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遊記(二) – 馬路如虎口

India cows on street

以前回香港旅行時﹐總是覺得香港人多車多交通混亂。今次去印度工幹﹐才知天外有天。從機場坐上公司派來的車子那一刻開始﹐在路上的每一刻也膽心自己的安全。雖然過了幾天對於此已麻木﹐儘量把精神集中在手提電腦上﹐不理會窗外的路面狀況﹐不過有時還是給迎面而來的車子嚇一跳。傳說中印度城市滿街是牛﹐未見到時心想有沒有這樣跨張。到了自己在印度親身經歷﹐才發現原來這個傳說是真的。不單止馬路邊有牛﹐十字路口的中央有牛﹐連行車天橋上面也可以有牛。印度多牛多到的地步﹐連公司坐落高科技工業園﹐也只要一出停車場鐵閘就看見牛。

在印度兩個月﹐除了在新德里國會山莊和班加羅市議會的街道外﹐我沒有見過其他的交通燈﹐也沒有見過畫了線的馬路。印度城市的馬路寬窄不一﹐但共通點是沒有畫線﹐不過反正橫了也沒有用﹐沒有人會按遵守行車線。一條兩條行車線闊的馬路﹐可以並排行駛七八架車﹐其中有電單車﹐三輪車﹐印度自行生產的小汽車﹐甚至只有一匹馬力的馬拉車。汽車在馬路上並不是真線行駛﹐而是左穿右插有空位便鑽上去﹐包括駕過迎頭的行車線。神奇的是當在對頭線行駕時﹐若果對頭車見路邊有空位﹐他們也會很自然地讓路出來。在一般情況行人路是爛得不能行車﹐但在一些平坦的行人路段﹐電單車或三輪車也會駛上去﹐還會響號叫行人讓開﹐好像行人路用來行車佷理所當然。

印度的大部份路口沒有交通燈也沒有停車標誌﹐在一些繁忙的路口會看見交通警察指揮交通。若果交通警察不在﹐四方八面不停的車駕入十字路口﹐彷彿潮水一樣自行找出口﹐很神奇的也沒有發生意外。當然汽車會不停地響號﹐好樣其他司機知道你的存在。據我觀察所得﹐在印度駕車響號應該有一套不成文的規舉。有時候要用長響﹐有時候要用短響﹐有些車尾甚至貼上請響號的貼紙。我唯一解讀到的規則是在超車時﹐後方的車子響號通知前方的車子﹐前方的車子則會打指揮燈﹐讓後方的車子知道那邊可以安全超車﹐沒有對頭車也沒有牛。

城市的馬路雖然多車混亂﹐但比起城外的馬路卻好多了。鄉下的小路不用說﹐反正與其他落後國家差不多﹐沒有期望也不會失望。但印度城市與城市之間﹐理論上是有高速公路連接﹐可是這些公路並不是全程高速。在維修好的高速公路路段﹐駕車自然是一個輕鬆寫意的事。但你永遠不知道前面的路段的維修如何﹐可以忽然間路面出現幾個車輪般大的洞。更甚的有時會有幾米闊的路沒有舖路面﹐好像築路工人提早收工﹐忘記了還有一段路未做完。

若果維修問題是因為國家窮經費不足﹐那也沒有辨法了。設計高速公路的人可是超級白痴﹐竟然會在高速公路放一連幾個speed bump﹐還要前面沒有任何路牌指示。若果在黑夜駕車看不見speed bump或來不減速﹐車子肯定會飛上天。除了用speed bump強制司機減速外﹐還會在公路上橫放兩個鐵馬﹐讓司機一定要慢駛繞過。我想這些擾民的減速裝置﹐分分比超速駕駛導致更多意外。

噢~ 高速公路上當然也有牛﹐我們就幾乎撞死了一頭。那是我們正要駕過一道橋﹐剛巧有一頭牛也正在過橋。司機大慨認為橋面夠闊﹐足夠車子與牛並排通過﹐便沒有怎樣減速駛前過橋。可能司機判斷錯誤﹐可能牛沖了出來﹐在經過牛時我們聽到呯的一聲﹐車子大力震蕩一下。我們立即回頭一看﹐那頭牛給車子撞了一百八十度迴旋﹐一搖一恍地反向方走去。幸好我們沒有撞死了牠﹐因為在印度殺牛是犯法的。不過如果真的不幸撞死了牛﹐也可以破財擋災罰款了事。

