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有圖有真相,科技抗謊言

這個星期的心情很沉重,佔中進入第五天,表面平靜但底下充滿暗湧,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事。我身在外國全完幫不上忙。,除了把Facebook頭像轉成黃絲帶,每天返工緊貼香港即時新聞外,實際能做的很有限,連帶在網上和別人討論也沒有心情,要說的早已說過,現在只能看事件如何發展。沒有心機寫正執筆中預測今年諾貝爾物理獎的文章,想寫一點與佔中有間接關係的東西。如果我能天真地相信結局是邪不能勝,如果689落台,如果港人成功爭取真普選,如果甚至佔中真正的遍地開花,引發中國各城市佔領運動,中共步蘇共後塵倒台,結束一黨專政,誕生新的民主中華,那世界多麼的美好。可惜現實往往是殘酷的,我不敢亦不想去預測佔中的結局如何,倘果發生沒有人願意見到的最壞情況,我們最起碼有責任要保護歷史真相,讓世界讓後代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能讓歷史被邪惡的政權任意改寫,讓佔中變成萬人支持(偽)普選。

早前在EE Times讀過一篇文章,講述當年八九六四的非常時期,外國工程師們展現的道德骨風。話說當年天安門鎮壓之後,共產黨全力充公屠城的照片和影像,所有離境旅客要搜身,不許攜帶菲林和錄影帶出境,搜查外國記者的酒店,中繼CNN的微波傳送。很多解放軍暴行證據從此灰飛煙滅,只有少部份成功偷運出來。在六四發生的同一個星期,美國芝加哥舉行IEEE電子消費產品技術會議,而會議的是數碼相機第一次公開亮相。在會議中幾間有份開發數碼相機的公司,Sony,Canon,Casio,Kodak的工程師們作出一個艱難決定,放棄一年一度發表新技術的宣傳機會,懇請各大傳媒不要提及任何有關數碼相機的報導,因為遠在北京的幾位外派記者,持有數碼相機原型機正在實地測試,那時中共還未知道有數碼相機的存在,他們還未懂要去截停數碼相片的傳送,讓珍貴的新聞圖片有機會經電話線和藏在行李的磁碟流出來,把解放軍的罪行公告天下。

註:原文的標題說王維林擋坦克照片,都是從這個途徑流出來。我做了少少功課去查證,擋坦克相一共有五個版本,四個版本從酒店用長鏡拍攝,而原文配圖採用的是AP版,那肯定是記者托外國留學生偷運菲林出來,因為記者後來的訪問有提及。其中近距望地面拍攝的版本在2009年才初次發表,亦肯定不是數碼相片。數碼相片最有可能是CNN發表第一張的曚曨擋坦克照,跟據紐約時報無從查證的推斷,那張相是用Sony數碼相機拍攝的。

Source: EETimes, “How Best-Kept Tech Secret Got Tank Man Images Out of China”, by Robert Doherty

孟子

我的閱讀儒家四書的大計,讀完「論語」後便輪到讀「孟子」。孟子生於孔子後二百年,在儒家中被尊稱為亞聖,地位僅次於儒家祖師孔子。「論語」中孔子說的多是中看不中用的大道理,實際上是沒有什麼內容的迂腐癈話。「孟子」讀起來則有趣多了,書中至少有實質的內容,孟子的王道政治主張,仁義性善的理論,不論是否同意他的觀點,至少可以知道他的理念和其推論,可以反覆研究推敲分析,不似孔子誰人也解釋加入自已的想法。孟子一書有點柏拉圖的影子,書中孟子是一個能言善辯的老師,他與不少國君直接對話,更舌戰農家,墨家,楊子與告子其他思想門派,比起除了弟子以外沒有什麼人聽他的孔子,孟子的級數強多了。

孟子的思想比孔子進步多了,在君主無道的情況,孔子只會叫人自已摺埋返鄉下,孟子則支持武力革命和解放戰爭。他多次引用的武王伐紂的例子,去指出若君主不得民心終必亡國。

「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也」
「誅其君而弔其民,若時雨降,民大悅。」
「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

孟子貫徹其大思想家的身份,面對著各國君主亦能不亢不卑,因齊王失禮而距絕見他,直斥梁襄王「望之不似人君」。他亦否定天子高高在上的必然性,天子之所以成為天子全因天命所然,而天命則是從人民的支持而來。帝位該是世襲還是讓賢,都應該透過民心來決定。早在公元前二百子,孟子已具君主仍人民受權,這一現代政治理念的思想初型。

「天子不能以天下與人。天與之,人與之,故曰:天子不能以天下與人。天與賢,則與賢;天與子,則與子」

孔子君君臣臣的愚忠思想,被不少近代學者批評。孟子則沒有這個包伏,他把君臣視為對等的合約關係,君主如何對待臣子,臣子亦會如何對待君主。若君主不仁,推翻他亦無不可,要推行王道仁義之治,就不必顧慮愚忠的思想限制。

「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
「君有大過則諫,反覆之而不聽,則易位。」

不過始終孔子在當時地位超然,孟子亦不敢正面與孔子抬槓,不過他沒有這個需要。,反正孔子的說言太空泛,孟子正好拿來表達自已的想法,他時不時響孔子個朵,抬孔子出來做擋箭牌。

孟子原來是個古典自由主義者,他與二千年後的Adam Smiths英雄所見略同。孟子支持低稅率,主張自由貿易,反對設關卡向貨物徵收關稅,政府不應干涉人民的營生活動。他明白經濟自由是國家富強的關鍵,經濟自由能讓人民生活富足,最能夠獲得民心的支持。

「昔者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仕者世祿,關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
「易其田疇,薄其稅斂,民可使富也。」
「尊賢使能,俊傑在位,則天下之士皆悅而願立於其朝矣。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則天下之商皆悅而願藏於其市矣。關譏而不征,則天下之旅皆悅而願出於其路矣。耕者助而不稅,則天下之農皆悅而願耕於其野矣。廛無夫里之布,則天下之民皆悅而願為之氓矣。」

