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之器(2011電視版)

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砂之器」,被譽為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殿堂級的作品,先後被無數次改篇為電視或電影。這次我看的是2011年新電視版,分為上下兩集,每集二小時,連續兩晚播出。我沒有看過舊電視版,亦沒有讀過原著小說,所以故事對我很新鮮。案件發生在六十年代,從火車調軌場發現無臉死屍開始,由老刑警配新丁探員著手調查,連同電視劇的原創角色女記者,三個人抽絲剝繭一步步接近真相,走遍日本不同地方,解開死者身份的謎團,找出兇手殺人動機。隨著案件發展,接著出現更多死者,女演員自殺,男演員被毒死,孕婦難產而死。兇手其實不難估,反正只有幾個重要角色,很快便鎖定了那個當紅作曲家。最後的結局很感人,看到兇手後悔認錯,回憶與父親一起的日子,父親帶著小孩流浪,淒美的雪景配上感人的配樂,我老婆眼淺忍不住哭了。劇中的音樂十分動聽,特別是兩首貫穿故事的主題音樂,劇中兇手創作的「滅寂」和「永遠」。

「砂之器」小說和舊電影版的評價奇高,不少愛好者奉若神明,甚至不容許有任何批評。這套新電視版大幅改篇內容,解謎部份原本全屬今西刑警,現在三個人分工合作,多些角色多點互動火花,加入新丁警察配老差骨和男女角愛情戲的典型橋段。至於加入女記者一角,明顯因應市場需要,有漂亮的女主角可以增加收視。不知道是否改動太大的關係,還是故事根本先天性不足,我對主線的推理很失望。女主角提出的破案關鍵最有腦最合理,老差骨走出來調查線索有很多汗水,但新丁的直覺則太胡扯了,怎可能如此巧合和便估中兇手是誰和處理血衣的方法。

至於整個案件本身,從殺人動機到殺人手法,情節缺漏和不合理甚多。其間新死者不斷出現,原來作者只不過是在故意誤導觀眾,其他死人與原本的案件沒有直接關連,不過是兇手順便殺多幾個人。男演員的死最不明所以,他己經給警察釘上了,明天叫去問話,今天郤給人毒死,矛頭自然指向身邊的人,這豈不是把警察引過來。火車灑紙碎的方法處理血衣太花巧,連我老婆也懂說燒了不是更直接。最讓我失望是最後的心理戰迫供十分兒嬉,我正期待新丁有什麼的殺手鐧,令兇手聰明反被聰明誤露出馬腳。兇手好歹也殺了兩個人,忽然卻心靈脆弱真情流露。若果他想起父親的遺願,便更應該死不認到底,只要挨過四十八小時,便可以遠走高飛重新開始。其實兇手根本不用殺人,如果他害怕身份被識破,一開始便硬說三木認錯人,怎樣也不出來相認,便可以推得一乾二淨。三木也只會認為自已認錯人,大音樂家不理白撞的老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不是推理小說迷,只是遇到了也會間中看看推理小說。很多年前看過松本清張的「點與線」,其實那個故事有點悶,不過利用火車時間表的漏洞去殺人,是個有創意而且完美的推理。多年來我久仰「砂之器」的大名想拜讀一遍,這亦是我看這套電視劇的主要原因。但這次看完「砂之器」電視劇後,讓我完全打消了看小說版的意願,案件橋段的設計根本不合格,其他的社會描寫多好也無補於事。推理才是推理小說的靈魂,其他文筆不過是配菜矣。

無頭騎士異聞錄 Durarara!!

「無頭騎士異聞錄」改篇自成田良悟的輕小說,幾年前他的另一部輕小說「永生之酒」改篇為動畫大獲好評,相同的作者相同的製作公司,所以我對這套動畫充滿期待。這個故事洋溢著成田良悟的特色,大堆頭角色眾多的群戲,一貫的跨張和熱鬧描寫手法。這次他把舞台搬到日本的池袋,一群古靈精怪的人物,發生一連串天馬行空的事件。作者扭橋扭得很絕,埋下悠長的伏線後,再把一口氣把劇情引爆推上高潮,給觀眾帶來驚喜。故事發展往往出人意表,但又未至於不合情理,總之看得十分開心過癮。

