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Page


Page 30 of 244« First...1020...2829303132...405060...Last »

Final Fantasy V 最終幻想5

大慨是循環再用的關係,Square Enix的「最終幻想」手機版出得很頻密,每隔幾月個便有一個舊遊戲翻新上市。當我還在努力地打第四代時,第五代便已經推出,第五代玩才到一半,又推出第四代外傳,接著不久又推出第六代。每集「最終幻想」最少要玩幾十小時,以我玩下停下龜速的進度,隨時要好幾個月甚至半年才玩完一代,望著越積越多的「最終幻想」遊戲債,讓我不禁以有涯隨無涯,殆矣之感覺。幸好移植顛峰之作的第七代將會是個巨大工程,現在只聞樓梯響還未有確實消息,相信一年半載內不會出現,可以慢慢追進度玩第六代和第四代外傳了。

第三四代移植DS的新重製版,但第五代則是移植當年GBA的第二版,給第三代和第四代的漂亮3D畫面寵壞了,一下子接受不到第五代倒退用回2D點陣貼圖。不過玩了一會兒很快又習慣了。如果要講究原汁原味,2D版比3D版更接近原版,而且2D的作戰速度快,打起來不用等比較爽。第五代的主線故事很普通,不外乎是壞人破壞水晶統治世界,於是我們的勇者便展開打倒壞人的大冒險。第五代的地圖分為三個世界,創意之處是頭兩個世界的結合成為第三個世界。一來製作群可以省功夫重用迷官,二來玩家要重遊舊地發掘與第一次的不同的地方,如某些通道要兩個世界連結才會開放。重臨熟悉的環境令玩家更投入故事的世界,但不同的地方讓玩家保持新鮮感。

第五代的故事不過不失中規中矩,創新的轉職系統大大提升遊戲的可玩性。與以往玩家只會選擇主攻練一種職業不同,第五代鼓勵玩家練多種不同的職業,首先練職業達到頂級比較容易,最重要是練成後角色能夠保留職業獨有的技能,可以讓不同的職業技能亙相配搭,打造最強技能的隊伍陣容。我的策略是一個角色主力練劍,重點搜集物理攻擊的技能,雙手用劍雙倍攻擊力最有用,武士的金錢攻擊很有用,反正金錢多得用不完。二個角色主力練黑白魔法,可以魔力交替更用,途中也順便練時間魔法,夢者,盜賊,因為那些技能也有用處。最後一個角色是練召喚和武僧,武僧可以充當輔助物理攻擊,而召喚是遊戲中最強的攻擊,不能不練。至於其他職業在走迷宮時貪過癮順便練練,地靈師,順獸師,化學師,藍魔法等,不過那些技能華而不實,沒有多大實際用途。遊戲後期取得複製師的職業,加上第七級的黑魔法和召喚獸,全隊四人皆複製師是最強的組合,不必花費魔力點也可以不停使用最強魔法和召喚攻擊。

遊戲有些細微的地方讓我很看不順眼,雖然明知那些是十幾年前的設定,手機重製版不可能亦不應作出改動。角色在遊戲中的點陣圖畫是一個樣,但說話時大頭相卻變成另一個樣,最離譜是頭髮顏色也變了,究竟是不是同一個角色來的。男主角的點陣圖是很正常的勇者乙名,但大頭相卻變成長得油頭粉面的乸型佬,與RPG男主角的傳統慨定觀感格格不入。這次的隊伍女多男少,只有男主角一人是男生,後半部其餘三人都是女生。一男三女朝夕相對環遊世界,竟然完全沒有發生任何感情關係,實在太過不可思議。遊戲角色間沒有什麼互動,故事性顯得很簿弱。若果讓我寫故事劇本,一定會加入感情元素,在故事中男主角會偶上特別事件,選擇攻略三個女生的其中一人,每個女生有其專屬結局,又或者有特別隱藏後宮結局。

用了半年時間,幾經千辛萬苦終於打爆第五代,同一天便馬上開始打第六代了,不知道這次又要打幾多個月呢。

那些年,我們一起打爆的機(街機篇)

我們這一代是打機大的一代,從小學開始打機,一直打到中學,打到大學,打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能夠順利升班,成績尚可的情況下畢業,可算是個奇蹟。出來做事之後,空閒的時間雖然少了,打機仍然是我喜愛的娛樂之一,至少比看電視或睇波更重要。屈指一算,這麼多年來,花在打機上的時間加起來,如果全部拿來讀書,恐怕夠讀一兩個博士學位回來。

一生人當中,玩過的遊戲多不勝數,大多數已沒有什麼印像。玩不完一個遊戲可以有很多原因,遊戲不好玩半途放棄算了,遊戲太難玩中途卡著過不了關,有新遊戲推出便貪新忘舊等等。但打爆了完成過遊戲,總會在記憶中留下特別的位置。因為能夠打爆遊戲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一定十分喜歡熱愛那個遊戲,才會花時間去鑽研沉迷直至打爆機。

