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日劇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日劇熱潮每隔幾年又再掀起熱潮,自2013年《半澤直樹》以來,《逃避雖可恥但有用》(簡稱《逃恥》)相信是最具話題性的日劇,結局篇在日本更有超過20%的收視,雖然比當年《半澤》的45%還差一大截。《逃恥》原作改篇自少女漫畫,故事為女性觀眾受落是意料中事,不過劇集同時俘虜男性觀眾,相信女主角新垣結衣功不可抹。男主角星野源飾演草食系電腦宅男,進化成拒絕戀愛的絕食系,竟然陰差陽錯有個大美女住進他家,當起「月薪嬌妻」照顧他起居飲食不特止,還要主動積極地女追男,簡直是一眾宅男的最終幻想,難怪他們看得如此投入。

原著只是一本很平凡膚淺,甚至有點沉悶的少女漫畫。電視編劇改編寫劇本時,以三高女性就業因難和家庭主婦的生產力的角度切入,成功為劇集加上分析社會現像的包裝,引來一群平時不看日劇的時事評論員,亦乘機借此話題抽水,替劇集作免費宣傳。劇集的話題性吸引觀眾收看,編劇再落力加添搞笑的橋段,如女主角腦洞的妄想畫面,惡搞陳年舊電視節目,再加上無敵可愛的新垣結衣,留著原本只打算開來看話題的觀眾,慢慢累積人氣和收視。原著漫畫也有少量惡搞的跳線場面,但電視版的加料炮製則更上一層樓,特別是第四集玩福音戰士畫面文字,百合阿姨重遇舊情人插八十代日劇舊歌,簡直是神來之筆。

《逃恥》的故事本體有點單薄,中段女主角要打開男主角心鎖那段,俊男配角和阿姨母子戀的支線,主線始終源於少女漫畫,劇情有點婆媽無聊。幸好編劇節奏掌握得好,故事中穿插的笑位和結衣賣萌,讓劇集保持愛情輕喜劇的魅力。除了首兩集受薪老婆這話題點子外,一直要到最尾一集才有新有見地的觀點。男主角想正式娶女主角當真正的老婆,用理性去分析婚姻,結婚不只是計算可以節省多少錢,而是從根本上推翻第一集老公是老闆老婆是顧員的點子。結婚是夫妻二人的合夥企業,家用只是等同最低工資,老公對老婆的愛是無形收入,最重要老婆擁有家庭這間企業的一半股權。故事中男女主角婚後的家務攻防戰很好笑,最後玩轉輪盤遊戲節目的多重平衡世界結局亦很精彩,若果全套劇集都有首兩集和最尾一集的水準,收視相信必定更加高開。

片尾曲新垣結衣跳戀舞,唱到街知巷聞變洗腦歌,更有不少二次三次創作。最有趣是後半段開始,隨了五位主要角色外,每集換入不同配角來跳舞。最抵死是其中一集,新垣結衣大頭拉手那個鏡頭,竟然變了男人,嚇死人但好好笑。其實片尾跳舞也不是新鮮事物,十年前的涼官春日動畫早已玩過,我有點奇怪為什麼這熱潮現在才吹到日劇。

每逢有日劇收視高開,無記很快便會抄橋山寨,不知道無記幾時會在劇中玩舊節目妄想,如果無記的婆媽劇中間,主角忽然妄想《獎門人》,應該會幾好笑。不過無記要抄片尾舞有點難度,無記劇大部份集片都砍掉片尾,片尾三十秒當然要用來賣廣告好要,廣告收入要分秒必爭賺到盡,不可能如日劇般慢工出細貨。