孟子亦支持私有產權制度(恆產),他明白人民要擁有財產,社會才會安定繁榮。若果人民大多無產,只會引致犯罪增加,那便是政府的失職。

「民之為道也,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苟無恆心,放辟邪侈,無不為已。及陷乎罪,然後從而刑之,是罔民也。」

在孟子與農家的辯論中,可以看出農家完全不懂經濟學,孟子則明白社會分工合作的重要性。農家連最基本的市場學都弄錯,認為只要施行價格管制,把貨物價錢劃一,便可以讓人民生活安定。孟子則一招刺破價格管制的毛病,每種貨物的品質大小不同,又豈能劃一價格呢。

「然則治天下獨可耕且為與?有大人之事,有小人之事。且一人之身,而百工之所為備。如必自為而後用之,是率天下而路也。故曰:或勞心,或勞力;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天下之通義也。」
「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或相倍蓰,或相什伯,或相千萬。子比而同之,是亂天下也。巨屨小屨同賈,人豈為之哉?從許子之道,相率而為偽者也,惡能治國家?」

孟子很清楚明白生產的價值,一個人勞動的價值並不在於他付出了多少時間,亦不是他有多少的生活需要,而是他生產了多少別人有用的服務或貨品。

「其有功于子,可食而食之矣。且子食志乎?食功乎?」 「食功」
「有人于此,毁瓦画漫,其志将以求食也,则子食之乎?」 「否」
「然則子非食志也,食功也。」

孟子反對全民退保,只要每個人照顧好自已一家,又何需麻捨易取難,去叫每個人照顧別人的家呢?

「道在爾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之難。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

孟子明白經濟生產之道,諸候的實力建基於他封地的生產力,至於藏起來的珠寶,只是沒有流通的交易媒介,除觀賞外沒有實際價值。

「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寶珠玉者,殃必及身。」

原來孟子Machiavellian是信徒,做大事的人,不拘小事。

「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

孟子係一個kidult

「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他有不少比喻與吃有關係,孟子喜歡吃狗肉(豢),喜歡到用來打比喻理義,另外他亦十分喜歡吃烤肉(炙)

「故理義之悅我心,猶芻豢之悅我口。」

孔子說有教無類,聽起來很清高,但實際上並不可行。孟子的教導方法比較可行,資質太差的人他不屑教,不教他亦是教誨的一種,至於十惡不赦之徙,不用浪費時間去教,直接殺死他一了百了。

「教亦多術矣,予不屑之教誨也者,是亦教誨之而已矣。」
『殺越人于貨,閔不畏死,凡民罔不譈。』是不待教而誅者也。

「孟子」比「論語」容易讀,一來書中引用「詩經」的上古文比較少,二來每章內容有前文後理幫助理解,三來「孟子」多是他與他人的對話,內容比「論語」有頭無尾的語錄淺白。其實這本書看完有幾個月,一直沒有動力去寫書評,因為想不到用什麼角度去評論這書。拖了很久終於近日把全書再讀一遍,抄下有趣的章節寫成這篇流水帳式的讀後感,除了知道孟子的思考辯才比孔子勁外,我想不到什麼有見地的評價。讀完「論語」後讓我覺得儒家一無是處,「孟子」則為儒家挽回不少分數,至少我收回上次說儒家只有心靈雞湯的說話。今次讀完「孟子」,下一個目標便是「中庸,大學」,向四書全制霸繼續進發。

搵電腦工,見工面試攻略

每年的這個時候,又是各大學準畢業生開始搵工的季節。身作為一個前線中層,面試實在是一份「苦差」,因為見的人多,請得落手的人少,難聽點說大部份面試都是浪費時間。最慘是面試是額外工作,在不影響手上企畫進度的前提下,要擠時間出來應酬小朋友。雖說口頭上說不喜歡面試,但請人可是公司發展的重要一環,任憑你如何天材如何勤力,也不可能一個人完成所有事,總要建立一隊可靠的團隊。挑選合適隊友的這個工作,絕不能假手於人,若果你不親自面試把關,HR求其空降個癈人給你,到時上面數人頭當你夠人用,實際能不能用則有苦自已知。要知道在一間凡事講制度的大公司,除非整間公司不景氣要大裁員,要把癈人員工送走並不容易,所以最初請對人十分重要。

以前考會考一定要讀marking-scheme,新仔畢業出來面試見工,一定要理解顧主想請什麼員工,才能夠在眾多面試者中突圍而出。請新人與請有經驗的高級職位很不同,電腦工這一行的行頭說大不大,說細不細,總會很神奇地搭上搭認識曾共事的人,做唔做到野在行內有口碑可尋,見工主要是看與團隊夾不夾得來。請新人則好像發掘一塊美玉,雖然每個畢業生看起來都是一塊石頭,但有沒有潛能打磨成器,在面試見工中還是有迹可尋。說到底電腦工請人,並不是要購買他的勞力時間,而是需要他腦袋裏的知識,看看他有沒有能力解決難題。

見工面試簡單可以分為三部份,最先是從眾多的履歷挑選出合適的應徵者,然後通過簡短一小時的電話面試,最後請到公司作一整天的密集式轟炸面試。以前經濟好景公司水浸時,會出機票包食宿飛應徵者來面試,不過現在要Google,Facebook這種大把錢的公司才有的待遇。揀履歷第一關通常有HR代勞,最起碼把九唔搭八的應徵者箍走,然後看看有多少時間可以見多少人,按履歷優劣排見工的先後次序。我挑選履歷的方針基本上不太注重學業成績,依我經驗只要成績不太差,工作能力其實分別不大,反而高分低能倒見過不少。當然有時也會有高分天材的意外驚喜,所以基本上超高分的一定會見,但這之後高分低分與請不請完全沒有關係,高分的唯一作用不過是幫你拿到面試的入場卷。看履歷除了看分數看修讀過什麼課外,最重要是看課餘活動,電腦人是有嗅到同類味道的直覺。上莊搞乜會物會的領袖活動,雖不會減分但亦不會加分,最加分是參加技術型的學會,如機械人比賽,太陽車比賽等等,就算只係自已寫下Apps,架建網站,玩下開源軟件等都會加分。最重要是對電腦和科技有與趣,有能力並喜歡學習新事物,可以丟個難問給他自已攪掂搵答案。