小時候打機主要分幾個種類,第一類是家用機,如任天堂,世嘉,PlayStation,以及其衍生品的手提機,如Game Boy,PSP等。不過他們統統與我無緣,因為父母堅決不肯買給我,只是偶然去別人家中玩玩。第二類是電腦遊戲,是我的主力戰場。與家用機以日本遊戲為主不同,電腦是美國遊戲的天下。當年電腦不似今天般普及,電腦不論是價格或性能,都比家用機高出許多,加上遊戲技衎領先內容具深度,玩電腦遊戲的玩家,心底裏有點看不起家用機的玩家,其實可能只是沒有家用機的酸葡萄心態作崇。

第三類是街機,不論是遊戲類型還是技術,一直帶領著家用機的發展。在Wii出現之前,想玩體感遊戲,去機舖更是唯一的選擇。未發明網上遊戲的年代,隨了偶然去朋友家對打外,打機基本上是個人活動,但打街機卻放學後的社交聯誼活動,男仔在機舖內外的友誼,女仔是不會明白的。不過機舖的光輝日子一去不回,當年的旺角靈機,油麻地怪獸寶,佐敦Apple,尖沙嘴金星,以及九龍城和深水埗那些忘記了名字的機舖,消失的消失,轉型推銀的推銀。新一代已很少落機舖,他們寧可去網吧或玩電話遊戲,打街機快變成我們那一代的集體回憶。

人老了便喜歡話說當年,趁記憶力還未退化之際,讓我懷舊一番,在此回顧一下曾經打爆過的街機。

1943 – 這是我人生第一個打爆機的遊戲(噢,不經意暴露了我年齡的秘密),大約是小學二三年級的時候吧。那年代的小學生理應不能入機舖吧,就算入到品流複雜的機舖,也未必可以安全地打機。不過我小時候常去全香港最安全的機舖,那時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和家人去太子警察遊樂會,大人有大人自已玩,小朋友有小朋友自已玩,那兒的機舖便是我最常流連的地方。1943是垂直射擊遊戲的經典,要不停地按射擊掣,一路打圈避開敵方的子彈,最記得最後一關打大和號打到抓狂。我不記得是一蚊打爆機,還是要再入錢再續命,不過肯定有用小朋友間流傳著獲取隱藏武器的密碼。

Out Run – 世嘉的經典賽車遊戲,最吸引小朋友的地方,是那張像駕駛座的椅,直頭當自已是開真車。那個年代還未有3D技術,用2D貼圖也能做出立體的感覺。遊戲玩法是過checkpoint加時間,基本上只要不撞車,要完成賽事不難,但我的技術就別講究排名了。打爆機當然不是只完成一場賽事這麼簡單,而所有路線全制霸,E線看似比A線難玩,其實只要背熟了彎位,每條路線也差不多。

After Burner – 另一個世嘉王牌經典遊戲,最特別之處是那個會動的座位,上下左右隨著控制晃動,模擬坐在戰鬥機中的感覺。加上當年興Top Gun,剛剛學懂分辨那台是F-14,當時年紀小小的我便認為F-14是全世界最厲害的戰鬥機。同樣也是以2D貼圖扮立體,遊戲用上最新的底板,速度感大大提升,遊戲前所未有地流暢。打爆機最後降落航空母艦,從遊戲機的坐位下來,可能因為要用力拉控制桿,是會感到手軟。這個遊戲我只爆了一次機,前半基本上可以一條命不死,但後半全靠銀彈攻勢續命過關。(上網看多了點資料,我當年玩那個應該是After Burner 2,因為我記得有速度控制。)

Virtual Racing – 升中學以後沒有再去警察會,只是放飯放學時與同學去機舖逛逛,那年流行的「街霸」「三國」等格鬥遊戲不是我的強項,我從來都不太喜歡格鬥遊戲。升上中五放學要出油麻地補習,途中自然順理成章入機舖打個轉。VR是第一個3D立體賽車遊戲,駕駛Formula 1賽車,雖然賽道背景很簡調,車輪還要是八角型,但當年卻是遊戲的重大技術突破。香港機舖雖然只有單機,但我每天也玩過不奕樂乎。遊戲只有三條賽道,初級和中級並不太難完成,但高級金門橋賽道對技巧十分講究,我參不多苦練了半年才第一次完成。我還記得當年考會考,其中一科去完尖沙咀考場,考完試回家路過機舖,盡管明天要考第二科,也入去玩了兩舖賽車。這個遊戲好像存香港不太流行,因為我從來都未試過要等機。後來去過來加拿大讀書,這兒有Sega City Playdium世嘉自已開的大型機舖,其中一個重點遊戲便是VR,十台八台連線的大型賽車遊戲,有大電視直播進行中賽事,每台機彷照F1的外殼,還有鏡頭拍攝玩家表情,放上大電視播。雖然並不常去Playdium(因為很貴不抵玩),但每次去一定會玩VR,而我一定是第一名沖線,以前苦練下來的技術總算沒有白費。