半澤直樹

已經很久沒有看日劇,偶然也有留然一下每季新番,但完全提不起追看的與趣。「半澤直樹」一口氣打破日本電視史的最高收視記錄,結局更錄得42%的高收視率,創造新一代的日劇神話。其實我也是後知後覺的類型,半澤熱潮席捲網絡後,到最後一個週未才看開始看,三天內由第一集追到第九集,然後心急如焚地等字幕組上載第十集結局。「半澤直樹」好看之處在於爽快直接,沒有婆婆媽媽的愛情線,以銀行公辨室為戰場,上演真正男子漢的浪漫。主角半澤直樹以下犯上,以弱勝強,還有他的「以牙還牙,加倍奉還」金句,實在讓一眾打工仔大快人心。

「半澤直樹」的骨幹是很王道少年漫畫公式,熱血+友情+運氣=勝利。只是在電視劇中比較少見,所以有一股清新的感覺。劇集改篇自池井戶潤的小說,作者在當全職作家前是做銀行出身,故事中銀行的內部運作很有真實感,不過仔細研究下還是發現很多戲劇性的巧合,以及想當然爾十分方便的劇情發展。畢境要有高低起伏故事才精彩緊湊,好與壞分別只是十分容易穿崩,還把是破碇收藏得比較好。主角堺雅人是個實力派演員,演了很多年二三線角色,最近幾年才有機會擔正當主角,今次憑半澤直樹一角躍升為一線男星,總算是出人頭地。劇中他時常擺出去廁所爆石的表情,十分有喜劇效果,尤其是一邊看電視邊一學他講話的時候,相信會成為這期惡搞的新寵兒,只是劇中的場面氣勢一時間讓人笑不出來。

以下內容包含劇透,未看的朋友慎入:

故事分為大板篇和東京篇,分別改篇原著小說的第一和第二集。東京篇可以說是大板篇的加強重製版,從大板篇要收回五億的呆帳,到東京篇要填補十百二十億的赤字,銀碼加大了不過故事的基本骨幹沒有變,當然細微處的鬥智橋段是略有變化。大板篇的故事十分完整,從主角被上司陷害做替死鬼開始,主角以真誠感動同伴加入相助,一邊與時間競賽一邊發掘出陰謀的真相,到最後攤牌大獲全勝,故事層層遞進起伏有度,一眾奸角叫觀眾又愛又恨,頭五集奠定後五集收視高開的基礎。特別是劇中有不少感人情節,例如開場醫院老人完成見孫子的心願,換取走路老闆的地址,半澤以真誠打動走路老闆情婦相助,與主角常常說人與人之間的牽絆這個主題互相呼應。

相反東京篇規模雖然較大,故事反而有點在趕戲跳得很快,去到最後甚至是超展開頗為牽強,總之主角有主角威能坐著什麼也不用幹,自自然然吉人天相,船到橋頭自然直。不過最大問題是大橋有熟口熟面,讓我有東京篇重覆大版篇的感覺。雖然偷文件的方法不同,但第一份證據同樣是偷回來。大板篇是五金行老闆做狗仔隊,發現上司與走路老闆的關係,東京篇則換成老友跟蹤殺父仇人的老婆,找出殺父仇人虧空公款的蛛絲馬跡。東京篇的模疑金融廳檢查,與大版篇的內部評核都是製做相同的危機。

很多觀眾不喜歡結局的反高潮,半澤超額完成任務保護了酒店和銀行,卻落得被貶去子公司的下場。我卻認為這個結局倒是畫龍點睛,完全道出了銀行內政治鬥爭的黑暗,行長才是背後的真正大佬,讓下面的人殺過你死我活後,才施施出來坐收漁人之利。半澤會升職才是不合理,他太過危險不受控制,行長才不會把他放在身旁,不然那天給他捉到痛腳便完蛋了。半澤在董事局前發顛要殺父仇人下跪,結果仇人只是被降一級繼續做董事,雖然派系鬥爭完敗無望做行長,但其實並沒有什麼實際損失,反正派系鬥爭也不是一定贏,不小心輸了死得比現在還難看。相比大板篇十倍奉還充軍去馬尼拉的上司,這個百倍奉還可謂毫無殺傷力,我還以為仇人至少會要坐牢。