履歷可以寫到天下無敵,電話面試的最重要功用,便是找出履歷背後的真相,杜絕混吉的騙徒。轟炸式面試對公司的成本非高,要十幾個工程司放下手頭上的工作,每個人流輪接客陪他一個鐘,加起來的時間成本比飛他過來的機票食宿還貴。電話面試通常不會問太刁鑽的問題,因為答那些問題最好面對面用白板答。電話面試基本上我會順著履歷來發問,讓他自己介紹推銷自己,而這過一關的密訣,就是不要被捉到講大話。在履歷加入一些水份,好能通過HR的關鍵字filter,這點我能同情地理解,但吹水唔抹嘴是電腦人最憎恨的大忌。我試過有應徵者履歷寫他懂linux,我很簡單地問他一句,他用什麼distribution,便完全露出馬腳了。不懂的就直接說不懂好了,誠實地說那些關鍵字只略懂皮毛也不緊要,只要其中一兩樣關鍵字是真材實料,可以滔滔不絕地說你做過什麼project,寫了什麼code,遇到什麼難題,有什麼解決方法,學到什麼體會,這就已經是十分好的賣點了。課外活動固然重要,課本的基礎知識也不能缺少。我會看看應徵者讀過什麼科,隨機地問他課本應該學過的問題。原本只是隨口問問,不問尤自可,有時答案可以令人很震驚,讀EE的可以不懂PN-juction,讀CS的可以不懂pointer,讀通訊的可以連TCP/IP係兩個唔同layer都唔識。我不禁懷疑他們到底有冇返過學,考試點解可以合格,而最神奇是這個情況,同樣在高分與低分的應徵者上出現,再一次證明分數與學識沒有必然關係。

第一次一整天的密整轟炸面試很嚇人,不過見工見多幾次便會覺得不外如是,問來問去都是那些問題,只會越答越容易越輕鬆,反而這是看清楚這個公司適不適合你的最好機會。HR會book一間會議會作面試用,工程師們便每個小時一組來車輪戰式面試。若果電話面試沒有傾談過,基本上前半小時與電話面試大同小異,照著履歷發問去認識應徵者。如果在電話中已談過話,便可以直接進入戲肉,測試他解決難題的能力。我公司比較傳統,不接受Google天馬行空IQ題那一套,多著重問關於技術性的題目。我們有一組常用的題目庫,每個題目也有數種不同的變化,進行面試的工程師都會電郵大家,確保不會重覆問同一條問題。問題本身可以很簡單,例如要應徵者設計一個電路系統,給他一些程式要他除錯,追加一兩個功能等。因為時間所限,問題不會很深,最重要是看應徵者解決問題的思路。很多應徵者最常犯的錯誤,是聽問題聽一半唔聽一半,聽唔明設計要求又問清楚,一頭裁進去寫呀寫走進死胡同,我們在旁邊則一邊忍笑一邊忍著不給提示,看看他要多久才發現自已走了冤枉路。應付這類面試最重要是記著這不是考公開試,不是給你一張試卷然後你做完交卷,如果面試是這樣的話HR也能勝任,不用浪費前線工程師的寶貴時間。答這類難題首先要弄清楚設計的要求是什麼,問題中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不妨提出你的假設向發問者求證,明白了問題空間(problem space)的限制,答案很多時自自然然呼之欲出。問對了問題,是成功找到答案的一半。

問完設計難題後,通常都差不多夠鐘,留下點時間給應徵者發問的機會。這時候便是應徵者認識公司的好機會,不要問一些自已可以上Google找到答案的問題,那絕對浪費時間兼會扣分。視乎進來面試工程師的職位高低,從問一定無錯關於企業文化的開放式問題,到來面試部門內的員工架構,到公司技術優勢和競爭力前景的商業問題。見工人揀你,同時也是你揀人,例如你聽到公司的競爭優勢是以低成本搶市場,就要小心考慮來不來這裏上班了,強調低成本的很有可能是血汗工廠。如果應徵者的面試表現滿意,我通常會落力幫公司賣廣告,希望可以招攬這個人材。如果不打算錄用,禮貌上也會給他幾句行貨答案。面試完畢後問那幾個問題,從面試者回答的態度,大約可以推斷這份工有沒有機會。每組人完成面試後,通常不會立即寫報告,以免讓下組人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影響面試的客觀性。只有一種情況例外,便是應徵者實在太癈,在浪費工程師的寶貴時間,見完可以直接喊停叫HR送客。如果能夠整天一路面試,應付完問技術問題的工程師,去到最後部門主管的面試,問一些軟技巧應適性的問題,順便帶應徵者參觀一下公司的設施,便有機會進入排位程序收offer。一整天都在面試人會肚餓,公司理所當然會包午餐,有份面試的工程師會帶應徵者上飯堂,圍著同坐一桌談一些輕鬆的話題。不要少看這餐飯的功用,因為反歧視法例的保障,一些比較私人的問題不能在正式面試時發問,吃飯時談天說地時應徵者自已說出來則沒有問題。這餐飯主要是用來看看應徵者與團隊能不能相處,說說個人的興趣,平時喜歡玩什麼,有什麼特別的經歷,例如去過第三世界做義工之類,基本上大家覺得人畜無害便OK,不過就算是悶蛋一名也不會扣分,反正只是一起工作,又不是要與他過人世。