動畫版改篇了頭三本小說,前後共二十四集的二季番,外加DVD兩集番外篇。前半部介紹角色出場和無頭騎士找頭篇,後半部的故事則包括砍人魔篇和黃巾之亂篇。詳細的故事內容我不便在此透露,因為作者在劇本玩很多小聰明的把戲,說穿了便不好玩。二零一零年上映時,每個星期我也有追看,可惜最後幾集要去印度錯過了,這樣便放底了差不多成年,直到最近有空才補回結局。這套動畫的中文譯名並不貼切,只是劇中有個角色是無頭騎士,反正原本的日文名Durarara!!,也沒有什麼特別意思。

帝人只是名義上是主角,但很多事件他並不是核心,故事亦不是以他的角度去描寫。這套動畫每個角色都是主角,一大票角色轉來轉去輪著當主角,其他人則輪流出場當配角。在戲中眾多的人物中,我最喜歡始終還是無頭騎士塞爾堤,來自愛爾蘭的美女死神。她騎著妖馬變的黑色電單車,載著黃色貓耳頭盔,在深夜的時份在公路上出沒。因為尋找頭顱來到池袋,當上另類速遞員。沒有頭所以不能說話,只好靠電話或電腦打字交談。她還有個同居男友,心理變態的黑道神醫,但純情得像小男生。塞爾堤雖然力量強大,頸上黑霧可以化成鐮刀或觸手,但她居然會害怕外星人和交通謷察。她有一顆善良的心,性格像一個活了很多年,但永遠長不大的女孩。在萌系泛濫的現今動畫界,無頭竟然也可以發展為萌屬性之一,可謂一絕。其他角色也很有趣,池袋最強的靜雄,宅四人組,俄羅斯黑人西門,讓這套動畫妙趣橫生,甚至比事件的主角更加搶戲。

這類故事有頭無尾,可以長寫長有的輕小說作品,偶一為之看看是很輕鬆的娛樂,但我不太喜歡沒完沒了的感覺。跟叮噹或軍曹那類長壽劇不同,它們開宗名義故事不會有任何推進,永遠返回起點一切照舊。但輕小說明明有故事發展,卻不停開拓新故事線加入新角色,直到讀者看悶看膩了,人氣不續才忽然草草完場。上次「永生之酒」見動畫好看,便把小說找來讀,結果看了六七部便看不下去。這次學精了,看完動畫便算,千萬不要去看小說版。

小敗犬大作戰

在外國十分流行的真人騷電視節目,不知何解香港一大一小兩個電視台,一直沒有同類型節目。現在網上電視Goyeah.com,竟然先拔頭籌,開始了香港真人騷節目的先河。「小敗犬大作戰」有別於一般選美比賽,敗犬一詞起源於日劇「敗犬女王」,與剩女中女老姑婆為同義詞,泛指年齡不輕嫁不出又沒有男友的女人。小敗犬找來五個二十出頭,男人勿近的敗犬女孩,用三個月時間去替她們大變身,改頭換面讓她們脫離敗犬行列。節目每星期一集短短十五分鐘,可以在網站和Youtube上免費收看。我老婆十分喜歡看小敗犬,常常追問新的一集上載了沒有。我推介小敗犬給同事看,他們和他們的女婆也成為忠實擁躉。小敗犬話題性十足,娛樂性豐富,很多贊助商在節目中賣廣告,又免費提供資源上協助,有參賽者出鏡不用花錢請演員,只需要幾個人的攝製隊,小成本高收視,開創了傳媒行業的新方向。