半澤屬於邪道主角的類型,對付敵人不擇手段,不過對朋友很有義氣,有幫助弱小改革銀行的抱負,倒也算是正派主角。不過我嫌半澤不夠奸,他擲地有聲地說台詞很有型,不過撇除主角必勝的定律,在有十足把握把對手置諸死地之前說台詞,卻是一個有勇無謀的魯漢。大板篇上司出賣半澤在先,反正他是背水一戰沒有什麼可以再輸,如此氣勢還可以說是輸人也不要輸陣。東京篇他不用一開始便與殺失仇人攤牌,拿著資料衝上去質問誰人下令壓著告密不上佈,根本不可能問到有什麼結果,難道他以為仇人會不打自招嗎,反而這一來他便完全暴露自已的底牌。其實仇人原本十分看好半澤,在大板篇更背後的守護天使,以試煉為名讓他有翻身的機會。半澤大可以假意親近仇人,食盡仇人和行長兩家茶禮,在仇人最出奇不意時才一刀插死他,踏著他的頭顱晉身行長的親信,甚至取代仇人成為舊中央銀行一派的頭目,儲集打大佬挑戰行長的本錢。半澤要仇人下跪以報殺父之仇,應該像對付走路老闆和上司一樣,確認對手完蛋後才進行KO儀式。他會以真誠感動同伴真心幫他賣命,會以黑材料威脅對手就範,但是不會用利誘對方陣營的人倒戈相向這招。如果對手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先使離間計然後逐個擊破也不失為好策略。半澤注定只能做一個單打獨鬥的勇者,沒有成為一代臬雄的資質,他太過有思想潔癖,不知道他如何能夠坐上行長寶座。

電視劇大收必然開拍續集,反正原著小說已經有第三和第四本,不用煩惱如何寫劇本。半澤直樹的勝利全靠主角威能,他有一點小聰明,但去到最後還是靠喊台詞以氣勢打跨對手。另一套熱門的同類作品,島耕作的勝利則全靠女人幫助。不知道何時才會一套職場類作品,是真正靠智慧謀略再加一丁點運氣來取勝呢。

砂之器(2011電視版)

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砂之器」,被譽為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殿堂級的作品,先後被無數次改篇為電視或電影。這次我看的是2011年新電視版,分為上下兩集,每集二小時,連續兩晚播出。我沒有看過舊電視版,亦沒有讀過原著小說,所以故事對我很新鮮。案件發生在六十年代,從火車調軌場發現無臉死屍開始,由老刑警配新丁探員著手調查,連同電視劇的原創角色女記者,三個人抽絲剝繭一步步接近真相,走遍日本不同地方,解開死者身份的謎團,找出兇手殺人動機。隨著案件發展,接著出現更多死者,女演員自殺,男演員被毒死,孕婦難產而死。兇手其實不難估,反正只有幾個重要角色,很快便鎖定了那個當紅作曲家。最後的結局很感人,看到兇手後悔認錯,回憶與父親一起的日子,父親帶著小孩流浪,淒美的雪景配上感人的配樂,我老婆眼淺忍不住哭了。劇中的音樂十分動聽,特別是兩首貫穿故事的主題音樂,劇中兇手創作的「滅寂」和「永遠」。

「砂之器」小說和舊電影版的評價奇高,不少愛好者奉若神明,甚至不容許有任何批評。這套新電視版大幅改篇內容,解謎部份原本全屬今西刑警,現在三個人分工合作,多些角色多點互動火花,加入新丁警察配老差骨和男女角愛情戲的典型橋段。至於加入女記者一角,明顯因應市場需要,有漂亮的女主角可以增加收視。不知道是否改動太大的關係,還是故事根本先天性不足,我對主線的推理很失望。女主角提出的破案關鍵最有腦最合理,老差骨走出來調查線索有很多汗水,但新丁的直覺則太胡扯了,怎可能如此巧合和便估中兇手是誰和處理血衣的方法。

