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經濟

The Case for Gold – Ron Paul

美國聯儲局瘋狂印銀紙托市,從宏觀經濟的角度,對美元貨幣會有什麼影響,未來實在是禍福難料。有可能像08年金融海嘯後,低息低通漲高經濟增長,繼續十年大牛市,亦有可能導致美元貶值高通漲重臨。若果是後者的情況出現,過去五六年一直疲弱的黃金,便有可能大幅跑贏股市。我們這一代長大的人,學校教的經濟學理論,已經不再把黃金視作貨幣,無錨貨幣妨彿就是不證自明的經濟學定律。其實美元的金本位在1971年才取消,無錨貨幣這項史無前例的經濟「實驗」才不過五十年的歷史。雖然我不認為會重回金本位的貨幣制度,但當世界各國的央行近年增持黃金儲備,在全球各國不斷印銀紙的大趨勢下,我開始學習投資黃金的知識,將來萬一出現美元危機時,也能及時轉移資產以作保險。

貨幣制度與黃金的關係,其實就是學習宏觀經濟學的理論,明白利息通漲,銀行制度,發債與貨幣供應等等的關係。主流經濟學支持無錨貨幣,我大學時有修讀經濟學,有過去四十年的經濟發展做證,加上我是彿利民的信徒,是我多年來一直深信的經濟學理論。不過當年彿利民大慨也沒有預計到,會出現零利率甚至負利率,完全違背基礎經濟學的現像,讓我不得走出創適圈,去學習非主統的經濟學理論,去解釋現實世界中發生不合相理的經濟現像。今次先學習澳地利學派(比芝加學學派更右)的觀點,下次論到新左派的現代貨幣理論(MMT)。差不多所有關於黃金與貨幣的網上資料,最終都會指向這本黃金寶典《The Case for Gold》,於是我把原著找來閱讀。

先說說這本黃金寶典的來頭,71年美國癈除金本位制度後,接下來的十年是經濟差高通漲的stagflation年代。列根當上總統後於81年,在國會成立黃金委員會檢討無錨貨幣這個「實驗」,研究如何拯救美國面臨崩潰的經濟。黃金委員會最後撰寫正反雙方兩份報告,一邊是彿利民和央行行長Paul Volcker的無錨派,另一邊眾議員Ron Paul為首的金本位派。歷史結果大家都知,金本位派預言的貨幣崩潰並沒有來臨,Paul Volcker用超高利率壓低通漲,確立美國央行時至今日一直奉行的低通漲政策。這本書《The Case for Gold》就是當年國會黃金委員會金本位派的報告書。

若果讀者想從書中找出重回金本位的有力論點,恐怕會大失所望,雖然政府不停印銀紙的確令貨幣貶值和政府負債增加,但書中預言無錨貨幣的經濟爆破並沒有出現。金價在71年與美元脫鈎時是$45,今天己經超過$1700美元,而當年一枝可樂五美仙,今日則要兩美元。當年一安士黃金可以買八百枝可樂,今天一安士黃金仍然可以買八百枝可機,相對的美元在五十年間貶值了四十倍。無錨貨幣的最大「優點」是讓政府容易舉債,71年美國負債佔GDP的31%,到今天己超過GPD的100%了。

這本書最精彩是前半部份,講述美國立國以來的貨幣歷史,讓讀者大開眼界。想不到美國立國頭一百五十年,是一個沒有法定貨幣的國家,貨幣和銀行政策可以用多姿多彩來形容。我們熟悉的一張張綠色的美元,要等到聯儲局1914年成立後才發行。在此以前美國使用金幣銀幣作交易,亦有間中有私人銀行發行可以兌換金和銀的紙幣,可惜每一次發行紙幣都是大幅貶值經濟災難收場。步入二十世紀,美國貨幣演變金本位制度,一次大戰時曾中止紙幣對黃金兌換,到30年代經濟大蕭條時,美國政府充公國民擁有的黃金,來捍衛美元在國際貿易的匯率。二戰後世界各國陸繼放棄金本位貸幣,改與美元掛勾的Bretton Woods匯率制度,最後終於美國也頂不住金本位的升值壓力,尼克遜宣告取消美元對黃金兌換的承諾,讓美元的匯率大幅下跌,從此全世界只有自由浮動的無錨貨幣。

黃金作為貨幣有五千年的歷史,是最能抵抗風險保值的投資產品。前美國央行行長格林斯潘曾說過,「只有黃金才是最好的貨幣,所有無錨貨幣包括美元,都不能比媲」。目前我看不到任何能威脅美元全球儲備貨幣地位的因素,但若果世界有一天真的爆發貨幣戰爭,全球金融秩序重新洗牌,黃金將會是各國央行的最終武器。只要各國央行繼續保留黃金儲備作保險,黃金仍然是最能抵抗紙幣貶值的儲蓄工具。

Social Choice and Individual Values (2nd Ed.) – Kenneth J. Arrow

早前介紹過《阿羅不可能定理》,雖然是諾貝爾經濟學家撰寫,始終於那是二手的導讀入門,於是找來了阿羅的原著《Social Choice and Individual Values》來看,原著比導讀《The Arrow Impossibility Theorem》還要薄,只有一百二十頁,與說其這是一本書,不如說是一篇長論文。

原著寫得比導讀艱深難讀,最大問題是論文的寫作性質,作者在書中回應其他學者的理論,但只在參考索引羅列出處,不熟悉那些理論的讀者看得一頭霧水。主要論點《阿羅不可能定理》在原著中的名稱為The General Possibility Theorem,則是很枯燥的數學邏輯推理,用first principle去定義social welfare function非常學術,對數學和邏輯有一定程度的要求,不適合一般讀者,還是看導讀簡單易明。

除了理論的推論外,書中的前言和結語中,作者寫下他政治哲學的觀點,反而是這本書比較有趣的地方。很多人誤會這本書反民主又或者支持民主,其實作者只不過是研究一個學術問題,社會中眾人如何理性地得出共識。古代的神權和王權政治是一言堂,可以檢視當權者有否作出理性的決定。現代西方政治是民主和資本主義,兩者分別透過民主程序和市場機制,去找出社會中的共識。市場機制是經濟學的主要課題,而阿羅理論精辟之處,是把民主放入經濟學理性決定的框架內檢視。

功用主義的派系的經濟學家,主張透過計算utilization去決定社會應該如何分配資源。阿羅則屬於反功用主義派,他認為每個人之間的utilization不能放入同一標準來衡量,沒法衡量比較根本無從計算maximization。決定不同人不同意見的方法,只有按每個人的indifference map去作不同選擇的優次排名。阿羅的民主程序假定資訊完全透明,每個人都誠實地按心中意願去排名,沒有策略性投票或含淚投票輸少當贏。這個排名更加不是單一議題單一投票,而是過將所有社會的決策選項排名,理論其實是一個思想實驗多於實際投票操作。

作者在書中舉例子的民主制度,是用來決定社會上的資源分配,是按每個人不同的品味選擇,去分配不用數量的社會資源,人與人之間又如何作出資源交換。例如煙民分多些煙,酒徒分多些酒等。有趣是作者論述民主制度中公平慨念的兩難題,禁慾主義者鼓吹禁煙禁酒,那若果最終政策共識是禁煙禁酒,那酒徒煙民是否可以分多些麵包,去補償他們失去煙酒的損失呢?民主制度的本質,到底是選民品味的選擇,基於他們自身利益作出的決定,還是透過公開辯論,凝聚社會共識的機制呢?除了個人意志外,社會共同體又沒有意志呢?投票本身是尋找共識答案的工具,還是投票本身也有其本然價值呢。作者提出的問題,比他解答的還多。始終這本書不是講政治哲學,關於民主制度的本質,在此只是伴碟小菜,多少篇幅能深入討論問題。

這本小書是政治哲學的經典,買回家放在書架能突顯閣下的知性和讀品味。至於想理解《阿羅不可能定理》的朋友,看導讀版比較適合。

The Arrow Impossibility Theorem – Eric Maskin and Amartya Sen

文章刊登於立場新聞

拖了幾個星期,見香港區議會選舉建制慘敗,鬆了一口氣後,才有心情寫這篇書評,討論一下阿羅不可能定理 (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 這個民主的悖論 (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 又被稱為 “Arrow’s Paradox”) 。

自從反送中運動以來,據我在網絡平台罵戰的觀察,一般港人不論藍絲或黃絲,都不會質疑民主制度的必然合理性。不似一些被中共洗腦的小紅粉(有港人,也有海外華橋,不過以大陸人居多),會說香港今天的亂局,正好印證民主制度的失敗, 所以中共的極權專政比民主優勝云云。事實上今天亂局的主要成因,正正是因為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

大部份小紅粉蠻不講理思路混亂,純萃絡網曱甴,不用浪費時間理他們。偶然有些偽知識份子小紅粉,竟膽敢挪用「阿羅不可能定理」,宣稱世上沒有完美的民主投票方法,從而偷換慨念,說民主制度不可取。我可以寫包單任何打著「阿羅不可能定理」旗號反對民主的人,肯定沒有看原著理論,仍人格誠信破產的騙徒。(提外話,若果見到有人用「甲>乙>丙>甲」的循環排名去講「不可能定理」,那個人肯定無料到,兼嚴重誤解「阿羅不可能定理」。循環排名那個是Condorcet悖論,十八世紀已經提出來,「阿羅不可能定理」覆蓋的範圍更廣笵。)

這本《The Arrow Impossiblity Theorem》,收錄了兩位諾貝爾經濟學家Eric Maskin和Amartya Sen於哥倫比亞大學關於「阿羅不可能定理」的演講,連同寫引言(opneing remarks)的Joseph Stiglitz和寫評述及感言的主角Kenneth Arrow(阿羅本人是也),這本書的作者有四位諾貝爾經濟學家,全部都是學術巨星,可謂星光熠熠。Sen的演講部份主要是論證「阿羅不可能定理」,定理本身不太難明白,只是很基礎的數學推論。Maskin的演講則論證majority rules投票方法在大多數的現實情況下,能夠滿足阿羅提出的四個條件,把不可能變成可能。薄薄一本百五頁的小書,深入淺出地把「阿羅不可能定理」解釋清楚。

說了這麼久,那麼「阿羅不可能定理」到底是什麼東西呢?Arrow原本是研究公司如何運作的經濟學家,用數學去論證股東如何投票作出商業決策,結果他的理論同樣適用於民主選舉。Arrow理論中的民主選舉,是一個為學術討論而設想的完美選舉,沒有種票,DQ候選人,假地址投票,蛇齋餅糭買票等現實問題。簡單來說,就是有一群人有幾個不同選項,每個人心中排列選項的優先次序不同,如何在眾選項中挑選出最多人滿意的選項;而何謂最多人滿意,是指投票的結果必需合乎以下四個原則。

