗教之名保百年平安,但宗教是一面雙刃刀,運用不宜很容易失控。第三個故事標志著金錢力量的抬頭,不再以宗教高高在上的支配,改而建立互惠互利的利益關係。第四個故事是基地的第三個危機,另一個土皇帝自持有帝國撐腰向基地宣戰。但那星球的經濟已經與基地不能分離,基地不用正面衝突只需要進行經濟封鎖,不滿生活受苦的群眾和利益集團便推翻那個土皇帝。

其他的科幻故事會加入動作元素,基地小說則反行其道以不動見稱,渡過基地危機便只需要等,等到時機成熟危機便自然解決。謝頓的心理史學妨如歷史的巨輪,自自然然會滾向歷史的必然方向。故事中眾人物的故事,只是構成這個歷史巨輪的一小塊零件,隨著小說發展,讀者慢慢從故事內的諸絲馬跡,拼合出心理史學的全貌。每組合出一幅完成的圖畫,總會驚嘆阿西莫夫的想像力和深遠卓見,每個故事轉折點的事後解析又如此合理。

以前初中時看「基地」只是一知半解,所以這次重讀好像初次看一樣有趣。雖然當年看過後沒有留下什麼印像,但回想我一直以來的宗教觀和金錢觀念,應該在不知不覺間受到阿西莫夫潛移默化的影響,因為在書中讀到提出的慨念時,我就覺得這不是正正和我所想的一樣嗎。多看科幻小說能夠啟迪思考,原來這句說話真的沒有錯。

基地締造者 Forward the Foundation – Issac Asimov

「基地締造者」在「基地系列」的時軸上是第二本書,但在現實中卻是阿西莫夫寫的最後一本基地小說。這本書記錄謝頓的一生,講述他大逃亡中找到研究心理史學的頭緒後,如何把心理史學的應用付諸實行,成立心理史學研究所,經過四十年的努力,終於找出防止人類在銀河帝國崩潰後,步入漫長的黑暗期的方案,便是在宇宙的邊彊建立基地,保全人類千萬年累積的科技知識,讓基地成為第二銀河帝國的種子。

全書分為四個短篇故事,每個故事發生時隔十年。謝頓從一個孤身作戰的年青學者,到龐大的心理史學研究所。心理史學從理論到實踐,從最初模糊的預測,到可以準確的預言未來。而銀河帝國則經歷了暗殺皇帝,軍閥政變,邊界領地獨立,逐步走上崩潰之路。

第一個故事最精彩,那時心理史學還未能達致應用階段,謝頓被捲入了政變的陰謀。他運用敵人心理上的弱點,設計讓他成為世人笑話自取滅亡。皇帝更誤信那是心理史學的威能,不單委位謝頓為首相,更全力支持心理史學的研究,投放大量帝國的資源。第二個故事有點遜色,十年前政變的餘黨復仇,企圖藉皇宮招聘新園丁的機會暗殺謝頓,最後卻因為偶然的巧合而失敗。第三個故事同樣也是暗殺謝頓的陰謀,新上台的軍政府想趁謝頓六十大壽的機會,奪取心理史學的研究成果。謝頓的機械人老婆為保護他而犧牲,她會在本書死亡是意料中事,如果故事可以寫得更感人會更好看。

最後一個故事是必要的存在,把前傳與正傳連接在一起。謝頓研究心理史學四十多年,雖然能夠預知帝國的衰落,卻一直苦無救治之法。直至他發現孫女是心靈感應者,正好為基地難題提供答案。謝頓集合心靈感應者,用念力影響政濟要人,支持他表面上修編銀河百科全書,亦即暗地裏秘密建立第一基地的計畫。同時讓心靈感應者在星之端建立第二基地,繼續發展心理史學,並在漫長黑暗千年中在背後工作,修正第一基地可能出現的誤差。後記中謝頓為基地的預言錄音,正好與基地正傳的開始連成一線,為全書寫下一個完滿句號。

這本書比「基地前奏」更粉絲向,沒有看過基地系列的讀者,必定會看到一頭霧水。其實這部小說本身的科幻成份不高,倒像是基地系列的補完資料,填上基地建立之前空白。

基地前奏 Prelude to Foundation – Issac Asimov

最初看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是初中,不知怎樣在學校的圖書館找到了基地三部曲的中譯本,半懂半不懂地囫圇吞棗一口氣看罷,被書中龐大的世界觀深深吸引,心理史學這個慨念更叫我眼界大看,自此我掛名自稱為阿西莫夫的忠實擁躉。後來住加拿大升中學,亦把校內圖書館的阿西莫夫藏書看全,當中把括了兩本「基地後傳」,再一次驚嘆阿西莫夫的想像力,把「基地系列」,「銀河帝國系列」和「機械人系列」連結起來,讓阿西莫夫三大系列構成一本未來世界的科幻史詩。

我不記得家中全套「基地系列」何時買入,盡管我說過一定要讀完整個「基地系列」,它們只是一直閒放書櫃上。書本封塵多年以後,一天我心血來潮拿起「基地系列」前傳,從事件發生時間上最早的「基地前奏」開始讀地起,不再當一個有名無實的阿西莫夫擁躉。下文會有嚴重劇透,雖然基地系列的故事早已人所共知,對阿西莫夫熟悉的讀者,亦不難估中故事高潮的轉折,不過不完全知道劇情下閱讀會比較有趣,所以特此作出溫馨提示。

在「基地三部曲」中的謝頓,只曾出現在錄影的偉大預言者,心理史學更是無所不能的神奇預言方程式。「基地前奏」中的謝頓,卻是個初出茅蘆的數學家,剛剛發表還未成形的心理史學論文,卻引來各方勢力對心理史學的垂涎,欲將其收納為一已權慾工具。謝頓從被銀河帝國國王召見開始,展開一段橫跨帝國首都川陀的逃亡之旅,經驗不同地區的不同文化,刺激他思考如何把心理史學理論轉化為實際應用,拯救逐漸衰亡的銀河帝國。在旅途中謝頓亦遇上後來建立基地的關鍵人物,可以說是先為下一本書埋下伏線。

因為這書寫於「基地後傳」之後,後傳中花了兩本書才解開的謎底,基地世界與機械人世界的關連,很順理成章地成為故事的骨幹,甚至已假定讀者對這兩者都有一定認識。結局時再次帶出機械人三大定律和第零定律,若讀者先前沒有接觸過機械人系列,恐怕不易在三言兩語間,明白心理史學與三大定律的關係,品味阿西莫夫用心經營伏線的意義。另外讓我感到意外的是謝頓原來好打得,與先前入為主謝頓是白髮智者的形象有很大差落。不過故事發生時謝頓只是三十出頭,加上主線帶有冒險小說性質,這個設定也十分合理。冒險故事怎能缺少美貌女主角,女主角被安排負責保護謝頓,一同經歷患難後結為夫妻。不過故事中浪漫的戲份少之又少,我甚至認只是舖排給第二部的伏筆,在心理史學和基地的建立的主旋律間,引爆一段人類和機械人相戀的小插曲。

這本小說絕對不是阿西莫夫的入門書,我認為最好先看基地三部曲和後傳,再看一兩部機械人系列的小說,把基本慨念打好基礎,方能享受書中的科幻命題帶出的啟發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