Daytona USA – 大學的機舖位於校園正中心,附設在學生中心大樓內,與美食廣場,酒吧,學生會辨公室等設施為鄰,是學生每天上堂必經之地。大學年代只要我身在校園,不論是轉堂落堂空堂走堂,如果不在圖書館或實驗室,就一定身在機舖,不是打機便是篤波,回想起來大學的讀書生活好像很輕鬆的樣子。大學機舖有四台Daytona,那是世嘉真正的大熱賽車遊戲,技衎上比VR更進一步,採用材質貼圖讓畫面更真實,車子是美國流行的NASCAR,除了顏色外每台車子完全相同。我認為到今天Daytona仍然是最「好玩」的賽車遊戲,論駕駛的真實感Daytona完全不合格,但其獨特的拖波過彎技巧,壓車攻擊對手令他打滑的戰術,以及落後者追車的設定,令遊戲的平衡性做得很好,不會讓資深玩家永遠帶頭贏到開巷,只要擁有基本完成賽道的能力,任何人都有機會第一名衝線。大一時候我們一班男同學,每天都柴娃娃地玩賽車。我們通常四台機全佔,但有時不夠四個人開局,有碰巧有人白撞加入,不識趣揀了超無聊打圈的初級賽道,我們會不約而同地爆粗,然後反方向行車亂玩一通以示抗議。過了一兩年Daytona從新遊戲淪為舊遊戲,沒有什麼人有興趣再玩,機舖想反正沒人玩也是白蝕電費,不如索性賣大包開放馬拉松設定。一蚊可以玩二十個圈,比賽一場要十幾分鐘,玩完落車會手軟。於是Daytona迎來了第二春,我們又回復每天都玩的日子,不過拉力賽實在很辛苦,所以每天只會玩一舖。後來Daytona在我們每天的虐待下,波棍駄盤陸續出現問題,終於被我們放棄了,而過了不久Daytona亦從大學機舖中光榮退役。我也偶然會玩後來的Super GT,頭文字D,彎岸等賽車遊戲,但始終難重拾Daytona的那份熱烈的感覺,始終賽車要與一班朋友一起玩才開心。

Area 51 – 通常在我們等Daytona或篤波的時候,大家會隨意選擇不同的遊戲去打發時間,有些同喜歡玩Metal Slug,有些玩Soul Caliber,而我是另一個同學則主力玩這台放在Daytona斜對面的Area 51。這台Atari出品的射槍遊戲,與我以前常玩的世嘉Virtual Cop很不同(很遺憾我從未能打爆VC),VC講求很纖細準確的射擊技術,Area 51則大約向那個方向射就會打中,很典型的日本與美國思維的遊戲設計哲學之別。Area 51一定要兩個人一起玩,因為一個人玩同兩個人玩,出現的敵人是不會減少,一個人玩換彈時更會出現死位。這個遊戲十分容易玩,只要背熟敵人出現的位置,先讀地向那個方位開槍便行了。打爆機後遊戲會從第一關重新開始,我們練到一條命不死爆機,理論上可以不停無限玩下去,不過我們最多只試過玩連爆了兩次機,第三輪打到一半有事要走人。玩到後期開始有點悶,反正敵人位置已經記熟,便試玩左手開槍,然後索性學Mark哥一個人拿雙槍。玩雙槍其實更加易玩,因為不用與同伴夾換彈時間,兩把槍一定有一把有子彈。不過玩得耐會手軟,我玩雙槍只能爆一次機,未能連爆兩次機。

Time Crisis – 這款Namco出品的射槍遊戲,較之前其他射槍遊戲有兩大突破。第一是光槍有後座力的設計,模彷開真槍的感覺,讓玩家更易容玩到手軟。玩這遊戲一定要雙手握槍,不然後座力會把光槍弄得左搖右擺很難瞄準。後來遊戲機的光槍後座機關壞了,射起來更得心應手,不過硬是覺得沒有後座力不好玩。第二是腳踏躲避的設計,與以往只能與敵人鬥快開槍不同,這遊戲可以放開腳踏,讓角色躲進牆後避開子彈,但遊戲會計時所以也不能慢吞吞整天躲在牆後。與其他射槍遊戲一樣,只要背熟敵人出現的方位,先讀地向那個方向開槍,預知一定要躲避的子彈,適當時候躲在牆後,不難爆機。故事是很老土的英雄救美,主角一人拿著有無限子彈的手槍潛入敵人大本營。敵方雜魚很好對付,除了小心紅衣士兵,若看見第一眼殺不死他你便中槍。敵方有很多大佬,忍者,炮塔,直升機等等,但模式萬變不離其宗,不外乎是敵進我退,敵人開火時就躲避,開火之的空檔則盡情射擊。

Time Crisis II – 與上一代的玩法差不多,續集加入雙打元素,紅藍二人組一起進攻敵方基地。兩個玩家各自有自已的畫面和腳踏,遊戲角色面對同一群敵人,但擁有不同的視角,兩人可以互補不足,有些敵人在某一視角容易對付些。與所有雙打槍戰遊戲一樣,單打要面對同樣數目的敵人很蝕底。打大佬時兩人合作更加重要,其本上兩人輪流挨打,挨打那個躲起來,另一個便盡情開槍削血。今集不再故事是英雄救美,而是特工阻止恐怖份子發射導彈,不過依然會有美女出場點綴一下,中段便有個美女NPC幫忙引路駕車。我的拍檔很自然是玩Area 51的老戰友,因為視角不同敵人的位置有所不同,我通常主攻玩左邊紅槍。印象中我只試過用紅槍爆機,爆了第一次機後會交換位置玩藍槍,不過當打到Stage 3時,很自然地換回原本的位置,因為習慣了不會這麼容死。