  1. 投票選項排名沒有限制 Unrestricted Domain (U)
    在「阿羅不可能定理」中,投票並非常見只能選擇一個選項的投票方式,而選民必須把所有選項按優先次序排名。(U)是指選民投票時排名沒有任何限制,在得出來共識的排名亦沒有任何預設的限制時,必定存在一種點票的計算方法,能總結歸納出一個(只有一個)明確是投票者共識的選項排名。假若選民選票中的選項沒有改變,只有點票方法改變(如分組點票),卻導致不同的選舉結果,那就違返(U)的原則了。點票的計算方法在定理中稱之為”social welfare function”,簡單來說就是一條數學公式,把所有選民的投票輸入,計算出投票者共識排名的答案。阿羅指出必需有這樣一條公式的存在,但沒有明言公式計算的方法。現實中有好幾個點票方式,能夠乎合(U)的原則,不過更多的情況卻是違反(U)的原則,例如北韓預知結果的選舉,又或者功能組別分組點票等。
  2. 無關選項不影響結果 Independence of Irrelevant Alternatives (I)
    任何兩個選項排名的共識的計算,只能來自選民關於那兩個選項的排名,選民關於其他無關的選項的排名,不會影響那兩個選項的結果。若果選舉的結果是「甲>乙」,不會有為出現第三個選項「丙」,讓選舉結果變成「乙>甲」。舉個例子:香港區議會選舉,假若一區只有兩個候選人,不論「泛民對建制」或「本土對建制」,「建制」都一定會輸;可是當同時出現三個候選人,「本土」和「泛民」互相分薄票源,結果「建制」執死雞勝出,俗稱「鎅票」 。香港區議會選舉的單議席單票制,就違反了(I)這個原則了。
  3. 選舉結果要如實反映民意 Pareto Principle (P)
    若果所有選民都選擇「甲>乙」,那麼選舉結果不可能出現「乙>甲」。這是一個純數學上的原則,除非選民人數很少,在現實中不可能出現所有選民對「甲」和「乙」兩個選項的排名都相同,這個原則可以理解為點票方式最基本的測試。要得記「阿羅不可能定理」中,選舉結果並不只有一個贏家,選民投票是所有選項的排名,共識的結果也是所有選項的排名。舉個例子,選票中有「甲乙丙丁」四個選項,有假定所有人都選擇「甲>乙」(如「丙>甲>丁>乙」或「丁>丙>甲>乙」等等),那麼如果點票方式會出現「乙>甲」共識的結果,那就違反了(P)這個原則了。
  4. 沒有一個人可以左右選舉結果 Nondictatorship (D)
    「阿羅不可能定理」中的”dictatorship”不單是指字面定義的獨裁者(如習帝),還包括某些點票方式,令某人手握決定性的一票,可以左右最終的選舉結果,不論其他選民如何選擇。原版「阿羅不可能定理」中「獨裁者」的定義是只有一個人,嚴格上獨裁集團(例如特首選委會小圈子選舉)並沒有違反(D)的原則,後來其他政治學者和經濟學者就這個問題補完(D)的論述。

每個原則獨立來看,皆是公平選舉不可缺少的要素。但Arrow以他的不可能定理指出,數學上四個原則不可能同時並存,所以不存在公平的民主制度。因為篇幅所限,我不在此複述「阿羅不可能定理」的證明,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己看,簡來來說是(U)(I)(P)並存就必定會產生(D)。

Maskin在書中的推論則指出,在現實中(U)並不需要,因為選民的投票意願,通常會按政治光譜作出排名。若果考慮政治光譜的現實因素,收窄(U)原則以容許有某些排名限制,例如把政治光譜從左到右編排,預設選舉結果不可能出現不按政治光譜的胡亂排名(稱這收窄原則為「(U’)」)。如黃絲會排「本土>泛民>建制商界>建制土共」或「泛民>本土>建制商界>建制土共」,但絕不會出現「泛民>建制土共>本土>建制商界」的排例,同樣地藍絲亦不可能出現「建制土共>泛民>本土>建制商界」的排名。那麼,不可能定理就化為可能,因為有民主選舉制度能夠同時乎合(U’)(I)(P)(D)四項公平原則了。

下次當你聽到有人引用「阿羅不可能定理」去攻擊民主制度時,不要被他偽知識份子的包裝嚇到,你可以大大聲叫他收皮,然後叫他回家好好讀書,不要出來亂吠獻世。

Antifragile – Nassim Nicholas Taleb

憑《黑天鵝》預測零八年金融海嘯一舉成名的Nassim Nicholas Taleb,很多讀者理所當然地把他的新書《反脆弱》歸類為經濟學書藉,其實這是一本關於哲學的書。Taleb除了是基金經理外,他的另一份正職是哲學教授。這是一本很特別的書,若果你只想雞精速成地一覽書中有什麼有用的東西,不妨看網絡上的書評或閱讀心得,甚至什麼也不用看,只需要看看封面書名下方的副標題就夠了。這本書的內容一句講完:脆弱的相反,不是堅固,而是反脆弱。脆弱者不堪動蕩的一擊,堅固者也只是延遲被動蕩擊破的時間,反脆弱則越亂越好,一個以生物進化為籃本的有機系統。

雖然全書重點一句講完,Taleb可不是騙稿費,才寫這部五百多頁的鉅著。若果說他的前作《黑天鵝》和《隨機致富的傻瓜》是外功招式,這部《反脆弱》則是內功心法,把他畢生的投資和做人哲學,對隨機律的深入理解,整理記錄下來的思想寶典。「反脆弱」這一個慨念,若果你明白的話,書中講的一切十分理所當然,甚至有點「阿媽係女人」的感覺。不過剛開始讀這本書時,「反脆弱」的慨念顯得非常不合常識,作者需要花費不少篇幅,層層漸進地用不同例子,逐點逐點去啟蒙讀者。這是一本你明白就明白,不明白就不明白的書,明白了便一理通百理明。在閱讀的過程中,會有「叮」一聲突然開竅的剎那。開竅前,你會覺得這本書是癈話,書中的理論是毫無根據的亂說;開竅後,你會覺得這本書是癈話,這麼淺的東西,那需要如此長篇大論。

若果看完這本書的得著,只停留在「反脆弱」的應用層面(外功招式),如要擁抱改變,不要害怕失敗,慎防「贏粒糖,輸間廠」,如何利用「脆弱性」的不對稱,把風險轉移到他人身上等等,恐怕錯誤解讀作者的原意。看這本書的得著,是改變我對世界的看法,從新認識風險的定義(其實只是延續兩部前作的主題)。在理論知識至上的現代社會中,不論是科學還是社會政治,人類有一種全知全能的傲慢,彷忽能看透世事因果,足以預測隨機事件,而對於自已無知的無知,卻是最危險不過的事。

書中第六卷是作者的生活健康指南,推祟傳統自然療法,有些觀點一針見血指出現代醫學制度的問題,不過有些內容缺乏科學根據。詭異的是,現代人迷信科學根據,正正是「反脆弱」批擊的對像之一。書中第七卷是建基於「反脆弱」慨念的政治和道德哲學,經濟學上的「代理人難題」,現代資本主義產生貧富懸殊的問題,作者把問題核心歸咎於「脆弱性」的不對稱性上,並以此為基礎提出如何改善社會制度的機制。這一章的哲學理論,正好為我提供另一個角度去解釋右翼「新自由主義」比左翼「社會主對」正確的理據,不過還需要時間去消化整理,作者指出「公司法人」風險上不對稱的這個關鍵。

這本書不容易讀,不能只單方面吸收書本的內容,最重要是反思然後把思想內在化,大慨哲學書通常都是比較難讀吧。

When to Rob a Bank – Steven D. Levitt & Stephen J. Dubner

2015-04-16-2-46-50-867-when-to-rob-a-bank_5000x500

Morality, it could be argued, represents the way that people would like the world to work, wheareas economics represents how it actually does work.

怪誕經濟學

一般人對經濟學家的印像,總是滿身銅臭,話題離不開金錢,股市,國民生產總值等枯燥的數字。2009年出版的《怪誕經濟學》反轉經濟學家必然市儈的印像,從最基本的經濟學出發,研究人類供求行為的原動力,從而解釋社會上千奇百怪的現像。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傳統觀念,往往經不起經濟學的分析。任何政策若漠視經濟定律,不論出發點的動機如何良好,結果只會好心做壞事。要改變社會造福人類,先要解理其運作原理,而經濟學正是其不二法門。

《怪誕經濟學》引用大量數據,通過嚴緊的經濟學推論,結論得出來的真相,完全令人意想不到,甚至情感上難以接受。書中最具爭議的案例,便是作者從70年代美國墮胎合法化開始,分析各洲墮胎率與犯罪率的數據,得出墮胎合法化是美國近30年犯罪率下降的主要原因。結論說出來很震撼,推論卻十分簡單易明。在單親家庭的小孩,長大後學壞變成罪犯的機會較高,墮胎變相從源頭減少未來的罪犯,20年後犯罪率自然下降。

這次介紹的《When to Rob a Bank》是《怪誕經濟學》系列的第四本著作,收錄作者博客過去十年來的精華文章。若果不怕麻煩,大可按目錄按圖索驥,在相關網誌上免費閱讀文章。作者用樽裝水來比喻此書,樽裝水只是自來水入樽(外國的自來水可以直接飲用),為什麼要花錢買樽裝水而不喝免費的自來水,不外乎比較方便而已。作者從8000篇博客文章中挑選,去蕪存菁重新校對,按類別題材編排成章,讓讀者更容易閱讀。

文章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前作中案例的補充或跟進,佔篇幅大約一半左右。例如前作中提及,當教育局把教師薪金和學校資源與學生的考試成績掛勾,而教師又同時負責批改學生的試卷,從校長到教師皆有極大誘因在考試中作弊,不是事前偷看試卷幫學生作特別補課,便是把試卷錯的答案塗改成對的答案。此書有一章研究各種不同作弊行為,從搭地鐵逃票,小說偽裝成回憶錄,運動員服用禁藥等。作弊與否純萃出於理性計算,當回報巨大而被捉的機會少,作弊便是一個理性的選擇。作弊也有分高手與低手,書中講述網上撲克的員工,利用內線透視對家底牌,在賭桌上每局必勝,引起賭客的懷疑,過不了幾天便被揭發。若果他們不是「衰心急」,有輸有贏慢慢劏客,也許能一直作弊下去。

第二類基本上是雜項,作者天馬行空,想到什麼題材便寫甚麼,因為每篇文章的篇幅所限,非如前作般詳細分析數字,只運用簡單的經濟學推論,這樣可觀性雖更高,但真確性便可能打了折扣。甚麼時間去打劫銀行最好?根據FBI的統計,星期五早上是打劫銀行的繁忙時段,每次劫案的平均收入有5000美元,高於其他日子平均的4000美元;最差是週未下午打劫,回報只有3000美元。不過打劫銀行有三分一機會被捉,若把坐牢的時間成本按最低工資計算,打劫銀行的實際回報其實是負數,所以還是不要打劫銀行。

年老牙醫很怕病人問他幾時退休,時常回覆不勝其煩,讓病人自動收口的最佳方法,替診所換全新傢俬,病人便收到他未打算退休的訊息。環保份子常說駕車浪費,其實行路帶來更多污染。駕車兩三分鐘,走路可能要半小時,所消耗的卡路里,人要進食來補充,可是生產那些食物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遠高於汽車使用些少的汽油。同樣環保份子常說食物包裝浪費,可是他們忽略了若沒有包裝,食物在運送過程中容易受損,外表受損的食物沒有人買,最後倒掉更加浪費。

早年張五常的《賣枯者言》也是走這條路線,以經濟學來解釋日常生活,讀來充滿趣味之餘,亦能廣闊思考。可惜近年他多寫風花雪月,文章質素無復當年。幸好近年有一眾後起之秀:徐家健、梁天卓、曾國平、阮穎嫻等人接棒,期待他們寫本香港版的《怪誕經濟學》。

申延閱讀:Freakonomics,SuperFreakonomics,Think Like a Freak

作者簡介:Steven D Levitt,芝加哥大學經濟學教授。Stephen J. Dubner,自由記者,作家,並擔任「怪誕經濟學」網上電台節目的主持。

原文刊於《閱刊》十二月號。

仲「購物天堂」?Out喇!