最後的面試通常是HR負責,老實說我也不清楚他們問什麼,大慨看這期流行那個aptitude test,基本上HR不參與請不請的決定,所以HR面試最輕鬆。HR面試通常是問人工福利待遇等問題的好時間,這些問題問工程師他們也不知道答案。新仔入職一般都有公價,上glassdoor可以查看,大體上公司越賺錢出手越闊綽,除非是非請不可的天材,其實新仔沒有多少講價的籌碼。當見完這一輪所有應徵者後,老細便會叫有份面試的人入去開會。首先箍走表現差的人,只要有兩個人和議,便會叮走這個應徵者,寧可請不夠人,也不要請錯人。接下來便是好像買馬般排位置,每個人都說出自已心水選擇的次序,通常排名不會相差很遠。排好位置之後,看看今次要請多少人,劃一條線然後叫HR出offer,如果有人reject offer,有時候會按排名依次補上,不過更多時間索性把空缺撥入下一輪面試的名額中。

最後祝各位的同學,見工面試大吉,千祈唔好混吉。

What They Don‘t Teach You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 Mark H. McCormack

平時行過書店,總有一堆「商業實用書」放在當眼位置,書名有如什麼「辨公室手存手冊」,「營銷鐵律」,「創業成功之道」等等。那些書內容通常大同小異,看了一本等於看過所有那類書。這本「哈彿商學院不會教你的事」大既算是那類書的始祖,1984年出版至已三十年,到今天仍然好賣不斷再版,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如何把街頭智慧應用在商場之中,可是恆永不變的人性定律,這類題材長說長有。出來做事這麼多年,書中的道理應該要懂得,讀這本書可以當作溫故知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這本書的書名聽起好吸引,內容不外乎如何觀人於微,如何留下好印像,談判行銷技巧,辦公室政治運用等大道理。這類書好不好看,全靠作者的功力。作者倒是大有來頭,他本身是律師出身,創辦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Group(IMG),這間公司可以說把職業運動推向極度商業化的始作佣者。它是現今運動項目推廣的龍頭公司,旗下擁有眾多運動明星的廣告經理人合約,並且是很多國際大型運動項目背後的搞手。基本上只要與運動有關的廣告或宣傳,它都有本滲一腳撈一浸油水。書中引用不少作者早年創業的例子,用說故事的方法去演譯書中的道理,雖然不免添加了一些水份,但比起其他無名作者紙上談兵的同類書藉,來得有說服力。

想把這本書的內容節錄出來,不過內容實在太過零碎,若果只是將內容以規則形式例出來,便失去了讀這本書的意義了。那些規則看似每條獨立,其實每一條都包含萬變不離其中的心法,就是利用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性心理特點,儘量令事情往有利的方向發展,不要感情用事多做無謂的事情,損害己經到手的利益,在適當的時候開口,在適當的時候收口,管理別人對你的印像等等,說起來很虛無飄渺,不過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又者或換一個角度來說,修為高之人不會在乎逐條規則的應用,因為已經與做人處事方式融會貫通。

量子電腦,下一場電腦革命

說起溫哥華,香港人認為是個風景優美,氣候怡人的理想退休城市,就算沒有親身去過,身邊總會認識親戚朋友舊同學,移民過去那兒安居樂業。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溫哥華很可能是下一波電腦革命的發源地。總部位於溫哥華的D-Wave System,是全世界唯一研發商用量子電腦的公司,九九年開業至今,只賣出了兩台量子電腦。換了是其他start-up,生意這樣少,一早就執笠了。不過此公司的投資者非比尋常,包括CIA和阿瑪遜的創辨人Jeff Bezos,他們十分有耐性,因為量子電腦若果研發成功,將會顛覆整個電腦行業。早兩年Google買了一台量子電腦試用後,近日更高調宣佈自行開發量子電腦,足以證明量子電腦的前景無限。

量子電腦是什麼?聽起來像是科幻小說中才出現的的玩意。當電路的體積越來越細,細到只有納米的大小,在極低溫低的狀態,便會出現量子現像。我們在中學教科書中學過的傳統物理學,連愛因斯坦的物理學,都統統不再適用,踏進量子物理學的領域。量子物理學我也不太懂,不過量子電腦的運作原理,倒也不難明白。傳統電腦的運算單位是零與一,每一個運算位元(bit)只能計算一個數值。量子電腦則利用superposition的原理,量子運算位元(qubit)是零與一外,還可以同時間包括零和一,只有在最後觀測結果時,才會隨機地變成零或一的結果。打個比喻,擲銀幣有公字,公是零,字是一,那superposition可以說成個銀幣在拋起在空中不停打轉的狀態,那個銀幣在跌落地那刻,我們才知道是公或是字。另外量子腦還利用entanglement的原理,讓兩個不同的量子位元連結在一起,在觀測其中一個位元的結果時,另一個位元也會呈現相同的結果。繼續用擲銀幣打比喻,若果半空有兩個銀幣entangle了,其中一個落地開公,另一個銀幣必定也會開公,結果只能是兩個公或兩個字,不可能一個公一個字。擲銀幣公字的機會永遠是各一半,但量子計算的原理,便是利用量子邏輯運算,改變在半空中銀幣會開公或開字的機會率。量子算式便是結合superposition和entaglement的原理,讓量子電腦同時間作大量平衡運算,並把你想要的答案,在觀測結果的時侯,有最高開出的機會率。