若果感得在印度坐車危險的話﹐在印度過馬路才是真正的危險。我去了印度兩個月﹐還學不懂如何自己過馬路﹐只能跟著當地人的腳步過馬路。在加拿大行人要過馬路﹐只要腳一踏出馬路﹐司機就會停車讓行人先走。在印度行人並沒有優先權﹐不單沒有行人過路燈﹐就算地下畫了班馬線﹐汽車也不會慢下來。我也不知道當地人如何判定何時安全﹐可以走過對面馬路。不過我聽印度朋友說﹐司機是會配合行人﹐把車子扭向行人的背面。所以在印度跟著別人過馬路時﹐千萬不要害怕﹐不要停也不要回頭走﹐要相信司機能夠避開你﹐就能夠安全走到對岸。我發現過馬路時﹐眼睛不看車子比較好﹐只需要專注著你跟著過路的人。若果看迎面而來的車子﹐你可能會害怕而忘記跟別人著走﹐那就真的會發生意外了。

印度遊記(一) – 初到貴境

 India street

潮流外判工作與發展中國家﹐我公司也不甘後人﹐在印度開設了分公司。我部門今年度的開發計劃﹐在北美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迫於無奈要與印度合作。其他部門早已見識過印度人的工作效率﹐為免出亂子影響整個計劃的進度﹐老細決定派人去印度看管兼訓練印度員工。在一輪威迫利誘下和討價還價後﹐我坐上了飛往印度的航班﹐在印度矽谷班格羅(Bangalore)生活了整整兩個月。

若果不是公司出機票半推半拉﹐我大慨永遠也不選擇去印度旅遊。就算如果去印度也會跟旅行團﹐那只不過在走馬看花地參觀名勝古蹟﹐不會在當地生活結交朋友。這次工幹是一個很好的文化體驗之族﹐讓我深入接觸一個完全陌生的文化。雖然我對異國文化沒有多大興趣﹐儘管我沒有主動去探索獵奇﹐但每天印度人當中生活﹐耳渲目染還是學到不少印度經驗。這一系列文章﹐是我總結過去兩個月的所見所聞﹐以第三者的角度去看印度這個國家。

相對於加拿大的地理位置﹐印度正好位於在地球的背面。印度的時差是標準時間加五個半小時﹐時區齊齊整整加減一個小時不是很好嗎﹐不知那個笨蛋決定要多三十分鐘﹐於是北美總部與印度分公司的電話會議﹐時不時大家會弄錯時間。從加拿大坐飛機去印度﹐基本上要飛半個地球﹐往東飛或往西飛路程也差不多﹐可以選擇在歐洲轉機或在亞洲轉機。兩段路程我也坐過﹐一次經德國﹐一次經新加坡﹐感覺上飛亞洲舒服些。兩程來回加起來﹐等於環遊了世界兩次。下個月港龍開直航飛往班格羅﹐在香港轉機停幾天當然是最好的安排了。

未去印度前﹐我一直以為印度人理所當然地說印度語﹐最多好像中國不同地方有不同方言。原來印度語只是印度東北地區人的母語﹐西北﹐西南和東南地區的印度人﹐各自擁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除了這四大語言外﹐還有數不清的小數方言。班加羅是在印度南部說的是Kanata語﹐路牌指示甚至政府全用當地言語。我有些印度同事從外省來班加羅做事﹐因為看不懂用當地文字寫的巴士路線﹐就沒有辨法坐巴士了。印度的學校主要用本土語言教學﹐但也會教授印度語和英文。印度語是國內的共通語言﹐至於英文則是國際性共通語言﹐所以受過高等教育的印度人﹐很多會懂得三文三語﹐比我們香港人的兩文三語還厲害。不過印度也有很多文盲﹐他們就只懂說當地語言﹐連說印度語也成問題。外國財經雜誌常說印度人英語水平好﹐所以有外國投資的優勢。印度會英語好的人也僅限於中上階層﹐一般的低下階層懂得的英語﹐絕對比香港中文中學的學生還差。