10054004_916416

早前零團費強逼購物殺人事件,不論是報紙還是網絡的評論,除了一至遺責大陸旅行團劏客無良外,都十分強調要捍衛香港「購物天堂」的美譽。以前小學讀常識社會,提起香港旅遊業,必定會說香港價廉物美,沒有消售稅,世界各地商品芸集,信譽和質素有保證,是個「購物天堂」。在交通和資訊不發達的上世紀,「購物天堂」曾經是個吸引旅客的賣點。可是在互聯網和網購發達的今日,想買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的商品,只需要安坐家中點擊電腦,商品便從產地直接寄到府上。香港仍主打「購物天堂」這個旅遊慨念,便顯得老土落伍過時,如此下去香港旅遊業只有是死路一條。

去旅行要瘋狂購物,是未見過世面的小農心態。心理學家的實驗證明,花錢購物並不能帶來快樂,花錢享受經驗的快樂回報率最高。旅行購物的最高境界, 是與旅行本身的經驗合而為一,例如去法國波爾多旅行參觀酒莊買紅酒,去日本秋葉原朝聖買動漫產品,去意大利米蘭買時裝等。另外在原產地購買產品,不論款式和價錢也有優勢,這方面網絡購物始終無法取代。可是香港除了老婆餅外,根本沒有出產什麼特色商品,所有商品都是從外地運來,只靠零稅率這個價格優勢,以低價格吸引遊客購買。可是網絡價格資訊十分透明,而郵費亦越來越便宜,倒過來機票和酒店不斷加價,「購物天堂」的價格優勢早已不復存在。以美國為例,扣去機票和酒店洗費後,香港差不多沒有任何商品比美國便宜。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大陸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相對於大陸的高進口關稅,冒牌貨充斥市面,香港仍然是同胞心目中的「購物天堂」。隨著中國經濟開放,經濟發展超英趕美,同胞與外國世界逐漸接軌,香港充當高級百貨公司的角色,將會與現實中的百貨公司一樣,逐漸被市場淘汰。說香港要保持「購物天堂」地位的人,心底裏其實希望中國繼續封閉落後,好讓香港賺取商品資訊的溢價而自肥。那些人如此不愛國,其心可誅也,不可不察。

The Price of Inequality – Joseph Stiglitz

Price-of-Inequality-cover

We have created an economy and a society in which great wealth is amassed through rent seeking

不患不均,而患不公

佔領華爾街「我們都是99%」這口號,源於Joseph Stiglitz於《名利場》雜誌的文章〈Of the 1%, by the 1%, for the 1%〉。美國貧富懸殊嚴重,最富有的1%人,佔有逾四成的財富,活在「堅離地」的世界,與其他99%人的生活脫節。平常左翼份子批評貧富懸殊,訴說社會不公義,打倒資本主義,令不少自命中產人仕聽不入耳。今次由諾貝爾經濟學家來講,不再是煽情口號,改以經濟學來解釋,便來得更有說服力,迫令我們正視貧富懸殊之弊。《The Price of Inequality》是1%那篇文章的申延,深入探討貧富懸殊的成因,其衍生的社會問題,並提出可行的解決方案。

美國人一向以meritocracy自豪,美國夢與獅子山精神相似,深信只要有才幹,每個人都可飛黃騰達。近二十年美國夢碎,人民收入停滯不前,失業率長期高企10%,中產萎縮,社會流動性下降,財富更趨集中於少數人。貧富差距本身並非壞事,若市場有效,回報按生產力高低,多產多得很公平,亦能促進經濟發展。不過那1%的財富非來自高生產力,而是來自尋租(renk seeking)。尋租是指供給彈性不足而產生的穩定超額利潤。在第三世界國家,專營壟斷是最常見的尋租,政府指定商號才能經營某生意。因缺乏競爭,價格高企不下,錢便從人民的口袋轉移至商家手上。畢竟美國是成熟的民主國家,無法如此赤祼地剝削人民,尋租變得複雜隱誨,更多美其名打著保障人民的幌子。

美國聯儲局與華爾街關係密切,深受金融業的意識形態影響,誤以為對金融業有利,等於對全國人民有利。08年金融海嘯中,美國政府派錢打救銀行,銀行 高層卻用救命錢派巨額花紅,只是問題的冰山一角。銀行不務本業涉足貢桿產品,用存戶的錢去豪賭,因存款有政府保障,贏錢就自已袋,輸錢就政府包底。聯儲局 的貨幣政策,維護美國經濟發展為本。根據經濟學理論,調整利息之高低,可在通漲與失業率作出取捨。為何現在高通漲已成歷史,聯儲局仍舊漠視失業率上升呢? 原因是華爾街認為債卷市場的利潤,比人民有沒有工作更重要。

不論是農業或採油開礦,天然資源一向是尋租的寵兒。美國政府提供稅務優惠,大規 模補助國內農業,原意是維持農夫生計,穩定國內糧食供應,結果淪為巨無霸企業農場的利潤。政府把石油或礦物的開採權低價買出,那數目雖龐大倒有還有數可計。更過份是源於寬鬆的環保法例,資源公司的主要利潤來源,其實是人民埋單的界外效應(negative externality)。若不幸發生嚴重事故,資源公司的賠償可封頂免責,最後政府出錢清理污染。安全成本省下來成為利潤,出意外的風險卻由納稅人承擔。

解決貧富懸殊,左翼開出的藥方,不外乎財富再分配,加稅增福利,經濟學家早說行不通,Stiglitz豈會重輜覆轍。他的方案,從最根本處著手解決,改革稅制和政策,杜絕尋租,打破壟斷,促進競爭,讓市場回復健康,令生產力與回報接軌。經濟課本說加稅會影響生產,人因回報下降而減少工作。但租金不是生產,是既有的資產,不會因加稅而消散,向它抽多稅不會影響生產總值。舉個例子來說明,香港的士牌,20年內由200萬元升至700萬元,可是牌價升幅並非來自其增多的生產力,而是尋租。不論牌價多少,的士司機都是照樣開工,溢價成為車租落入持牌人口袋。若政府向牌價抽稅,不會減少的士數目和司機收入,溢價又可收歸庫房,如此加稅百利而無一害。說回美國,從金融業到天然資源,從醫藥到軍工業,租尋俯拾皆是。只要政府下決心向大企業取回稅款,有莫大的加稅空間,足夠聯邦赤字轉虧為盈。

加稅開源以外,他亦強調稅金要用得其所,不可純萃派錢給窮人。政府有責任當社會投資者的角色,把錢投放在教育,科研,醫藥,基建各方面,長遠提升人民整體收入,高回報高效益。政府亦要充當市場的守護者,立法確保市場透明開放,減少交易成本的浪費。例如因資訊不對稱,令市場向大企業傾斜,政府可以透過立法,按資訊多寡分配責任,增加市場透明度。在美國破產法中,學生貸款永不勾銷,銀行為追逐利息收入,無視學生未來還款能力,不認真審查借貨申請,讓學生借錢讀癈科,畢業找不到工作,教育資源錯配做成浪費。若把破產壞賬的責任,從缺乏就業市場資訊的學生轉移到擁有大量數據的銀行上,銀行便會仔細評估每筆借貸,減低畢業後無錢還債的風險,使教育資源運用更有效率。

美國社會自我反省能力強,精英1%亦非蠢材,明白貧富懸殊非長久之計。改革損害既得利益者,必然引起反抗,短暫陣痛過後,希望在明天。香港同樣飽受貧富懸殊困擾,但我們社會有反省的智慧和改革的決心嗎?

作者簡介:Joseph Stiglitz,2001年憑「資訊不對稱理論」榮獲諾貝爾經濟獎,其理論指出完全市場假設的漏洞。他現在是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曾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美國總統經濟顧問等要職,常撰文評擊芝加哥學派的經濟理念和IMF政策,被時代雜誌譽為世界最有影響力的經濟學者。

原文刊於《閱刊》十月號。

 

 

False Economy – Alan Beattie 國家的命運好好玩

讀經濟學能夠分析世態,讀歷史可以鑒古知今,這本書把兩者結合在一起,以國家的興衰來佐證經濟學的理論,以經濟學的理來分析兩個起跑點相近的國家,為什麼在數十年後兩國之間會貧富懸殊。作者Alan Beattie是金融時報的編輯,這本書文筆幽默資料豐富,經濟解釋深入淺出,輔以歷史的趣聞軼事,十分輕鬆易讀。

英文書名中的副題A Surprising Economic History of the World,開宗明義說明這本書是關於世界的經濟歷史。書名False Economy(虛假經濟)其實是經濟學術名詞,指著眼前節省小錢但長遠要倒賠大錢的經濟行為,亦是貫通全書的中心思想。把國家推進一蹶不振的衰退境地,往往是源於一些因小失大的錯誤經濟選擇。至於中文書名「國家的命運好好玩」,我只能說這個中文譯名不知所謂,完全離題兼趕客。

這本書總共九個章節,分別從九個不同的角度,檢視影響國家命運的九個經濟題目。一般普及經濟學讀物,大半從微觀經濟去解釋事物,而從宏觀經濟的書則流於空泛理論。這本書用比較不同國家的手法,以歷史作為經濟實驗的原材料,綜合分析經濟理論和歷史事實,引證一些難以證明的經濟定律,又或者推翻一些習非成是的經濟謬誤。