Striker 1945 – 純萃是因為1943的怨念,玩這種縱向射擊遊戲,是對自已忍耐力和專注力的挑戰。和我拍檔打1945是常玩Daytona的另一個同學,這個遊戲一個人玩是不可能的任務。至於遊戲的無厘頭設定,二次大戰的戰機為什麼可以飛上太空,又為什麼會打機械怪獸,基本上可以不用理會,反正不論內容怎麼,彩京的遊戲也是同一個玩法。我的專機是P51野馬,我的拍檔用噴火式,我很記得要入多一次錢才打爆機,爆機後想不到竟然出祼女相。後來的1945第二代和第三代我也有玩,但苦於找不到合適的拍檔,未能夠爆機。

Virtual-On – 時至今日,我仍然認為Virtual-On是有史以來最捧的格鬥遊戲。這台遊戲機的最特別之處,是雙搖桿的操控設計,真正做到立體3D隨心所欲地移動,不似主流的格鬥遊戲般,輸贏只是看誰鬥快入Combo。Virtual-On很講究是對空間感覺,不論是遠程射擊或是埋身格劍,搶佔與敵機相對的最佳位置才是勝負關鍵。可能Virtual-On的操控太另類,玩家的評價十分兩極,喜歡的人會十分喜歡,但禦駕不了那操控的人,卻會把它踩過一文不值。當年大學機舖入了一台Virtual-On,忠實玩家算起來不算多,來來去去也是那二十多人,不過我們卻天天總會去報到,那一天不玩便渾身不自在。有些玩家是通材,每一台機體都能運用自如,而我唯一擅長的機體是Viper-II。這台機體速度快,射擊性能強,近身格劍亦不俗,弱點是裝甲薄不耐打,所以要作戰要十分小心,以遠攻為主,近身只是自保,打低敵人便要馬上拉開距離。這機台體的選擇很適合我的性格,我多年來不論玩什麼格鬥遊戲,我總是選擇速度型的機體。電腦的AI不強,打電腦很容易爆機,電腦的射擊模式全看通了,特別是我用輕快的機體,慢慢行不用開噴射也能過開子彈。當然玩Virtual-On與人對戰才好玩,平常與慣常玩家的對戰,大部份時候90秒內誰也殺不死誰,時間用完要看剩餘血量分勝負。大學機舖攪了個Virtual-On比賽,有很多人參加,結果還是我們那些慣常玩家稱霸,記憶中我好像打入了八強。後來我也有下載了Virtual-On的家用版來玩,始終沒有雙搖桿玩起來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雙搖桿才是Virtual-On的精髓所在。可是雙搖桿操控後繼無人,Virtual-On從此成為獨一無二的絕響。

初代Gundam VS – 高達VS系列是長壽街機遊戲,每隔兩三年便推出新一代。當年第一代推出時,創新3D立體對戰系統,加上高達這塊金漆招牌,馬上吸引一大班忠實機迷。那時我已經出來做事,一個星期至少會有兩三晚,駕車去溫哥華唯一有高達VS的機舖朝聖。每次封打機都會遇到同一班人,久而久之打機打到成了朋友,一起打到機舖關門然後去食宵夜。我在這個遊戲花掉的時間和金錢,大慨遠遠超過其他街機遊戲。我的技術算是可以登大雅之堂,與機舖中最強的玩家對戰,他也不保證能一定打贏,平均三四局我也能贏回一局。與人對戰我通常用高達或紅勇士,視乎搭檔的機體我有時也會紅渣克或鐳射大炮。至於對電腦,用什麼機體也不是問題,雙面蟹和龜霸除外。後來推出DX版我也繼續玩,其中新加的太空戰劣評如潮,機體在太空中漂浮十分難操控,以後高達VS系列再沒有出現過。後來每個高達VS系列我一路也有玩,但只能打爆AB等容易路線,沒有固定的搭檔很難打爆所有路線全制霸。初代和Z的系統比較簡單,射擊機還可以依靠靈活走位的玩法,從Seed開始加添近格Combo,遊戲從強調立體空間的三維對戰,淪為鬥快入Combo傳統的格鬥遊戲,太多秘技規則讓遊戲的好玩程度大減,偶然玩一局打電腦還可以,與人對戰只有任人魚肉。

以上總結我過去曾經打爆過的街機遊戲,隨著年紀漸老越來越少時間打機,而機舖亦日漸式微沒有什麼值得玩的新遊戲,大慨再也不會有新遊戲加進這個爆機清單了。

飛虎出征

彭浩翔拍電影除了自已當導演外,原來也可以把導演這工作外判。這齣「飛虎出征」的導演名義上是新人麥詠麟,但我總覺得他只不過跟足彭浩翔的指示去拍,連劇本也是改篇自彭浩翔的短篇小說。成齣戲左看右看都熟口熟面,擺明抄「大丈夫」四個傻佬去滾搞出大頭佛的舊橋。不過橋不怕舊最繄要受,就當它是重拍「大丈夫」好了,明明只是把笑料略為改頭換面,依然讓我由開場笑到完場,笑足全套戲,開心過癮。