踏出機艙的那一刻﹐印度已經給我留下一個壞印象。空氣質素很差﹐汽車廢氣的污染和建築工程的沙塵﹐讓人感到呼吸困難﹐空氣還有一陣異味﹐也不知是垃圾味還是咖喱味。機場設施破爛狹小擠迫﹐班加羅是一個六百萬人的城市﹐飛機場卻只有兩個閘口。排隊過了海關後﹐取行李的地方有很多苦力上前要替你搬行李。千萬不要給他們搬你的行李﹐他們會開天殺價當外國人是羊牯。班加羅機場的行李輸送帶設計失敗﹐在一端隔著破爛的木版﹐你可以看見工人把行李從拖車御下。另一瑞的迴轉輸送帶則壞了﹐行李輸送到盡頭就會跌出輸送帶﹐掉進地上那堆行李當中。乘客要麼眼明手快﹐在行李走完輸送帶前認領﹐要麼就要往行李堆中尋寶。千軍萬馬間總算認領了行李﹐步出機場正式踏足印度。印度始終是很典型的落後國家﹐給我的感覺是混亂和污糟。我沒有到過大陸旅行﹐所以無從比較﹐不過想太慨不可能比印度更差吧。

On Bullshit – Harry G. Frankfurt 論廢話

On Bullshit On Bullshit嚴格來說不是一本書﹐只是一篇哲學論文。這篇論文二十年前發表﹐一直寂寂無聞沉睡在哲學期刊中。零五年作者把論文印刷成精裝書出版﹐這本薄薄的小書卻平地一聲雷﹐連續高據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達半年之久﹐一時間文化界爭相討論Bullshit現像。Bullshit大約可以譯為廢話﹐但中文廢話始終沒有英文Bulshit般傳神。廢話誰人都懂﹐每天我們也聽到不少﹐可是從來沒有人為廢話介定精確的定義﹐亦沒有任何準則去衡量一句廢話有多廢。這篇論作了前無古人的創舉﹐用分析哲學的方法去研究何謂廢話﹐以及廢話對社會的影響。

這本小書始終是學術論文﹐內容艱深難懂涉及大量哲學慨念﹐並不是寫給一般讀者的普羅讀物。不過若果能耐心細閱全文﹐作者的廢話理論很富啟發性。正如典形的學術論文一樣﹐從參考文獻引經據典出發﹐再推論申延出嶄新的理論。論文第一部份考究Bullshit一字的起源﹐追朔至另一英文古字Humbug。作者花了很多篇幅去論述Bullshit和Humbug的微妙差異﹐亦同時指出廢話與謊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慨念。其後作者引用分析哲學大師維根斯坦(Wittgenstein)的方法﹐去介定廢話一詞的定義。作者詳細比較癈話(Bullshit)﹐謊話(Lie)和大話(Buff)的分別﹐指出三者雖然相似﹐但本質上完全不同。三者在講者腦中由不同的慨念構成﹐而聽者腦中亦要用不同慨念去衡量說話的真假。

最後一部份總結廢話理論和提出對現今社會廢話泛濫作出判批。作者認為廢話對真相的傷害﹐遠比謊話還嚴重。說謊話是刻意地誤導他人﹐但說話的人本身先要知道什麼是真相﹐才可以把真相倒轉成為謊言。說廢話的人並不理會說話的真假﹐是真也好是假也好﹐他說廢話只是要達到某些目的﹐說話內容毫不重要。現今社會到處充斥著廢話﹐人們漸漸變得不再關心真假﹐甚至認為根本沒有分所謂的真假﹐完全與追求真理背道而馳。

On Bullshit是本奇書﹐四分一張紙大小印刷﹐薄薄的六十多頁卻要賣加幣七元。買回來不到一個小時就看完﹐起初有點被騙的感覺﹐甚至有點認為這書本身就是一個廢話。除了這本書外﹐我還買了另一本Bullshit and Philosophy﹐成本書二百多頁就是用來解釋On Bullshit的理論。當我再把小書翻讀多一遍﹐才慢慢欣嘗到這篇論文何以被譽為經典。這兩本書同是大學哲學課的課本﹐今個學期沒有時間讀那班﹐行書店買其他課本時看見﹐只好買回來自修學習。廢話與哲學﹐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課題啊。