第一章是關於經濟制度的選擇,自由開放對封閉鎖國。十九世紀中葉,阿根庭和美國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是從新世界的殖民地建國,同樣是以農業為主的國家,兩國也相對地富裕,阿根庭曾與美國並列世界十大有錢國家之一,約紐和布而諾斯艾利斯同是新世界的文化之都。最關鍵的分別在於美國的農地多由獨立農民擁有,而阿根庭土地則主要由少數地主階層壟斷。獨立農民便是美國日後的中產層階,選擇可以讓他們能夠力爭上游的自由開放的經濟制度,促成美國在二十世紀的工業發展。相反阿根庭的地主階層保護既得利益,反對由下以上的經濟改革,更進而推行閉關鎖國保護主義,結果令工業發展停滯不前,一個世紀內讓阿根庭從第一世界淪落為第三世界國家。

第二章是關於城市的發展,美國首都華盛頓坐落偏遠的地方,遠離金融或工業重鎮,而且首都的居民更是沒有投票權,這一切是美國立國之初,吸收歷史教訓而特意設計的制度。若果首都同時是行政中心與經濟中心,如古羅馬,英國倫敦,法國巴黎,因為政治和經濟影響力重疊,國家政策很容易向首都傾斜,造成城市和鄉村的對立和衝突,令政局不穩定間接令羅馬滅亡。當政策特別向首都中的權貴傾斜,首都中貧富懸殊更容易成為革命溫床,只要攻佔了行政中心便等同把國家政權推翻,英國君主立憲革命,法國大革命,俄國十月革命便是最好的例子。當國家政策用鄉村補佔發展城市,民眾便會從鄉村湧入城市找工作,形成第三世國大城市貧民區的問題。而當城市人口越來越多,沒有成熟的民主制度,民主的結果必然是政策更加向城市傾斜,造成更多人口湧入的惡性循環,專制政權倒沒有這個問題。

第三章是關於貿易,作者用一個嶄新的角度,去解釋經濟學比較優勢這個慨念。埃及在古羅馬時代,是整個羅馬帝國的糧倉,出口大量糧食,但今天埃及卻是依賴糧食入口。原因並不是埃及人口增加或土地流失,而是相對於羅馬地區,埃及水源充足適合耕作。但相對全球其他糧產地,埃及的水源便顯得貧乏,所以埃及便從其他國家進口糧食,把相對珍貴的水源投放其他用途。國際間的農作物貿易,其實國與國之間買賣其不是農作物本身,而是虛擬的土地和水源,等於借用他國的土地和水源法種植。近年有些國家主張糧食自給自足,甚至提升至戰略層面的確保糧食供應安全。誰不知自給自足並不等同安全,所有糧食集中在同一地方生產,如果因為天災人禍因素而失收,那年國內便會出現糧食不足的情況,反而全球糧食貿易有助分散糧食風險。全球其實有充足的水源,問題是水的價格並不能如實反映其成本,結果太多水源被浪費掉,在乾旱地區種植需要大量水源的農作物,而不是改種高價植少用水的農作物。水價格的問題觸及很多既得利益者,特別是當地的農民,所以改革有很大政治阻力。糧食問題說到底是水源的問題,而水將會是下個世紀最重要的資源。

第四章是關於天然資源,鑽石和石油被稱為惡魔的詛咒,擁有這兩樣珍貴礦產的國家,總是擺脫不了貧困,到頭來得不償失。天然資源的問題,正如有人忽然得到巨額天降橫財一樣,財富被揮霍掉最後一貧如洗,還不如辛勤工作知慳識儉過日子。開採天然資源是要投入鉅額資本和高科技機器,相反只需要小量低技術勞工操作機器。先進國家尚可以依靠生產機器來維持國民生產力,落後國家天然資源的多由權貴或外國企業壟斷,財富集中在小數人手,人民失業大多數要依賴政府福利過活,沒有工作動力令經濟衰退。再者天然資源並非自由市場,除非發現新礦場否則不可以出現新的競爭者,所以最有生產效率者成為贏家的經濟規律不適用於此。擁有礦場的政府或企業是尋租者,他們會用盡各種方法,如賄賂,暴力,軍隊鎮壓,獨裁統治,去保護他們的利益,而反對勢力同樣也會不惜一切把天然資源搶過來。只有少數國家能夠逃過惡魔的詛咒,最重要是不要讓天然資源的熱錢影響國家的其他經濟活動,以及天然資源帶來的財富的運用要公開透明,不能淪為政客討好選民的工具。挪威和智利便是好例子,天然資源的收益全部儲蓄在基金內,本金不能動用只能花利息,而錢必需要用在基建,教育或科研,這些能夠增加生產力的項目。

第五章是關於宗教,西方基督教國家發達富裕,中東回教國家落後貧窮,社會學之父韋伯的鉅著,更力證資本主義起源於基督教倫理的關係,讓人以為宗教信仰足以影響國家興衰。韋伯是一代大師級學者,但他的理論卻是馬後炮解釋,把因果關係倒轉了。事實是資本主義小商人傳統,不滿教庭權力集中才傕生基督教宗教革命,而二十世紀的經濟歷史更證明,天主教國家如愛爾蘭,信儒家佛教印度教的亞洲國家,經濟發展也能迅速起飛。韋伯的基督教倫理建立在加爾文神學之上,但經濟實力最強的卻是信奉路德神學的德國。如果韋伯生在中世紀歐洲處於黑暗時期,回教文明最興盛貿易最發達的時代,大慨他的結論會是信回教有助經濟發達,畢竟回教的創辨人模罕默德在當先知前,他的職業可是一名商人。那麼回教和中國為什麼會發展落後歐洲呢?主要是因為地理因素,一片大陸無險可守容易建立起大帝國,在缺乏外部競爭的壓力下,社會欠缺求變的精神,宗教成為統治者保護既得利益的工具。宗教信仰的內容並不會影響經濟發展,信奉回教的馬來西亞近年也成為新興工業國。反而依附著宗教而出現龐大殭化的教會組織,才是扼殺經濟發展的元兇。作者更分析歷史上另外兩個龐大殭化的系統,中國的科舉官僚體制,和印度的階級族姓體制,兩者與回教教士對經濟發展有相同的禍害。相反在主流以外的民族或宗教,因被逼要靈活求變才可以生存,這解釋歐洲的猶太人,東南亞的華人,非洲的回教徒,如何發展為成功的商人階級。

第六章是關於政治如何影響經濟,經濟課本常告訢我們,有效率的生產商在市場勝出,沒有效率的生產商被市場淘汰,但事實卻是一小群擁有既得利益的生意商,可以憑其政治影響力左右市場,阻止更有效率的生產商來分一杯羹。即使最後他們被打敗開放市場,但卻不是來自消費者的反抗,而是輸另一群更有政治影響力的生產商。秘魯是全球最大的露荀生產國,佔有歐美超過九成市增,源於當年美國打擊毒品,選擇了露荀這樣高價值的農作物,配合零關稅優惠和農業發展資助,利誘秘魯的可卡因農民改行種植露荀。盡管發達國提倡全球化自由貿易,但他們卻極保護其農產品市場,原因是農民人數雖然少但政治影響力巨大,任何影響他們生計的政策也不可能通過。人數少地區集中而每人涉及的利益重大,便容易動員團結和組織,產生很大的政治影響力。相反如果人數眾多而每人的利益輕微,儘管加起來比前者多出很多,但大多數人怕麻煩或想搭便車,不能集中動員便沒有政治影響力。第六章後半部講述歐洲各種不同農產品保護主義的興衰,以有趣的歷史案例解釋政治如何影響經濟,而經濟又反過來影響政治。早年英國羊毛業是主要衣服材資,可是從遠東入口的綿花和絲綢,因為輕薄舒服迅速攻佔消費者的心。羊毛農夫和地主不甘失去衣服市場,動員政治力量阻止綿花入口,甚至立法規定人民要穿毛衣。不過另一邊廂也不是弱者,從遠東入口棉花的東印度公司,便與之展開長達一個世紀的政治角力。直到後來英國開始工業化,勞工把大部份收入花在糧食上,令工業家與地主的利益對立,地主在政治影響力處於下風,才推翻英國的農業保護主義。同樣的歷史依然在今日上演,例如歐洲的香蕉市場,美國的鋼鐵和生物燃料市場。

第七章是關於物流與貿易,經濟學有一個慨念叫比較優勢,生產成本低的地方會出口到生產成本高的地方。不過現實是除了生產成本外,還要考慮運輸成本,貨物運出去後能不能收到錢等等。良好的交通基建,簡便清關的制度,比地理上的距離更加重要。從中國把貨物經過半個地球運去歐洲,成本遠遠低於只隔一個地中海的非洲,甚至把食物從中國運去的菲律賓大市城的超市,也遠比從當地的鄉村運去便宜。這章從中世紀的商會開拓貿易路線,進化為擁有軍隊保護其貿易路線的東印度公司講起,一路講到鐵道,蒸汽船,手提電話如何把市場擴大,減低各地間貨品格價的差異,再講到冰鮮牛肉和貨櫃的興起,減去了不必要層層中間人,如何改變了鐵路和海路運輸。非洲貧窮的最大原因,是落後和基建和缺乏最基本的安全保障,差到甚至儘管非洲的氣候地壤適合種植毒品,連毒販也不選擇在非洲種植毒品,因為種了不知道能不能收成,收成後也不知道運不運到出去。

第八章是關於貧污,貧污對經濟發展有害是公認的事實,當政府官員把自已的利益放在國家之上,自然會作出不利民眾的決定。中國和印度在貧污指數不相伯仲,但中國的經濟發展明顯高於印度,在不同制度下貧污帶來的害處也有輕重之別。中國政治是一黨專政,貪污對像只有一個共產黨,當商人花錢去賄賂官員後,至少能合理地獲得預期的回報,貪污是可以計算的營商成本。相反印度的政治一團糟,花了錢賄賂也不知道官員能不能搞定,隨時又有不同官員走出來要分一杯羹,叫商人如何能夠做生意。前印尼獨裁者蘇哈托貪污高達天文數字,但在他執政的三十年間,印尼的經濟也有不錯的發展,始終是自已的地盤,把國家經濟弄好才能貪多些。相反非洲一些小國的獨裁者同樣也是大貪特貪,但他們做不長被趕下台要逃亡海外,於是他們把貪污得來的錢存在端士銀行,在位其間殺雞取卵能貪多少便貪多少,完全置國家的發展不顧,這便是流動土匪與長駐土匪的分別。當官員不合理地收入過低,例如中國明清兩代,殖地時代的印度,貧污便成為補貼官員收入的方法,繼漸更制度化成為社會常態,變相成為是令一種稅收。人民通一般能夠容忍貪污,只要貪污有規可循花錢好辨事。當貪官收了錢卻交不出貨,人民便不會再容忍貪官污使推翻政權。