今次杜文澤當上曾志偉的角色率領四個飛虎隊,因為紀律部隊不能擅自離境,要坐大飛偷渡過大海叫雞,結果遇上澳門警察查牌,被當成省港旗兵通緝犯,著草逃亡卻遇上真正的大盜。這次比「大丈夫」玩得更瘋狂,保持低俗本色,但尚算樂而不淫。戲中一定有詹端文很煩人的獨腳戲,再玩「低俗喜戲」的廣西騾仔笑話,我想會看「飛虎出征」的觀眾,想當然一定已經看過「低俗喜戲」吧。這次加入同性戀角色,大玩搞基笑料帶出新鮮感,雖然很公式行貨套路,去叫雞變成叫鴨那一段真的很好笑。不能不說,開場那場LEGO人仔槍戰很有心思,慳錢慳水慳力但十分有創意,是個意外的驚喜。

荷里活差不多每年也有專賣惡搞低俗的電影系列新作,彭浩翔大可以開展一個低俗系列,隔幾年便把「大丈夫」的橋拿出來重拍,只需要把笑料換個包裝,加添聰明對白惡搞炒作近期的熱門電影,這個系列應該可以長拍長有,一眾只求一笑的觀眾便會乖乖地付錢購票。

連接升降機的殺戮 – 紫波

近年不少高登網絡作家出版實體書,「連接升降機的殺戮」便是最新上市的高登小說。能夠跳出網絡出版實體書,足以證明這本小說有一定的質素,最重要的一點是至少肯定會有結局。網絡小說多如天上繁星,水準參差,更多是有頭無尾,而一個人的時間有限,實體書是個很好的去蕉存菁的指標,比網民無責任亂按讚的網絡名氣可信得多。還有一個十分可靠的指標是書評,不過寫書評的人少,寫網絡小說書評的人更少,恐怕寫網絡小說的人也比寫書評的人為多。

我最初是在「輔仁媒體」接觸這本小說,作者每隔幾天便發文連載,大慨為實體書作宣傳。起頭我只是被動地有更新便看看。,到第十一章殺人遊戲正式開始,故事漸趨緊張的時候,我終於按耐不往慢慢等候連載,上紙言找來餘下的章節,一口氣一晚讀完。這書給我的第一個感覺很強烈的日本輕小說風格,「大逃殺」式的故事主線,典型屬性分類的角色設定,熟口熟面之餘卻加入本土元素的新鮮感。作者紫波文字功夫了得外,繪畫天份也不弱,書中的插畫也是出自他的手筆。這小說的最大創意是殺人遊戲的規則,把舞台限制在一橦斷水斷糧的大廈內,讓升降機成為連接所有殺人事件的關鍵,正如小說的名字所言一樣,沒有欺騙誤導讀者。

下文包含劇透,未看和還在追看的朋友慎入。

故事主線大致上沒有邏輯犯駁的毛病,人物亦沒有死於衰白痴的問題,只是性格描寫有點平面。每天死一個人這個規則定得好,一來可以控制故事的速度,不會太慢沒有事情發生,亦不會太快一下子殺光。二來正好把故事分成每章死一個人,而如何死法正正是這本小說的最大賣點。隨著故事的發展,如何利用規則的限制去扭橋,安排書中角色在限制下去殺人,更顯出作者的心思緊密。故事中有些細微的伏筆,更讓我拍案叫絕,例如最後主角用的兇器。後樓梯的規則雖然在後半部才凌空出場,不過上半早已埋下不少的伏線,相信作者早已定好大橋和謎題,並不是邊寫邊想才臨時追加。結局有點漏氣不過早在預料之中,虛擬世界大慨是唯一的合理解釋,不過最尾的紫波樂園又給作者擺了一道。參加遊戲的人本來無仇無怨,只是迫不得已不想被殺才去殺人,大伙兒快快樂樂在紫波樂園生活不是問題。但雞蟲是個百份百變態佬,紫波樂園中眾人應該不會放過他,我想恐怕作者自已也把他忘記了。

我很看好紫波這個作者,說不定他日後能從網絡小說作家,搖身一變升級成為流行小說作家。我更加入了他的Facebook專頁,入面有升降機角色的四格漫畫,還有其他幾個正在連載的故事。不過我不會看未完結的網絡小說,一來我不喜歡等待,二來若果爛尾了豈不是浪費時間。

題外話,不知道在香港易不易買到這小說的實體書,但網上書店則十分難買到,Yesasia沒有入貨,香港書城則賣斷市,商務上集還有貨,但下集卻不見影蹤。想買書支持作者也沒有法子,唯有下次回香港找他出來請他吃餐飯吧。

Canon imageFORMULA DR-C125 Document Scanner

I had used many scanners in the past. My first scanner was a flatbed, I rarely use it since it is so inconvenient to use as I can only scan one page at a time. The second scanner was an all-in-one printer that comes with a scanner and a document feeder. The document feeder is handy but the scanning speed is quite slow, so I don’t use it very often too. Finally I got a document scanner, it is not a typical consumer scanner, it’s intended for small business market.