DVC Indoor Range

DVC

What is the photo? Toilet? No! It’s DVC Indoor Range, probably the best shooting facility in greater Vancouver. It opened almost half year ago. Out of many reasons, I couldn’t try the range until today. One of the reason is price. When it first open, it was very expensive. $65 for a lane including a rental gun and a box of ammo. Later they introduce the $30 day pass if you bring your own gun. However the price is still over my comfort zone. The range I usually practice at only cost $5 per night. Recently they start special promotion, two for one Wednesday. What a good deal! So me and my shooting buddy decided to try it out tonight.

The shooting range is very close to work, only 15 minutes drives away. The range is housed in a modified warehouse with reinforce steel walls to keep the bullets safe. The building is air conditioned, so the temperature is kept in a comfortable 20 degree. It has 13 lanes. When we were there, the range is empty. We have pretty much a private shooting session in the first hour. The best of all the perks is the auto target return system. You don’t have to wait for everyone finish their shooting and the range office puts on the green light before you can check your target. You can bring the target sheet back to you at the ease of pressing a button. Not more interruptions to halt your fire while waiting for the green light. It is so convenient.

I think I will split my shooting practice between this range and my usual range. The facility in this range is far superior than the other range. However, I will miss the friendly atmosphere in the other range. It is inconvenient to halt your fire every 15 minutes, yet it gives you the time to socialize with your fellow shooters. The new range not only looks like a toilet, the atmosphere actually feels like a toilet. Everyone occupy one stall and busy doing their own business. People are isolated in their personal space with no communication with each other.  The old fashion shooting range maybe less efficient, but it is nice to feel the presence of a community.

DVC Indoor Range

Laminin

Laminin

Laminin is just one of the boring protein chemical inside our body. It has four arms allow it bind to other molecules. The three short arms bind to other laminin and the longer arm binds to cells, hence it forms membranes as well as internal organs. In short laminin makes our body holds together, without laminin our body will falls apart.

Sometime I must admire the creativity of evangelicals, they can twist the context of anything just to spread their religion. I saw a youtube video from Louie Gigilo on Laminin today. He claims that it is God’s creation that the protein holds our body together is in the shape of a cross.   In the video, he told a story of his encounter with a biologist who introduce laminin to him. The story itself is pretty good, the setup is quite interesting. Except the background music is really lame and his tone is kinda crappy.

At the end of the story, he showed the audience a drawing of the laminin molecule in the shape of a cross. Well, any molecule with 3 short arms and 1 long arm can be drawn in the shape of a cross. Next, he show the audience a photo of the molecule which does not look like a cross at all, it looks more like a Nazi symbol with the twists at the tip. Somehow the audiences all cheer up and praise Lord for this life miracle.

Louie Gigilo should research a bit more on laminin before he endorse it as an evidence for God. Some drawing of laminin are in the shape of a pitchfork, the symbol of the devil. Photos of lamini come in various shapes, some indeed remotely look like a cross. To me, some shapes look like X-wing fighters, while other look like Tie fighters. Maybe we all have the good side and dark side of the force inside our body constantly fighting each other. This coincidence could explain Jedism must be the true religion.

Laminin2

Lamin photo

Spreading the gospel is fine, but please do it more intelligently. Don’t ashame your fellow Christians. Saying the shape of laminin has significant meaning is like imagining animals from the shape of clouds in the sky. Jesus don’t need this kind of cheesy evidences to persuade his believers. .