第九章是關於制度的選擇沒有回頭路,當一個國家選擇了某一經濟制度之後,要重改變新選擇另外一個制度十分困難,因為無可避免觸及依賴現存制度的龐大利益群。盡管當日的選擇有充分理由,隨時間環境改變,當日的選擇不再適合,但今天卻無法走出死胡同。鍵盤字母的排列是一個好例,今天我們看到的QWERTY鍵盤,最初的設計是防止打字太快,令打字機的字桿卡在一起。電腦面世後不再有打字太快的問題,可以改用能打字更快的字母排列,但當人人也用慣QWERTY鍵盤,沒有人會去學習新的打字方法,新鍵盤完全沒有市場。俄國中央集權統治的傳統,可以追溯至蒙古帝國,一直到沙皇時代,至蘇聯共產黨一脈相承,從生沒有產人更夠和中央抗衝的商紳和地主階級,所以今天也走不出強人政治的困局。東歐的前共產國家中,在推翻共產政權開放市場後,以前在奧匈帝國的國家,明顯地發展比舊俄國統治下的國家好,因為那些國家骨子裏依然保留奧匈帝國政府權力有限的傳統。作者亦分析中國的改革開放,對照蘇聯共黨倒台後的發展,中國的官僚集團傳統比俄國的中央集權傳統優勝,至少地方權力分散有利改變,再者有政治傳統相近的南韓,台灣,新加坡的成功經驗借鑑。印度擁有民主和自由,還有英國留下來的行政架構,發展理應比中國和俄國好,不過印度有自已獨特的問題,族姓階級嚴重分化社會,把國家切割為許多細小的利益團體,結果誰也讓不了誰沒去有效旎政。

最後作者總結全書,指出今天歐美經濟領先世界並非必然,而是歷史上歐美作出正碓的經濟選擇,或曰至少有能夠及時改正錯誤的學習能力。不過若果現在的選擇不當,發達國也可以一朝淪為第三世界國家。法國當年爆發大革命之前,也不是沒有改革的聲音,甚至皇帝和貴族也明白改革的必要性,只是他們總是下不定決心一拖再拖,結果錯失了改革的機會。

反轉經濟學 – 李逆熵

香港科幻小說之父語個稱呼,李逆熵當之無愧。二十多年期還是小學生的我,已經是他的忠實擁躉。他是我的科幻小說啟蒙老師,帶我進入科幻小說的殿堂,教曉我什麼才是真正的科幻小說,衛斯理那些冒險故事嚴格上並不算是科幻小說。他曾在天文台當科學主任,一直為推動香港的科幻和科普不違餘力,寫了不少關於兩者的書藉。這次他的新書「反轉經濟學」,從科幻科普出走到經濟學,挑戰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的主流經濟學,批判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我又怎能錯過題材這麼吸引的書呢,在書局遇上便立馬買回家細讀。

飛快地看完這本書後的第一個感覺,是看一本書等於看了很多本書。「反轉經濟學」似是李逆熵的讀書筆記,零八年金融海嘯後,外國出版了很多批判金融制度和資本主義的書藉,連同一些出版年份更早同類書藉的經典,我想李逆熵大慨差不多全部看過了。算起來我自已也不太差,他在書中提及過的書本名單,我也看過其中的六七本。李逆熵並不是左翼份子,他在書中提及年少時讀海耶克和佛利民,書中言論很中肯不似一般左翼份子那麼偏激,想他是如實地反映他讀過書本的內容。只是他書中對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批判好像全打了稻草人,未能把經濟學反轉,只是圍繞著經濟學團團轉,我有點懷疑李逆熵對到底對真正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有多少認識。

我雖然只在大學時修讀過的幾門經濟學和哲學的課,看了一堆普及經濟學的書藉,不過我既然自認為右派人,對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也有一定程度的深入理解。李逆熵筆下的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與我認識的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有很大差距,我想會不會因為他只透過他讀那些書有色眼鏡去看,從而得出與事實相差很遠的結論。要知在左派心中,差不多整個地球的所有問題,也可以算到萬惡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頭上,就好像基督教愛把所有問題推給魔鬼撒旦一樣。下文我將會列出書中每一章的錯誤和偏見,回顧以前上堂學到的知識和從網上找來的資料,試嘗提出正確的理解以改正書中錯誤。

第一章:新右回朝

這章從美國列根總統和英國載卓爾夫人的經濟改革說起,講述新自由主義興起的歷史,書中所說的歷史是事實但不是事實的全部。書中引用不少偏頗的例子,讓讀者先對右轉經濟改革先留下一個壞印象。書中告訴你「英國大東電報私有化,員工士氣大不如以前」,但沒有告訴你大東電報壟斷長途電話市場,人民要付出昂貴的電話費,私有化後引入競爭讓電訊費用下降人民受惠。書中告訴你「新西蘭的氣象局進行私有化計劃,氣象服務竟然成為了一盤生意」,但沒有告訢你新西蘭氣象局仍然是國營企業,一般必要服務仍然是免費,只是普通市民用不到的特別服費,才採取用者自付的原則收回成本。

書中告訴你「列根於一九八一年將過萬名進行罷工的航空管制員解僱並指明為不錄用」,但沒有告訴那些航空管制員罷工爭取一週工作三十二小時,而且早於四十年代已有法例,訂明航空管制員和警察消防員一樣,屬於必要服務不能罷工否則違法。把航空管制員解僱只是依法行事,而且罷工過後大部份航空管制員亦能重操故業。書中告訴你「戴卓爾夫人於一九八四年將擁有十多萬會的煤礦工會徹底打垮」,但書中沒有告訴你當年採煤在英國已是夕陽工業,一來以煤作為能源十分不環保,二來英國煤礦存量已漸見枯竭,停止採煤只是遲早的事。罷工原因是因為戴卓爾夫人打算關閉二十個煤礦,諷刺的是因為罷了一年工,好些煤礦欠缺保養維修,罷工結束時礦井已變得不安全不能開採,煤礦工人罷工反對煤礦關門反而加速了關門。

第一章最後作者教讀者分辨「左」與「右」的小知識更是錯得離譜,書中說

右傾的人認為「個人自由」與「責任承擔」較「社會公義」重要,而「市場規律」則較「國家功能」重要。左傾則是對語種觀點的反動,其重點是消滅壓迫和剝削,伸張社會公義。有關「左、右」的爭論,其實是如如何在「社會公義」與「個人自由」之間取得平衡。

事實上右派也十分重視「社會公義」,只是左右兩派對「社會公義」的定義完全不同。右派重視的是「程序公平」,左派重視的是「結果平均」。另外右派也重視「國家功能」,畢竟右派並非無政府主義者。只是右派先天性不信性政府,主張必需要限制政府的權力,才能保障個人的權利和自由。左派則相對地信任政府,認為要通過政府的干預,才能保護個人的權利和自由。「左、右」的爭論,是兩極價值觀的取向,重視過程還是重視結果,信任還是不相信政府。

第二章:「新自由主義」席捲全球

這章簡單介紹新自由主義的精神,內容不可以說有是有錯,但用詞方面不免有斷章取義之嫌,文中更戲言「如電影鐵甲威龍,即使維持治安,也有可能成為被私有化的業象」。不過現實中應該找不到支持維持治安私有化的新自由主義者,因為在新自由主義的理論中,政府的定義便是對暴力手段的壟斷,把維持治安私有化的政府已經不是政府,淪為黑社會式的暴力集國。

書中說特首曾蔭權引用「滲滴式經濟學」,說致力促進經濟的增長,把餅造大了所有人都會受益,但結果是「上滲式」的財富轉移,使財富的集中變得越來越厲害。不過在新自由主義的理論中,窮人脫貧只有一途,就是自我增值提升生產力,從低技術工作轉型至高技術工作。誰人出力把餅做大,自然吃掉增大那部份的餅。若果生產力沒有增加,不論塊餅造得有多大,分到也只是同一小塊,不會改變。

另外作者有些很基本的資料弄錯了,書中說「貧富懸殊的現像,無論國內的還是國與國之間的,卻也變的越來越嚴會」,不過我上網查看資料,在1970年發達國家(OECD)的GDP佔全球GDP的78.6%,但2012年已下降至65.8%,很明顯國與國之間的貧富差距收窄了。至於「靠大量借貨繼續消費」不知何解算到新自由主義頭上,新自由主義主張政府削減開支平衝預算,主張靠借貨去刺激經濟是那個半左派的凱思斯主義。

書中說「全球超級資本主義的最大禍害,長遠來說必然是全球的環境污染和生態平衝的破壞,以及全球暖化所帶來的災難性後果」,不過破壞環境不獨是資本主義的問題,當年社會主義蘇聯也弄出個沙漠之海(Aral Sea)的生態大災難。歸根究低要算起來,破壞環境的原兇是工業革命和現代化才對。

第二章後附有介紹奧地利與芝加哥學派異同的小知識,今次作者倒說得中肯,不妨一讀。

第三章:富饒中的貧困

作者在第三章舉出一大串現今世界的問題,照舊把所有問題算到新自由主義的頭上,不過推論則完全久奉,彷彿只是隨手找隻代罪羔羊。書中說第三世界國家如何貧窮如何不公義,「十四億人每天不足1.25美元度日」。如果翻看維基百科GDP(PPP)的資料,對比1913年和2003年的數字,世界整體的GPD升了15倍,西歐的升了8.7倍,美國的升了16.3倍,你估非洲的GDP升了多少倍,是升了16.7倍,比美國還要多。不過同時期的人口增長數字,歐美分別只升了1.8倍和4.1倍,而非洲則大幅增加7.3倍。可見第三世界貧窮的問題,主要源因是未能控制人口增長,塊餅的增長速度與西方相若,可是分餅的人卻多出很多,自然相對下變得較為貧窮。

書中提到經濟發達國家之內的貧富差距也增加,「美國最低收入的五分之一人只是增長了6%,經濟增長成果分配極度不均」。可是作者有沒有想過,那五分之一人對經濟增長作出了什麼貢獻呢?若果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後,他們依然做同樣的工作,而自身的生產力沒有提升,不計因通漲作出的薪金調整,為什麼他們認為實質工資會增加呢?更不要說在那五分之一人當中,有好些人根本沒有工作領取福利過活,對經濟全無貢獻,竟然還好意思厚著面皮去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

最後作者反問「新自由主義和全球化為我們帶來什麼的美麗新世界」,「為什麼政府救市不救人,金融機構申請破產保護,高層人員還可獲巨額薪金和花紅」,「我們為何會讓社會發展到這樣一個地步」。上一章他自已才說過新自由主義對反對政府救市,因為這引致道德風險(moral hazard),這筆糊塗賬怎樣也不應算到新自由主義頭上來吧。若果要回答作者的問題,我們社會為什麼會發展這一個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三十年前左派遺留的餘毒還未徹底清除。零八年金融海嘯的主因是次按危機,而次按的源頭正正是因為政府干預市場,要兩房達成人人有屋住的政治任務,不管貨款人是否足夠還債能力,硬生生把違約風險注入市場,最後演變成傳炸彈遊戲。