There are not many choices of document scanner out there, pretty much either Canon or Fujitsu. Both of them are equally good, both of them have very similar features and speed. The only reason I buy the Canon DR-C125 is because it is on sales at Amazon. The document feeder can hold 30 pages, it can scan up to 25 pages per minute and most important of all, it scans both sides at the same time. It so fast that it is actually faster than the big chunky photocopier-scanner at my office. The feeder also has a single sheet straight path to scan cards or thick paper. The only draw back of this scanner is it can’t scan books, so I still keep my all-in-one printer around just in case I need to scan a few pages from a book. Another down side of this scanner is the resolution, it only has 600dpi, more than enough when scanning documents, but when scanning photo the resolution is always higher the better.

Since I got this scanner, I start to digitize everything, turning my home into a paperless home. I like receiving paper bills but they take up lots of storage space, scan them. I have many old lecture notes that is probably useless but I don’t want to throw them away just in case I need some reference, scan them. Pat also digitized her sheet music library and get rid of 3 big boxes of paper. Moreover using a tablet to read sheet music is more convenient than carry around a big binder full of sheet music.

Poo來了(新伊索寓言)

從前有個BB,他的父母要他戒片,教他如果想便便,又或者賴了便便之後,要指著小股屁說PooPoo,讓父母幫他換片或帶他去坐Potty。可是BB學懂了說PooPoo這個字之後,沒有便便也會喊PooPoo,讓父母手忙腳亂地幫他脫褲褲,解開尿片放他坐在Potty上。BB不單沒有交功課放底幾兩,還對著父母傻笑彷彿在戲弄他們,有時更坐不夠十秒便起身,光著屁股四圍走。如是者BB每天不停喊Poo來了戲弄著父母,不過與喊狼來了的小孩有所不同,父母每天依然放他坐Potty,沒有因為BB說謊而不再相信他。直到有一天,Poo真的來了,父母很開心地稱讚BB乖,而BB因為有Poo出在Potty上高興地拍手。~完~

淺說冰壺

(為慶祝加拿大男女冰壺隊,橫掃索契冬奧雙雙贏取金牌,寫這篇文章向香港人推介冰壺這項運動)

說起冰壺,香港人大慨只會在每四年一度的冬奧,才會記起有這樣的一項運動存在。而玩過冰壺的香港人,不計從加國回流那些,大慨更是少之又少。一般香港人對冰壺的印象,第一是比賽又慢又悶,第二是運動員拿著掃把在冰上擦地的模樣很可笑。網上更不乏一些喜歡惡搞的網民,在家中拿著水煲掃把扮玩冰壺拍照搏君一笑。

我不是冰壺運動員,連業餘嗜好也談不上,只是在公司team building活動時玩過幾次。畢竟冰壺是除了冰上曲棍球外,加拿大引以為傲的另一項國技,在這裏生活了這麼多年,學懂觀看冰壺賽事算是基本生活常識。冰壺悶不悶這個問題,其實很見仁見智,若果懂得玩這個運動,又或者是關乎國家榮譽的國際大賽,冰壺比賽可以很精彩,甚至乎緊張刺激。對!只要你關心你支持的球隊,看著兩隊你取一分我取一分,不鬥到最後一局還未知勝負,分數的數字本身就是很緊張刺激的一回事。有試過從收音機聽波的朋友,又或者試過因工作關係不能看直播,只能偷看網站文字描述即時賽果,便會明白我說什麼。

平心而論冰壺比賽的可觀性,當然不可能和足球,冰球,籃球,網球等熱門運動比較。不過既然捧球,高爾夫球,桌球,甚至保齡球也有人看,那冰壺怎樣也不可能比那些運動沉悶吧。不過前提是至少要看得懂電視畫面中發生什麼事,所以以下我便粗略地介紹冰壺的玩法。說起和冰壺最接近的運動,應該是香港人熟悉的草地滾球,兩者的遊戲方法大致相同,都是把冰壺(木球)推出去,最接近紅心(白球)那隊便取分數。遊戲策略也是大致相同,可以大力撞開對方的冰壺(木球),也可以細力讓冰壺(木球)停在已方的冰壺(木球)前當防衛,亦要很有技巧地旋轉「落西」讓冰壺(木球)走孤道繞過障礙。分別是一個用木球在草地上玩,而另一個用幾十磅的花剛岩在冰上玩。

冰壺與草地滾球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木球在滾出去後,便沒有事幹等它自已停下來。在冰壺滑了出去後,則有兩名隊員左右兩邊追著冰壺,拿著掃把不停地擦冰面。大慨這是讓不懂冰壺的人最費解的部份,他們到底在做什麼呢?其實他們是在調較冰壺滑行的軌道,當掃把摩擦冰面時,會把冰面融化減低阻力,讓冰壺滑得更快去得更遠。亦會因左右的阻力不同,微調改邊「落西」的孤道,能夠偷位攝入對手冰壺之間的罅位,一下子把賽局形勢扭轉。不論對手有多少個冰壺在籃圈內,只要你的冰壺最近紅心,那局對手便一分也沒有。當你的冰壺神乎奇技地繞到對手的冰壺後面,那麼前面對手的冰壺便成為你的盾牌,你就不怕對手撞開你在紅心的那個冰壺了。