目前量子算式主要用來計算傳統電腦一些稱之為P=NP的難題,這類難題的特點,是要找出正確的答案很困難,要動用天文數字的電腦運算能力,但覆核答案是否正確相對地容易。其一個難題便是尋找超大數目的質數因數,要從把兩個超大質數相乘的結果,反轉頭找出原本那個兩個質數,而這個算式基本上是現今所有加密系統的罩門。加密系統的原理就是假定駭客沒有足夠的電腦能力去作暴力破解(brute force attack),在有生之年把所有密碼的可能性撞出來,而量子電腦的平行運算能力,便正正是同時間去撞所有密碼。另一個量子電腦擅長解決的難題,是統稱為旅行的營銷員問題(traveling salesman),用一個比較現實的例子來說明。假你打算去環遊世界,決定遊覽每一個國家的首都,但世上有幾百間航空公司,有數以萬計來往各地首都的航班,機票有平有貴,行程安排可有天文數字的組合,那你如何找出最最最便宜的機票組合呢?當然沒有人會真的這樣環遊世界,但類似的最佳化問題(optimization problem)天天都有,從物流公司安排貨物的運送,到藥廠開發新藥物,天文台預測天氣,人工智能,甚至金融機構的電腦操盤,都能應用最佳化的量子算式,大大提高運算速度和準確性。

說回D-Wave System,當各大學的頂尖量子研究,還只是在弄十幾量子位元的運算,他們的量子電腦便已一口氣五百量子位元,下一代的量子電腦更去到一千量子位元。要知道量子電腦的平衡運算能力,是二乘以量子位元的倍數(2^N),多一量子位元運算能力翻兩倍,多兩量子位元運算能力翻四倍,多三量子位元運算能力翻八倍,是幾何級數的暴升。那D-Wave有什麼秘密武器,讓他們遙遙領先一眾量子研究呢。說穿了可能是世紀大騙局,儘管所有媒體報導都說他們賣量子電腦,事實上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賣的算不算是量子電腦。大學研究著重學術理論,建造量子電腦前,要先弄清楚其中涉及的量子物理學理論。D-Wave則走工程師的捷徑,在完全弄清量子理論之前,單憑一個非常有可能成功的假設,先把量子電腦造出來再說,造了出來才慢慢研究其中的原理。而D-Wave的開發的並不是汎用型量子電腦,而是一種稱之為quantum annealing machine,只能計算最佳化問題的特殊量子電腦。D-Waves的量子電腦最初面世時,因為它們是量子研究界的異端,引來不少學者的質疑,認為他們不可能造出量子電腦。自從Lockheed Martin和Google購入量子電腦,開放給不同科學家作獨立研究檢測,質疑聲音逐漸轉變為肯定和支持,看來D-Wave在那場量子技術的豪賭中押對了注,量子電腦實用化向前邁進一大步。

自Shockley發明半導體至今六十年,三十年前個人電腦才剛剛起步,現在我們每人口袋中都有一台超級電腦。量子電腦理論發明於八十年代初,現今已經過了三十年,三十年後我們會否人手一台量子電腦呢。在外國不少大學,已經開設量子物理和量子電腦的專門學科,準備迎接即將來臨的量子革命,不知道香港的大學,又做好迎接量子時代的準備了未?

希德尼婭的騎士/ 銀河騎士傳 Knights of Sidonia

近年機械人動畫中,機械人的設計多是華麗先決,在畫面中動起來很帥氣,但實物化變成玩具後,很跨張的東一舊西一舊,沒有支架連站立也成問題。「希德尼婭的騎士」最先吸引我之處,是其洗練流線的機械人設計(劇中稱之為衛人),很有八十年代機械人動畫那種寫實風格。早在這套作品動畫化之前,我看見衛人玩具的相片,便覺這故事應該很對我口味。有點後悔當日為什麼沒有把玩具買回來,害我現在要加價預訂年底出的再版。

希德尼婭是一艘宇宙船的名字,地球被外星生物毀滅後,載著最後的人類在太空中漂流的移民船,而騎士當然是指衛人的駕駛員了。這套動畫有很重的絕望感,外星生物不停攻擊移民船,每場保衛戰都背負著全人類的命運,若移民船被擊落便是人類的未日。故事的設定與「超時空要塞」有點相似,不過這個太空方舟的故事卻沉重很多,至少「超時空要塞」的情況還未至於「希德尼婭」那種強烈孤立無援的感覺。希德尼婭的設計更是史無前的簡單,只是小行星中央穿個巨型圓柱體,逃難船那會是花巧的太空戰艦。為配合絕望的主題,劇中的太空服,衛人等,都刻意加上風霜的痕迹,與其他保養良好衣著光鮮的機械人動畫有明顯對比,讓觀眾感受最後的人類五百年漫長的逃亡之旅。

第一季十二集的動畫,只改篇了漫畫頭六卷的內容。減去必需要的戰鬥場面,餘下來的大部份的時間,用來交代背景,人物關係,外星生物真身和胞子的特性,唯一能殺死外星生物武器,二十八枝穎刺的秘密等等。伏線埋了一大堆養大觀眾的胃口,但漫畫版的最新連載還未開始收線,雖然基本概念能理解清楚,知道主角谷風長道並不是普通人,會是終結這場人類存亡之戰的關鍵,但不要抱有短期內看到結局的期望。動畫版與漫畫版相比,最大的好處是動作場面的處理,看漫畫有時不知衛人如何打倒胞子,看動畫時便知道一清二楚了。全片採用電腦動畫繪製,衛人的戰鬥場面當然沒有問題,衛人掌位作遠程飛行的意念更值一讚。不過平常人物的畫面也是用3D轉偽2D合成,人物動作面相有點生硬和不自然。

除了人類打外星怪物的主線外,在細節上的科幻設定十分豐富,充份描寫太空方舟的實況。船上除了有軍隊和平民外,平民中衍生出反戰派,對長年累月對外星怪物的戰爭感到厭倦,他們發展出近乎宗教的心態,認為只要拋棄武器不作抵抗,外星怪物便不會再來襲擊。反戰派雖然著墨不多,但從船長,一般士兵,到主角對他們的不同反應,讓觀眾感到角色更加立體。為解決太空中食物源資短缺的問題,一方面發展出人體光合作用的基因改造技術,裸體曬太陽成為劇中不少點綴笑位的題材。另一方面船上亦安裝有機轉換爐,把所有包括屍體在內的有機物質循環再用,劇中角色談及死亡恐懼時亦不免提起。另外其中一集主角為救被擊落的同伴,讓衛人超出返回極限,結果兩人在太空中漂流多天才獲救,當中的心理和物理限制描寫,已達到正宗科幻小說的水準了。