投名狀

The Warlords 想看「投名狀」很久了﹐囊括香港金獎像八個獎項﹐李連杰﹐劉德華﹐金成武三大型男傾力演出﹐千軍萬馬的打仗場面﹐沒有不看這套電影的理由吧。在飛往新加坡的夜機上﹐發現機上的娛樂系統有「投名狀」﹐不理上機前工作一整天有多累﹐也要堅持看完電影才肯休息。唯一美中不足是椅背的小螢幕﹐這種大場面大製作的電影﹐要置身戲院看大銀幕才夠過癮吧。

「投名狀」的娛樂性和藝術成就被受肯定﹐我也不用多費唇舌去錦上添花。李連杰的個人武打表演依舊﹐但整齣電影最刺激奪目的場面﹐非山字營在舒城打的第一場仗莫屬。山字營寡以敵眾﹐八百步兵捨命前衡﹐換取弓箭與火槍一百步的差距﹐是近年看過最慘烈的戰爭場面。電影後段的蘇洲攻防戰﹐和那只有幾個凌亂鏡頭的南京總攻﹐相比之下就顯得淡然無味。其實後半部已偏重文戲﹐交帶兄弟三人反目相殘的恩恩怨怨。雖然動作場面不多﹐但仍然保持劇情的張力﹐帶動著觀眾的情緒。「投名狀」文武兼備難能可貴﹐不愧是擅長拍文戲的陳可辛導演﹐加上武術指導大師程小東的精心傑作。

昨天動筆寫這篇影評時﹐原本是打算以批評作戰不實為主﹐討論李連杰的價值觀為副。心想太平天國是清朝末年﹐長毛賊那來這麼多火槍。蘇州屠殺降兵是大哥與二哥決裂的主因﹐殺降兵如此不仁不義﹐總有更好的解決辨法吧。心想上網查看資料不會花很多時間﹐結果越看越有趣對那時期的歷史入迷﹐差不多把有關太平天國的網頁啃光才去睡﹐正史野史大小通吃。原本影評題材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不論是故事本身改篇自清末四大奇案的刺馬案﹐除了為創作和觀感作出取捨的地方﹐電影其實頗為忠於那年代的歷史。太平天國原來也有火槍隊﹐從洋鬼子那兒買了不是火器。蘇州屠殺降兵更取材自歷史事件﹐不過現實中由李鴻章飾演大哥﹐清朝常勝軍(火槍隊)的英藉登戈少校則當二哥的角色﹐投降前當面保證士兵性命。當年這件事情演變成國際事件﹐登戈抗議名譽受損要找李鴻章決鬥﹐英美列強的報章也有報導﹐最後要英國軍方出面才擺平。不過登戈始終是外國人﹐下場比劉華幸運得多。在太平天國動亂平息後﹐清朝不過是遺散了常勝軍﹐把登戈炒魷送回英國老家﹐沒有給鳥盡弓藏亂箭射死。

電影中大哥李連杰的價值觀也很具爭議性﹐他是理想主義者與現實主者者的混合體﹐為拯救水深火熱萬民的高尚目標﹐可以為求目的不擇手段﹐連結義兄弟也可以捨棄﹐還要自我陶醉說二弟會明白他的犧牲是值得。在網上灠時卻驚訝地發現﹐大陸版為迎合內地審查自我閹割﹐刪減李連杰幾句對白幾行眼淚﹐大哥人格的描寫卻變成謬之千里。在大陸版中的大哥﹐只是一個賣友求榮﹐憑軍功上位的野心家﹐對比港台版那個充滿理想的悲劇英雄膚淺萬倍。怪不得有些大陸影評把「投名狀」寫得一無是處﹐說那不過是另一齣內容空洞古裝大片。兩個版本九成九相同﹐前後加起來不夠二分鐘的鏡頭﹐竟然可以是一套電影的靈魂﹐大陸版和港台版根本就是說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不過在這個連驚慄電影經典「閃靈」﹐也可以被剪接成溫馨家庭小品的年代﹐李杰連可以由一個好人剪成大壞蛋﹐也不是什麼令人奇怪的事了。

這篇影評從構思到落筆﹐差不多已完全變了另一篇文章。原來想寫有關電影內容的評論﹐結果變成圍繞電影的評論。「投名狀」除了是套好看的電影外﹐還給我上了一堂通識歷史課。不知道有多少觀眾看完電影後﹐會自發去再看太平天國的歷史呢。