有些女權主義批評會小敗犬侮辱女性,別人應該尊重女人的單身選擇。節目中的評判雖然有挖苦那些敗犬女孩,但那也只是照顧收視需要,其實小敗犬的意識很健康正面,並不只是單外看女性外表那樣膚淺。學習儀容,健美,化妝,揀衫等基本功夫的固然不可缺少,但更重要由內至外的完全改造。學習儀態,建立自信,如何和異性相處,看心理治療解開心理陰影,甚至最基本的待人接物的態度,節目在也有一一教授。幾個女仔玩小圈子,明顯杯葛比較漂亮那個。節目安排她們和男仔約會,結果約會時只講別人是非,差劣的性格表露無遺,怪不得嚇走身邊的男仔。結果導演也忍不住要出聲,像父親教女般罵她們,教她們如何做人。身邊的敗犬朋友一定要看小敗犬,藉著節目反省自已,看看有沒有犯參賽者那些毛病,從中學習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看著參賽者不斷的成長和轉變,雖然不可能變成超級靚女,但由完全唔見得人,進化到看起來唔錯,已經是很大的成功。那幾個參賽的女孩子,能不能勝出比賽,交不交到好男友,會否上岸當勝犬,其實已經無關重要。這個比賽說不定己經改變了她們的人生。有些人要花很多年才學懂,有些人永遠也學不懂的道理,她們在三個月內速成了。在幾個參賽者中,我原本看好讀工程Sharon會贏,因為她最勤力最淡定。不過CoCo的轉變之大讓人刮目看,亳無疑問她成為小勝犬實至名歸。在人生這個的比賽中,能否成為人生的勝犬,外表只是入場卷,正如節目內陶傑說,自信和內在美才是最重要。看完這個節目,再一次引證張小嫻的名言,天下間沒醜樣的女人,只有懶躲的女人。找不到男友沒有人娶的敗犬們,不要再埋怨運氣不好遇人不淑,只有努力去爭取的人,才有資格擁有幸福。

Faster Than a Speeding Photon

Neutrino is faster than light! If there is no experimental error, it will be the biggest discovery since Einstein’s relativity theory. In fact, this result prove that Einstein is wrong. If something can be faster than light, then time travel may be possible.

By Rachel Courtland, IEEE Spectrum, Fri, September 23, 2011

The photon should never lose a race. But on Thursday, stories started trickling in of a baffling result: neutrinos that move faster than light. News of this potential violation of special relativity is everywhere now. But despite a flurry of media coverage, it’s still hard to know what to make of the result.

As far as particle physics results go, the finding itself is fairly easy to convey. OPERA, a 1300-metric-ton detector that sits in Italy’s underground Gran Sasso National Laboratory, detected neutrinos that seem to move faster than the speed of light. The nearly massless particles made the 2.43-millisecond, 730-kilometer trip from CERN, where they were created, to OPERA’s detectors about 60 nanoseconds faster than a photon would.

The OPERA team hasn’t released the results lightly. But after three years work, OPERA spokesperson Antonio Ereditato told Science, it was time to spread the news and put the question to the community. “We are forced to say something,” Ereditato said. “We could not sweep it under the carpet because that would be dishonest.” And the experiment seems carefully done. The OPERA team estimates they have measured the 60 nanosecond delay with a precision of about 10 nanoseconds. Yesterday, Nature News reported the team’s result has a certainty of about six sigma, “the physicists’ way of saying it is certainly correct”.

But as straightforward as you can imagine a particle footrace to be, interpreting the result and dealing with the implications is another matter. Words like “flabbergasted” and “extraordinary” are circulating, but often with a strong note of caution. Physicist Jim Al-Khalili of the University of Surrey was so convinced the finding is the result of measurement error, he told the BBC’s Jason Palmer that “if the CERN experiment proves to be correct and neutrinos have broken the speed of light, I will eat my boxer shorts on live TV.” Others say it’s just too early to call. When approached by Reuters, renowned physicist Stephen Hawking declined to comment on the result. “It is premature to comment on this,” he said. “Further experiments and clarifications are needed.”

For now, no one’s speculating too wildly about what the result might mean if it holds up: there has been some talk of time travel and extra dimensions. And on the whole, the coverage of the OPERA findings, especially given the fast-breaking nature of the news cycle (the team’s preprint posted last night) has been pretty careful. But there is one key question few have tackled head on: the conflict with long-standing astrophysical results.

One of the key neutrino speed measurements comes from observations of supernova 1987A. Photons and neutrinos from this explosion reached Earth just hours apart in February 1987. But as Nature News and other outlets noted, if OPERA’s measurement of neutrino speed is correct, neutrinos created in the explosion should have arrived at Earth years before the light from the supernova was finally picked up by astronomers.

New Scientist’s Lisa Grossman found a few potential explanations for the conflicting results. She quotes theorist Mark Sher of the 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 in Williamsburg, Virginia, who speculates that maybe – just maybe – the speed difference between the OPERA and supernova results could be chalked up to differences in the energy or type of neutrinos.