至於整個案件本身,從殺人動機到殺人手法,情節缺漏和不合理甚多。其間新死者不斷出現,原來作者只不過是在故意誤導觀眾,其他死人與原本的案件沒有直接關連,不過是兇手順便殺多幾個人。男演員的死最不明所以,他己經給警察釘上了,明天叫去問話,今天郤給人毒死,矛頭自然指向身邊的人,這豈不是把警察引過來。火車灑紙碎的方法處理血衣太花巧,連我老婆也懂說燒了不是更直接。最讓我失望是最後的心理戰迫供十分兒嬉,我正期待新丁有什麼的殺手鐧,令兇手聰明反被聰明誤露出馬腳。兇手好歹也殺了兩個人,忽然卻心靈脆弱真情流露。若果他想起父親的遺願,便更應該死不認到底,只要挨過四十八小時,便可以遠走高飛重新開始。其實兇手根本不用殺人,如果他害怕身份被識破,一開始便硬說三木認錯人,怎樣也不出來相認,便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三木也只會認為自已認錯人,大音樂家不理白撞的老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不是推理小說迷,只是遇到了也會間中看看推理小說。很多年前看過松本清張的「點與線」,其實那個故事有點悶,不過利用火車時間表的漏洞去殺人,是個有創意而且完美的推理。多年來我久仰「砂之器」的大名想拜讀一遍,這亦是我看這套電視劇的主要原因。但這次看完「砂之器」電視劇後,讓我完全打消了看小說版的意願,案件橋段的設計根本不合格,其他的社會描寫多好也無補於事。推理才是推理小說的靈魂,其他文筆不過是配菜矣。

日劇Mr. Brain

剛剛一口氣連看兩齣日劇《Change》和《Mr. Brain》﹐雖然都是木村拓哉當主角﹐但兩齣電視劇的氣氛完全不同。前者輕鬆中暗藏政治訊息﹐後者則是純萃娛樂的公式化偵探劇。木村飾演天材腦科學家﹐在警察科學研究所工作﹐前後八集解決六個案件。神探伽俚略用物理學去解謎﹐木村則用腦科學去破案。不過橫看豎看﹐他除了滿口腦科學術語外﹐他的破案方法其實只是捉心理﹐略施小計設下心理陷阱﹐讓兇手自己掉進去露出馬腳。

這齔電視劇十分熱鬧﹐除了木村當神探主角外﹐其他配角也很有趣。無腦靚女助手﹐火爆老差骨﹐菜鳥手下﹐與警科研其他古怪科學家﹐為劇集增添不少歡樂。食蕉更成為劇中木村的招牌﹐還感染到其他人一起陪他食蕉解謎。木村的角色設定十分搞笑﹐﹐腦部受創前原本當男妓﹐豈料因禍得福受創激發腦潛能成為天材。不過他卻喪失了普通人的社交能力﹐亦不能感受到愛情。靚女助手對木村一見鐘情﹐不過經常神女有心襄王無舞而表錯情。

不知為什麼所有偵探戲﹐懸案到了主角的手中﹐總是很輕易便破案﹐這套劇集自然也不例外。六個案件的設計很有心思﹐怪不得無線也要抄橋﹐要林峰學木村當神探。血十字和音符兩個案件的設計巧妙﹐都是用疑兇名字去扭橋。使用疑兇名字倒方便﹐反正編劇要角色叫什麼名字也可以。隱形人那個案件太容易猜﹐電視畫面影著蔽路電視平面圖﹐我已經估到了殺人的方法﹐比木村還要快破案。食人魔和精神分裂那兩個案件最好看﹐兩個也是案中有案受害者設計報仇﹐把受害者繩之於法有點無奈。不過似乎劇中木村破到案便像是解開謎題﹐那管法律不外人情網開一面﹐當法律不能制裁到壞人時﹐受害人連報仇也不許﹐只能默默承受法律的不公義。結局那宗案件很精彩﹐有雙雄對決的味道﹐可惜最後只找到被人利用的傀儡﹐木村知道誰是壞蛋也沒有證據拉人﹐這大慨是為劇場版留下伏筆。