把冰壺推出去的運動員,要力度和「落西」控制得恰到好處,太慢連籃圈也滑不到,太快則滑過紅心出界,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這十分講求技巧。但不要以為拿著掃把擦地的部份很容易,電視上看起來冰壺好像滑得很慢,但在賽道上冰壺其實滑得很快,在冰上靠走路一定追不上,分分鐘還滑倒跌過四腳朝天。所以擦地的運動員要穿特制的滑底鞋,才能與冰壺一起滑出去。(題外話,專業冰壺運動員當然擁有一雙冰壺專用的滑底鞋,但冰壺場不似保齡球場有鞋租,那我這種好日也不玩冰壺一次的人也有辦法,便是用牛皮膠紙貼鞋底,效果不錯一樣很滑。)在冰壺比賽擦地的時候,不時聽到隊長在後面吆喝大叫,他是在指揮擦地的隊員,應該擦多大力和何時停止擦。擦地的隊員忙著追冰壺,後面的隊長才能一覽全場看清所有佈局,決定應如何微調冰壺滑行的軌道。

在香港想玩冰壺大慨沒有可能,而玩冰壺的技巧我這個門外漢也說不上來。但如果遇到電視上剛好播放冰壺比賽,希望大家對冰壺知多一點點,不必認定冰壺很悶不好看,又或者取笑拿著掃把擦地的運動員,這篇文章便算是功德圓滿了。

Oracle Virtual Box

In the good old days, when you want to play with multiple OS, you have to have multiple computers. I still remember the time I have a Windows machine sitting next to a Linux box. Then a little bit later, multi-boot allows the same computer running different OS. I tried that too, but it ends up I stick with the primary OS most of the time, I rarely boot into the secondary OS. Nowadays, running multiple OS in the same computer is much more convenient with virtual machine (VM). My host OS is Windows 7, and I can run 3 different OS simultaneously under each one’s own Window. It is kind of cool to have Windows 7 (a second copy), Linux (Ubuntu) and Mac OS X running on the same screen.

Virtual Box is a free software from Oracle, which inherited from Sun. It’s a type-2 hypervisor that relies on the host OS for low level functions. It is a bit slower than type-1 bare-metal hypervisor, but it has much better compatibity. I can use the USB and DVD-drive in the virtual machines and I can even create virtual LAN connections among those VMs. 3D graphics is probably the only draw back of type-2 hypervisor. Virtual Box works fine with 2D graphics, the VMs can play HD stream video without any lag. However, VM has limited 3D acceleration function, it has access to the graphics card on the host using DirectX9, good enough to play old games, but it not fast enough for latest games or Photoshop.

Another advantage of using VM is the saving snapshot of the virtual hard disk. Each VM has its own virtual hard drive and I can turn back in time simply by load up a saved snapshot. It is good to try out new or unknown software inside a VM first, so there won’t be any risk of virus or corrupting the Windows registry when uninstall the software. I always keep a copy of freshly installed Windows 7 virtual hard disk image and use it to try out anything new before installing on my host computer. It is also a neat trick to reset the trial period of some free software, especially those software that you only use once in a very long while.

Virtual Box is very easy to use, just follow the on-screen instruction. First you need create a new VM, allocate some memory and CPU cores to the VM, then create a new virtual hard disk, mount the OS installation disk, fire up the VM and install the OS as usual. If you are too lazy to install the OS, you can download pre-installed virtual hard disk image file from the web. My computer has 16GB of RAM, so I allocate maximum 4GB of RAM to each OS and I can have 4 VMs running at the same time without any problem. The OS running in the VM stays idle most of the time, unless you are doing some heavy number crunching tasks in more than 1 VM at the same time, you won’t even notice any performance hit to your host computer.

Virtual Box + Virtual Desktop works really well with each other. I usually put the VM in a virtual desktop and run it in full screen mode. It feels like the OS is running from a native installation instead running inside a VM.

Ender’s Game (Movie) 宇宙生還戰(電影)

有些電影明知看完會罵,也要死死地氣去看,這不是叫犯賤叫什麼?Ender’s Game是經典殿堂級科幻小說,等了多年後終於改篇拍成電影,雖然明知中伏機會百份百,但又怎能夠不捧場呢?如果沒有看過電影,又怎可以批評它把故事刪的支離破碎,一代科幻經典淪為頭腦簡單的熱血少年冒險故事。

演員除了福伯夏理遜福外,其他大多是不甚出名的演員,演主角Ender的Asa Butterfield不過不失,但演不出Ender在書中那一種孤獨感。不知那個才算是女主角,Ender家姊是小說的正印女主角,但在電影中的劇份小得可憐,飾演的Abigail Breslin是當年「陽光小小姐」的小女孩,現在已經長得婷婷玉立。至於劇中疑似女主角,則落在書中只算是路人的Petra身上,至少在電影中她和Ender有拖手。因為市場需要加插愛情劇沒有問題,只是怎麼不找個可愛的當女主角,演Petra的Hailee Steinfeld粗眉大眼國字口面像個男人婆。