That said, no one is arguing that the OPERA results are in immediate need of a theoretical explanation, because there could be errors the team hasn’t accounted for. The experiment relies on very precise timing and careful measurement of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neutrino source at CERN and the detector. John Timmer of Ars Technica does a good job of explaining how the OPERA team used fastidious accounting, GPS signals, and atomic clocks to reduce the uncertainty. But he notes that there are other potential sources of error that could add up, not to mention those pesky “unknown unknowns”.

Many physicists seem to be looking forward to independent tests using two other neutrino experiments – the MINOS experiment in Minnesota, which captures neutrinos created at Fermilab, and another neutrino beam experiment in Japan called T2K.

But for now, we can only wait. And, perhaps, come up with explanations of our own.

義勇群英(2009電影版) G.I.Joe

還記得讀小學時候,某年暑假電視播「義勇群英」卡通片,印象中與「變型金鋼」一前一後播放,看這兩套卡通亦成為我每天早上的指定節目。在「義勇群英」和「變型金鋼」兩套動畫中,其實我更加喜歡「義勇群英」多些。我記得我也有過幾個「義勇群英」公仔,最後當然給玩到甩手甩腳不知所終。我人生第一次去紅館不是看演唱會,而是去看孩之寶的玩具展,看見全套「義勇群英」玩具的展品,口水直流。當年班上有個有錢同學仔,他竟然真的買了全套玩具,不單有齊所有好人和壞人的公仔和武器,連那隻成個人那麼大的航空母艦也有,簡直羨煞旁人。

荷里活把「變型金鋼」搬上大銀幕後,拍「義勇群英」的電影版是必然的選擇。這套電影零九年上畫,是標準的暑期檔爆谷動作片。從上畫第一週我便說了要看,結果等了兩年才有機會看。經過「變型金鋼」的教訓,未看前我已經自動調整預期,沒有期望亦沒有失望,總之開開心心娛樂性十足便收貨。這套電影與當年的卡通,除了片名一樣,借用了卡通幾個人名外,完全沒有任何關係。故事是老土到不得了的好人打壞人,有班壞人要征服世界,好人知道了便出來保衛世界和平。有點失望是片中壞人並不是毒蛇黨,只是毒蛇黨前身是跨國軍火財團。

這套電影雖然打著暑期鉅片的招牌,實際上是B級動作片的底子,加上大量電腦特效,勉強充大頭扮A級大製作。壞人口口聲聲說要征服世界,不過不計咖喱菲雜兵,其實整個組織只有四個人,事無大小也要親力親為。好人義勇群英那邊也好不了多少,有份出鏡的只有七八人,參加戰鬥同樣也是得四個人,其他士兵全部在大後方看著螢幕,為等於全部戰力的那四個人打氣拍掌。故事內容無謂評論,反正一認真便輸了。上集電影收得,明年會上映續集。片尾空母基地出場,如果下集有水壩基地會更好。至於壞人方面,希望會有孖仔,鐵面人和毒蛇郎君。好人方便倒沒有什麼所謂,以前卡通一大堆人分不清楚誰是誰,當年也是奸角比忠角深入民心。「義勇群英」是我這一代男人的童年回憶,不知會是下一套經典動畫開拍電影版,我的心水是MASK和He—Man。

Break Blade 破刃之劍

「破刃之劍」是本年度唯一的真實系機械人動畫(高達雙蛋已經進化為超級系,所以不計)。六集ODA由I.G.Production負責製作,畫面和動作場面無懈可擊,機械人間的戰鬥畫功精細,特別是格劍一招一式也清脆利落,比媲有當年「天空之艾斯卡科尼」的水準。近年少見了機械人動畫,身為科幻動畫迷,餓了機械人動畫很久,自然對這套動畫厚愛有加。老實說撇除超水準的畫面不算,這套動畫的故事只是一般,與九十年代機械人動畫全盛時期差很遠。不過池中無魚蝦為大,只能說這部己是近年最好看的機械人動畫了。