章未作者介紹「馬太效應」和「貧窮陷阱」,想說服讀者市場必然會導致「富者越富,貧者越貧」。不過大話怕計數,我例舉兩個歷史例子,指出長遠而言「馬太效應」並不存在。道瓊斯工業指數三十隻成分股,是美國最有錢的大企業,1970年到現在40年間,只有五間公司仍然留在指數內,大部份公司無得留底,有些更加破產收場。阿根庭於1900年時,曾經是世界經濟十強,人均GPD差不多接近美國水平,現在阿根庭則淪為第三世界國家。反觀亞洲各國如日本,南韓,台灣,新加坡等,從一窮二白到晉進發達國家的行列,也不過是幾十年之間的事。可見有錢可以因為失誤而變成無錢,無錢的也可以憑進步後來追上,這便是創造性毀滅(creative destruction)的力量。

第四章:市場化蠶食社會價值

這一章轉而批評自由市場,不過作者似乎對新自由主義中的市場有很大誤解。書中說

如果「一個願買,一個願賣」的自由就是最高的社會價值,那縻為什麼絕大部份社會都不許賣血,賣器官,賣淫,賣毒品,買賣學位,買賣官職,買賣子女,「賣身葬父」,甚至不許賣「黃牛飛」,而彼此你情我願的高利貨,包攬訴訟,金字塔式推銷等,在絕大部份國家都被列為非法?很明顯,自由交易不可能凌駕於社會價值和政治抉擇之上

首先要澄清一點,沒有新自由主義者會認同上述所謂買賣是自由交易。第一,新自由主義理論的基石,主要來自康德的道德理論,要尊重捍衛人類的尊嚴。賣血,賣器血,賣子女,賣身葬父等行為,違反人權把人類貶為貨物,與新自由主義有直接衝突。第二,新自由主義中的自由交易,必需以合約精神和誠信為大前題,而政府其中一個重要功用,便是監督人民履行合約的義務。買賣學位,買賣官職,炒黃牛飛,高利貨,包攬訴訟,金字塔式推銷等行為,新自由主義反對是因為這些行為含有欺騙或違約成份,並不是一宗公平的自由交易。如果毒品不會帶來其他嚴重的社會問題的話,新自由主義本身並不支持或反對賣毒品本身,禁不禁毒是一個社會成本計算的問題。至於賣淫嘛,作者的資料完全錯誤,大部份西方自由社會,包括香港,賣淫是合法的,犯法的只是扯皮條。

接著這章繼續批評市場化,說「市場化本身更是嚴重地蠶食著人際間的倫理關係以及傳統的社群價值」,並舉出以色列託兒所對遲到接子女的家長引入罰款作例子。這個例子在Predictably Irrational一書中我也有看過,作者把這個市場化的例子未免過份聯想。這個例子主要是指出人腦分為感性和理性兩個截然不同的思考方法,兩者往往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研究人類非理性選擇的行為經濟學,早已晉身經濟學的主流,經濟學家Maurice Allais更憑此獲得諾貝爾經濟獎。我不熟悉行為經濟學應用於新自由主義的最新發展,但理論上兩者是可以相容共處,並不影響新自由主義的理論架構。

最後作者再一次打稻草人,他批評消費主義,說「是一種十足奇怪的本末倒置」,資本主義者也會認同這番說話。資本主義的精神便是累積資本去增加生產工具的值價,消費主義卻反行其道把錢花掉,不知何解作者把消費主義算到資本主義頭上。至於他又說:

按照「新自由主義」的主導思想,我們大可將香港的公園、圖書館、博物館、郵政局、水務處、消防服務、救傷車服務、氣像服務等私有化。所有國家其至不再需要警察和軍隊,因為維持治安可由保安公司負責、國防則可由僱傭兵負責。從經濟角度看,所有這些轉變肯定會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益」。

咦~ 這章開首不才剛剛說過,這些服務是公用品(public goods),由政府來做更有效率嗎?新自由主義者可也百份百認同這點,作者豈不是自打嘴巴?新自由主義提出私有化的最大理由,是如果有些服務市場競爭比政府包辦更有效率,便應該讓市場來做,但新自由主義從來沒有說過所有政府服務也要私營化啊。再說多一次,新自由主義並不是無政府主義。

這章後面的小知識,用最後通碟遊戲(Utlimatum Game),說理性的「經濟人」應該讓人家拿九十九元接受一元,而不是一拍兩散令大家也沒錢拿,去證明人類有公平之心。我不知道作者有沒有讀過博奕理論(Game Theory),書中的例子是無仇報的一次過遊戲single shot game,但現實生活中一次過遊戲並不存在,所有遊戲都是重覆遊戲(repeated game)。在重覆遊戲中,一拍兩散是迫對手下一局就範的最好策略,所以人腦就會作出這樣的選擇。再者就算在一次過遊戲中,讓對手知道你有一拍兩散的決心,也是防止他亂來的最好策略。文中說理性經濟人追求的最大化太過短視了,真正的理性經濟人追求的是長遠效益的最大化。

第五章:錯誤的指標

作者說要反轉主流經濟學,這章指出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問題,卻是主流的常識,中學經濟課或許沒有教,大學經濟課一定會講及GDP的局限。這章的內容基本上全無問題十分正路,GDP的且而確是一個「狹隘和偏頗的指標」,只能量度一個國家一年內的花費,完全沒有反映其他成本,如環境資源消耗,甚至最基本的國債增加等。不過大慨除了中國會訂下自欺欺的GDP增長目標外,外國的經濟學家早已計算其他指標,去彌保GDP的不足。書中提及其他的指標如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或HPI(Happy Planet Index)等,不可能取代GDP作為經濟指標,因為那些量度快樂的指標主觀性太強,沒有客觀標準的數字是沒有意義的。

書中亦提及用過時的GNP(Gross National Product)取代GDP,我很奇怪作者怎麼不提更新更準確的GNI(Gross National Income)和GPI(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GDP計算國境內的生產總值,GNP則計算國民包括在海外的生產總值,但GNP計漏了利息收入和分紅,World Bank早已用GPI取代。目前最適合的指標GPI則以GDP為基礎,減去犯罪率,資源消耗,環境污染,農地儲備等一系列指標的社會成本,來計算整個國家長遠的綜合生產力的增減。不過實際上GDP,GNP,GDI的數字其實差距不大,以美國為例三者相差不足0.4%,而GPI計數則太過繁復難懂,反正GPD早已深入民心簡明易讀,所以一般新聞發佈循例採用。

第六章:經濟動盪的根源

這章集中批評百病叢生的現代金融體系,並以零八年的金融海嘯為最佳的反面例子。文中說「充滿著自欺欺人的超級泡沫」,「當權者盡量維持現狀特別是權貴利益的政策」,「建築在債務上的繁榮是絕不可能持續」,作者依舊把責任推御在「新自由主義」,「全球經濟一體化」,「華盛頓共識」上。有趣的是新自由主義者基本上認同金融系統有問題,只是認為問題根源在於政府反新自由主義背道而行,解決辦法是重回自由主義的正軌。「華盛頓共識」的第一條,更是開宗名義要政府減少負債。金融海嘯的遠因是政府干預引發次按危機,近因則是國家財政負債高企,央行不負責任地低息印銀紙,大企業收受政府巨額補貼,政府一次又一次出手救市,贏就淨袋輪就政府包底,投資銀行自無視本身能承受的風險去盡,結果「道德風險」把泡沬越滾越大。新自由主義者對現代金融體系的改革更加徹底,甚至要求重新檢視企業的法人地位,容許有限公司引起逃避債務責任的問題等等。

作者在書中有些不太嚴重的邏輯問題,先說「亞洲金融風暴,不少亞洲國家被迫進行資產大賤賣,西方炒家趁機大掃貨,是金融掠奪」,但沒有提及當金融海嘯時,美國股市低迷也吸引世界各國的投資者來掃貨。書中一方便說「有錢人把財富三分一投資於低風險市場,把三分一用來高風險的炒買,導致一次又一次的崩潰」,另一方面又說「資本的解放令世界的金融市場幾乎連成一體」,若果真的是連成一體的話,又何來低風險市場的存在呢?另外作者對熱錢的想像太過簡化,像洪水般滾來滾去沖走一切很影像化,不過與事實完全不乎。當然熱錢亦非全無問題,不過以我目前的經濟知識,恐怕不能在此三言兩語解釋清楚。

章未介紹「經濟殺手的告白」一書,這本書我早幾年看過,作者寫這本書大慨認為讀者看完﹐會認定美國剝削窮國不公義。不知道是否他運氣不好,還是當地文化的問題﹐他曾到印尼﹐巴拿馬﹐沙地阿拉伯和厄瓜多爾當經濟殺手﹐那些國家到今天是第三世界的落後國家。反觀當年同樣是美國經濟附庸國的亞洲國家﹐日本﹐台灣﹐南韓﹐星加坡﹐今天已階身發達國家的行例﹐經濟實力之強足以和美國一較高下。到底是美國剝削第三世界讓他們走不出貧窮的困局﹐還是那些國家自己沒有好好把握美國提供的發展機會。

第七章:環境生態慘遭殃

作者曾任天文台的科學主任,他對地球環境問題是真正的專家。這章他列舉全球暖化危機的數據,經濟發展「建築在自然債務之上的深禍害」,書中的內容並不是危言聳聽,若人類不正視環境問題,人類恐怕會有絕種的危機。他在書內亦乘機賣廣告,推介他的另一本著作「喚醒69億隻青蛙,全球暖化內幕披露」。只是早前已說過環境污染,不獨是新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問題,社會主義帶來的環境問題更加嚴重。不過新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倒在綠色科技創新,提高能源使用效率,開發再生清潔能源等方面,為保護環境出了一分力。

章末作者批評「高斯定理」,先說「只要把所有事物的業權清楚釐定,則我們可以毋須任何政府的干預,也可以透過市場機制解決界外效應(環境污染)的問題」,然後他又說「不少學者都指出,交易成本為零這個前提在現實世界極難滿足,高斯定理的適用情況十分有限」。究竟作者知不知到誰是鼎鼎不名的高斯?交易成本理論正正是高斯的招牌,他便是憑「社會成本論」獲取諾貝爾經濟獎。「高斯定理」的真正結論,並不是政府毋須任何干預,而是政府應該要盡力降低交易成本,而當交易成本太過高或產生搭便車的問題時,政府應該用零交易成本的理想模型,去作制定政策的指引。