日劇Change

剛剛放一個星期的大假﹐除了閒在家中搞裝修外﹐便一是口氣連煲兩套日劇《Change》和《Mr. Brian》。上一次看日劇己是大學時代的《悠長假期》和《戀外世紀》﹐無獨有偶十多年後再看日劇﹐竟然還是木村拓哉當主角﹐好像全日本只有他一個電視明星。不過我也很佩服木村﹐十多年來他樣子沒有變過﹐好像吃了防腐劑一樣﹐依然保持他的招牌迷人笑容。

《Change》的故事完全天馬行空﹐講述在小學當教師的木村﹐一個對政治完全外行人﹐忽然間當上日本首相﹐。據說劇本的靈感來自奧巴馬當選美國總統﹐一個藉藉無聞的新丁議員﹐不過三數年時間便當上美國最有權力的人。看電視劇集不用太認真﹐木村比奧巴馬還厲害﹐只用了短短三個月便當上首相。雖然故事過份跨張﹐但從日本的政治制度來看﹐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的事。日本地方政治由鄉紳壟斷﹐議席父傳子的世襲。日本中央政府的政治﹐由幕後權力玩家操控﹐把政壇新人當鬼儡推上首相的寶座﹐借新面孔來吸引選民支持﹐也有一定的說服力。

木村很兒嬉地當選﹐做了首相依然還是很兒嬉﹐他不住首相府﹐與美少女助選員和古怪競選經理﹐一班人柴娃娃繼續住﹐大慨是方便拍攝吧。故事分開兩條主線﹐木村當主角的電視劇﹐又怎能缺少漂亮的女主角呢。深津絵里被政黨總部派去幫木村競選﹐一個具政治野心的女強人﹐另一個是厭惡政治的小學教師﹐很例牌的冤家鬥氣擦出愛火花。機緣巧合下木村從地方國會選﹐搖身一變成為日本首相﹐掉進政治爭鬥的旋渦的中心。深津當上首相秘書﹐與一眾從鄉下帶去東京的怪人﹐與木村一起並肩作戰﹐逢凶化吉安然渡過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陰謀。

這套電視劇諷刺日本政壇﹐政客只顧自己的權力﹐為人民服務淪為空口大話。木村未被政治污染﹐首相的大權又從天掉下來﹐他滿腔熱血一心想為市民做點事﹐卻發現處處受到制肘﹐政府官寮傲僈自以為事﹐政客則自私自我中心。不過這是一齣童話式的電視劇﹐木村發揮主角威能﹐其他人紛紛被他的熱誠感染﹐重捨當年初踏足政壇﹐為民請命的崇高理想﹐每次難關也幫助他大步檻過。奸角是把木村捧上神臺樣子很似陶傑的政黨主席﹐木村有自己的主見﹐不甘心做他的扯線公仔﹐打破他當幕後攝政王的如意算盤﹐便處心積慮把木村拉落臺﹐好讓自己出面當首相。這齣電視劇也算是大團員結局﹐男女主角的愛情開花結果﹐木村與奸角主席勉強打成平手﹐木村宣報解散國會重新舉行大選。最後一幕是木村為選舉拉票造勢﹐大慨為開拍續集舖路。

最後一集木村的國情咨民演講﹐雖然長篇大論沉悶了些﹐但勝在畫公仔畫出腸借木村之口﹐說出現實政治與理由政治的差落﹐冀望新一代能改變對政治的負面看法。也許電視劇的世界太美好﹐現實中不會有木村這樣靚仔的政客﹐也不會有他那樣真心真意為人民謀福祉的政客。不過日本始終是成熟的民主制度﹐縱使臺底下有千絲萬縷的權力關係﹐太離譜的政客還是會被選民趕下臺﹐亦能容納社會上想改變的聲音。至少在劇中木村能以高民望作後盾﹐與政治權力的幕後老闆一較高下。日劇能夠把政治作電視劇題材﹐在嚴肅與娛樂之間找到平衡點。反觀香港的小圈子選舉制度﹐只能出產聽教聽話的特首﹐香港政治不會有轉變只是一潭死水﹐而無線也永遠拍不出Change這種級數的電視劇。