動畫改篇自漫畫作品,頭四話半照漫畫劇情,可是後來追上了漫畫進度,動畫版自行另創結局,氣勢差了一大截。真接一點說,動畫最後爛尾。我寧可動畫等多一話,忠於原著重現王都防衛戰的劇情。現在主角忽然大發神威,打倒敵方將軍草草完場。完全略去主角戰敗後意志消沉,到後來重新尋找到機械人的殘骸,領悟到不能放棄要重新振作,沉著氣忍耐等一瞬間的反擊機會的感動。

動畫背景富有幻想世界的史詩風格,在遙遠的大陸上三國鼎立,以魔力作為驅動各種機械的能源,而魔力驅動的巨型裝甲步兵,便是國與國之間戰鬥的主要兵力。劇中的機械人很低科技,戰鬥以刀劍為主,槍也只是物理性的投射攻擊。故事以軍武風格為主,大國入侵小國,主角受舊朋友國王之託,坐上古代科技的超強機械人,成為左右戰事的關鍵。主線除了交戰三國不同陣營,在外交政治和軍事戰略層面的交鋒外,便是主角從新兵到王牌的成長經過。故事很王道,從上戰場歷程隊友因自已太天真而死亡,到同類動畫必有的特訓橋段,再而從戰場上高低起跌成長,最終手刃敵將為死去的戰友復仇。而劇中最深刻的一句說話,是老將軍對主角述說戰爭的殘酷,對敵人仁慈便是對友軍殘忍,若有天真想不殺人而生擒敵人的想法,便要準備我方會有三倍犧牲的覺悟。

主角的機械人擁有古代科技,但故事卻完全沒有解謎的意圖,好像只是借來用的劇情道具,好讓主角可以開主角威能,才勉強有點主角的模樣。不過除輸出力強大以外,主角機械人的其他設定也尚算合理,並不是完全犯規的天下無敵。為免戰事太過一面倒,設定了運作時限只有五分鐘。裝上重裝甲便要減少靈活性,只靠一股蠻力也不可能打不嬴身經百戰的對手,機體要被擊中也會破損。說到最後機體性能不是一切,駕駛者的技術才是勝負的關鍵,這便是真實係和超級系的分別了。

除了看機械人外,女主角也是一大賣點。西宮皇后的天然呆屬性,加上在劇中是天材科學家,負責開發王國的機械人和武器,也萌到不少動畫迷。主角和國王是讀書時代的好朋友,當年與西宮也有一段似無還有的情史。因為敵方開出的投降條件要處死皇室成員,為保謢愛人他才願意坐上機械人戰鬥。如今只有他能駕駛古代機械人,成為對抗敵人的最重要的戰力,他公然和皇后眉來眼去,給國王帶綠帽對他也無可奈何。奇怪是國王好像對皇后也沒有多大興趣,常常嚷著要把皇后讓給朋友。搞不好當年娶皇后回來,也只是以軍事考慮為先,找過免費的天材軍事研究員。女主角竟然是男主角好朋友的老婆,所以「破刃之劍」又名「勾義嫂之劍」。

動畫爛了尾,幸好還有漫畫版,漫畫版的故事才真正開始。王都保衛戰完滿落幕,大國輸了第一仗還不死心,正結集更多兵力重新入侵。一直袖手旁觀的第三國,乘兩國交戰大傷元氣也蠢蠢欲動。不過作者仍依沒有解謎的打算,古代科技和大陸以外的地方還是一片空白。如果一直都沒有補完的話,那將會是故事的一個遺憾。另外我可以預言,國王最後一定難逃一死,不然男女主角怎可以名正言順走在一起呢。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The Alchemist – Paulo Coelho

我一向對文學作品敬而遠之,上次回香港時,表妹極力推薦我看葡萄牙作家Paulo Coelho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恰巧逛書店時見到,順手便賣回來看看。閱讀時還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此書被翻譯成七十多種文字,售出超過六千五百萬本。不計聖經,可蘭經和毛語錄,仍有史以來全球第十一暢銷的書藉。

這是一個關於追尋夢想,觸摸命運,人生哲理的簡單故事。書本的英文名字有點離題,內容其實和鍊金術沒有關係。反而中文書名恰如其名,故事關於一個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主角是個西班牙的牧羊少年,有天他作了個奇怪的夢,於是他便展開橫越沙漠,到埃及金字塔尋寶的旅程。他在旅途遇上不同的人,有吉普賽婦人,神秘國王,寶石商人,尋找鍊金術士的英國人,駱駝商隊,沙漠酋長,愛上的少女,鍊金術士,強盜等等。少年從他們身上,領悟出天人合一之道,回到最初的起點,因為有過經歷,一切都完全不同了。