第八章:學理上的深層批判

我不是學術圈中人,不知道真正的經濟學家是如何模樣,但在一般人心中,經濟學家只懂完全抽離現實的數字和方程式。作者這章批評這些蛋頭經濟學家,說他們「與現實世界嚴重脫節」,主流經濟學的「基本立論當中,大多脫講現實甚至有悖情理」,這點張五常倒與他英雄所見略同。不過他指出,「完全自由競爭假設可以幫助我們瞭解市場運作的基本原理」,「除非有制度和法規上的保障,市場交效是常規,而暢須無礙的運作才是例外」,倒是經濟學的常識。作者亦有提及「黑天鵝理論」,股票市場分析的統計學非線性問題,我看過原著並十分認同作者的觀點。

文中說九三年股災一舖清袋的對沖基金LTCM的「優美公式敵不過變幻莫測的現實世界」,實情是諾貝爾經濟學家也有計錯數的時候,他們的公式假設了他們投資的行為不會影響市場的基本,不過他們的基金越做越大,最終他們的投資成為把在公式中原本不相干的獨立函數連結在一起,讓公式無效化。文中也提及英女皇問「為什麼英國有這麼多一流財經專家和學者,為何他們竟然沒有一個能預先看到金融海嘯的來臨」。其實早於零六年,經濟學人雜誌已不斷警告金融泡沬的危機,想不到拖了三年把泡沬吹得更大,才因次按危機為引子爆破。當年也不是所有投資者損失慘重,有不少唱淡的基金如John Paulson早已作好準備,金融海嘯那年為他們帶來龐大的利潤。

在章末作者批評「不斷的經濟增長才能解決各種社會和環境問題」,我認為應該是「不斷的科技進步」而不是「經濟增長」才能解決問題吧。他亦引用經濟學家的說話「相信可以在一個有限的體系中追求無限增長,要不是個瘋子便是一個經濟學家」,虧李逆熵是香港科幻小說之父,地球的而且確是一個有限體係,但若果放眼無限的宇宙,人類是可以永無止境的增長。不過在人類科技發展能夠移民外太空之前,我們是生活在一個有限的世界,一隻名字叫地球的太空船,所以我們在找到替代品之前,還是要好好珍惜保護地球。

第九章:芝加哥學派的迷思

芝加哥學派作為新自由主義的學術重鎮,自然成為作者批評的對像。文章中描述芝加哥學派的觀點大致正確,只不過其負面影響則與事實不乎。文中說「監管商界的反壟斷法名存實亡」,實情是芝加學派一樣反對損害消費者利益的壟斷,只是反對為拆散公司而拆公司的反壟斷。早年幾年微軟便因違法反壟斷法而受罰,去年反壟斷法叫停AT&T的收購行動,現在蘋果和Google也受反壟斷法調查,怎能說反壟斷法名存實亡呢。文中說「列根向企業和富人減稅,因為減稅會刺激經濟活動,因些政府稅收將會不減反升,這種創新理論是一個騙局」。大話怕計數,列根在1982年減稅,第二年稅收從617B大跌600B,不過第三年開始反彈,到1989年列根退休時,稅收已增長至991B。

文中說「政策目標而言,控制通脹成了首要任務,保障就業被迫靠邊站」。70年代未美國通脹高企達10%,經濟停滯不前人民生活苦不勘言,作者刻意無視這個問題。通脹與就業率只能二揀一是主流經濟學的常識,作者怎樣反轉經濟學也不能反轉這麼基本的定律。當然如果有經濟學家能找出通脹與就業率雙贏的方法,肯定立即揚名立萬穩奪諾貝爾獎。文中「稅收是天下間最大的惡,政府官僚管理大筆其他人的錢時,必然效益低下做成浪費」,他找不到沒有任何反對論點,竟然拿「市場化的強積金計劃」與中央公積金比較。天呀!強積金是官商勾結的產品,基金佬強搶人民財產,何市場化有之,芝加學派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作者忘記了當年香港右派學者強烈反對「強迫金」,到現在也一直要求癈除「強迫金」嗎?

我十分認同作者對「有效市場假說」(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的批評,現實是市場因為資訊不平衝和動態因素,是不可能出現完全有效的情況。每一個人作出的理性選擇,但群體總合起來的選擇不一定理性,也是人所共知的經濟學常識。不過作者把利已主義(self-interest),等同為電影「華爾街」中「貪婪就是好!」(Greed is good),卻犯了偷換慨念。作者引用Markets Don’t Fail一段文字,我剛好看過這本書。要正確地理解利已主義的精神,有必要對比強迫人人無私奉獻的社會主義。利已主義反對的,是反對任何人對另一個人吞佔的生產結果(entitlement to other people’s money)。

說起芝加哥學派,一定要說他們與智利獨裁者的關係,批評的人他們助紂為虐,不過新自由主義為智利打好經濟基礎是不爭的事實。智利是南美第一個加入OECD發達國家組織的國家,其人均GDP和人民生活質素高於南美其他國家,而計算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Gini Co-efficient)更是一直減低。作者在章末引述海耶克的一段說話「較之沒有自由的民主政府,我更偏愛自由主義的獨裁統治」,我很奇怪一向以反對獨裁見稱的海耶克為何會說這樣的話。我上網查看原文,原來作者斷章取義,把海耶克的意思歪曲了。原文是:

As long term institutions, I am totally against dictatorships. But a dictatorship may be a necessary system for a transitional period. […] Personally I prefer a liberal dictator to democratic government lacking liberalism. My personal impression – and this is valid for South America – is that in Chile, for example, we will witness a transition from a dictatorial government to a liberal government.

海耶克的原意是,由不自由的獨裁國家,步向民主和自由過程中,他寧可暫時選擇開明的獨裁者,因為他堅信經濟自由是民主的基石,民主若沒有經濟自由的守護,必然會退步走上獨裁的回頭路。而事實證明智利經濟起飛後,於九十年代便步入民主,而獨裁者皮諾契特將軍,最終也為他的罪行受到法律審判。

第十章:「認識」與「利益」

這章批評「官,商,學」勾結,大企業與政府間的利益輸送,政策傾斜帶來的「尋租行為」。作者說新自由主義者無視這些問題,甚至是這些問題的學術幫兇之一。不過我認識的新自由主義,主張小政府限制政府的權力,反到任何形式的補貼,杜絕大企業左右政府政策,讓政客以權謀私的機會,我想作者一定有什麼地方誤解了。

作者在本章開出很長書單,讓讀者自已認識兩方的觀點,可惜作者沒有深入整理書本的內容。作者批評全球化美國剝削發展中國家,反對全球化下國與國之間的貿易,但他又沒有提出每個國家應自給自足的保護主義,不知道他在貿易的立場如何。不過保護主義早已被證明行不通,那可是三十年代經濟大肅條的主要原因,簡接導致後來的第二次世界大戰。

章末質疑「產權界定可助脫貧」,理論上大方向正確,不過先決條件是法制完善,人民的財產得到保障的大前題下才可行。「圈地」式的驅逐和強佔,是政府和官員如同強盜般的掠奪行為。

第十一章:「認識」的迷陣

這章主要澄清左右兩派理論對一些歷史事件的解釋,一共收集了十二條常聽到項目。文中先陳述的右派觀點,然後再陳述左派的觀點,不過只說立場推論欠奉。至於左右雙方誰對誰錯,我自問沒有能力逐一回應,每一條項目也可以獨立成書討論。作者提出的一些左派觀點其實是公眾的主流認知,反而相對一些右派觀點才是另類常識。我不妨說說每一條項目我的見解,其中有好些項目新自由主義與作者持相同觀點。

1.「聰明和勤奮是成功的必然因素,因此窮人或窮國之所以窮,必定因為他們又蠢又懶」。正如讀書考試一樣,高分不一定勤力,低分不一定懶躲,現實中很多時由運氣決定,但不能否定努力與成果還是一定程度的關係,盡管不是包生仔的必然關係。事實上新自由主義者,並不認為窮國人窮是因為他們蠢和懶,而是他們不幸生在制度出錯的地方。歷史證明,阿根庭走上閉關主義的路,從世界經濟十大強國,淪為第三世界的窮國。反觀亞洲四小龍由數十年間,由窮國晉身富國行列,還有能力與歐美一決雌雄。

2.「滯脹(stagflation)的出現證明了凱因斯主義的失敗」。主流經濟學教課書會告訢你,OPEC石油禁運抬高油價,的確是滯脹的主要成因之一。至於「金本位」制度本身的帶來問題,不比取消「金本位」而產生的問題好得了多少。極端的新自由主義者會告訴你,貨幣供應膨漲是因為政府亂印錢,所以應該要取消中央銀行,把鈔票發行交給市場負責。我不知道這是個想法現實上是否可行,不過連我這個右派聽了也不禁吞一口水,心想是這是說認真的還是開玩笑。

3.「日本於九十年代的經濟衰退是政策錯誤引致,因此是咎由自取的」。美國逼日圓升值是事實,日本銀行體系腐敗和地產泡沫也是事實,而日本自身人口老化,政治被國內財閥壟斷,面對亞洲各國的競爭壓力等,日本衰落的原因錯縱複雜,很難怪責任何單一事件。

4.「均富的政策會嚴重影響經濟增長,而基於新自由主義的列根主經濟學,則為美國帶來了空前的繁榮」。是列根運氣好也好,七十年代末美國經濟低迷,他上任後推動經濟改革,不論是GPD還是實質工資也有強勁的增長。至於說美國空前的繁榮,克林頓比列根更好運氣,他雖然是民主黨人,但經濟政策偏右。尤其在減赤方面,比列根更接近新自由主義的理念。

5.「減稅反會令政府的稅收增加」。這個迷思上文已提過,歷史的數字的確如是。不過新自由主義者認為,目前美國的問題並不是減稅這樣簡單,而是要精簡稅制,滅少政府向大企業或壓力團體,借稅務優惠作出利益輸送。

6.「金融海嘯的主因是少數人的貪婪和政府疏於監管」。上一章已說過,新自由主義者認為金融海嘯的成因,是政府干預的道德風險,在華爾街騎劫政府這點上,新自由主義者與作者英雄所見略同。作者說取消Glass-Steagall Act是金融海嘯的原因,不過也有經濟學家認為如果不取消金融海嘯可能更大鑊。我認為Glass-Steagall Act本身是一條過時的法例,存款和投資是不可分割的同一件事,而且Glass-Steagall Act本身漏洞太多,早已名存實亡不過是一紙空文。再者政府有存款保障,小存戶在銀行的儲蓄,在金融海嘯下絲毫無損。

7.「數以億詁的中國人和印度人得以脫貧乃受惠於新自由主義的政策」。中國和印度受惠於全球化是無可置疑的事實,至於兩個國貧富懸殊,是因為經濟太自由還是不夠自由,主流理論是相信後者,作者並沒有提出任何有力的論點。我自已則認為中國的貧富懸殊,人民沒有政治自由才是主要原因。