動畫第二季將於年底播放,真的很讓人引項以待呀,希望第二季可以至少畫到,漫畫中決戰小合眾船的進度。

那夜凌晨,我坐上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

我過看「紅Van」的小說,知道結局最終爛尾。我也看過不少「紅Van」電影版的影評,知道電影有頭無尾,陳果只拍了上半集。明知前面遍地地雷,依然無懼向前走,所以看完電影我沒有失望,因為早已把心態調節好,欣賞一齣港產cult片,不能用平常看故事的心態去評價。

電影的畫面很震撼,平常我們熟識的香港是一座不夜天的城市,不論什麼時間都人多車多。電影中整個香港忽然變成空無一人的死城,只剩下一架紅Van和車上的十七人。電影最成功的地方,就是營造出這十七人,在空城中孤獨無助恐懼的感覺。每一個角色的行動和想法,都帶有你我他的影子。讓觀眾不禁想,若果易地而處,你身在紅Van的世界,你又會做什麼呢。電影中加插原著小說沒有的細節,例如眾人犯私刑處決強姦的一幕,絕對是神來之筆。在法律和警察都消失了的世界,私刑是眾人彰顯公義,還是瘋狂式的復仇,找個出口發洩心底的黑暗。劇中三個老劇骨,肥佬司機林雪,過氣大佬任達華,神婆惠英紅,都有超水準的演出,希望他們在香港電影金像獎中,能夠拿個最佳配角。

可惜電影細節豐富,仍然不足以掩飾主線的單薄。我明白cult片要死人,人體自燃,變喪屍碎開,全身發紫,手腳變泡,各種死法應有盡有,就算死得不明不白,為死而死亦無可厚非。但各人的死狀完全唔協調,到底是什麼古怪病毒,病徵完全沒有共通點。整個故事的最大謎團,紅Van如何去了2018年,全香港的人為什麼消失了,防毒面具人是何方神勝,教觀眾完全摸不著頭腦。雖然不能夠怪責陳果,因為原著也是這麼無厘頭。只是看小說的時候,有作者加插似通不通的旁述,不如電影表達出來那麼直接荒謬可笑。

電影最大的敗筆,是臨完場那幕追車,紅Van決戰裝甲車,陳果自已加上去,完全是畫蛇添足。CG特技太假也算了,始終是小成本製作,不能苛求有荷里活水準。裝甲車的司機是白痴嗎?五台裝甲車對付一付紅Van,竟然全部裝甲車都自爆退場。印像中小說只有一台裝甲車,然後是什麼在追車時,肥佬司機有熟悉道路的優勢,讓裝甲車閃避不及滾下山,這個劇情的展開合理多了。

我估「紅Van」應該沒有下集了,一來陳果自已也說沒有錢拍,二來下集的故事更犯駁,更加不合理的地方。現在這樣把謎團放棄不理,來個開放式的結局,保持獨守空城的絕望感,比要強求真相亂來解釋更好。

做電腦工有如逆水行舟

最近有個舊下屬辭職唔撈,約他出來吃飯餞行吹水,順便問下他有什麼好路數。此君是八十後的後生仔,畢業後第一份工跟我。他為人勤力又醒目,跟我做事幾年了,差不多是時候推薦他升職。可惜天有不測之風雲,我們部門高層市場決策出錯,新產品遲了成年才出街,錯失整整一個產品週期,結果蝕大錢要削減人手。幸好始終是大公司,每個部門雖然要自負盈虧,公司整體上仍然賺錢,反正其他賺錢的部門要人用,可以安置大部份被削減的員工,不用被裁只算是調職。理論上職位薪金不變,不過去到新部門,在舊部門的功勞一筆鈎銷,資歷要從頭來過。後生仔新來新豬肉,被掉去做豬頭骨項目,做一個快要過時老產品的維護工作。以前他在我的部門做新產品開發,現在感覺被投閒置散了,時不時找我抱怨說做得不開心,我看他辭職是早晚的事,不過也拖拉一年才成事。他唔撈的原因,可以用四個字總結:「冇新野學」。

說到這兒,肯定有些老鬼走出來說:「公司請你返黎係做野,唔係比人工你學野」,然後順便踩多兩腳,批評現在的後生仔工作態度不好。在其他行業出賣勞力的行業,這句說話也許不無道理。在靠賣知識搵食的高科技行業,你值得收公司咁大份人工,唔係因為你每日返十個八個鐘工,而是你腦袋中的知識,正好可以幫公司解決難題,將高層想出來的決策,變成可以賣錢的產品。而打電腦工這一行,你腦袋中的知識衰退得特別快,半衰期大約五年左右,如果不繼續學新野,十年後你現在的知識便完全不值錢。做醫生,人體結構永不會改變,醫術雖然會有進步,但十年前的醫術,大部份今天依然適用。做律師,會計師,法例和會計規則會定期更新,但都是基於舊例上的改進,不會完全推倒從來。至於做電腦呢行,你還記得十年前在用什麼手提電話,十年前上網是什麼的樣子嗎?