碎屍案的教訓

這幾天的港聞頭條是十六歲少女慘被變態殺手碎屍案﹐案發經過異常駭人。在此奉勸不知道案情而又剛吃飽飯的朋友﹐往下看前要嘔心的心理準備。

少女在網上結交變態殺手﹐與他外出發生關係時﹐他因吸毒失常殺死少女。最駭人是戀態殺手處理屍體的方法﹐先把受害者削骨起肉﹐切成薄片一塊塊割下後﹐再沖下廁所毀屍滅蹟。骨頭混入街市肉檔當當丟棄豬骨出售﹐最後頭髏則石沉九龍塘碼頭。原本受害人很有可能因為時間令證據消失﹐找不到屍體而被例作普通失蹤人口案處理。幸好天網灰灰疏而不留﹐ 變態殺手吸毒後失言﹐向朋友炫耀殺人事蹟。案發過程輾轉傳到警方耳目﹐才能鎖定兇從隸捕歸案﹐還受害者一個公道。

看罷這宗駭人的碎屍案﹐得出兩個教訓。第一個是少女上網交友要小心﹐胡亂與陌生人外出是十分危險的事情。第二是殺人不是什麼光采事件﹐千萬不要向朋友炫燿。否則只要洩漏少許線索﹐警方也可以讓兇手繩之於法。正如電影A1頭條中說過﹐單單殺人不難﹐但殺人後不被揭發則很難了。

It’s heavy

Target sheet

I stayed in India for two months, I didn’t practice my shooting for two months. Today when I go the range again, I found my skill is really rusty. My rifle seems a lot heavier than its weight in my memory. My arm is sored and tried after only one box of ammos. I am struggling to hold the rifle stable to line up the sight with the target. I can see the cross hair wobbling left and right, up and down in my scope. When I am lucky to line up the sight, my trigger finger is way too jerky and pull the rifle off the target. Needless to say, my accuracy is much worse than when I was performing at my peak.

I guess shooting is like playing any other sports, you have to keep practicing to stay fit. I know I still have the muscle memory. I can tell when I do everythings right. It is just my physically weakness prevent me from doing the right thing. I guess more practice is the only way to regain my marksmanship.

Here is an explanation about the photo. If I am in condition, 9 out of the 10 rounds should stay within the 8 ring. Tonight, the holes are all over the place. Sigh!

蒲澤直樹 – 二十世紀少年

20th Century Boys 我不喜歡看蒲澤直樹的漫畫﹐不是他的漫畫不好看﹐而是主題實在太陰暗沉重﹐讀完讓人心裏覺得不舒服。與他的成名作「怪物」一樣﹐「二十世紀少年」無可否認 是套廣受觀迎的長篇漫畫。蒲澤描寫人性的陋惡很真實﹐主角往往就是在漆黑世界中的一點亮光。蒲澤的漫畫有一份讓人不能停下 來的魅力﹐緊張懸疑的情節一個接一個﹐一共二十四集漫畫﹐我只用了兩天便讀完。可惜作者給讀者期望越大﹐結局埋不了尾的失望也越大。讀「二十世紀少年」好像興建一橦宏偉的高塔﹐起到塔尖接近完工時﹐地基卻承受不起塔身的重量﹐在完完前一下子崩潰倒塌﹐只剩下滿目蒼夷的廢墟。

這套漫畫的設定很吸引﹐小孩子天馬行空想像玩耍﹐寫了本預言世界未日的預言書﹐遊戲之言轉眼便忘記了。想不到人到中年時﹐童年時的預言一一應驗。於是一班熱血中年﹐重拾童年時當英雄的夢想﹐肩負起拯救地球的重任。若果少年熱血漫畫是賣根性和友情的話﹐這部中年熱血漫畫賣的卻是在絕望中的爭扎。一個自稱為朋友的謎樣人物﹐一個使用童年時秘密基地標記的神秘組織﹐兩本小朋友亂畫的預言書﹐世界一步步實現未日預言。主角賢知一伙人一邊要阻止未日預言﹐一邊要解開誰是朋友之謎﹐可是每次總是慘敗收場。世界按照預言書的劇本所寫﹐災禍四起朋友與同黨當道﹐從地下權力的影子組織﹐升上地面當上日本首相﹐最後離奇地成為世界總統。朋友的權力每上升一級﹐對人民施行的極權統治也更變本加厲。讀者一心等待作者解開謎團﹐沉著氣看主角們如何絕地反攻。可惜追看漫畫一直到結局﹐讀者也搞不清楚朋友的真正身份。最後一段主角賢知借失憶復活﹐更是爛到不堪的舊橋。結局雖說主角們成功阻止朋友毀滅地球﹐其實倒不如說是朋友的陰謀過份謊謬﹐最終因為內部崩壞而自取滅亡。倒過來若果智腎最初沒有呈英雄﹐朋友的預言大計根本不可能成真。