8.「香港是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得以貫徹的最佳例子」。港英年代的香港,的確相對上是新自由主義的「模範生」,不過回歸後沒有英國民主政治的後貭,經濟自由一邊邊慢慢變質,變成掠奪式的強權經濟主義。至於完全新自由主義的國家嘛,世界上目前唯止還未曾出現過。

9.「完全開放市場是國家經濟騰飛的必經之路」。其實新自由主義者,在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並不反對短暫保護培養新興行業。新興行業有立足世界上的競爭力後,完全開放市場是最終目標。新自由主義者,只是反對保護既得利益的日落行業,又或者兩國互相疊立保護主義的城牆,倒不如讓兩國市場結合,讓兩國企業引入更多競爭,有競爭才有進步。小國向大國開放市場,小國亦等於獲取大國市場的入場卷。高呼貿易保護主義的人,很多時反而是大國的既得利益者,恐懼更有活力的小國的競爭。

10.「美國共和黨人珍視傳統價值而民主黨人則鼓吹放縱」。作者看來誤會了共和黨等同新自由主義,事實上新自由主義在不同的項目,有些取態接近民主黨,有些則接近共和黨。

Republican vs deomcrats vs libertarian

11.「自零八金融海嘯以來,歐債危機較美國的金融危機對全世界的經濟帶來更大的破壞和威脅」。我不知道歐債危機是否比美國的金融危機嚴重,但歐豬四國的債務問題,肯定不關新自由主義的事,反過來希臘正正是因為推行福利主義,經濟才落得如斯田地。

12.「最低工資的困惑」。失業率和通漲受太多因素左右,經濟理論還經濟理論,現實很難說最低工資有沒有壞影響。作者選擇用英國作正面例子,反對的人也可以引用美國的例子。至於最低工資總體上好還是壞,我認為取決於當地人民提升技術轉型的能力。有一點可以肯定,工資過低不利高科技發展,大部份最低工資的工種,長遠應該推行自動化以電腦和機械取代。

第十二章:「復辟」與「反復辟」的鬥爭

這章沒有什麼實質內容,不外重覆前文的論調,羅列一些近年右派反駁左派的書藉,然後口號式的反對右派復辟,我就此略過不作批評。

第十三章:另一個世界是可能的

這章開首開宗明義批評「股東利益最大化的企業文化」,並指這種文化不指對社會有害,甚至長遠而言有害對公司本身。作者更引用佛利民對「企業社會責任」的言論,「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便是謀取最大的利潤」。首先我要指出新自由主義者當中也有反對給與企業「法人」地位的聲音,其次不是所有新自由主義者都認同「股東利益最大化」。另一芝加哥學派的重量人物,上文提及發明「高斯定律」的高斯,他的成名作是「公司的本質」,他認為公司只是因著降低交易成本衍生出來組織。至於理管學教父Peter Ducker,則認為公司是唯一目的是創造顧客,利潤只是證明方向正確的指標。

至於佛利民的言論,我參看過佛利文刊於在紐約時報原文,我認為作者斷章取義之嫌。佛利文的意思,是指公司並沒有個人意志,管理者的責任是代替股東看管公司。如果管理者私下決定,把公司的錢來做「公眾利益」,那他就是在慷他人之慨,違反股東和員工的利益,因為那些用來做「公眾利益」的錢,原本是屬於股東的利潤和員工的薪金。佛利民並不反對基於商業決定的「公眾利益」,那是一個雙贏的最好結果。佛利民亦不反對股東或員工決定寧可少賺一點錢,直接間接授權管理者推行「公眾利益」,那是企業的自身形像。企業沒有自我犧牲的責任,但自願性質的「公眾利益」則是無妨。打個比喻,自願捐錢行善抵讚,但強迫捐錢則叫打劫。另外作者引文漏了下半句,佛利民大意是說:「君之愛財,取之有道」,他絕對不認同為進求利潤不擇手段的行為,如欺騙顧客或不公平競爭等等。(提外話,我在找這項資料時看到,佛利民開宗明義反對監獄私營化,作者應該要收回前文中說新自由主義把監獄私營化的話。)

至於這章下半段對消費主義的批評,在第二章時我已回應過,新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並不是消費主義成因,消費主義是左右兩派的共同敵人。作者也有提及「佔領華爾街」運動,不過作者並不知道,在美國很多新自由主義者也支持「佔領華爾街」。左右派對現今社會有問題這點上倒很有共識,分歧只是如何解決問題的方法。

第十四章:全球經濟復興之路

這本書力主打要反轉主流經濟學,全書的總結卻很出奇地回歸主流經濟學。「印銀紙是飲鳩止渴,我們用一個更大的泡沬來遮蓋著原來的泡沬」,右派新自由主義者在金融海嘯前已在說了。而至作者開出三條「三去」方案,更離奇大方向十分新自由主義.第一點是「去美國化」,主張「大幅增加第三世界之商貿文流」,咦~ 這不是支持自由貿易嗎?第二點是「去金融化」,不計作者主張加強政府權力的執行細節,但主要是去除金融機構的「道德風險」,正是右派的核心理論,方便只是左派防止金融機構生長得太大,而右派的解決方法則更徹底,改革金融制度不論金融機構多大間也不會too big to fail。至於改變美元一幣獨大的情況,把央行無限印鈔權力收回,改為把幣貨與一籃子實物掛鈎,大右派張五常可己經說了很多年。第三點「去碳化」,環保環境救救地球,左右兩派都沒有什麼好爭議。分別只是左派主張用一刀切式的碳稅減排,右派則主張成立碳排放交易市場,如實反映碳排放的社會成本。

第十五章:重建「經」世「濟」民之「學」

最後一章作者說出他對未來的願景,再開出一列長長的書單,拋下一大堆經濟理論的專有名詞。實質內容不多,我亦無從回應。

感想

花了很多時間寫這篇書評,重新溫習以前學過的知識,上網尋找新的資料,把以前看不懂的地方,連結起來後有新的理解和體會。李逆熵寫作此書,讓人反思主流經濟學的原意,至少於我這個讀者身上做到了,盡管我反思後得出的結論,與李逆熵那一套截然不同。作者在書中後記說,這本書開始時只是一篇萬餘字的文章。我不知我這一篇同樣是萬餘字的文章有沒有人會看,更不能想像如作者般有出書的機會。借寫這篇書評的機會,為我自已的經濟哲學思想的一個小總結,弄清楚好好表達一些基本慨念。我不知道以後我會不會改變想法,但這是我這一刻對知識的追求得出來的結論。

誰說人是理性的 Predctably Irrational – Dan Ariely

傳統的經濟學理論,一般假定人是理性的動物,會作出對自已最有利的選擇。可是現實中人卻不是完全理性,總是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行為。這便是行為經濟學家Dan Ariely的研究項目,他發現這些不理性行為皆有特定的規律,並可以用行為經濟學的理論去解釋和預測。「誰說人是理性的」一書是他研究成果,每章用深入淺出的文字,解釋一個日常生活中,大部份人也會做的不理性行為。每個行為也有詳細的實驗說明,實驗結果在細微之處往往出人意表。他從實驗數據分析出其背後的理論,指出人類心理上的盲點。他在每章中也會並提出一些意見,讓我們善用這些行為經濟學的規律,把缺點轉化為長處。

人天性喜歡比較,但面對兩個差不多的選擇時,卻會猶疑不決。這時候如果有一個明顯比較差的偽選擇,讓其中一個選擇看起來較好,人便很容易被引導去選擇。有些商店有些高價貨物,根本從不打算買出,其作用只是讓其他貨物看起來更吸引。近二十年CEO薪金大幅上升,罪魁禍首源於證監所公開所有上市公司的CEO薪金資料,CEO們可以互相比較,誰也不想自已的薪比別人低,結果形做成惡性循環推高一眾CEO的薪金。

經濟學課本教價格由供求曲線決定,可是買方肯付出多少錢,卻有很大的非理性因素。隨意決定的定錨價格,甚至眼前無相干的一組數字,也可以左右價格的決定。人總是以為昂貴的東西比廉價的好,願意付出的價格與買來的價值不成比例。自由市場假定人是理性,才可以達至最合理的價格,然而事實上人並非理性,那某些服務如教育和醫療,或許有政府監管的必要,才不至價格不合理地高升。

人對免費的東西沒有免疫力,免費是吸引人流的不二法門,即使不是最好的選擇,人會無視機會成本和時間成本,不理非地去拿免費的東頭。網上書店免費郵寄,目的就是讓消費者買多些書。有些人為了免費入場花二個小時排隊,而其他時間的入場費才不過十元八塊,他們忘記了時間也是金錢,排隊的時間其實很昂貴。

俗語有云講錢傷感情,原來行為經濟學理論有證明。人有兩個不同的思考模式,第一個模式是講感情的社會倫理,第二個模式是冷冰的理性計算。買小禮物請食飯可以增進感情,思考時便不會斤斤計較。當提及赤祼祼的金錢回報,人們轉市場角度去思考,錢變成是成本最昂貴的工作動力。而且一但用了市場角度去思考,便很難回頭再計人情。

性慾讓人喪失理智,會令人做錯事。想不到作者竟然有實驗,可以用行為經濟學理論,去證明這個人所共知的常識。人一般沒有自制力,所以用外在力量為自已訂下死線,這樣才能更有工作效率。如果學期尾才要交的論文功課,大部份學生會拖到最後一刻才做。如果整學期中一路要交論文進度,學生會寫出來更好的論文。人不願放棄擁有的東西,已經到手便會錯誤地高估其價值。人喜歡擁有選擇的權利,但總是忘記保留選擇所須的成本,有時快刀斬亂麻作出決定更有效率。預期會改變個人觀感和感受,預期甚至可以影響身邊別人的行為和決定。

大部份人有時會不誠實,尤其是在無傷大雅的小事情上。不過只要提及聖經十戒,或專業道德約章,便可以鼓勵道德行為。拿別人放在冰箱的汽水喝不是偷,汽水很快便不見了。可是在冰箱中放同等價值的錢幣,錢卻可以原封不動沒有人偷。金錢讓人直視自已良心,不再是沒有所謂的灰色地帶,金錢的神聖價值,讓人沒有辨法找藉口,為自已的貪念開脫,金錢反且讓人更加誠實。

人這些不理性的天性,可是市場行銷學的天條。如何打廣告,如何作出定價,才能吸引消費者使錢,不知不覺間攻破他們的理性防線。不過同樣也可以把行為經濟學套用在推行政策上,去鼓勵入民去做有益行為。承認人類並非百分百理性,才能夠認清楚我們的行為原因,整理出理論並善加利用。看完這本書,我要常常反思警剔自已,不要墮入不理性思考的陷阱,並要思考如何應用在別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