學新野追上科技發展,當然可以工餘自已學,寫下Apps玩下Arduino,又或者part-time讀個碩士,秘撈開間start-up等等。如果當這些是嗜好,好玩又可以學新知識,故然一舉兩得,但這並不是最有效率學新知識的方法。因為這犀新知識與本行相差甚遠,很難直接轉化為你對公司的值價。最有效率學新野的方法,就是用公司的時間,用公司的資源,返工時邊做邊學。打電腦工的總收入,除了人工,花紅,股票外,新知識也是回報之一,那是對自已腦袋的投資,能直接轉換成未來的賺錢能力。如果你每年學不夠十分一的新野,去更新折舊了的知識,那你就要小心你未來的飯碗,很快你便會給市場淘汰了。

那你可能會問,學新知識講得咁虛無,即係學乜野。撇開軟知識,如管理,人際,,辨公室政治,擦鞋術等不談,那些是每個行業都共通的知識。電腦行業的硬知識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電腦語言的工具知識,如識寫Java,識寫Ruby,識砌SQL database等等,那些知識學校有教,要自修也不難學懂,分別只是寫程式經驗的深淺,對其API的運用有多純熟。工具知識固然重要,熟手與生手的生產力,可以相差十倍以上。不過這只是基本功夫,因為容易上手,入行門檻較低,要不斷與剛畢業的大學生競爭。第二類是行內的專業知識,行內術語統稱為domain knowledge,即是你間公司的核心競爭力,例如那些可以拿patent的知識,落實某standard規格的知識,讓你公司產品比對手優勝(速度快,省電,體積小,隱定,安全等等)的商業秘密。這類知識在街外很難學到,甚至沒有什麼入門書藉可讀,要學會的唯一方法,就是投放大量心機和時間,硬啃厚厚的技術文件,從錯誤中摸索,從實戰中學習。向精通此知識的大師(guru)問擊中要害的問題,拿著前人留下來的程式碼(如果看得明白的話)修改把玩,有悟性又有高人指點可以事半功倍,除此以外沒有什麼捷徑可言。

在工作中展現你的工具知識,讓高層知道你好砌得,讓你有選擇項目的特權,因為每個項目都想招攬能寫code的人材。第二類的專業知識,做新產品開發學得最快最多。當你擁有一些關乎公司競爭力的核心知識,你的身價便水漲船高。除非公司打算關門大吉,不再開發新產品,不然公司不會抄你魷魚,還要想辨法留住你。不過有利也有弊,專門知識在外面沒有多少市場,除了你公司的直接競爭對手,這些知識對其他公司亳無價值。例如你的專門知識是4G LTE,全世界有多少間公司開發LTE晶片,兩隻手十隻手指可以數完,想搵工跳槽沒有多少選擇。

說回我那個舊部下,他被掉去做的豬頭骨項目,做維護工作對工具知識的需求不高,本來如果程式碼是由高手所寫,除蟲能從中偷師學到不少寫程式技巧。不過那個項目的程式碼是印度外判寫的,每天看著那堆像意大利粉的垃圾只會發脾氣,問為什麼不索性斬掉重練。每一個產品也有其專門知識,修改既有程式碼是最快上手的方法,學懂了便可以下一個新產品的項目大展拳腳。可惜這個產品線走到盡頭,公司講明不會再出新產品,產品的相關技術也步進黃昏,新一代技術早已上市,舊技術只是在等退役,學懂這個專門知識也沒有用。沒有學習知識的機會,如果工作清閒,可以自已找新野學,倒也沒有所謂。偏偏印度出品問題多多,每天都忙著救火除錯。產品雖說是已經過時,但要被市場全面淘汰,恐怕還有一段日子,在可見的將來,那小子都會卡在那個項目。到四五年後那個產品壽終正寢,他的知識那退化得七七八八,對公司再沒有利用值價,出面也不到其他相關工作,等於給那個舊產品當陪葬,所以還是早走早著,趁現在腦袋的知識還能叫個好價錢的時候。

做電腦工,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果你沒有活到老學到老,永遠都在隨波逐流的心理準備,就千萬不要投身高科技行業,我勸你學海無涯,回頭是岸呀,施主。

冇驚喜的蘋果iPhone 6發報會

今日矽谷最重要的盛事,自然是蘋果的新iPhone發佈會。我雖然不是果粉,但正如很多電腦人一樣,今朝一邊返工一邊偷偷看live steam,好奇蘋果會有什麼驚喜給大家。結果很失望,一大一小兩台iPhone 6與早前偷步流出的資料一樣,想當年教主Steve Jobs還在生的時候,保密功夫到家,那會有大陸代工流出來的樣板機,到中國電訊無視禁令提早網上預售,現在蘋果的資訊鐵幕可謂千蒼百孔。

新兩台iPhone 6分別為4.7和5.5吋,早年教主堅持不做大芒手機,認為4吋芒可以單手操控才是最理想,現在蘋果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出大芒機與Android陣營看齊。一如過往,蘋果的發佈不會公佈硬體細節,要遲些有街貨,等iFixit拆件研究,才會有電池容量,A8 CPU規格等詳細資料。機身加大電池加大,新機換新鏡頭是意料中事。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iPhone 6 plus才有光學避震,4.7吋應該也夠位放光學避震鏡頭,若果把光學避震作為大芒iPhone的買點之一,我會懷疑蘋果的市場定位策略,蘋果不是一向標榜要給用戶最好的體驗嗎?那刻意減去光學避震鏡頭的iPhone 6,蘋果是否想重蹈iPhone 5c二奶機的覆徹。不過身為電腦人,我最有興趣是A8與A7有什麼分別。發佈會沒有特別說明,不過在矽谷街外非常可信之傳言,說A8是跑四核用20nm技術,並交由TSMC台積電生產。早幾代A系CPU全是三星生產,不過蘋果與三星交惡打專利官司,又是手機的最大競爭對手,想把CPU生產線搬去TSMC早已有所聞。唯一的變數TSMC能否獨攬所有A8的生意,還是蘋果依然用三星生產一部份A8作保險。