神探伽里略 嫌疑犯X的獻身

Galile 不論是網絡的影評還是朋友的推介﹐都說《神探伽里略》劇場版是十分精彩推理電影﹐小說原著更奪得日本推理小說大賞。我沒有看過《神探伽里略》的電視劇﹐但也看過故事介簡﹐知道福山雅治飾演推理天材﹐正職是物理教授﹐課餘幫靚女警官柴咲幸查案。劇場版同樣圍繞一宗殺人案﹐不過與一般推理故事不同﹐觀眾開場時已知道誰是兇手﹐亦知道行兇的整個經過。謎團並不是找出真兇﹐而是看疑犯如何暪天過海﹐讓警察找不到任何罪犯的證據。也許希望越大便會失望越大﹐電影希望以物理天材對數學天材﹐營造兩大推理高手過招鬥智的氣勢﹐可惜謎底關鍵只是掩眼法的小把戲。在福山雅治把案情娓娓道來時﹐完全沒有恍然大悟的快感﹐只有被小玩兒欺騙後的滿嘴不是味兒。未看電影的朋友請注意以下內容包含劇情﹐推理故事謎底說穿便不好看了。

數學天材暗戀隔壁的失婚婦人﹐在她錯殺死了前來騷擾的前夫後﹐為求令她可脫罪幸福地生活﹐不惜製造假證據讓自己頂包入獄。謎題便是他如何製造失婚婦人和女兒的完美不在場證據﹐謎底的答案是他用另一具屍體去誤導警方﹐令警方錯誤判斷兇案發生的時間。其實答案在電影中有暗示過﹐兩個主角在河邊漫步閒談時﹐導演刻意拍攝流浪漢雜物堆旁空置長椅的鏡頭。看時我心想推埋天材的完美犯罪計劃﹐出手應該不會這樣低莊﹐結果很不幸流浪漢真的成為破案關鍵。數學天材大費周章殺個流浪漢﹐用新的屍體去冒充前夫的屍體﹐還要留假線索佈疑局引警察上釣﹐可是故事完全沒有交待前夫的屍體的去向。

殺人不難處理屍體不被人發現才是最大難題。若果數學天才可以處理掉前夫的屍體﹐就根本不用故佈疑局就可以幫母女脫罪。那只是一宗很普通的失蹤人口案﹐反正前夫欠債纍纍又有黑道仇家﹐警方又怎會懷疑一等良民的前妻呢。若流浪漢可以在酒店自出自入﹐也沒有人察覺房客不同﹐那數學天材大可以繼續租房﹐又或者替前夫辨理退房手續。酒店房東是因為不見鎖匙才去報警﹐若果還了鎖匙根本就不會有人察覺殺者人間蒸發。現在數學天材高調地丟具死屍在公園﹐不必要地吸引警方的注意﹐把警察直接引到真兇門前﹐豈不是更加危險。最重要是他忘記了牙齒和血型記錄﹐若果警方到醫院翻查死者病歷﹐這個完美的頂包計劃便功虧一簣。難道他找流浪漢當替死鬼時﹐要先驗血型和牙齒﹐確前刎合前夫的類型才行兇嗎。