看過 「怪物」和「二十世紀少年」的讀者﹐不期然會把兩部漫畫的奸角作比較。在所有謎團解開以後﹐蒲澤直樹的奸角總是有點反高潮的味道﹐說到底也只是個很普通的人﹐很難想像到有些小聰明壞心眼的人﹐有本事做出漫畫中一連串可怖的惡行。打個比喻就好像騎士深入迷宮﹐克服重重困難來到大魔王面前﹐才發現大魔王是個可以輕易決解掉的嘍囉。從開始起堆砌的張力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滿口不是味兒差點什麼的感覺。「怪物」的約翰雖說是犯罪天才﹐犯罪動機和幹下的罪行已是十分牽強﹐蒲澤的解釋只能勉強算是說得通。「二十世紀少年」的朋友﹐由一介小學生搖身一變為世界終結者﹐一連串巧合事件實在超乎情理之外。若果改用超自然力量解釋謎團﹐說不定還可以讓蒲澤胡混過去。可是堅持現實世界的設定﹐不論是犯罪動機和執行能力﹐也太過沒有說服力了。只為了實現小時候亂畫的預書﹐就從邪教領袖踏上到世界總統之路﹐還剛好有兩個小學同學是細菌專家﹐瞎扯也要有個限度嘛。

說不定 「二十世紀少年」在第二次病毒事件時完結﹐砍去那尾大不掉的第三部份﹐賢智不用再出場﹐神乃和雪次順利解決朋友﹐也許故事還會有個可以接受的結局。

從陳巧文說起﹐談西藏獨立

Tibet Flag

上星期在香港舉行的奧運聖火接力﹐在一眾傑出運動員﹐人氣明星與政治小丑的陪襯下﹐大致上無驚無險完滿落幕。除了萬人迷劉華的有型跑姿﹐輪椅老人犯眾憎的醜陋面目外﹐還有雪山獅子女陳巧文示威被捕的小插曲。這幾天網上輿論反應兩極﹐一方支持陳巧文身體力行﹐悍衛香港的言論自由﹐另一方則把她起底抹黑﹐指責她是漢奸賣國賊。我支持陳巧文舉旗示威﹐一來佩服小妮子的站出來的勇氣﹐二來那些動粗恐嚇﹐出言要她閉嘴的人也太不像話了﹐任誰也會激起鋤膠扶弱憐香惜玉之心。持不同立場本是常態﹐可是反對陳巧文的人實在太難看﹐根本完全沒有理據可言。陳巧文只是說支持藏民自決﹐反對者就說她鼓吹國家分裂。可是就算是要分裂國家那又如何﹐誰說討論支持獨立就一定不對﹖

說在前頭﹐支持陳巧文舉旗示威歸支持﹐我也同時反對西藏獨立。不過理由可不是國家領土神聖不可侵犯的歪理﹐只有無知之輩才會相信這套封建皇帝拿來愚民的大話。反對西藏獨立的理由很現實﹐西藏雄據喜馬拉亞山﹐為中亞易守難攻的天險。加上該地區坐擁亞洲四大河的源頭﹐是下世紀兵家必爭的戰略重地。我身為中國人自然不想西藏落入外國控制﹐讓國家的命脈暴露在外國的威脅中。我反對藏獨的理由是純萃出於自利﹐可沒有用滔滔謊言推出來道德高地。雖然我與反對藏獨的人立場相同﹐但還是對他們的無知歪理看不過眼﹐只好寫點回應批評﹐好過讓人以為只有是非不分的憤青才會反對藏獨。