iPhone 6加入NFC功能,NFC早已是一眾Android機的標準配備。什麼是NFC?香港人每天都用的八達通便是使用NFC技術。蘋果打算用NFC技術做行動支付,取代現有的NFC啪卡信用卡等,與Google早兩年提出慨念不謀而合。Google搞了幾年都冇乜聲氣,今次蘋果重磅出擊,不知道能否成功開拓市場。去年蘋果推出iPhone 5s時,大家已奇怪為什麼沒有NFC,還推出自家iBeacon技術打對台。今次蘋果跟大隊轉用NFC,不知是否默認iBeacon失敗。行動支付這個市場是塊肥豬肉,坐擁這市場的銀行和信用卡公司又豈會拱手相讓,讓手機公司來分一杯羹。不只蘋果和Google,一眾手機通訊商,也對行動支付這個市場虎視耽耽,第一代NFC行動支付胎死腹中,便是因為手機通訊商與Google講唔掂數,手機通訊商不肯開放電話SIM卡安全系統讓NFC應用,後來新一代NFC晶片不再依賴電話SIM卡的保安,Google才在NFC技術上悄佔上風,不知道蘋果與銀行和手機通訊商講數又如何呢。

最後蘋果有例牌的one more thing,今次是講了幾年終於出場的iWatch。噢~ 正式名字叫Apple Watch才對,因為iWatch的商標早給人注冊了。其實蘋果銀行大把錢,怎麼這樣小家子氣,寧可轉用個拗口的名字,也不索性把商標買回來。蘋果手錶要年底才上市,看來台上的只是工程樣板機。如果iWatch已在大陸開始生產的話,以蘋果現在的保密程度,怎會沒有資料流出來呢。目前還不知道蘋果手錶是否用iOS,電池可以用多久,CPU的規格如何,只知道裏頭用代號S1的CPU。蘋果手錶與三星,LG,MO記的一眾Android手錶有什麼大分別,老實說我看不出來,不過是人有我有的產品。蘋果幾時從市場的領導者,失去創意變成跟風抄人的山寨廠。不過只要是掛著蘋果的招牌,總會有一大堆死忠果粉盲目支持。容我不客氣地說一句,Apple Watch真的很醜樣,就像是把只iPod Nano帶在腕上,人家MO記360圓形錶身漂亮多了。

果粉餓大芒手機已久,新iPhone應該會引發一輪升級潮,短線蘋果的股價應該會穩步上升。不過長線而言,後Jobs時代的蘋果,失去了創新的能力,吃果粉的老本可以吃多久,這個才是蘋果的隱憂。

銃夢 Last Order

「銃夢」是我最喜愛的漫畫之一,家中少數依然珍藏的實體書漫畫。當年初次看這套漫畫,漫畫中探討何謂人類的定義,深深地震撼我的思想。肉身腦袋機器身體,隨意更換身體的零件,還是肉身身體電子腦袋,把腦袋的記憶複製去腦晶片,那一個才有資格算是人?作者木城幸人九五年畫完這部科幻經典,二千年再度執筆「銃夢Last Order」,續銃夢的故事,十四年後終於畫到大結局。

LO的故事據說早已在畫原著構想好,從來因為某些原因原著要提早完全,LO意義上可說是銃夢的真正結局。其實原著的結局也完得很傖促,從癈鐵鎮一路打到去沙雷姆,而沙雷姆以上的耶魯竟然空無冇一人。「銃夢」地上篇的結局把故事說死了,沒有辦法接戲下去,於是作者索性把原著最後一冊推倒重來。LO便是原本故事的「宇宙篇」,復活後的加里與鐵士代諾從地面衝出太空,憑她的一雙鐵拳挑戰在耶魯的圈外評議會,一頭掉進地球,火星,金星,木星之間的星際角力。

LO把舊版很多謎題一一解釋,清楚地交待整個銃夢世界的歷史背景,耶魯與沙雷姆從何而來,加里的前身陽子下降地球的任務,火星古武術的由來,量子觀測電腦和軌道升降機的建立,地球化戰爭,長生不老納米技術與幼兒虐殺政策等等。某程度上交待背景的故事,比起加里的故事更加好看。加里在LO中實在過份強大,沒有任何成長的空間,唯一那個上校的心理陰影又不倫不類。總之加里擁有全宇宙最強的身體,又有業子理論的宿命加特,一定打贏沒戲可唱。反而原本只是GR系列的加里複製品,一心要戰勝原版尋找生存意義的弑古斯,他比主角加里還搶鏡,他與絕火多場的對決,既老土但又充滿男人浪漫。

如果不是舊銃夢的光環,我大慨不能挨到結局。LO空有一大堆有趣的世界設定,主線故事卻十分膚淺無聊,ZOTT天頂武鬥大會,加里與同伴挑戰全宇宙的強者,過關斬將遇強越強,有點似後期的龍珠Z。每一場打鬥,打得很爽快,好看是好看,不過致勝一招總出主角威能,忽然進化使出超級威力的招式,不靠旁述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咁犯規的設定,主角你玩晒喇。

最叫我心痛的是,因為舊銃夢的口啤,加上最初未開始武鬥大會的頭幾期,只是舖新伏線和解舊謎題,感覺還不錯,讓我一頭栽進了深坑,每集漫畫也有購買收藏。到了第十期後劇情開始暴走,既然開了頭便繼續買,反正也一年半載才出一本。怎料去到第十五期,中文版突然轉了出版社,讓我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繼續買,則最後三期與之前的版本不同,新版連有些譯名也改變。不繼續買,則好端端一套漫畫斷尾了。本來如果漫畫好看,從頭買一套來收藏亦無不可。偏偏LO是雞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最後索性在網上看最後三期算了。本來一個肯花錢買漫畫的好讀者,因為對作者和出版社的失望,被迫投入網上盜版的懷抱了。

據聞Avatar的大導演James Cameron買了舊銃夢的電影版權,多年來也聞樓梯響不見其影。不過如果真係開拍真人版的統夢,我心目中倒有個十分適合飾演女主角加里的人選,便是無線姐仔徐子珊。何解?因為她與加里一樣,都是有個章魚嘴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