這本書的文字十分美麗,在異國的風情和沙漠的浪漫之間,滲出一絲絲人生的體會,讀畢後心中仍留有一份平和寧靜。書中有不少發人深省的對話,不過節錄出來便有失原意,讀者要代入少年的環境,才能感受到那份共嗚。第一次讀時我沒有太大感覺,反而要寫這篇書評,拿出來重看時才看出味道。書中的智慧,看過未必即時有用,但已經打印在心中。或許某天某地,需要作出決定時,靈光一閃機緣下,會想起書中的牧羊少年。

RED 猛火爆

Bruce Willis是荷里活的動作巨星,從八十年代Die Hard起,一路打到廿一世紀,打足三十個年頭,越老越好打,正是老當益壯。「猛火爆」改篇自美國漫畫,主角是退休的無敵特工,因為被組織盯上要殺人滅口,不得重出江湖。片名中的RED,便是Retired Extremely Dangerous的縮寫,退休但極度危險。

在戲中Bruce Willis十分勇猛,把當他對手的年輕特務比下去。新一代特務過份依賴高科技,結果常常給Bruce Willis捉弄,便是戲中很常見的笑點。退休特務四人組的其他角色,個個全都是好戲的大明星,有Helen Mirren,Morgan Freeman和John Malkovich。其中Helen Mirren的老婆婆特工最好笑,表面上是愛情小說作家,但殺起人來毫不眨眼。她一邊拿著重機槍狂掃,一邊和舊情人鬥咀,便充滿喜劇感。

電影是很典形的娛樂大片格局,有打有笑有大場面,幾個老人家大發神威,把中情局搞到天翻地覆。故事是什麼其實也不太重要,不過是一場接一場的動作,中間加插妙語連珠的好笑對白。漫畫般的跨張情節也很合理,畢竟電影是改篇自漫畫嘛。看完「猛火爆」後,看誰還敢說老人家沒有用。

Ecological Ethics, An Introduction – Patrick Curry

近年潮流興環保,我一直對這個議題很有興趣。剛好大學開辨環境道德哲學的課,很可惜上課時間不適合,我沒有機會修讀。只好把課本買回來自已看,這本書是便是該課的課本。這是本環保理論的入門書藉,書中總括介紹由淺綠至深綠,各種不同的環境倫理的理論。全書只有短短一百五十頁,但內容十分豐富,要閱讀大量資料也不容易。由於只是入門的關係,書中盡量中肯地的介紹各個理論,至於對各個理論的批評和討論,這課還有另外一本巨形磚頭書。

這本書最初幾章先介紹道德理論的基礎,客觀道德觀與相對道德觀的不同,解釋道德上訴諸自然的謬誤,宗教道德觀和現代世俗道德觀的分別。接著簡介傳統三大道德理論,亞里士多德的德行論,康德的責任論和功用主對的後果論。傳統道德觀一直以來也是人本思想為中心價值,環境道德觀則主張人類不再是價值的中心,提倡以動物,所有生物,或整個地球的生態為價值的中心。道德中心價值取向的不同,必然會有要在人類和環境作出取捨的情況,這亦是環保議題中最具爭議的課題。書中舉出殺蟲藥作為例子,殺蟲藥會損害環境,但卻是滅蚊控制瘧疾的有效手段,在環境和人命之間,該如何選擇才合乎那種道德呢。

淺綠的環保理論是以人本道德為主,只有人類才有本然價值,其他動物和環境只有功用價傎。淺綠理論以資源管理為出發點,環保是人類可持續性發展必需要克服的難題。其中最有名的淺綠理論是救生船論(Lifeboat Ethic),地球就像一艘太空船,其維生系統有物理性的限制,人類不能無限制地使用資源。淺綠理論最為大眾接受,但反對者認為只考慮人類利益並不能真保護環境。