反對藏獨的人會說﹐國家法律不容獨立﹐甚至不容許討論獨立的可能性﹐所以持雪山獅子旗是犯法。若果中國法律是這樣寫﹐犯法是肯定的事實。但觸犯的是一條不道德惡法﹐人民並沒有遵守惡法的義務。正如法律明言不容西藏獨立﹐但這不等於法理上西藏不可以獨立。法理並不等同法律條文﹐而是超越人下來法律的自然法。若法律沒有法理可依﹐只不過是以強權背書的命令法﹐本質上與誰槍桿子粗誰話事沒有分別。中國是一個不講法律只講人治的社會﹐政府以命令法讓人民收聲是無可奈可的現實。可是香港號稱全球最自由的城市﹐保留從英治時代的法治精神﹐若果連香港也不講法理﹐倒不如名正言順取消一國兩制﹐讓香港市民給中央集權統治算了。

反對藏獨的人會說﹐西藏自古以來的中國的一部份﹐所以國家領土不容許分裂。 首先這不是歷史事實﹐其次就算西藏真自古以來是中國領土﹐也不能推論出國家領土不容分裂的結論。史書有云﹐天下合久必分﹐久分必合﹐國家建立和消失本是歷史常態。中世紀奧圖曼帝國橫跨歐非亞﹐現在分裂成中東諸國。曾幾何時大英帝國稱全霸球﹐號稱永不落日帝國﹐舊殖民地現在差不多全部獨立﹐成為英聯邦諸國。遠的不說﹐說近一點的歷史﹐二十世紀末蘇聯崩潰﹐分裂還原為十幾個加盟共和國。認為憑強權高壓統治可以擋歷史的發展的當權者﹐不過是膛臂擋車痴人說夢罷了。若果是愛國不想國家分裂﹐就更加應該要認真討論國家為何會分裂。不要活在否認國家可能分裂的幻想角度﹐看清楚沒有千秋萬代國家的現實﹐理解想分裂獨立者的想法﹐才可以有效制定防止分裂的策略。難道有人真的以為﹐用鐵腕統治人民就不會反抗嗎﹖

反對藏獨的人會說﹐中國人民不希望國家分裂﹐支持藏獨就是與人民作對。這樣的說法不可以話他們錯﹐只是他們只說了事實的一半﹐沒有說清楚為什麼人民不希望國家分裂。其實朝這個分向去思索﹐探討何謂國家就走對了路。在古代百姓渴望國家統一﹐是因為戰亂令人民生活艱苦﹐國家統一了就可以安居樂業。其實現代的國家觀念也是相同﹐人民安居樂業才是最終目標﹐國家只不過是達這個目標的手段。不容否認﹐中國統一穩定有利經濟發展﹐人民生活質素可以穩步提升。可是國家的完整並非神聖不可侵犯教條﹐只是建立在保障人民生活質素的大前題下。若果世界或中國政局有變﹐把中國分裂為數個中型國家﹐可以更有效推行政治經濟改革﹐讓人民加速脫貧致富的話﹐那我們就沒有任何理中去反對國家分裂了﹐畢竟追求生活改善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回說西藏獨立的問題﹐從西藏人民的立場來看﹐若留在中國比獨立有更多好處(不論是威迫利誘)﹐則不應該亦必要獨立。反之若留在中國弊多於利﹐既沒有人權又沒有文化自由﹐只有傻子才會支持反對獨立吧﹗

最後多說一點﹐加拿大魁北克省法語區也整天著嚷要獨立﹐甚至有個政黨魁人黨打正旗號要分裂國家﹐還在議會贏得不少議席﹐每隔十年八年就搞次獨立公投。相信看在那些盲目擁護國土完整的人眼裏﹐會覺得加拿大這一切很不可思異﹐那有國家許容鼓吹分裂國土的罪犯當議員。可是若果明白國家的真正意義﹐就會反過來認為盲目反對獨立才是不可思異﹐那些人簡直活脫是上世紀民智末開的天朝蟻民心態。啟蒙運動推行了二百年在西方總算有點成績﹐看來在中國還是剛剛起步﹐可要加把勁提升中國人的思想質素呢﹗