電影片長二個小時,實在不夠放小說的內容,大幅刪減是意料中事。當我看見開場那段第一次外星侵略地球,把小說中的宇宙大戰改為ID4式的F22自殺攻擊,我便覺得大件事了。小說中故事前後有三四年的時間,電影中看起來只是幾個月。Ender兄姊合力統治世界的副線被刪是意料中事,畢竟在網上發表文章左右輿論很難戲劇化。前半部故事的改篇得還可以,重要場面應該留下的都有留下。唯一投訴是無重力對戰只有兩場,未能交代Ender發揮的創意戰略。電影中一切來得太輕鬆太容易,觀眾感受不到他一路過來承受的壓力。

後半部時間用來拍宇宙大戰,故事顯得更加薄弱。最大問題卻是故事背景上的改動,推翻了整個天才司令育成計劃,令故事變得犯駁多餘。小說中的宇宙軍總部在太陽系內,所有戰艦都是遙距作戰,對外星蟲子的全部星球同時發動攻擊,一口氣直搗黃龍打到蟲子的母星,攻其不備讓他們滅族沒有反擊餘地。地球軍只有一次機,所以一場仗也不能輸,輸了就可能受到蟲子的毀滅性報復。因為軍中沒有人有與蟲子作戰的經驗,才需要天材司令去領軍。電影中則已經開戰很久,宇宙軍總部建在大前線,地球軍節節勝利一直打到蟲子母星外圍,把蟲子母星團團圍著,準備慢慢對牠們就地正法。既然已經和蟲子交戰還打贏了,又何需要依靠天材司令呢?

電影最後一幕在大戰完場之後,Ender便馬上找到蟲蛋更是敗筆。戲中Ender雖然貴為艦隊司令,不過他始終是個屁小孩,拿著蟲蛋回到基地,不給人充公銷毀,又或者拿來作科學實驗才怪,那會讓他帶著蟲蛋流浪宇宙。至於基地步行範圍內,竟然還有留有外星蟲子活口,還說整個星球鎮壓了把蟲子趕盡殺絕,這麼大意基地不給蟲子反攻才怪。在書中那是發生在多年以後的事,亦是續集Speaker of the Dead的伏筆。

很喜歡Ender’s Game小說的朋友,這套電影不妨一看,作為娛樂片不算太差,也算是還了一個心願。至於看完電影覺得故事不知所謂的朋友,你應該拿起小說版看一篇,給Ender’s Game一個機會,去證明科幻經典可不是蓋的。

育兒謬誤大解構 – 楊潔瑜

這本「育兒謬誤大解構」是老婆從網上媽媽組群團購買回來,作者楊潔瑜原來是我老婆朋友的朋友,從溫哥華回流香港。她任職教育心理學家,兼是一子之母,在不同的網站和雜誌寫育兒專欄。這本書應該是她自資出版的,因為出版社嘉出版專門提供一條龍出書服務,不過現在好像已經結業,找不到更加多的資料去查證。

平常看的育兒文章,最怕便是講到似層層,卻不知內容是否可靠,除非作者是兒科醫生,否則都不知信不信好。我最欣賞這本書的地方,是每一篇文章都列出參考資料,感覺上內容踏實可靠得多。有些關於作者本行兒童心理學的文章,更是引用外國學術期刊。不過有些作者以自身經驗書寫的文章,參考資料則比較粗疏,引用報刊雜誌文章有之,引用網上討論亦有之。

不知道她是否把舊文章結集出書,但肯定她花了不少心思重新整理,加插圖表和小提示讓資料更加易讀。至於書中與內容無關的插圖,照片和空白加起來佔去不少頁數,我只能說這是一般作家出散文集,與作者自資出書的最大分別,自資出書最緊要是作者自已的紀念價值,讀者投訴空白太多太快看完倒是其次。

書本的內容很正路,在北美是人所共知的育兒常識,我平常看加拿大政府的育兒網頁,在醫院派發的育兒雜誌,甚至大學的兒童心理學課本,說的也是差不多的資訊,不過用中文再看一遍倍感親切。在我看來差不多等於說「阿媽係女人」的育兒常識,對香港那些「不要輸在起跑線」的怪獸家長,卻是能喚醒他們的一聲當頭棒喝。我認識一些香港朋友,為了個仔個女報考幼稚園,一歲未夠便送去學德文,兩歲未夠就學用英文數一至十,竟然還早過學用中文數,花幾萬蚊買英文認字卡全套DVD教材,我覺得他們的心態非常不可思議,完全不能理解他們的育兒方法。看看我自已個仔現在兩歲差少少,傻下傻下咁什麼都唔識,最擅長就只是食野。歲半時已經能自已用匙從碗中取食物。認顏色認圖形數數字全完不懂,不過中國四大發明「粥粉麵飯」倒說得字正腔圓,叫他去考香港幼稚園肯定肥佬。

不知道楊潔瑜還會不會再出書,隨著她的小朋友成長,育兒謬誤系列應該可以長寫長有。只是擔心到了她兒子讀小學中學,她會不會被香港的怪獸家長同化。我也是香港填鴨教育的過來人,明白在幼兒時期還能眾人皆醉我獨醒,但到了要面對升學讀名校的成績壓力,除非讀國際學校或者是不用讀書也考高分的天材,否則很難不落入操分數谷補習的泥沼。

Page 30 of 244« First...1020...2829303132...40506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