若不把這套電影當作推理故事﹐改用愛情故事的角度去欣賞﹐可惜故事仍然是不合格。正印男女主角基本上零交流﹐根據網上看來的資料﹐原著小說連女警那個角色也沒有﹐柴咲幸是個可有可無的大花瓶。數學天才與失婚婦的關係嚴格來說不是愛情﹐雖然有人看到眼濕濕很感動﹐但我看來數學天才被感情沖昏了頭腦﹐否則不會設計漏洞百出的頂包計劃。竟然已經知道警方可能監聽電話﹐從公共電話亭打出根本沒有用﹐通話第一句便自我報上名來﹐難道怕監聽的人不知道你是誰。反正身份已在電話中涉露﹐在自己家中打電話又有什麼關係。如果要保密至少應該敲牆用摩斯密碼來通訊嘛。還是其實他是個自虐狂﹐渴享受為苦戀情人牲犧的痛苦﹐才心口帶著個勇字慷慨赴刑﹐雖然根本完全無犧牲的必要。

其實看了開場第一幕﹐我對這套電影已穩穩覺得不妥﹐只是還是希望其他人是對我是錯﹐才著耐著性子看完到解謎。電磁炮連軍方也是在研究階段﹐弄台可以瞄準射擊海上遊艇的電磁炮﹐大慨比走私軍火偷運火箭炮難幾百倍。實驗場的電磁炮以高速發射炮彈頭﹐單憑物理撞擊力根本不可能發生大爆炸﹐莫非推理天材實驗場後面有間油站﹐還是他無視安全指引用火藥實彈作實驗。枉這套系列標榜自己以科學推理破案﹐第一幕為追求視覺效果就已經違反科學常識。至於戲內P=NP﹐四色地圖等的所謂數學難題﹐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看見劇中對物理和數學的兒嬉態度﹐大慨對案件推理也不應有什麼期望。

The Machine Girl 機關槍少女

The Machine Girl 當一套電影爛得很徹抵﹐反過會因為太爛所以好看。當鏡頭過份血腥時﹐反過來會因為荒謬而好笑。《機關槍少少》是一部徹頭徹尾的爛片﹐不要期待任何故事﹐任何動作場面的設計。這部電影的唯一賣點就是夠爛﹐非常惡搞七十年代的忍者片﹐想像得到和超乎想像的道具和情節統統出場。這部不是科幻血腥恐怖動作電影﹐而是一部超低能勁搞笑的大爛片。

那這電影有什麼好看﹖水手服美少女裝上機關槍義枝﹐替被殺害的幫弟弟仇報﹐大戰山口組忍者家族。不夠﹖有斬手斬腳血漿像開水喉狂噴﹐人頭火鍋﹐手指壽司﹐手臂天婦羅。依然不夠﹖還有機關槍掃到身體開洞﹐掃淨到下副骷髏骨﹐忍者飛標把頭顱打橫切三份﹐電鋸將人劈開兩半﹐血滴子凌空取人首級﹐電鑽奶罩愛的擁抱。還想要多些﹖載美式足球面具的刺客﹐要擺姿勢才出擊的忍者三人組﹐當然少不了衣服在打鬥時會無端割破或暴裂的美女。還記不記得以前的北斗之拳﹐壞人中招後臨死前會講幾句野﹐才忽然爆開狂噴鮮血倒地。這套電影的暴力情程也差不多﹐只不過這是真人版那套是卡通。

電影內容無謂說了﹐對白行貨到不能夠再行貨﹐ 四十年前或許會叫人很熱血。想不到編劇真夠膽寫出這個劇本﹐把四十年的舊貨掘出來循理再用﹐要要所有樣板對白應有盡有。當主角一本正經地說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一邊用機關槍屠殺壞人﹐又或者喊生喊死地講情義﹐奸人講忍者家族榮譽時﹐我真的笑了出來﹐或者其實讓人發笑才是導演的原意。若果你可以無視劇本的合理性﹐人體的正常生理構造﹐很明顯穿崩的特技鏡頭﹐你就可以很歡樂暢快地欣賞這齣電影。不妨上Youtube找預告片看﹐看過後若果你認為可以接受﹐你應該會很喜歡這類極端惡搞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