中綠環保理論仇舊是以人類為主心,但把本然價值擴大到包括動物或其他生物。其中最出名的有三個理論。Peter Singer以後果論為基礎的動物解放運動(Animal Liberation),把動物的快樂也納入計算功用內。Tom Regan以責任論為基礎的動物權利主義(Animal Rights),認為每一隻動物也有與人類同等的生存權。Paul Taylor的生物中心論(Biocentrism),把人類與其他動植生命置於相同的任置,人類對其他生命也有相同的道德責任。

深綠環保理論與淺綠和中綠的最大分別,是價值的取向從個體層面跳升到全部的層面,包括一切生物和死物。當環境和人類的利益相違時,容許否定人類利益的必然取向。書中介紹以下幾個主要的深綠理論:

土地倫理(Land Ethic)把土壤,水,動植物,統統給舉本然價值,把人類視為生態環境的一份子。它認為合乎道德的事情,必需能夠保存生態環境的一致性,隱定性和美麗,反之便是錯誤的事情。反對者認為土地倫理大大限制人類的自由,並妨礙人類使用天然資源的權利。

蓋亞理論(Gaia Theory)認為地球是一個超級生命體,人類是地球身上的害蟲,當地球受夠人類時,它便會作出反擊,讓生態回覆正常。反對者認為蓋亞理論沒有科學根據,事實上蓋亞便是希臘神話中大地之神的名字。另外蓋亞理論和土地倫理內容太過空泛,很容易被指為綠色法西斯主義,以地球為名義侵犯個人的自由和權利。

深環境論(Deep Ecology)認為非人類生物有本然價值,不應只要對人類的功用去衡量,人類沒有權利去減少物種的豐富性。因此人類必需要改變生活模式,並逐漸少人口數目,讓其他生物有生存的空間。深環境論還是一個新紀元運動,要從思想上去改變人類中心的思考,讓人們明白環境也是人的一部份,讓人的心靈連接到環境上。

深綠理論(Deep Green Theory)否定人類中心主義,認為人類並沒有特別的道德位置,大自然的本然價值,可以凌駕人類的利益。他們認為除了每個人自願性的轉變外,社會結構也要作出改變。

左翼生態中心主義(Left Biocentrism)同時否定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認為兩者皆是工業主義的一體兩面。他們把馬克思的階級理論,推展到全部生物的層面,認為人類在剝削其他生物。他們認為地球並不屬於任何人,人類有責任過簡單的生活,以減少對環境的傷害。他們反對經濟發展和全球化,但認為馬克思理論還是人本思想,仍然會傷害環境。其他物種的利益,比任何個人,家庭,社區或國家的利益更加重要。簡單而言,儘管人們認為救謢車救人是好,坦克車殺人是壞。但在環境的角度,坦克車和救謢車是沒有分別,都會帶來環境破壞。

地球宣言(The Earth Manifesto)是個大雜燴,把前面提及的種種理論,寫下來成為行動宣言,還順手加入滅貧,民主,和平等宣言。地球宣言好聽是好聽,可是流於不切實際,特別是宣言中的理念有衝突時,宣言並沒有說明解決的方向。

環境女性主義(Ecofeminsim)和傳統女性主義的理論,應用在環境問題上,把男性對女性的不平等,申延至人類對自然的不平等上。女性主義反對理性爭辯,認為人應該用感情去感受大自然。不談責任或權利的問題,人類要像母親般把大自然好好的照顧。

有些深綠支持者,更把環保提升到宗教的層面,他們認為人類的主要宗教,皆無法滿足環保問題的訴求。他們想回到土著的精神生活,放棄人類現代文化的生活,重回原始人與大地共存的生活模式。

最後一章引用書中的環境理論,討論地球環境面對的最大難題,就是地球上的人口太多。根據科學家的計算,若果人類要有歐洲發展國家舒適的生活質素,就算把可以提高能源效率的新科技計算在內,地球只能夠支持大約二十億人口,可是現在地球人口超標三倍。綠色科技發展追不上人口增長,要人們大幅減少物質生活則不受歡迎,這個問題正是深綠環境理論的試金石,看看如何把環境放在人類的利益之上,限制人類無節制地生育。其實把地球視為支持人口的資源,去計算二十億人這個數目,便已經違反深綠的理念。若要把人類對環境的影嚮減到最少,人類必需更加大量地減少人口,才能夠讓人類和其他物種和平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